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意动贝勒爷 > 第十章

意动贝勒爷 第十章 作者 : 楼采凝

    “你还真的跑来卖豆花?”走了一段距离后,乔寅才停下脚步。

    当他看见她周遭围著一堆男人时,恨不得将他们一个个给宰了。

    “卖豆花不好吗?我可是正正当当的做生意。”瑞珠怞回被他紧握的手,退了好几步,与他保持距离。

    “正正当当?我看是靠美色吧!”他气呼呼地说。

    “美色?请你不要污辱人!”瑞珠深吸口气,“乔寅贝勒,我已经把蝶儿的影子从心里去除,不再是你的附属品,以后也不会再纠缠你。”她咬著唇,激动地说。

    “瑞珠……”

    “我知道你不知道谁是蝶儿。”她打断他的话,“不过没关系,反正我就是想把话给说清楚,我不要再当蝶儿了。”

    “你的意思是也不再爱我了?”乔寅难以相信地问。

    “我——”她转身望著他,当看见他眼眶中的泪雾时,呆愕住了。“你怎么了?”

    “蝶儿也可以不爱向恩吗?”他的语气带著一丝急躁。

    “你知道向恩和蝶儿?知道前世的一切?”抚著心口,瑞珠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此刻冲击在内心的不仅是一道道强烈的激流,还有那纠缠数百年的爱恋。

    说要遗弃这份感情谈何容易?

    “前阵子我又梦到他们,可那次特别清楚,慢慢地,我想起了一切……”他走近她,捧著她迷离的容颜贴向自己?

    就在四片唇要相贴之际,瑞珠推开了他,“上辈子我配不上你,这辈子我更不敢奢望,就让它淡了吧!”

    “淡了?”他瞪著她,声调扬高。

    “对,你就要娶格格了,我也不可能再伺候她,心底已对她有百般歉意,只希望你能好好待她。”她一直不敢与他对视,只想赶紧逃开,“我得回去了。”

    “等等。”他抓住她的手腕,“这次我绝不会放你走,你可以漠视我们的感情,但我却办不到。”

    “你是真心的吗?”她流下泪,抬头问道。

    “当然。”他斩钉截铁地说。

    “我不相信。”瑞珠摇摇头,“那夜我明明看见一位姑娘进你房里,你又怎能说爱我呢?”

    “你是指丝倩姑娘?”他恍然大悟,“其实她大哥是我的故友,已经去世多年,他生前托我寻找他家遗失多年的传家宝夜明珠,多年后我终于找到它,那晚我不过是将夜明珠交还给她。”

    “可我见你们吹熄了烛火。”她黯然地说。

    “还说不吃味,瞧你醋劲可大了。”他摇摇头,笑著说:“夜明珠当然得在黑暗中才可瞧出端倪。”

    “原来如此……”她终于解开心中的结,可心底还有疙瘩,“可是,你不是还恨著我,不肯原谅我,又何必为了我触怒皇上?格格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我可不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更不许你负她,如果你打算娶个三妻四妾,我头一个不答应。”

    “你说完了吗?”他耐心的听她数落。“我根本没有娶路妍格格的意思,她也已经回京了。”

    乔寅的话震住了瑞珠,她难以相信地问:“这怎么可能,王爷不是已经请皇上赐婚?”

    “因为路妍格格爱上了士强,急著回京要皇上收回旨意。”乔寅目光灼利地看著她。

    “万一皇上……”瑞珠震惊地捂住嘴。

    “珞妍格格都愿意为士强冒险了,那你呢?就此放弃?”他眯起眼说。

    “我……对,我就是软弱,我不够爱你,没有格格爱士强得多。”她抚著心大吼。

    “你胡说,你根本就是怕我受伤害,怕我违逆圣旨而被处死,对不对?”

    瑞珠听得心口一揪,连忙捂住他的嘴,“我不许你说死这个字,我不要你死,就算要我拿命来换你的命我也愿意,我不要你死……”瑞珠受不了地大哭出声,无力地扑进他怀里。

    乔寅动容地搂紧她,“不会的,只要有你在,我就不会死。而且,我也不许你再一次为我死,我们一定可以白头到老。”

    “寅!”她愕然了。

    “我说过我已想起所有,包括蝶儿为向恩而死的一切。”他用力将她柔进怀中,嘶哑低语著。

    “可是皇上——”

    “珞妍格格会想办法说服皇上的,你要有信心,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会在一块儿。”他的话感动了她,她直窝在他怀里点著头。

    “那你愿意跟我回王府了?”他捧起她的脸问。

    “你还没原谅我呢!我能回去吗?”她咬著唇低笑。

    “你这小女人。”他俯身咬著她的耳朵,“我根本没恨过你,哪来的原谅?再说我就直接将你绑回去。”

    “你好可怕。”

    “怕了吧?”看她露出笑容,乔寅总算松了口气。

    无论如何,未来的路有她为伴,尽避有风有雨,他都会坚持下去。

    来到督史府外,瑞珠却却步了,她停在门外迟迟不敢踏进去。

    乔寅笑望著她,“怎么了?里面又没妖怪。”

    “我怕王爷不欢迎我。”当初自己可是在他面前保证不会连累乔寅,如今她又回来了,就不知会不会惹恼王爷。

    “不必理会他。”乔寅显然还埋怨著父。

    “我还是得向他解释一下。”瑞珠又问:“他是回王爷府了,还是——”

    “别担心了,进去吧!”

    紧握住她的手,乔寅将她带进府邸。

    “累了吧?要不要先进房休息一会儿?”

    “呃,我不累,倒是有些饿了。”她想了想说。

    “我去吩咐下人准备。”

    “不用,我想直接去灶房,顺道看看铁大娘。”瑞珠一心想著她呢!

    “她半个月前请假回乡了。”乔寅拍拍她的小手,“我去去就来,你回房稍等一下。”

    “我想在房间外头的花亭用饭,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他宠溺一笑。

    “嗯。”她点点头,待他离开后,便朝王爷的寝居而去。

    就在接近那儿时,她瞧见坦达就坐在外头的凉亭一个人下棋。

    “王爷……”她深吸口气,鼓起勇气朝他走去。

    “啊!瑞珠。”一见是她,坦达立即笑开嘴,“你终于回来了,是乔寅找到你的吗?”

    “是的。”她微笑著。

    “太好了!你不知道你这一走,乔寅这孩子就变了个样,成天除了找你之外什么事都不做。”

    “以后就不会了。”她看著棋盘,“您在下棋?”

    “是呀!没人陪,只好自己跟自己下。”他感叹地说。

    “晚点儿我陪您下棋好吗?”瑞珠柔顺地说。

    “你也会?”

    “只伯棋艺没王爷好,希望王爷多让我几个子。”她巧妙地抓住他的喜好。

    “那有什么问题。”他捻须笑说。

    “能不能请王爷先去花亭吃点心?”

    “呃……这个……”

    “一起去嘛!”她扶起他,一心想化解他们父子之间的嫌隙,毕竟这嫌隙是因她而起,她不能不管。

    坦达不再拒绝,与她一块儿前往花亭。

    一到那儿,正好看见乔寅从不远处走来,后面还跟著端点心的丫鬟。

    “寅,我请王爷与我们一道用餐。”瑞珠一见乔寅便道,还暗地对他挤眉弄眼的。

    乔寅知道她是想让他们父子重归于好,心底感动著她的善良,“阿玛,我让他们去准备您最爱喝的铁观音。”

    坦达开心的笑了,频频点头,“好、好。”

    乔寅对一旁的丫鬟交代了句。

    待丫鬟退下,坦达便道:“等北京城传来皇上撤旨的消息后,我想赶紧筹办你们的婚事。”

    “王爷,这事不急,您别放心上。”瑞珠急忙说。

    “我怎能不放心上,这一切全是我和复史造成的,若不是我们自作主张,你们——”

    “阿玛,别说了。”乔寅对他扯唇一笑,有丝尴尬地说:“相信不会有事的,快吃吧!”

    看见乔寅的笑容,坦达终于放宽心,“对,一定会没事的。”

    “王爷,那就让乔寅敬您一杯吧!”瑞珠为他们父子斟酒,并用手肘撞撞乔寅,他意会地端起酒杯。

    看著他们父子尽释前嫌,她终于可以松口气,现在唯一要担心的便是皇上的决定了。

    珞妍格格,一切拜托您了。

    时光如梭,一眨眼,一个月又过去了,可是京里却没有半点消息传来,可让坦达忧心极了。

    乔寅心里虽著急,但还能冷静以待,倒是瑞珠一心担忧著路妍。

    “格格不知怎么样了?我好想回北京城瞧瞧。”瑞珠终于说出她的打算。

    “你不能去。”乔寅阻止她,“谁不知道你就爱舍身救人,你这一去,我怎么能放心?”

    “那你跟我一道去?”她小声问。

    “这……”他是想,可身边有一大堆公事走不开呀!

    “我知道你忙,那算了。”瑞珠不想为难她。

    “好,我还是跟你去吧!”身边的公事哪比得上她,他又何尝不急著想知道状况呢?

    “真的?”她漾起笑容。

    “当然,我这就叫总管准备一下。”

    他正欲唤来总管,巧得很,总管正好来了,他急切地说:“爷,京城捎来信了。”

    “信在哪儿?”乔寅与瑞珠相视了眼,都能看见彼此眼中的紧张。

    “在这儿。”总管将信呈上。

    乔寅颤抖地接过手,当他慢慢拿出,抖开信纸一看,里头正是珞妍格格清秀的笔迹。

    瑞珠仔细瞧著乔寅的脸色,见他看了信后半晌不说话,急著她都快心跳停止了,“到底怎么了?”

    他面无表情地望著她,好一会儿竟笑著搂住她,“老天保佑,复史王爷的信送达京城时,皇上正在他处避暑,格格才能顺利截下它。”

    “真的?”瑞珠开心的落了泪,“终于……终于可以卸下心底的重担了。”

    “格格还请我们到北京城玩,她说要好好与你叙叙。”乔寅伸手拂去她颊上喜极而泣的泪。

    “嗯,等你不忙时,我们再一块儿去。”她破涕为笑。

    “那我得赶紧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阿玛,请他老人家替咱俩筹备婚事。”看来乔寅比她还兴奋。

    “寅……”她倚在他怀中,“我觉得自己好幸福,这辈子从未有过的幸福。”

    捧起她的小脸,他心疼地正想吻她,可那扫兴的叫唤声又从书房外响起,“爷,外头出了事。”

    “出事?”乔寅蹙起眉峰,迅速拉开房门,问著外头的人,“怎么了?”

    “府邸外突然来了许多百姓,大家都吵著要见格格。”来人回道。

    “格格!她早巳离开了,难道你没告诉他们?”他一张俊脸重重拉下。

    “我早说了,可是他们依然执意要见格格。”

    “寅,我想他们只是想听你亲口说,我陪你出去瞧瞧吧!”瑞珠抚上他的手,温柔地说。

    “好吧!那我就出去看看。”

    乔寅握住她的柔荑,两人一块儿走向府邸大门。

    一出府门,外头上百名百姓竟一起跪地,朝瑞珠喊道:“格格……格格,我们终于等到您了。”

    “呃——”瑞珠被眼前这阵仗给吓著了,接著环视众人一遍,突然眼睛一亮,“翠姨!”

    “格格,您还认识我,我真开心。”翠姨惊讶又感动。

    “请大家听我说,我真实的身分只是格格身旁的小奴婢,并非格格,当初欺瞒各位实在是逼不得已,以后大家喊我瑞珠就行了。”瞧大伙你一声格格、我一声格格的,瑞珠深怕又惹了事。

    “尽避如此,在我们心中,你永远是那位可爱又善良的格格。”有人大声说道。

    瑞珠看著乔寅微笑著,接著乔寅才开口:“不知道你们今天来这儿是——”

    “咱们是为了感谢格……瑞珠姑娘当初教咱们学刺绣,现在咱们都存了些银子,可以做点买卖,等著引水工程完工。所以,我们就约好了一块儿搭船来看瑞珠姑娘。”大伙都笑了。

    “我只是略尽棉薄之力,不算什么。”见大家生活安逸,她也放心了。

    “既然你们都来了,就在附近找家客栈多住些时日,住宿膳食全部由督史府支出。”乔寅笑说。

    “为什么?”瑞珠不明白,其他人也感到奇怪,为何督史会这么提议?

    “当然是希望你们都留下参加我和瑞珠的大喜之宴。”乔寅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向两人恭喜,简直比这对新人还兴奋。

    “谢谢大家。”他转向总管,“你带他们到附近的客栈住下。”

    “是的,爷。”

    大伙在府门外喧闹一阵后,便纷纷随总管离开,乔寅与瑞珠这才返回房间。

    乔寅含情脉脉地望著她,“现在你在他们心底比我还重要了。”

    “你吃味儿啦?”她掩嘴笑问。

    “当然,可吃味得紧呢!”从他眉眼间的笑痕看来,就知道他准是在开玩笑。

    “瞧你那笑容,我就知道你唬我。”她点了下他的额头。

    “哈……事实上,有妻若你,已是天底下最大的幸福,我想吃味儿的人会是其他男人。”

    他扶她坐在床畔,从衣襟中掏出那只戒指,再次为她套上,“说过不准拔下你还不听话,下次再这样,我非打你的小**不可。”

    “不会……再也不拔,就算你跟我抢也不给。”她欢喜地把玩著戒指。

    “再抚摸它,我可真要吃味了。”望著她这样的动作,他不禁说。

    “那你……”

    “我要你碰的是我。”说时,他笑著拉下帐幔,将她轻推在床上。

    春宵一刻,浓情一世……——

    全书完

    编注:欲知“错爱之情生意动”情生篇,请看【玫瑰吻】084——《情生契丹王》。

    本书版权属原出版社及作者所有,http://wwwnet"心栖亭"会员独家OCR仅供网友欣赏,四月天获心栖亭授权转载,谢绝其它未获授权网站再次转载,需要转载者请自行联系心栖亭获取授权。

    =====心栖亭制作=====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意动贝勒爷最新章节 | 意动贝勒爷全文阅读 | 意动贝勒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