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三夜夫妻 下 > 第二十章

三夜夫妻 下 第二十章 作者 : 寄秋

    咦!为什么这么暗?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漫无边际,好像永远也走不到尽头,层层黑雾似厚重的墙,让人寸步难行。

    蓦地,黑暗中多了一抹光亮,一盏长脚的路灯在前面引路,它的微光下是一张清妍出尘的女性脸孔。

    “奶奶,你的防护网也布得太缜密,存心想考倒你孙女吗?”

    走了将近一小时仍看不到出口,薄汗微沁的赵潆青有些喘,她启动织梦能力,继路灯后又织就科幻片中才有的飘浮板,她坐在浮板上前进。

    不过又过了许久仍不见尽头,她疲态渐露,取巧地画出一扇门,她在心里默念着想去的地方,伸手将门打开。

    突然间,一道炫目的白光打向她双眼,突如其来的强光让她睁不开眼,好一段时间才慢慢适应。

    但是她一睁开眼,立刻被眼前的情景震住,高楼大厦林立,半空中掠过的不是鹰鸟,而是飘浮列车,人以漫步的方式在天空行走。

    这是一座浮于水面的城市,底下是喷水的鲸鱼,色彩斑烂的鱼群优游其中,还有大海龟带着小海龟,热闹而缤纷。

    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也佩服奶奶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居然平空创造出如此虚幻的居住环境。

    “你不该到这个地方来,快回去。”太胡闹了,不知其危险性。

    朗朗晴空下忽然飘来一朵乌云,一名穿着牡丹绣花旗袍的女子从云中走出,阻挡她的去处。

    “奶奶,我是特意来找你,想请求你一件事。”真的太久了,该是让自己自由的时候了。

    “咦!你认出我了?”花样年华的女子渐渐变了模样,乌发染银,背微驼,斑斑皱纹老化了俏丽容颜。

    古雁玉恢复原有的容貌,是名七十有余的老妪,她察觉有人侵入她固若金汤的梦境,因此特来查看,没料到闯入者是她亲孙女。

    “奶奶,我是受人所托,请你放了她的父亲。”就算不是为了别人,她也早就想到梦里见祖母一面。

    “父亲?”她有些迷惘地眨了眨眼,身陷梦境太久,有时她也分不清何是真、何是假。

    “一个名叫张家慧的女子,她要找回疼爱她的父亲。”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寻求织梦者的人,皆是为了满足个人私欲,想利用她的织梦能力发大财。

    直到碰到容貌绝艳的超能力研究者,她才了解自己错得有离谱,误解了追踪者的心愿,并不是每个人都对梦感兴趣,他们要的,只是一家团聚。

    至于那个戴棒球帽的男孩,他叫“炎风”,是个能使时间暂停的超能力者。

    之前,他便是利用暂停异能注射药剂到她体内,取出约十西西的血液样本。

    “姓张……嗯,张……是张伟文吧!你要我把他放出梦境?”妥当吗?他可是整起事件的主谋。

    “是的,奶奶,该结束了,当年害死父亲的人所剩无几,他们的下场都不是很好。”满凄凉的,受到妥善照顾的幸运者少之又少。

    有人已经死了,有人遭到弃养,躺在阴暗污秽的安养中心,有的像张家慧的父亲,勉强用呼吸器维持生命,但再精良的科学仪器也阻止不了他健康上的败坏。

    闻言,她眼神黯然的叹了口气。“就算我想放他们走,他们也不一定肯离开,你自己看吧!”

    古雁玉一挥手,眼前的画面转到室内,不见老态的张伟文意气风发地坐在豪华办公桌前,提笔批示公文,桌上立了个烫金名牌,写着“社长张伟文”。

    而他大腿上坐了一个小女孩,他边办公边慈爱的逗弄女儿,一旁还有温柔美丽的妻子笑着为他送上咖啡。

    不只是他,当年和他一起策划骗局的人全都位列高官,共同治理这座古雁玉创造出来的城市,他们不会老、不会死、不再有病痛。

    有钱、有权、有女人,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这是所有男人的梦想,谁舍得抛弃名利权势。

    这便是古雁玉想给孙女看的,当初只是想困住他们的用意已经失控,随着越来越贪婪的欲念,她必须不断地编织更美好的远景来满足他们。

    “爸爸……”

    骤地睁大眼的赵潆青热泪盈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风采依旧的父亲抱着十岁的她开怀大笑,摇着波浪鼓逗她开心。

    她从没见母亲那么妩媚过,娇媚地依偎父亲身旁,眼中满是崇拜和依恋。

    “在他临死前的那一刻,我感应到他快死了,他作了个回家的梦,所以我‘越界’到他的梦里把他带出来。”一个做母亲的私心。

    “越界”是把一个人从他的梦境带到另一个人的梦境中,这对织梦者而言是相当危险的行为,而且也不被允许,因为能力不足者有可能在中途迷失了,导致两人成为梦的孤儿,无处可去。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吗?”拭着泪,赵潆青泪眼婆娑地望着年轻好几岁的父亲。

    “隐约有感觉到吧!毕竟他也是卓越的织梦者,他不提,我也就不说。”就让大家一起活在梦里,无忧无虑地过着幸福日子。

    “奶奶,这是不对的,你不可以让梦与现实混乱了,在真实的世界里,还有他们该负的责任,以及数着日子等待他们的人,梦是要醒的。”

    “我知道自己做了一件错事,可是……”她无法扭转,梦编得越大越难以控制。

    一时间,她竟也狠不下心毁掉亲手创造的梦境。

    “不要责怪你奶奶,她是舍不得我消失,梦的结束也等于失去唯一的儿子。”

    有不爱儿女的父母吗?她太爱他了,想用一生守护他。

    “爸?”他怎么……

    咧开白牙一笑的壮硕男子揉乱她头发。“青青,你长大了,爸都快认不出眼前的大美人是我缺牙的小心肝宝贝。”

    “爸……你好吗?”

    赵潆青想问问父亲过得好不好,梦里的他快不快乐,可是她问不出口,未语泪先流。

    “哭什么,傻丫头?爸偷活了好些年也足够了,我作了很美很美的梦呢!”他一如生前的爽朗,哈哈大笑。

    “你知道自己已经……”她哽咽了,没能往下说。

    赵强国面容慈蔼地抚着女儿面颊。“死了,我的尸骸大概已是一堆白骨了。”

    “爸,别说了。”她不想听。

    “哈,不说就能逃避现实了?你越大越笨了,还有呀!妈,恐龙已经绝种,本来我也以为这一切是真的,结果一抬头看到翼龙从我头顶飞过,我吓得清醒了。”

    原本只是怀疑,一只翼龙证明了他的臆测。

    “你这孩子真是的,早就晓得了为何不告诉我一声?害我拼命地瞒,拼命地织梦,结果把梦搞得太大了。”连她也无法收拾。

    他眨了眨眼,淘气的模样跟小女儿赵漪蓝如出一辙。

    “我孝顺嘛!不忍你伤心,你想要我活着,我就活着,儿子是妈心头上的一块肉,不挂着你怎成。”

    “你呀,都是三个孩子的爸了,做起事来还是这么不知轻重。”让人既宽慰又感伤。

    母亲的爱是最伟大的,愿意牺牲一切守护儿子,赵强国甘愿挨训。

    不过,他也是一位父亲,一个女人的丈夫,为了他所爱的家人们,他的笑容变淡了。

    “青,替我照顾你母亲,虽然她唠叨又爱操心,可是她很爱你们,老是一边念一边用扇子帮你们扇凉,怕你们被蚊子叮……”刀子口豆腐心,一个善良又有包容性的好女人。

    今生没有福气陪她到老,就等来世吧!

    “爸……”

    “回去喽!女儿,剩下的事爸来处理,你只管把奶奶吵醒,叫她别睡了,一睡近十年又不是老妖精……”他边说边顺手一推,将女儿推进一扇银色大门。

    倏地,一道暖和光线照在赵潆青微颤的眼睫上,她抖了几下张开湿润的眼,一颗晶莹剔透的泪水由眼眶滚出,滑落腮侧。

    她看到白色的天花板,旋转的手术灯,焦急万分的女子面容……喔!她被一股蛮力推开了,跃入眼中的是神色冷峻的男人,她的最爱。

    “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突然被一具温热的胸膛抱入怀里,赵潆青顿感温暖的摇着头。“我没事,只是有点累。”

    “下次不许你再拿自己安危开玩笑,别人的死活与你无关,一个也不准帮。”夏仲夜冷声冷气的下最后通牒,禁止她“越界”入梦。

    看到她在睡梦中露出惊惧神色,时而颦眉,时而颤抖,甚至泪流满面,油然而生的愤怒凌驾了不舍,几度想打断进行中的“梦游”。

    他是心疼她的,舍不得她在梦里受苦,而梦外的他只能干着急,无法进入梦境中帮她,让他气急败坏,迁怒身边所有人。

    “别人?”被用力一推的异能研究者张家慧挑起眉,冷视狂晒恩爱的爱情鸟。

    “张博士,我已成功见到我祖母,也瞧见你父亲在她梦中,我想他不久之后就会清醒。”而她也该去接回奶奶,共享天伦之乐。

    “真的吗?”平静无波的眼眸出现一丝激动。

    “也许他现在已经醒了,现实的一分钟等同梦的一星期……”

    她还没说完,张家慧便急急忙忙地奔到隔壁房间,很怕是一场梦,昏睡十年的父亲仍一觉不起,在睡眠中自然辞世。

    氧气机运转着,枯瘦的老人仍然没有丝毫动静,静静地躺在雪白大床上,一如睡着了,安详而充满……死气。

    突地,脑波测量器发出急促的哔哔声,二氧化碳吐出的量变多,凹陷的眼窝微微抽动……

    “你……你是谁?”太久没用的声带发出沙砾磨过的沙哑声。

    张家慧哭了,流下欣喜的眼泪,她握住案亲骨瘦如柴的手。

    “爸,我是小慧,我长大了……”

    同时,在医院的安养病房里,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妇人轻吐了一口气,缓缓睁开酸涩眼皮,见到近十年来第一道阳光。

    这是梦吗?

    眼前竟是一片的白,找不到任何缤纷的色彩,白得仿佛世界再无污浊,只有纯净,连高耸入云的建筑物也是白的。

    咦!是希腊式风格的白色阶梯,一、二、三、四、五……哇!一共有十五阶,她几乎可以闻到地中海的味道,真实得不像是梦。

    “哎呀!拖拖拉拉的在干什么?时间快要赶不及了,你还要磨磨蹭蹭的,不想结婚了是不是……”

    结婚?

    谁要结婚?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好像是……老妈在大喊。

    赵潆青轻轻眨动长睫,似醒非醒地看看四周,有些迷惑,有些茫然,有些身在梦中的飘浮靶,她咬着唇,想确定是不是在作梦。

    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对着她笑,小花童一身素白的捧着漆白花篮,篮子内是没有杂色的百合、海芋、风信子、山茶花、桔梗……的花瓣,一样白得宛如雪花。

    一道白玫瑰铺成的花径延伸到前方,上百名可爱的小朋友分男女站在花径的两旁,每个人手上都抓着一只气球,上面写着……我爱你,老婆。

    她动容得都快哭了,双手拢掀起过长的裙摆,在儿童的诗歌吟唱下,快步地走向等候在教坛前的男人,将手往他的掌心一放。

    好真实,真实得像是假的。“我不是在作梦吧?”

    穿着一身白的新郎俯下身,在她耳畔邪恶的低喃,“我可以证明不是梦,如果你同意我提前亲吻新娘子。”

    他会让她知道什么叫痛。

    “夏仲夜,不许你再咬我,我都快要不能出门见人了。”赵潆青一瞪眼,轻捶笑得轻狂的可恶家伙。都是他害她差点赶不上自己的婚礼。

    “那最好,留在家里陪我玩吸血鬼游戏,我最大的目标是在你全身上下留下我专属印记。”一说完,他又轻轻吮咬她白玉耳垂。

    她没好气地羞红脸。“要是害我在婚礼上出糗,今晚你别想碰我。”

    她用了整整一盒的蜜粉才遮住他留在颈子、后背、锁骨上的激情咬痕,她妈还夸张地说要送她一桶油漆,省得人家笑她养出个浪荡女儿。

    “新婚之夜你要我独眠?想都别想。”都是他的人了,还能逃到哪去?

    “那你就给我安分点。”她当众打老公,引来一阵轰然大笑。

    “我尽量。”但不保证做得到,因为她太迷人了,让他情不自禁。

    夏仲夜那天赶到医院时,他父亲已呈现弥留状态,在留下几句抱歉的话后就往生了,等不及儿子捐肝给他。

    夏鼎天一死,最恐慌的不是遗孀庄琼珍,而是等着拿钱还赌债的妻舅庄琼球,他竟异想天开地想在丧礼上绑架夏仲夜的女朋友,向他勒索大笔赎金。

    一直暗中留心他一举一动的夏仲扬、夏仲芬,得知他又起坏念头,二话不说的报警处理,在他有所行动时当场逮捕,以现行犯论处,及时救下差点被带走的赵潆青。

    怕被牵连的庄琼珍在儿女的劝说下,全盘供出兄长的罪行,包括他偷剪车子的煞车线导致夏仲夜煞车失灵撞上山壁,以及事后买通不肖警察伪造车祸出于意外的调查报告。

    人死恩怨了,曾经憎恨父亲的夏仲夜选择原谅,放下仇恨往前走,并接纳继母所生的弟弟妹妹,兄妹三人较以往亲近了些。

    至于庄琼珍,他做不到以德报怨,但至少不追究她帮凶的行为,只让庄琼球入狱服刑,让他在牢中反省饼去的所做所为。

    而羽田晴子住进疗养院了,接受精神治疗,因为她不只一次出现幻觉,看到死去的表姐在她面前飘晃,而且她上一秒钟还在餐厅吃饭,谁知眨眼间却只着内衣裤的出现在百货公司门口。

    她尖叫,精神崩溃了,自始至终不知道是张家慧和炎风联手的恶整,她整天疑神疑鬼地不敢踏出房门半步。

    “夏仲夜,你愿意娶赵潆青为妻吗?一生一世宠她、怜她、爱她、照顾她。”牧师说着婚姻誓约。

    “我愿意。”夏仲夜声音宏亮,眼底满是浓浓深情。

    “赵潆青,你愿意嫁给夏仲夜为妻吗?一生一世敬他、爱他、顺服他。”

    “……我愿意。”顺服!她尽量。

    “好了,新郎可以亲吻新娘。”

    老婆,你给我迟疑了一下,不想嫁给我吗?爱计较的男人闪了闪眸光。

    是太紧张了嘛!老公,你绝无仅有的男性魅力电得我神魂颠倒。水眸柔情似水,传递情意。

    好吧!原谅你。

    夫妻间无声的交流没人知情,宾客眼中只瞧见两人深情拥吻,画面唯美得令人想落泪。

    “献给你,我的爱妻,这是属于你的梦幻婚礼。”

    “老公……”她感动得红了眼眶。

    这是一场梦,梦里的婚礼,她看见母亲、大姐、小妹还有含笑祝福的奶奶,她们在她的梦境中分享她的喜悦和幸福。

    但是,她却想回到现实中,和爱她的人一起经历生老病死,让梦成为回忆。

    “谢谢你的爱,我爱你,梦的主人。”

    《本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三夜夫妻 下最新章节 | 三夜夫妻 下全文阅读 | 三夜夫妻 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