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掠妻 下 > 第二十章

掠妻 下 第二十章 作者 : 楼雨晴

    这世上,有些事情能成秘密,有些事情,无法瞒上一辈子,尤其是孩子这回来。

    日阳西下,孩子们手牵手,从私塾里回来。

    青青一回来,便奔进灶房里寻她小婶婶。

    婶婶好厉害,会做好多好吃又精致的小点心,她昨日答应,这段书她要默出来了,今天回来就有得吃,她要讨赏去。

    莫雁回端了点心,牵着青青的小手出来,小宝蹲在大厅口陪着他妹妹,新柳已规规矩矩端坐在桌前,等着吃点心。

    “小凉圆,你在看什么?”

    “蚁蚁——”圆滚滚的小球正趴在门坎边,瞧得目不转睛,于是小扮哥护妹心切,也挨靠过去陪着她瞧。

    “嗯,它们在勤劳干活,贮存好多好多的食物,才好过冬。”

    于是心好软的小凉圆,大方捏了块手中的糕饼,要分蚁蚁。

    “这么大块,它们搬不动啦!”只会压死小蚂蚁吧!

    “小扮哥,吃——”有好吃、好玩从不私藏的小凉圆,递出捏扁扁的糕点,要分最疼爱她的哥哥们。

    穆清雅也不嫌弃,张口吃掉了,掏出帕子给妹妹擦手,擦完手又去擦甜嫩可爱的小脸蛋,她方才趴在地上沾了些泥。

    然后,他牵起妹妹的手进厅里,小扮哥照顾起三岁大的妹妹颇有模有样的。

    莫雁回分配好点心,替他们每人斟了一杯冰镇梅子茶,发现少了一只,便问:“哥哥呢?”

    “他说要去店里找爹。”

    莫雁回点点头。

    大儿子心里一有事,向来只会去找丈夫说,那是一种“男人间的默契”,她这妇道人家也就识相地没过问。

    “婶……”

    回眸,见新柳欲言又止。“怎么了?”

    “大宝心情不好。今天有人说了一些……不大好听的话,夫子有罚了,教那人不可以这样说话,可是大宝还是不开心,下了私垫就说要去找叔。”

    “是吗……”看孩子们吞吞吐吐,也不好问是什么“难听的话”,心想,或许等丈夫回来,再问问他好了。

    小表头打一来,便闷着不说话。

    穆阳关也不急着问,算盘珠子悠闲地拨着,慢条斯理核算一本帐,笔尖醮了蘸墨,一笔一划记妥了,合上账本要再换下一本,小家伙终于沉不住气——

    “爹!”

    “嗯哼?”头也没抬。

    “爹……”这一声软了些,染上些许惹人怜的哭音。

    “说啊,我在听。”

    “你看看我,看看我嘛!”看了就会心疼了。

    穆阳关抬眸瞄上一眼,有没有心疼不晓得,倒是要哭不哭的可怜相,惹他笑出声来。

    搁下毫笔,总算大发慈悲张开臂。“过来吧。”

    终究是个孩子,与什么顶天立地男子汉还扯不上边,揉着红红的眼眶火速飞扑过去,清秀脸蛋埋在父亲怀里磨蹭。

    穆阳关一个使劲,将儿子抱到腿上。“说吧,怎么了?”

    一下私塾连家都没回就往这儿跑,便知他有事了。刚刚来时,还挺着胸,小脸倔强充男子汉的样子,让人看了就想逗。

    “爹……”声音一哽,察觉胸前湿了一片,穆阳关心下一惊,留意到儿子这回可真伤到了。

    他拍拍儿子的背,正想着什么事会让他哭成这样,便听那稚嫩嗓音委屈兮兮地问了。“我不是你亲生的对不对?”

    他一愣,思索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身世这种事瞒不了一辈子,他娶雁回时,她是带着两个孩子,这里无人不晓,人多嘴杂,早晚是会让孩子知道的,他也想过,待将来孩子晓事了,让他们去亲父坟上祭奠,尽尽为人子之责。

    可他没有想要这么早谈,孩子还小,正是渴爱的年纪,要是知道了,多少会在心里种下隔阂与别扭,还能这般尽情撒娇缠赖着他吗?

    他微微拉开怀里的儿子,伸指便毫不留情地往鼻尖重重拧去。

    “啊、痛痛痛——爹你干么啦——”小鼻子被捏得经通通,泪也忘记要流了。

    “还知道要喊爹!以为你心肝给狗啃了呢,我是少给你吃还是少给你穿了?我虐待你了吗?小小年纪就不认爹!送你上私塾是教你不忠不孝、不认父母的?”

    “又不是我说的。”慕容风雅好委屈。“是大家都在讲,说我和弟弟是拖油瓶,跟着娘轿后嫁进来的。”

    就知会如此,穆阳关无奈一吧。

    “旁人说了你就信?我不疼你?待你不好吗?”

    “很好啊……”虽然犯了错,爹打得也狠,但是事后他哭着睡着后,都会偷偷进来给他上药,他都知道的。

    他生病,爹怕他哭,一晚抱着不松手,拭汗、喂药,看顾着不敢睡。

    爹很疼他,不是宠上天的那种疼,是当成一块宝,放在心口上揣着的那种疼,所以他亲爹、爱爹,什么事第一个都想要来跟爹说,他真的很怕,怕旁人说的那些话是真的,如果他不是爹的孩子,还可以让爹这么疼他吗?万一、万一哪一天不疼了怎么办?

    穆阳关也知,孩子会因为外人几句闲言碎语,便表现得这般慌张失措,其实是怕失了受宠爱的资格,他心下怜惜,掌心拭了拭小脸蛋上的泪痕。“只要你一天还喊我爹,咱们就是父子,在外头受了委屈,永远让你赖上来抱,至于别人怎么说,不必理会。”

    这话的意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任小脑袋想了又想,还是不明白。“所以我到底是不是拖油瓶?”

    “……”怎么他还在纠结此事?

    叹上一口气。“不是!”至少在他心里,不是。

    “那为什么,弟弟跟你姓穆,我要姓慕容?”

    当初,原是他一番心意,纪念先人、也为雁回前夫留个根,毕竟妻子虽然嘴里不说,心里仍有情义存在,否则不会执着要为前夫留下这条血脉。

    对于这个决定,雁回和大哥也都认同,只是现在,实在无法对个半大的娃儿解释原由。

    “那只是为了纪念一个……很特别的战友,你长大就会知道,现在,不急。”

    “喔。”孩子就是孩子,被三言两语哄过去,心满意足了,挨靠在父亲肩窝,嗑着桌上的小点心,很事后诸葛地发表高论。“我就说嘛,他们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不是爹的孩子,大家都说我们像极了。那个卖猪肉的大叔前阵子休妻,听说就是孩子愈大,发现长得愈像隔壁老王,大伯母就说吧,孩子真的不能乱生。”

    “……”慕容大宝,你好三姑六婆。

    这样在孩子面前嗑闲话,说东家道西家真的好吗?他一面思考身教问题,伸指揩了揩饼屑,顺道带上小脸蛋上几处残泪脏污,指腹不经心地揉揉嫩颊,倏地,儿子不经意的话语落入心房,他顿了顿。

    定晴,细瞧掌下那张清秀脸容,呼吸瞬间一窒——

    有眼睛的都看得出他们父子有多像,他是瞎了吗?

    不,不是,只是心里头有了认定,很多事情摆在眼前也不会再想其它,就像当年,流云村一干子村民有多盲目,看不见雁回沉静无争的性子——

    那张肖似的脸容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甚至不难推想,再过几年更加无法忽视越发明显的五官轮廓。

    神韵相似,可以说是后天教养、耳濡目染而来,但天生的容貌,他怎么也无法说服自己,那样的相似会毫无血缘关联。

    思绪纠葛如潮,不甚安稳地睡去。

    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梦境里,净是隐约而模糊的画面——

    他看见,有个男人拿着刻刀,用着笨拙手法、不甚熟练地在酒坛子下一刀一刀刻着,还要人把风,像是怕谁来了撞见似的。

    慕容

    雁回

    于辛卯年初秋同酿夫妻酒

    愿偕白首同欢愁地老天荒

    没由地,他就是知道,男人刻了这些字。

    守门仆人突然来报,说是她来了——

    谁来了?

    男人一慌,划伤了指。

    坛子是掩饰妥了,却教她瞧见沁血的指腹。

    她悉民为他上药,雪白布巾一圈圈缠上,也绕上了他心间,胸房暖暖激荡,那时其实好想冲动地什么也不管,告诉她、告诉她——

    告诉她什么呢?不记得了。迷迷蒙蒙,那画面又跳到黑夜,好似在溪畔、满溪流的莲花水灯,点点荧光,美丽灿然。

    “要疼你、宠你、凡事依你,还得有好家世、好相貌才匹配得上咱们家雁回,最重要的是——必得真心待你,一生一世倾情不移。”

    男人一面念着,笔下行云流水,挥毫而就,但写的,明明就是——

    莫雁回,必嫁慕容略

    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他当这是在做生意吗?还别无分号,笑死人了!

    居然说一套做一套,还能面不改色,这人是有没有廉耻?姑娘,你千万别被他给骗了。

    然后画面一转,天色已亮。

    果然被他拐上手了,男人将她压在窗边,做着极羞人的事。

    女子软软地推拒,倒也不是真心要拒绝,只是羞着,婉转承欢。

    “慕容、慕容……”

    诱着她这么喊,只是不想由她口中,听见她唤出别人的名,那是他最卑微的想望,至少那还是他的姓,他可以自欺。

    听着耳畔情意婉约、柔软带媚的呼唤,于是他益发狂了,将她欺负得彻底、肆意偷香——

    接着,同样的房里、同样的一个窗边,已不见女子身影。

    夕阳微光照进寝房,男人身子看来好单薄,似是病得极重,站都站不稳,他扶着窗棂,开了那珍藏着的茶叶罐,抓起一把,往窗边撒去。

    第二把、第三把……那一把一把,像是在掏着心,极痛。

    他倔强地不肯喊疼,坚持要亲手将心掏空,才能舍得干净。

    自己种的情要,自己铲。

    莫雁回,我不要你了。

    空了的茶罐滚落脚边,他连看也不看一眼,自怀中掏出了一只小瓷瓶,也不知是什么,仰首便一口饮尽,毅然决然……

    睡梦中醒来,彷佛还能感受到那无法喘息的窒疼,掌下按着心房,热泪满腮。

    他坐起身,连靴也来不及穿上,便直奔青青房里,取出床下一藏便藏了三年多的物品。

    怀有女儿那年,她为巡抚他,要将其扔弃,他怕她事后懊悔,默默地追了回来,又饮着酸醋,不想她日日瞧着、思念故人,灵光一闪,便往青青这儿塞,小家伙也够义气,一直替他保守秘密,藏着没对任何人提起。

    他抚着坛身,一路抚至坛底刻痕。

    这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从来没说过这坛底刻了什么字,他心里头介意,更是不曾多瞧一眼,又怎知——

    定睛细读,一字一句,分毫不差。

    他紧抱坛身,闭上了眼。

    被那些奇奇怪怪的梦境干扰,一夜没有能安睡,现下两鬓抽疼提厉害。

    妻子回房里,他正倚坐床帏,闭上眼,呼吸沉缓。

    “病了吗?”她关切地上前,才留意到搁在桌上的陶瓮,步履停滞了下,倒也没多问。

    她一在身旁落坐,他便倚靠而去,赖在柔软胸怀:“头好疼……”

    她伸指柔柔地在他两鬓揉按,静静依偎着,好半晌谁也没开口。

    过了一会儿,“大哥说,你要不舒服就待在家里头歇着,店里的事不用操心,他会看顾着。”

    “嗯。”他想了想,忽而开口,“前几日,大宝哭着跑来问我,他是不是我的亲生儿。”

    揉按的手一顿,“那你怎么回他?”

    他翻身平躺,将她也拉进臂膀枕靠,“雁回,你爱大宝他爹吗?”

    她迟疑了下,望望桌上那陶瓮,思忖着该如何回答,才不会又惹他醋海翻腾。

    他也看穿她为难,直言道:“没别的意思,你只管实话说,夫妻不该欺瞒。”

    “……爱。”

    “那又为何让他掏空了心,绝望得什么都不要?”

    “我只是……没能在那时就看清自己的心意,才会伤了他。”

    “那现在呢?”

    她抬眸望他一眼,不知从何应起。

    他也没待她回答,便径自道:“昨晚,我作了一堆奇奇怪怪的梦,我看见那个人替你放水灯求姻缘,可是笔下写的,却是莫雁回必嫁慕容略,你说这人多坏?诅咒你除了他,便再也嫁不出去。”

    他顿了顿,掌心抚向她,捧都会秀致脸容,又问一回,“现在呢,你能把自己的心意看得清清楚楚了吗?你确定,你真的爱他吗?”

    “……爱。”眸眶盈泪,她哑声又道:“很爱。”

    “嗯。”他闭上眼,将她拥入怀里,抱得牢牢的,“那就不要让他再痛一回,那种亲手掏空自己的感受,他至今还很疼,也很怕。”

    “不会了,再也不会……”她将脸埋在他胸怀里,几近无声地低喃,“对不起,慕容。”

    也不晓得他听见了没。有她相陪,心神安定,很快便有了睡意,只记得临睡前,他喃喃说了句,“大嫂说的对……”

    孩子当真偷生不得。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掠妻 下最新章节 | 掠妻 下全文阅读 | 掠妻 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