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王子不浪漫 > 第一章

王子不浪漫 第一章 作者 : 艾佟

    慕希云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是无可挑剔的贵公子,连他看见自己都要发出赞叹,若是生在古代,他肯定是皇帝的儿子,不过只要是人,就绝对有无法向外人说出口的短处,譬如……

    “你都几岁的人,为什么帮佣一休假,皇宫就可以变成垃圾场?”何维君真的是恨不得将某人塞回肚子,重新胎教再生出来,也许他就可以改掉这种随手丢东西的不良习惯。

    “妈咪不觉得这样子比较像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吗?”严格说起来,他对整洁和脏乱并没有强烈的感觉,又不是样品屋,何必计较这么多呢?他是个服装设计师,喜欢在每个角落摆上一套绘画用品,以便灵感涌流之时,可以随手拿起绘画本和笔,将脑子里面的东西留下来。画完了,他当然也是顺手一放,免不了就会制造紊乱。

    “原来,你就是用这种方式来安慰自己的坏习惯!”何维君将脏衣服丢进风熨斗滚筒洗衣机,回头冷瞅一眼,转身从阳台回到屋内,接着清洗厨房水槽的碗盘。

    “这是事实,有人在的地方,脏乱就一定会发生。”

    “我只知道没有人住的空房子,很容易变成废弃物聚集的垃圾场。”

    “我这里没有废弃物……”他的声音最后根本是含在嘴里,妈咪那两道目光实在有够犀利。

    哼了一声,何维君没好气的道:“外表优雅高贵有什么用,任何女人走进这个地方,看到这里乱七八糟的样子,有谁受得了?”

    “帮佣会打扫啊。”他娶老婆又不是为了找清洁工。

    “是啊,不过你已经换过十个帮佣,再继续下去,你就变成黑名单了。”

    “我有换到十个帮佣吗?”他干笑了几声,赶紧转个弯。“如果请不到帮佣,那就请钟点清洁工好了。”

    “是啊,但你最好保证你的恶名没有远播,所有的清洁工都不知道你制造脏乱的本领一流,还有你对工作的要求既小气又严苛。”

    “付更高的钟点费,一定可以请到人。”

    何维君放下手上正在清洗的盘子,转过身来看着儿子,脸上带着笑容,声音却冷飕飕的宛若十二月寒冬。“这倒是一个好主意,不过除了钱,难道你不能有其他更好的解决方式吗?”

    “又不是没钱,当然要用最省事的方式解决问题,难道要我期待自己变成一流的清洁工吗?”虽然他不是婚生子女,可是不管父亲这边,还是母亲这边,都是家财万贯,家里有佣人伺候,他对家事没有天赋,这不是很正常吗?

    “我真的很想对你抱着一丝期待,可是除了设计衣服,你根本不值得期待。”

    “是吗?不是很期待我给妳一个孙子吗?”

    睁大眼睛打量他半晌,她叹气摇头。“算了吧,我还不如期待女儿比较快。”

    “妈咪这是在残害民族幼苗,妹妹才刚刚满十六。”

    “不希望你妹妹太早因为你受苦,你就乖乖结婚生子。”

    “妈咪放心,我一年之内一定会结婚。”

    咦?何维君稀奇得眉一挑。“这是为什么?”

    “姑姑没有告诉妈咪,爷爷留下来一份宝藏给我们五兄弟吗?”虽说爷爷留下的宝藏跟姑姑没关系,可是身为遗嘱的公证人,当然很关心他们履行遗嘱的进度,若有机会透过他们的母亲对他们施压,姑姑绝对会善加利用。

    “我们都忙,已经很久没有连络了,老爷子留了什么宝藏给你们?”

    “不知道。”

    慕希云仔细解说爷爷留下来的遗嘱,何维君听着听着不禁竖起了大拇指,这个老头子还真是厉害。

    “我们想知道宝藏的内容有两种方法——第一,我们兄弟五个顺利取得开启宝藏的钥匙,找到宝藏的下落;第二,我们在五年之内没有完成遗嘱的内容,宝藏保管者会在处置宝藏之前『好心』的先给我们过目。”就是因为这个“好心”,他们兄弟五个实在无法心安的放弃继承权,选择在继承的文件上签下大名。

    “老爷子真是厉害,连死了都可以摆你们一道。”她抬起左手,用手肘推了一下儿子。“你有对象了吗?”

    “没有。”

    “没有?”她尾音急促上扬。“那刚刚为什么说你一年之内一定会结婚?”

    “不结婚也不行,其他的人会逼我。宝藏的线索已经浮出来了,人心自然会更加浮动,尤其上面那三位更是按捺不住,说不定一两个月后就跑来骚扰我了。”攸关利益的时候,骨肉至亲也要算计一下,何况他们五兄弟同父不同母……老头子想必算准他们之间的矛盾,才会设计这样的寻宝方式。

    “你能否在一年之内结婚,我很怀疑。”何维君摇了摇头。“重视外在形象,私底下一团乱,只要稍微认识你,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嫁给你。好吧,就算有人愿意忍受你的表里不一,至少,你要懂得讨女人欢心,浪漫可以弥补个性上的不足,可是你啊,偏偏跟浪漫绝缘。”

    他不以为然的撇嘴。“浪漫可以当饭吃吗?”

    “浪漫不能当饭吃,但是没有浪漫,日子还有什么意思?”

    一顿,他硬邦邦的挤出一句。“不是每个女人都这么不踏实。”

    “你就是因为太无趣了,难怪每一段恋情的寿命都不超过三个月。”

    他的恋情短命真的是因为不浪漫吗?算了,这个问题等到他遇到结婚对象之后再来探讨。

    现在想想,何维君觉得她对儿子确实太疏忽了,都入了三十的大关了,连女朋友都没有,等到他有孩子,她说不定满头白发了。“你想要娶什么样的老婆?”

    “不知道。”

    “不知道?”

    斜睨一眼,他觉得妈咪的反应真好笑。“当然,没遇到怎么会知道?”

    实在忍不住,何维君又想摇头叹气了。“对于未来的另外一半,每个人或多或少会有憧憬,你总不至于连自己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都不清楚吧。”

    “妈咪,我一直都有一个想法——王子就应该配个公主,站在我身边的女人绝对是一个『公主』,可是从小到大,遇到的公主不少,却是一个比一个还索然无味,现在问我对未来的另一半有什么想法,我真的是一片空白。”

    这个小子真是令人担心,别说一年,就是三年,他都结不了婚。“如果你想顺利娶到老婆,妈咪帮你安排相亲好了。”

    皱眉,他没想过自己会沦落到相亲,说出去,岂不教“王子”的名蒙尘?

    瞧他的表情也知道脑子在转什么,何维君摆了摆手。“不管你了,后天我要陪老公出差顺便度假,大约一个月不在家,妹妹搬过来这里跟你住。用不着将她当成小孩子盯着不放,她懂得管理自己的生活,只要记得下个礼拜五学校开学,她下课后还要去家教老师那里,记得十点去接她回来。”

    “家教老师为什么不请到家里?”

    “家里太安逸了,那个丫头一点学习的动力都没有,去家教老师那里,看到人家生活的环境多么辛苦,她才会珍惜。”

    “妈咪对她太严苛了。”

    当初她争不过慕家,无法一点一滴亲自拉拔儿子长大,这是她此生难以弥补的遗憾,因此有了女儿之后,她对教育女儿可是倾注全部的心思。

    “总之,那个丫头就交给你了,明天我会将她的行李先送过来。”

    传道授业解惑K书之后应该做什么呢?李静言喜欢坐在便利商店外面的长条椅上吃关东煮,尤其在车流人潮渐稀的夜晚,若是冷冽的寒冬,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滋味。可惜现在还在夏天的尾巴,感受不到热泪盈眶,不过,依然化不去幸福的氛围。

    “真是奇怪,平时觉得这种食物一点魅力也没有,可是每次跟老师坐在这里吃关东煮,就会觉得这是人间美味。”出生富裕,又有一对重视生活品味的父母,萧亦彤吃遍天下美食,渐渐的,也失去对食物的感动。

    “因为我吃得津津有味,妳也会觉得特别好吃。”经常有人说,她吃东西有一种感染力,一碗方便面也会变成大厨精心烹调的顶级拉面。是啊,当妳尝过一天只有一餐的日子,吃——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动词。

    “是啊,为什么老师吃什么东西都充满了幸福的氛围?”

    “因为有得吃就是一种幸福。”

    “怎么可能?”萧亦彤做了一个鬼脸。“我看到苦瓜,就变成苦瓜脸了,怎么可能吃得出那种幸福的感觉?”

    “苦瓜很好吃。”

    “老师都不挑食吗?”

    “抱着感恩的心,什么食物都会变得很美味。”

    萧亦彤摇了摇头。“我不行,我家非常重视饮食和礼仪,连在家里吃饭都好像坐在最高档的餐厅,一点感动都没有,反倒像在教学示范。”

    李静言闻言哈哈大笑。“董事长是一个很时尚很有品味的人,难免也想将女儿塑造成一个很时尚很有品味的人。”

    “很时尚很有品味,可是不见得幸福。”

    “如果妳认为自己很幸福,妳就会觉得很幸福。”

    “老师是要我对自己催眠吗?”

    “这是自我催眠吗?”歪着头想了想,李静言无所谓的耸耸肩。“于自己有益,这又何妨?”

    萧亦彤皱了皱鼻子。“我不行,只要妈咪一唠叨,我就觉得自己的人生很累。”

    “董事长看起来是一个很开明的母亲。”

    萧亦彤翻了下白眼,虽然当女儿的不应该在母亲背后说三道四,可是妈咪真的太假了。“我妈咪跟全天下的母亲一样,一天不唠叨,就像一天没吃饭,受不了。”

    “其实,听母亲唠叨,也是很幸福的事。”李静言有感而发。从她六岁那一年,母亲抛夫弃女离家出走后,她就是想听母亲唠叨一句,也没机会了。

    见到她脸上瞬间笼罩的阴霾,萧亦彤立刻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对不起,我让老师想起伤心事了。”

    轻轻摇头,她笑着摆了摆手。“没事。”

    这时,有个高大的身影走到萧亦彤前面,她还来不及抬头一瞧,傲慢的声音就响起了。

    “丫头,怎么会坐在路边吃东西?”

    “哥,你来了啊。”萧亦彤仰起脸,开心的咧嘴一笑。“要吃吗?”

    慕希云忍不住皱眉。“我不吃这种东西。”

    早知道他会有这种反应,萧亦彤不在意的耸耸肩。“真可惜,这个很好吃……对了,我帮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家教老师李静言。”

    李静言点头道声“你好”,便站起身。“既然妳哥哥来了,我回去了。”

    “老师,不急,吃完东西再走。”

    “我可以边走边吃。”

    “这样子消化不好吧。”

    “不会,偶尔一次。”

    “李老师还是坐下来吃,女孩子边走路边吃东西太不雅观了。”慕希云不禁插入她们之间的对话,当老师的还边走路边吃东西,这象话吗?

    彷佛没听见似的,李静言道声“再见”,帅气的挥手走人。

    慕希云那张自负贵气的面孔瞬间瓦解,难以置信的双眼暴凸。这位老师就这样走人吗?他甚至还没看清楚她的五官……不过,他好像也没必要知道她的长相。

    “上车吧。”他转身走向停在路边的车子。

    “我还没吃完。”萧亦彤撇了撇嘴,连忙起身跟过去。

    当两人都坐上车,系上安全带,他忍不住将心里的郁闷宣泄出来。“若是妈咪知道妳坐在路边吃东西,还吃那种东西,她会罚妳吃一个月的西餐。”他们兄妹两个说起来很好笑,他没有跟妈咪一起生活,饮食习惯和喜好却跟妈咪一模一样,而妹妹跟妈咪一起生活,饮食习惯和喜好却跟妈咪截然不同。

    “不会,妈咪早就接受了。”真是奇怪,刚刚还美味无比的关东煮怎么变得食之无味呢?是因为地点不同?还是因为身边的人不同?

    “什么?妈咪早就接受了?”慕希云激动得尾音上扬,今天晚上他一流的修养受到严厉的挑战。

    “因为我觉得这段时间很幸福,妈咪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幸福?”他们兄妹又不是久久见一次面,怎么今晚他好像在跟外星人对话?

    “哥哥下次不妨试试看,这种感觉真的超级幸福哦。”萧亦彤热情的强力推荐,回想第一次老师问她要不要吃关东煮,然后拉着她在便利商店外面的长条椅坐下,她以为自己在作恶梦,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在她身上?可是,后来她竟然将整碗关东煮吃光光,还笑得好开心。

    “我又不是疯了。”

    “人偶尔疯一下也不错。”

    “我可没兴趣当疯子。”

    她没好气的翻白眼吐舌头。“哥跟妈咪有够像,真是不可爱。”

    他微微扬起下巴。“我们不需要可爱。”

    “对于不同的事物,哥哥都不会感到好奇吗?”萧亦彤忍不住问。

    “我有求知欲,可是对于没有兴趣的事,绝对不会浪费时间探索。”

    瞪了他一眼,她终究只能摇头叹气。“真是无药可救了。”

    “这是择善固执。”

    她决定闭上嘴巴,多说无益。最好有一天出现一个专门克他的女孩子,教他乖乖将刚刚的话吞回肚子。

    慕希云烦躁的翻着助理宋浩锡送来的模特儿资料,看了一、二十遍了,还是没有一个满意的,甚至越看越觉得她们几乎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这也是当然,她们都是经过训练的模特儿,在他看来,只有匠气,没有个人的特质。

    “我挑选的这些在模特儿界都小有知名度,可是代言的价码又不会太高。”宋浩锡一边解释一边注意老板脸上的表情变化。

    “知名度不是必要的考虑,我最在乎的是能否传达『EGO』的精神。”

    这是什么意思?这种感觉真是令人不安。宋浩锡问:“老板不会连一个满意的都没有吧?”

    慕希云阖上数据本,略一思忖,有了想法。“你去找一些新面孔,既然是新品牌,我不想用这些被定型的老面孔。”

    “这些也不是多老的面孔,更没有在媒体上面曝光太高,被大众定型。”虽然早知道老板有多难伺候,可是他仍想说,老板为什么不能少一点点偏执的个人色彩呢?按照一般人的行事风格难道不行吗?

    慕希云一瞪,拿起资料本站起身,走到助理面前,㕷一声塞进他的怀里,傲慢的一个字一个字说:“我说她们是老面孔她们就是老面孔,还有,EGO设定的族群是刚刚离开学校踏进社会的新鲜人,是一个怀抱着雄心壮志正在展开寻找自我价值的阶段,不适合这些已经在社会大染缸历练过,很老油条的面孔。”

    哪个模特儿没有那么一点点老油条的味道?宋浩锡当然不敢吐槽,小心翼翼的确认。“按照老板的意思,只能从新进的模特儿下手,是吗?”

    想了想,他好像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迁就了。“看样子也只能从新进的模特儿下手了,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就等董事长度假回来,问她是否有更适合的人选,或者有什么建议。”

    宋浩锡点了点头,可是刚刚准备转身离开办公室,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兴奋的道:“老板,我们索性举办选拔会,譬如美少女选拔会。”

    闻言皱眉,慕希云没好气的道:“什么美少女选拔会,听起来真是俗气,我的衣服是给那种有自我目标的人穿的,不是给那些空有外表的女孩子穿的。”

    实在很无辜,宋浩锡撇了撇嘴。“即使知道自己的目标在哪里,长相抱歉,老板也不会用这样的模特儿吧。”如果翻开目录,看见自己设计的衣服穿在一个暴牙麻子脸的模特儿身上,老板才真的会吐血。

    虽然如此,慕希云还是有话要说。“一个很清楚自己人生目标的人,一定可以散发属于自己的美丽风采。”

    “这种人基本上也有一定的姿色。”

    慕希云冷冷的瞅了助理一眼。这个家伙以为自己在跟朋友耍嘴皮子吗?

    宋浩锡全身寒毛一竖,跟着老板工作三年了,虽然还不足以称为他肚子里面的蛔虫,可对他的脾气倒也掌握了七八分,他脸上的表情变化他也相当熟悉,这会儿最好在老板冷死他之前转个弯。

    “不要美女选拔会,可以找其他的名目,总之,就是类似选拔会的活动,直接透过老板设定的年龄层来寻找合适的模特儿,这样不是更有说服力吗?”

    这个主意显然打动慕希云了,他抿着嘴想了一会儿,同意的点点头。“这倒是可以考虑看看,你就先拟个企划书吧。”

    “那还要不要请模特儿经纪公司送模特儿的资料过来?”

    “两边同时进行好了,若是可以从现成的人选当中找到合适的模特儿,我们就可以省下时间和营销费用。”慕希云重新走回办公桌后面坐下。“对了,你帮我找一家格调高雅的法式餐厅,明天晚上六点左右,三位。”

    怔了一下,宋浩锡谨慎的确认。“三位吗?”

    “对,三位。”不悦的瞥了一眼,他口齿有那么不清晰吗?

    “是,我待会儿就处理这件事。”

    慕希云对妹妹的家教老师已经忍无可忍了。那天,她带他那位公主般的妹妹坐在便利商店外面吃关东煮,他以为只是一次例外,事实不然,只要妹妹去她那里,家教课一结束,她们就一定会上便利商店买关东煮当宵夜……他一想到那个画面,就恨不得可以晕过去,实在太不象话了!

    三番两次,他明示暗示这很不雅观,可是,她彷佛没听见似的,偏偏妹妹的家教老师不是他说换掉就可以换掉,不得已,他只能从其他的地方下手,就是要让那位老师知道她们之间的差距,他妹妹跟她不是同一类的人,她可别将自己的坏规矩传授给亦彤。

    “老板对座位有没有特别的要求?”

    “座位……越醒目越好。”若是窝在太角落的位子,那位老师很可能一不小心就忘了他们身在何处,这么一来,他的用意就大打折扣了。

    咦?他听错了吗?老板不是喜欢低调?

    “还有什么问题吗?”

    宋浩锡连忙摇了摇头,可是说到订餐厅,他又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早上老板开会的时候,有一位自称『淑女』的小姐打电话给老板,我请她留下连络电话,她说不方便,所以我差点忘了这件事。”

    淑女?慕希云两眼一亮。“她说了什么?”

    “她终于要回来了。”宋浩锡显得很困惑,这句话他琢磨了很久,怎么也想不明白。

    勾唇一笑,慕希云终于一扫近日莫名其妙的郁郁寡欢,欢喜的自言自语。“她要回来了,这下子应该有好戏可瞧了。”

    这是什么意思?宋浩锡当然不敢不识相的乱问。

    “她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没有,只是请我先将老板圣诞节的时间空下来。”

    “圣诞节……还有三个多月,她干么那么早打电话过来?”慕希云若有所思的轻蹙着眉。这位小姐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从来不是规规矩矩、按照计划行事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反常的举动?不过,高中一毕业就出国读书,如今也有七年了,说不定“淑女”已经变成真正的淑女了。

    “我也说了,老板的行程表通常提早一个月安排,请她到时候再打电话提醒,可是,她说我只要负责传达给老板就可以了。”

    “你就将我圣诞节那天的时间空下来。”

    老板做事很讲究规矩,因此特别讨厌破例,看样子,这位“淑女”对老板来说,一定是个重量级的人物……难道是未来的老板娘吗?

    “你还愣在那里干么?没其他的事就可以出去工作了。”

    “是,下礼拜一一早我就会将企划书交给老板。”

    满意的点点头,慕希云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出去工作了。

    李静言美其名是萧亦彤的家教老师,其实还兼萧亦彤下课后的保母。

    这是有原因的,高中毕业后,辛苦帮人家洗碗供应她读书的奶奶过世了,她根本没有能力继续升学,不得已,只好先进入职场,她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进入“云出时尚”当工读生。

    她在云出时尚工作两年,就在结束工作的那一天,参加公司大哥哥大姊姊欢送会离开时,她撞见来公司找董事长的萧亦彤。当时萧亦彤被三个小混混困住了,她用哨子招来警察出手解围,还将人安全送到董事长办公室,因此有机会跟董事长闲聊了一会儿。

    董事长得知她的情况,又听说她正准备进入一流的学府当大学生,于是提供兼差的机会给她,从此她成了萧亦彤的家教老师。

    一开始,她都是到萧家上课,后来见萧家的环境太过舒适了,萧家的帮佣伺候殷勤,萧亦彤上课经常分心,因此向董事长建议将上课的地点改成她的住处。

    她一个人住,旁边不会老是有人打扰。董事长看过她的住处之后,同意了,不过,因此她必须料理萧亦彤的晚餐,而她也就从家教老师兼任保母,甚至后来时间允许,她都会亲自来接萧亦彤下课。

    她和萧亦彤名义上是师生,可情同姊妹,她对萧亦彤的教导不单单是课业上,还有生活上各方面,套一句萧亦彤的说法——老师比父母和哥哥更像她的家人。所以,即便有不少同学说她很笨,不需要做那么多,她也不以为意,还将此视为开心的事。

    “老师……”萧亦彤一路跑到李静言面前,站定,大大喘了几口气。“真是对不起,同学问我数学,担误了一点时间。”

    “没关系,我有很多事情可以消磨时间。”李静言挥了挥手上的书。

    “老师不管走到哪里都抱着一本英文书,人家一定会误以为老师要考大学。”

    “我看起来很像高中生吗?”

    “对,如果不是因为我穿制服,人家一定会以为我们是同学。”萧亦彤看着她手上的书。“老师是会计系,干么那么认真读英文?”

    “以后有机会进外商公司当会计,英文还是很重要。”

    “老师就是想得比较多。”

    李静言微微一笑。她无父无母没有家人,只能多费点心思为自己计划。

    “今天晚上煮海鲜拉面给妳吃。”

    “我们今天晚上吃大餐。”

    “我知道妳有很多零用钱,可是不要浪费。”

    “有人请客,浪费的不是我的零用钱。”

    “有人请客?”她微讶。

    “对啊,有人请客,我打越洋电话向妈咪请示过了,妈咪说今天晚上可以休息不读书,反正刚刚开学。”

    “董事长请客吗?”当了萧亦彤的家教老师三年,她对这个丫头的影响当然很大,许多奢侈的生活享受,这个丫头都不再坚持,唯独享用美食这件事,这丫头一直有着莫名的执着,一个月至少要吃一顿大餐,至于餐费,当然是向董事长申请。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王子不浪漫最新章节 | 王子不浪漫全文阅读 | 王子不浪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