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恶魔妻 > 第十九章

恶魔妻 第十九章 作者 : 陈毓华

    【第十章】

    灯熠熠,却无一丝的暖意。

    尔雅殿里的下人都被遣了出去,包括小喜子。

    “你瞧,父王赏给我凤袍呢,他还允许我可以叫他父皇,我好髙兴,高兴得说不出话来了,皇帝是爹呢。”抱着那件只有太子妃能穿上身的翟凤含珠攒金芙蓉袍,汾玺玉爰不释手,虽然触手的金线粗糙得像是会割人的手,她还是摸了又摸。

    她一生无名无分,却在现在得了这么件东西,那表示她那公公是认了她这儿媳的吧?跟着凤袍一起来的,还有她已经吞下的毒药。

    一手毒药,一手赏赐,帝王作风。

    “要这种东西做什么,想收买人心,已经来不及了。”抽掉她手里的衣裳,蹂躏,丢在地上。

    汾玺玉也不看那件袍子,偎在君无祷的肩颈窝里,只觉得浑身的力气好像快被抽光了,额头如炭,身体如冰,手脚快要不听使。

    她的身子一点一点变沉。

    “跟你在一起我好幸福,唯一可惜的是没有替你生下一男半女,我们甚至连培养感情的时间都少得可怜。”她叹息。

    怎么听起来像是遗言?

    君无俦紧绷的脸突然龟裂,猛然撬开她的嘴,嘶吼,“你刚刚支开我的时候吃了什么?”

    “你吼人,还这么大声,我都要耳聋了。”

    “现在还管它耳不耳聋,我去宣太医!”他连声音都是抖的。

    “不要。”她拉住他的衣领。

    一动就痛不可遏,她好怕痛啊,可是为什么这时候却希望可以痛久一点,那么她就可以多看他几眼,把他的脸镌在心底。

    无力阻止的痛像成千上万蚁虫啃啮着君无俦,他眼眸暗沉,极是动怒,太阳穴上的青筋几乎快要爆裂开来。

    “我一定要让太医把你治好,你……不可以,你忘了我们一起咬嘴巴的快乐了吗?”

    她脸上浮起一抹虚弱的微笑。

    是啊,那日子真美。

    “我不会放过你的,就算你下地狱,我也要追下去。”

    “为什么大家都认为我会下地狱?不过,无所谓了,不管去哪都比这里好。”他们都说她是灾星,可是她做了什么坏事?

    她是恶人吗?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没有对吧?

    真正的灾殃是叵测的人心引起的,跟灾星本身无关。

    那么她可不可以化成一缕无忧无虑的风,只要能看顾他就好?

    “不要救我,不要……记得我……”

    “偏不,你一走,我马上下去陪你,咱们从一开始就拴在一起了,那就别想再扯清楚,这辈子谁都不许走。”

    他要恐吓她,威胁她,甚至让她不安心,那么……今生多欠她一些,来世才容易寻她。

    承认留不住她,这比什么都让他心如刀割。

    她伸出无力的手掌掴了他,却又无力地滑下,她已经气若游丝,眼神也失去焦距。

    她……听到铁链拖曳的声音……

    “不要忘记……你是……太子……你有你的责任,得把责任尽了,才许你……来找我。”说完,她静静地合上了眼。

    所有的爱恨都在这一瞬间落幕了——

    君无俦听见自己心上皮肉绽开的劈啪声,压抑、沉痛、狂癫的哭声旋即从尔雅殿里传了出来,穿透夜空,令人不敢倾听。

    后来、后来,整个皇宫盛大地办了一场禳灾、祓模水陆法会,祈求皇宫无灾无难,百姓安居乐业。

    至于效果如何,是真的祭慰鬼神还是安抚人心,这对君无俦来说已经毫无意义。

    他遵照了以前的诺言,将她葬在皇家陵墓,旁边留着他百年后的位置。

    他不会死,他会听话,会把汾玺玉临终的话一样样实行后再去寻她。

    他恢复得很快,表面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即便燕宰相真的惧怕他的追杀,趁乱递上折子告老还乡。

    即便,燕兰熏日日恐惧他的秋后算账,夜不成眠,已经略带疯癫。

    即便,自己连根拔起,已经从銮城销声匿迹的汾氏一门。

    君无俦只是瞧着,毫无追杀的意思。

    可是,他的模样让人无端端地,打从心里头惊骇。

    他的人仿佛挟带着无声的悲鸣,带着一种清醒的疯狂,他笑的时候不是真的在笑,他,再也不会有真正的表情了。

    相帝在此时下令要他领西北兵马,去守东南边关。

    他一丝考虑都没有,欣然答应。

    临走那天,他去见君昀常,开门见山就说:“把那幅横条字卖给我,随便你开价钱。”

    看着他那已经被折磨到消瘦憔悴的脸,君昀常咬着牙,“可以,可是我有条件。”

    “说。”

    “你登基以后,要保我一世平安。”

    大哥的疯狂已经清晰可见,他得替自己找到免死令牌。

    “成。”

    他的身边没能留下玉儿的任何墨笔,他没有给过她任何自由舒心的日子,可是不管他如何自责,她都不会回来了。

    这是唯一可以看出她曾经在人间的痕迹,他不能把它留给一个外人。

    又是那空洞的眼神,君昀常连忙去书房把他已经裱褙过的字帖拿出来。

    君无俦三两下拆掉边框,把字帖卷成卷,就走了。

    他走得坚决无情。

    君昀常看着空无一人的小径,浩然长叹,眼底满是萧索。

    君无俦带着军骑营的两万兵马来到边关。

    他与将士同饮同寝,得将士爱戴,另一方面治军严明,不动百姓一丝一缕,因为如此,将士发誓保家卫国,边境有了好几年的样和。

    他还先后在青銮十八年、二十一年攻人琢、聱国,迫使两国签订和平条约,并招降边关数十游牧民族,更于二十四年再掀征战,夺镅,西方茸疆,统一了北南西了。

    边关捷报频频传人銮城,战报被百姓们贴成了公告四处发送,举国都知道他们有一个骁勇善战的太子。

    青銮二十六年,相帝薨天,他赶回来奔丧,并且在百日后登基为皇,称贞帝。

    坐上帝位的他致力农耕,因为他知道税收与粮食充足,就等于掌握国家的经济命脉和国库空盈。

    好几年后,四方粮草皆满,家家有余粮,国家富强康乐。

    人人称颂他的功绩,却没有人明白他坐拥天下、却保护不了自己最爱的苦,没有人明白他权倾天下、却报不了仇的无奈。

    漫长的岁月里,他就这样一个人独自孤独地走着。

    他让后世津津乐道的,不光是他建立空前的宏图霸业,还有他的婚姻,他终生未纳妃,除了他登基后追谥的玉儿皇后,没有任何女人。

    这样的男子,只有这点就够让历史记住了。

    现代。

    东区里开着古董店,很格格不人,斑驳的店面看起来摇摇欲坠的,倒店指日可待。

    它连招牌也没有一个,不小心经过的人先是发怔,然后看着橱窗摆着的笔墨纸砚,又一头雾水地走了。

    这年头,所有的新新人类都在用MSN、聊天,就连信也没人会写了,谁还喜欢毛笔啊砚台这些老古董?

    没人赏脸,老板也不甚在意。

    不过一向只有迷路的蚂蚁会进来的店,门难得被打开了。

    “我说无俦,门是门面,你好歹也上个油,客人上门听到这声音以为进了鬼屋。”

    空气不脏,反而弥漫着一股典雅的墨香、书香,还有真正古董散发出来的风雅。

    没有声音,没人理会。

    这里,只有真正识货的人才会来。

    那个叫无俦的男人占据了整家店阳光最充足的地方,他躺在凉席上,闭目养神,肚子上放着一本摊开的线装书。

    他最特别的是那头比女人还要美丽的头发,蜿蜒着,如同活在悠久历史里的一个影子。

    来人他熟到不行,熟到不理他都能在他的店里混个半天。

    果然,狗不理的项元啸已经熟门熟路地进了厨房,自己泡茶喝了。

    在无俦这里是没有咖啡那种东西的。

    听着那只暴龙在里面乒乓翻搅东西搞出来的噪音,他转回头,却看见一张瓜子脸就贴在他的橱窗上,跟着另外一个女生一直指着橱窗里的物品叽叽喳喳说个没完。

    那眼,那眉,那小嘴……

    他如遭魔障地起身,就连线装书掉了也没感觉。

    “小绘你看,湖笔、徽墨、端砚、宣纸,文房四宝中的上品呢。”她的声音有着燕子呢喃的轻软。

    “不会都是假货吧?这年头哪还有真的东西会摆在这里给人看,没保安,没防盗,更何况我听说像这些东西因为原料很难取得,很久以前就没有真品在市面上流动了。”

    “可是我看起来都好亲切喔,笔筒笔洗墨床墨匣镇纸水注砚滴砚匣印章印盒……小绘我统统都好想买!”

    “拜托,我的大小姐,今天难得公司休假,我们是要去KTV的路上好吗?要是迟到,那群青春老女人又要装模作样说我们没有时间观念,草莓、奇异果啦。”

    尔雅正要被小绘拖走,然而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就这么刚好地伸到她面前来,浑拿心托着砚台。

    “广东肇庆的端砚,质地细腻,润泽净纯,你摸摸看,是不是像我说的那样?”无俦很少说话,可是他的声音听在尔雅耳里,不知怎么却有股熟悉的感觉。

    虽然^好啦,她对这个人的穿着有点不敢恭维,就算他对古装情有独钟,还留着一头美丽的长发,可是,现在是盛夏耶,他穿着长衫,不热吗?

    她真的摸了那砚台,脸上浮现惊喜。

    “蕉叶白,我在书上有看过,它这一抹就叫蕉叶白,是端砚石才有的特质?”

    他点头,露出一种久违的温柔,一种痛楚的渴望。

    “要进来吗?我介绍封了官职的文房四宝给你认识、认识。”

    小绘拉住她。

    “别去,一定是骗人的。”

    尔雅看着无俦的眼睛,她才二十出头,不懂他眼里流动的是什么,可是她能确信,他没有恶意。

    “你陪我一起进去。”

    “好吧,谁让我们是死党。”看起来歌是没得唱了,等一下打电话通知那些人吧。

    屋里头的项元晡看着无俦居然从外面带两个女孩子进来,讶异地挑了挑眉,没吱声。

    可是小绘却像追星粉丝般地先是捂住嘴,然后惊跳尖叫。

    “你是那个轮胎五星级饭店的神厨对不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会也是来买纸墨吧?”

    他看着眼前整张小脸都在发亮的小粉丝,又看了眼已经全副精神都在那个穿樱花连身小洋装女孩身上的无俦,绽出了无人可以匹敌的迷人笑容。

    “就是我。”

    无俦感激地朝他投递一个眼色过来。

    他耸肩,没办法,谁让他们是弟兄。

    “古时候的人不仅给它们取名字,还给它们封了官职。拿笔来说,笔杆多以竹管做成,用时要饱蘸墨水,所以有中书君、管城侯、墨曹都统、毛椎刺史这样的称号。墨呢,多以松烟制成,所以有松滋侯、玄香太守这样的称号,至于,纸……”

    店里头折射着几束阳光,尔雅有一半的脸润泽在光亮里,她听得专注恍神,乌黑美丽的眼就像千年前。

    带着旧的记忆轮回不是好事。

    无俦就是这样的人。

    每一世他都命令自己要忘记那个跟他错过又错过的女子,可是在每一世的临了,他都会在自己胳臂内侧刺上她的名字,要自己下一世不要忘记。

    他不能忘,不想忘,他要在无尽的轮回里始终记得她,记得那个他负了她的女子。

    几世过去,那刺青居然变成了胎记。

    初生婴儿的他只有一小坨的青胎,可是等他度过少年、青年时期,那刺青就会像一个随着他成长的少女逐渐清晰明白,他旧时的记忆也就会跟着回来。

    有没有喝孟婆汤,他不记得了,当然,因为他曾经称王的那一世堆积了太多大善德,神明也通情达理的,于是,暗中做了手脚,给他十世的旧时记忆,让他带着那些过去来寻找不知道轮回到哪去的汾玺玉。

    这一世,在他还没绝望之前,感谢天地,他终于找到她了。

    “我想你要不要把头发修短一点,这样的你会更帅。”出口,尔雅才知道自己唐突地说了什么,立刻不自在地红了脸。

    “好,我明天就去剪,不过剪好了你要来看。”他的眼亮晶晶。

    “呃,我就在这附近上班,下班后应该可以。”

    “我等你。”

    为她许愿蓄的发,终于可以落地了。

    我的爱,欢迎回家。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东方帮之一《东方妻》;

    2、东方帮之二《新鲜妻》;

    3、东方帮之三《恶魔妻》;

    4、东方帮番外篇《东方家的那口子》。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魔妻最新章节 | 恶魔妻全文阅读 | 恶魔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