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此情不准待追忆 > 第二章

此情不准待追忆 第二章 作者 : 简璎

    “经理,我一定要穿这种衣服吗?”国际精品旗舰店的贵宾试衣间里,崇柔站在华美的穿衣镜前,弯弯的眉紧蹙着,双手挡着凉飕飕的胸口,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发烫。

    真的很不习惯,这些礼服每件领口都很低,经理还坐在后面的单人深紫色沙发里,像皇帝选妃似的让店员拿衣服鞋包给她搭配。

    她换了一套又一套衣服,每一套都不适合她,每一套他都皱眉,让她更紧张也更后悔,自己应该跟佳琏去夜游才对。

    “一定要。”路驰雍语气不容置喙。“我们要去大使馆参加宴会,那里有各国使节的夫人,还有许多企业家夫人,一定得盛装打扮。”

    崇柔愕然的瞪大了眼睛。“大使馆?”

    她以为是陪他去喝喜酒,宴会对她来说,唯一的定义就是喝喜酒,没想到竟然是参加大使馆的宴会!

    她根本没有参加正式宴会的经验啊,现在后悔可不可以?

    转头看着上司,她润了润嘴唇,鼓起勇气问:“经理,你可以找别人陪你去吗?我没参加过宴会,好紧张……”

    路驰雍皱眉。“没什么好紧张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她很怕看他皱眉,那表示他不高兴了,但她不想跟他去啊。她硬着头皮说:“可是我英文不怎么好,可能会让你丢脸……”

    “你只要会笑就可以了。”路驰雍看着她,微微挑眉。“微笑你会吧?要我教你吗?”

    吃了熊心豹子胆才敢要他教,她连忙摇手又摇头。“不,不用教我,我会微笑。”

    一旁的店员看了他们的相处模式不觉莞尔,她看着路驰雍,微笑问:“路先生,那么小姐就决定身上这套了吗?”

    崇柔有些气馁,连店员都看得出来他说了算,衣服明明穿在她身上,她反而没有决定权。

    “就决定这套,结账吧!”他拿出信用卡给店员。

    她连忙要找自己的皮包。“经理,我……我来付……”她没看到标价,但对精品还有些概念,这身行头恐怕要好几万……不,可能要十几万才够,经年累月存起来的零用钱也不够,看来她只得分期付款了。

    “是我要你陪我参加宴会,哪有让你付钱的道理,收起来吧!”

    跟他进来精品店的女人里,她是第一个说要自己付钱的,虽然她并不是他的女朋友,但眼前这种情况,她完全可以理所当然的收下这些衣物,她却说要付钱?让他意外极了。

    “那这衣服、鞋子、包包……”她总不能平白无故的收下吧?宴会结束后要还给他才行。

    “当然是送给你。”路驰雍看着她娇小的身躯。“难道你认为我留着能派得上用场吗?我不穿女装。”

    崇柔很想笑,同时怀疑他怎么可以一脸正经的说笑,莫非他是个冷面笑匠?不过也因为这样,她心中的紧张情绪缓和了不少,也不再对盛装的自己那么不自在。

    “你那个纯天然粉底液的提案还不错。”从精品店往宴会的路上,他开着车,突然提起。

    崇柔完全无法掩饰自己的惊讶。“你有看?”

    她更意外了,因为提案交出去之后都没有下文,她以为跟大家的提案一样被打枪了,没想到会得到他的称赞,真的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让她好兴奋。

    “难道你们认为你们交上来的提案报告,我都直接扔进垃圾桶里吗?”他若有所思的问。

    天啊,他误会她的意思了!她情急的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以为你不会看新人的提案!”

    路驰雍蹙眉,又是一阵沉吟。“你们新人都是这么想我的?”

    老天!这样她不就害到其他人了?她手忙脚乱的说:“不!不是!是我自己这么想,别人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我想他们一定跟我的想法不一样,我是第一次上班,也不太了解提案的程序,所以才会胡思乱想……”

    她到底在讲什么啊?会不会越描越黑,让他从此盯上他们这期的新人啊?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路驰雍的薄唇微挑,看了慌张的她一眼。“对我来说,每一个职员都是我可以运用的资产,既然你们是考进来的,我就相信你们有一定的实力,你们每个人的提案我都会仔细看过,也会把我的看法跟意见回复在提案报告里,不过因为部门的人员不在少数,把所有的提案看完需要一些时间,这样明白了吗?”

    她立即不假思索的猛点头。“明白、明白!”

    他好笑的勾了勾嘴唇。“回答得这么快,是真的明白吗?”

    “回经理的话,是真的明白!”反正她知道他没有误会她,而且还不厌其烦的跟她解释提案迟迟没有下文的原因,那就够了。

    “那把我刚刚讲的话讲一遍。”他冷不防说。

    她愣住了。“啊?”

    他是在捉弄她吗?怎么再讲一遍?她没有超能力,怎么记得起来?

    “经理……”她求饶地看着他,却发现他唇角上扬还有着隐隐笑意,顿时明白他在捉弄她。

    她的心跳突然加快了,因为他唇畔那似笑非笑的模样,自进公司以来认为难以相处的上司,今晚突然觉得距离不再遥远了。

    对于大使馆宴会的规模,崇柔还真的不会形容。

    场地是某位驻台大使的官邸,就像电影里那种衣香鬓影的场合,奢华的水晶吊灯、偌大的舞池,穿着燕尾服的男侍者穿梭在宾客之间用高级水晶杯送饮料,在场的有各国的使节和他们的女伴,还有许多知名的企业家与他们的夫人或千金。

    到达会场看到其他人的穿著之后,她就放心了,原本担心自己穿得太露引人注意,事实上微露胸前的浅沟根本不算什么,在场每个女人都争奇斗艳、珠光宝气的,有些更是整身的名牌,相较之下,她身上的行头只是小儿科,没人会盯着她看,也没人会议论她,让她自在不少。

    路驰雍挽着她的手跟认识的人一一点头打招呼,有时停下来寒暄几句,有时会聊开来,而她就一直保持微笑,真像他说的一样,跟在他身边就行了,根本没人会跟她攀谈,也没有人会问她是什么人。

    虽然不必担心会有陌生人跟她攀谈,可是她肚子好饿,在办公室的时候,面包只吃了一半就被他吓到,阿华田则根本还没喝。

    终于有了空档时,她扯扯他衣袖,压低声音开口,“经理,我——”

    “现在不可以回去。”路驰雍的眼神杀了过来,不假思索的打断了她还没说完的话。

    他知道她不习惯这种场合,也知道她如坐针毡、度秒如年、很不自在,但宴会才过了一半,他不可能让自己的女伴先走。

    “我不是要回去,我是肚子饿了。”崇柔更小声的说:“我可以吃点东西吗?会不会很失礼?”

    她看到长长的自助餐台有各式各样的小点心,宾客都自行取食,她应该也可以吃一点吧?

    “你没吃晚餐吗?”路驰雍的神色缓了下来。

    崇柔忍不住叹口气。“事实上,经理你进去办公室的时候,我正在吃面包,吃到一半。”

    “面包?”他挑眉。“你的晚餐就只有面包?”

    一个面包能有多大?现在都八点半了,难怪她会饿。

    “跟我来!”他牵着她的手快步往餐台移动,接过侍者递上的餐盘问她,“想吃什么?”

    崇柔怎么敢让上司为她服务,连忙说:“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路驰雍神色平淡地说:“你手那么短,比较远的夹不到。”

    冤枉!她手哪里短啊!“经理——”

    当崇柔正想为自己的手不短陈情时,耳边蓦然传来路驰雍波澜不兴的声音——

    “开玩笑的。”他淡淡地说:“你不习惯穿这种衣服,拿着盘子夹食物,我怕你会跌倒,弯身也不自在,还是我来就好。”

    她讶异不已的看着他。

    原来经理也有体贴细心的一面,平常开会超过午餐时间,他都不管他们会不会肚子饿,一定要有结论才作罢,想不到这样的人会为她设想周到,真的想不到。

    吃饱后,大家都滑进舞池了,灯光也调为气氛浪漫的幽柔晕黄,他竟然也二话不说的把她带进舞池里,让她紧张不已,好想逃出去。

    “你在干什么?”看她一直有挣脱逃走的意图,他不悦了,双手紧紧扣着她的手臂皱眉。“你现在是想从这里逃出去吗?”

    她慌张的说:“经理……我不会跳舞。”

    路驰雍目光凌厉。“我会。”

    “啊?”她实在不解,就算他会,她也还是不会啊,难道他要现场教学?她学习能力没那么强,而且也没有舞蹈细胞。

    “你又忘了吗?”路驰雍瞇起眼。“我说过,你只要跟着我就可以了。”

    她咽了一下口水。“我不知道也包括跳舞……”

    一双深邃的眸子射向她。“任何事都包括。”

    就算她再想逃,也不可能从他眼睛底下逃走,她的胃部因过度紧张纠结成一团,刚刚吃的东西都要消化不良了。

    当他的手放在她腰上时,她整个人都僵硬了,根本听不到音乐声,只听到自己心脏怦怦、怦怦的深沉狂跳声。

    她是不是在作梦啊?她竟然在跟冷面上司跳舞?不,不算跳舞,是他架着她在舞池里移动才对。

    要命!踩到他的脚了!她慌张的抬头,撞上一双深沉的眼,但是他却像是没感觉一样,慢悠悠地说:“放轻松,第一次跳舞能这样已经很好了。”

    崇柔被他看得脸上一热,她点了点头,后来就跳得比较自然了,也渐渐可以跟上节拍,原来她有舞蹈细胞,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中场休息的时候,他拿了一杯红酒给她。

    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老实说:“经理,我不会喝酒。”

    他执红酒的手仍举在半空中,双眸看着她说:“红酒不算酒,是饮料。”

    不敢让他一直拿着,她只好接下,又在他的“关注”下浅尝一小口,发现没有她想象的恐怖,不自觉的又多喝了几口才停下来。

    “怎么样?”他不置可否的看着她。

    她抬眸对他灿烂一笑。“还满好喝的。”甜甜的,喝了一杯之后醺醺然的,还消除了她的紧张感。

    于是,在他应酬的时候,插不上话又无事可做的她就一杯接着一杯的喝,最后她觉得自己好放松,都不会紧张了,还能跟侍者说嗨。

    快十一点的时候,宴会差不多要结束,她也已经站不住了,路驰雍扶着笑嘻嘻的她离开大使馆。

    她醉了,他明显知道这个事实。

    对他而言,红酒不算酒,却把她醉倒了,没想到她连喝红酒都会醉。

    她根本没办法自己走路,旁边也没有人可以帮忙,他只好亲自把她抱上副驾驶座,然后开始叫她。“醒醒,安崇柔,快点醒醒。”

    只是不管他怎么叫她,甚至拍她的脸颊,她都毫无反应。

    在这种情况下把她送回家,她的家人一定会对他有所误解,而天知道她要多久才会醒过来,他不会委屈自己在车上待一夜。

    他决定把她带回自己的公寓,等她清醒再说,而此刻没办法征求她的意见,就当她同意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此情不准待追忆最新章节 | 此情不准待追忆全文阅读 | 此情不准待追忆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