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恋爱告急 > 第十章

恋爱告急 第十章 作者 : 安琪

    本台消息:欧氏企业总裁的妹妹欧洁妮小姐,将订于今日与林氏企业的二公子林家彦先生完婚。根据本台独家访问,欧林两家是多年世交,财力旗鼓相当,两人又是社交圈知名的全童玉女,因此两人的结合堪称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电视机的新闻频道,传出不知播放了几遍的讯息,顾孟谦醉卧在沙发上,握着半瓶啤酒的手垂落在沙发边缘,随着他无意识的声吟晃呀荡的。

    自从得知欧洁妮将要结婚的消息之后,好不容易振作起来的他又醉倒了。

    他宁愿长醉不醒。醉了,就不必眼睁睁地看她嫁人,投入别的男人怀中。

    “呃!”

    他打了个酒嗝,蓦然间,一大桶又冰又冷的水,从他的头上兜头淋下。

    他倏然嘶吼着跳起来,原本无神的两眼也瞪得老大。

    “你总算清醒了!”

    欧圣光-开手中的水桶,讽刺地冷然一笑。

    “是你!”另一个尊贵的欧家人!“今天是你妹妹的大喜之日,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是来请我参加喜宴,那么免了!我还没作践自己到这种地步!”

    “你必须去--因为这是你欠她的!”欧圣光揪住他的衣领,咬牙切齿道。

    想想洁妮为他牺牲多少?而他竟然只会在这里喝闷酒,醉生梦死!

    “我欠了她什么?如果她要的是夜度资的话,我既没财又没势,可能付不起她要的价码。”顾孟谦讥讽地回敬。

    “你这浑蛋--”

    欧圣光抡起拳头,准备朝他那张俊逸的脸庞打去,但及时被一同前来的欧家司机老吴阻止了。

    “少爷--少爷!您别冲动,这张脸不能打,至少今天不能打呀!”

    欧圣光又忿忿地瞪着顾孟谦好一会儿,才从鼻孔里哼了声,用力甩开他。

    “洁妮不是真心嫁给林家彦的,你快去见她吧!”他勉强压下自尊请求道。

    “恕难从命!”顾孟谦别开头,掩饰受伤的眼神。“她根本不需要我,她要的是林家的财势,这是她亲口承认的。”

    “你的脑袋全被酒填满了吗?她的表现明显前后不一,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欧圣光怒骂道。

    “她只是恢复本性而已,这一点也不值得奇怪!”顾孟谦满不在乎地回答。

    “你这个--”欧圣光把一长串脏话忍在心里。“你可知道,在她提出分手那天,我母亲来找过她?”

    “你母亲?”欧夫人?他始终记得那双凌厉眼神中透出的轻蔑,那令他感到极度不快,因此与欧洁妮交往六年以来,只短暂地见过她母亲几次。

    “没错!你想为何在我母亲造访过后,原本坚决和你在一起的洁妮,会突然改变心意,提出分手的要求?”欧圣光暗示道。

    “是因为你母亲说服了她,让她明白嫁给林家彦,比嫁给我这个穷讲师好?”

    “你--”欧圣光捏紧拳头,再一次忍住揍他的冲动。

    “你为何不认为,可能是我母亲说了什么,洁妮才会突然改变心意?”

    他提醒了这么多,已经仁至义尽了,如果他那颗脑袋再冥顽不灵--抱歉!洁妮,-也别怪哥哥替-教训他!

    原本一直执意不愿认真思考欧圣光所给提示的顾孟谦,被酒精侵蚀的脑子终于开始运转。

    “你是指--你母亲用了某些方法,逼迫洁妮离开我?”

    “没错!”他总算还有救。

    “可是--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顾孟谦想了想,然后摇头道:“洁妮已经和我同居,我们的生活形同夫妻,除非洁妮自己也愿意回去,否则你母亲根本威胁不了她。”

    意思就是她是贪恋荣华,自愿跟随母亲回家的。

    “你是猪脑吗?”欧圣光真想拿把刀剖开看看!“能够威胁得了洁妮的,世界上除了你还有什么?我妈逼洁妮非嫁给林家彦不可,否则就动用势力让你被革职,她还扬言要让你在教育界混不下去。你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洁妮那个傻丫头会怎么做?”

    “你的意思是说--洁妮为了保住我的工作,自愿回欧家,而且还答应与林家彦结婚?”顾孟谦不可思议地问。

    “一点都没错!”欧圣光再次赞许地点头,然而事实证明,他还是高兴得太早了。

    “不过--我还是觉得不可能!”这和他这阵子所认知的事实相去太远,他无法立即接受。

    “你实在--”欧圣光向老吴投以抱歉的眼神,彷佛在说:我已经尽力忍耐不揍他了!

    “少爷,请让我试试!”老吴连忙挡起手,苦笑着安抚欧圣光的怒气。欧圣光勉强同意地颔首之后,老吴才开口向顾孟谦道:

    “顾先生,我虽是欧家的司机,人微言轻,不过还是请你听我说完。小姐离开这里那天,是我载她回欧家的。那是我有生以来开过最痛苦的车程,因为我整路都在哭。您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我不知道。”顾孟谦缓缓摇了摇头。

    “我哭是因为我家小姐也是整路都在哭,我看了心里难过,忍不住也跟着掉眼泪。”年纪已经五、六十的老吴提起这件事,眼眶还忍不住发红。“小姐真的好可怜喔!她和少爷都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从没看她那么伤心过,一路哭着回到家,她的眼睛肿得这么大。”他比了个大约小笼包的大小。

    “她真的……如此伤心?”听到她哭肿了眼,顾孟谦的心不由自主地拧疼,但他还是得把事情先弄清楚。

    “你们的意思是--洁妮她真的爱我、在乎我,会跟我分手回欧家,并且嫁给林家彦,全都是因为我的缘故,被欧夫人要胁逼迫?”

    “没错!”欧圣光和老吴异口同声地回答。

    “但是……分手那天,她的表情是如此冰冷决绝,出口的话更是刻薄恶毒,我不相信一个爱我的女人,能够做得出这么绝情的事!”

    终归一句话,顾孟谦就是害怕再次受伤,不敢再相信。

    “别人或许不可能,但洁妮可以!你别忘了,她从小就以表演的天分着长,和你的相识,不也是因为戏剧?”

    欧圣光这句话宛如当头棒喝,点醒了一直执着于自己伤痛的顾孟谦。

    她演了人生中最好的一场戏,却差点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

    他先惊后喜,然后是满满的心疼涌上胸口。

    这个小傻瓜!她当真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成全他的幸福?

    她错了!她实在错得离谱!

    他一言不发地拔腿往外冲,想立刻赶到婚礼现场,劫回他的新娘。

    “等等--”

    欧圣光突然伸手拦住他,并从怀中取出一张薄纸,放到他手上。

    “这个你带着,必要时将会有很大的用处!”

    “这是什……?”顾孟谦狐疑地摊开一看,双眸立即震惊地瞪大,许久许久没有声音。

    等了好一会儿,欧圣光才不耐地推推他。

    “你不会睡着了吧?”

    几乎咧到两耳的夸张笑容,出现在顾孟谦脸上。

    “够了!别再傻笑了,快去吧!”免得我真的忍不住揍你!未来侄子或侄女的蠢老爸。

    “我知道!我马上去--”顾孟谦跌跌撞撞地冲到门口穿鞋,准备立即冲到结婚会场拦截新娘。

    怎知他因为太紧张,鞋子怎么也穿不好,欧圣光和司机老吴对看一眼,双双摇头,然后同时走上前,一人架住一边手臂,将他往外扛去。

    “喂!你们做什么?我还没穿鞋呢--”

    对于顾孟谦的窘迫大吼,欧圣光只回给他一个懒洋洋的眼神。

    “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你出场就好了--男主角!”

    原本该是庄严肃穆的婚礼现场,却因为新郎不断与伴娘眉来眼去,新娘又一径低着头,脸上毫无喜气,而显得荒诞可笑。

    牧师不赞同地瞪着正与伴娘调笑的新郎,清清喉咙道:“咳!今天我们齐聚一堂,为这对天作之合的佳偶举行婚礼--”

    “等一等!”

    一名高挺俊逸的男子,突然大吼着闯入结婚礼堂,引来现场所有人的震惊。

    那名男子穿著极为正式的黑色燕尾服,但神情激动狂乱,他穿过长长的红毯,笔直走向圣坛的前方。

    或许观礼的众人都被他势在必得的气势所震慑,竟然没有一个人有勇气跳出来阻止他前进。

    而同时,欧圣光与老吴也悄悄回到礼堂,静观接下来的剧情发展。

    他们已经尽了力,顾孟谦可别让他们失望!

    “是你?!”邓佩看见他出现,震惊地张大嘴。

    “亲家母,这位是--”林太太先是怀疑地打量来人中晌,然后紧张地询问邓佩。

    “噢!他是……”

    “孟谦?!”欧洁妮听到蚤动声,毫无生气地抬起头,当她看清楚闯入者的面孔时,委屈伤心的泪水随即流下。

    他来了……

    怎么会?他明明气她、恨她的……

    她本来已经死心绝望,打算将自己一生的幸福埋葬,而他竟然出现了!

    顾孟谦大步走到牧师面前,扬声道:“牧师!我坚决反对这对新人结婚。”

    “你说什么--”

    邓佩真不敢相信,这个穷讲师居然敢这么堂而皇之地走进来,说他反对新人结婚引他凭什么!

    反倒是老牧师看出他眼中的热情与真诚,颇感兴趣地推推老花眼镜问:“喔?为什么呢?”

    “因为这名新娘的幸福,不在这个男人身上,而是在我身上!”

    他自信与大胆的言词,惹来众人的议论纷纷,而双方家长则是气得涨红脸。

    “孟谦……”欧洁妮虽然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闯进她的婚礼,还说出这些话,但她真的很感动。

    顾孟谦转身面对欧洁妮,眼中满是惊艳的光芒。

    今天她虽是新娘,却没做什么华丽的打扮,只将头发全部挽起,束上缀有蕾丝的米色头纱,就连身上的礼服,造型也非常简单,但是穿在修长高瘦的她身上,却有一种简约典雅之美。

    “-好美!”他的呢喃低语,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情意与欣赏。

    打从婚礼一开始,就一直面无表情、没有一丝喜悦之色的欧洁妮,总算露出新娘该有的羞涩笑容。

    这时,察觉不对劲的邓佩蓦然冲上前,将女儿拉到身后,然后对顾孟谦高声问道:“你来做什么?”

    “我来接洁妮回家,她不属于那个世界,就算勉强把她变成-所希望的样子,她也不会快乐。”顾孟谦态度平和,语调客气,试署说服洁妮的母亲,希望她及时省悟,让女儿得到幸福。

    “她快不快乐,那是我家的事,和你这个外人无关!”邓佩才不会答应女儿和这个平民小子在一起,简直丢尽他们欧家的面子!

    “如果她爱的人是我,那就和我有关。”

    顾孟谦拉着欧洁妮的手,将她从她母亲身后拉出来。“洁妮,和我一起面对-的母亲!版诉她,-爱我,而我也爱-,我们是彼此相属的。”

    “孟谦……”欧洁妮泪眼蒙-,多想-却一切烦恼与忧愁,扑进他的怀里。可是……

    她接触到母亲凌厉的视线,想起母亲的威胁警告,痛苦再次冲击她的心。

    “不!”欧洁妮闭上眼,沉痛地别开头。“我们不属于彼此,我爱的人……也不是你。”

    “这个谎言第一次用或许有效,第二次就无效了。我不会再被骗了!”他爱怜又心疼地望着欧洁妮苍白的面容,严肃认真地道:“我决定向学校提出辞呈。”

    “为什么?!”欧洁妮震惊地睁开眼,脱口道:“那是你最在意的工作--”

    “不会比对-更在意!”顾孟谦柔声道:“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工作!当然,文学是我的专长,教书则使我产生兴趣与自信,但那并不是最重要的。工作不只局限一种,只要我肯吃苦,什么工作都能做,但终生的伴侣却只有一个-怎么会认为,自己比不上一份工作重要呢?”

    他笑着摇摇头,继而宠爱地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不准-如此看轻自己!因为我可是把所有的爱寄托在-身上,-得小心地替我保管好,不许再轻易地-弃。我好不容易愈合的心,禁不起第二次折磨了。”

    “孟谦……”

    欧洁妮脸上又是笑容,又是泪水,双脚已忍不住朝他走去。

    “慢着!”邓佩忿恨地瞪着顾孟谦和女儿,不甘心已经进行至此的事情,居然被这个突然闯出的程咬金给破坏了。

    “你们眼中还有我这个长辈吗?我绝不会答应你们结婚的!”

    顾孟谦平静地望着邓佩,眼中没有埋怨,只有遗憾。“那么您将会损失一个很好的女婿和--外孙!”

    他扬起幸福的微笑,从口袋取出欧圣光在他出门前塞给他的医生证明,上头注明欧洁妮已经怀孕八周。

    “这是--”邓佩冲上前抢过来一看,不敢置信地放声尖叫:“洁妮怀孕?!已经八周了!”

    林太太一听,立刻露出鄙夷不齿的神情。“不会吧?欧太太,这样我恐怕不能让洁妮进门喔!我们林家向来注重家教道德,洁妮在结婚前就大了肚子,我可不容许这样随便的女孩做我的媳妇!”

    反正婚事注定谈不成,她也不必太客气。

    “其实,今天的喜事不只舍妹怀孕。林太太,您家也有喜事呢!”

    欧洁妮的大哥--欧圣光突然如此说道。

    “什么意思?”他到底在说什么?

    林太太听得莫名奇妙,而他脸上莫测高深的笑容,则令她头皮发麻。

    欧圣光噙着笑,朝教堂外拍拍手,他事先安排好的人立即领进一个身材微胖却衣着风蚤的女人。

    他带领女人走向前方,扬声朝众人道:“大家好!她叫筱芸,是林二少爷半年多前在酒店结识的红粉知己。大家可以看得出她的肚子有点大,不过她不是发福,而是怀了林二少爷的孩子,现在已经五个月了。”

    “什么?!”没有人比林太太更震惊,她瞪着那个酒家女,不愿接受她怀了自己孙子的事实。

    “事实上,还不只如此呢!”欧圣光嘴角的笑容更大了。“我调查到另外还有两位女士同样也怀了林二少爷的孩子,一个才刚怀孕两个月,另一个目前已经怀孕八个月,快临盆了。林太太好福气,一口气要添三名金孙。”

    “这是真的吗?”林太太尖叫着转头质问自己的儿子,他心虚地嘿嘿一笑,说明一切都是事实。

    “你这个--”林太太颤抖地指着风流的儿子,双眼翻白,砰地晕了过去。

    “来人!送林太太和林家的亲属到后头休息。”欧圣光很自然地接掌主导权,朝众人宣布道:

    “现在婚礼将重新举行,不过新郎变成顾孟谦。请大家拍手为他们祝福!”

    现场霎时响起如雷的掌声。

    “慢着--我可没同意这件婚事!”邓佩不甘心地跳出来阻挠婚礼的进行。

    欧圣光望着执迷不悟的母亲,忍不住动了肝火,他语气严厉地道:“林家彦是什么样的人,刚才-也见识到了,为什么要逼洁妮嫁给那样的人?只为了证明-有左右他人的能力?”

    邓佩像被人当场打了一巴掌,脸色瞬间变白。

    她摇着头,喃喃自语:“反了!反了!儿子不听我的话,女儿也不理会我,我一无所有了……”

    母亲震惊哀伤的模样,令欧洁妮感到难过,她立即将母亲带给她的痛苦-诸脑后,尽释前嫌地上前挽住母亲的手,柔声安抚道:

    “不会的!妈,您永远是我的母亲,我和大哥都爱您。”

    “是的!”顾孟谦也上前一步,真心真意道:“妈!从今以后,您也是我的母亲,我会和洁妮一起孝顺您。”

    “哇……”邓佩听了,既感动又羞愧,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妈,别哭了!婚礼快开始了。”

    欧圣光和妻子上前拉住邓佩的手,将她带到家长观礼的位置。

    “这里才是属于我们的位置,就让我们为洁妮献上最诚挚的祝福吧!”

    邓佩哽咽地点点头,婚礼再度举行。

    这一回,新人从头到尾都紧紧握着彼此的手,始终注视着彼此。不但留下来观礼的来宾动容,连牧师也赞许地频频点头。

    对嘛,这才是真正的婚礼呀!

    婚礼过后,正式成为夫妻的新人被接到饭店的总统套房休息,等着参加晚上的喜筵。

    顾孟谦先让妻子换上较舒适的衣服,然后扶着她,让她半躺卧在柔软的枕头上稍事休憩。

    “-热不热,冷气要不要开强一点?还是-饿了、渴了?我去请人送点东西上来。”

    他细心呵护失而复得的恋人--同时也是刚娶进门的妻子。

    “不用了!孟谦,上来陪我躺一会儿。”欧洁妮笑着拍拍身旁的位置,想仔细看看有一阵子没见的他。

    顾孟谦乐得遵命,脱了鞋,小心翼翼地上床躺在妻子身侧,他情难自己地伸出手,充满期待地碰触她依然平坦的腹部。

    “这里头--真的有宝宝吗?”他不可思议地盯着她的腹部,傻傻地问。

    “当然是真的!我还有超音波的照片呢,不过我怕妈发现,可能会伤害宝宝,所以偷藏起来了。”欧洁妮轻拍自己的腹部,充满母爱地一笑。

    提起这件事,顾孟谦的脸色又凝重起来。

    “既然-知道怀孕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要自己默默承受?还上演那出令我心碎的戏!若非-大哥来找我,现在-恐怕已经嫁给林家彦那个风流胚子了!”

    “对不起嘛!我也不是故意如此的,当时我真的慌了……我心里只想着一个念头--教书是你最喜欢、同时也是最适合你的工作,我不容许任何人剥夺它!”

    “傻丫头!我刚才说过,任何东西再重要,都比不上-重要,-才是我心底真正的珍宝。”

    “孟谦……”欧洁妮含着感动的泪水,嘴角已忍不住啊现满足甜蜜的笑容。

    只不过,轻抚他略显瘦削的脸庞,一抹心疼跟着出现在她脸上。

    “你瘦了,没有按时吃饭吗?”

    “按时吃饭?”提起过去那阵子的生活,顾孟谦就忍不住摇头。“别说是吃饭了,那阵子我根本什么也吃不下,连觉也睡不好,经常藉酒浇愁,那时沈老师还到家里来找过我……”

    他把沉姿盈登门造访的经过全告诉她,听到沉姿盈落荒而逃时,欧洁妮忍不住炳哈大笑。

    “你这个白马王子的光环掉了下来,我想,以后她不会再打你的主意了!”

    “我衷心希望如此!”顾孟谦点头叹息。

    “孟谦,我觉得自己好象在做梦。”

    欧洁妮想到自己能够重新回到顾孟谦怀中,还与他结为连理,而且得到母亲与家人的认同,情敌又早已远离--噢!她怎么会如此幸福呢?

    她-起眼,笑得万般甜蜜。

    “累了吗?离喜筵还有一段时间,-先闭上眼睛,好好睡一下。”

    顾孟谦放平枕头让她侧躺,然后轻抚她纤瘦的背脊,低吟着哄她入睡。

    “唔……”欧洁妮嘴角噙着满足的笑容,紧抱着他的手臂,默默感受那份她原以为不可能再获得的安全感。

    他已回到她身边,她也正式成为他的妻子,他们终于能够长厢厮守。

    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拆散他们了!

    【全书完】

    编注:

    1欲知欧圣光与叶芷妍的爱情故事,请看《花裙子》216--“不婚贵族万万岁”。

    2敬请期待安琪最新力作!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恋爱告急最新章节 | 恋爱告急全文阅读 | 恋爱告急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