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恶狼别再追 > 第一章

恶狼别再追 第一章 作者 : 朱映徽

    春日暖暖,阵阵微风拂过蓊郁苍翠的山林,茂密的树叶发出沙沙声响,像是在吟唱着一首首悦耳的乐曲。

    一辆马车沿着林间小路驶来,最后停在一片辽阔的草地旁。

    马车门一开,一名约莫二十五岁的少妇下了车,她手里牵着一个两岁大的男孩儿,而后头还跟着一个七岁大的女孩。

    这女孩的个头娇小,有着一张甜美的脸蛋,白皙的肌肤、精巧的五官,再加上一头乌黑柔亮的秀发,模样十分讨喜。

    当她一下马车,看见眼前的景致,黑白分明的眸子立刻亮了起来。

    “太棒了!”丁璐儿忍不住惊叹,眼睛几乎连眨一下都舍不得。

    这里不但有她最爱的大草地,还开着许多不知名的白色野花,瞧起来美丽极了,让她的心情立刻飞扬起来。

    “后娘,这儿是哪里呀?”她忍不住问。

    白秀云望着眼前的继女,淡淡地回答:“说了妳也不知道,妳只管好好玩就是了,妳不是最爱这种大草地了吗?”

    “是呀!”

    丁璐儿开心地点点头。

    眼前这片迎风摇曳的草地,瞧起来犹如碧绿的波浪,她觉得自己彷佛受到了召唤,忍不住褪去鞋袜向前奔去。

    当细嫩的脚丫子一踩踏在柔软的草地上,便带来了难以言喻的美妙感受,让她忍不住绽放笑容。

    她回过头,满心感激地朝着白秀云喊道:“谢谢后娘!谢谢后娘带我来这儿!我真是太喜欢了!”

    自从四个月前爹爹因病去世后,她的心情就一直处于低荡之中。

    尽避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已经接受了这个不幸的事实,心底的悲恸也逐渐淡去,可还是很难绽露欢颜。

    或许是不忍瞧她每天郁郁寡欢,今日后娘竟说要带她出来散散心,真是让她感动极了。

    丁璐儿望着后娘身边的小男孩,脸上绽开一抹甜甜的笑意。弟弟和她虽然不是同一个娘所生,可她还是打从心底喜爱这个可爱的弟弟。

    “小斌,要不要一起来玩儿?”她亲切地朝男孩招手。

    小斌见姊姊玩得开心,自然也想要前去凑热闹,然而他才刚迈开仍有些摇晃的脚步,就被白秀云阻止了。

    “不用了,璐儿,妳就自个儿玩吧!我和小斌在一旁歇着、看看景色就行了。”白秀云说道。

    “是,璐儿知道了。”

    等到那抹娇小的身子稍微跑远了些,白秀云才关爱地对儿子轻声道:“别学姊姊这么野,说不定草地里有尖锐的石子,要是割伤了脚可怎么办?况且你今儿个穿的可是白衣裳,很容易弄脏的。”

    丁璐儿尽兴地跑了一会儿后,停下脚步歇息。

    她瞥向后娘身边的弟弟,心底暗暗觉得可惜。

    赤足在草地上奔跑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倘若弟弟能够亲身体会过一次,肯定也会立刻爱上的,只可惜后娘不让弟弟这么做,而她怕怂恿弟弟会惹恼后娘,因此也不敢多话。

    倘若今日换成了她的亲娘带她前来,不知道会不会阻止她在草地上恣意地奔跑、嬉戏?

    丁璐儿想了想,小小的红唇弯出一抹微笑。

    她相信娘不会阻止她的,说不定还会陪她一块儿玩呢!还记得爹曾经说过,她和娘不只容貌有几分相似,就连热情率真的性情也十分相近。

    只可惜,娘的命薄,在她三岁那年就去世了,而过了两年,爹爹便续弦娶了现在这个后娘,还生了个弟弟。

    原本她以为,他们新组成的一家人可以从此长长久久地生活在一起,想不到才过了两年,爹爹就染上重病去世了。

    还记得爹爹临终前,将后娘和她唤到病榻旁。

    当时爹几乎只剩一口气了,怜惜又不舍地握着她的手,还说由于他早在多年前就应允了早逝的娘会好好照顾她一辈子,因此决定将一半的家产分给她。

    一半的家产究竟有多少?小小年纪的她半点概念也没有,只知道家中经营茶叶生意,这些年来从不愁吃穿。

    “璐儿!”白秀云的叫唤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再前面一点的地方好像开了不少粉色的花儿,妳可以去采一些回来吗?倘若把那些花儿搁在咱们家大厅里,肯定很美吧!”

    “好啊!我立刻去摘!”丁璐儿毫不犹豫地点头。

    自从爹爹病逝之后,后娘的心情就一直很不好,连带地对她也比以往还要严肃冷淡许多。

    今日难得后娘心血来潮,主动说要带她出来散散心,让她有点受宠若惊,要是她能够顺后娘的意多采点花儿回去,后娘的心情应该也会更好一些吧?

    这么一想,丁璐儿就充满了干劲,迈开步伐朝更远的地方跑去。

    白秀云望着那抹愈跑愈远的身影,眼底闪过一抹冰冷的光芒。

    “小斌,咱们该回家了。”

    “可是姊姊——”

    “姊姊在忙,咱们别吵她。”

    白秀云不由分说地牵起宝贝儿子的小手,走向一旁的马车,对车夫命令道:“咱们回府吧!”

    “是。”车夫点点头,立刻抓起缰绳,准备驾车。

    白秀云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满意的笑。

    这车夫是她从娘家带过来的家仆,既寡言又忠心,再加上她已经为此给了他一笔丰厚的打赏,相信他不会将今日的一切泄漏出去。

    上了车之后,白秀云搂着心爱的儿子,一想到仍在采花的丁璐儿,她的眼底就闪动着阴狠的笑意。

    几年前,她嫁给茶叶商人丁建安,尽避他已有个前妻所生的女儿丁璐儿,但是看在茶行的生意兴旺,下半辈子能够过着衣食无缺的好日子,她便也不计较当个后娘。

    成亲之后,她的肚皮很争气,为丁家添了个儿子,她深信丁家的一切都将归他们母子所有,包括了丁建安的全部关爱。

    想不到,丁建安并未全心全意地宠爱他们所生的儿子,依旧对前妻所生的女儿疼爱有加。

    那将丁璐儿捧在手掌心上呵护宠爱的举动,本来就让她的心里暗暗不悦,想不到几个月前,病重的丁建安竟然在临终前宣布要将一半的家产留给丁璐儿!

    她心底的恼恨至此再也压抑不住地爆发开来,丁璐儿的存在对她而言简直就像一根眼中钉,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她心底对丁璐儿的厌恶也愈来愈强烈,最终让她下定决心要将这个碍眼的小表赶出家门。

    为此,她想了计划——以马车将这个孩子载至远处遗弃,等她回去之后,只要宣称这孩子自个儿贪玩,跑得不见踪影,然后在人前装出焦急担忧的样子就行了。

    这里离丁家路途遥远,就连乘坐马车都得要花上两个时辰,就不信她光靠两条腿能够走得回去,更别提那孩子根本搞不清楚东南西北,就算想走回家肯定也不知道该往哪儿走。

    至于一个七岁大的女孩儿在这片山林里能不能活下去……那就要看她自个儿的造化了!

    丁璐儿原本仍在专心地采花,却突然听见马车的声音。她疑惑地转身一看,随即惊讶地瞪大眼。

    “咦?后娘要上哪儿呢?该不是忘了我吧!”

    她心慌地顾不得怀中的花儿,急急忙忙地奔了过去,然而马车早已远离,追也追不上了。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呢……”

    才不过一会儿工夫,就已经瞧不见马车了。

    丁璐儿的心里又慌又无助,脑子里一片混乱。

    “别怕、别怕,后娘肯定只是忘了我还在采花,等会儿发现遗漏了我,一定会再回来接我的。”她开口安慰自己。

    然而,半个多时辰过去了,她依旧孤零零地待在原地,无助极了。

    随着天色逐渐昏暗,她蜷缩在一棵树下,害怕地瑟瑟发抖。过了不知多久,忽然有道干哑的声音响起——

    “哎呀!小丫头,妳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呢?”

    丁璐儿泪眼汪汪地抬头,看见眼前站着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从那张布满风霜的脸孔来看,应该已经年逾五十了。

    “小丫头,妳迷路了吗?”张汉开口问道。

    他住在附近扬州城里的一间破旧小木屋里,由于十多年前一场无情的大火,害得他家破人亡,而他也沦落得必须依靠乞讨维生。

    今儿个他一整天都讨不到食物,实在饿得发慌,只得到林子里来碰运气,看能不能采些果子果腹,想不到却瞧见了这个小女孩。

    “妳家住在哪儿?要不要张爷爷送妳回去?”张汉好心地问。

    “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是从很远的地方乘马车来的……怎么办?呜呜……我是不是永远也回不了家了……”

    “马车?”张汉有些讶异,接着又问:“是谁带妳来的?”

    “是我后娘……后娘大概是忘了我还在采花,就先回去了……可是她应该已经发现我没上马车了呀……怎么还没回来接我呢……”

    丁璐儿眼眶含泪,哽咽地述说着刚才的情景。

    听完了之后,张汉的脸上多了几分同情。

    “唉,看情形,是妳后娘故意将妳遗弃在这里吧!”若非如此,怎可能马车里少了个人会没发现?

    故意将她遗弃?!这个残酷的答案,让丁璐儿惊呆了。

    张爷爷的意思是……后娘不要她了?像扔破烂一样将她扔在这里?

    “那我……呜呜……我该怎么办……呜呜呜……我该怎么办……”她惊惶无助地哭了起来。

    见她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张汉看了着实不忍。

    “我看,妳就先跟着张爷爷吧!唉,瞧妳这身打扮,该是千金小姐才是,竟然沦落到这地步,真是可怜……来,乖孩子,跟张爷爷一块儿回去吧!”

    即便自己的生活困苦,可他也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这孩子被遗弃在荒郊野外。这么一个纤细娇弱的孩子,怕是一个晚上都挨不过去的。

    丁璐儿别无选择,只得抹了抹眼泪,握住了张爷爷朝她伸来的手。从这一刻起,她的人生有了天翻地覆的转变……

    丁璐儿在张爷爷的屋子里,度过了一个难眠的夜晚。

    倒不是因为木板床太硬她睡不惯,而是因为一想到自己的遭遇,她就忍不住一直掉眼泪。

    后娘真的不要她了吗?真的狠下心来遗弃她了吗?

    在她年幼单纯的小小心灵中,始终认定世上的人都是善良的,怎么也无法相信后娘会做出这么无情的举动。

    不死心的她,隔日便央求张爷爷带她回到那片草地旁,怀着一线小小的希望,期待后娘会来接她回家。

    然而,等了一天,后娘都没有回来,她终于不得不接受残酷的事实。

    昨天晚上,她又忍不住哭了,哭得两眼红肿,但是当她今日醒来,看见满脸担忧的张爷爷,她便强迫自己振作起来。

    她在心底告诉自己——伤心不能改变什么,就算她哭瞎了眼,也没办法让后娘改变心意,只会让好心收留她的张爷爷替她担心。

    既然如此,那她还是别哭了吧!

    丁璐儿抹干了眼泪,努力打起精神。

    “张爷爷,今儿个璐儿也跟您一块儿上街去吧!”她开口说道。

    既然她回不了家,往后恐怕得继续待在张爷爷这儿了,那么她也必须学着如何养活自己,不能给张爷爷带来太大的负担。

    “这……好吧,张爷爷就带妳一块儿上街,免得妳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又要伤心地哭个不停了。”

    望着她强忍悲伤的模样,张汉着实心疼极了。

    “唉,真是可怜哪!这么乖巧可爱的孩子,竟然沦落得跟我这老头儿一起当乞丐,老天也真是太作弄人了……”

    乞丐?一听见这两个字,丁璐儿的心蓦地一揪。

    过去爹爹带她上街时,曾经见过在街边乞讨的乞丐。那时她觉得他们瞧起来可怜极了,还央求爹爹多给他们一些银子,好让他们可以有几顿温饱。怎么料想得到,如今她也将成为一名乞儿……

    一想起死去的爹爹,丁璐儿的眼眶一阵湿热,差一点又要掉下眼泪,但怕张爷爷为她担心,便赶紧眨去眼中的水气。

    “张爷爷,那咱们走吧!”

    丁璐儿搀扶着张爷爷一块儿上了街,两旁的店铺已经开始做生意,街边的小贩们也卖力吆喝着。

    在一个算命摊附近,有个卖肉包的摊贩,刚蒸好的肉包子香气弥漫在街上,让张汉和丁璐儿的肚子都咕噜咕噜地响了起来。

    张汉看了丁璐儿一眼,心里实在不忍这么一个刚遭逢重大打击的娃儿还跟着他受到嘲弄与驱赶,便让她先在算命摊旁的一株大树下歇息。

    “璐儿,妳先在这儿等着吧!”

    “好。”

    丁璐儿点了点头,乖乖地在树下的一块大石头上坐好。

    张汉走到肉包摊贩前,低声下气地对身材矮胖的年轻小贩说道:“好心的老板,给两个包子吧?”

    肉包小贩一瞧见他,脸上立刻流露出不耐烦。

    “去去去,走远一点,别来妨碍我做生意!每日都跑来我这里乞讨,烦不烦人哪?”

    张汉求了一会儿,肉包小贩却铁了心不理会,张汉只得转向一旁的煎肉饼摊贩,却遭到了同样的拒绝。

    眼看摊贩们像驱赶苍蝇似地对待张爷爷,丁璐儿的眼眶不禁有些红了。

    张爷爷的年纪这么大了,却连填饱肚子这般微小的心愿都如此难实现,实在让人难过极了。

    丁璐儿不忍心张爷爷继续受尽小贩们的白眼与拒绝,赶紧走上前去,将张爷爷搀扶回树下。

    “张爷爷,您在这边歇着,换我去吧!”

    丁璐儿快步来到肉包小贩的面前,一脸恳求地说:“好心的大叔,可不可以给我两个肉包子?我爷爷正饿着呢!”

    “妳爷爷?”小贩瞪了树下的张汉一眼,质疑道:“那个张老头在这里行乞这么多年了,从来也没见过他有什么家人。妳真的是他的孙女?该不是那老家伙从哪儿把妳拐骗来,逼妳帮他乞讨吧?”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丁璐儿连忙摇头解释道:“我前两日被后娘带到近郊的林子里遗弃,是张爷爷好心收留我,我当然得报答他了。好心的大叔,求您了,爷爷的肚子正饿着呢!”

    她瞅着肉包小贩,水汪汪的眸子盈满了恳求。

    “这……”

    一听见她惨遭后娘遗弃的可怜遭遇,又看着这么一张充满期盼与央求的脸蛋,饶是赚钱第一的小贩,也动了恻隐之心。

    “唉,好吧好吧!但是我丑话可是先说在前头,妳不能每日都来啊!我可没办法每天给你们肉包子吃,我还得做生意呢!”小贩一边开口提醒,一边取了两个肉包子给她。

    “是,我明白了,谢谢好心的大叔,您一定好人有好报的!”

    道谢过后,丁璐儿赶紧回到树下,将热腾腾的包子递给张爷爷。

    “来,张爷爷,您肯定饿了吧!快点趁热吃,这肉包好香呢!”

    “妳也赶紧吃吧!从昨儿起妳就什么也没吃,身体会撑不住的。”

    丁璐儿虽然真的饿了,但她将手中的包子剥开后,将其中较大的那一部分塞给了张爷爷。

    “哎呀,妳吃那么一丁点儿怎么够?”

    “不会的,我的个头小,这些就够了!张爷爷多吃点吧!”

    丁璐儿很快就吃掉了手中的肉包,正当张汉打算将那大半个肉包再塞回给她时,她却说:“张爷爷,您渴了吧?我去看看能不能帮您讨碗豆浆来喝。”

    眼看丁璐儿又朝着豆浆摊贩跑去,张汉的心里既感动又不舍。

    “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她后娘怎么会忍心将她遗弃在山林呢?唉……真是可怜哪……明明应该是个受尽宠爱的千金小姐,却沦落成为一个乞儿……”

    一旁的算命摊位上,坐着一个年约五十、头发灰白的算命师。他穿着一袭简朴的白袍,身材高瘦,瞧起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气息。

    在他的摊位旁,立着一面显眼的“铁口直断邱半仙”旗帜,桌前则摆放着各式的卜算工具。

    打从张汉和丁璐儿来到街上,邱半仙就将他们的言行看在眼里,这会儿又听见了张汉的喟叹,那双睿智的眼眸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丁璐儿好一会儿。

    过了约莫一刻钟后,一辆华丽的马车从街道的另一头驶来,最后停在算命摊的旁边。

    一名珠光宝气的少妇下了车,在丫鬟的陪伴下走了过来。

    一来到算命摊前,少妇使了个眼色,一旁的丫鬟立刻恭恭敬敬地双手奉上一张银票。

    “半仙,前两日您帮我算的事情,可真是神准极了!这是一点谢意,还请您收下。”等邱半仙收下银票之后,李静莲接着道:“半仙,另外还有件事情,您可也得帮帮我呀!”

    她是城里富商贾宇方的妻子,前阵子,她听说有个云游四海的铁口半仙正好来到城里,据说他在各地都享有盛名,论断的事情无不应验。

    两日前,她抱着半信半疑的心前来,随便问了件事情,想不到竟然当真无比神准,让她心服口服。

    “夫人还有什么问题?尽避开口。”邱半仙问道。

    李静莲压低了嗓音,说道:“不瞒半仙,此次是为了我兄长前来。是这样的,我兄长有个儿子,今年十岁,一直大病小病不断,光是为了治病,就耗去了不少银子。此外,我兄长的运势似乎也很不济,生意总是没法儿有好的发展。您看该怎么办才好?是不是有法子改运?”

    过去这几年来,她兄长三番两次地开口要求她帮忙。

    念在手足之情,她能帮的地方自是尽量帮,可总不能每回都要她去向夫婿开口,万一要是连累了夫家,那可不好。

    趁着这回邱半仙来到城里,她赶紧来询问看看,说不定能够有什么一劳永逸的办法。

    “这是我兄长以及侄子的生辰八字,还请邱半仙过目。”

    邱半仙接过来仔细地瞧着,过了一会儿,他的目光不经意地一抬,看见丁璐儿正捧着两碗豆浆回到张汉身边。

    当她将其中一碗递给张汉,自己打算喝另一碗的时候,张汉却不小心打翻了豆浆,整碗洒在地上,她见状毫不迟疑地将自己手中那碗递给张汉,并且不断地摇头说她自己不渴、不想喝,哄着老人家喝下那碗豆浆。

    “邱半仙?怎么样?可有改运的法子?”李静莲关心地问道。

    邱半仙收回目光,又看了几眼手中的生辰八字,缓缓说道:“令兄与令侄的运势近年来确实不佳,而且这情况倘若不设法化解,还会再持续下去。”

    李静莲一听,连忙担忧地问:“还请半仙指点,究竟该怎么办才好?我若是继续帮下去,会不会对我夫家有所影响?”

    尽避她不能对自己的兄长和侄子袖手旁观,可若是会因此害到夫家,那她得重新考虑考虑。毕竟在嫁入贾家之后,她就是贾家人了。

    邱半仙说道:“情况虽然棘手,但也不是没有解决之道。只要找个天生命格极好的丫头,自幼与令侄定下亲事,以那个丫头的运势来带旺令兄一家,倒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喔?这方法真的行得通?”李静莲的语气有些惊讶。她虽然曾听过藉由成亲来冲喜,可没想到只是自幼订下亲事,也能够影响运势。

    邱半仙睨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夫人若是不信,尽避找其他人想法子为令兄改运便是。”

    “不不不,我不是不信半仙的话,只是有点惊讶而已。”李静莲赶紧解释,就怕惹恼了邱半仙。

    经过先前的测试,她早已对邱半仙的铁口直断佩服得五体投地。倘若邱半仙都这么说了,肯定不会有错!

    “可是……该上哪儿去找命格极好的小丫头呢?”李静莲有些苦恼。

    邱半仙的眼底精光一闪,说道:“人选确实难找,可说来许是天意,今日我正好发现了一个符合这条件的小丫头。”

    李静莲一听,不由得喜上眉梢。

    “当真?不知半仙所说的是哪户人家的千金?”她立刻追问。

    “喏,就在那儿呢!”

    李静莲顺着邱半仙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看见了正在乞讨煎肉饼的丁璐儿。

    “什么?你说的是一个乞儿?!”

    “我仔细地瞧过那孩子的面相,不会有错的。”邱半仙煞有介事地说道,而这番话可也不全然是信口胡诌。

    他自幼拜师学习卜卦、算命,对于面相也颇有涉猎。尽避刚才并未真的近距离地仔细端详那个丫头,然而光从她几个外貌的特征瞧起来,也不像是个终生坎坷的贫苦姑娘。

    再者,刚才他听见了那丫头的不幸遭遇,心底对她也涌上一丝怜悯,又见她对非亲非故的老人如此真心无私地付出,对她更是多了几分欣赏。

    刚才他仔细看过李静莲递来的两份生辰,看起来,李家近几年的运势确实不佳,然而也差不多到了即将逐步转好的程度。即便什么也不做,李家也会逐渐挥别低迷,过得愈来愈好。

    当他打算据实以告的时候,正巧又瞥见那个丫头,脑中忽然灵机一动,想要暗中帮那丫头一把。

    “事实上,她此刻虽然是一名乞儿,却有着既旺夫家又旺娘家的显贵面相。倘若夫人先将她收为义女,再与令侄订下亲事,将来两家缔结亲事,对双方的运势都大有助长。”

    既旺夫家又旺娘家?这番说词,让李静莲的眼睛亮了起来。

    尽避身为一名富商的夫人,她已拥有令人称羡的荣华富贵,但是这世上不会有人嫌手边的银子太多的,她自然也不例外。

    “半仙此话当真?”她忍不住追问。

    “只要夫人真心将那丫头当成亲生女儿教养,将来必能印证一切。”邱半仙语气笃定地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多谢半仙指点!”

    李静莲喜出望外,赶紧让丫鬟又多给了邱半仙一张银票作为谢礼。

    丁璐儿从摊贩那儿讨到了两块煎肉饼,正开开心心地奔向张爷爷,跟老人家一块儿享用时,李静莲来到了他们面前。

    李静莲仔细地端详眼前的丫头,就见她有着一张甜美可爱的容貌,模样确实是挺讨人欢喜的,长大之后应该会成为一个标致的美人胚子吧!

    “小丫头,妳叫什么名字?”

    “我叫璐儿,丁璐儿。”

    她乖巧的回答和娇甜的嗓音,让李静莲心底的满意又多了几分。

    “妳的爹娘呢?这位又是妳的什么人?”李静莲瞥了衣衫褴褛的张汉一眼,眼底掠过一丝嫌恶。

    “这位是好心收留我的张爷爷,我爹娘都已经过世了……”丁璐儿幽幽地答道,她不想提起后娘的事情,免得又得重提让自己难过的遭遇。

    听见她的回复,李静莲满意地点了点头。

    既然她父母双亡,这个乞丐老头又与她非亲非故,那么情况将会简单许多。或许这丫头真的是老天爷送来带旺贾、李两家的。

    “是这样,我虽然有个儿子,不过心里一直想要个女儿,却始终没能如愿,因此打算要收养个像妳这样年纪的女儿。今日在这里遇见也算是有缘,妳可愿意跟我回府,让我与老爷收养?”李静莲随口编了个理由。

    丁璐儿眨了眨眼,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一旁的张汉就已一把将她推到李静莲的身边。

    “愿意!她当然愿意!”张汉代为回答。

    他认得眼前这名珠光宝气的少妇,知道她是城里富商贾宇方的夫人。尽避那贾宇方并非是乐善好施的大善人,但也从没听说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

    能够被这样的大户人家收养,是这孩子的福分,当然得要好好地把握住。倘若错失了这个机会,恐怕就真的得一辈子吃苦了。

    “很好,妳说妳叫璐儿是吗?妳就跟我走吧!”李静莲说着,伸手轻拉着丁璐儿纤细的手臂。

    “呃?可是张爷爷……”丁璐儿一脸迟疑。

    张汉赶紧道:“别担心,孩子,张爷爷好得很,妳尽避去吧!”

    “但……”丁璐儿的心底好生犹豫。

    尽避张爷爷只收留了她两晚,但是在她的心里,张爷爷对她有着莫大的恩情,要是她就这么离开了,往后谁来帮张爷爷讨食物吃呢?

    李静莲的眉头微微蹙起,心底有些不悦。她示意身旁的丫鬟取出几锭银子,拿给了张汉。

    “拿去吧!有了这些银子,够你好好过上一阵子不愁吃的日子了。”

    “多谢夫人。”张汉没跟银子过不去,仔细地收妥银子,并且帮忙劝道:“璐儿,妳就跟着夫人回去,好好地过日子吧!”

    丁璐儿本来想要和张爷爷多说几句话、好好地道别,却已被李静莲牵着带上了马车。

    当马车缓缓驶动,丁璐儿忍不住伸手掀开帘子,正巧经过算命摊前,就见那名头发灰白的邱半仙朝她扬起一抹若有深意的微笑。

    她怔了怔,虽然不明白那位半仙爷爷笑容中的涵义,但也礼貌地朝他轻点了下头致意。

    李静莲望着眼前的小丫头,真心希望这孩子确实能够对贾、李两家的运势大有帮助。

    “好了,我不管妳从前姓什么,既然今日让我收养,那么妳就改姓贾,从今以后妳就是『贾璐儿』了,知道吗?”

    丁璐儿一怔,小小声地问:“不能继续姓丁吗?”

    “当然不能!”李静莲断然拒绝。“进了贾家,被我和老爷收养,自然得跟着姓贾。往后妳得喊我一声『娘』,喊家中的老爷一声『爹』,明白吗?”

    丁璐儿轻蹙起眉头,心底升起一股抗拒。她不想要改姓贾,倘若爹娘地下有知,肯定会伤心的。

    像是看出她有意反悔,李静莲出声警告。“倘若妳不打算让我收养,那么我可是要收回刚才给那个老头的银子,妳最好考虑清楚。跟我回去,妳不但从此成为一位千金小姐,那个老头也能够靠那些银子过上一段无须乞讨的日子。但要是妳选择回去,那么你们俩可就要继续过着身无分文、苦哈哈的生活了。”

    听了这番话,丁璐儿咬着唇儿,心底陷入挣扎之中。

    张爷爷的年纪大了,那些银子确实可以让他过上一段不必挨饿的日子,甚至买些衣裳来保暖……

    看出她心中的抗拒逐渐消失,李静莲这才满意地扬起嘴角。

    “一旦妳跟着我进了贾家大门,妳就是贾璐儿,是我和老爷收养的女儿了,明白吗?”

    “明白了……娘。”她小小声地回话。

    “很好。”

    马车继续前行,朝着贾府一路行驶而去。

    再过不到一刻钟,丁璐儿即将告别过往,从此成为贾家的小姐——贾璐儿。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狼别再追最新章节 | 恶狼别再追全文阅读 | 恶狼别再追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