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掠妻 上 > 第十章

掠妻 上 第十章 作者 : 楼雨晴

    以男人之心怜你爱你的,永远只会是他……

    手巾内包裹的白瓷残碎不全,几回试图拼凑回男娃娃的面貌,终是徒劳无功。

    她已经快要想不起这瓷偶长什么样子了,只记得它有一张极灿烂的笑脸。

    她拼着、拼着,想起当的河畔的话。

    “要疼你、宠你、凡事依你,还得有好有世、好相貌才匹配得上咱们家雁回,最重要的是——必得真心待你,一生一世倾情不移。”

    “这世上,有这种人吗?”

    “会有的,你等不到,我负责找来给你。”

    那时只觉他条件开得太苛,这世上岂有这种男人?真有,她又哪来的福分?

    如今想来,那条件桩桩件件与他相合,怕是那时便在暗示她,要她好好瞧瞧她了吧?

    “你也别死心眼,若有合适姻缘,自己要懂得把握,莫教一个真心爱你的男人,白白自手中失去了。”

    她确实是让一个一生一世倾情不移的男人,白白自手中失去了,可她不晓得,那究竟是不是自己要的。

    以往,将家主惦在心间,藏得太久、深了,那身影拂拭不去,一直以来,只看见他,也只容得下他,宛如雨后划过晴空,那抹最绚丽的虹,是她人生最美的风影,不舍移目。

    而慕容略,借着那抹虹的美丽光彩,强势入侵她心间,他是一弯冷泉,却利用倒映水面的虹影假象,瞒骗了她的眼,于是她仰望天空的目光,不自觉被湖面灿影吸引,贪看着那抹眷恋的虹。

    她看的,不是他,是那抹虹,天际虹光触不着,但湖面虹影,她触得着,为此而满心欢喜。

    可是,当天际彩虹退去,冷泉依然只是冷泉,什么也没有。

    于是,她失望地移开目光,恨他如此欺骗,恨他让她尝到了幸福滋味,以为自己能有幸独拥那抹灿烂虹光,却发现,一切只是倒影假象。

    他什么也没有,她,也什么都没有。

    是因为这样吧?空荡荡的心间,才会如此迷茫?看着尽碎的瓷偶,麻木的心怎么也挤不出多余的情绪。

    也许,她真是无情人,连他的死,都没能让她掉一滴泪。

    慕容略,你爱错了人,谁教你,不是那抹虹,不是我要的那一个。

    她早早熄了灯就寝,压下心头那喘不过气的窒闷。

    回庄第七日。

    入了夜,她行经房外,见一室阒暗,顺手推门入内,添上足够的灯油,燃亮一室后,怔然立于桌前。

    她在做什么?这个人已经不会再回来,点灯何用?

    如今他所待之处,比这还要阴暗千万倍,他都能无惧而往,应该也不会再怕黑、怕一人独处的夜了吧?

    可这长年以来的习惯改不了,她还是夜夜替他的寝房点着灯火,也交代婢仆,无论人回不回来,都点着。七七未过,尚未踏上黄泉路,也许一个兴起,回来看看也说不准,总不好教他摸不着路。

    隔日,她备上成堆灯烛、童男童女,心底默念他的名,一一给他烧了过去,盼他在黄泉地下,有童男童女伺候着,在前头持灯引路,不慌不愁。

    她烧了很多、很多,家主不知他怕黑,必然不会为他备上这些。

    回庄半月。

    她打点好家主代的事宜,交出自身职权,已无挂碍。

    长老们在厅前议事,应是今日便能决策出下任家主由谁应承,她随时都可以离去。

    一切都已收拾妥当,预计这两日便能动身。

    该往何处,目前还没个准,也许回平城——她的故乡,也或许先走走看看,去那些曾经走过、一直惦在心头、有空要再回去瞧瞧的一景一物。

    没去关切下一任家主是谁,隔日清晨,她更只身一人静静离开慕容庄。

    她去了宜兴。

    也没多想,只是之前为了筹备建厂事宜去过一回,挂心着,总要瞧瞧如今那些个茶园、制壶厂经营得如何,往后自己是看顾不到了。

    茶农换过一批人,已与最初不同,可这儿的管事眼尖,一眼便认出她来,问着:“慕容主子这回没来?”

    她神色僵了僵,驱走心头那莫名而生的堵塞,平缓回应。“他离开了。”

    “咦?那你——”想到姑娘与慕容主子形影不离,本能便道:“你也要走吗?”

    “嗯。往后我是看顾不着了,您得多费心,新任的慕容家主对这儿不见得有感情。”至少不像她、不像……他,来得意义深远。

    她四处巡了巡,靠坐在树荫下,想起那一年,由于这儿的圭质适合茶作,他便前来勘看,在这儿耗上一月有余,所有筹备事宜亲力亲为。

    问他为何?他笑而不语。

    那些日子,她连采茶都学会了,那念头颇傻气,只是想让他尝尝她亲手所采的茶叶。

    一连几日,晒伤了细嫩肌肤,树荫下的他为她抹上凉肤膏,取笑道:“瞧你这扮相,村姑似的。”

    那最新研发出的树叶品种,他试了试,久久不语,一启口便道:“雁回。”

    “家主何事?”

    他笑道:“不是唤你。方才管事要我为新茶命名,这茶清冽宜人,入喉余韵无尽,如你。我看就以你为名吧!”

    回到慕容庄后月余,由宜兴这儿送来了一罐初制的茶,那是她亲手所采。他收到时,神情颇为欢悦,说——

    “雁回为我采的茶,可要好好珍藏。”

    之后,她再也没见过那罐茶叶。数日前的夜里,前去那无人的寝房掌灯,她顺手要关妥被风吹开的窗,发现窗前花台间,撒了一地的茶叶,茶罐已空空如也——一如昔日情分。

    如今,她站在以往他伫立的树荫之下,遥望那以她为名的茶园,想着那人说,只要他还在的一天,就会好好护住它,无论它能否为慕容庄赚进大把银票,因为这茶存在的意义,不在于钱财。

    如今他不在了,她也将离去,往后无论是茶园或茶我,怕是都留不住了。

    第四十九日,她来到邵家村。

    邵家村水质清流,适合醉酒、造酒。

    前年九月,她初学制酒,便是在这儿,当时与他约好,下回前来,要一同开封对饮。

    那酒窖内,每一坛酒都有来历与故事,短则数年,多则数十年历史的也有。有的是孩子出生,父亲为娇儿制下的状元红,也有手足、母女、知己、主从、师徒、敬神祭祖……各种不同关系、不同名目而酿制,珍藏的心意。

    她进了酒窖,取出那坛酒,许是连日奔波,连酒坛子也抱不牢,出窖时差点摔了一整坛酒,所幸一旁婢仆抢求得宜。

    她晕了几个时辰,醒来时日已西下。

    “莫姑娘,慕容主子他——”

    “他不会再来。”

    “这样啊……”村长蓦地无语。

    看出对方为难万般,明显有未尽之语,便道:“村长有话不妨直说。”

    “方纔为姑娘请了大夫诊脉,你……有喜了。”

    有……喜?!

    思绪短暂断了片刻,才领悟那话中意喻。

    这,是喜吗?

    是夜,她开了那坛酒、斟上满杯、一杯饮尽,一杯酒酹于天地间。

    “敬你,慕容。”

    今日,是他七七。

    过了今夜,魂魄引渡奈何桥,喝上三杯孟婆汤,这世间一切便与他再无干碍了。

    他应该很高兴吧?终于可以彻底忘记她,他等这一天,等好久了。

    村长说,慕容主子曾来函交代,要他取了酒,如何处置都好,总之勿留。那信在途中延宕了数日才送达,说她要再晚个几天,这坛酒就没了。

    他们共同留下的每一道痕迹,都一点、一点在消失,总有一天,会连记忆也不留,可……

    为何偏偏在他铁了心要抹去一切时,却又留给她一个抹不去的证明?

    掌心抚向肚腹,仰眸望向无尽暗夜。“你要我留吗?慕容。与我共有的一切,你都一一毁去,既是如此,我也不能留『他』,你允否?”

    手中紧握两枚铜钱,朝天际扔掷而去,落入地面,敲击着,滚了数圈,停在鞋尖处。

    一正,一反。

    他真不要她留?!如此绝然,不欲与她再有瓜葛。

    “我再问一回。这是你的孩子,你真不要我留?”

    连问三回,皆同。

    她闭了下眼。“很好、很好……我也是这么想的……”捧起酒坛,一洒而空。

    没了,全没了。这样,她也落得轻松……

    松了手,空坛落地,她举步欲离,余光瞥见坛底字痕。

    她弯身拾回,就着月光,瞧清那苍劲而清晰的刻痕。

    慕容

    雁回

    于辛卯年初秋同酿夫妻酒

    原偕白首同欢愁地老天荒

    心房蓦地一痛,无来由的疼意狠掐胸房。

    她后来又去了许多地方,辗转三月有余。

    一处、两处、三处……直到后来,她才发现,自己所到的每一处,全有他的痕迹。

    原来,内心深处最惦念挂怀、放也放不下的眷恋,全是他。

    一帖下胎药,熬了又熬,几回捧在手心,又搁到冷凉,始终没能饮下。

    能毁的,已全数教他毁尽,腹中这点血脉,她真要毁得丁点不留吗?

    不,她不想。

    这是他留给她最后一分记忆,证明一切并非虚幻。这一回,她要自己作决定,不容他干预。

    不知不觉循着共有的足迹而去,绕着、绕着,竟又回到慕容庄来——

    这是与他拥有最多回忆之处。

    迎风伫立亭中的身影、窗下持卷细读的模亲、园中浓情相偎……每道曲院回栏,都有他的身影,甚至是长廊边寻她晦气、欺她戏她的片段,都教她思忆再三。

    这一回,她清清楚楚知道,自己看的人是他。

    重新走过一回,经历那些共有的过往,将属于他的一切全都补齐了,才发现——

    她望着水面虹影,但掌下实际触着的,是满心的沁凉,不知不觉,掬饮着冷泉的甘醇。

    天际那抹虹,她从未触着过,真正伴在身畔的,是那一弯冷泉;眼下恋着虹影的绝美,心头却是眷着冷泉的护怜而不自知。

    直至冷泉干涸,方才醒悟,心间,早已依恋甚深。

    他离开后的半年。

    她养成了夜里往他房里去的习性,总要与他说说话,才能安睡。

    她掌了灯,在桌前坐下,缓缓启口。“庄里的事,我没管了,现下是二房在当家管事。慕容义是没慕容庸有才干,可至少心胸宽太多了,这两房如今正明争暗斗,势同水火。”

    她笑了笑,又道:“不过这与我无关,我不恋权,战火便烧不到我这儿来。慕容义顾念我腹中还有慕容家的骨血,总会让我有一方容身之处的。权力是太多是非的开端,这我们都亲眼见识过了,如今我只要能保住属于你我的这一方天地,也就足够了。”

    她起身,移步往床褥而去,倾身贴上他昔日用过的枕。

    这儿,她每日勤于打理,维持得一尘不染,彷佛寝房的主人只是外出,随时都会回来。

    “我今晚,睡这儿陪你好吗?”

    月华淡淡,晚风停吹,夜,静得一缕声息也无。他不愿应她,她便是当他允了,拉上被子,侧着身凝视摇曳烛火。

    “你还记得那株百年夫妻树吗?说是村子里的吉祥象征,教村里夫妻、情人系上红布虔诚供拜,视为爱情的守护神,还在树前放上陶瓮供村民祈愿。我后来去看过了,才知你也入境随俗,写了纸柬放入陶瓮中,真难想象,你是会做这种傻气事儿的人。”

    慕容

    拾儿

    永结同心情长不移

    鼻头忽而一酸,有些能理解他当时的心情了。

    若不如此悄悄祈着、求着,他还能如何呢?真说出了口,换来什么样的下场,她还不清楚吗?

    怕他气她窥探心事,她连忙解释。“我没偷看,是这回前去,那株夫妻树已枯败倾颓,陶瓮内的纸柬散落一地,我——”

    那夫妻树盘根错节、纠纠缠缠了百年,一道雷击下来,枯了一株,另一株却还兀自茁壮,吸取着另一半仅余的养分,努力活下去。

    成了单的夫妻树,还是夫妻树吗?所谓连理枝,也不过如此,大难来时,自顾尚且不暇,哪还有余力护谁的情?他是枉费心思了。

    “罢了,不说那些教人烦闷的事。慕容,你在那儿好吗?我、我、我……”我了半晌,终是吐不出下文。

    “给你捎去的物品,可有收到?若无,也别心烦,这儿灯都为你燃着,你想到就回来看看,我在这里候着。

    “家主——我是说你大哥,他曾说过,我们俩性子太像,如今看来,还真是分毫不差。他失踪那段时日,你常待在书斋,一待便是大半日,可是挂念着他,又不肯承认,心头一日日渐深的烦闷,便是一个『悔』字?”

    “……对不起,那时,没能理解你的心思,及时拉你一把,兀自苛责你,才让你在深沉疚悔中,一日日沉沦而去,终至上不了岸。瞧瞧,我现在做的,与你有何差别?我们——果真是一样的人。”

    同样刚倔,同样将心思压得太过深沉,深得——连自己都瞒过。

    他不愿承认、面对的悔意,一压再压,有朝一日压不住了,溃堤而出,便汹涌如潮,终至吞没了他。

    她不曾坦然、面对的情意,一拒再拒,直到真将他推出心房了,才发现除却他,早已空无一物。

    她不能承认,也不敢承认,挖空了所有的情绪,让自己麻木,就怕一旦面对,那椎心之痛不是她能承受的。

    回涌的相思,一日、一日,点滴加深,直到再也藏不住,才惊觉——剜心刺骨。

    整整半年。

    他死后,整整半年,泪水这才汹涌而落。

    “慕容、慕容……”

    她已不再贪看虹影之美,能不能,让她再掬饮一回,记忆中那甘冽冷泉的滋味,感受他全心的护怜珍爱?

    这些日子,他一回也不曾入梦来,可形影从未自脑海淡去,反而愈来愈常想起过往之事。

    她想起——他昂然立于厅前,无畏无惧,一刀往心口上压,只为护她周全,不受族规责罚。

    她想起——他为她力争名分,执拗地定要明媒正娶,不教她受一丝屈辱。

    她想起——他的千般珍宠、万般娇怜,那些日子里,满满、满满的浓情密爱。

    还有、还有……

    “你记得吗?有一回我们错过了宿头,投宿野栈——”

    那一回,被歹人盯上,险遭暗算。

    与她出门,他不爱让护卫跟着,后来想相才领悟过来,他是不想有人夹缠,想偷得多一些与她独处的时光。

    他被家主的奇珍药材补得多了,一般坊间迷烟,他多少还能抵抗些许药性,挣扎着赶来她身边,便体力告罄,跌在她身上。

    她一惊,正要说些什么——

    “嘘,别作声。”

    他压在她身上,挡在外侧将她牢牢护住。

    哪能让家主为她以身挡险?!偏生她四肢虚软,无法抗争,黑暗中,看着那些歹人搜括财物。

    “要财无妨,人平安就好。”那时的他浑身紧绷,多担心歹人不只要财,见她貌美而心起歹念。他不懂武,她又受药力影响,怕极了她会受到伤害。

    所幸那些人只是求财,得了手也怕惹事,没多逗留便尽速离去。

    “家主?”

    “再等会儿。”确认那些人没再去而复返,他这才缓缓松懈紧绷的肢体。

    “家主?”

    “我动不了。”他埋在她颈间,低低吐息。

    而后,她感觉那放松下来的身躯又逐渐绷起,可又有些不一样,至少——那抵着她的硬处不一样。

    “家主,您误中媚药吗?”

    “……闭嘴!”他恼怒哼道。

    “要不,我去问问这附近哪儿有——”

    “你要再多说一句,就拿你消火。”

    那是,以为他是教人撞破私密窘事,心头着恼,如今想来——

    她低低轻笑。“不怪你恼,换了我也要恼这人怎如此不解风情。”

    也是在那一回与他贴身挨靠着,发现他鼓动不休的心位于右侧,后来他受伤被送回,长老们要她认,这也是她被瞒骗而过的原因之一。

    这般真真假假亦真地夹缠着,哪能怪她认不出来,被他们搞胡涂了。

    她以为,那些笑容是属于家主,他是不会笑的,阴暗性情哪能有如此开怀真诚的笑容?

    但其,有的,与她在一块儿时,他一直都笑得真诚。

    那些她以为属于家主的特质,原来,都是他的。

    他会笑、会恼、会使些心眼偷得一些小亲密,也会跟她闹别扭,更会不着痕迹地,以主子身份掩饰底下怜爱的小举动……

    想起他傻气地向树公求白首的举动、想起他假装四肢虚软赖在她身上偷香,反弄得自己一身躁热又不敢真对她胡来……她心头泛甜,笑了出来。

    笑着、笑着,鼻头忽酸,笑出了两眼朦胧。

    嘴角泛笑,泪水从容而落,她哽咽着,说天说地说了大半夜,终于勇敢地、轻轻吐出藏在心底深处,最想说的那句话——

    “慕容,我好想你……”

    余生,只余相思万千,漫漫无涯。

    ——上部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掠妻 上最新章节 | 掠妻 上全文阅读 | 掠妻 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