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单身万岁 > 第十六章

单身万岁 第十六章 作者 : 寄秋

    “清羽,我可以和你谈一谈吗?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

    “是你?”

    一个发鬓斑白的男人对着他苦笑。“连声爸爸也不肯喊了吗?我们真伤你这么深。”他的儿子长大了,也变得冷摸。

    柳清羽神色摸然地回了一句,“找我有事?”

    眉宇间有七分神似的柳父艰涩地开口,“你母亲住院了——”

    没等父亲说完,他不耐烦地打断,“不是早就住在疗养院了吗?没必要特别通知我。”

    母亲自从和父亲闹翻了以后,便活在被害的妄想中,导致精神衰弱,常常摔东西,有自残倾向,因此被选进医院接受治疗。

    后来情况稍有好转,便转进一间私人疗养院,并且和照顾她、小她十岁的医生发生感情,两人大大方方的交往,不畏流言。

    “是林巴癌,已经扩散了,剩下不到三个月的寿命。”柳父沉痛地说,脸上有着对妻子的不舍。

    “什么,她罹癌?!”柳清羽蓦地抬起头,眼露难以置信。

    “发现时已是第三期了,可是她不肯化疗,说掉头发会很丑,所以……”他说不下去,语带便咽。

    妻子最爱漂亮,一根头发乱了也会发脾气,非要梳得整齐服贴才肯出门。

    柳清羽喉头干涩的问:“她目前在哪里?”

    “在你们医院的安宁病房,我刚帮她力了住院手续。”只要她住得舒适,他别无所求。

    “什么时候发现罹癌?”他吸了口气,忍住内心的激动。

    “半年前。”

    “为什么没告诉我?治疗得当还是有机会的。”他的母亲……快死了。

    柳父眼眶泛红,偷偷以手背拭泪。“她也瞒着我,我是见她脸色不对,越来越消瘦才逼问赖医生。”

    赖朝宗,身心科医生,他妻子的情人。

    “那你知道多久了?”他们不是没往来吗?怎会去探视她?

    直到这一刻,他还是没法接受母亲罹癌的事实。

    他痛恨父母,憎恶他们相爱却不好好守到底的婚姻,两人的恶语相向让他不敢去爱,不相信婚姻的长久。

    可他从设想过生离死别,至少不是这么早。

    “大概两个月了,她不让我告诉你,所以我先将心力放在她身上,说服她接受治疗。”那个女人呀!总是顽固得不听劝。

    “为何是你送她来,不是那个人?”形同陌路的夫妻还有什么道义责任。

    闻言,柳父笑得满足。“因为我才是她的丈夫呀!在婚姻的保障下,不管要签署任何文件,我是那个最有资格的人。”

    “我以为你不爱她了。”他涩然道。

    柳父呵呵笑着,腼腆得像个小男孩。“我一直深爱着她,自始里终没变过。”

    他一听,震撼无比。“可你先有外遇……”

    “不是这样的,如果你还有印象的话,在你之后你母亲还怀过孕,但是小孩没生下来,流产了……”

    那一天妻子因**出血而大惊失色,忙着打电话向他求援,但他当时刚坐上飞机飞往南部由差,妻子一急,赶忙出门要去看医生,却失足从楼梯滚落,孩子也没了。

    从此她便开始怪池,也怪自已,认为是他们的错,孩子才流掉。

    “……后来我才明白,她因失去孩子而得到忧郁症,但是不知情的我只想逃进她的歇斯底里,秋秘书不是我的情妇,她是我酒后乱性的一夜侍对象。”

    谁知就那么一次,她怀孕了,而且坚持不肯堕胎,为了负起男人的责任,他才租了间房子让她安心待产。

    哪晓得妻子不知从何知道此事,找上!门来大吵大闹,他内疚而恼羞成怒,大发雷霆地骂她不懂事。

    从那时起,夫妻关系每况愈下,只要一碰面就吵架,固此他索性跟外面的女人在一起。

    如果不爱她,他何必拖着不离婚,他只是在逃避,结果却逼她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所以你还爱着妈?”惊讶写在脸上,柳清羽不敢相信事实的真相竞是如此。

    “是的,我爱她,所以她人生的最后一段路我要陪着她,用我丈夫的身分。”他不会再放开她的手,没有人可以剥夺他的权利。

    “你后悔和她结婚吗?”

    柳父眼神深幽地望向安宁病房的方向。“当然不后悔,错误的不是婚姻本身,是我,是我不够成熟、不够体谅,是我们忘了珍惜彼此,以为爱不需要经营。”

    “爸,你觉得幸福吗?”绕了一大圈还是原来的那个人,这样的迁回波折真能不生怨慰?

    “等活到我这岁数,你就会明了,能和所爱的人相守到老就是幸福。”说完,他重重地拍拍儿子肩磅,转身想回安宁病房陪伴癌末的妻子。

    望着父亲询凄的背影,柳清羽眼服一热。“爸,晚一点我再去看你和妈。”

    柳父欣慰的举手一挥,没回过头多看一眼,急着回到妻子身边。

    “这就是爱吗?”

    柳清羽沉吟了许久,让自已对婚姻的恐惧沉淀下来。父亲今日的一席话像碎天巨斧,狠狠地关开他筑起的心墙,释放出张牙舞爪的阴暗巨兽。

    能和所爱的人相守到老就是幸福,无憾的爱便是成为心爱之人的伴侣,用一生守护,不论痛苦或欢乐。

    晚儿……

    他倏地起身,脚步极快地来到心之所系的人儿面前,厚实大掌颤抖地捧起莹白小手,轻轻的、十分珍爱的握住,眼眶的泪滴落。

    幸好来得及,她没事了,还有呼吸,起伙和缓的胸口是她活着的证据。

    感谢老天!柳清羽在心里感恩,老天爷没收走他的幸福,将他的爱送回他的怀由于柳清羽医术精湛又抢救得宜,夏向晚在加护病房待了一天一夜的观察后,即转入个人病房。

    “怎……怎么了,下雨了吗?”手上湿湿的,有水意。

    望着缓缓睁开的水亮眸子,他满心感动地笑了。“是顽皮的雨精灵飞进屋来,叫醒爱睡觉的小懒虫。”

    绝不承认自己看她尚未醒来,关己则乱,心急得求老天赶紧让这磨人的小东西清醒而眼泛泪光。

    “人家哪有睡懒觉,我是……哎哟!好疼,我的头……”这是什么,头上怎会有纱布?

    “小心,别碰,你动过手术。”他飞快地压住她的手,不让她碰触到伤口。

    “动手术?”她一脸迷惑。

    他无限宠爱地抚抚她尚未恢复气色的脸庞。“你忘了发生什么事吗?”

    夏向晚想了下,蓦地睁大眼。“啊!文医生朝我脖子注射针筒,天呐!好痛!我还来不及问她干么替我打针,人就昏过去了。”

    他眼神微阴,脸上笑容一敛。“她不会有机会再拿起任何一件医疗器具。”

    “我怎么了?”她只记得耳边有一阵很讨厌的笑声,然后眼前一黑。

    “没什么,跌倒撞到头,我替你开的刀。”他轻描淡写的带过,不让她想起惊心的一幕。

    “什么?你替我开刀……等等,清羽,你是不是哭过了?眼睛有点红……”他在替她担心吗?忧虑得无法放心。

    柳清羽笑着否认,“是眼睛连了沙子。”

    她轻哼一声,手指无力地画过他脸颊。“好烂的借口,关心就关心嘛!有什么好说不出口。”

    “是呀!我真的很怕失去你,在乎术台上的你……”他眼涩地用力一眨,眨回可疑水光。“我爱你,晚儿,我希望你知道,这世上若少了你,我活着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你不是要求婚了吧?”她突然不解风倍的冒出一句,还满脸惊惧的模样。

    他一征,闷闷地笑出声。“如果我说我们结婚吧!你会不会跳起来逃走?”

    “会。”她大声的回答。

    他笑得更大声。“可是我想娶你当老婆,怎么办?”

    “再等十年。”老话一句。

    “等不了。”

    她苦恼地咬唇。“但我不想太早结婚耶!谁晓得你到时候一个心血来潮会不会想闹出一条人命来玩,那我的医生执照不就别考了?”

    他霍地黑眸一亮,对“婚姻”的反感似乎不见了,取而代之是期待。他和她的孩子,最好是一个像她的女儿,他们一家三口和乐教触,他陪着女儿玩飞盘……

    “夏向晚医生,请你嫁给我吧!我对你的感情深似咱们老家那条溪流,澎湃地庵过大片农田,我会把我所有的钱都交给你,你会是最富有的人……”

    一大束俗到爆,至少上千枝刚从花田剪下的玫瑰花,红得艳丽,红得娇美,红得刺眼,花辫上还带着些许露珠。

    打不死的小强许礼仁站在人来人往的医院大厅示爱,把场面弄得相当盛大,还请来小提琴师伴奏,引来不少侧目的眼光。

    自从被打断鼻梁后,他便深深觉得家里有个医生的重要性,加上奶奶又老在耳边唠叨小晚有多好、有多乖,小晚若是她的孙媳妇该有多快活,听着听着,他也认为娶妻当娶夏小晚。

    毕竞两人有过儿时情缘,他还暗恋过她几年,现在大家都长大了,凑成一对刚刚好。

    “哇!他叉来了呀!这回是摆什么阵仗,够不够瞧?!日子过得太苦闷了,来点调剂也不错。

    夏向晚没好气地横了好友一眼。“你少凑热闹成不成,我被他搞得都一个头两个大,快要到精神科报到了。”

    “嘿!我是替你高兴,一当上医生就身价百倍,一群男人排队捧着鲜花向你求婚。”让她也想嫁人。

    不久前,文院长被董事会罢黔了,因为他徇私不公、纵女行凶,连医师公会也要求他提出检讨报告书。

    即使女儿行为失当,差点害死一条人命,疼女儿的他还是在离职前和柳清羽达成一项协议,他收回对夏向晚实习分数取消的惩罚,让她顺利毕业,而他们不向他女儿提起告诉。

    之后夏向晚也不负众望的考取医生执照,目前是住院医生,收入也三级跳,不再是苦哈哈的穷学生。

    比较令人跌破眼镜的是,柳清羽替女友动开脑手术一事惊动医院高层,因此破夭荒地由小儿科医生升格为脑神经外科主任。

    至于文玉笙的下场也没好到哪去,少了院长千金的光环,她做什么都不顺,四处碰壁,向来吹捧她的人跑得一个也不剩,门诊人数挂零,在这种情况下,董事会请她走人。

    “我看你是幸灾乐祸,巴不得我被花海淹没。”她说得很无奈,完全拿越挂越勇的许礼仁没搬。

    周菁菁假意惊讶。“哎呀!被你看出来了,那真是不好意思,许大财主这毒大阵仗,你家那口子没意见吗?”

    她翻了翻白眼,超想叹气。“他每天在我面前翻黄历,你说他在不在意。”

    和他那票朋友混熟了才知道,他是誓言不婚的不婚族,她还暗喜了一下,不用被逼婚,谁晓得他不知哪根神经搭错线,居然动不动问她几时结婚好,他挑了几个好日子。

    “呵,太好笑了,他也有今日呀!真是报应……啊!许白马走过来,他手上那颗亮晃晃的东西是钻戒吧?”好大呀!至少有七克拉,闪得她眼睛睁不开。

    在周菁菁赞叹不已的当下,一身白西装的许礼仁走上前,当场下跪。

    “嫁给我,我给你万贯家财,给你华宅名车,还有你家山坡地的地契。”

    “地契?”本来想走开的夏向晚一顿足,看着跪着的男人。

    “我奶奶说不用你花钱买回,当是我家给你家的聘金。”反正那块地留着也没用,奶奶不许他卖。

    “听起来似乎不错……”值得考虑。

    “听起来不错,你心动了吗?夏医生。”一道温醇冷音忽地从她背后扬起。

    “呃!柳……柳医生。”她心虚地一缩颈。

    “那块山坡地多少钱?”

    “……一千五百万。”她愣了下才回答。

    “好,我买,你可以跟我去登记了。”醋劲大发的柳清羽拉起女友的手,打算强迫她就范。

    “啊!等一下,不能登记,那块地……”当年的市价是一千五百万,如今翻涨了三倍。

    来不及说出口的夏向晚被拖着走,她脑子里想着该怎么说服他暂缓婚事,因为她真的不想结婚嘛!

    呵呵!——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单身万岁最新章节 | 单身万岁全文阅读 | 单身万岁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