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姑娘好神 > 第一章

姑娘好神 第一章 作者 : 朱映徽

    距离京城东南方约莫两天的路程,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

    由于离京不远,城里十分热闹,各式店铺、小贩应有尽有。

    位于城南的一条大街上,有一幢宽敞气派的府邸,这里住着的是城里著名的珠宝商——陆德贤一家。

    上午,阳光正暖,和煦的日阳让微风都带着暖意。

    一个约莫六、七岁大的女孩儿,从回廊的那头快步走来。她的个头娇小,有着一头乌黑美丽的秀发,和一张五官标致的俏脸蛋。

    尽避仍稚气未脱,但是从她那精致秀丽的小脸,已能窥知她日后必定会出落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

    只不过,这俏女娃儿虽然有着娇俏可人的外貌,却没有华服的衬托。她身上穿着一件朴素的粗布衣裳,瞧上去和府里的丫鬟几无二致。

    倘若是不知情的外人来看,肯定会以为这个女孩儿只是府里某个奴仆的孩子,其实并不然。

    这女孩儿名叫陆蔓蔓,今年七岁,她的爹亲正是这间府邸的主人陆德贤,只不过,她的娘亲并非是陆夫人白雪娥,而是以前一名灶房大婶的女儿何婉婉——由于何婉婉连个妾的名分也没有,因此陆蔓蔓充其量不过是个私生女罢了。

    “快点、快点,我得赶紧找人来帮忙才行……可怎么没瞧见半个人呢?”

    她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心急地左右张望,双眸忽然一亮。

    “啊!看见了!太好了,一切都还来得及!”

    陆蔓蔓松了一口气,粉润的唇儿开心地弯起,眼角眉梢都带着一丝欣喜,然而在短暂的兴奋之后,她的表情却忽然变得有点复杂。

    在那双美丽清澈的眼眸中,除了难掩的期待之外,还多了一抹迟疑,像是害怕自己的期待会落空,就像一直以来的情况一样……

    一思及此,原本应该是无忧无虑的脸蛋上,生出了几许不是她这个年纪应有的忧愁。

    其实,她原本也是个不知烦恼为何物的单纯小孩儿,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忽然注意到家中的人似乎不太喜欢她。

    原本她曾以为是自己想太多,后来却发现大伙儿真的都刻意与她保持距离,不愿与她太过亲近,像是怕会因此遭殃,有时候甚至一整天都没有人开口和她说上半句话!

    对此,她感到既失落又困惑,然而不论她怎么想,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惹得大家这么讨厌她。

    每当面对她真心诚意的询问,大伙儿总是匆匆走避,根本没有人愿意给她一个清楚明白的答案。

    她只能难过地猜想,可能是自己不够好吧!

    为此,陆蔓蔓很努力地当个更乖巧、更懂事的好孩子,她相信,只要自己变得更好,就一定能够讨人喜欢。

    她相信目前这样的情况,应该很快就会有改善,因为,最近她有一个大发现,相信那应该可以帮助她。

    “对!没错,这次肯定能让大家开始喜欢我的!”

    陆蔓蔓替自己打气之后,立刻迈开小小的脚步,匆匆奔向正从庭园另一头缓缓走来的陆氏夫妇面前。

    “老爷、夫人。”

    她开口恭敬地喊道,一双澄澈的漂亮眼眸悄悄地瞟向陆德贤,眼底浮现一丝孺慕之情。

    她的心里很清楚,她口中的“老爷”就是自己的亲生爹爹,然而尽避她心里极度渴望可以和大她两岁的同父异母姊姊陆舒舒一样,开口喊一声“爹”,却明白那是不被允许的——不论是在人前或人后,夫人都严厉禁止她这么做。

    还记得曾经有一次,她不小心脱口喊了一声“爹”,当时她不光是挨了夫人一记耳刮子,脸颊上的红肿足足过了三天才消,甚至还被夫人处罚两天不能吃饭,最后还因此饿晕了过去,从此便不敢再犯了。

    白雪娥冷睨着眼前个头娇小的女孩儿,脸色很难看,她从来就不掩饰对这个女孩的厌恶。

    “有什么事?”她不耐烦地问道:“没瞧见我和老爷在散步吗?没事少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真是碍眼!”

    她哼了声,真恨不得这个眼中钉永远不要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因为这个女孩儿的存在,提醒了她曾经遭到的背叛!

    几年前,她年迈的爹爹病重,身为独生女的她立刻带着贴身丫鬟返回老家去探视照料,陆德贤则因为忙于生意而未同行。

    在那段将近半年的时间里,正好灶房香姨的身子也不太好,便让女儿何婉婉前来帮忙。

    想不到,陆德贤竟然趁她不在府里的时候,和那个卑贱的女人搞上了,甚至还让何婉婉怀上了身孕!

    这件事情让她愤怒不已,原本要强迫何婉婉喝下打胎药,但因为老夫人仍然健在,府里的重要大事也得由老人家作主。老夫人念在何婉婉已怀了身孕,故而护着何婉婉那个贱人和她肚子里的胎儿。哼!老太婆的那点心思,她还会不知道吗?

    她嫁进陆家之后,肚皮一直没有动静,过了整整四年好不容易才终于怀上了身孕,但生的却是个女儿,那老太婆希望何婉婉能为陆家添个壮丁,因此才会护着那个贱人。

    好在老天有眼,何婉婉生的也是个女儿,而且还因为分娩时失血过多而送了命,真是报应!

    在何婉婉死后,她一心想将灶房香姨和陆蔓蔓一块儿轰出去,可老夫人却将她们留了下来,不过香姨似乎是走不出丧女之恸,不出一年就抑郁而终。

    尽避她一直想将陆蔓蔓给赶出府,可一来老夫人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二来陆德贤劝她这么做就怕会落人口实,万一那些流言蜚语影响了他们珠宝店铺的风评,让生意变坏,那可就不好了。

    为此,她这才勉强容忍这眼中钉继续留在府里,不过也与陆德贤约法三章——

    不许陆蔓蔓开口喊他一声“爹”;不许她吃好、穿好、用好的;更不许任何人将她视为小姐!

    陆家的千金只有一个,那就是她女儿陆舒舒!

    “蔓蔓,有什么事吗?”陆德贤开口问道。

    相对于白雪娥的不耐,他的语气和缓许多,但是他仍小心不让自己流露出半点怜惜不舍的情绪,就怕惹得夫人不悦,那最后倒霉的还是这个孩子。

    对于眼前这个纤细娇美的小女儿,他的心里有着无比的愧疚,而每当瞧见她那张清丽的小脸,他总会不禁想起她的娘亲。

    尽避事隔多年,但他仍记得何婉婉那清丽秀美的容貌和善解人意的性情,和姿色平庸又跋扈刁钻的白雪娥很不一样,才会让陆德贤忍不住对她动了真心。

    当年,在情不自禁的情况下,他不止一次和何婉婉有了肌肤之亲,甚至还让她怀上了孩子。

    原本他有意要纳何婉婉为侧室,但白雪娥说什么也不肯,扬言若是他胆敢纳妾,她就要寻死!

    唉,他虽然是城里知名的珠宝商,可事实上由于性情较为温吞,甚至是有些惧内,在府里基本上白雪娥说话的分量还比他大一些。

    他知道自己这样实在太过窝囊,可当年白雪娥嫁入陆家时,一并带来了极为丰厚的嫁妆以及人脉,才让陆家的珠宝生意能有今日这样的局面。

    正因为如此,他心里自觉欠了她许多,这无形中更助长了白雪娥的气焰,同时也让自己在妻子的面前,怎么也端不出一家之主的气势。

    即使他也曾多次想要好好地弥补、疼惜可怜的小女儿,但是在妻子警告要带大女儿舒舒离家的威胁下,也只能继续委屈可怜的蔓蔓了……

    陆蔓蔓连忙开口道:“老爷、夫人,蔓蔓是赶来通风报信的!有偷儿正要潜入老爷和夫人的寝房偷珠宝。现在赶过去,肯定还来得及将他抓起来的。”

    “妳说什么?!”

    听见她的话,陆德贤和白雪娥的脸色一变,立刻转身赶向寝房,陆蔓蔓也匆匆迈开步伐跟了过去。

    当他们一赶到寝房外,果然瞧见有个矮小的身影,正鬼鬼祟祟地从寝房的窗子爬了出来,怀里还揣着一只布包。

    “站住!”白雪娥又惊又怒地叱喝。“来人啊!快点把那个胆大包天的窃贼给我抓起来!”

    听见叱喝声,身穿灰衣的窃贼吓了一大跳。

    仓皇之余,他揣着布包想要赶紧翻墙逃出,却因为太过匆促而不慎绊了一跤,结果还来不及爬起来,就被几名赶来的家仆抓住了。

    “真是好大的狗胆!大白天的也敢潜进来偷东西!”白雪娥命人把那只布包抢了回来,叱道:“把他送进官府!”

    看着那偷儿被家仆们抓走,陆蔓蔓的粉唇儿一弯,脸上扬起一抹微笑。

    太好了!她顺利帮忙抓到了偷儿,避免了财物的损失,老爷和夫人应该会感到很开心吧!

    她并不奢望可以得到什么奖赏,只要他们可以给她一个称许的微笑,那么她也就满足了。

    白雪娥瞥了陆蔓蔓一眼,这孩子脸上的笑容让她想起了何婉婉,胸口也立刻升起一把妒怒之火。

    不管发生什么事,她对这孩子的厌恶是永远也消除不了的!想要她对何婉婉那个贱人的女儿和颜悦色?哼,下辈子吧!

    “蔓蔓,妳是怎么知道有偷儿潜进屋里偷珠宝的?妳刚好看到了吗?”陆德贤好奇地开口问道。

    “不,是我预先知道的。”陆蔓蔓答道。

    “什么?”预先知道?

    这个出乎意料的回答,不仅让陆德贤惊讶地愣了愣,就连白雪娥也不禁挑起了眉梢。

    陆蔓蔓点了点头,一脸认真地解释。

    “刚才,我的脑子里忽然出现那个偷儿揣了个布包,鬼鬼祟祟地从老爷、夫人的寝房窗子溜出来的画面,知道很快就会有窃贼潜进来偷东西,所以就赶快来向老爷和夫人禀告了。”她据实说道。

    最近她发现的一个大秘密,就是自己能够预知即将发生的事情!

    有时候,她的脑子里会没来由地浮现某些片段的画面;有时候,当她好奇地想着某一件事情时,也会有些清晰的画面闪过脑海,而那些全都是不久之后即将发生的事。

    这样的情况接二连三地发生,让原本以为是巧合的她,发现原来自己竟真的有这样的能力。

    像刚才,她原本正在房间里发呆,脑中却突然闪过一名陌生的灰衣男子悄悄溜进老爷和夫人的寝房,还鬼鬼祟祟地揣了只布包的画面。

    一预知了这样的事情,她便匆忙奔出寝房,赶紧要找人帮忙,幸好来得及,没让那个偷儿得逞。

    搁在老爷和夫人寝房里的珠宝,肯定价值不菲,他们应该会很高兴那些东西没被窃贼给偷走吧?

    听见她的回答,陆氏夫妇互望一眼,两人都很难相信她的话。

    “别胡说八道!”白雪娥怒瞪着她,神情和语气都充满了厌恶。“才几岁的小孩就满嘴谎言,长大还得了?”

    陆蔓蔓一听,连忙摇头替自己辩驳。

    “不!夫人,我没有说谎,我说的全都是真的!”

    尽避她一脸真诚,但白雪娥仍是一个字也不信。

    她刻意刁难道:“好哇,倘若妳真的有预知的本事,那就再表现一下呀!只要当着我们的面再证明给我们看,我就相信妳。”

    想不到,陆蔓蔓并未如她预料地面露尴尬,那张小脸上不但瞧不出半点心虚,甚至还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

    “好,我试试看。”

    陆蔓蔓闭上双眼,静下心思,努力让自己的脑子里保持空白。

    根据先前好几次的经验,倘若她能先摒除脑中的杂念,就能准确地预知即将发生的事情。

    当她足够专心之后,她开始想着——等会儿有谁会进门呢?

    很快的,她的脑中浮现一抹清晰的、微胖的身影。

    她睁开眼,黑白分明的眸子闪动着兴奋的光芒。

    “灶房的吕妈等等就回来了,她的竹篮里搁着两条鲜鱼、四块豆腐、一只猪蹄膀,还有半颗冬瓜!”

    听完她的话,白雪娥面露不屑地发出一声嗤笑,一点儿也不相信陆蔓蔓所言。

    吕妈是三年前她从娘家找来的厨娘,有着十多年的丰富经验,而吕妈的个性她再清楚不过了。

    在上街去采买食材之前,吕妈很少会先拟定要采购的清单,她总是到了市场之后,再精挑细选当日最新鲜的生鲜蔬果。

    也因此,就连吕妈自个儿在出门前,都不能确定当天究竟会买些什么,这陆蔓蔓又怎么可能会知道?

    “喔?是吗?就让咱们瞧瞧,妳是否真有预知的本事?”她冷嘲地嗤笑了声,等着揭穿这个死小孩的谎言。

    就在这时候,吕妈回来了,手里拎着一只挺有分量的竹篮,全都是她刚去采买回来的食材。

    白雪娥将吕妈唤了过来,问道:“吕妈,妳今儿个上街买了什么回来?一一说出来。”

    吕妈虽不明白今日夫人为什么要特地询问,但还是据实回答。

    “回夫人,今日总共买了一只猪蹄膀、四块豆腐、半颗冬瓜……喔,对了,还有两条鱼,那可是鱼贩老张特地留给我的,是最新鲜的鱼呢!”

    听完吕妈的话,陆德贤和白雪娥互望了一眼,两人都不禁惊讶地瞪大了眼,实在很难相信陆蔓蔓所猜的竟然一样也不少!

    吕妈察觉了他们古怪的神色,不禁一头雾水。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吗?还是今儿个老爷、夫人不想吃鱼?”

    白雪娥缓下了脸色,开口道:“没什么,吕妈,妳先下去吧!”

    “喔……是。”

    吕妈揣着竹篮离开后,陆氏夫妇望向陆蔓蔓,心里仍惊诧不已。

    “蔓蔓,妳到底是怎么知道吕妈买了些什么回来?”陆德贤问。

    “是我刚才预知到的。”陆蔓蔓毫无心眼地坦白回答。

    “别胡说!怎么可能有这种事?”白雪娥斥道。即使事实已摆在眼前,她还是难以置信。

    陆蔓蔓见他们仍不相信,心里有些发急。

    “是真的!我从前阵子开始,无意中发现了自己有这样的能力,像是……像是前几天,我预知夫人会被不小心打翻的鸡汤给烫着,我本想去提醒夫人,可夫人不许我靠近才会……还有,昨儿个晚上,夫人向老爷讨了一只龙凤玉镯,当作生辰的贺礼——”

    “够了!妳给我闭嘴!”

    凌厉的叱喝宛如响雷般劈进耳里,吓得陆蔓蔓缩了缩脖子,赶紧噤声。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受惊地望着面前的两个人,心中充满了不解。

    刚才她帮忙抓到窃贼,就算老爷和夫人不夸奖她,不是也该对她稍微和颜悦色一些吗?为什么情况跟她预期的完全不一样?

    白雪娥瞪着陆蔓蔓,脸上的表情又惊又惧,心中更是充满嫌恶。

    照陆蔓蔓的话听起来,她顿时有种时刻被监视、秘密被偷窥的不舒服感,而且偷窥监视她的还是她最厌恶的家伙!

    “老天!这究竟造的是什么孽?这孩子简直就是妖魔鬼怪嘛!”

    这番尖酸刻薄的辱骂,让陆蔓蔓的脸色瞬间苍白。

    陆德贤见状,心里实在不忍。饶是惧内的他,也忍不住想替无辜的小女儿说几句话。

    “欸,夫人……这话说得过火了些……”

    “哪里过火了?”白雪娥怒瞪向夫婿,继续骂道:“寻常人哪有这种可怕的能力?她分明就是天生受到诅咒!这不是妖魔鬼怪是什么?”

    诅咒是什么意思,七岁的陆蔓蔓还不太明白,但是“妖魔鬼怪”这四个字她倒是知道。

    她的眼眶微红,试图替自己澄清。

    “夫人,我不是妖魔鬼怪,我只是——”

    “够了!我叫妳闭嘴,妳没听见吗?”白雪娥厉声叱喝,打断她的话。“从现在开始,妳最好时时刻刻给我闭上嘴,要是没让妳开口说话,妳就别给我吐出一个字!”

    陆蔓蔓乖乖地闭上嘴,心底涌上无限委屈。

    只是那可怜兮兮的神情,丝毫引不起白雪娥半点同情。

    “真是个恶心的怪物!”白雪娥的怒火再度冲向陆德贤。“都是你造的孽,才会生出这样的妖魔鬼怪来!哼!我永远也不会承认她是咱们陆家的人,迟早有一天,我一定要把这个怪物给撵出去!”

    白雪娥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陆德贤也只好赶紧跟过去安抚太座的脾气,留下陆蔓蔓一个人孤零零地僵在原地。

    刚才夫人的神情和话语,彷佛一把锐利的刀子,一下又一下地割着她的心,痛得她难以承受,眼泪也终于克制不住,滴滴答答地落下。

    倘若她的预知能力可以防止一些坏事发生,这样不是很好吗?原本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讨老爷和夫人欢喜,结果怎么却相反呢?

    她也没什么太大的奢望,只不过是希望大伙儿别这么讨厌她罢了,这么微小的心愿,就这么难以实现吗?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姑娘好神最新章节 | 姑娘好神全文阅读 | 姑娘好神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