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蛮当家 > 第一章

蛮当家 第一章 作者 : 朱映徽

    傍晚时分,美丽的夕阳金光,映照在苏州城中。

    一间位於城南的府邸中,从饭厅传出了有说有笑的交谈声。

    “这阵子咱们米行的生意真不错,甚至还有来自外地的订单呢!”黎建业笑容满面地说。

    今年刚过五十大寿的他,是苏州“黎记米行”的老板。

    尽避店铺的规模不算太大,远称不上什么富商,但由於是老字号的米行,生意一直稳健成长,即便离锦衣玉食还有段距离,可至少能过着不愁吃穿、生活无虞的安乐日子。

    有了稳定的事业,再加上贤淑的妻子、贴心的女儿,让黎建业常觉得自己真是深受上天眷顾的人。

    “这全是老爷经营有方,才能让咱们母女俩这些年来一直跟着老爷过着安稳的日子。”程慕芸笑望着夫君。结缡二十多年来,他们的感情一直十分融洽,从来就不曾起过争执。

    “是呀!爹爹真是好本事!”黎菲菲也笑着附和。

    今年十七岁的她,是黎建业和夫人的独生爱女。

    她有一张姣美的瓜子脸,弯弯的柳眉、盈盈的水眸、灩灩的红唇,让她白皙精致的脸蛋无可挑剔,更别说她还有着纤细窈窕、玲珑曼妙的身段,不仅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更是他们黎氏夫妇的骄傲。

    听妻子、爱女的称赞,黎建业笑得心满意足,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女儿身上时,眼底忽然多了一丝感慨。

    “菲菲呀!你今年也已经满十七了,日子过得可真快呀!靶觉你好像才刚学会走路,才刚好奇地跟着爹到处走、四处转呢!结果一转眼,你都已经这么大了,而爹娘也都老喽!”

    “才没那回事!”黎菲菲立刻说道:“爹娘还年轻得很,看起来就跟小伙子和俏姑娘差不多呢!”

    黎氏夫妇被她这番话给逗乐了,笑得合不拢嘴。

    “瞧你这张嘴甜的!不过不管怎么样,咱们的宝贝女儿是真的已经长大了,也差不多是时候要考虑终身大事了。”

    “嗄?”黎菲菲怔住,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黎氏夫妇互望一眼,这件事情他们已在私下谈论过了。

    “菲菲,去年年底,不是有位外地来的江老板,在咱们米行的隔壁开了一间『芳吟茶楼』吗?那位江老板将茶楼经营得有声有色,是个挺优秀的人。昨儿个他还特地来米行拜访爹,跟爹聊了一会儿,原来是前些日子他曾见过你到米行去,似乎对你挺有意思的,你觉得他怎么样?”黎建业问道。

    “呃?这……”

    黎菲菲试着回想那位江老板的模样,脑中却是一片空白。

    米行隔壁的那间“芳吟茶楼”,她曾经和爹娘去光顾过,记得那时爹还曾经指过某个男子,告诉她那就是茶楼的老板江耀祖。

    只不过,对於江耀祖的长相,她早已经记不得了,就算此刻两人在街上擦肩而过,她也肯定认不出他来。

    如此的陌生,她又怎么有办法去评断对方如何?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对那位江老板绝对没有半点心动的好感,否则早在第一次见面时,她就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才对。

    见她没有回答,程慕芸接口道:“那位江老板虽然年近三十了,但看起来挺正派的。菲菲,倘若他对你是真心的,你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听娘这么说,黎菲菲的柳眉轻蹙,打从心底升起一股抗拒的情绪。

    她正想要开口说些什么,黎建业又接着道:“既然江老板能将茶楼经营得这么好,将来咱们米行交到他的手里,爹也能放心了。”

    “是啊!”程慕芸夫唱妇随地点头附和。“倘若有个这么有能力的女婿,就不用担心将来黎家的家业没有人可以接管了。”

    黎菲菲闻言娇声抗议道:“爹、娘,你们究竟是想要个女婿,还是想要有人可以继承家业呀?”

    “当然都要啊!”黎建业理所当然地说:“你能有个幸福的归宿,家业又有人可以接掌,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为什么家业就非得要我将来的夫婿接掌不可?”黎菲菲忍不住噘起了唇儿,神情有些不服气。

    “那不然呢?咱们只有你一个宝贝女儿呀!”黎建业说道。

    由於爱妻的体质天生不易受孕,当初在他们成亲数年之后,好不容易才怀上孩子,生下了可爱的女儿。

    后来他们虽然曾努力想要添丁,无奈一直没有如愿,而爱妻甚笃的他,也不愿纳侧室来让心爱的妻子伤心,因此没有个儿子能够继承家业。

    “那就我来接掌呀!”黎菲菲毫不犹豫地说道。

    “什么?你?”黎建业惊讶地望着她。

    “是啊!”黎菲菲肯定地点点头。“谁规定家业就非得要男子来继承不可?像城东的『凤家染坊』,不就是由两个姊妹一块儿经营的吗?”

    “她们是因为爹娘双亡,又没有其他亲戚可以依靠,不得已才辛苦地撑下去,爹娘怎么舍得你像她们那样呢?”

    黎菲菲摇了摇头,说道:“女儿不觉得辛苦呀!从小我不就跟着爹三天两头地往米行跑,和爹学了不少经营米行的本事吗?爹不是也说过女儿很有经商的天分,还说倘若我是男子,肯定会成为一个很出色的老板呢!”

    “话虽如此,但……”

    “爹、娘,女儿并非抗拒成亲,但如果只是为了家业有人继承而出嫁,那么女儿宁可自己一肩承担起继承家业的重责大任。”她语气坚定地说,神情充满了对自己的信心。

    她虽然是女儿身,但志气、骨气可不小!

    饼去这么多年来,她时不时地跟在爹身边,充当爹的小帮手,对於经营米行的一切她也挺有概念的,因此她相信自己有能力可以把米行经营好,根本就不需要靠她未来的夫婿。

    “这……唉……这事儿再说吧!”黎建业微皱起眉头,心里可一点儿也没打算将米行交给女儿来接管。

    虽然女儿对於经商确实挺有天分,但毕竟偶尔帮忙和一肩挑起重责大任有很大的差异。

    自己经营米行已有数十年了,怎么会不了解当一个老板需要付出的心力?他又怎么舍得宝贝女儿如此辛苦?

    无论怎么想,他都觉得还是帮女儿挑个有本事又会悉心呵护、珍惜她的夫婿比较好,如此一来,女儿的后半辈子才能过着轻松又幸福的好日子呀!

    “咳……咳咳……”

    一阵阵咳嗽声,从黎建业的寝房传出。

    黎菲菲亲手端了一碗汤药过来,这是刚才家中丫鬟小红刚煎好的。

    “爹,女儿帮您送药过来了。”

    “来,给娘吧!”程慕芸接手那碗汤药,细心地喂夫君服下。

    见爹喝完药之后,黎菲菲关心地问:“爹,您今儿个好些了吗?”

    前天夜里,爹不小心染上了风寒,昨儿个病况较严重,除了服药之外,已在家中休养了一整天。

    “别担心,只不过是小小的风寒罢了……咳咳……你瞧,爹除了偶尔咳个几声之外,精神和气色都好得很哪!”黎建业开口安慰。

    黎菲菲瞧爹的气色确实不差,但仍忍不住说道:“就算只是小风寒,也得要快点治好呀!”

    “放心,服过几帖药之后,已经好多了,只不过……咳咳……菲菲,趁着昨日在家休养,爹好好地想了又想,觉得你还是应该要好好地物色个夫婿人选,倘若你不喜欢『芳吟茶楼』的江老板,其他的对象也行呀!”

    黎菲菲闻言不禁蹙起柳眉,美眸闪动着抗拒的光芒。

    “爹,女儿不是说过吗?女儿很愿意挑起接掌家业的重责大任,不必非得靠女儿未来的夫婿。”

    “那样实在是太辛苦了,爹舍不得呀!”

    “可是……”黎菲菲努力想着拒绝的理由。“可是万一……万一对方其实心怀不轨,只是想吞了咱们的家业,那怎么办?”

    “傻孩子,爹娘当然会帮着你好好挑选……咳咳……怎可能随便将你嫁给一个不好的对象?先前叶家的二公子,不就让爹给回绝了吗?”

    由於女儿拥有闭月羞花的姣好容貌,自然吸引了不少爱慕者的眼光,自从她及笄之后,就偶尔会有媒婆上门来想要撮合婚事。

    罢才他口中的叶家二公子就是其中之一,只不过对方是个游手好闲的纨袴公子哥儿,这样的对象即便家境再富裕,他们也绝对不可能点头将女儿嫁过去的。

    程慕芸帮着游说女儿道:“话说回来,那『芳吟茶楼』的江老板瞧起来挺正派的,而从去年年底他到苏州经营茶楼的这段日子以来,街坊邻居对他也都挺称赞的,该是个很不错的人。”

    黎菲菲咬了咬唇,语气委婉但态度坚决地说:“爹、娘,不管怎么样,女儿绝不愿为了将来家业有人继承而来挑选夫婿,还请爹娘别强迫女儿,好吗?”

    她并不想当个违逆爹娘的不肖女,事实上,她从来也不是个娇蛮任性的人,可这件事情关系到自己的终身大事,无论如何她也没办法妥协。

    从小就在苏州长大的她,和邻家一位名唤杨倩倩、大她两岁的姑娘十分要好,几乎像亲姊妹一样热络。

    一年半前,杨倩倩披上嫁裳,和一位张公子成亲,而过去这些日子以来,她眼看杨倩倩与那位张公子从相识、相恋到决定携手共度一生,那种幸福洋溢的感情让她心生憧憬。

    她早已暗暗下了决心,将来她也一定要嫁给一个让她深深心动、打从心底恋慕的对象,才不要因为对方的种种条件而选择与他成亲呢!

    眼看一向贴心又乖巧的女儿这一回态度如此坚定,黎氏夫妇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的决心。

    黎建业皱起眉头,认真地想了想。

    饼了一会儿,他终於松口道:“好吧!既然你有这份心意,爹也不是非得要逼你嫁个可以接掌咱们『黎记米行』的对象不可,不过……咳咳……你得先证明自己真有能力可以在将来负起接掌家业的重任才行。”

    黎菲菲一听,美眸立刻亮了起来。

    “要怎么证明呢?”

    “先前你都是跟在爹的身边帮些忙,虽然你做得很好,但那毕竟和真正掌管一间米行是不同的,所以……咳咳……你得要先接受一些考验,如果能够顺利通过的话,才表示你真的有能力可以挑起这个担子,但如果不成的话……咳咳……你可得就此打消这个念头,乖乖地物色夫婿人选。”

    黎菲菲点了点头,认为爹的这个提议十分合理。

    “好,女儿愿意接受考验。”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到的。“那么,女儿是到米行去吗?”

    “不。”黎建业摇了摇头,他的心里已有其他的打算。“你是爹的女儿,要是你出了什么错误,米行的那些夥计肯定也会帮着你,爹得确保你真的有足够的本事、毅力和决心才行。”

    “那我该去哪儿呢?”黎菲菲问道。

    “你记得爹有个至交好友,人在杭州吗?”

    “杭州?爹说的是贺伯父吧!”

    从小她就知道爹有个拜把兄弟,名叫贺震廷,据说当年他们两人宛如亲兄弟一般,不但是邻居,而且还是一起读书、长大的好友。

    二十多年前,甫新婚的贺震廷因为不舍妻子思念双亲,决定搬迁到妻子杭州的娘家附近。

    由於相隔两地再加上后来贺家忙於经商,他们才逐渐疏於联络,但逢年过节他们还是会收到来自杭州的礼物,而偶尔爹到外地办事时,总不忘绕到贺家,和贺伯父叙叙旧呢!

    “没错,就是你贺伯父。”想起好友,黎建业的脸色浮现一丝微笑。“现在贺家的家业,已在几年前由你贺伯父的儿子贺云风掌管……咳咳……他是个很有本事的年轻人,将贺家的事业经营得有声有色。如今的贺家,已经是江南一带赫赫有名的古董商贾了。”

    “爹的意思是要我去贺家?”黎菲菲有些惊讶,毕竟苏州离杭州虽然不算太远,可也不是一、两个时辰就能抵达的距离。

    黎建业肯定地点了点头,愈想愈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爹会跟你贺伯父提,相信基於咱们的深厚交情,你贺伯父会愿意帮这个忙,而你到贺伯父那儿去,爹也才能放心呀!”黎建业又思忖了会儿后,说道:“倘若你贺伯父同意的话,你就去贺家待个十天、半个月吧!那云风是个极有能力的商贾,相信你可以跟他学到不少本事。”

    提起好友的儿子,黎建业就不禁满心赞赏。

    倘若不是听说贺夫人有个十分疼爱的外甥女,并且有意促成那位姑娘和贺云风的婚事,他肯定也希望能和好友结为亲家,又怎么可能还去考虑让“芳吟茶楼”的江老板或是其他人当他的女婿?

    “女儿知道了,倘若贺伯父不嫌弃的话,女儿就到贺伯父家中去叨扰一阵子吧!”黎菲菲说道。

    既然贺大哥这么好本事,若能够跟在他的身边多学点经商的本领,也是很值得期待的一件事,而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顺利通过考验的!

    杭州城北,有一幢宏伟的宅院。

    屋里池泉假山、雕梁画栋,气派华丽却又不流於俗气,充分显露出屋主超凡出众的品味。

    这儿,正是贺家的府邸。

    自从二十多年前,贺家从苏州搬迁过来之后,就开始做起了古董买卖。起初生意虽然不坏,但规模并不大,还称不上是富裕的商贾。

    不过,就像受到上天眷顾似的,贺家古董铺的生意愈做愈好,而自从三年前,贺云风开始接掌家业之后,他们的古董生意更宛如一头睡醒的猛虎,以锐不可挡之势扩展。

    如今的贺家,已是江南一带赫赫有名的大商贾,甚至还有不少京城的买家,不远千里地前来光顾。

    此刻,贺家的庭院中,一个坚定的嗓音响起——

    “我拒绝。”

    开口的男子,正是贺云风。

    今年二十五岁的他,除了拥有一张轮廓分明、阳刚俊朗的脸孔之外,更有着挺拔颀长的身躯,而他那双深邃的黑眸炯炯有神,更让他浑身散发出一股王者般的慑人气势。

    这样出色的外貌,加上身为江南赫赫有名的富商,让贺云风成为城里姑娘们爱慕的对象。那些云英未嫁的小姐们,无不期盼能够得到他的青睐。

    只可惜,这些年来他专注於工作,从没听说过与哪位姑娘过从甚密。

    “为什么拒绝?晴儿有什么不好的?”蒋凤仪的语气透着一丝不满。“她是娘的外甥女,若能嫁进贺家,岂不是亲上加亲吗?”

    贺云风无奈地轻叹口气,说道:“娘,这件事您已经说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死心?不是亲上加亲就一定好。”

    “那你说,到底怎样才算好?到底什么样的姑娘才能让你心动?”

    贺云风想了想,答道:“要能够和我心意相通、要能够成为我这辈子心灵相契的伴侣才成。”

    听见儿子的回答,蒋凤仪的眉心不禁蹙了起来。

    “倘若你一直没有遇上这样的一个姑娘呢?”两个不同的人要心意相通、心灵相契?这谈何容易呀!

    贺云风不甚在意地耸了耸肩。

    “那么就等到我遇上了之后,再成亲吧!”

    “什么?!”蒋凤仪懊恼地跺了跺脚。“你弟弟云皓去年成亲,如今孩子再过一个多月就要生了,你这个当哥哥的怎么对终身大事一点儿也不急呀?”

    贺云风勾起嘴角,笑道:“既然弟妹都快要生了,贺家的香火有人可以延续下去,那爹娘更不用担心我娶或不娶了。”

    “这……话不是这么说……”

    蒋凤仪一时词穷,正愁不知道该怎么说服儿子才好时,正巧瞥见夫婿从回廊走了过来,连忙搬起救兵。

    “老爷呀!你倒是也过来劝劝云风几句。晴儿明明是个好姑娘,他偏偏怎么也不肯接受!”

    贺震廷对於这个话题并不意外,甚至还同情地瞥了儿子一眼。

    自从两、三年前起,妻子就一直想要帮大儿子撮合婚事。

    坦白说,那周晴儿确实是个不错的姑娘,但是既然儿子无意,那么就算他们说破了嘴也没用呀!

    “云风的脾气,你还不清楚吗?他若是愿意的话,早就答应了。”

    “这……唉,真是的!”蒋凤仪没想到夫婿竟然站在儿子那边,她没好气地跺了跺脚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多谢爹相救。”贺云风半开玩笑地说,黑眸浮现一丝无奈。

    娘想要撮合他和周晴儿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而他开口回绝也不只是一次、两次而已。

    每一回,他都态度坚定地拒绝,可偏偏娘一直不肯打消这个念头,只要逮着了机会就会在他的耳边叨念,真是头疼。

    “你娘也是关心你,希望你有个温婉贤良的好妻子呀!”贺震廷笑了笑。“我想,在你成亲之前,你娘是很难死心的。”

    “孩儿明白。”贺云风轻叹口气,俊脸颇有几分认命的神色。“孩儿得去店铺巡视,先出门了。”

    “等等,云风,爹有事跟你说。”

    贺云风停下了脚步,问道:“什么事?”

    “你可还记得爹有个好友,住在苏州?”

    贺云风点点头。“当然记得,是苏伯父一家人。”

    小时候,在家中的古董生意还没那么忙碌的时候,他还曾随着爹娘一块儿到苏州去作客,记得当时黎伯父的女儿才刚出生不久呢!

    只不过,由於苏、杭两地有些距离,加上家中的生意愈做愈大,生活也日益忙碌,便有多年没再见面了。

    仔细算算,当年那个粉嫩可爱的小女娃儿,如今该也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了吧!

    “那么,你可还记得,黎伯父有个女儿?”

    “记得。”贺云风点了点头,他才刚想到她呢!

    “那好,事情是这样的,昨日爹收到你黎伯父捎来的信息,他希望咱们能够帮个忙。”贺震廷对儿子说出好友的请求。

    听完了爹的话之后,贺云风的俊眸掠过一丝诧异。

    “什么?她要到家中来作客半个月,学习做生意的本事?而且还要我指点、考验她?”

    “没错。”贺震廷点头。

    贺云风的眉头一皱,说道:“我看,爹还是回信婉拒这件事吧!”他可一点儿也不想接受这份差事!

    一个姑娘家跟人家学做什么生意?还说她将来想要继承家业,一肩挑起经营“黎记米行”的担子?

    他才不相信一个柔弱的姑娘家,真有这样的毅力、决心和本事。那个黎菲菲八成是一时任性,冲动地随口发出豪语吧!

    他每日要处理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哪还有时间陪个姑娘家瞎搅和?

    贺震廷望着他,语带一丝遗憾地说:“可是今日一早,爹已经捎信回覆你黎伯父,答应了这件事。”

    “什么?!但是……”

    “只不过半个月而已,也不算太久,况且爹都已经应允了,难道要临时反悔不成?云风,你就答应吧,否则爹岂不是成了失信之人?”

    “这……”

    可恶!贺云风忍不住在心里低咒了声。

    爹都这么说了,倘若他还坚持拒绝,不愿接受黎菲菲这个烫手山芋,岂不是成了害爹失信的不孝之人了吗?

    “好吧!既然如此,就让我瞧瞧她究竟有多大的决心吧!”

    想要学习经商的本事是吗?行!他一定会好好地指点、教导她!倘若她自己坚持不下去,不到半个月就决定放弃,那可就怪不得他了!

    三日后的下午,黎菲菲在家中丫鬟小红的陪伴下,来到杭州贺家。

    由於她是来向贺云风学习并接受考验,并不是真的来这里作客,因此虽然她原本打算独自一个人前来,然而想到若是贺伯父还特地调派个丫鬟来伺候自己,那多不好意思,於是便带了小红一块儿同行。

    抵达贺家、表明身分之后,总管德叔立刻亲自来接待她。

    “黎小姐,欢迎欢迎,这边请。”德叔一边带路,一边说道:“今儿一早,老爷和夫人出门去了。有个亲戚刚生下孙子,老爷和夫人特地前去祝贺。”

    “原来如此。”

    “老爷已经事先交代过,黎小姐这段时日要住的厢房已经张罗好了,这会儿少爷正在大厅等着您呢!”

    “我明白了,还请德叔带路。”

    德叔点点头,领着她们前往大厅。

    从敞开的厅门望进去,黎菲菲瞧见一抹挺拔的身影伫立在厅中,那肯定就是贺云风了吧!

    听说多年前,贺云风曾随着贺伯父、贺伯母一块儿到家中作客,不过当时她还只是襁褓中的婴孩,根本不可能对他有半点印象。

    “少爷,黎小姐到了。”德叔开口禀告。

    见贺云风转过身,黎菲菲弯起嘴角,希望给他一个好印象,然而当她一看清楚他的模样时,不自觉地陷入短暂的失神。

    在前来杭州的这一路上,她忍不住在心中猜测贺云风的模样,而此刻一瞧,他远比她预期的还要出色。

    那高大挺拔的身躯,让他看起来气宇轩昂、气势不凡,而那深邃的五官,让他的脸孔俊朗出众,尤其是那双宛如黑潭般深不可测的眸子,更像是拥有摄人心魂的神秘魔力。

    不知道为什么,光是这样与他目光相对,她的一颗芳心就暗暗怦跳了起来,像是有人在她的心湖中投入一粒石子,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不过……他怎么皱着眉头?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德叔退下之后,黎菲菲主动上前,客气地开口招呼。

    “贺大哥,我是菲菲,她是我的丫鬟小红。”

    “见过贺少爷。”小红立刻恭敬地行礼。

    贺云风点了点头,目光落在黎菲菲的身上,打量着眼前这个娇小的人儿。

    她有着白皙的肌肤、精致的五官、曼妙的身段,如此无瑕的美貌,比他所见过的任何一个姑娘都还要美丽动人。

    只不过,像她这么一个娇俏甜美的姑娘,怎么看都该待在家中,受到悉心的宠爱与呵护才对。在几乎全是男人叱吒的商场中,她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姑娘怎有办法坚持住呢?

    她说想要在将来继承家业,八成是太过於天真,把事情想得太容易了。

    “你想要学做生意、将来接管你家的米行?”他开口问道。

    “是的。”黎菲菲认真地点头。

    “你可知道,做生意不是在游戏,不是你可以高兴时插手玩一会儿,腻了之后就随手抛开的?”

    “我当然知道。”

    “既然如此,你就该趁早放弃。”

    “什么?”黎菲菲怔住。

    “除非真的有决心、毅力和一定程度的本事,否则贸然接掌家业不但是自找麻烦,还可能会毁了家业。商场是很现实残酷的,并不是姑娘家轻松嬉戏的地方,你还是放弃吧!”贺云风说道。他虽是希望她自己打退堂鼓,不过这番话确实也是出自他的肺腑之言。

    想要当个成功的商贾,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黎记米行”虽然算不上是大事业,但也是黎伯父多年来辛苦经营的成果。

    倘若她任性地插手,又没有足够的能力经营,将来米行倒闭关门,可就后悔莫及了。

    这番劝退的话,让黎菲菲的美眸闪动着不服气的光芒。

    “我不会放弃的,我也有绝对的决心与毅力!既然来了,我就一定会坚持到底。这半个月内,我一定会让贺大哥对我刮目相看的!”

    贺云风闻言,眉头皱得更紧了。

    原本希望她可以立刻认清事实、打道回府,看来暂时是不可能了。

    “也罢,就让我瞧瞧你能坚持多久吧!可别以为我会因为咱们爹爹之间的交情,就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你混水摸鱼。既然想要在这里好好地学习,那就要有吃苦的心理准备。”

    “贺大哥尽避交代我任何事情,不需要客气,而我也绝对会全力以赴的。”黎菲菲扬着下巴说道。

    亏她一开始还对他有那么一点儿的怦然心动,想不到他竟然瞧不起她,不相信她的能力。

    哼!等着看吧!

    黎菲菲在心底暗暗发誓,绝对要让他刮目相看,真心承认她的本事!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蛮当家最新章节 | 蛮当家全文阅读 | 蛮当家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