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恶魔 > 第十章

恶魔 第十章 作者 : 安琪

    叮咚!叮咚!

    “谁呀?”桑萍前几天才刚向蒋子谦拿了十万块生活费,有人来按门铃的时候,她正和一群姐妹淘在打麻将。

    她拿到一副好牌,**像是黏在椅子上,怎么也舍不得离开。

    叮咚!叮咚!

    “吵死了,八成是老刘那老头!”桑萍气嘟嘟的放下手中的麻将去开门。

    “你这死老头!叫你带钥匙你就是不听……咦,你是谁呀?”桑萍停止牢蚤,好奇地打量门外那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小姐,你要找谁?”

    桑容没有说话,只用一种满含悲伤与怨怪的眼神,默默凝视自己的母亲。

    她替她觉得悲哀,身为一个母亲,她居然认不出自己的亲生女儿。

    “你……啊!你不会是……桑容吧?”她离开那年桑容才十岁,身材和现在大不相同,但面孔还是有几分相似,桑萍很快就认出她。

    “是的,我是桑容。”

    “哎呀!你长这么大啦!有十几年没见了吧?你变得好漂亮!我就说嘛!我的女儿会丑到哪里去,呵呵……”

    桑萍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随即敛起笑容,紧张的问:“来找我有什么事?如果你想搬来和我一起住的话,可能不太方便,因为我现在和别人住在一起……”

    “你放心,我不是想搬来和你一起住。”

    “啊,那就好。”桑萍明显松了一口气。

    “我知道你一直在向子谦拿钱,我来是想告诉你不要再拿蒋家的任何一毛钱了!”

    “你说什么?”桑萍像火鸡似的尖叫起来。“他们把你弄丢了,当然应该赔偿我的精神损失!你可是我一手拉拔大的,我生你、养你,难道不用花钱吗?”

    “你没有资格要求赔偿,因为除了生下我,你从来就没有尽饼身为母亲的责任!”桑容沉痛地指控。“从我出生开始,你就没有为我花过一点心思,所有养育我、供我读书的费用,都是爸爸支付的,你只是坐享其成而已。”

    “他和我离婚,本来就应该支付这些费用,这有什么不对?”桑萍从不认为自己有错。

    “那么后来呢?你带着我去向爸爸要钱,要到钱之后,居然把才十岁的我丢下,独自和男友飞到美国逍遥,你心里还惦记着我这个女儿吗?”

    “我……我是为你好呀!”桑萍心虚地强辩。“你看,蒋慕衡多有钱,这些年来让你吃好的、穿好的,还把你养得白白又嫩嫩,你能过得这么好,全是我的功劳,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后来是因为他们把你弄丢了,我才意思性的向他们要一点补偿费,只是一点小钱,每个月十万块而已,你别紧张!”

    “十万块?”桑容痛心地摇头。“是你自己放弃我、不要我的,不管我后来发生什么事,全都与你无关,你根本没有资格向他们要钱!”

    “你居然敢这样对我说话?”桑萍没想到女儿长大了,胆子也跟着变大,她早已不是当年那只长怯的小老鼠。

    “今天我会用这种不恭敬的态度对你说话,是因为你早已不值得我尊敬。”桑容望着年华渐老的母亲,心霎时软了下来,语气也较为缓和。

    “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和你吵架。妈,蒋家真的不欠我们什么,我希望你不要再向他们要钱了。”

    “如果我偏不听,你又能怎样?”桑萍赌气问。

    “我还当你是我的母亲,所以请你不要逼我恨你!”桑容以前所未有的严厉面孔,注视自己的母亲。

    桑萍从没见过女儿用这种可怕的眼神瞪视她,心里不禁有些害怕,可是后来一想,她是她的母亲耶,她何必怕她?

    “你……反了!反了!你这个不肖女,亏我辛辛苦苦怀胎十月把你生下,早知道你这样不孝,当初你出生时,我就一把捏死你算了……”

    “我是说真的,如果你再去向蒋家任何一个人要钱,我会恨你一辈子!”桑容转身离开母亲的公寓,充耳不闻她在后头哭天抢地。

    她已经把她想说的话说完了,从今以后,她和母亲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从她拿了蒋家的钱然后抛下她那一刻起,她们就毫无瓜葛了。

    ???

    “副总经理?”蒋子谦的秘书推开门,轻声报告:“外头有位小姐坚持要见您一面,否则不肯离开,请问该怎么办?”“赵小姐,你当了我三年的秘书,还需要我教你怎么赶人吗?如果有人说要见我,你都需要进来请示的话,那我这个副总经理也不用再当下去,干脆挂牌接客好了!”蒋子谦的冷嘲热讽像一支支锐利的箭,将秘书小姐射得千疮百孔。

    “是!很抱歉,我……我马上请那位桑小姐离开。”

    “你说谁?”蒋子谦倏然跳起来,揪住正欲逃开的秘书。“你刚才说外头的人姓什么?”

    “她说她姓桑,是个很漂亮的小姐。”

    蒋子谦的脸上闪过数种表情,有惊讶、欣喜、疑惑,但随即又恢复平静,他转身走回办公桌,坐下后朝秘书命令道:“请她进来!”

    “是!”刚才不是还说要赶她走吗?她快被他的喜怒无常给逼疯了!

    秘书快步走出去,片刻之后,一位穿着浅绿套装的女孩走进来。

    “子谦?”

    她停在他的办公桌前,他却连头也不抬,径自审阅桌上的文件,只随手指了一张椅子。“坐!”

    她轻叹着坐下,等了几分钟,他才放下文件起身。

    “你来找我有事?”他站在她面前,以十分不耐的语气质问道,但一双黑眸却饥渴的审视她清丽的面容。

    “我……我是想问这个——”她刚拿出卓徜风给她的那叠收据,立即被他夺了过去。

    “你怎么会有这个?”该死!是谁把它交给她的?

    “是你表弟给我的。他说你每个月固定支付生活费给我妈,这是真的吗?”

    该死的卓徜风,他真该缝住他的嘴!“那又如何?”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知道你恨她,你根本可以不管她死活的。”

    “因为她是你妈,这个理由行吗?”他懒得解释太多。

    “我……我想我应该谢谢你。”

    她感激地凝睇他,他却懊恼得想大声诅咒。

    他支付她母亲的生活费,并不是为了得到她的感谢!

    “如果你来只是为了道谢,现在你谢过了,可以走了。”他转头想走回办公桌,却被一双柔软的小手从身后抱住。“子谦,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谢意,我……真的非常谢谢你!其实你可以不必那么做的。”

    她一碰触他的身体,就像在他身上点燃火种,迅速燃烧的炽热欲念,让他的瞳眸很快变成赤红色。

    “我倒有个好方法,可以让你尽情表达你的感谢。”

    “啊?”桑容愣愣地看着蒋子谦走向门口,将门落了锁,又走回她身旁。

    他脱下西装外套,扔在椅背上,然后缓缓解开衬衫的钮扣。“来!用所有你知道的方法,好好的向我‘道谢’!”

    这下她再笨也知道,他想要什么样的“答谢”

    她的小脸立刻涨得通红,但却也有种异样的兴奋感,在她的血管里流窜。

    “来呀!好好展现你的感激!”他将衬衫丢到外套上,继续去解皮带的扣环。

    她走到他面前,按住他的手。“让我来。”

    她蹲下身,轻柔的解开他的皮带,然后将他的西装裤脱下,连仅剩的深蓝色内裤也不放过。

    “够了!”他猛然将她拉起,含住她软嫩的唇瓣,狂野的将舌头探入她口中,尽情的吸吮。

    她不若以往那般被动,反而主动仰起头,迎接他的吻,大胆的伸出丁香舌,与他纠缠嬉戏。

    “你这个小魔女……”他嘎哑的低吼,拦腰将她抱起,放在自己的大办公桌上。

    他噙着邪佞的低下头,像拆礼物似的,一寸寸咬开她身上的遮蔽物,直到她完全赤luo为止。

    “子谦……”她的luo背抵着冰凉的办公桌,身子却是异常的火热,这种外冷内热的感觉,令她浑身浮起一阵又一阵的战。

    “别说话,吻我!”他再次吻住她的唇,热情的唇和手同时挑逗她的感官,让她臣服在他的魔力下,无法自拔。

    他将她的双腿分得大开,整个人顺势向前。

    “子谦,不要这样……”她觉得好羞人。

    他继续吻着她的唇,一边探索她滑腻的身子。

    “还给我!你必须把欠我的八个热情夜晚,全部还给我!”

    他的撩拨令她头晕目眩,她只能张着小嘴,无助地声吟,根本无法回答。

    “现在——用你所有的热情,还债吧!”他扶住她的腰,凶猛地冲入她体内……

    ???

    桑容再次醒来,窗外已是一片漆黑,她摸索着打开电灯,发现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她看看房里的摆设,想起这是蒋子谦办公室里的套房。第一次欢爱之后,不餍足的他将她抱进房里,又要了她一次——

    以各种姿势……天哪!她的衣服呢?

    羞窘的她转头四处寻找衣物,她看见她的衣服全好好的披在椅背上,赶紧将衣服穿上。

    希望外头的秘书和职员没发现她一个下午都没出去,否则这等于直接告诉人家,她和子谦躲在里头做了什么。

    穿好衣服之后,她先开门窥探一番,确定外头的办公室没有外人,只有蒋子谦坐在办公桌前,才走出套房。

    “子谦。”

    “你醒了?”蒋子谦抬头淡淡瞥了她一眼,又低头专注于手中的文件。

    “大家都走了?”

    “嗯。我正打算叫醒你,既然你自己醒了,那你可以回去了!”他的语气僵硬,浑身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肃气息。

    她知道他还在生气,胆怯的她几乎想转身逃跑,可是她必须把话说清楚。

    “子谦!我想你误会了,我向你道谢,并不是因为你支付我母亲的生活费,而是因为我……我明白你的心意了!”“你明白我什么心意?”他冷眼看她。

    “我明白你对我的——爱。”她红着脸,转身想逃,却被一双有力的臂膀自后攫住,拉进他的怀里。

    “我的爱,你真的懂了?”他的眉眼全带着意外的惊喜。

    “嗯。当我知道你为了我,愿意支付生活费给我妈的时候,就完全明白了。”她了解他,她知道要他这般宽容的对待他所痛恨的人,需要多大的原动力在背后支撑,而那个原动力——就是对她的爱!

    “你明白就好!”他满足地松了口气,轻吻她的眼皮。

    她闭上眼,沉浸在被他呵护的幸福中,然而想起那个寡情的母亲,她仍然感到深深的悲哀。

    “子谦,为什么她是我妈呢?别人都有一个温柔慈善的好母亲,只有我的母亲是这种见钱眼开、毫不顾念亲情的人,为什么?”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上天要给她这样的母亲?

    “傻容儿!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朋友,却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你妈纵然有千万个不是,却有一点是我深深感谢的。”

    “是什么?”

    “那就是她生下了这么善良、美丽的你呀!如果不是她,我哪能在这一世与你相遇?虽然她的某些行为的确很可恨,但光是她生下你这一点,就值得感谢了。”

    “你真是……”胸口的酸苦,霎时被满满的甜蜜填满了。

    “子谦,不要再给她钱了!真的,你们为她做的,已经够多了。”她不想再看他任由贪婪的母亲予取予求。

    “好,全听你的。你不让我给,我就不给。”

    “谢谢你!”她依偎在他温暖的怀抱里,仰望他凝视着自己的怜惜表情,心情豁然开朗。

    是啊!她不能选择自己的母亲,但是她可以选择自己的未来。

    “子谦,我爱你,我决定和你在一起!”她甜笑着注视他,认真地宣布。

    “你的意思是——你要嫁给我了?”蒋子谦高兴地问。

    “不。”她轻摇螓首。“我还是不能嫁给你,但是我愿意和你在一起,直到你结婚那一天为止。”

    他脸上的喜悦立即退去。“我惟一想娶的女人只有你!”

    “那只是目前!你现在正迷恋着我,所以对于我的缺陷不介意,但将来一定会有感情退去的一天,或许你会爱上别的女人,或是拥有自己的孩子……如果和我结了婚,一切就成了定数,很难再挽回。所以我愿意和你在一起,但我们不结婚,如果有一天,你另外有了心仪的女人,我会默默退出,绝不会妨碍你……

    “你愈说愈不像话!”蒋子谦不高兴的抿着唇,他一生想要的女人只有她,她却希望他去娶别人?

    “我不能生育、不能给你孩子呀!”

    “那又如何?害你不能生育的浑蛋碰巧是我!你认为我会让你独自承担苦果,然后自己开开心心的另外娶妻生子吗?”

    “爸、妈一定很想抱孙子,他们不会答应让你娶我——”

    “谁说不会?当年你走了之后,我已经亲口向他们坦承,你肚子里的孩子其实是我的,他们早就知道你不能生育全是我害的,根本不会怪你。事实上,他们已经催了好几次,要我尽快将你娶进门,不信你可以去问他们。”

    “即使如此,我还是不能嫁给你。”她仍然固执的摇头。

    “为什么?”他快疯了,她到底要怎样才肯嫁给他?

    “你肩负着延续整个财团的重大使命,你不能没有子嗣。”

    “我没有子嗣,可是其他的堂兄弟、表兄弟会有!蒋氏家族支系庞大,不缺我一个人,你不用在意那些,嫁给我吧!”

    “子谦,对不起!我……还是不能。”他的心、他的情,她全明白,就是因为太明白,所以不想害他终生没有子嗣。他这么优秀,理应有继承的血脉,她不能自私的斩断这一切……

    “你当真不肯嫁给我?”他拧着眉头,浑身散发着怒火。

    她虽然害怕他的怒气,但还是勇敢的摇头。

    蒋子谦瞪大愤怒的眼,与她对视半晌,最后重叹一口气,无奈的笑了。

    “真拿你没办法!算了,你不想结婚就别结了,反正我们现在这样也和结婚没什么两样。不过,搬到别墅和我一起住,空着装潢好的房子不住,实在可惜。”

    “不管天涯海角,我都愿意和你在一起。”她踮起脚尖,给他深情的一吻。

    他声吟一声,将需索的唇更压向她……

    尾声

    “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蒋子谦一大早醒来,还没睁开眼睛,就听到一阵喃喃的低语从身边传来,他习惯性的伸手去搂身旁的软玉温香,却只搂到一团空气。

    “容儿?”他睁开眼坐起来,床上已空无一人。

    “不可能……根本不可能……”

    他循着声音找去,发现桑容坐在床边的地上,两眼瞪着一支细长的棒子,怪异的自言自语。

    “容儿,你躲在这里做什么?”他大手一捞,将她搂进怀里。

    “坏掉了……这个东西坏掉了!”她轻摇手中的棒子,一脸不可思议。

    “这是什么?”蒋子谦低头一看,觉得那根棒子有点眼熟。

    “这是验孕棒,我以前用过的,可是这一支坏了!你看——”她指着棒子上的十字标记,以控诉的语气说:“我明明不可能怀孕,可是这上头居然显示我怀孕了!”

    “好端端的,你买验孕棒做什么?”他接过棒子,好奇的瞧着。

    “因为我的生理期已经好久没来了,最近看到油腻的东西又觉得想吐,所以才……我是想,如果不能生育的我上妇产科检查,可能会被人家笑,才买这个回来自行检查,没想到……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东西坏了?”她的心中忧喜掺半,她多希望自己怀孕是真的,但万一真的是验孕棒坏掉,那她不就空欢喜一场了?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到医院走一趟,做个详细的检查,有没有怀孕,马上就会知晓。”他起身穿衣,将她带到附近的医院做检查。

    不久,检验结果出来了。

    “我真的怀孕了?”桑容听到医生的宣布,整颗心宛如踩在云端,一点都不踏实。

    “当然是真的!刚才医生说的话,你没听清楚吗?”她傻愣愣的表情好可爱,蒋子谦好笑地偷吻她的俏鼻。

    “可是……以前医生不是说,我不能生育了?”

    “当初医生是说你很难再怀孕,可没说你永远不能怀孕。况且刚才那位医生也说了,你的子宫够强韧,不只这一胎,将来甚至可以生育更多胎。”

    她抚摸依然平坦的腹部,还是很难相信,自己的肚子里真的有了宝宝。

    上天原谅她了!它再一次让她成为一个母亲!

    这次,她一定要好好珍惜腹中的孩子,直到他平安坠地、长大……

    她露出母性的笑容,心中想着该为孩子布置一个什么样的婴儿房。

    “容儿,你怀孕了,这下可以嫁给我了吧?”他乘机求婚

    “为了孩子,我们当然应该尽快结婚。”她笑得好甜、好温柔。

    为了孩子?

    蒋子谦心里有些不舒服,她答应嫁给他,竟然只是为了孩子?

    “那我们去庆祝一下,我请你吃法国料理。”

    “不行!我要赶回家设计婴儿房。”

    婴儿房?

    他的脸更臭了,他比不上一间婴儿房重要吗?

    “孩子还要七个月才出生,现在还不急——”

    “什么还不急?只剩七个月了!还有好多事等着我去忙,该买的、该准备的,一样都不能少……”她又欣喜又焦急,恨不得孩子立即出生。

    “你该不会想,为了孩子,我们必须分房睡吧?”他的脸比榴还臭。

    “如果能这样当然是最好的。毕竟孩子还很脆弱,我怕他——”

    “休想!”蒋子谦气吼吼的大嚷:“有了孩子你就想把我赶出房间?到底是我重要,还是你肚子里的孩子重要?”

    桑容委屈的扁起小嘴,嗫嚅道:“目前来说……当然是孩子重要呀!这是我盼了好久才有的孩子,而你天天都在我身边……这根本不能相比……”

    他真的受够了!

    没有他,哪来的孩子?

    看来他得使出未来老公的“权威”,重新给她上一课“爱”的教育,让她学会重视他的存在!-

    全书完-

    编注:

    1庇知卓越与远藤阳子的爱情故事,请看《魔鬼情夫》。

    2庇知远藤崇史与衣如泠的爱情故事,请看《撒旦情人》。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魔最新章节 | 恶魔全文阅读 | 恶魔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