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凯子金主 > 第十章

凯子金主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事情没有她想象的顺利。

    曲瀚然生气了,而且是非常非常的生气。

    她几次想找他说话,想向他道歉,想告诉他,她会乖乖走完接下来的秀,可是他每回看见她都冷着脸避开。

    小心眼的男人。她要道歉耶!他居然不理她?

    好,她就不信拗不过他,大家就来看看,最后到底是谁赢!

    倏地,阿姊一掌拍在她后脑上。

    “你干嘛臭着张脸?人家是欠你走秀费用,还是把妆化的不够美?”她打量着打扮成埃及艳姬的楚怜,忍不住赞叹。

    她的脸孔带了点西方的深轮廓,在化妆品的点缀之后,她清纯中带点妖艳的气质展露无遗,嗯,不愧是一流的模特儿,扮什么像什么。

    当然,是她发掘出来的,她可骄傲了。

    “没有啦!我是在想他啦!”楚怜吞吞吐吐的,终于承认了。

    “瀚然唷?你活该啦!他生气了。”好脾气的大帅哥难得绷紧脸,可是在怜怜没看见时,他又偷偷的看着她;看样子,他只是故意装装样子吓她罢了。

    既然这样,她就别点破,也该给这个无法无天的小丫头一点教训了。

    “唉……”楚怜双手支着下巴,绝美的脸庞挤不出一丝笑容。

    “你好好的把剩下来的秀走完,他一定就不会生气了。”阿姊安慰她。

    楚怜双眼一亮。“真的吗?”

    她不是第一次从别人那里得到保证来安抚自己的心,当然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阿姊点点头,用手掌用力拍着胸口,“相信阿姊。”

    “嗯。”一下午都垮着脸的楚怜总算笑开了。

    惹他生气的就是她不走秀嘛!现在她会乖乖的、很用心的走秀,他看了以后,一定会很开心的,那他就不会再生气-……埃及艳姬庄严而冷艳的走过舞台,傲然睨看着台下所有人,最后转身,完美的为她的表演画下句点。

    在走进后台时,她甚至悄悄的漾起笑容。

    她办到了。一点都不恐怖,就和过去一样,她甚至更有信心了,因为她知道曲瀚然在会场的某一处。

    现在她懂他的用意了。

    在会场另一端,曲瀚然虽然松了口气,眉头还是紧蹙着。

    李玉芬睨他一眼,“你还不满意吗?我觉得她很棒。”

    “她当然很棒。”他的话语掩不住骄傲,“我是怀疑那些设计师在打什么主意,衣料这么少。”

    想到许多男人对着怜怜发呆流口水,他就全身不舒服,很想冲上去用衣服把她包裹得紧紧的。

    李玉芬轻笑,“所以模特儿需要完美的身材。”

    曲瀚然短暂沉默后开口:“她交给你们了。”

    “你要回台湾?现在?她一定会气死的。”

    “我要到美国一趟。”她眼一瞟,他简单的解释:“家里的事。”他非走不可,家里已经在催了,他不能再耽搁下去。

    “噢……”他很少谈到自己,和怜怜比较熟识之后,才从她那得知他家里的经济其实不错,是做生意的,只是他没兴趣。

    “她这么努力也是为了你,回去之后你总要给她点奖赏吧?起码她有在反省了。”李玉芬难得替人求情。

    是呀!她在反省了。曲瀚然松了口气,“感谢老天。”

    “他人呢?”

    走完秀后楚怜就急着回饭店,阿姊说了要给她庆功,可是曲瀚然为什么不在?

    “他有事到美国去了。”李玉芬满足的躺在床上喝着啤酒。

    楚怜愣住了。“到美国?有急到连说声再见都来不及吗?”他还是不肯跟她说话吗?连再见都不肯跟她说一声?

    “怜怜,你不要生气,我听他说原本早就要回去了,结果你出了事,他临时转飞到这里的。”阿姊替曲瀚然解释。

    “我还坏了他的事。”她嘟嘴咕哝,然后抱着希望看向阿姊,“他有没有对我说什么?”

    “起码他看了你刚才的走秀后才离开,他说你很棒。”

    楚怜露出得意笑容。“他什么时候回来?”

    “他没说,希望不会很久。”两个担心她又失控的人用力安抚她。

    “嗯。”她微笑点点头,心头却掠过一丝不安。

    为什么心中会这么不确定?不!他不是这样的人!而且他在台湾还有事业呢!所以他一定会回来,一定。

    wwwnetwwwnetwwwnet

    他为什么还不回来?是他不想回来了吗?

    是不是因为他还在生气呢?

    唉,都一个月了,怎么他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楚怜坐在“焦点”小客厅的沙发上,好一阵子脸色都苦到了极点。

    整间公司除了她,一个人没有,电话响了她不想接,就放着铃声作响,直到她想到可能是曲瀚然打的,她才急忙冲过去接起电话,另一头却已经断了线。

    失望的放下话筒,她的忧郁延续着。

    吵闹声蓦地从电梯口传来,她靠坐在办公桌上,看着门口,陈允毅后头跟了几个模特儿,有男有女,有的她见过,有的没印象。

    “哎唷!这是老板的主意,你们跟我吵也用没啦!回家去?”陈允毅对跟在他身后的人大吼。

    他快被这群一天到紧迫盯人的家伙逼疯了。

    楚怜挑眉细听着那群人抱怨他们没工作。

    哦,这就是瀚然恶毒的地方,拥有他们的合约却不给他们工作,不是逼到他们另谋出路,就是穷到当裤子。

    这些人大概都说过她的坏话,才会被修理。

    她的脸露出喜悦笑容。

    明明在吵架,他还是帮她。

    有人发现她的微笑,把这阵子受的气全出在她身上。

    “你!还在这里偷笑!”大家把视线都定在她脸上。

    楚怜无辜的摇摇头,“我?我没有偷笑,我是明目张胆的用力笑。”

    “别以为你有靠山就可以嚣张了,我告诉你,没这么简单!小心哪天在路上被人砍、被泼硫酸……”

    “噢,我好怕唷!允毅,如果我哪天在路上被人砍、被泼硫酸,你就知道要找谁了吧?”

    陈允毅点点头,指着一群气急败坏的模特儿。“喂喂喂,你们知道她是谁吧?”

    “楚怜呀!”大家异口同声回答。

    陈允毅满意的点点头,“不但如此,她还是你们这群人老板的阿娜答唷!”

    “那……那又怎样?”有人不甘心的低吼。

    “人嘛,难免有私心的,万一你们谁惹了怜怜不高兴,老板一定会生气的唷!”陈允毅笑咪眯的警告这群倒霉的被曲瀚然恶整的模特儿。

    “假公济私!”一群人气得跳脚。

    “谁叫他是老板呢?”陈允毅一脸虚伪的哀悼。

    至于楚怜,心有所感的点点头,她可也是受过委屈的呢。

    再想想,自己过去确实是有点太目中无人了,难怪惹人民。

    “各位,或许过去我真的做过伤人的事,如果让你们觉得不舒服,我道歉。”今天她就做一次成熟的大人,和大家和解吧!

    她的一番话倒是让大家瞠目结舌。

    “她真的是楚怜吗?太不可思议了。”一名曾经接受新闻访问指控楚怜酗酒的女模有点诧异。

    “八成是猫哭耗子假慈悲。”阿俊冷着脸瞪她。

    “嗯。”有人同意他的说法。

    “反正,我们要工作,不然大家都自杀!看你们怎么办!”撂下狠话,一群人离开了。

    “瀚然会不会做的太过分了?”其实,她有点同情这些人耶!尤其是连阿俊也在行列之中。

    “不会啦!傍他们一点教训也好,自杀?他们没这个胆啦?”看看这群人跳脚的样子也挺好笑的。正所谓风水轮流转,他们取笑过怜怜的事,现在全落在他们身上了。

    “是唷……”楚怜支支吾吾好一会后才又开口:“他有没有打电话回来?”

    “昨晚有。”

    “他什么时候回来?”她忍不住又问了昨天才问过的话。

    “还不知道。”陈允毅也回了她昨天回过的话。

    楚怜叹息着坐下,“他有没有问起我?”

    他好狠心唷!说不理就不理,他是不是不爱她了?她还年轻嘛!他应该要让她一点的;他原本就知道她脾气不好、又还没长大,就多体谅她一下嘛!而且她现在也在改变了呀!如果是以前,她早和刚才那群人杠上了。

    不过她也觉得自己过去很无聊。

    想想,他真的教了她很多,而她现在才体会到他的用心。

    陈允毅笑着给她答案。“有哇!问你有没有惹麻烦。”

    “什么呀……”她怪叫,“你下次接到他的电话,叫他……打电话给我,好不好?”她又没有他的电话,也没胆自己打去,怕会碰钉子,只能求陈允毅。

    他点头,“我会跟他说的,可是他很忙。”

    “没有忙到连通电话都不能打吧?他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说着说着,泪水又涌了出来,“他以前那么宠我,现在是不是就不宠啦?”

    她怎么也抹不完频频落下的泪水,委屈和思念在折磨着她认识他之后第一次和他分开这么久,她再也不要受这种苦了。

    “怜怜,你别哭嘛……阿姊,快来快来,她……”陈允毅看见阿姊正巧走进来,连忙呼救。他可对哭泣的女人没辙。

    阿姊想都不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又在想他啦?他会回来的嘛!”怜怜这下真的被曲瀚然套住了,那男人真是厉害,懂得怎么抓住她的心。

    “可是……可是还要等多久?”她真的好想他。

    是啊!她等的也太久了,再这样下去,她没疯,周遭的人都她逼疯了。

    “笨哪!别等了,自己追去嘛!”这是阿姊最后的结论。

    楚怜眨眨双眼。“追去?”可以吗?

    “是呀!下星期我们不是要到纽约吗?我相信允毅知道他住在哪里,对不对?”阿姊冷飓飓的眼神扫向陈允毅。

    “我是知道,可是我要先问问老板才行。”天哪!他身边怎么都是一群疯子?

    楚怜和阿姊一同拍桌,“给我拿来!”

    “是!”

    楚怜望着面前的豪华大厦,傻眼了。

    这里真的是瀚然的家吗?他只告诉她家里状况不错,但这也太“不错”了吧?

    和阿姊站在大厅管理处前,填写着详尽的访客资料。吁,要见个人还真不容易。

    这么想看,她有点心虚了。

    她真的该来吗?瀚然一直不理她,会不会根本就不想要她了?

    “小张,我二妈在吗?”一名亮丽的年轻女子也来到管理处,用华语问着管理员。

    “曲小姐你好,二姨在四楼,可是大姨要你先到二楼见她。”

    “哇!难不成这整栋楼都是住姓曲的?”阿姊忍不住惊呼。

    “是啊!之前没见过你。”那亮丽女子打量着她们,眼神里有些不友善。

    “我是来找人的。”楚怜心里直发毛。该不会这整栋大厦都是瀚然他家的吧?

    “找谁呀?”女子皱起眉头。

    “曲瀚然。”楚怜小声报上情人的名字。

    “他喔……女子听到曲瀚然的名字,稍稍收起敌意,同时双眼一亮,“你很面熟耶!”

    “嗯……”楚怜含糊带过。

    “小张,我哥在吗?”女子又问管理员。

    “在在在。”小张猛点头。

    “那好,这东西别填了,你们跟我上去吧!”女子拉着她们就往电梯走。

    在电梯里,楚怜忍不住开口问了。“请问你是……”

    曲晓宁微笑,“我是你要找的人的妹妹呀!”

    “瀚然的妹妹?”

    “嗯哼!我想起你是谁了,楚怜,对不对?”曲晓宁笑得诡异,“我听他说过你呢!”

    楚怜一阵心惊,他该不是说她的坏话吧?“他说我什么?”

    “哎,这我可不好说。”总不能告诉她,瀚然等回台湾就要向她求婚吧?

    “噢……”楚怜心情瞬间跌到谷底。

    电梯停在七楼,“我带你们去看他,他呀!现在肯定忙昏头了。”

    “他真的很忙吗?忙到没空理我?”楚怜忍不住哀怨的抱怨。

    “你自己看就知道了。”曲晓宁推开厚重的烫金大门,“嗨,我亲爱的哥哥,看我带谁来了。”

    “怜怜?”埋在成堆报表里的曲瀚然抬眼,不敢相信他日思夜想的人就在眼前,他忍不住大叫。“怜怜!你怎么来了?”

    “你不希望我来吗?”楚怜不敢走过去,有点担心。他是大户人家的少爷,而她……唉,自卑死了。

    “当然不是,我……”曲瀚然迎上她,又皱眉瞪着一旁的妹妹,“你没跟她说什么吧?”

    楚怜心头一惊,难道他有什么事瞒着她?

    “没有。”曲晓宁拉着阿姊转身。“我看就让他们好好聊聊,你跟我到外面去喝茶吧?”

    “好。”阿姊笑睨楚怜一眼,“别惹麻烦。”

    “我很久没惹麻烦了啦!”她咕哝着看向曲瀚然,心疼的轻喊,“你瘦好多。”

    “忙嘛?”他苦笑。

    “忙到没空打电话给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到把她当什么了,不闻不问的,害她在台湾担心死了。

    “我爸爸去世很久了,结果我妈和二妈为了爸爸遗留的财产扯破脸,我就是受不了才离家;闹了几年,结果现在事情越闹越大,我们这些小孩子也被招回来助阵,我是家中长子,当然不能缺席,还得跟二妈翻脸……好累……”他的双臂环住她,把头靠在她肩上。

    他好想念她的笑容、想念她的香味、想念她的声音……“是呀!你们大户人家,事情麻烦嘛!”她安抚的拍着他的背,感受到他的无力。

    他不像是会坐在办公桌的人,这样太为难他了。

    “你的话很酸唷!”曲瀚然笑着吻她,“别担心,我妈很开明的。”

    “噢……”她有点心不在焉,没有理会他思念满满的热吻。

    曲瀚然睨着她,“你怎么了?”

    “你们兄妹俩鬼鬼祟祟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呀!”他摆明是睁眼说瞎话。

    “一定有事,你说不说?”她揪着她的衣领,沉声逼问。

    “没事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疑了?”死晓宁,把事情弄砸了!

    “就是因为有事嘛!你不说我要生气-!”他越是不肯说,楚怜的火气越大,来之前的惴惴不安和会情人的兴奋全部消失无踪。

    曲瀚然也板起脸。“你再问,我也要生气了!”就是因为不能说嘛!这个小丫头实在太黏人了。

    不过她还是一样美丽、可爱、迷人……她是他的,呵。

    “哼!我白来这趟了。”楚怜赌气的推开他,“你不用来找我了,我们从此一刀两断!”撂下狠话之后,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她甩门离开,曲瀚然受不了的抹着脸。

    是谁跟他说怜怜学乖的?她还是一样不讲理!

    拉开门,他扯着嗓子用力大吼:“曲晓宁,你给我进来!”

    心情实在差透了。

    楚怜瞪着镜子里的自己,真想把镜子砸了,再把身上的衣服撕烂。

    咦?今天不是皮件秀吗?什么时候改成新娘装了?

    她瞪着穿了近半个小时才发现的新娘礼服,一脸茫然。

    “唉。真美、真美。”阿姊笑着迎上来,把她拉起左绕绕右转转,满意的拼命点头。

    “阿姊,是不是排错秀了,还是拿错衣服了?”而且今天没什么模特儿呢!有点诡异唷!

    “没错啦!快到你了,等一下,你的口红有点掉了,我再补一下。”阿姊笑弯了眼,忙着再替她妆点得更亮人。

    阿姊今天超兴奋嘻!楚怜不解的皱眉。到底发生什么她不知道的事了?

    唉,反正从那天她又和瀚然吵架之后,她就什么也不管了,哭过、骂过,甚至也喝醉过,反正快把阿姊弄疯了。

    “怜怜,换你了。”秀场总指挥又开始喊人了。

    “噢。”拖着华美礼服的裙摆,楚怜连忙平静心情步上舞台。

    不对劲!她心里直发毛。

    她记得这位设计师根本不设计礼服的,她是不是还在作梦?难道在意大利的惨事又要重演了?

    黑漆漆的台下突然爆出掌声,站在舞台最前头的她一脸茫然。

    她第一次听见有人在秀礼服时,掌声拍得这么大声的……一只手掌突然环住她的腰,把她吓了一跳。“谁?”

    “亲爱的,这场秀是属于我们两人的。”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气味,还有熟悉的笑容。

    “瀚然?”她傻了,只喊得出他的名字。

    柔美的灯光突然放亮,台下的人不多,阿姊,公司一些和她比较亲近的同事、曲晓宁,还有一些她不认识的人。

    “这是做什么?”她瞪着他也一身礼服,他好英俊唷!难怪她会爱上他。

    “向你求好呀?”曲瀚然笑得好兴奋,“这就是我一直瞒着你的事。”

    楚怜眨着眼,还处在错愕之中。

    “原本想等回台湾之后再向你求婚,可是你把我逼急了。我怕你真的不肯再理我、更怕你随便找个男人就不要我了,所以只好赶紧把你订下来,免得你一直让我牵肠挂肚。”

    害他忙着张罗这些事,两天没睡了,他一定要跟她讨回来,至于代价为何,嘿嘿,他脑袋里有着邪恶的主意。

    “你真的……要娶我?”楚怜还是不敢相信。

    她这么任性、脾气这么坏,一天到又哭又闹,他还爱她吗?

    “当然,从第一眼看到你开始,我就你迷住了。”谁叫他要对她一见钟情?没得救了。

    “瀚然!”她哭着扑进他怀里,她了解他的苦心了。

    “你早说嘛!我就不跟你呕气了。”她还是忍不住埋怨,害她这几天的泪都白流了。

    “说了就没意思了,我就是要看你兴奋的模样!”曲瀚然一改嘻笑,认真的凝看她,同时,他捧着一只绒布盒子,里头有着一对高雅的钻石对戒。

    “怜怜,你愿意嫁给我吗?”他终于有机会说出这句话了。

    她拚命点头。“嗯。嫁,当然嫁,有你这个金龟婿,我不嫁是傻子。”

    曲瀚然对她的说法只能选择忽略,不然一定会气死的。

    在替她戴上戒指之时,他摇摇头,“不行,还有一件事没解决。”

    “什么事?”楚怜瞪着他手上的戒指,快发疯了。

    快把戒指戴上呀!

    “每次都是我说我爱你。这次换你说了,我从没听你说过!你到底爱不爱我?”他真的没听她说过嘛!

    她笑着抹去泪水,用力大吼:“爱,我爱你,我最爱你了!”

    曲瀚然满意的替她戴上戒指,而她也重复同样的动作。

    “各位好友、家人们,她,是我的了。”他骄傲又得意的宣布。

    在众人欢呼声和掌声中,两人深情拥吻。

    这一次,情定不悔,谁都别想逃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凯子金主最新章节 | 凯子金主全文阅读 | 凯子金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