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绅士爱淘气 > 第一章

绅士爱淘气 第一章 作者 : 艾佟

    爬呀爬呀,夏琪安战战兢兢爬上马梯,再从马梯攀上墙头,可是从墙头往下一看,她差一点晕过去,就这样跳下去,没有脑袋开花,也会变成残废,这两者都不好玩。

    “救命啊……有没有人?这是什么穷乡僻壤,竟然连个影子都没瞧见!救命啊……隔壁的,不要关在家里不出门……妈咪已经够狠了,不给我零用钱,外婆更残酷,索性将我关起来,万一有窃贼闯进来,我不就死路一条吗?”夏琪安从一开始的大吼大叫,最后变成蚊子般的嗡嗡叫,她好渴哦!

    她好想下去喝杯水再上来,可是……呜……往上爬一次,她两只脚都软成麻糬了,再来一次,她还能Hold住吗?

    “救命啊……哪个好心人可以解救我这个困在墙上的公主?救命……我没有摔死,也会渴死……外婆,做人怎么可以这么缺德?好歹是个大学教授,高级知识分子,难道不知道我可以告妳妨害自由吗?”她已经变成喃喃自语了,因为在高处待太久,胆子只剩一半了。

    今天的太阳好大,她觉得头开始晕了,赶紧揉了揉眼睛,就怕不小心一闭眼会跌下去……咦?那是人吗?

    她用力睁大眼睛,果然看见有个人背对她忙着拍摄四周的景物。

    “喂……大叔……帅哥……”

    不管她多么努力的扯开嗓门,对方没听见就是没听见,她只好弯下身取下右脚的鞋子,施展她平日丢飞盘的身手,一击——没有击中目标!只好再接再厉换上左脚的鞋子,使劲吃奶的力气一丢,这一次从对方的左肩擦过,总算惊动对方了,他放下照相机,转过头探看究竟。

    “大叔,我在这里!”她兴奋的发出欢呼声,举手大力挥舞。

    慕希淮闻言一怔,虽然他三十二岁了,可是不曾想过已经进入“大叔”的阶段,不过仔细一瞧,是个小女生,称他一声大叔也不为过。

    走过去,他抬头看着她。“小妹妹有事吗?”

    “大叔,请你帮个忙,去隔壁借梯子,帮我从这里下去。”

    “逃家是不对的行为。”

    “大叔,我已经二十二岁了。”

    他看她明明未成年,而且那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闪着狡黠,他很难信任她。

    “不相信?等我从这里离开之后,给你看身分证,我真的二十二岁了。”

    “妳确定我不会被人家当成诱拐未成年少女的怪叔叔?”

    “我在两年前就有投票权了,还有,人家只会说你是帅叔叔。”

    慕希淮微微一笑,这个女孩子令人愉悦,他就帮她上隔壁借梯子。可是跑了几户之后,他放弃了,左邻右舍显然事先收到警告,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

    “对不起,没有一户人家有梯子。”

    “开什么玩笑,这里全是有庭院的日式房子,家家户户不是种了橘子,就是种桃子,哪一户会没有梯子?”可想而知,这根本是外婆搞的鬼,她恨恨的咬牙切齿。“说她是老巫婆,还不承认,自己残酷无情就算了,竟然连左邻右舍都拖下水!”

    “妳跳下来吧,我会接住妳。”

    “……你说什么?”她惊愕的瞪大眼睛。

    “想离开那里,妳只能跳下来,而我会接住妳。”

    “你在开玩笑吧?”

    “不是,我想,接住妳应该没有问题。”

    如果她这么容易相信一个陌生人的话,肯定是疯了,可是她竟然脱口叫他接好,别害她**开花,接着就豁出去的跳了。没办法,想逃离这里,只能向老天爷借胆了。

    当双脚安全的站在地上,她不禁有一种历劫归来的感觉,总觉得这种时候应该放声大哭,活着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是不是太夸张了?总之,此刻她超级无敌感动,当然要对恩人有所表示。“请问大叔尊姓大名,有机会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

    “不用了。”

    “真的不用吗?”

    “举手之劳。”

    爽快!她满意的点点头。“大叔真是个好人。”

    好人?他淡淡一笑,他是好人吗?基本上,他是好人,只要没有利益冲突,当然,绝大部分的人都是这样的。

    “大叔,谢谢你了,再见。”她高高举起手,双脚轻飘飘的转移方向,准备奔向自由的远方。

    “等一下。”

    她就像突然被用遥控器定格的电视画面,瞬间,脑海闪过无数个念头,半晌,僵硬的回过头来。“大叔后悔了吗?”

    他摇了摇头,含笑的目光移向她的双脚。

    低下头,她尖叫着跳起来。丢死人了,怎么会忘了刚刚拿鞋子丢人家,这会儿还光着脚丫子呢!

    她千辛万苦的挤出笑容,赶紧东张西望的寻找鞋子,同时为自己闹出来的笑话解释。“我这个人有一点点小胡涂。”

    他又是淡淡一笑。“一点点小胡涂?”

    “真的只有一点点……还有,因为恢复自由,太开心了,一时忘了没穿鞋子。”这根本是在说服自己,没办法,自己都不相信的事,如何取信别人?

    “我可以理解。”绅士要懂得适可而止。

    夏琪安狼狈的找回各奔东西的鞋子,穿回脚上,看到他左肩的灰尘,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刚刚用鞋子砸到你,很痛吗?”

    “没事。”

    “其实,我这个人平时不是这么粗鲁,刚刚是逼不得已的。”不过,她怎么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事实上,她是有点淘气,但绝不粗鲁。

    “若是我,在刚刚那种情况下,也会有相同的举动。”

    这位大叔果然是个好人,她终于认真打量他——温文尔雅,就如春天的和风,很迷人,很舒服,可是最令人心动的是他的身材,至少有一百八十公分以上,而且还有微微的肌肉线条,根本是走伸展台的模特儿,难怪简简单单的T恤牛仔裤也可以让他看起来充满了时尚感……噢,回神啊,再看下去,她就要对人家流口水了。

    “虽然大叔不要我报答,可是大叔今日的恩情我记住了,将来若有机会回报,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这点小事不需要看得太严肃了。”

    “这是我的心意,大叔记住就好了,谢谢大叔喽,告辞。”

    目送蹦蹦跳跳离去的身影,慕希淮忍俊不住的笑了,如果他们还有缘相遇,需要帮忙的绝对还会是她……很奇怪的是,他竟然生出期待,假若他们有机会在某个地方重逢,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想想真是好笑,他不禁摇了摇头,即使将来有缘在某个地方遇见了,说不定他们早就忘了今日的点点滴滴,就像擦肩而过的路人,相遇过无数次,却不曾在彼此的记忆留下痕迹。

    自从董律师公布爷爷的遗嘱后,慕希淮就猜到有一天会落入眼前的光景——四个兄弟将他团团包围,一旁还有一个看热闹的姑姑。不过,距今只有半个月,这会不会来得太快了?

    “老大,我们四个一致认为应该由你先揭开序幕。”慕家最无礼的老么慕希曜到了老大面前,也会乖乖降低一半的音量。

    “为什么?”他可是很有礼貌的请教,这是绅士的风格。

    “五把钥匙没有凑齐,连宝藏身在何处都没有线索。这件事我们五个都无法置身事外,迟早要面对,可你是老大,当然由你打前锋啊。”

    “我工作很忙,最近还接了一个民宿的案子,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面,我认为应该由美男先开始。”慕希淮的目光直直落在老三慕希风身上。“你不是有很多红粉知己?里面应该不难找到一、两个结婚对象。待你拿到钥匙之后,看看钥匙上面提供什么信息,我们再来商量接下来怎么做。”

    这个提议非常好,他们五个兄弟里最有可能第一个踏进婚姻的就是老三,因为女性朋友太多了,若是不小心被设计,升格当了爸爸,能不把孩子的妈娶回家吗?

    不过,当事者可不喜欢这个提议,他立刻激动的从沙发跳起来。“红粉知己之所以称为红粉知己,那是因为她们只能当朋友,不能当老婆!”

    “红粉知己之所以称为红粉知己,是因为你不想负责任吧。”老四慕希云凉飕飕的道,自家兄弟,难道还会看不出他的心思吗?

    其他几人差一点拍手叫好,说得真是对极了。

    “你们这几个家伙根本不懂,女人太多了,反而不知道如何选择。”

    “女人太多还是比没得选择好。”老二慕希夜看起来是站在老大那一边的,因为若依照年纪,下一个就是他……他不是不想结婚,只是不喜欢被人逼迫,这会让他觉得自己很像一匹被主人抽鞭子的马,而马会让他想到“种马”……超级没格调。

    “不管是女人太多了,还是没得选择,我们都要面对,还是按着年纪一个接一个解决吧。想想看,谜语先从前面入手比较好猜测,还是没头没尾从中间推敲呢?”慕希曜当然支持长幼有序,因为他是最后一个,还可以慢慢打混。

    “这还真是伤脑筋。”慕希云对谁先谁后一点意见都没有,最重要的是有对象,三个月之内闪电结婚也是有可能的事。

    “你们先休息一下,喝杯咖啡,待脑子冷却过后,再继续讨论吧。”慕海铃不知何时离开起居室,又端了五杯冰咖啡回来。

    没错,先喘口气,喝杯咖啡,同时利用这个时间好好盘算。

    慕海铃看他们都安静下来了,在按摩椅坐下,边享受按摩边献计。“我给你们一个建议吧——办一个相亲派对,说不定一场派对下来,五个人就同时找到未来的另一半,拿到开启宝藏的钥匙。”

    慕希风第一个举双手赞成。“这个主意好,多认识一些美女绝对不吃亏。”

    “不好,万一我们五兄弟看上同一个女人,怎么办呢?”慕希夜的心思最为细腻,即使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可是有疑问就要提出来。

    “长幼有序,当然是长者有优先选择权。”慕海铃不慌不忙的道,这五个孩子一个比一个还难缠,不过没关系,今日她可是有备而来。

    “我不喜欢相亲派对,又不是皇帝选秀。”只要是花时间的非正事,慕希淮都没兴趣,何况是看一群千金小姐花枝招展,比美比艳比时尚,一点意义都没有。

    “这是建议,不勉强。”慕海铃顿了一下,随即又道:“可是别忘了,一天不结婚,开启宝藏的钥匙就慢一天到手,五年一过,你们失去的不只是爷爷留下来的宝藏,还包含慕家祖宅。”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刻意重述一次,根本是在煽风点火。然而这念头才闪过,慕希淮就接到四位弟弟施压的目光。一对四,他明显处在下风,不能不识时务的转个弯。“我们是民主社会,少数服从多数,如果你们都赞成开相亲派对,我奉陪,可是万一连一个都没有看上眼,这不是太浪费时间了吗?”

    “除非你刻意挑剔,否则不会连一个都看不上眼。”

    “姑姑,感觉这种事不是理智可以控制的。”他看了四位弟弟一眼,想要得到他们的支持。

    可是他们纵使心有戚戚焉,此时也不敢出声附和。老大之所以赢得绅士的美名,也包括感情方面,对感情的反应慢半拍也就算了,追求女人的速度比女人逛街还悠闲,甚至连女人被他气跑了,他都还在状况外,莫怪姑姑会提议相亲派对。

    “你以为自己还是年轻小伙子吗?你这个年纪重视的应该不是感觉,而是条件是否相符。”

    “条件相符,看不顺眼,怎么过一辈子?”

    “也对,不过你总要试试看,否则怎么知道没看得上眼的?”慕海铃看了其他四人一眼,示意他们不要置身事外。

    慕希风当然又是第一个跳出来附和,他绝对不会反对多认识美女的机会。“对对对,我们可以多邀请几家千金小姐,这样还担心没有看上眼的吗?”

    “多认识一些朋友,对你的事业不会有害处。”慕希夜比较了解他,有益工作的事,老大总是较容易沟通。

    “相亲派对总比一对一的相亲来得有效率吧。”慕希曜非常清楚姑姑的下一个动作,相亲派对若不成,一定会想方设法逼老大相亲。

    “相亲派对不过两、三个小时,又花不了你多少时间。”慕希云只能勉强凑合这么一句。

    利益上发生冲突的时候,骨肉至亲也会互相算计,何况他们兄弟同父不同母……老头子肯定看准他们兄弟之间存在这样的矛盾,才会设计这种寻宝方式。

    “被一群女人当成名牌包观赏,我会不自在。”

    慕海铃笑了。“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如果指明这是相亲派对,大家都会不自在,就说是一般的家宴好了,这么一来,不管是你们,还是受邀的千金小姐,都不会有压力,怎么样?”

    “好啊,家里好久没有办宴会了,我们索性把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找来热闹一下……干脆来烤肉好了,好久没有闻到烤肉的香味,真是令人想念。”慕希风这会儿已经忘记宴会的目的是相亲了。

    慕希曜斜睨了他一眼。“你认为跟一群千金小姐烤肉会有乐趣吗?”

    “有没有乐趣倒是其次,就怕她们吃得满嘴油腻腻的,再漂亮也让人倒胃口。”慕希云最不喜欢的就是烤肉,那只会熏得自己满身臭味。

    “烤肉很好,轻松一点,真实的一面就难以隐藏。结婚是一辈子的事,越清楚对方的真面目越好。”慕希夜对于挖掘别人的真面目特别感兴趣。

    慕希淮最讨厌浪费时间在虚伪的交际上,可是不管什么形式的宴会,虚伪是免不了的。

    慕海铃看了慕希淮一眼,很清楚他在想什么,只好匆匆做了决定。“宴会的形式再讨论,总之,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时间暂定下个月第一个周末,你们先把时间空下来,还有,不接受请假,就是病得快死了,还是要出席,知道吗”

    姑姑会不会太狠了?不过,她还真是了解他们,这下子想作怪也不行了。

    虽然夜已经深了,夏琪安还是不改这几天养成的习惯,不时将脑袋瓜探出窗户,巡视下面的街道,仔仔细细,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直到觉得没有可疑的人物,才将脑袋瓜缩回来。

    “三天了,只能宅在这里,妳不怕闷坏了吗?”陈盈芝递了一杯柳橙汁给她。

    夏琪安接过柳橙汁,一口气喝个见底,将杯子放到茶几上面。她是闷坏了,成天蹦蹦跳跳、安静不下来的人,现在哪儿也不能去,只能待在屋子里面看电视、打电动,怎么受得了呢?

    “我妈咪知道妳是我最要好的朋友,这会儿肯定已派人盯上这里,我还是等过几天风平浪静了再出去比较安全。”

    陈盈芝同意的点了点头。“妳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当然是找工作啊。”虽然可以暂住好友家中,可是金援被切断了,她过去花钱又从来不用脑子,不曾想过自己会有这么落魄的一天,如今阮囊羞涩,连上个馆子都不能不计较,再不充实荷包,她连生活都有困难。

    “现在的工作不好找,只怕妳还没找到工作之前,妳妈咪就先找到妳了。”

    “我不挑工作,只要有收入,可以过日子就好了。”

    “妳也真是奇怪,何必跟妳妈咪过不去?出国留学有什么不好,人家是没那个本钱,要不,谁不想出国留学多看看呢?”陈盈芝虽然家境还不错,可是申请不到奖学金,家中也无力提供她全额的学费。

    “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找到我爸爸——这是我给自己的大学毕业礼物。”

    “妳要上哪找妳爸?”

    “我还没想过这个问题,除了名字,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还真不知道如何找人。”是啊,若没有照片,哪有人会记得三岁以前见过的人?何况妈咪存心抹灭过去的一切,家中未见爸爸留下来的痕迹,爸爸在她脑海甚至连个轮廓都没有。

    有时候她会觉得妈咪太狠了,就算夫妻离异,有必要让女儿连父亲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吗?可是想想,至少妈咪不曾谎称爸爸过世,她一直知道爸爸在某个地方,只是不要她们母女……不要吗?这是妈咪说的,不完全算数,她一定要当面问爸爸。

    “只要有名字,透过征信社就找得到人了。”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呢征信社……”但她心里开心的泡泡不到三秒钟就破灭了,没有钱,哪有能力请征信社找人?

    陈盈芝显然也想到她现在的处境。“征信社找人需要花钱,妳现在恐怕没办法……”

    她感慨的叹了一声气。“虽然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万万不能,难怪说一文钱可以逼死一个英雄好汉。”

    “既然知道现实残酷,何不先按妳妈咪的意思出国留学,回来再找妳爸爸?”

    “我不要,我又不是傀儡,为什么要按照她的意思过日子。”她没好气的撇了撇嘴。

    “说来说去,妳就是任性。”

    “我这个年纪再不任性,以后就没机会了。”

    “妳啊,总有借口,明明是歪理也可以被妳说得冠冕堂皇。”

    “从小到大,我事事顺从她,可是现在都大学毕业了,难道还要继续任她摆布吗?”因为没有爸爸,看到妈咪工作那么辛苦,她一直努力压抑自己,不要变成脱缰野马,可惜,她本性终究不是安分守己的人,没办法当淑女。她努力过了,人生至少也耗掉四分之一了,现在她总可以做自己了吧。

    “妳妈咪也是为妳好。”

    她也不是那么不识好歹,当然知道妈咪为她好,可是,这是她的人生,她不是妈咪的复制品。“总之,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工作,有了钱,才不会寸步难行。”

    “这倒是,可是,就怕妳没办法顺顺利利找到工作。”陈盈芝探头往外瞧了一会儿又缩回来。“虽然现在看起来没什么可疑人物,妳妈咪也不可能一直派人盯着这里,不过,肯定不会放弃找妳,说不定她不时派人来这附近打转,总有一天会逮到妳。”

    “这个我想过,我早就有了主意。”她转身拿来放在角落的背包,取出一顶黑色大波浪假发,往头上一戴,接着又拿出一副黑框眼镜戴上,然后对着好友嘿嘿一笑。“怎么样?”

    “不愧是夏琪安,脑子动得还真快!”陈盈芝拉着她前后看了一圈。“若没有仔细打量,还真的看不出是妳,如果从背后看,更不会想到妳。”

    “这是当然,如果没有准备,怎么逃得出我妈咪的手掌心?”虽然下巴抬得很高,一副很得意的样子,但其实她忧心忡忡,即使逃得了一时,可是能逃多久?她没有任何优势可言,迟早会被逮到……不对,她干么泼自己冷水?她聪明灵巧,随机应变能力一流,妈咪又不是派大军来逮人,她怎么可能应付不来!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绅士爱淘气最新章节 | 绅士爱淘气全文阅读 | 绅士爱淘气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