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假婚契约 > 第十章

假婚契约 第十章 作者 : 安琪

    “!”蓝亦宸惊喜地推开门,大步冲进病房。

    “听陆伯说你恢复记忆了,你觉得怎么样?”

    他坐在床沿,想拉住她的手,但她却飞快将手缩回去,冷冷地瞪着他。

    “你是谁?”

    “,不要这样,我很担心你的状况——”

    “你到底是谁?你再不说你是谁,我就要叫医生来了!”她瞪着他的眼神,像在看一个根本不认识的陌生人。

    “,我是你的丈夫蓝亦宸呀!”他想上前拥抱她。

    “你别过来!我又不认识你,你为什么一直靠近我?快走开!”

    “,你到底怎么了?我是亦宸呀!——”

    “没有用的,少爷!”陆华走到他身旁,无奈的说:“少奶奶醒过来之后,突然恢复了记忆,不过却忘了从前的事。她的记忆停留在三年前与我们相遇之前,她不记得自己结过婚,甚至连我都不记得了。”

    “不——”蓝亦宸惊慌得脸色大变,他不敢想像她的记忆中没了自己,他不要她忘了他!

    蓝亦宸捉住她的玉手,激动的嘶吼。“,你看着我!我是亦宸,你看着我呀,!”

    “放开我!放开我!”纪拼命挣扎大叫,她想避开这个令她害怕的人,她不要他靠近自己。

    “,你别怕我,更不能忘了我,我是你的丈夫呀!……”他的声音嘶哑,再也无法保持镇定,她愈是尖叫闪躲,他愈是抓得用力,他不敢松手,怕这么一放,她会躲得远远的,连同对他的记忆,一同消失在他的生命中。

    “不要抓着我!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她像是受到惊吓,竟然哭了起来。

    “你要回家?好,我带你回家,说不定你一回去,就会想起我们在那里生活的点点滴滴——”

    “不!我不要跟你回去,我要回我家,我爸爸在哪里?我要找我爸爸!”

    “,听我说——”

    “我不要听你说!我要找我爸爸,我要回家!”

    “!”

    “我要回家!放我回家!咳咳……”她哭着大喊,不小心岔了气,边哭边咳,像快断气似的。

    “你别这么激动,镇定一点!”

    “别碰我,我要回家!呜……”

    纪开始痛哭,无论蓝亦宸说什么,她都不答不应,只是拼命的哭,最后他实在无计可施,只好沉痛的说:“好!你别哭,我通知你爸爸马上来接你回家就是了。”

    ***

    一抹纤瘦的身影,拉着身旁中年男子的手,缓缓通过医院的长廊,一直到走到外头的停车场。

    在转角处,有双沉痛不舍的眼眸,紧紧追随着那抹纤影,连一秒都舍不得移开视线。

    “既然舍不得她,为什么答应放她走呢?”卓徜风靠着墙,抚着还隐隐作疼的下巴,实在无法理解。

    蓝亦宸不是一个容许别人拒绝他的人,这次他怎么会这么好说话,她要走,就大方的让她走?

    “我不让她走又能如何?她不肯理我,我一靠近她就哭个不停,我不答应送她回家,难道让她把眼泪哭干不成?”他的心痛,卓徜风怎会明白?

    如果有其他的办法,他绝不会舍得让她走,但是她拒绝他的靠近,连同他的关怀、他的爱,都一并被她摒除在记忆之外,他除了放她走之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既然对她有心,就该让她明白你的心意,你不是这么没本事的人吧?有办法让失忆的她爱上你,就同样该有办法让恢复记忆的她再度爱上你,这并不是一件难事,还是你连试都不试就想放弃了?”

    “我当然不会就此放弃!我的妻子、我要的女人,绝对不会轻易放弃,我会让她再度爱上我,你等着瞧吧!”蓝亦宸望着远处逐渐缩小的美丽身影,悲伤的眼眸一转,再度充满自信。

    他不会让她再从他的身旁逃开,绝对不会!

    ***

    他怎么又来了?爸爸,赶他走呀!我不想见他——”纪缩在沙发里,捂着双眼,不愿见那几乎天天出现的人。

    “可是,他是你的丈夫呀!”

    “我根本没有结婚,哪来的丈夫?赶他走,我不想见他!”

    “!”纪正海对于女儿的固执,简直一点办法都没有。

    自从上个星期将她带回家之后,她一直很平静,对大妈和两个姐姐的找碴也不太搭理,安静得像尊木偶,整天不说一句话,只有蓝亦宸来看她的时候,才会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又是哭、又是喊、又是大叫,情绪严重失控。

    “哟!人家蓝总裁来看你,你还拿乔呀?别以为人家有多大耐性守着你,要是再使小性子,当心人家休了你另娶别人。”魏美莲酸溜溜的挖苦。

    她实在又气又懊恼,当初以为蓝亦宸是个穷小子,她才逼这个私生的贱丫头嫁过去,谁晓得他不但不是穷小子,还是蓝氏企业的总裁,她知道以后,足足懊恼得三天睡不着觉。

    早知道让自己的女儿嫁过去,现在他们一家老小八成都在吃香喝辣,哪像这不孝的丫头,出嫁后没拿过一毛钱回家,当初那三百万聘金,才去了一趟巴黎,就差不多被她们花光了!

    “你少说两句吧!”纪正海不耐烦的数落。

    “你说什么——”魏美莲拉开嗓门正欲发作,却被纪正海拉走。

    “我们到外头散步去,把这里留给年轻人自己解决吧!”

    “我为什么要跟你走?放开我的手,你抓得我痛死了……”魏美莲的声音愈来愈小,最后终于听不见了,四周恢复平静,纪看不见周遭的情况,等了好几分钟都没有任何动静,她猜想:他——应该走了吧?

    她缓缓放下遮脸的手,一睁开水眸大眼,就看到一张憔悴但英俊的面孔立在自己面前。

    “啊!”她大叫一声,转身想逃开。

    “!”蓝亦宸立刻抱住她,但又怕惊吓到她,所以动作万般轻柔。

    “别走!,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回到我身边,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不要不要!我根本不认识你,我不要和你在一起。你走!你走!”她捂起耳朵,不肯听他的温言软语。

    “……”

    “我不想听,不论你说什么,我都不想听!”她捂紧耳朵,无论他说什么都不理不睬,试了好一会儿,他终于放弃了。

    “我知道你现在还不想跟我说话,没关系,今天我不打扰你了,明天我再来看你。”

    “你不要来,我不想看见你!”她的话直接而伤人,但他只是笑笑,没让悲伤浮现在脸上。

    “我还是会来的,明天见!”他又深情的望了她一眼,才起身离去。

    纪琳琳躲在门后,爱慕的注视着他的身影走出大门。

    自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就喜欢上他了,偏偏他早已被纪那卑贱的女人迷去心魂,她三番两次制造机会示好,他的回应都相当冷淡。

    “亦宸——”眼见他快走了,她赶紧追出去拦住他。

    “二姐,请问有什么事?”一看见纪琳琳,蓝亦宸就觉得心烦,不过看在她是二姐的份上,他还是对她很容忍。

    “别急着走嘛!天快黑了,你要不要留下来吃个晚饭?”她撩动自己的卷发,风情万种的问。

    “不用了,我还有事。”他漠然拒绝。

    他知道纪琳琳对自己有兴趣,但他对她一丝好感也没有,他早从陆伯口中得知魏美莲母女三人长年欺负的事,震怒的他气得差点没揍她们一顿替出气,是陆伯劝他暂时别得罪她们母女,他才勉强压下心头的愤怒。

    “亦宸——”她跺脚娇嚷。

    “再见!”他毫不考虑的掉头就走。

    “蓝亦宸!”纪琳琳快气炸了,美艳如花的她从小就是男生注目追求的焦点,她不能容许自己被人当成不屑一顾的烂梨子。

    都是纪那贱人害的!如果不是她,蓝亦宸会爱上她的!

    贱人——怒气和妒火烧红了她的眼,她抄起放在庭院里的竹扫把,转身往屋里冲……

    ***

    蓝亦宸回到车上,发动引擎正要离去,忽然发现口袋有个凸出的物品抵住他的大腿,他微-起身掏出来一看,这才想起他忘了把这样东西送给。

    躺在他手掌心上的,是一只形状扭曲的水晶小熊——

    这就是当初被他摔破的那一只,他知道她很爱这只水晶熊,所以特地将散落在地上的碎片一块块拾起,再用黏胶亲手将它们一片片黏回去,勉强拼凑回原来的样子。

    他本来打算今天拿来还给她的,但是她刚才的反应太激烈,他一时难过,就忘了这件事。他立刻熄掉引擎、怞出钥匙,快步走回纪家。

    无论她想留下这只水晶熊或是丢掉它,他都决定在今天交给她。

    他越过纪家的小庭院,靠近客厅的时候,就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

    有点像小动物的哀号声,或是人类凄厉的喊叫声。难道是

    蓝亦宸心一惊,大步开门冲进未上锁的屋子里,果然看见生平前所未有、令他愤怒震惊到极点的事。

    纪琳琳拿着一只竹扫帚,拼命追打着纪,纪被打得无力逃窜,只能抱头,任她死命的往自己身上打。

    蓝亦宸看见这令人惊骇的一幕后,简直心魂欲裂,气得浑身颤抖的他暴怒地狂吼。“纪琳琳,你在干什么?!”

    “啊?亦宸!”看见蓝亦宸去而复返,纪琳琳当场傻住了,她发现自己手上还握着殴打纪的“凶器”,连忙抛下竹扫帚,仓惶整理自己-乱的发丝。

    “亦宸……你怎么回来了?”她假装无辜的朝他露出甜美的微笑,想转移他的注意力。

    “!”他不理会纪琳琳的呼唤,直接冲到纪用身边,小心地抱着她浑身瘀青、不断颤抖的身体。

    他的鼻头发酸、眼眶发红,心痛得几乎无法发出声音。

    “原来……原来你们都是这样欺负她的!”

    “亦宸,刚才的事全是一场误会!是无礼顶撞我,我才会拿扫把小小教训她一下——”

    “这只是‘小小的教训’吗?如果我也拿扫把‘小小的教训’你一下,你要不要呢?”

    “亦宸,你怎能这么说呢?”纪琳琳羞恼地高嚷。

    “我痛……好痛……”纪伸出剧烈颤抖的小手,虚弱地扯住他的袖子。

    “我知道你痛,忍耐一下,我马上送你去医院。”蓝亦宸将她一把抱起,准备抱她到医院去,没想到手一伸到她婰下,便摸到湿黏温热的液体。他疑惑地将手伸回来一看,这才赫然发现占了满手的液体是鲜红色的血。

    “血引,你怎么会流这么多血?”他惊骇地问。

    纪无法回答,因为她已逐渐陷入昏迷状态,蓝亦宸见她脸色逐渐转白,连忙抱起她直往外冲——救人要紧!

    经过吓呆了的纪琳琳身旁,他冷酷的抛下一句。“今天的事,我会要你付出最严厉的代价!”纪琳琳砰咚一声跪在地上,吓得说不出话来。

    妈呀!谁来告诉她,她是不是闯下大祸了?

    纪坐在病床上,小口喝着陆伯特地为她送来的补汤。

    自从她清醒之后,陆华和蓝亦宸就不停的拿东西喂她,一天三餐外加宵夜、点心,起码得吃六餐,好像不把她喂成小胖猪,他们绝不甘休似的。

    “少夫人,真是太好了!再过七个月小少爷就出世了,少爷很高兴呢!”

    陆华提着一袋葡萄到病房附设的浴室里清洗,边扬高音调说:“幸好这次意外没伤到小少爷,否则少爷铁定会派人宰了你姐姐。”

    纪放下汤碗,满脸温柔的抚摸还不明显的腹部。

    她实在太疏忽了,月事那么久没来,她居然完全没注意,要不是“他”正好折回来,这孩子不可能保得住。

    想到蓝亦宸,她不由得咬着唇,满心挣扎。她对他有种又爱又怕的恐惧感,恋他的温柔呵护,却也怕他的翻脸无情。

    “少奶奶,葡萄补血,你多吃一点,对身体很有帮助的。”陆华将装着葡萄的水果盘放在她面前的小餐台上,和先前摆上的各种营养补品放在一起。

    “谢谢你,陆伯。”她望着对她宛如自己亲生女儿的老者,满心感谢。

    陆华双眼一眯,像嗅到某些解开谜题的玄机。

    他状似不经意的提道:“对了!少夫人,自从你走后,莱儿一直很寂寞呢!它常常坐在门口,望着大门的方向,仿佛在等你回来。”

    “莱儿?!”一提起自己饲养的柯卡爱犬,她便忍不住激动起来。

    “莱儿它好吗?有没有人照顾它?”

    “莱儿很好,我们天天都卤肉给它吃——”

    “卤肉?它不能吃卤肉呀!”她急切的说:“医生说它肾脏不好,吃太碱会生病的!”

    果然!陆华转过头,带着笃定的笑容,直直的注视她:“少夫人,请你老实承认,你根本没有忘记过去的一切对不对?”

    “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纪这才发现自己说得太多,连忙闭上嘴,不愿再多说。

    “你叫我陆伯,没有人告诉你该叫我陆伯,可是你却这么称呼我。”

    “你听错了,我没有喊你陆伯!”她慌乱的摇头。

    “你有的!而且你记得莱儿,连它肾脏不好的事你都知道,可见你根本就没有忘记过去三年的事。”

    “不——不是的!不是的……”她紧闭着眼,不愿面对现实。

    “少奶奶,你为什么要假装忘记过去的一切呢?”陆华十分不解。

    “我……”她缓缓睁开双眼,泪珠儿随即落下。

    “我不是故意骗你们的!罢开始,我也想承认自己恢复所有的记忆,可是我好怕亦宸的怒气,你知道吗?他说的话好残忍,把我的心刺得千疮百孔,我怕再度面对他的怒气,所以才会假装不记得他,心想这样就可以逃过他恶毒的攻讦,没想到一开始没承认,后来就愈来愈不敢承认……”

    她真的不敢想像,万一他知道她忘了他的事全是假的,不晓得会有多生气!她根本没胆子告诉他。

    “少夫人,你想得太多了。少爷的脾气或许不好,但是他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再说他那么在乎你,如果知道你没忘记他,高兴都来不及了,又怎么会生气呢?不然,我替你去告诉他——”

    “不要!”她拉住陆华,恐惧的大喊。

    “不能告诉他!上次他以为我欺骗他,就那么的生气,如果这次他知道我真的在骗他,他绝不会原谅我的!我不要他恨我,求求你不要告诉他……”她禁不住悲伤,掩面哭泣起来。

    “少夫人……”面对她突然迸发的眼泪,陆华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忽然有人轻拍他的肩膀,他回头一看,立即惊喜的睁大眼。

    “少——”来人朝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挥手要他退下。

    陆华点点头,仿佛看见救星降临,欢天喜地的离开病房。

    纪没发现身旁的人换了,继续蒙着头啜泣,瘦小的肩头一抖一抖的,万分惹人心疼。

    她身旁的人默默站了一会儿,无言地拍拍她的肩膀,然后掏出手帕递给她。

    纪接过手帕抹掉眼泪,不好意思的-起头说:“陆伯,谢谢你——啊!怎么是你?!”

    她震惊得无法言语,捏着手帕的手一松,蓝色的手帕便缓缓飘落在地上。

    她发现站在她身边的人不是陆伯,而是蓝亦宸!

    “你怎么——”

    “刚才你和陆伯说的话,我都听见了。”蓝亦宸坐在床沿,轻轻握住她冰凉的小手。

    “不!”她惊恐地往后退,心想他就要大发雷霆了。

    “你先别害怕!我承认我不是个喜欢被骗的人,但是这次——我很高兴自己被你欺骗。”

    “为……为什么?”他的反应太过平静,反倒让她更加恐惧。

    “因为比起被你遗忘,我宁愿你欺骗我!你知道吗?我这辈子从来不曾如此害怕过,我好怕你忘了过去的一切、忘了我,我一想到就怕得无法呼吸。,我一直都没有发现,自己如此爱你!”

    纪捂着自己的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她睁大眼,泪水像未关紧的水龙头,滴滴答答直往下落。“请……请你再说一次好吗?你刚才说——”

    “我爱你!你要我说几遍都可以——我爱你!”他望着她,认真而诚恳的说。

    纪喜悦地舒开眉眼,不过随即敛起笑容,忧心忡忡的自言自语。“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美好的事,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小傻瓜!你不是在做梦,你摸摸我的脸,我是真实的。”

    “不要!”她用力摇头,可怜兮兮的嘟着嘴说:“要是我一摸你的脸,你就消失了怎么办?”

    “你真傻!”他又好气、又心疼,索性低头攫住她的小嘴,用热烈的吻来向她证明自己是真实的。唇上的温度和热情同时告诉她,他是真的!

    “——”蓝亦宸放开她的唇,搔了搔头,显然有些困扰。“呃,我该叫你,还是尔萋呢?”

    “你想怎么叫都可以,因为那都是我呀!”她羞怯地回答。

    “那么——尔萋,我想告诉你,我已经查清楚当初周伟生害你车祸失忆的前因后果,我打算对周氏企业展开报复行动,我想不用一个月,他们就会一无所有,全家蹲在路边要饭了。”

    “不——不要!”纪惊慌的摇头。“我的好朋友佳卉是周伟生的妹妹,你不能为了我,害她也跟着受罪,她和她爸妈,都是无辜的呀!”

    “我相信周佳卉是无辜的,但她父母难辞其咎,周伟生会如此胆大妄为,难道宠溺儿子的他们不该负一点责任吗?”

    “亦宸,求求你!不要为了我而伤害别人。”这样她心里绝不会好过。

    “唔……好吧!我答应你,不会连累无辜,不过纪琳琳那边,可不许你再为她求情!”他没杀了她,已经很宽容了。“亦宸……”她的大眼迅速泌出晶莹的泪珠,一脸哀求的望着他,蓝亦宸最受不了她这种可怜兮兮的表情,但是不报复他又心有不甘,两相挣扎之下,最后只能咬牙说:“我答应你,只要她不再出现在台湾,我就放过她。”

    “谢谢你!”她抱紧蓝亦宸,感谢他肯听她的劝。

    “还有——我有一样东西想送给你。”他从口袋取出修补过的水晶熊项链,小心地戴在她的脖子上。

    “很抱歉上次摔破了你心爱的水晶项链,虽然努力修补过了,可是模样已经不好看,改天我再买更多水晶项链送给你。”

    “不用了!”她珍惜的抚摸垂挂在胸前的水晶熊,微笑着说:“我这么爱惜这条项链,不只是因为它好看可爱,更重要的原因是——它是你送给我的定情之物,所以我才那么宝贝它。”

    “而我们珍贵的定情之物,却被善妒的我摔坏了,我真是个大笨蛋!”他懊悔的低语。

    她笑着摇摇头,毫无芥蒂的说:“定情之物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之间的情感。所以只要我们真心相爱,那么就算没有定情之物,也没有关系呀。”她的善良及知足,着实令他心仪又折服。

    “我爱你!不管你是尔萋或是,我都一样爱你!”

    “我也爱你!”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软软地献上自己香甜的红唇。

    面对她的告白,他自是感动万分。他暗自发誓,这辈子一定会将她放在心底最重要的位置,永远呵护珍爱着。

    他们望着彼此,期待的双唇缓缓胶合,把他们对彼此的爱与热情,全灌注在这个深吻里,传达给对方。

    病房的门悄悄开启,陆华探进半颗头,看见这热情的一幕,欣慰地一笑,又悄悄关上门。

    经历几场大风大雨,这下总算雨过天晴了!-

    本书完-

    编一证:

    欲知卓徜风与云妹仪的爱情故事,请看“交易爱情”之《不婚交易》。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假婚契约最新章节 | 假婚契约全文阅读 | 假婚契约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