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夺恋 > 第十章

夺恋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躺在床上,高孟洁翻来覆去,贝净纱说得一点都没错,她是一只缩头乌龟,口口声声说她爱天骏,却把问题全丢给他,让他一个人承担所有的痛苦。

    迫於现实的无奈,她不得不同意天骏跟贝净纱假订婚,可是又忍不住担心贝净纱会不会从此占著高家二少奶奶的位置下放?

    天骏在工作上如此倚重贝净纱,他们一旦变成夫妻,他会不会也在感情上背叛她?她很害怕、很不安,毕竟在外人的眼中,她只是天骏的妹妹,而贝净纱才是他的妻子。

    跟天骏在一起,她早知道自己这段感情会走得很辛苦,可是因为爱他,她甘愿承受所有的压力,但是现在,她却把自己的害怕和不安发泄在贝净纱的身上,她是不是太自私了?

    坐起身,高孟洁走下床,打开房里的电灯,缩到窗台上。

    就在这时,房门悄俏的打了开来,高天骏很快的窜入房内,又把房门关上。

    转过头看了高天骏一眼,高孟洁又把视线调回窗外。

    “孟洁。”

    “有什么事吗?”

    高孟洁态度虽然冷淡,却不再激烈的赶人,高天骏放心的走到她的身边,“对不起,我不应该动手打了你一巴掌。”

    高孟洁一句话也没说,她依然静静的看著窗外。

    “我知道你很气我,可是当时我真的伤心透了,净纱这么尽心的帮我们,你不但没有感谢她,还威胁她,我实在很难相信你是那么不明事理的人。”

    虽然心里已经知道自己理亏,可是听到高天骏这么袒护贝净纱,高孟洁还是很下舒服,“你就那么肯定净纱是在帮我们,不是想霸著你下放?”

    “如果不是那天晚上意外的撞见我们两个亲热,净纱一直当我是同性恋,你想,她有必要霸著我不放吗?”

    天啊!她都忘了,当初天骏就是以同性恋当幌子,找贝净纱跟他合作,在这样的情况下,贝净纱怎么可能对他贪图爱情?

    “孟洁,我知道自己没有给你足够的安全感,才会让你起了疑心病,认为净纱会把我抢走,这一切都是我不好,我以为你很清楚我爱你,更何况我们又是经过了那么多的困难才在一起,你一定会明白,这辈子没有人可以取代你在我心里的地位,没想到,我对你的信心反而让我忽略了你内心的感受。”

    扑过去抱住斑天骏,高孟洁愧疚的喊道:“对不起,是我太软弱、太没用了,才会怀疑你对我的感情生变!”

    抚著她的秀发,高天骏心疼的说:“不,是我太没用了,让你跟我在一起那么多年,却始终不能给你名份。”

    “我不在乎,一点也下在乎,只要你爱我就够了!”

    “傻瓜,为什么要欺骗自己?你不也希望我能正大光明的把你娶进门吗?”

    “是,我想当你的妻子,可是我伯,如果妈咪下答应,强行把我们分开,我就会失去你,”说著,高孟洁打了一个冷颤,她摇摇头,“我不要失去你,不要!”

    “放心,你不会失去我,我会去求妈成全我们,我想过了,如果她不答应,我就带你去美国,我最要好的朋友在美国,事业做得非常成功,他告诉我,如果有困难就去找他,我相信我养得起你。”

    “那『高氏企业』怎么办?”

    “有小弟在,他会把『高氏企业』打理得很好。”

    “这样子好吗?妈咪会下会很生气?”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净纱说得对,如果我真心爱你,就不该轻言放弃,我应该尽全力争取我们的将来。”

    “你说,是贝净纱要你跟妈咪争取,请求妈咪成全我们?一

    高天骏点了点头,“如果下是她提醒我,我到现在还没发现自己有多懦弱,多不该!”

    完了!贝净纱这么对待她,她竟然还要置贝净纱於死地,她实在是太愚蠢了……糟糕!她还把贝净纱一个人丢在别墅里。

    发现高孟洁的脸色不太对,高天骏担心的问:“孟洁,怎么了?”

    “没、没什么!”高孟洁不安的摇摇头,她不可以让天骏知道她对贝净纱做了什么,否则他准会气死的。

    “真的没什么?”

    生怕高天骏猜到她心虚,高孟洁连忙找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天骏,我要跟你一起去求妈咪,我们的未来让我们两个一起奋斗,好不好?”

    “你不怕吗?”

    “我不怕,我不要当缩头乌龟。”

    “你长大了。”

    这都是贝净纱的功劳,不过她现在……还好当时因为不想让她死得太快,所以,帮她在头上的伤口做了简单的包扎,她暂时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才对。

    贝净纱,对不起了,明天一早我就去放你出来,你忍一忍。孟洁暗付道。

    “天骏,那你和贝净纱的婚约……”

    “我跟净纱已经解除婚约了。”

    “你真的跟她解除婚约了?”她想,贝净纱果然没有骗她,那都是真的。

    “你知道了?”

    “我、我怎么会知道?我是在想,她现在已经没有去『高氏企业』会不会是跟你解除婚约了?”

    突然叹了口气,高天骏道:“我们一个礼拜前就解除婚约,可是,刚刚魏楚烈还来找我要人,说净纱失踪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魏楚烈不是『魏氏集团』的总裁吗?他为什么要找贝净纱?”

    “他和净纱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踏入结婚礼堂。”

    她真笨,她怎么没想到贝净纱不在二局氏企业”,反而跑去“魏氏集团”,跟魏楚烈的关系自然是非比寻常。天啊!她竟然为了一个毫无威胁的女人闹了那么多事情,她实在……

    “我真的很担心净纱,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你不要担心,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她不会有事的。”

    “你不会再跟她吃醋?”

    “不会了,以前是我太任性,现在我知道你绝对不会辜负我,所以,我要当一个值得你爱的女人。”

    不管高孟洁突如其来的转变由何而来,高天骏相信再也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将他们分开了。

    ***************

    把车子停在路旁,魏楚烈急忙的跑下车跟阿宾会合。

    “阿宾,现在怎么样了?”

    昨晚回到家,他就派阿宾跟踪高孟洁,他肯定高孟洁一定有问题。没想到辗转过了一夜,一早就接到阿宾传来的消息,他们两个靠著手机彼此联系,就这么一路跟著高孟洁来到这里。

    “少爷,高孟洁才刚进去,我四下绕了一圈,发现後面有个被树丛遮住的小洞口勉强可以钻进去。”

    “你赶快带我过去。”

    “少爷,你在这里等我,我先进去帮你开门。”说著,阿宾立刻跑向另一头。

    过了大约五分钟,就在魏楚烈等得快失去耐性时,阿宾终於打开大门,他立刻推开阿宾冲了进去。

    “少爷,你小心点!”连忙关上大门,阿宾赶紧追过去。

    这时,待在饭厅的两个女人完全下知道屋外的蚤动,贝净纱一获得松绑,立刻不顾形象的吃著高孟洁帮她带来的早餐。

    “贝净纱,你吃慢一点,小心噎著。”高孟洁惊讶的看著贝净纱:心想,即使是昨晚她处於那种凄惨的劣势,也没见她失了分寸,现在……天啊!她应该把贝净-纱狼吞虎咽的德行给拍下来。

    根本不理会高孟洁,贝净纱以最快的速度把早餐解决掉,她摸著肚于,好满足的说:“总算有一点点饱了。”

    “你吃了两个三明治、两个蛋饼,还-了两瓶果汁,才一点点饱?”这个女人的胃口也太大了吧!

    “小姐,你好像忘了一件事,从你昨天把我带来这里,你就没有给我吃任何东西,也没有给我喝一滴水,我已经一天没有进食了。”

    “对不起!”高孟洁怯怯的道。

    “我很惊讶你会跟我说对不起。”一个昨天才想置她於死地的人,现在竟然跟她道歉,这实在令人难以理解。

    “我自己也很惊讶,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诉天骏,不要再追究这件事?”

    “你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喂了一整夜的蚊子,还让我睡在陰暗冰冷的地上,你叫我不要追究这件事,太说不过去了吧?”贝净纱想著,难得看她这么谦逊的样子,不逗她一下多可惜啊!

    “我……对不起嘛,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你确定?你不会哪天看到我和天骏定在一起,又疑神疑鬼的把我抓来?”

    “我不会了,真的!”

    “我要你对天发誓。”

    高孟洁立刻举起手对天发誓,“我高孟洁以後绝对不会再乱抓人,否则……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看到高孟洁那么认真,贝净纱也不忍心刁难她了,“奸吧!听起来还挺有诚意的,这次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不行!”魏楚烈愤怒的身影出现在饭厅的入口,“这件事下能这么轻易的就算了!”

    “烈!”惊喜的跳下椅子,贝净纱冲上前抱住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受到如此热情的欢迎,魏楚烈的怒气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太好了,她总算平安无事的回到他的怀里。

    “你真该打!”

    “我……我只是出去买东西,我怎么会知道……”她也下希望发生这种事啊!昨晚她真的被吓坏了,房内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想睡又睡不著,黑夜寂静得让人毛骨悚然,当时,她真的怕死了。

    “以後看你还敢不敢乱跑……你的头是怎么回事?”瞪著贝净纱包著纱布的後脑勺,纱布上沁著乾涸的血迹,魏楚烈乎息的怒气再度升起。

    “我的头……”摸著头,贝净纱急忙的随口胡诲道:“不小心撞到的。”

    “是吗?”他寒冷的目光直射高孟洁而去,见到高孟洁不安的低下头,不敢看他,他已经可以肯定这是她的杰作。

    “真的,不过是小伤口,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不是小伤口我带你去医院检查就知道,到时候医生还会告诉我这个伤是怎么来的。”

    “我不要去医院,不过是一点小伤,干么这么麻烦?』

    “你是怕麻烦,还是想掩护什么人?”她就是这么好心,怪不得会被人家欺负!

    勾住魏楚烈的手臂,贝净纱撒娇的道:“我现在全身腰酸背痛,你让我先回家休息好不好?”

    “你……”看著她带著恳求的眼神,他无奈的摇摇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就这么放过她,会不会对她太过仁慈?”

    “对不起,以前都是我不懂事,我以後再也不会了。”高孟洁诚恳的说。

    “烈,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我相信她再也下会了。”

    伤脑筋的捏了捏贝净纱的鼻子,魏楚烈投降了,“好吧!看在你平安无事的份上,这一次我下跟她算帐。”

    贝净纱感激的在魏楚烈唇上印下一吻,“你最好了!”

    “不用讨好我,回去我还要跟你算帐!”魏楚烈故作凶恶的瞪了贝净纱一眼。

    贝净纱不当一回事,朝高孟洁眨了眨眼睛。

    “走吧!阿宾在外头等我们。”握住贝净纱的手,魏楚烈拉著她往外头定去。

    “贝净纱!”高孟洁连忙喊了一声。

    拉住魏楚烈,贝净纱回头问道:“还有什么事?”

    “谢谢你,谢谢你对我和天骏所做的每一件事,你告诉我的话我都记著,我会和天骏一起去求妈咪,如果很不幸,妈咪不愿意成全我们,我们会去美国,也会好好珍惜彼此,我祝福你。”

    “我也祝福你,再见。”挥了挥手,贝净纱跟著魏楚烈转身离开。她相信高夫人会成全这一对有情人,毕竟高夫人是个聪明人,怎么会傻得同时失去儿子和媳妇?而她也肯定将来有一天,她会再见到他们,也许是在某个社交场合上。

    ***************

    回到魏楚烈的公寓,贝净纱立刻换下一身的衣物,洗了一个热腾腾的澡,窝进魏楚烈等候多时的臂弯里。

    “我不赞成你这么轻易的放过她。”魏楚烈强烈的表达自己的不满。

    “你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小气?”

    “你知道我昨晚是怎么度过的吗?”魏楚烈不自觉的缩紧手臂,“担心、害怕,那种不安的心情你是不会了解的。”

    他会那么生气,说穿了,还不是因为心疼她。

    坐起身,贝净纱愧疚的看著他,“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以後下准再这么吓我,否则我要限制你的行动。”

    “我现在不是已经被你限制行动了吗?”现在的她几乎动弹不得。

    “如果我限制你的行动,你这一次会有机会溜出去吗?”魏楚烈不以为然的反问道。

    这么说似乎没错,可是又不尽合理,贝净纱也只能委屈的撇撇嘴。

    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魏楚烈微眯著眼,兴师问罪跟她算帐,“为什么没告诉我你跟高天骏解除婚约了?”

    “我……你怎么知道我跟天骏解除婚约了?”贝净纱不解的轻蹙眉头。

    “你先回答我。”

    “我答应天骏给他一个月的时间说服他母亲,这段期间我必须暂时对外保密,所以不敢告诉你。”

    明白了之後,魏楚烈忍不住捏著贝净纱的鼻子,“你这个小笨蛋,他是叫你对外保密,又不是叫你不要告诉我,我是外人吗?”

    贝净纱不好意思的一笑,“我没想那么多嘛!”

    “你这个女人总是先想到别人,才想到我!”魏楚烈忍不住抗议。

    “我……我有吗?”

    “要不要我一项一项数给你听?”

    “不用了,那我以後凡事以你为重,这总可以了吧!”

    满意的笑了,魏楚烈欣然的说:“你可不要忘了自己的承诺哦!”

    “不会。”

    “好,现在你把眼睛闭起来。”他用一只手遮住贝净纱的眼睛,示意她把眼睛闭上,等她顺从的阖上双眼,他另一只手则悄悄的伸进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绒盒,“可以了,现在把眼睛张开。”

    一看到眼前绽放耀眼光芒的钻戒,贝净纱惊讶的瞪大眼睛,“你……”

    “这是『魏氏珠宝』设计的钻戒,你那天答应嫁给我,我就特地去挑选,只是没想到可以提早派上用场。”抓住贝净纱的手,魏楚烈郑重的将钻戒套进她的手指,“我终於拥有你了。”

    “我也终於可以毫无顾忌的属於你。”

    他们的相遇看似一个错误的开始,却是最幸福的结合,他们由衷的感谢上苍奇妙的安排。

    ◎欲知宋齐祯与柳芊殉的乌龙情事,请看邀月璀璨风情002风云世家——风の物语《炽恋》

    ◎想看裴夜与慕织絮的追爱纪事,请看邀月璀璨风情030风云世家——雨の物语《缠恋》

    ◎想知道姚君翼与楚怜心的烈火情事,请看邀月璀璨风情047风云世家——云の物语《谜恋》

    ◎欲知晓邵阎与何紫瑗的戏情经过,请看邀月璀璨风情084风云世家——雷の物语《悍恋》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夺恋最新章节 | 夺恋全文阅读 | 夺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