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霸王的淑女 > 第一章

霸王的淑女 第一章 作者 : 艾佟

    “听说慕老爷子留下一个宝藏,想要得到宝藏,你们慕家五兄弟必须在五年之内结婚。如今已经过了将近三年了,而前面的四把钥匙都拿到手了,就剩下你这个老么的最后一把钥匙。”

    慕希曜的**都还没有坐热,棋盘刚刚摆上桌,楚汉都还没有开始争霸,外公就先丢了一颗炸弹过来,这会不会太无情了?

    “干么不说话?”江老爷子将棋子一一摆上棋盘。

    “我难得来陪外公下棋,外公干么提这么扫兴的事?”最近他真的有够悲惨,无论走到哪里,大家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情拿这件事刺激他,真担心他还没娶到老婆就先被口水淹死了。

    江老爷子一点也不觉得扫兴,接着还击掌叫好。“这个老头子还真是厉害,竟然知道用这一招来治你们,瞧,一个接着一个步入婚姻,老大还生了一个儿子。”

    是啊,老奸巨猾,入土了都还不知道安分。“外公提起此事,是为了夸奖我爷爷多聪明多厉害,连死了都可以摆我们一道吗?”

    “那个老头子确实很聪明很厉害,当然要夸奖一下啊。”江老爷子从来没有打心底这么佩服一个人。

    怎么觉得他有一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感觉?慕希曜自知不是有耐性的人,尤其遇到外公这种喜欢东拐西拐慢慢进入重点的人,更教他抓狂。“外公到底想怎样?”

    “我不想怎么样,只是有一件事必须先知会你一声,你老爸答应我,你若结婚生了孩子,一个姓江。”

    “什么”慕希曜激动的整个人从沙发上跳起来。

    江老爷子没好气的一瞪,这么点小事有必要如此大惊小敝吗?“当初我会答应将女儿嫁给女婿当继室,是因为慕老爷子答应我,女儿生的孩子,一个会姓江,要不然,我也不会将女儿嫁给一个有四个孩子的鳏夫。”鳏夫也就罢了,四个孩子还跟四个不同的女人生的,不管基于何种理由,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乱七八糟。一个生活乱七八糟的男人,若非有利可图,他怎么可能将女儿嫁给他?

    江家是靠土地致富的暴发户,财大气粗,在上流圈子是“铜臭味”的代名词,可是唯一的宝贝女儿却宛若书香世家的千金小姐,知书达礼、温婉优雅。江老爷子视女儿为珍宝,对女婿的要求当然是家世人品兼备。不过他瞧满意的,人家看他浑身不对劲,不得已退而求其次,也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跟慕老爷子搭上线。

    “不管是鳏夫,还是有妇之夫,老爸在女人眼中都是最顶级的点心。”慕希曜再度坐下来,撇开身家背景、能力才干,单是一张帅爆的俊脸,老爸就迷死人了,要不,也不会有三个女人连名分都没有就帮他生孩子。

    其实,江老爷子对女婿非常满意,不管有过多少风流帐,娶了女儿之后,他是个疼爱老婆、照顾家庭的好老公,只是工作太忙了,不能常常陪女儿回娘家跟丈人下盘棋、小酌一杯。

    “这不是重点,总之,你母亲生下你之后,肚子就再也没有消息,后来年纪越来越大,也不可能再生了,你父亲就向我承诺,你将来生的孩子一个姓江。”

    外公就他这么一个孙子,江家未来的希望当然只能放在他身上,不过,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一匹“种马”。

    “外公放心,我喜欢热闹,将来一定会多生几个孩子。”

    “将来是什么时候?”

    原本以为跟外公在一起可以图个安静,因为外公对爷爷留下来的宝藏肯定没兴趣,不至于跟着四位哥哥起哄对他逼婚,没想到外公比他们四个还急迫。

    “我至少两年之内会结婚。”他不想结婚也不行,众人轮流轰炸他,他还有太平日子吗?

    “外公年纪大了,不想等太久。”

    外公年纪确实大了,可是身体硬朗的程度远在他老爸之上。

    “结婚生子是大事,急不得。”

    “我很急。”

    顿了一下,慕希曜一副很难为情的样子。“外公这个年纪就算找得到老婆,只怕也生不出孩子了。”

    江老爷子火爆的拿起一颗棋子往某人的额头一丢,当下红了一块。

    “好痛,呼呼……外公怎么可以使用暴力?”慕希曜手忙脚乱的揉着额头。

    “臭小子,竟敢拿你外公开玩笑!”

    犹豫了一下,他终究没胆子出声为自己辩解,除非他想死得更难看。

    江老爷子恶狠狠的一瞪,终于提出自己的要求。“我给你半年的时间,若是找不到对象,你就去相亲。”

    “相亲”尾音急促上扬,慕希曜整个人看起来好像要从沙发上弹起来,上面四个哥哥可没有一个靠相亲结婚,他怎么可以例外呢?“笑死人了,我会沦落到相亲?”

    “两年之内结婚,对别人来说不难,对你来说,却是难上加难。”

    “为什么?”

    “脾气那么差劲,哪个女人愿意嫁给你?”这个小子会得到“霸王”这个外号,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脾气恶劣,还有无礼欠扁……一看就知道是他们江家的人,害他想义正词严的给予指正都不好意思。

    “外公都娶得到老婆,我怎么可能娶不到老婆……我是说,我的脾气也没那么差劲。”慕希曜不自觉的在江老爷子杀气腾腾的目光下缩了一下脖子,事实嘛,他的脾气再不好,也没有超越外公……可是想想,他的脾气确实气走不少女人。

    “我怎么记得你有一句口头禅—我的脾气就是这么不好?”

    “我的脾气就是这么不好”是冲动做错事的好借口,不知不觉当中就成了他的口头禅。

    江老爷子继续说:“明年,你就三十了,你能不能有一点三十而立的样子?”

    “三十而立”怎么会扯上脾气呢?但这个问题还是搁着好了,要不,外公很可能顺手一抓,接着一扔,他的额头就会留下坑坑洞洞的红色印记。“我的脾气已经收敛不少了,至少比起小毛头的时候好。”

    “是吗?我怎么看不出来?”

    撇了撇嘴,慕希曜很不服气的道:“我还不是像外公。”

    虽然是事实,但是没有装模作样吼上一两句,实在是太没面子了。“你这个臭小子,不好的都推到我头上。”

    “这是实话啊。”

    “我不跟你啰唆了,半年,我只给你半年的时间,赶紧帮我找个外孙媳妇,要不然,你就等着从这里挑一个相亲。”江老爷子弯下身,打开茶几下面的抽屉,取出一个牛皮纸袋丢到慕希曜前面,因为太用力了,纸袋里面的照片掉了不少出来。

    慕希曜惊吓得瞪大眼睛,外公去哪里弄来这么多女孩子的照片?难道要求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要交一张照片出来吗?

    “听清楚了吗?”

    外公根本是有备而来,他胆敢说不清楚吗?可是任人宰割,这绝对不是他的处事风格。“外公不是说我脾气不好吗?不怕相亲的对象被我吓跑吗?”

    “这个吓跑了,再来一个,总有一个是不会被你吓跑吧。”

    这是在威胁他,不乖乖就范,他就等着每个礼拜相亲……慕希曜笑得很讨好,举起右手,比了“”,“一年。”

    “不要跟我讨价还价,否则,我直接安排你相亲。”

    慕希曜这会儿完全没有声音了。真是后悔,早知道今天不要来这里……不过今天不来,改天再来也是逃不掉,外公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可以对他逼婚,又怎么可能放过呢?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慕希曜奉为圭臬,每天早上五点自动醒过来,刷牙洗脸,换上运动服,便出门晨跑。沿着外围的山路,一路跑到山下,在公园做个早操,伸展四肢,再跑回来,此时通常六点半了。

    回家之前,会先经过隔壁张家的别墅,他的脚步总是不自觉打住,视线往上移至墙头,时光洞口在眼前打开来,心魂情不自禁的走过去。

    “淑女”最常做的不是端坐在房内看书听音乐,而是爬到围墙上,用手机Call他前来救人,还好她身轻如燕,他总是可以安稳的抱住她。不喜欢当正人君子走正门,老爱当宵小翻墙,这当然不是她的嗜好,实在是常常被母亲禁足,搞得她胡里胡涂的,不清楚这会儿是“禁足”还是“自由”,索性找救兵翻墙。

    他总是取笑她,她的外号应该改为“野丫头”,从里到外,根本不具备淑女应有的特质,干么取蚌“淑女”欺骗大众?

    她对“淑女”也很反感,可是她母亲一心一意盼着她成为真正的淑女,还请老师为她上美姿美仪的课程,她也只能默默接受强加己身的标签。

    他们两个最大的乐趣是辛苦的牵着脚踏车登上高处,再顺着下坡道乘风滑行,身上免不了就此留下大大小小的“战绩”,旧的还没好,新的又来了,两家家长对此头痛不已,不过他是男孩子,伤口往往只是增加阳刚味,女孩子就不同了,她母亲为此明着暗着反对她跟他混在一起。

    虽是如此,两颗心却是越来越靠近,不管遭遇多大的困难,他们都要跟对方在一起,直到……

    想着想着,慕希曜苦涩一笑,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年,回想起来还是如此鲜明?

    这时,一个危险物品从天而降,正中他的脑袋瓜,好痛哦……他只顾着抱头,还来不及细看,又一个危险物品飞跃而来,这一次他闪得够快,可是接着又一个,避开不及,左脚遭殃。

    左脚往上一缩,他痛得跳过来跳过去,不用查看横躺在地的物品,他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虽然早知道她回台湾了,可是她一直没有回家,也没想过会在这里遇到她……他真胡涂,她总是要回家过年,这会儿年过了,应该待不住了。

    果然,他瞧了一眼地上的物品—帆布鞋、后背包、行李袋—这些是逃家的装备,可是等了一会儿,他还是没见到她的身影出现在墙头上,正感到困惑的时候,大门口的地方传来争论的声音。

    “你耳朵重听了吗?我只是出去买一杯咖啡。”张若冰真的很想维持淑女应有的形象,可是不知不觉嗓门就提高了。

    “小姐,夫人有交代,绝不能放妳走出这个大门。”警卫好想哭,这位小姐真的是麻烦人物,为什么不能安安分分过日子?

    “我手上只有一张悠游卡,连手机都没带,我能去哪里?”张若冰挥了挥手上的悠游卡,同时用力跳几下,没有任何声音或物品从外套的口袋跑出来。

    “小姐不要为难我,我只是奉命行事。”

    “我只是去便利商店买一杯咖啡。”

    “家里不是有咖啡吗?”

    “我喜欢喝便利商店的咖啡,可以吗?还有,你看我穿拖鞋,我能去哪里?”张若冰抬起右脚,看起来好像要一脚踹过去的样子,吓得警卫往后一跳。

    这位小姐真的是不讲理,他只能使用最烂的一招。“我先打电话问夫人。”

    “你就为了这点小事打电话给妈咪?”张若冰激动得尾音上扬,觉得他脑子坏掉了。“你不想在这里混了吗?妈咪难得跟我爹地出去度假,两人现在说不定还甜甜蜜蜜的在床上睡觉,为了这种事惊动她,她不气死了才怪!”

    “如果我让小姐走出大门,夫人会更生气。”

    “你怕我妈咪生气,难道不怕我打电话到警察局,控告你们软禁我,限制我行动自由吗?”张若冰一副豁出去的架式,最好可以惊动左邻右舍,有人出来评评理。

    控告……这可不得了了,警卫急得冒冷汗,可是又不敢放人。

    “海叔就别为难她了,我保证会将她送回来。”慕希曜终于跳出来解围。

    “霸王少爷!”看到救星,警卫差一点喜极而泣。

    “翎姨也不喜欢这事闹到左邻右舍都知道,放心,翎姨不会向海叔追究。”

    “是,小姐最好不要出去太久了,老爷夫人应该会回来吃晚餐。”警卫恭敬的行个礼,侧过身子方便张若冰出去。

    恍若未见,张若冰大摇大摆的从慕希曜面前走过去。

    “不说一声谢谢吗?”

    停下脚步,她挺起胸膛,可是没有回头看他的意思。“我没有开口请你帮忙。”

    “没错,是我自动帮忙,不过,若不是我,妳就没办法走出大门,向我道一声谢谢也是应该的啊。”

    “你不帮忙,我也可以走出大门。”她只要一通电话闹上警察局就脱身了。

    “妳也不希望将事情闹大吧。”

    “闹大了就闹大了,难看的又不是我。”

    “翎姨气病了,妳也没关系吗?”

    张若冰的嘴巴终于闭上了,她不怕硬碰硬,就怕人家摆出弱者的姿态,教她良心不安,英雄顿时变成了狗熊。

    他温柔的一笑,有些事不会那么轻易改变,譬如一个人的性情,她啊,表面上总是得理不饶人,可是心肠柔软,除非她恨死你了。

    等一下!张若冰突然觉得自己很好笑,干么跟他啰唆那么多呢?不理他,她迈开脚步走到物品掉落的地方,蹲下身,将拖鞋换成帆布鞋。

    “我保证会送妳回家,妳想害我没办法交差吗?”

    “你不送我回家,我妈咪也不敢找你算账。”

    是啊,翎姨即使对他恨得咬牙切齿,也只能认了。他转而一问:“干么逃家?”

    “关你×事。”

    “淑女不要这么粗鲁。”

    “如果不是淑女,我会直接说『干你屁事』。”

    唇角微微上扬,他喜欢这么直率的她,感觉这些年的距离消失不见了。“出国七年多了,回来还是一样。”

    站起身,她将拖鞋扔进墙内,狠狠的回头一瞪。“这是我的事,干你屁事!”

    “除了『干你屁事』,难道妳没有其他的话可以说吗?”

    “我高兴说什么就说什么,你管得未免太多了。”

    “这么多年不见了,我们应该有很多话可以说。”

    她睥睨着他,他是得了失忆症吗?“我对你只有一句话—不如不见。”

    “我什么时候变成妳的仇人?”

    “你的中文程度是不是有问题?『不如不见』是针对讨厌的人,不是仇人。”说完话,她拾起后背包背上,再拿起行李袋,帅气的转身往山下的方向走。

    这一次他不再试图拦住她,过去那么多年了,难道对于当初他没有留下她,而是眼睁睁看着她出国留学,她还耿耿于怀吗?

    她是猪头吗?张若冰无比哀怨的一叹,千辛万苦逃离家门,结果不出三个小时,钱包就掉了,究竟是掉在公交车上,还是掉在捷运上,或者是掉在路上?她的脑子一片空白,没有相关记忆,若非想喝咖啡,准备付钱,她还没发现钱包不见了。回头去找,也无从找起,除了回家,她还能如何?

    “看到小姐回来了真好。”梅姨胆颤心惊的拍着胸口,虽然小姐从小就喜欢上演离家出走的戏码,她早见怪不怪,可是在国外待了那么多年,总该长大了,怎么知道还是老样子?

    “我一点都不好。”张若冰扔下手上和背后的东西,整个人扑倒在床上。自从背着妈咪偷偷摸摸回到台湾,她的经济一直很拮据,难得这次过年红包拿了不少,数钞票数到手都在发抖,可是还没有机会挥霍,那些闪闪发亮的钞票就飞走了,怎么不教她心痛呢?

    “还好小姐回来,要不然夫人回来了,见不到小姐,我们就要卷铺盖走路。”

    哼了一声,张若冰很不屑的道:“妈咪只是吓吓你们,妈咪可是个雍容华贵有度量的当家主母,怎么敢随意叫你们卷铺盖走路呢?”

    “夫人不是在开玩笑。”

    “这种事如果闹到劳工局,登上社会版新闻,妈咪的面子就荡然无存了,所以梅姨放一百二十个心,妈咪绝对不敢拿你们开刀。”对妈咪来说,面子可是生命中的第一顺位,人后暴跳如雷,转个身,她可以笑若春天的和煦面对外人,试问,她怎么可能为了一点小事落人话柄?

    “小姐,我们这种工作不归劳工局管。”

    “是吗?我妈咪没有帮你们保劳保吗?”张若冰翻身坐起来,一脸严肃的看着梅姨,这个问题太严重了,家里的下人怎么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呢?“怎么可以不保劳保呢?这样工作一点保障都没有,梅姨一定要向妈咪争取……”

    “小姐别闹了。”梅姨疲惫的揉着太阳穴,小姐最善于东拉西扯,就是不愿意面对问题。

    “难道梅姨不觉得保劳保很重要吗?没有劳保,若是在职场受伤或遭遇不公平待遇,得不到任何赔偿,这太没保障了。”

    “小姐……”

    “好好好,不说了,总之,妈咪最爱面子了,绝对不敢落个苛待下人的恶名,保证不会叫你们卷铺盖走路的。”她可是句句肺腑之言。

    一叹,梅姨实在搞不懂。“小姐何必跟夫人过不去呢?夫人帮小姐安排的对象很不错。”

    “我不是跟妈咪过不去,只是不想再过得这么窝囊,拜托,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还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种事吗?这真的太不象话了,跟对象好不好一点关系都没有,说什么我也不能妥协。”她不曾怀疑妈咪安排的对象绝对优质,因为这攸关妈咪的面子啊。

    这怎么可以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小姐不喜欢可以拒绝。”

    张若冰冷笑,妈咪明明很独裁,却又爱做表面功夫。“是啊,这个不喜欢,再来一个,最后就只能按着她的心意嫁了。”

    “夫人也不是没给过小姐自由恋爱的机会,当初小姐出国留学的时候,夫人还说了,小姐就是嫁个洋人,她也不反对。”

    “没错,但是有个条件—我结婚的对象一定要『高贵优雅』。”嗤之以鼻笑了一声,她没好气的吐槽。“这个时代哪来高贵优雅的男人?”

    “慕家四少爷。”

    “对哦,差一点忘了他,不过很可惜,再过一两个月他就要结婚了。”原本,她真的很想委屈自己,不管情啊爱啊,在翅膀长硬之前,先跟王子哥哥合作。只要结了婚,就有资格动用奶奶留给她的遗产,可是人算不如天算,王子哥哥偏偏有喜欢的人,她也很无奈啊。

    “小姐应该对夫人有信心,夫人挑选的对象就是像慕家四少爷这样的男孩子。”

    “那种对象适合当哥哥,不适合当情人。”虽然她一直朝着“淑女”的完美形象前进,可是骨子里最痛恨规矩礼仪了,那根本是框住人的牢笼,压缩一个人自由发展的空间。叫她跟一个处处讲究礼数规矩的男人生活一辈子,这不是等于宣告她未来的岁月一片灰暗吗?

    迟疑了片刻,梅姨忍不住问:“小姐是不是还挂记着慕家小少爷?”

    脸色大变,张若冰激动的跳下床。“不要跟我提那个可恶的家伙,这辈子我最恨的人就是他!”

    若是可以,她真想遗忘决定出国读书的前夕,满怀期待的跑去找他帮忙,那时她想,即使他不能带她离开,也要为她想个法子,她不想孤孤单单跑去国外读书,没想到,他不但当着她的面跟另外一个女孩子卿卿我我,还毫不留恋的叫她出国读书,甚至说,到了国外,别忘了为自己物色一个好对象……他真是伤透她的心!

    既然他不在意她,她又何必在意他?一气之下,她告诉他,她将来要嫁给王子哥哥,结果呢,他还泼她冷水,说什么王子哥哥绝对不会喜欢她。

    恨的前面往往连接另外一个字—爱,无爱就难生恨,梅姨真是担心,事过那么多年,小姐还没有放下,可见得小姐有多在乎慕家小少爷,可是,夫人不喜欢慕家小少爷。“小姐别怪慕家小少爷,当初小姐才十八岁,在法律上没有自主权,慕家小少爷若是带着小姐离开,可是诱拐未成年少女。”

    是啊,她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那种被他遗弃的感觉深深伤透她的心,最重要的是他没打一声招呼就交了女朋友,当着人家的面将她的自尊心踩在脚底下,教她看清楚自己在他心里有多么不值。

    “其实慕家小少爷真的不错,只是孩子气重,当老公不太适合。”

    “梅姨想太多了,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跟他在一起。”

    如果慕家小少爷对小姐真的没影响力了,夫人何必急着帮小姐安排对象相亲?慕张两家比邻而居,他们免不了会碰面,一个不留神,可能就会擦出爱的火花。七年多前,小姐还未成年,两个人还不至于会发生一发不可收拾的状况,如今情况完全不一样了,所以夫人才会在小姐一回来,就急着筹划小姐的终身大事。

    “梅姨,我累了,想睡觉了。”张若冰将梅姨推出房间,为了计划今天的逃家行动,昨晚忙着打包行李,一夜没睡。

    “小姐不要再乱跑了,只要明天跟陈家少爷喝杯咖啡,小姐想上哪里都可以。”梅姨不放心的再一次叮咛。

    “我没有当游民的打算。”

    “嗄?”

    “我既然回来了,就不可能再出去了。”

    “晚餐准备好了,我再叫小姐起床。”

    摆了摆手,张若冰退回房内,房门一关,这会儿耳根子可以清静了。

    她走到床边坐下,往后一倒,多年不见,以为自己忘了,回忆起过往那份被遗弃的痛,不会再起丝丝涟漪,可是错了,属于他的点点滴滴只是尘封,并未过去……一想到他,真的很生气,竟然完全忘了自己对她做过的事,是不是很没良心?事情永远不会过去,他们再也回不去当初了。

    怦怦怦……慕希曜摸着胸口,急促的心跳还深陷那一刻的狂乱中,想过无数次他们重逢的时刻,唯一没想到的是女孩长大了,含苞待放的花儿艳丽的绽放了,姿态如此张狂,却也浑身是刺。

    他初次见到她的时候,她三岁了,因为她母亲怀她的时候身体状况不佳,于是到乡下安胎,直到孩子生下来,待到孩子三岁了,母女俩才回到台北。

    那一天,小小的人儿原本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那么优雅、美丽,就像一尊精雕细琢的瓷娃娃,难怪人人见了都要称赞上一句“小淑女”,可是当大人们聊得忘了他们这些孩子,小淑女不见了,下人急急忙忙四处找人,十分钟后,人是找到了,却是一个小泥人。

    小淑女变成小泥人,翎姨又生气又尴尬,可是这位小姐浑然未觉自己犯了错、麻烦大了,高贵骄傲的扬起下巴,真是不可思议,不过是个三岁小娃儿,就这样,让他对这个小丫头产生兴趣。

    因为两家往来频繁,他们常有机会碰面,他很快就发现她只是表面上的淑女,骨子里根本是个野丫头,只要大人没有注意到她,前一刻她还端庄坐在椅子上,下一刻她可能就被某只小鸟或者某个声音吸引走了,过不久,她不是爬到树上去,就是窝在花园某个角落研究大自然。

    不知不觉当中,他们两个就混在一起了,一方面是两个人的年纪比较接近,一方面是两个人都贪玩。一开始,他只当她是青梅竹马,直到她国三毕业那一年,他去接她,准备带她去买毕业礼物,看见她跟一个男孩子聊得好热络,笑得阖不拢嘴,顿时一把嫉妒之火烧得他脑充血,生气的走过去打断他们,然后强行带她离开。

    这是他们两个第一次吵架,她觉得他很没有礼貌,他生气她不了解他的心情,猛然之间,他发现自己对她强烈的占有欲原来是出于喜欢。

    这次吵架他们足足一个礼拜没有讲话,和好的原因是缘于她捡到一只小狈,翎姨不同意她养那只小狈,她只好找他帮忙。为了讨她欢心,他当然二话不说的领养那只小狈,从此,他家便成为她下课后的去处。

    回过神来,慕希曜懊恼的敲着脑袋瓜,为什么过去还是如此清晰?漫不经心的抬起头来,正好看到慕家那位优雅的王子坐在他对面,两眼闪闪发亮,好像发现什么秘密似的,他不由得眼皮一颤,随即往后一缩。

    “你……看什么?”

    慕家老四慕希云笑得很亲切,绝对没有心怀不轨。“是不是见到她了?”

    “谁啊?”

    “除了她,还有谁可以让你魂不守舍?”

    “我才没有魂不守舍。”

    “你就不能老实承认自己还很在乎她吗?”

    他在乎吗?不在乎的话,属于她的一切,怎么还会如此鲜明?他是在乎,只是,他能够在乎吗?她都说出“不如不见”,他连站在她面前的资格都没有了,“我只是无意间遇到她,不自觉就想起过去的事。”

    “你还记得过去的事?”

    “难道你不记得吗?”

    “若没有照片,过去的事我不太有印象。”

    “你的记性太差了。”

    “除非天生拥有超强记忆力,否则不在意的事,有谁愿意花心思搁在心上?”

    是啊,他一直很在乎她,关于她的事,他就会用日记写下来……说起来很不可思议,他这个在别人眼中蛮横粗鲁的人,竟然有这么纤细的一面,将在意的人事物用笔一字一句的写下来,偶尔,还会拿出来回味一下。

    “在意她,就想办法抓住她。”

    慕希曜闻言苦涩一笑。“我现在在她眼中是个讨厌鬼。”

    “这是好事。”

    “好事?”唇角抽动了一下,老四是在取笑他吗?

    “她对你有喜怒哀乐,总比没有喜怒哀乐好吧。”

    没错,可是,这会不会太会自我安慰了?慕希曜意兴阑珊的道:“我都不知道四哥这么懂得安慰人。”

    “如果对你彻底死心了,会对你连一丁点情绪都没有。”

    “虽然如此,讨厌一个人要变成喜欢一个人,不是容易的事。”

    “因为不容易,你就退缩了吗?”

    “不是,现在说这些都还太早了,我的心情还很混乱。”她怎么可以那么理直气壮将他归类为讨厌的人?他真的无法理解,只因为当初他没有想办法留住她,她就气他气得牙痒痒的,有这么严重吗?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霸王的淑女最新章节 | 霸王的淑女全文阅读 | 霸王的淑女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