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们走着瞧,恶魔 > 第九章

我们走着瞧,恶魔 第九章 作者 : 艾佟

    从今天开始,她就是逍遥自在的小鸟儿,她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跟好友去Shopping,因为老妈不相信她买衣服的眼光,她想采买的衣服总要经过老妈许可,害她平时根本没有逛街的欲望,这会儿老妈管不了她了,她当然不能放过,可是一个下午逛下来,她一件衣服也没挑到。

    “秦诺心,我真是败给你了。”洪玉琳忍不住对她摇头。

    “我有什么办法呢?我看上眼的衣服都那么贵,你教我怎么买得下手?”爸妈从小教她要节俭,她就算有钱也舍不得买。

    “如果是小狈,我看你绝对不会手软。”

    “这是当然,小狈比衣服还有价值啊。”

    “你这种人嫁到有钱人家真是浪费,像我这种血拚不会手软的人才适合。”

    “有钱人家也不见得花钱不手软。”

    微微倾身向前,洪玉琳好奇的问:“向鸣昊对你大方吗?”

    “对你来说,怎样才算大方?”

    “他有没有常常送你礼物?”

    “没有,他只送过我一次红玫瑰。”

    “不会吧,”洪玉琳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他对你这么小气!”

    “我个人倒不觉得他很小气……”秦诺心的视线突然被玻璃窗外那个婴幼儿用品专柜前面的身影吸引住了,咦?那个人不是向伯伯吗?可是,为什么他会在婴幼儿用品专柜呢?她要不要过去打招呼?

    不过,她还没想清楚是否应该起身过去打招呼,她的目光马上被另外一个拿着婴儿服饰走近他的身影拉住了,因为这个女人竟然不是夏芝阿姨。

    从他们之间亲密的举动来看,他们的关系绝对不寻常,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她还没有从这个猜测当中沉静下来,她又发现另外一件更可怕的事情,那个女人竟然怀了身孕,这下子她完全傻了。

    “秦诺心,你的魂魄飞到哪里去了?”洪玉琳伸手在她面前挥了挥。

    怔怔的回过神来,她很抱歉的说:“对不起,我的脑子突然被闪电打到了。”

    “发生什么事?”

    “没有,就是突然间顿在那里,我完全忘了自己要说什么。”虽然很努力装作若无其事,可是秦诺心知道自己的笑容看起来很不自然。

    皱了皱鼻子,洪玉琳实在很不放心,“你真的没事吗?”

    “你希望我有事吗?”

    抚着下巴,洪玉琳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你记得有一次我们去喝下午茶吗?你也突然变得怪怪的,当时你说没事,几天后你和向鸣昊就解除婚约了。”

    “你放心,几天后我和向鸣昊不会解除婚约。”

    挑了挑眉,洪玉琳若有所思的道:“你对你和向鸣昊的未来变得很肯定哦!”

    “因为他给我钻戒了,我们要解除婚约的可能性至少降低到一成以下。”她故意说得云淡风轻,可是“钻戒”那两个字还是被好友逮到了。

    “钻戒?”洪玉琳两眼发亮。

    “对,不过,我没有带在身上,你恐怕没办法欣赏。”虽然不太想提这件事,但是她很庆幸自己如愿转移好友的注意力了。

    “他给你多大的钻戒?”

    “我对钻戒的大小没什么概念。”

    “你比给我看。”看到好友比出来的大小,洪玉琳差一点昏倒,“那至少有五克拉吧。”

    干笑了几声,她一脸天真无邪的说:“那满大的嘛。”

    “秦诺心,难怪你不觉得他小气,他对你根本是……好嫉妒哦!”

    “钻戒的大小并下重要,最重要的还是一个人的心。”秦诺心偷偷瞄了一眼刚刚的方向,她已经看不见他们两个了。

    “如果他连个金戒指都买不起,你大概就不会那么在乎他的心了。”

    “我懒得跟你说了,喝完咖啡我要回家了,今天我一个人在家,而且外面在下雨,我不想太晚回去。”

    “没错,一个人在家最好是天黑之前把门窗关好比较安全。”一口气把咖啡喝掉,洪玉琳拿起她的战利品,“我们可以走了。”

    翻过来又翻过去,秦诺心努力的把自己逼入睡眠状态,可是没办法,她的大脑根本无法停止运转,她有没有可能看错?那个人真的是向伯伯吗?她的视力还不错,不可能错得那么离谱,可是,向伯伯为何跟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而且那个女人还怀着身孕?

    说真的,她很难相信向伯伯有外遇,记得他们两家去吃饭的时候,向伯伯对夏芝阿姨非常体贴,没有人会怀疑他们不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发出声吟,她真想拿根棍子把自己敲昏,因为再想下去,她可能会发疯。

    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她立刻接听手机,“三更半夜为什么还没睡觉?”

    经过三秒钟的空白,向鸣昊的声音才颤抖的传了过来,“我在你家门外,你可以帮我开门吗?”

    直觉告诉她出了事情,她立刻丢下手机跑出去帮他开门,看到他全身湿答答狼狈不堪的模样,她的心无来由的怞痛了一下,“你怎么了?”

    “我很冷,我可以先进去吗?”

    “好。”她赶紧把他拉进屋内,首先送上一条浴巾,接着找到小扮的休闲服交给他,“你把衣服换掉,这样子才不会感冒,我去帮你泡一杯热可可。”

    当她捧着热可可回到客厅,他也换上她小扮的休闲服了。

    “你把它喝掉,这样身体比较暖和。”

    喝掉热可可,他失神的转头看着窗外,“奇怪,昨天天气还好好的,怎么今天突然下起雨来?”

    “好像是有台风从台湾边缘扫过去,明天天气就会放晴了。”

    过了一会儿,他把视线从窗外拉了回来,“以前我很喜欢台风。”

    “因为可以放台风假吗?”

    “不是,因为每天忙到三更半夜的父母终于在我身边了。”

    不久之前,他的眼中也曾经出现这样的落寞,可是这一次,她还强烈的感觉到令人心疼的无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她伸手将他抱进怀里,“发生什么事?”

    摇了摇头,他轻声的要求,“你只要紧紧抱着我就可以了。”

    抚着他的头发,秦诺心故意转移气氛的说:“我要唱摇篮曲给你听吗?”

    “我不要听摇篮曲,我要听月亮代表我的心。”

    “那就没办法了,我这里不接受点歌,你唯一的选择就是摇篮曲。”

    “真是小气。”

    “你这个家伙不要不知好歹,我愿意为你献上一曲,你就应该偷笑了。”她狠狠的朝他的大腿捏了一把。

    “啊!”他惊吓的跳了起来,“好痛哦,你的手劲怎么这么大?”

    嘿嘿嘿,她笑得好得意,“我不但手劲大,而且很粗鲁,睡觉的时候会练习拳打脚踢,你怕了吗?”

    “你别想吓我,我不会那么轻易上当。”

    “你不相信就算了,我小扮说我是野蛮人,我们在高中之前都共用一个房间,所以他身上常常看得到青一块紫一块。”

    “你是女孩子,你怎么会跟你小扮共用一间房间呢?”

    “我家就这么大,哪有办法一个人拥有一间房间?不过,我们都有自己的单人床,我和小扮总是喜欢把床拼在一起,因为这样才可以打枕头大战啊。”

    “听起来很穷酸,可是感觉很幸福。”他真的好羡慕哦!

    “时间很晚了,你该休息了,你睡我小扮的房间,待会儿我会帮你准备盐洗用品,你可以洗个澡再睡觉,这样子会比较舒服。”

    “小诺,谢谢。”他是谢她没有追问发生什么事,因为他还没有准备说出来。

    “睡上一觉醒来,明天又是全新的一天。”这是她唯一可以给他的安慰。

    原本以为经过这么一折腾,她很快就可以睡着了,可是,她的精神好像越来越好,他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她看得出来他受到的打击很大……

    叩叩叩!向鸣昊隔着房门道:“对不起,我今天晚上可以跟你睡吗?”

    差一点从床上跌了下来,秦诺心心慌意乱的跳下床冲到了门边,可是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她赶紧又折回床边拿起摆在床头的大狗塞进衣橱,如果让他发现她把这只大狗当宠物似的放在身边,他一定很得意吧。

    迟迟得不到她的回应,他只好又开口道:“我求求你。”

    “呃,我想这样不太好吧。”

    “我保证安份守己,不会对你乱来。”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会儿他把她搞得更紧绷了。

    “我绝对不会对你乱来,我可以对天发誓。”他的声音转为哀求。

    无声一叹,她心软的走过去打开房门,可是嘴巴上还是得装模作样一下,“干么?你不敢一个人睡觉吗?”

    “对不起,一个人的感觉真的好寂寞哦。”他看着她的目光就像一个渴望跟父母睡在同一张床上的小孩子。

    这下子她真的阵亡了,他有没有心怀不轨并不重要,“好吧,我收留你。”

    嘴巴咧了开来,他欢天喜地的冲进去跳上床,“你的床好舒服哦!”

    关上房门,她好笑的道:“你都还没有躺下来,怎么知道很舒服?”

    “我闻到你的床散发出来的香味,我就知道很舒服。”

    “我又没有喷香水,我的床哪来的香味?”

    “这里有一股甜甜淡淡的香味,这跟你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啊。”

    一抹娇羞浮上双颊,她故意粗声粗气的说:“你是不是专门用甜言蜜语来诱拐女人?”

    “你被我诱拐到了吗?”他眼巴巴的望着她。

    扬起下巴,她故作姿态的道:“你别想了,我哪有那么容易被你诱拐?”

    肩膀垮了下来,他一副沮丧的样子,“真是可惜,我唯一想诱拐的女人就是你。”

    “好了啦,废话说完了可以睡觉了。”她在另外一边躺下来,虽然背着他,她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气息……怎么办?心跳得好快,现在她更没办法睡觉了……突然,一只贼兮兮的手指轻轻刺了一下她的后背,接着,他的声音很卑微的傅了过来。

    “我睡不着觉。”

    身子僵硬,她努力稳住自己的声音,“你可以数羊,也可以数星星。”

    “你陪我聊天。”他的手指继续在她的后背作怪。

    “你不要烦我,我要睡觉。”

    “喔。”嘴巴上是妥协了,可是他的手指依然留在原地打转。

    不能妥协……不理他……转过身,她瞪着他,“你到底想怎么样?”

    来不及收回的手指正好落在她的胸前,他两眼陡然发直。

    “向鸣昊,你在看什么?”她整张脸红通通像颗苹果似的。

    半晌,他的目光缓缓上移,眨着眼睛,模样好无辜好无奈,“不行了,我快控制不了自己了。”

    咽了口口水,她结结巴巴的说:“你……不可以哦,你……我们说好了,你会安份守己,说话要算话。”

    “我错了,可是我向你保证,以后我一定会说话算话。”他的狼吻终于扑向她的红唇,没办法,他实在压抑自己太久了,这会儿总算逮到品尝她的好机会,他怎么可以放过呢?

    稳住阵脚,她要挡住他的攻势,可是,她的身体却软绵绵的不听使唤,双手不由自主的就攀上他的肩膀,欲望在他猛烈的挑逗下很快的被唤醒了,终于,他们双双坠落在**的纠缠当中,再也没有人可以拉住他们的理智了。

    娇羞的把头埋在向鸣昊的胸前,秦诺心根本不敢面对刚刚发生的事情,她竟然发出那种恶心巴拉的声音,真是丢死人了!

    虽然他们两个之间已经没有缝隙了,他还是不自觉的把她搂得更紧,压抑在心里头的秘密终于吐出来了,“我知道他们的婚姻早就出现问题了,可是我一直在逃避,我把自己放逐在温柔的女人香当中,我让自己没有喘息的空间去面对现实。”

    闻言一惊,她知道他们指的是他的父母,这么说,向伯伯是真的有外遇。

    “不去面对又能怎样?事实不会因此有所改变,他们的婚姻确实不幸福,根本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了,可是他们却为了面子勉强自己硬撑下去……不,这么说也不太公平,或许也有那么一点想保护我的心情吧。”

    这是他过去岁月的写照──因为没有兄弟姊妹,父母又藉由忙碌的工作来掩饰婚姻的不幸福,他因为害怕寂寞而四处跟女人鬼混……虽然他的人生态度不可取,但是她为他心痛,他从来不缺钱,他的人生却过得很贫穷。

    “你一定吓了一跳,他们看起来是那么恩爱的夫妻,可是事实上他们的婚姻早就千疮百孔了。”

    他知道他父亲外遇的对象怀孕了吗?算了,暂时还是不要提这件事情。

    离开他的怀抱,她温柔的看着他,“我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我们不是当事者,他们的心情我们无法了解,说不定他们有难以言明的苦处。”

    “我应该怎么办?”

    略一思忖,她给了他一个最轻松的建议,“我们出去玩,什么都不要想。”

    “这个主意很不错哦,我们去哪里?”

    “因为只有一天的假期,当然要挑近一点的地方。”

    “我同意挑近一点的地方,但是也不要近得太离谱了,像是台北啊,还有,如果可以多请一天的假期,我们就有两天的时间,我想在那里过一夜,这样比较有度假的感觉。”

    “我上班没有多久,请假不太好吧。”

    “一次就好了,下不为例。”

    “这种事当然不能养成习惯。”

    “你答应了?”

    抿着嘴半晌,秦诺心状似很不情愿的说:“好啦,我就破例一次,如果你害我因此丢了工作,你得负责帮我找到另外一份工作。”

    “这个没问题。”他窃窃一笑,他已经有一份工作等着她──结婚生小孩。

    微皱着眉,她看得出来他在打什么歪主意,“你干么笑得那么贼?”

    “我哪有?”他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你以为我那么好骗吗?我一看就知道你包藏祸心。”

    “我这个人很善良,我不是那么坏的人。”

    “善良?”她冷冷一笑不予置评。

    “你去问人家,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很善良。”

    “我想认识你的人对你只有一个评价──花心。”

    “我……过去不懂事,以后再也不会了。”

    “过去的事不跟你计较了,我们赶快决定去哪里玩。”

    “去哪里好呢?”想了想,向鸣昊有个主意,“我们上网查查好了。”

    “对哦,我书桌上那台电脑就可以上网了。”他们两个立刻七手八脚的穿上衣服,转移阵地窝到她的书桌前面。

    哪个地方不会太近也不会太远,盘算了一下,他们选择礁溪,因为从高速公路转雪山隧道,车程一个小时就可以打发掉了。

    睡一觉起床,他们才出发到礁溪,虽然已经透过网路订好了饭店,他们还是直接来到五峰旗瀑布,不过还没有走到那个最壮观的瀑布,他们的视线已经被前面戏水区里的蝌蚪给拉住了。

    两个人为了抓蝌蚪还脱鞋子卷裤管,玩累了就歇会儿来个宜兰名产花生卷冰淇淋,在这里,他们像个小孩子一样,现实的一切暂时抛到脑后吧。

    来到饭店,洗好澡,来一顿丰盛的晚餐,两个人手牵手到街上散步。

    “我从来不知道握着一个人的手可以这么幸福。”向鸣昊觉得很奇妙的看着两人十指相扣的手。

    一笑,秦诺心忍不住逗他,“你真的很爱说甜言蜜语哦!”

    “你不喜欢听甜言蜜语吗?”他反过来一问。

    “如果我说不喜欢,你就不说了吗?”她又反过来考他。

    “如果你不喜欢,我当然不能惹你不开心喽,你知道我有多么担心你不嫁给我吗?”

    哼了一声,她才不相信他说的话,“你会担心我不嫁给你吗?”

    “我真的很担心,担心得连白头发部长出来了。”见她翻一个白眼,他赶紧用另外一只空着的手拨弄头发,“你可以亲自检查,你一定找得到白头发。”

    见状,她冷冷的唇角怞动了一下。

    “你这是什么表情?你在嘲笑我吗?”

    “对,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就算你有白头发,那也不一定跟我有关啊。”

    摇了摇头,他像在对小孩子训话,“你很不负责任哦!”

    “什么意思?”

    “你把我的世界搞得一团乱,害我日思夜想全是你,你还说我的白头发跟你没有关系,你这不是不负责任吗?”

    眉一挑,秦诺心存心找他麻烦,“你怎么又说甜言蜜语了?你不是说我不喜欢,你就不说了吗?”

    “我说的是实话啊。”

    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娇嗔的瞪着他,“我真是败给你了!”

    靠向她耳边,向鸣昊满怀期待的问:“你是不是发现你更爱我了?”

    “你少臭美了!”她却娇羞的红了脸。

    “我知道你很爱我,你不要不好意思嘛。”

    “……我懒得理你了。”她确实爱这个男人,越看清楚他的真面目,她就越渴望守护他,但是她有能力成为这个男人的守护天使吗?老实说,她对自己一点把握也没有。

    “你真的很小气,你就不能承认你爱我吗?”

    嘿嘿一笑,秦诺心故意放慢说话的速度吐道:“你还是作白日梦比较快。”

    “我要怎么做,你才会承认你爱我?”这会儿他摆出低姿态。

    “你别浪费力气了。”

    没听见,向鸣昊继续鼓动唇舌,“我可以背你走回饭店,还是,你比较想听情歌演唱呢?要不然,我帮你全身按摩好吗?或者是……”

    “你这个男人真的很啰唆,我不想理你了,我要回饭店休息了。”干脆甩开他的手,她自顾自的往饭店走去。

    “你不要丢下我啦。”快步的跟过去握住她的手,他性感的压低嗓门,“虽然我觉得夜晚还很长,用不着太性急了,可是既然你那么想回饭店‘睡觉’,我当然是舍命陪君子啊。”

    又气又好笑,她决定闭上嘴巴不要回应他,否则,他只会逮到机会越说越不像话,不过,看到他又恢复以往的德行,她总算放心了。

    翻了一个身,秦诺心很自然的寻找身边温暖的胸膛,可是什么也没有,她倏然惊醒过来,坐起身,很快就找到站在阳台上的向鸣昊,看样子,他的心情还很混乱,他并没有完全平静下来。

    溜下床,她捡起衬衫穿上,走到他身后,温柔的抱住他,将脸颊靠在他的背上,什么话也不说,静静的陪着他。

    许久,他终于说话了,“昨天,不,应该说是前天晚上,我亲眼看见了,那个女人怀孕了。”

    双手不自觉的把他抱得更紧,这下子她总算明白那天他为何会淋得全身湿答答的出现在她家外面,“原来你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

    顿了一下,他转身面对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早就知道了?”

    “不是,我跟你知道的时间差不多,我是那天下午在百货公司看见向伯伯和那个女人在挑选婴儿服饰,他们看起来很亲密。”

    “我是在饭店的餐厅看见他们。”

    “他们也看见你吗?”

    摇摇头,他苦笑,“他们幸福的沉浸在两人世界,眼中哪有其他人?”

    沉吟了半晌,秦诺心试着用轻松的口气道:“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的打击很大,你没有办法再漠视他们婚姻不幸福的事实,可是换一个角度思考,无法逃避对你们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他们不用再貌合神离过日子,你也用不着再欺骗自己了。”

    “是啊,这对我们来说都是解脱,可是我们谁都不愿意开口戳破这个看似美满的假象,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既然那个女人已经怀孕了,向伯伯还有可能继续保持沉默吗?”

    “其实那个女人曾经去找我妈咪,我想是因为我爹地不愿意主动离婚,她只好去求我妈咪出面。”

    “你去找夏芝阿姨谈一谈吧。”

    “你要我出面?”

    “我认为你应该试着帮他们找到幸福,因为你是他们一直想守护的人,由你出面可能最适合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他的心很挣扎,“我必须亲手毁了我们这个完整的家庭,这对我来说真的很难。”

    “不是这样,你是在帮你们一家三口找到最圆满的未来。

    “是这样吗?我不会后悔吗?”

    “你做了你该做的事情,又怎么会后悔呢?”将他的手握在两掌之间,她鼓舞的一笑,“你不会孤单寂寞,我会陪伴着你。”

    “一辈子吗?”他还是不忘利用机会索讨终身承诺。

    “这要看你的表现喽。”

    “你真的好小气!”向鸣昊忍不住咬牙切齿。

    “你不知道女人本来就很小气吗?”

    嘿嘿嘿的贼笑起来,他想到一个好主意了,他猛然抱起她。

    一声尖叫响起,她惊慌的道:“你要干么?”

    “我们走着瞧,你一定会嫁给我。”他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你别妄想打什么歪主意。”可是当他们双双跌落在那张大床,她哪里还招架得住他的攻势,没一会儿的工夫,她已经跟他一起成为欲望的俘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们走着瞧,恶魔最新章节 | 我们走着瞧,恶魔全文阅读 | 我们走着瞧,恶魔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