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食诱堡主夫 > 第二十三章

食诱堡主夫 第二十三章 作者 : 艾林

    高原上的可贵夏天在悄悄溜走,被困在床上的水芙蓉肚子渐渐地胀成一个大大的球,塞北神医下令,要保住孩子只能卧床不起,因此即使再思念阳光,她也不敢下地一步。

    处暑节气过了没多久,霍炎庭便打算抱着水芙蓉到院子里晒晒太阳。

    强壮的男人抱起妻子,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的颠窍。

    “一定要把眼睛闭上吗?”水芙蓉闭着眼睛,小声问道。

    “嗯。”

    “为什么呢?”

    “一会你就知道了。”

    “现在告诉人家嘛。”

    “不要。”

    “霍堡主,开开恩嘛!”

    说话间,水芙蓉的小**被放到了贵妃榻上。

    安置她坐好,霍炎庭觉得屋外的风有点凉,再为她加盖了一条毯子。

    午后阳光欢乐地落在水芙蓉的身上,映着她红扑扑的小脸。

    “还不可以打开眼睛吗?”

    “现在可以了。”

    初初睁眼,在看清面前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她的眼里浮起泪光。

    “怎么哭了?把它送给你,是想让你高兴呀。”

    “我高兴我高兴!我有自己的马车了。”水芙蓉看着放在院中,玲珑精致的小马车,开心得不得了。

    马车用金丝楠木搭出骨架,用七彩宝石做妆点,碧绿玉石做靠椅。在阳光下,它犹似天女的宝座。

    “到时候把龙驹控在前面,给你拉车。”

    “相公……”

    “抱歉,答应你那么久才给你做好,实在有愧于你。”

    “不,不,已经很好了,我好想上去坐坐。”

    “等你生下孩子,坐完月子,我就教你驾车,不过你要答应我,安安全全的生下我们的孩子好吗?”

    “我爱你,炎哥,我保证平安地诞下孩子,我们一家人永远不分开。”她回以万般深情。

    抱着她的怀抱微微收紧。

    “霍炎庭!叶家人呢?你把他们弄哪里去了?”支着拐杖而来的老太爷声音洪亮地大吼,经过塞北神医的调理,老人家的身体好了许多。

    “乖,你好好在这里晒太阳,我去去就目。”他小心翼翼地把水芙蓉放回榻上,转身对爷爷道:“爷爷,请随我来,你孙媳妇有孕在身,让她好好休息。”

    本来想大发脾气的老太爷瞧了瞧水芙蓉可爱的小脸和她圆圆的肚子,只好乖乖地跟霍炎庭走了。

    大概一顿饭的工夫,脸色不佳的霍炎庭回来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来到贵妃椅前,紧紧抱住妻子。

    带着薄茧、常年劳作的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黑发,什么也没有间。

    “你不想问问什么吗?”

    “如同你相信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一样,我永远相信你只会做对我们有益的选择。”

    “嗯。”方才向老太爷说清叶家的罪恶、叶锦娘的烂事,他的心情又一落千丈,听到妻子如此体贴他的心情,他万分感激。从此以后,若无必要,他都不想再提起那迋永人!

    “闭上眼睛。”这次轮到水芙蓉了,她见他乖乖闭上眼,把一颗芝麻酥球放进他的嘴里。

    “猜猜这是什么?”

    霍炎庭摇头。

    她又塞了一颗小点到他嘴里。

    “这是什么?”

    还是没有答案。

    “再尝尝这个耶!为什么你最近都给什么吃什么?”

    “你不是说过:吃得饱,没烦恼吗?”

    午后的风里,传来水芙蓉清脆的笑声。

    “好,以后这就是我们的家训。”

    “嗯。”

    来年初春,城中的树木发出新芽,就在这万紫千红的季节里,霍炎庭的女儿平安降生,青睚堡内上上下下都为这新生的千金欢喜不已。

    到了这一年的夏末,水芙蓉已能开开心心地背着她家可爱的娃娃去芙蓉坊里走动了。

    从那以后,紫溪城的城民们常能看见一辆华丽小巧、如同神仙宝座的马车,由一匹弃红色的马儿拉着,自青睚堡直奔河东大街,或者由河东大街出发返回青睚保士。

    这漂亮华贵的小马车上,驾车的是和善的青睚堡堡主夫人,而她的背上还经常背着面色红润、漂亮可爱的小宝宝,所到之处,紫溪城民无不亲切热情的向她打招呼,在城民的眼里,这个堡主夫人是青睚堡里最好的人。

    她不贪恋养尊处优的生活,不辞辛苦地经营芙蓉坊,让全城人人都有口福,世间除了菩萨,就她最好!

    七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水芙蓉同往常一样,驾着马车背着女儿从紫溪城返回青睚堡。

    山道上微风温暖宜人,头顶上的蓝天如海,白云朵朵,夏蝉在树梢上唱着欢快的歌儿。

    被夏日的熏风吹醉,水芙蓉慢下车速,慢慢地赶着马,享受着难得的一路风光,也许是风儿舒适清凉,小女儿在她背上睡得特别的安稳。

    忽地,一串马蹄声飘进水芙蓉的耳朵里,她手搭在额上放眼望去,看见离她俩一远的另外一条宽广山道上,霍炎庭正骑着龙驹与霍光霍康霍飞他们疾速飞驰。

    “炎哥!”水芙蓉挥挥手,叫了一声。

    声音太小,急于赶路的霍炎庭和属下并没有听到。

    可是,耳朵大大尖尖的龙驹听见了。

    它倏然放慢速度,猛然掉头,改变方向往前奔,边跑边仰天威武地长啸,好似在说“女主人我来了我来了”。

    霍炎庭一楞,往前一看,只见他亲手打造的马车停在对面的山道上,车上正站着他的妻子。

    欲强行收缰的霍炎庭放松力道,纵容龙驹向山道上的水芙蓉飞奔而去。

    轰轰轰轰,马群一见龙驹往反方向跑,不做其他选择,随着龙驹一起掉头往前冲。

    滚滚尘烟里,水芙蓉惊讶地看着龙驹带着男人们冲到自己面前,接下来龙驹的举动更是让水芙蓉大开眼界。

    龙驹停在小巧华丽的马车前,马膝一屈,带着马背上的霍炎庭跪到了水芙蓉的面前。

    高大的马儿压低身子使得霍炎庭和水芙蓉正好立于同一高度,两人视线相接,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蓉儿,原来你打消让龙驹拉车的主意,是为了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你一唤,它就能带我飞奔到你身边呀!”他的专属神驹对蓉儿言听计从成这个样子,以后他想要不听妻言都不行了。

    “嘿嘿嘿嘿,我也是生下辛桐后才发现它变了呢!龙驹!”水芙蓉含笑摸摸龙驹头上的毛,自从上次在马服她和龙驹患难见真情后,龙驹就大大改变了呢。

    龙驹用舌头舔着水芙蓉的手背,水芙蓉心领神会,从袖里拿出一颗糖球喂……

    巨大的马嘴吞下糖球,口水越流越多。

    “紫溪城中有些事务要处理,你先回堡中等我,我有东西给你。”英挺伟岸的霍炎庭低着腰,轻声对妻子说道。

    “好,早点回来,今晚煮焖五花肉给你吃。”水芙蓉乖巧的小脸笑得甜蜜。

    “太好了,又有红焖五花吃!堡主夫人,上次焖的肉我们都还没有吃够呢,今天多做点多做点。”跟在霍炎庭身边的霍飞大流口水。

    “夫人,别理他。”堡主两夫妻甜甜蜜蜜,他插什么嘴呀。霍光和霍康拉着霍飞的马,将他带离马车前。

    “慢点驾车!”

    “你也是。”

    含情的眼神纠纠缠缠之后,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告别。

    夜里,跟霍炎庭及其手下十个护卫一起用完饭后,水芙蓉被霍炎庭带回房里。

    三排雕刻好的月饼木模整齐地出现在她面前。

    水芙蓉半张着红艳的小嘴道:“这这……这是我要的月饼模子!”今日她还在跟三婶提起,若是没有好的模子,今年八月十五的时候就没有月饼可吃了,没有好看诱人的花纹,再美味的月饼也不会讨人喜欢的。

    “这里每一个都是我亲手雕啄的,你看还向意吗?”他用了半年多工夫,费尽心血,就是想要做出水芙蓉期盼的东西。

    “没有比这更好的模子了。”水芙蓉哽咽着道,她以前跟工匠说的话,他竟然一直记在心底并付诸实施,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她感动的心情。

    这些模子有她要的美丽嫦娥、可爱小兔,有她最喜欢的莲花和五蝠葵花。每一个几乎都好似从她脑袋里生出来的一样,与她设想的完全一样,小兔毛茸茸的,嫦娥好漂亮,葵花不大不小罢刚好。

    “炎哥!”水芙蓉握紧他的手,感动地看着他,眼眶都湿了。

    “傻夫人,送你那么多金银珠宝都没见你如此感动过。”

    “我知道,这里所有的模子都是炎哥你亲手为我雕刻出来的。哈!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要小猪的木模子,我叫叔叔雕给我,叔叔说哪里会有人要猪模子,谁会吃猪月饼,呵呵。”雕出如此巧夺天工的模子,不但是他的技艺高超,也是他对她的正门真心。之前和工匠说的话她只说了一次,他就好好的记在心里,令她又是感动又是快乐。

    “傻瓜,别哭了。”

    “今年中秋也不远了,我一定要用它们做好多月饼,让大伙看看我们俩双剑合璧的结果,你雕的莲花真好看呢,像真的一样!这月饼味道靠我,卖相靠你,咱们夫妻联手,一定会做出这世上最好看也最好吃的月饼。”他微笑着颔首。

    中秋节时,水芙蓉终于将她想做的月饼端上了桌。

    “这个好好吃。”

    “这个好好看……”

    “这个是莲蓉的耶。”

    “这月饼上的小猪肯定是我哥的手笔,啧啧。”

    “我不爱吃甜的耶!这个是火腿月饼?!”

    田春光、霍磊、霍岳庭还加上老太爷,一家人围在月光下的条案前,分吃着新鲜出炉的月饼。

    “芙蓉乖媳妇,你有没有多做些呀,我要拿回寝院吃。”

    “有的有的。”

    “我哥呢?”

    “我这就去叫他。”水芙蓉笑着离去,来到赏月台后的厢房里。

    轻轻推门,就见高大的霍炎庭正扛着还未满周岁的女儿在屋里走来走去。

    夜深了,这个黏人的小东西竟然一点困意都没有,她趴在爹爹宽阔的肩头睁着大眼睛四处乱看,胖似嫩藕的小手圈着爹爹的颈项。

    “还没有睡着?”

    霍炎庭很无奈地摇摇头。大伙都在等他出去吃月饼,小家伙却不放他走,死活也不肯睡,眼见已经夜深了,睡太晚对小婴孩可不太好。

    “霍辛桐,你很不乖哟。”

    “咿呀伊呀呀!”听娘念自己,白胖的小东西用谁也听不懂的话反驳。

    “我来哄哄她吧。”水芙蓉解开围裙,伸手想接过女儿。

    小家伙见自己要被抱离宽大的怀抱,顿时放声大哭。

    “霍辛桐!”水芙蓉叫她,“你这样缠着爹爹很不乖哦!爷爷奶奶还有太爷爷都在等你爹爹过去呢。”女儿总是缠着炎哥比较多,不知道她该不该吃味一下。

    哇!我不讲道理不讲道理,我就要爹爹。哭,是最有力的武器。霍辛桐是越哭越得意。

    “这个小滑头!炎哥,你把她惯坏了。”水芙蓉没好气的嗔道。

    “好了,不哭了不哭了。女儿本来就是要宠的,以后被人骗走,想宠都宠不了了。”冷傲的霍炎庭此时在女儿面前就是一个二十四孝爹爹,他宽厚的大掌,温柔地轻拍女儿的后背,安抚女儿的情绪。

    明亮的月色里、柔柔的夜明珠光线下,她的男人和她的女儿,勾勒出一道世上最美最温柔的画面。

    水芙蓉走过去,靠在霍炎庭另一侧空出来的肩上,闭上眼睛。

    他们会一直在一起,直到永远!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食诱堡主夫最新章节 | 食诱堡主夫全文阅读 | 食诱堡主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