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大律师的叛逆 > 第一章

大律师的叛逆 第一章 作者 : 季荭

    二○一○年,温哥华。

    空气泛着冷洌气息的初春,加拿大多数地区在这时节都还覆盖着一层白雪,但属於海岸气候的温哥华却拥有充沛的阳光和雨水,得以让花卉维持缤纷色彩。

    “杜小姐,有话请说。”

    欧阳力齐站在落地窗前,眼前是柯家欧式豪宅百花争艳的漂亮庭院,但他无心欣赏,犀利俊瞳透过玻璃倒影,看着坐在他左后方单人沙发上的女人——杜馨蕾。

    杜馨蕾是他的客户,身为律师,今天欧阳力齐来见她,是为了讨论一份遗嘱官司的委托。

    身穿一袭黑色软呢毛料洋装的杜馨蕾,苍白着雪颜靠坐在米色沙发上,她在十几分钟前说有话跟他私下谈,因此两人来到这间豪华气派的书房里,但她却迟迟没开口,只顾着哭,拿着面纸不断擦去美目涌出的泪珠,神情哀凄又伤心。

    她的老板柯镇阳死了,的确是该哭一下。

    但柯镇阳死后,几乎将遗产都留给她这毫无血缘关系的秘书。

    一生未娶的柯镇阳在病逝前立下了遗嘱,除了将一部分股份和一栋房子分给信任的得力助手,也就是现任的柯氏企业总经理许凯曼之外,他把所有现金和其余的公司股份以及现下住的这间豪华宅邸,全都留给自己的贴身秘书杜馨蕾,他那些最有资格得到遗产的亲戚却一毛钱都没有捞到。

    哼,欧阳力齐想,她未免也太会作戏,明明心里开心得要命,还在他面前假装难过。他眯起眼,想看清楚她哀凄神情里有无一丝一缕的伪装,但却怎么也看不出端倪。

    杜馨蕾目光无助地望着落地窗外的景致,春天逐渐盛开的漂亮花朵也无法让伤心的她拾回一丝丝的快乐。

    一身铁灰色亚曼尼西装的欧阳力齐皱着眉头,看着一直沈默不语只顾着掉眼泪的杜馨蕾,嘴角挂着一丝嘲弄,虽然看不出她的作戏程度,但他还是冷眼看着这女人究竟想演多久?

    杜馨蕾在温哥华商界是个颇具争议的女人,传闻她不惜用自己的身体交换权势和利益,商界名人柯镇阳死后将大部分遗产给了这个贴身机要秘书,而不是给柯家的亲戚,说真的连他都不想接这个案子,因为争议太大,外界都对柯镇阳这个决定嗤之以鼻,用轻蔑的目光看着杜馨蕾如何能保住这份遗产。

    有多少人在等着看杜馨蕾的笑话,而他身为委任律师,律师界也有很多人等着看他打输这个遗产继承官司,因为无庸置疑的,柯镇阳的弟弟柯镇东和妹妹柯丹霞绝对比杜馨蕾这个秘书更具资格继承遗产。

    欧阳力齐一开始就评估这个官司很难打,但基於欧阳家的世交“宣氏集团”宣老爷的委托,再加上自己父亲及祖父的慎重叮嘱,就算这官司争议再大、舆论传得再怎么难听,他都得硬着头皮接下这个烫手山芋。

    有时候人情的请托真是最让人头痛的,欧阳家与宣家向来关系良好,从祖父辈开始直到他都担任宣家的委任律师,三代的好交情让他根本无法拒绝宣老爷的请托。

    至於杜馨蕾这一介女子为何能让宣老爷亲自提出请托,则是因为宣老爷最疼爱的孙女宣郡瑶跟杜馨蕾是最要好的手帕交。

    层层关系牵连,结果到最后牵连到了他身上,他何其无辜,竟然得跟杜馨蕾这女人有所牵扯。

    “杜小姐,实在很抱歉,我还有其他事情得处理,如果你今天真的伤心到无法跟我谈有关遗嘱官司的事情,那我改天再来。”很给面子的等了十分钟后,欧阳力齐打算离开了。

    他承认,她很有演戏的天分,可以拿下最佳女主角奖了,但他并不想继续待在这里跟一个假惺惺的女人耗时间。

    他可是知名律师,手头案子堆积如山,没有空闲待在这边看她演戏。

    离开落地窗前,欧阳力齐帅气地走到另一张双人沙发旁,微微倾身拿起放在上面的黑色羊皮公事包,看了看手上的机械名表,一副赶时间的样子,准备走人。

    “请你等等。”

    在他昂首阔步走到书房门口时,后头的她终於停止哭泣,喊住他。

    “杜小姐,有什么事请长话短说,我三点还约了客户谈一件重要的事情。”在书房门前回头,他冷冷的看着拿起面纸拭泪的杜馨蕾。

    她连哭泣的样子都很美,一副脆弱得需要男人安慰的模样,假如不是太清楚她作戏的成分居多,他可能会走过去给她一个安慰的拥抱。

    “我给你看一份文件,不会耽搁你太久时间。”杜馨蕾听得出他的不耐烦和嘲讽,但现在的她伤心得不想去计较他对她的态度和评价。

    她走到书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

    欧阳力齐已经走到她的身边,伸手就要接来过目,但杜馨蕾却把文件紧紧抓着。

    “不给我看?”俊眉微微一挑,略扬的唇角尽是玩味的嘲弄笑意。“那好,我先走了。”

    无聊的游戏他不想玩,转身就要走。

    她虚弱颤抖的声音在他背后恼怒的响起。“你得亲口保证你不会擅自泄漏文件上的任何一个字。”

    “我既然接受你的委托,就必须保护客户的隐私和秘密。”没有回头,他懒懒答腔。

    有脑子的人都知道,保密是律师该尽的本分,他相信,这么会耍手段和心机的杜馨蕾,脑子绝对够聪明。

    “我要你亲口保证。”瞪着他不可思议的宽肩,她坚持除了保密协定之外,他还必须亲口承诺,因为这个秘密非同小可。

    “如果我说不呢?你会让我离开吗?”蓦地回头,他锐利的眼审视着她脸上哀凄的神情。

    她还真会演,他以为止住眼篮筢,她会露出得意的表情,毕竟日后她就能继承将近三千万美金的庞大财产和一间很赚钱的公司,外加一栋价值不菲的豪华宅邸,任谁想起这钜额的遗产,恐怕连睡觉都会笑。

    但欧阳力齐不得不佩服杜馨蕾,她雪白的容颜哀凄无比也美得惊人,伤心姿态让人看不出一点破绽,甚至还激起他内心的一丝怜悯。

    对这个用尽心机的女人产生怜悯之心?

    他疯了吗?

    “如果你现在走掉,宣郡瑶绝对会马上知道。”宣郡瑶是她的好友,一旦知道她被欧阳力齐欺负,绝对会二话不说出面挺她,找宣爷爷告状,而宣爷爷绝对有办法让欧阳力齐后悔对她的态度。

    这次的遗嘱继承官司没有律师肯接手帮她,若不是透过宣爷爷找上欧阳力齐的爷爷帮忙,恐怕欧阳力齐也不愿意接。

    既然长辈已经出面吩咐了,杜馨蕾知道欧阳力齐不可能有打退堂鼓的余地,就算他再怎么不愿意,也要硬着头皮接下这个委托案,而杜馨蕾认为,他既已接下案子,就不该用这样敷衍的态度来处理事情。

    “你果然厉害。”一如传言,是个手段厉害的女人。

    这根本就是在讽刺她!杜馨蕾苍白的容颜更无血色了,哀伤的美目冒着怒焰。“你到底肯不肯保证?不肯的话可以走了,不要浪费我宝贵的时间。”

    她连生气都美得惊人!欧阳力齐感觉到自己心脏不争气的狂怦几下。

    “我不保证的话,你会找上宣小姐,然后宣小姐找上宣老爷,宣老爷再找我爷爷……这样我还能不保证吗?”他眼神骤冷的把视线从她美丽的雪白容颜移开,勉为其难地掀动了下方唇。“我保证我会保密到家,绝不泄漏半个字。”

    他能不保证吗?若这事没办好,回家怎么跟爷爷交代?

    哼!这女人根本就是吃定他了!欧阳力齐在心里愤怒地低咒。

    “谢谢你的保证。”她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欧阳力齐基於长辈的压力不得不接受委托,她心里其实是很感激的,但他的态度让她很头痛,杜馨蕾只好硬碰硬,用强硬来抵挡他的轻蔑。

    “可以给我看了吗?”他咬牙说道。

    她吸吸鼻子,努力忍住伤心的情绪,把文件从白色纸袋里抽出来,递至他的面前。

    欧阳力齐冷凝着俊颜抽走她手中的文件,修长的手指无意间碰到了她冰凉纤细的白皙玉指。

    一瞬间,他感觉有电流窜过,讶异地抬眸看着她,她显然也因为两人无意间的碰触而微微惊跳了一下。

    甩开那恼人的感觉,他低头翻开文件,这一看,他瞪大一双锐利俊瞳惊异的来回又看了几次,确认这份文件是经过医院认证,绝无造假的一份亲属关系证明。

    “你是——”

    “我不是柯镇阳的情妇,我是柯镇阳的私生女。”杜馨蕾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颤抖地说出了这个令人震撼的事实。

    他继续瞪着她,亲眼看过文件心里当然是震撼的,但听她亲口承认跟柯镇阳的父女关系,欧阳力齐还是相当的震惊与不敢置信。

    她的一句话,把外界的不堪传言全数推翻,也打乱了他对她的既定观感。

    这么多年来,商业界和社交圈都谣传杜馨蕾是柯镇东的情妇,认为她在柯镇东身边担任秘书只是个幌子。也许她有此能力没错,但她更厉害的是用女人的优势来诱惑柯镇东的心,手段厉害得让柯镇东为她疯狂着迷,为了钱和权势,她甘心情愿把青春交给一个足以当她父亲的老男人,做他的情妇。

    杜馨蕾的美丽让社交圈许多男士都为她倾倒,而他必须承认,自己也曾经对她感到惊艳;但她却选择了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的柯镇东,这让多数男士扼腕也心存鄙夷,而他也的确是如此看待她。

    但没想到,原来真相是如此令人惊愕,一瞬间,以往所有坏的观感全数摒除,欧阳力齐开始改用完全不同的角度看待杜馨蕾。

    要有多大的能耐和意志力,才能承受外界强大的非议和鄙夷的眼光,还可以冷静的面对?

    心头震撼太大,让欧阳力齐顿时无法反应过来,一时间失去了律师该有的冷静和理智的思绪。

    “我们的关系不能公开,因为这攸关着我母亲的名誉,所以我不能公开自己是柯镇阳的女儿,只能以秘书的身分陪他走完人生最后的几年。”相较於欧阳力齐的失去冷静,把秘密对外人揭露的杜馨蕾倒是冷静下来了。

    不再掉眼泪,她走到落地窗前,站在刚刚欧阳力齐站着的位置,轻轻地说出隐瞒自己身分的原因。

    必於她的身世之谜,只有柯家的管家罗婶和她的好友宣郡瑶以及疼爱她的宣爷爷知情,也因此宣爷爷很心疼她,一直把她当亲生孙女疼惜。

    “我是你的委任律师,我必须知道详细的始末。”终於找回一丝冷静,欧阳力齐把公事包放下,缓步走到她的身边站定。

    站在她身旁仔细看她,欧阳力齐这才发现她有多纤细娇小,以女生的身高来说,她应该不算矮的,但站在一百八十七公分的他身边,她显得纤瘦娇小,感觉很需要男人的臂膀保护。

    面对一个为了保住案母亲的秘密而宁可自己承受所有舆论,甚至名誉被毁也坚持守口如瓶的女人,他对她的感觉正迅速的改变和扭转。

    他想保护她……这莫名的想法又冒出来了!

    欧阳力齐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是怪怪的,心态一直很矛盾。

    在看那份文件之前,他有点自我厌恶会对杜馨蕾心动;但在得知她跟柯镇阳的父女关系后,他突然地并不排斥对这个美丽的女人产生动心感觉,情感奇异的在悄悄变化!

    “柯镇阳大我母亲二十几岁,他和我母亲是不被家人祝福的一对情人,交往一年后被迫分手,当时我母亲已经怀了我,但我父亲并不知道,他因伤心而从台湾远走,回到加拿大来经商发展……”杜馨蕾也打算把所有秘密全盘托出,因为她必须全然的信任他。

    她告诉欧阳力齐,她出生在台湾,她的亲生母亲出身自台湾的政治世家,母亲跟父亲柯镇东的交往在家人的反对下被迫分手,但母亲却在分手后才发现自己怀有身孕,因此她在很保密的情况下生下她,把她送到偏远山区的孤儿院寄养,而后她母亲在家人的安排下,嫁给一位出身政治世家的政坛名人周本俊。

    母亲现在的婚姻相当美满,但因为现任丈夫位居高官的缘故,她和母亲的关系越是得小心保密,要是一旦公开,对母亲和其婚姻、家庭都是一种伤害,对母亲现任丈夫的官位也会造成威胁。

    为了保护母亲,她从小到大都是以父母不详的孤儿身分成长着,母亲一年会私下到孤儿院密会她一次,每次都买很多玩具给她,也捐许多钱给孤儿院;所以她虽然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一个在孤儿院里成长的小孩,但她一直被照顾得很妥善,日子过得并不差。

    直到她高中毕业那天,母亲偷偷来到她的租屋处见她,她要求母亲告诉她生父的姓名资料,还要求母亲安排她到加拿大求学并寻找生父。

    她想找亲生父亲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能见一面。

    一开始坚持不愿透露的母亲,终究是挨不过她的苦苦请求,如她所愿地送她到加拿大就学,当时母亲给了她一枚小小的心形碎钻戒指,那是柯镇阳当年送给母亲的定情礼物。

    大学毕业后,她顺利地进入了柯镇阳的公司上班,和他有了接触,也因为这枚戒指,让她跟柯镇阳有机会相认,后来两人去做了血缘监定,确认了父女关系,当时身体已经出现状况的柯镇阳激动地认了她这个女儿。

    也在那一年,她成为柯镇阳的贴身秘书,开始学习经营管理公司,陪着他出席各个场合认识商界人士扩展人脉,同时并住进他的豪宅,负起照顾他生活起居的责任。

    她隐瞒了这一切,只为保护她的母亲,但外界传言却不堪入耳,使得她在社交圈声名狼藉。

    当她必须把这本该隐瞒的一切对他说明时,她的心情是沈重且悲伤的,但她没有选择,因为只有这样做才能赢得欧阳力齐的信任,而获得他的信任才能获得协助,最终才有机会保住案亲的公司。

    杜馨蕾抱着自己,给自己坦白的勇气,苍白而颤抖的把自己不堪的身世对一个外人诉说。

    听完她的故事,欧阳力齐对杜馨蕾有了全新的观感,他惊诧的俊眸直勾勾地定在她的身上,她看起来是那样的脆弱,甚至在微微颤抖着。

    如果可以,他多想将纤细的她拥入怀里,让出自己的胸膛来保护她。

    “你难道不怕这场辟司打下去,你本想隐瞒的身分会被公开来,到时候你母亲未婚生子的事情铁定会被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给揭发出来。”经过她的坦白,他开始站在她的立场替她感到担忧,为了守住案亲的财产,她必须冒着身分被公开的危险。

    “我并不想打这场辟司。”感觉到欧阳力齐态度的改变,杜馨蕾心里好受多了。

    他不懂,既然不想打官司,何必还大费周章透过宣家来委任他?

    “为了保护我母亲的声誉,我希望能透过你帮我跟其他想争产的人私下谈判,我愿意把部分财产送给他们堵住他们的嘴。”这是她所能想到的办法。

    但就怕那些人太贪得无厌,父亲的弟弟柯镇东和妹妹柯丹霞两人若联合起来,不肯私下解决,想要得到所有财产和公司股份的话,那铁定非常棘手。

    “不怕他们狮子大开口?据我所知,柯先生的弟妹们事业都做得不好,他们非常需要一笔钜额资金来补公司的财务漏洞。”就算不太情愿接这个案子,但他还是做了功课,也因为担任律师多年,欧阳力齐早看透了贪婪的人性。“他们一旦握有你的把柄,就可能会想榨光你所继承的家产。”

    “我知道,他们绝对不会善罢干休的……”她也早有心理准备了。“我只要求你能帮我保住我父亲的公司和这间房子,公司是他毕生的心血,而这房子是他送给我母亲的礼物;虽然没办法跟我母亲在一起,但他一直爱着我母亲,从没变心过……至於我父亲留下来的存款和其他投资,他们要就拿去吧!”

    欧阳力齐相当震惊於她如此看得开,因为根据资料显示,除了公司股份外,柯镇东拥有的现金约三千万美元,房产部分则只有两处,一间位於市区的公寓已经赠与得力助手许凯曼,另一栋房产就是这间市值近七百万美元的豪华宅邸。

    两相比较之下,柯镇东拥有的现金绝对远超过这间豪宅的价值,而她却选择保住后者。

    “既然你委托我、信任我,我怎么可能让那些人得到太多。”他为她抱不平,正义感使然,再加上对她起了怜惜之心,让他想守护孤立无援的她。“相信我,我会尽全力帮你守住你父亲留下的遗产。”他信誓旦旦的说道。

    杜馨蕾惊诧地抬起水眸望着他充满自信的俊颜,脆弱的眼里倒映着他真诚的脸庞。

    他是真心要帮助她,她看见了,也听到了。

    对於他态度的改变,杜馨蕾是感激且激动的。

    这段时间来她一直处於孤立无援的状态,除了宣家给的温暖外,再没有人信任她、协助她,而他在这时候给了她最需要的东西。

    “……谢谢,我相信你。”她因为激动,身子微微颤抖着,眼睛染上了层水雾,微微上扬想露出坚强微笑的唇瓣也颤抖着。

    看着她明明脆弱却又必须坚强的模样,令欧阳力齐十分不舍,下一秒,不知哪来的冲动,他一把将她搂入怀里,给她一个温柔的拥抱。

    杜馨蕾僵硬地偎在他宽阔的怀里,无比震惊之外,心中更浮现一股异样且复杂的感受……

    爱上一个人需要多久时间?

    欧阳力齐坐在书房宽大的实木办公桌后,一手放在左胸口,感受着自己的心跳。

    从杜馨蕾的豪宅回来后,他心境产生了奇妙的变化,因为那个谜样且令人难以捉摸的女人,心脏强烈地怦动着。

    这样心跳加速的反应,让他不禁疑惑,难道……他爱上她了吗?

    自认睿智冷静的欧阳力齐竟然没有答案,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上了杜馨蕾。

    他一直觉得自己可能终生都不会真正爱上任何一个女人,因为性格实际的他,认为必须找一个身分家世足以匹配的对象;当然美丽大方、交际手腕高明且对他事业有帮助更是基本配备;而在床上能满足取悦他也是必备的条件,最重要的是性格要成熟冷静、知进退,不会带给他压力,要找到这样的对象实在太难了。

    从大学时期到毕业后入社会这几年,他交往过几个女人,每个都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千金名媛,但通常都交往没多久就告吹。

    分手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那些女人会越来越恃宠而骄,以为成为他的女友就有权对他做出无理的要求,在他工作繁忙时,催魂似的打手机抱怨哭闹他狠心冷落女友,或是在他好不容易有休息空档时,缠着他一起去逛街、玩通宵,若是他不答应,便呛声要分手,而一旦有女人敢对他提分手,他也从来不会让对方失望。

    几次恋爱失败之后,欧阳力齐决定不再轻易跟女人建立长久的感情关系,因为那根本就是自找麻烦。

    后来,他开始找玩得起的社交名媛,大家各取所需,不再谈固定的感情,因此这段时间他快乐多了。

    但他的想法,却在遇上一个奇特的女人之后有了奇妙的改变,而那女人还是温哥华社交圈最让人议论纷纷的女人——杜馨蕾。

    来自台湾的留学生杜馨蕾,从大学时代就相当有名气,她无比美丽、头脑又聪明,在学校是风云人物的她迷倒了一干学长学弟,毕业后更是活跃於商业界及社交圈,让许多年轻富商和企业家第二代前仆后继,多想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但杜馨蕾却从来没把那些人的追求放在眼里,一毕业就被商界大老柯镇阳录取为机要秘书的她,野心勃勃的跟在柯镇阳身边学习,根据谣传,杜馨蕾美其名是柯镇阳的贴身机要秘书,其实也是他的情妇。

    家财万贯的柯镇阳一生未娶,因此商界、社交界传得沸沸扬扬,杜馨蕾野心极大,想一人独占柯镇阳的精品代理事业和所有身家财产。

    欧阳力齐对这传闻一点也不感兴趣,他只在社交场合见过杜馨蕾几次,她的确是个美丽不可方物的女人,说她性感又艳光四射绝对不夸张,只要她一出现总能掳获男人的目光。

    几次在宴会上见面,他的确也像其他男人一样,忍不住会把目光放在她身上,他承认自己被她美丽的身影所吸引,但一看到她身边的柯镇阳,欧阳力齐就立即倒了胃口。

    一个一脚都要踏进棺材的七十几岁老男人却还这么敢玩,竟然搭上一个年轻女孩,两人年龄差距四十来岁,柯镇阳都能当杜馨蕾的爷爷了,难怪社交圈传得那么难听。

    几次的见面,欧阳力齐都自动移开目光,下意识的拒听有关杜馨蕾和柯镇阳的八卦绯闻,他不认为自己这辈子会跟他们有所交集。

    但半个月前柯镇阳因为肺癌末期病逝后,欧阳力齐竟意外的被祖父指派成为杜馨蕾的律师,必须替她扞卫柯镇阳留给她的庞大遗产。

    这件事证明了杜馨蕾的手段有多高明,更证明了杜馨蕾是柯镇阳情妇的传言,欧阳力齐也认为两人的关系匪浅,要不柯镇阳怎么可能把所有遗产都留给她?

    但半小时前,看过杜馨蕾提出的文件和她说的那个秘密后,颠覆了他所认定的一切。

    欧阳力齐眼神犀利的看着遗嘱文件和一份亲子关系证明,脑海想着稍早前他到杜馨蕾豪宅与她相谈的一幕。

    从杜馨蕾直言不讳地把隐瞒多年的身世说出来开始,他就失去了律师该有的冷静,当他看着苍白无助的她诉说着自己明明有父母亲却不能相认、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遭遇时,他多想把脆弱的她拥入怀里,而他也真的无法克制地张开手臂将她搂入怀里。

    今天他重新认识了杜馨蕾这个女人,而他也发觉,自己好像爱上了这个女人了!

    他没料到,爱上一个女人,原来可以这么的毫无预警、如此的快速!

    一开始他对她毫无好感,被迫接手她的案子让他厌烦,但当他看着她明明脆弱到快要支撑不了,却还用坚强的语气阐述自己身世以博取他的信任和帮忙时,他的心被撞了一下,她脆弱又激动的身影从那刻起就深烙在他的心版上了。

    欧阳力齐一手还放在左胸口上,继续感受着急速跳动的心跳……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律师的叛逆最新章节 | 大律师的叛逆全文阅读 | 大律师的叛逆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