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正宫变小三 > 第四十八章 终成眷属

正宫变小三 第四十八章 终成眷属 作者 : 千寻

    怀宁宫里,萧瑛凝视着熟睡的宫晴,方磊费尽心思总算保住她的性命,她的脉息虽然很微弱,但仍然活着,所有人齐心合力将她照顾得很好,让她看起来不像病了而是睡着,他们在心底存着希冀,只要宫晴的身体还在,她们就会回来。

    她们会回来吗?没有人可以给他笃定真确的答案,但他必须认真相信、必须不断说服自己,否则,心,无法承受。

    苹果一定会回来,到时,他有很多话要告诉她,告诉他愿愿有多难缠,一双探究人心的眼睛好像藏着什么心机似的,越来越狐狸。望望很可爱、很爱说话、很爱笑,可是母亲不在,她总是四下张望,想寻找什么般,发现寻找不到便可怜兮兮的低下头,浓浓的失望让人看了心生不忍。他们都不爱哭,但是他们必须抱着苹果的长抱枕才能入睡,乳母说他们常常在睡着时掉着眼泪。

    他要告诉她,他把她埋葬的“爱情”给挖出来了,因为她弄错了,她的爱情没有死去,而他的爱情只是迷路,她不可以这么残忍,不可以在他找到爱情的终点站时,却发现爱情已经不在。

    他要告诉她,自己弄错了,以为责任重于爱情,以为失去她,自己失去的不过是幸福快乐,人生一样可以继续下去,顶多戴上假面具、顶多回复成过去那个自己,没什么了不起。可是他错了,再也回不去了,在爱情曾经来过之后,他无法在失去爱情中生活……

    回来吧,如果不舍得他思念泛滥成灾,回来吧,如果心疼愿愿、望望没有母亲疼爱呵护,回来吧,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绝对对不再委屈她的爱情,只要她回来……

    孟郬进屋,他没有多看萧瑛一眼,直接走到床边,低声在宫晴耳边低言。

    “都整理好了,我们出去吹吹风、晒晒太阳吧。”孟郬俯下身打横抱起宫晴。

    萧瑛跟着他们出门,院子里果然都整理好了,一张大大的毯子铺着,愿愿、望望在上面堆着积木,紫屏、苓秋、小四、风喻还有陈姑姑陪着他们,咿咿呀呀说着童言稚语。

    小优和萧霁坐在地毯另一端,低声对话,萧霁不知道说了什么,小优伸过手,悄悄地握上他的。

    孟郬和宫晴出来,所有人全聚过来,孟郬坐上地毯一角,抱着宫晴,让她贴靠在自己怀里,每每这样抱着她,他才能安慰自己,她从来都不曾离去。

    小优习惯性地抓起宫晴的手,搭着她的脉,半晌,露出微笑说:“我觉得晴姊姊的状况越来越好了。”

    一句话,安慰了在场所有人,那是不是代表,她很快就会回来?

    “听到没有,小优说妳状况越来越好,那么……睡饱睡足了,就请妳张开眼睛。”他在她耳边像唱歌似的低声喃语,“晴,天气越来越好,夏季一到,天就要热得让人冒汗,妳说过,要用冰块加盐巴做水果冰沙给我解热,我不停想象那个水果冰沙长成什么样儿,妳可不可以快点醒来,满足我的想象?

    “果果给的宅第修筑好了,就在瑛的王府对门,很大一间,有妳想要的池塘,里头种了妳想要的莲花,明年盛夏就能开出满塘莲花,到时,我们备上一叶扁舟穿梭莲叶间,采莲花、收莲子,享受一回农夫农妇的快乐生活。

    “晴,我买了匹白色的马,是苹果说的,天底下的女子,都希望拥有一个专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所以我要开始穿白衫、骑白马,我要做妳专属的白马王子。

    “告诉妳一件事,昨天有媒婆上门想替我说媒呢,都是果果的错,他封我为尚书,那不过是个官名,却让许多敏感的人嗅到皇帝的看重,一时间,我竟成了媒婆眼里的大红人。

    “那些想嫁给我的女子,看见了我的官位、我的前程,看见日后的荣华富贵,只有妳,妳看见的是我的灵魂……

    “晴,我们也生一对愿愿、望望吧,把我们相守一生一世的愿望给圆满起来,对了,妳知不知道愿愿终于开口,原本不说话就是不说话,现在一张开嘴巴,就是有条有理、吓死人的成熟言语,那天他一句句念着苹果写的千里寻母绘本故事,虽然没有哭,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很想很想母亲,就像我很想很想妳……”

    孟郬不断对宫晴说话,一句一句,诉说着他的心、他的情,他浓得化不开的爱意。

    萧瑛望向孟郬,说不清心里的那股情绪是羡慕还是妒嫉,至少郬还有个盼头,只要宫晴清醒,他便可以知道她回来了,可是苹果呢?消失得无影无踪的苹果呢?他要怎么样才能知道她回来了?

    萧霁看看师父再看看皇兄,走到萧瑛身边,他已经长得很高了,几乎快到萧瑛的肩头。他笑着说:“六皇兄,我相信苹果一定正在想尽办法回来。”

    “是吗?会不会她压根不想回来。”

    “怎么可能,你在这边,愿愿、望望也在,你们是她最大的牵袢。”

    他不确定,在自己那样不信任她、怀疑她,又把爱情拿去同义务做交换之后。

    见萧瑛不语,萧霁拉着萧瑛走到地毯一端,轻声说:“在那里,苹果的爸妈已经离婚,各自再嫁再娶,有了继父和后母,他们也都生下自己的小孩,虽然两个家庭对待苹果并不坏,但她经常觉得自己是局外人,她才会同我和姑姑那么亲,她最常说的话是:『果果、苹果、果果他姑,我们是果氏家族。』

    “她很希望自己是某某家族的一分子,在这里,有你,有愿愿、望望,她好不容易成立自己的专有家族,怎么会舍得放弃?”

    萧霁的话安慰了他,萧瑛点点头,浅浅一笑。是的,他该更坚定相信,苹果终会回来。

    望望向萧瑛走来,苓秋跟在她后头,望望走得太快,**一颠,往前摔了一跤,她扁了嘴就要放声大哭,萧瑛心急得就要将她抱起来,苓秋却出声制止,然后蹲到望望身边,柔声说:“望望好勇敢哦,自己站起来哦,苹果妈咪看见,一定会高兴得把望望抱起来转圈圈,说我们家望望最棒了。”

    望望本来还想赖在地上对爹爹撒娇,但听见苹果妈咪,她竟然两手一撑、小肥腿一蹬,身手利落的站起来,再度飞扑到爹爹身上。

    苓秋笑了,蹲跪在萧霁和萧瑛身前,犹豫了许久才问:“皇上、王爷,神医师父什么时候才会把小姐送回来?”

    这话不只她想问,连后头的风喻、小四、紫屏和陈姑姑都想知道。

    萧霁与萧瑛互视一眼,那日萧霁借用《神雕侠侣》里,小龙女身受情花之毒跳崖自杀,黄蓉编出南海神尼要带她回去养伤的桥段,说方磊的神医师父出现,把贺心秧带回深山治疗,等她好了,就会回来的谎言来诓骗众人。

    所有人都好骗,独独苓秋难哄,她问:“既然要带,为什么不连公主一起带走?”

    小优跳出来解释,“因为公主所受的是刀伤,不适宜搬动,怕途中伤口裂开更麻烦。”

    苓秋又问:“为什么神医师父不肯留在宫中替小姐和公主医治?”

    小优说:“因为解小姐身上之毒的药草,神仙谷里才有,一来一回怕失去了治疗时机。”

    她们的对答让萧霁满头汗水,果然,说一个谎必须用更多的谎来圆,也更加深信英国那个报导——女人外遇比男人外遇更不容易被抓到,因为女人擅长沙盘推演,可以把谎话说得零瑕疵。

    萧瑛望着荟秋,再次说服自己。“我不知道苹果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但我想,她也很心急着回来。”

    他用脸轻轻磨蹭着望望粉嫩嫩的小脸,柔声道:“因为愿愿、望望都在等她回来。”

    穿越回来那天,宫晴在病床上清醒,听说那场车祸造成她的昏迷,直到清醒那天,恰好是第五天。

    贺心秧是趴在宫晴病床边醒来的,两人清醒时,交握的掌心里躺着果果的玉佩,她们彼此互视,没说话,却很有默契地想到同一点——她们都很高兴,穿越的钥匙还在手中。

    护士进到病房,发现清醒的宫晴吓一大跳,看见身穿古装的贺心秧,吓得更严重。

    “妳是谁?什么时候进来的?”她上次巡房时并没有看见这个打扮得怪里怪气的女生。

    话没说完,贺心秧干笑两声,说:“呃,我是那个病人家属,刚来没多久。”

    “我没有看见妳进来。”她刚刚一直在护理站,却没有注意到她经过。

    护士仍是有些怀疑,视线上上下下在贺心秧身上扫瞄,穿成这样进医院,应该会引起大骚动吧,何况病患躺了这么多天,除了她的上司来过外,没见到她还有其他家属啊。

    宫晴叹气,这种事解释得清楚才怪,不过再不清楚,还是得编出一套说法,于是她徐徐开口,“不好意思,护士小姐,她是我妹妹,刚从国外回来,年轻人爱作怪,想到以前我热衷化妆舞会,就带着衣服来病房里,想说闹一闹,就可以把我给闹醒,刚才清醒看见她这副模样,我也吓了一大跳。”

    听宫晴说得有条有理,护士小姐接受了,她回答,“这里是医院,小妹妹,妳快去把衣服换回来,别干扰到别的病患。”

    护士小姐说完,表现出专业态度,走到病床边帮宫晴、不,是应采莘量血压氧,然后到护理站通知医生,病患已经清醒。

    那天的情况有点紊乱,从贺心秧换上应采莘的套装、回家、取来换洗衣物,再到医生确定应采莘可以出院,她手忙脚乱的,幸好应采莘够沉稳,一一将情况给应付过去。

    然而最让她很难以接受的事是——属于她的记忆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亲戚不认识她,坏后母把她当成新邻居,哈佛里的老师、小朋友,全都不记得整个幼儿园里最美、最嫩、最新鲜的苹果老师。

    她以为自己回了家,没想到,二十一世纪已经不是她的家。

    她刻意跑到医生老妈面前晃,对她释出善意微笑,医生老妈却被她笑得全身发毛,忍不住停下脚步问:“妳曾经是我的患者吗?或者是病患家属?”

    贺心秧很生气,回她一句,“我是妳年轻冲动、荷尔蒙分泌失调的产物。”

    然后转头跑开,那天,她泪流满面。

    应采莘还好,该记得她的人都记得,只是大家以为她出车祸,以为她会变成植物人。同事对她奇迹似的痊愈,给了五个字——好心有好报。

    果果死了,小小的尸体冰在医院的冷冻柜,望着那张冰冰冷冷的小脸,虽然知道他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很好,心底还是不舍,她们简单处理完果果的丧事后,应采莘辞掉工作,签下大体捐赠同意书、卖掉房子,另外租一间小鲍寓。

    她们把家里用不着的东西,能捐的全捐出去,她们做足准备,准备随时随地再穿越一回。

    可惜,时间一天天过去,她们回到现代已经两个月,贺心秧和应采莘始终没有再度穿越。

    白天,贺心秧当应采莘的小苞班,两人一起出门,形影不离,晚上她们睡在同一张床上,将那块玉佩缝在百货公司送的购物袋里,一人勾住一个提把,害怕若是再度穿越会落了谁。

    贺心秧每天都在网站上找资料,印下来、整理成册,装在一个大包包里面,那是给大家准备的礼物。

    资料里头有经营策略、营销手法,有治国大纲、各种兵器、民生用品的设计图,还有许许多多的食谱和教具图鉴,对了,她还从相簿里挑出几张照片,打算以后当纪念,当中有一张果果和小优两小无猜的照片。

    贺心秧说:“这次回去,我可不要当穷光蛋,又被人卖一回。”

    于是应采莘把的所有存款以及卖房所得通通提出来,换成金币、金条和等价珠宝,密密地缝在包包底层,贺心秧连睡觉都背着大包包,可惜每天清晨醒来,发现还待在二十一世纪,那个心揪呵……

    六十几天过去,她们还是等不到穿越机会,贺心秧越想越闷,应采莘也是满腹心事无处申,两人再也受不了了,决定到山区走走。

    她们开着车子,来到南投山区,找了间民宿。

    这间民宿盖在山腰,美得不得了,后有山、前有溪,和童谣里面描述的一模一样,只差河里没有养几只小白鹅,山坡上面也没有野花多,只有一间又一间新盖的民宿。

    星期六晚上,山区开始下雨,两人跑到外头去淋雨,贺心秧笑着说:“如果得到重感冒,也许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应采莘性格比较务实,说:“要两个人同时得到会致死的重感冒,机率并不高。”

    贺心秧想想,同意,于是她们回到民宿里,吃一餐民宿主人亲手烹调的野菜大餐,然后打开电视,盯着里面的画面,听着外头的雨声。

    贺心秧靠在应采莘肩膀上,应采莘抓着颈间的玉佩,两个人都不太专心。

    “晴。”

    “嗯?”

    “我的幻觉越来越严重了,我老是听见愿愿、望望吵着要找妈妈,老是听见萧瑛在喊我,他叫我早点回去,他说他把大树下的宝石苹果挖出来了,他说这里虽然不错,但别逗留太久,他还说,要努力学习当二十一世纪的好男人。”

    “二十一世纪不全都是好男人。”

    “是啊,可我才不会这样告诉他,要给他一个高远的目标,他才会积极学习。”贺心秧笑了,笑容里带着淡淡的忧伤。

    如果回不去呢?老是以为在那个时代里,自己是一缕无根幽魂,现在才明白,原来在现代,她的根早就被拔除,而生力命顽强的自己,已在祈凤皇朝落地生根。

    不,不只是落地生根,还开花结果,愿愿、望望让她的生命有了延续、有了未来与希望,而萧瑛用爱情羁绊住她的心,让她无法不在那块异乡土地扎下根茎……唉,她真的很想、很想他们……

    “我不会这样对待孟郬,他是个好男人,自律、严谨、负责,是一心一意待我好的男人。”

    “我同意,孟郬很爱妳。”在那个时代,愿意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男子是稀世珍宝,偏让晴碰上了,她真的很幸运。

    “萧瑛也是爱妳的,苹果……对不起。”她幽幽叹息。

    “对不起什么?”

    “我要是早一点侦破案子,揭露关倩的假面具,妳就不会中毒、不会伤心,不会面对心爱的男子,还要怀疑他的感情。”

    应采莘早把事情经过告诉贺心秧,关倩已死,案情大白,连愿愿、望望所中的蛇毒也是关倩主使。

    贺心秧也告诉应采宰自己的搬家计划,以及被萧瑛识破的经过。

    她说,濒临死亡那刻,她听见萧瑛恢复记忆,听见他亲口诉说爱情,那时她的心就软了,甚至还发下宏愿,倘若有机会活下去,她打定主意要嫁入王府,和关倩大斗三十年,就算她并不喜欢那样的生活,但至少……她还在他身边。

    爱情,果然会让人放下坚持,愿意妥协。

    “晴,明天回台北后,记得提醒我一件事。”

    “什么事?”

    “去买一些生物武器。”

    “用生物武器对付嫉妒的女人,妳还真是大手笔。”

    “是有点浪费,可是没办法啊,古代的女人太恐怖,这个毒、那个毒的,我们对毒物是门外汉,还是自备一点武器比较安全。”

    “可以买点便宜的啊。”

    “比方?”

    “比方盐酸、农药。”

    “强酸强碱是不错,可是万一我降落的时候把它们压破了,未伤敌人先伤己身,不是太衰了?”

    “那买些摇头丸、**药丸来库存?”

    “我没问题啊,可是如果我被警察抓到的话,妳要想办法让我能脱罪。”

    两人说着无聊话,笑几声,然后安静。

    她们各自想着心事,应采宰想着那个孤傲冷僻的男子,会不会因为她不在,凌虐了自己?贺心秧想着愿愿、望望没有床边故事可听,会不会闹着不睡觉?想着萧瑛会不会在夜里又拿起笔,轻轻地描绘起她的笑、她的怒……

    思念充斥着房里的每一吋空间,压得人窒息。

    窗外,雨越下越大,像是谁从天空一盆盆泼下大水似的,风吹得树木发出沙沙声,彷佛鬼魅在咆哮。

    “苹果,要是回不去了,怎么办?”应采莘一句话,问出她深藏在心底的惊惧。

    对啊,要是回不去了,怎么办?她是写小说的,有很好的联想力,但是她想象不出来,要是回不去,自己会怎么办?是就此放弃,还是花一辈子时间来等待那个时机,又或者自杀,替自己找一次机会?

    “晴,妳可不可以想办法,再多赚一点钱?”

    “做什么?”

    “电影里面有描述那种能够帮助人类穿越到古代的机器,也许我们可以试试看。”

    “电影都是假的。”

    “不一定啊,以前科幻电影里面的触控屏幕、生化大战,现在不都变成真实生活中的物品。”她努力维持着乐观进取。

    “等到机器被发明出来的时候,说不定我们已经七老八十……”

    “别担心,妳没差,反正妳是灵魂穿越,在那里有个等着妳还魂的身体。至于我,就算变成老太婆,我也想回去看一看,看看萧瑛,看看愿愿、望望,看看他们过得快不快乐。”她不要求什么,只求再看一眼,再看一眼就好。

    “妳怎么知道,那个时候宫晴的身体还在?”

    应采莘一问,两人再度沉默,贺心秧玩弄着身前的包包,把拉链打开、拉起,拉起、再打开,不停重复。

    贺心秧曾经抱怨,包包好重,为什么要她一个人带?

    应采莘说:“包包我又带不走,自然是妳背。”

    然后她问应采莘,“如果妳可以带走一样现代的东西,妳要带什么?”

    她歪着头想半天,然后挂起一个充满幸福的笑容,回答,“不必,我在那里什么都有。”

    是的,有了孟郬,她便拥有一切,她从来不是贪心的女人。

    二度沉默,她们不再交谈,安静看着电视,那是一出回放的大陆剧,描写一个穿越女周旋在几个阿哥身边的悲惨故事,比较起她,她们是幸运的,至少她们不是单打独斗,至少她们身边有一份真实的爱情。

    看着电视,她们陷入沉思……

    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轰轰声自远处传来,然后电视失去影像,应采莘想起什么似的大叫一声,“土石流!”

    她拉起贺心秧、贺心秧背起包包,下意识就要往外逃,但土石流来得比想象中更快,她们尚未离开房间,土石已经铺天盖地掩埋下来……

    她们首先感觉到的是冰冷的黑暗,下一刻绿色光芒射出,她们在绿光中看见彼此,交握的手拉得更紧,她们对彼此笑着,终于,要回去了。

    缓缓闭上眼睛,应采莘脑海里的最后一个念头是——我的大体捐赠书白签了。

    “公主醒了!”

    苓秋慌慌张张往外跑,守在外头的风喻心一紧,连忙要往房里冲。

    她赶紧抓住风喻,激动说:“你进屋做什么啊,施展你的轻功,快点到勤政殿告诉皇上、王爷和孟大人!”

    被苓秋一吼,风喻抓抓脑袋傻笑。对哦,他进屋凑什么热闹,苓秋还能骗他不成。

    于是,听某嘴、大富贵,他飞身施展轻功,往勤政殿狂奔而去。

    片刻,一群男人像快步竞走似的往怀宁宫前进,但孟郬不在其中,因为他早已迫不及待飞檐走壁,一路飞到怀宁宫里。

    宫晴回来了,那苹果呢?

    像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萧瑛不敢施展轻功,他害怕,怕苹果决定留在一夫一妻的世界里,怕她被关倩吓得不敢回来,她是那种油条性子,贪图安逸、只求平稳,若是她不愿意再为自己冒一次险呢?

    他们走进屋子,萧瑛四下张望,果然……苹果没有回来,失望在他脸上逐渐成形,他,终于失去她的爱情。

    她不要他了,他再无法用愿愿、望望恐吓她,她对他失望透顶,她决定将他抛弃。失望地垂下头,颓然垮下的双肩细细地诉说着他讲不出口的哀愁。

    他转身想离开,是好朋友就应该分享孟郬最快乐的时刻,但现在他没有心情,他只想一个人待着。

    靠在孟郬怀中的宫晴看见萧瑛和萧霁进门,她立刻急了口气,连声催促道:“快,快发布海捕公文找苹果,她绑马尾,身穿LEVI'S的麻质短裤,BLUEWAY的黄色丁恤,身后背着一个苹果绿的NIKE包,快点找到她,否则她那身打扮会因为妨害风化被抓进大牢,还有,她的包包里有很多珠宝金币,若是碰到贪官或强盗吞财灭人就惨了。”

    宫晴心急,口吐一堆英文,让人满头雾水,但是萧霁听明白了,转头问:“是那套她常拿来当睡衣的休闲服吗?”

    “对,就是那套,快点去。”

    “我知道。小四,跟我来!”萧霁急急往外跑,他要去画图像、要派人去全国大翻找,但出门前,他没忘记丢下一句吩咐,“苓秋,去把方太医找来,替公主把脉,顺便告诉她一声,公主和苹果回来了。”

    他知道姑姑定然无事,上次穿越,被盗匪杀了的姑姑醒来,后来不也健健康康?

    这个命令,他是要苓秋把好消息带去同小优一起分享,这段日子,为姑姑和苹果的事,她始终郁郁寡欢。

    想起小优,他眼底好像凝聚了些什么,然后那点什么,渐渐扩散到他整张脸,勾出一脸欢欣鼓舞。

    屋里,萧瑛走到宫晴床边,带着紧张的神情,凝声问:“妳确定苹果回来了吗?”

    看着萧瑛瘦到不成人形的脸庞,勾起宫晴的怜悯,一个帅到让人想吹口哨的男人,竟然被整成这样,那颗没心少肺的苹果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会很有成就感。

    “没错,土石流发生时,我拉着她的手一起逃命,我们的手片刻都没有松开过。”

    他的紧张没褪去,但笑容一点一点被拉起,他点头,再点点头。很好,苹果没有抛弃他、没有对他失望,她愿意为了他再冒一次险。

    醋、糖、盐巴、酱油……全在心口和成一锅说不出的酸甜苦辣,可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苹果回来了。

    骄傲尊贵的王爷对宫晴深深一鞠躬,真心真意道:“谢谢妳,谢谢妳把她带回来。”

    “不是我把她带回来的,是她自己想要回来,过去两个月,我们变卖家产,换成许多东西装在大包包里,连睡觉她也没把那个包包放下。

    “我们一直想要回来,却发现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我们沮丧到极点,才会到山区踏青,没想到一场夹带狂风暴雨的西南气流造成的土石流,让我们又回来了。”宫晴尽量解释得巨细靡遗。

    “在我那样对待她,在关倩几乎夺走她性命的情况下,她还愿意回来?”他几乎要三炷清香,向上天叩首谢恩了。

    “是的,她愿意,因为她生命走到最后那刻,你恢复记忆,你亲口证实她的爱情真确存在,证实她从来不是替身、不是影子,你爱她,逾越自己的性命。”

    “那时她还不知道关倩犯下的案子,她就打算如果能够活过来,她不再拒绝与你成亲。”

    宫晴的话安慰了萧瑛,他再度躬身向宫晴道谢。

    “你不必太担心,这回苹果身上带着不少金子,如果运气不太坏的话,应该不会碰到像上次穿越的倒霉事。”

    上次穿越……萧瑛想起花满楼,脸色骤变,他迅速对孟郬说:“好好照顾宫晴,苹果的事,你不必插手。”说完他离开了。

    孟郬低下头,再看一眼宫晴,一眼、一眼、再一眼,那双眼睛盈满幸福喜意,他知道的,他始终知道她会回来,所以他天天留宿怀宁宫,他照顾她的身体,他对她说话,他从不觉得她离开过自己。

    “郬。”

    “嗯?”

    “等找到苹果,她那里有照片,我给你看看,我原来的长相。”

    “好。”

    低下头,他吻住她的唇,他才不在乎她长得怎样,他只在乎他的晴回来了,加深这个吻,冰人郬悄悄地被融化……因为爱情。

    “这个、这个、这个……通通给我包起来!”

    贺心秧嚣张得很过分,在王记绸缎庄里,她买下一堆布,然后要伙计跟在自己身后招摇饼街。

    这回,贺心秧穿越的地点是景县,这里没有GPS,也没有现代化地图,景县是什么鬼地方,她哪里知道?

    就算她曾在京城和邑县住饼不少日子,可大街小巷她也没逛过几条,没办法,她是奼女嘛,所以景县在哪个方向?距离京城多远?对不起,她通通不知道,唯一确定的是,这里还在祈凤皇朝的管辖区,因为这里的百姓说,他们的皇帝叫萧霁,是个有福气的皇帝,他一上位就风调雨顺、国富民安。

    幸好有穿越经验、幸好她在古代住饼些日子,幸好她知道“人心不古”绝对不是真话,所以她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偷衣服。

    她换过装束,到钱庄兑了银子,然后开始摆阔装大爷。

    她没进京城,因为第一,她身怀巨款,怕半路遇匪,不敢只身进京。第二,她发现王记绸缎庄。

    别的不确定,她哪能不知道李琨管事的绸缎庄是萧瑛的秘密基地,呵呵呵,说不定里面还有她的股份咧。

    但若贸贸然就跑去跟掌柜说:我要见你们幕后大老板,怕不先被人当成疯子赶出去,于是贺心秧假装自己是大户,隔三差五的上一趟绸缎庄买布,然后像现在这样,往大街上一路招摇,当然,她出门前没忘记向掌柜的丢下一句话——“告诉李琨,苹果可是在帮他的忙。”

    既然她不上京找萧瑛,自然要让他找来。后来她才知道,她就算不做这些,海捕文书也很快就会送到景县,但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并非弱女子,她比较习惯自力救济。

    果然她的特殊行径引来李琨的注意,他怎么可能不马上把话转达给主子?

    于是,很快地,萧瑛骑着白马一路餐风宿露,来到景县。

    他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贺心秧身穿男子的衣服,踩着八字步、嚣张地走在最前头,后面跟着一串铺子里的伙计,而那个醒目的绿色包包就在她背上,它……就是宫晴嘴里的那个NIKE?

    她精神奕奕,没有中毒的迹象,她的苹果脸和过去一样可爱,她调皮的眼神没变,多样化的表情没变,她,始终是他初初认识的苹果……

    跟对队伍后面,他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

    他有很多话想说,他想把手放在胸口,对她说:“我爱妳,我再也不会找另一个女人来为难我们的爱情。就算她对我有恩义,我也不会用婚姻爱情去偿还。”

    他要对她说:“请妳认真教导我,如何当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好男人,为了妳,我愿意倾尽全力改变。”

    当然他最想说的一句话是,“我们回家吧,愿愿、望望想妳,想得脾气好暴躁,可是最想妳的那个人……是萧瑛。”

    他一直在笑,像个傻子似的,望着她的背影笑不停,如果不是街上人多,再加上他的臭皮囊很养眼,大概所有人都会当他是变态怪叔叔。

    可他哪会在意呵,那是他的习惯,看见苹果,他就是会不由自主地打从心底喜悦开心,看见苹果,幸福感就是会自动窜升。

    临时的租处到了,贺心秧打开门,让伙计把布一疋疋往里头送,伙计们已经熟门熟路,知道要把布匹往哪里堆。

    贺心秧看着伙计们一一进门,心底盘算着,萧瑛要什么时候才会找到她?总不会让她把银子全花光才找上门吧?她可不想动用那些镶切精致的宝石,那可是她特地带过来给紫屏、苓秋、小优、晴当嫁妆的呢。

    伙计们把布迭好,再三感谢过贺心秧的大方光顾后离开,她叹口气,走进屋里,抬起脸,打算把门给关上,可是……

    没有人给她点穴,可是她就是动弹不了,因为她看见那个等了很久的男人……

    仰着头,看着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子、他的嘴,厚,还是一样帅气迷人,还是一样引人犯罪,还是会让她的荷尔蒙大量分泌,想把他拖上床做禽兽不如的事情啊。

    怎么办?该直接跑上前去,像无尾熊那样,攀上尤加利树?

    不行,太Over,和这里的民风不符合。

    还是楚楚可怜地流下两串泪水,说:“想你、想你、想你,我想得心都碎了……”

    不好,太文艺腔,说不定路过的行人中刚好有看过卡卡艳本的读者,会被发现她就是那个原创卡卡。

    或者很冷静、很沉稳地走到他的面前说:“嗨,好久不见。”

    也不好,太日剧,除非日本承认钓鱼台不是他们的,不然别想她替日本做宣传。

    她还在胡思乱想,想着该怎么反应时,萧瑛已失却耐心,他大步走上前,她小步退向后,他用力关上门,她轻轻抓了抓脑门。

    然后,他一把抱住她,像只大号的无尾熊,紧紧地攀在她这棵小尤加利树上。

    会不会太Over,和这里的民风不符合?没关系,门关上了,他们的作为不会干扰善良风俗。

    他低下头,在她耳边轻轻说一句,“想妳、想妳、想妳,我想得心都碎了。”

    厚,好罗曼蒂克哦,他一定偷看过卡卡的艳本创作,好吧,那也不算什么,反正她的忠实粉丝都是男的,何况身为未来的丈夫,本来就应该试着了解妻子的事业是什么。

    接着,他俯下身吻她,热热的吻把她吻得头晕目眩,要不是他的自制力够强,不然他们会照着艳本里面的剧情一路发展下去,然后在这个小院子里上演“老爷,人家还要”……

    好不容易,他终于松开她,热烈的眼神紧紧看着她,温柔的笑脸几乎把她淹没,她在他的目光中自在优游……

    他笑着,揉揉她的头发,轻声道:“好久不见。”

    哇咧,说要买钓鱼台的石原慎太郎又还没有道歉,他就急着投日,他以为自己是王贞治哦。

    萧瑛见她久久不语,笑道:“妳再不说话,我又要吻妳了。”

    蛤?!苹果回神,要说什么?就说“想你、想你、想你,我想得心都碎了”?哎唷,那不是他才刚说过。

    还是“好久不见”?哎唷,他干嘛把她的话抢光光?

    临时她找不出话,支吾半天才说:“屋里那些布,我可不可以转卖给你?”

    听见贺心秧好不容易想出来的话,萧瑛大笑,笑得前俯后仰。没错,是她,他们家的小钱鬼回来了。

    忍不住,萧瑛的吻又落了下来,他一把将她抱起,往里屋走去,禽兽不如的事不只有她想做,他更是期待已久。

    贺心秧惊呼一声,她后悔了,刚刚不应该讲那句的,他一定是要惩罚她爱钱,才把她抓去里屋。

    真是的,她可以提一下NIKE包中要送给他们的东西啊,她可以拿出宣传单,让他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麦当劳,对了,她还带回来一瓶可乐……

    很可惜,世间没有后悔药,她没在最关键时刻转移他的注意力,因此注定今天、今生……被这个口口声声说要学习二十一世纪男人的霸道王爷给吃干抹净。

    春天真正到了,无数的爱情轰轰烈烈展开,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句话是千百年来不变的定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正宫变小三最新章节 | 正宫变小三全文阅读 | 正宫变小三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