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新娘爱落跑 > 第十九章

新娘爱落跑 第十九章 作者 : 艾佟

    一早起床,林晨星还半睡半醒,房门一开,看到母亲站在外面,她怔一了一下。

    房门一关,再一次打开,老妈依然站在那里,难道是她产生幻觉?她揉了揉眼睛,再看仔细,确实是她家老妈。

    “你没有看错,我是你妈。”林母还是出声了,让女儿接受现实。

    即使有人可以假扮老妈,但是声音就很难模你了。“为什么老妈会在这里?”

    “老妈决定亲自待在这里监督你,免得你乱来。”

    她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怕我逃婚吗?”

    “你有过不良的纪录,盯着还是比较安全。”

    她不敢相信的双手在胸前盘起。“樊莫臣会不会太夸张了?有本事他自己来盯着我啊,干么把责任推给老妈?”

    略微一顿,林母不解的问,“这事跟樊家少爷有什么关系?”

    “樊莫臣说我会逃婚对不对?”

    “你这个丫头还没清醒吗?”林母走上前,伸出右手戳了戳她的额头。“樊家少爷有可能为了这种事情,打电话到台中给你老妈吗?”

    好痛!林晨星缩了一下脖子,却不敢移动脚步闪躲,就怕老妈更生气。“不是他,还会有谁?”

    “小蔓提醒我,你可能会逃婚。”

    “什么?”尾音激动的上扬,她推开母亲冲向对面的房间,此时张晓蔓己经坐在梳妆台前面化妆。“表姐,你怎么可以跟我妈乱告状,说我会逃婚?”

    张晓蔓站起身,无辜的转身看着她。“我哪有乱告状?你忘了吗?那天你一气之下搬下行李,若不是我提醒你隔天要上课,你已经落跑了。”

    “我……当时只是很生气,又不是真的要落跑。”

    “这也不能怪我,阿姨要我报告你的近况,我当然要详加叙述,最后再好心提醒阿姨你的信用不良,凡事做好事先防范比较妥当。”张晓趁说得理直气壮,林晨星却是听火冒三丈。

    “表姐,你到底站在哪一边?”她气得好想拿东西砸人。

    “你不要这么激动,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大家好。”张晓蔓揉了揉太阳穴,语带哀求的说:“大家己经被你搞得头昏脑胀,快烦死了,既然人家坚持娶你,你迟早要嫁,那又何必浪费精力频频逃婚?”

    “没错,你精力旺盛,我们可吃不消,这一次无沦如何都要把你嫁过去。”林母也转移阵地来到张晓蔓的房门口。

    “我又没说不嫁。”虽然很生气,但是她没打算再当一次落跑新娘,不单是因为再来一次两家的亲友会抓狂,更重要的是,她想成为他的新娘。

    一个人的时候,她生气地频频骂他可恶,但却又忍不住想起他为她做的每一件事——他为她下厨准备料理,努力讨好她的胃。他陪她去最不喜欢的地方——

    KTV,还破例为她献唱一首情歌,虽然五音不太全,唱得很搞笑,却让她好感动;他陪她去棒球练习场打棒球,当她挥棒成功,他会拍手叫好……不过是短短一个月,他却给了她不曾有过的感动。

    在试婚纱之前,她就决定自己要嫁的男人是Jeffry,如今就算Jeffry是樊莫臣,他依然是她心爱的男人。如同他所言,他就是他,不管他身份是谁。

    是啊,Jeffry也好,樊莫臣也好,都是她深爱的男人。

    另外两个人同时惊讶的瞪大眼睛,真的还假的?

    “你们放心,我不会逃婚。”她再重申一次自己的立场。

    “真的不会逃婚?

    “如果欺骗老妈,我可会跟你断绝母女关系哦。”

    她的信用是不太好,但是她们的反应也真令人生气。“我跑累了,懒得再浪费体力了,可以吗?”

    两人同时点了点头,终于相信这次她会乖乖穿上白纱。

    “好啦,别忘了我们今天要去婚纱店。”张晓蔓提醒她。

    “今天要去婚纱店?”

    “你还真健忘,上一次你半途落跑,连结婚那天要穿的婚纱和礼服都还没有挑选,另外,婚纱照也还没有拍。”

    “干么拍婚纱照?”她的火气还没有消,这时拍婚纱照脸色会好看吗?

    “虽然婚纱照最后的下场都是沦落到柜子里面,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尘,可是一生只有一次,还是要把最美丽的一刻拍下来留作纪念。”

    总之,她就是要拍结婚照,何必废话那么多?

    “我知道了,我去刷牙洗脸,用过早餐后我们就出门。”她转身越过母亲离开表姐的房间,进了二楼的浴室。

    “小蔓,那丫头真的会乖乖嫁人?”林母被吓怕了,总是有那么点放心不下。

    “我不是在电话里面向阿姨做了详细的报告?她和樊家少爷之间了有不寻常的关系,除非闹别扭,这一次应该不会再逃婚了。”

    “闹别扭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

    张晓蔓闻言,嘿嘿嘿的笑了。“这倒是,不过樊家那位少爷,应该会想办法阻止她闹别扭。”

    那干么还让她丢下民宿跑来这里?林母搁下心里的疑问,先关心另外一件事。

    “她和樊家少爷之间究竟有什么不寻常的关系?”

    “如果知道就好了,总之他们两个一定有暖昧,我真是快好奇死了。”张晓蔓撒娇的凑近林母身边,挑唆阿姨来这里监视林晨星,目的就在这里。“阿姨,你去打听吧。”

    “我去打听?省省力气吧,那个丫头不愿意说的事,嘴巴比蚌壳还紧。还有,我也没有那种闲工夫,既然有人比我更担心她会不会逃婚的问题,那我要收拾行李回台中了。”林母拍了拍她的手,推开她走下楼。

    人家说有其母必有其女,果然,这对母女真的有够小气!

    张晓蔓气呼呼的一跺脚,跟着离开房间下楼。

    试完婚纱,挑选了一件白纱和两件礼服,接下来应该是拍婚纱了,可是新郎官却还没有出现,难道他也上演落跑的戏码?

    林晨星心里正在疑惑,跑出去外面接听手机的张晓蔓咚咚咚的跑进来。

    不过是短短几十步路,张晓蔓却好像跑了几千公尺的马拉松,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半晌才总算说出话来。“今天不拍婚纱照了,改在下礼拜六。”

    “为什么?”

    “阿姨是说樊莫臣这两天身体不太舒服,只是详细的情况她并不清楚。”

    樊莫臣惨白的脸色瞬间从眼前闪过,林晨星的心脏好像突然被什么揪住似的,难受极了。“身体不舒服吗?”

    这个丫头很紧张哦?张晓蔓语带窥探的道:“你们不是很熟吗?你应该很清楚他的身体状况啊。”

    “他只是季节交替变化的时候比较容易感胃,平时很键康,”

    这两人间果然有暧昧!张晓蔓窃窃一笑,继续绞尽脑汁挖掘八卦。“严格说起来,现在正是季节交替变化的时候,一下子觉得像春天,风吹起来凉凉的很舒服,一下子又变成夏天,很郁闷很不舒服,所以最近诊所又出现人潮了。”

    没错,虽然她完全感觉不到天气的变化,可是对呼吸道很敏感的人来说,只要有一点点风吹草动,身体就会马上有反应。

    “你要去看他吗?”

    等一下,这位表姐会不会太过热络了?冷静下来,她冷眼射过去。“我去看他干么?’”

    “你不是很担心吗?”

    “笑死人了,他又不是没家人,我有必要担心他吗?”她拿起背包,向婚纱店的人告辞,举步走出婚纱店,目标捷运站。

    “林晨星,我陪你试婚纱,你应该请我吃午餐。”张晓蔓快步跟上去。

    “有工作赚钱的人是你,请吃饭的人却是我,这样合理吗?”

    “你没有工作赚钱还是比我有钱,不要那么小气,我要吃烤肉,听说莫城烧烤屋的烤肉超级好吃。”

    老公的钱就等于她的钱吗?这种错误的观念真是要不得!她很不留情的送上一个大白眼。“你这个人只要有得吃就好了,哪会在乎好不好吃?”

    原本笑盈盈的胖脸瞬间垮下来,张晓蔓一副很委屈的模样。“虽然我的吨量大了点,但又不是猪,当然会在乎好不好吃。”

    糟糕,说错话了!她连忙赔笑的勾着表姐的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不挑食,就像我一样,我们都不是吃高档货的那种人。”

    张晓蔓充耳未闻,继续深陷自怜自哀当中。“是啊,我很有自知之明,我看起来就像只猪,所以想交个男朋友都比登天还难。”

    “不是这样,那是因为你太宅了,不愿意出去参加联谊,因此一直没有遇到懂得欣赏你可爱的好男人。”这话不全是安慰表姐,表姐确实是个可爱的女人,个性Nice,也很贤慧,张家两层楼的花园洋房平时都是她一个人负责清扫,园子里的花花草草也都是她一手栽植。

    “用不着安慰我了男人一看到我只会尴尬的猛笑,我参加联谊根本是自取其辱,何苦为难自己?”

    “总有一天,一定会有个男人发现你的可爱,热烈的追求你。”

    “你要帮我介绍吗?”

    “我……当然可以,可是我认识的那孩子,年纪都比表姐还小。”

    “我可以接受姐弟恋。”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好吧,从现在开始,我会努力睁大眼睛,帮你介绍对象。”人真的要谨言慎行,一不小心说错话,那句话就会变成一个坑洞,教你跌得狗吃屎。

    “如果可以请樊家少爷帮忙,那就更好了。”

    “…有机会的话,我会将你的意思传达给他,以后就是自家人,他一定会帮忙。”

    “我们就一言为定了。”张晓蔓赶紧伸出手准备拉勾。

    “是,我们一言为定。”林晨星无奈的伸手,打勾盖印。

    “你到底要不要请我去莫城吃烤肉?”烧了一圈,张晓蔓可没忘了这件事。

    “嘎?”

    “怎么?舍不得吗?”

    嘿嘿干笑了几声,她很无奈的道:“我的小米平日都托表姐照顾,我怎么会舍不得请表姐呢?莫城的烤肉超级好吃,要吃烤肉,当然要吃莫城的。”

    “这里离莫城很近,我们搭计程车好了。”张晓蔓显然知道林晨星会有什么反应,连忙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请我吃烤肉,计程车钱当然由我来付。”

    她终于挤出笑容。太好了,总算没有失血的太彻底了。

    她们在路边招了计程车,坐上车来到莫城。下了计程车,林晨星就看到。叶经理扶着樊莫臣走出来。

    “我送你去医院吧。”

    樊莫臣咳了几声,摇摇头。“没什么,不过是小靶冒,用不着去医院。”

    “我觉得你还是看一下医生比较好。”

    “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为了这点小靶冒上医院,真的太可笑了。”

    “可是……”

    “我送他去医院。”林晨星大步的走过来,伸手扶住樊莫臣。

    “小星小姐,好久不见了。”叶经理笑盈盈的欠身行礼。

    “叶经理去忙吧,我会负责送他去医院。”

    “是,那就麻烦小星小姐了。”叶经理再一次点头,便转身走进餐厅。

    “我只是小靶冒,用不着大惊小敝的跑去医院。”话是这么说,他看着她的表情却可怜兮兮,明摆着他是个病人。

    “你没常识吗?小靶冒不看就会变成大感冒。”

    “你会担心吗?”他的口气真像个委屈小媳妇。

    “我不介煮你因为感冒了缺席结婚典礼,可是我更不想要婚后照顾一个咳不停的病人。”即使担心,她也不会向他坦白。

    “我只要回家吃碗活力营养粥,很快就会好了,结婚典礼那天绝对不会一直咳不停。”他又咳了几声,但是脸上的笑容无比灿烂,因为确定她没有逃婚的意思,太高兴了。

    “你不要笑得那么开心,你以为活力营养粥是感冒药吗?如果结婚典礼那天让我听到你的咳嗽声,你就死定了!”

    张晓蔓清了清嗓子,提醒他们旁边还有第三者。

    林晨星折时搁下他,转身看着表姐,不过还来不及开口,张晓蔓己经抢光说话了。

    “你尽避去忙吧,用不着管我,待会儿吃完烤肉,我会自己搭车回家,晚上我再跟你请款。”

    “不好意思,表姐就开心的吃,尽量吃吧。”

    张晓蔓比了一个OK的手势,大方的摆手让他们离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新娘爱落跑最新章节 | 新娘爱落跑全文阅读 | 新娘爱落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