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美人恋飞鹰 上 > 第十章

美人恋飞鹰 上 第十章 作者 : 典心

    大红灯笼高高挂。

    发现堂主罗岳没死,大风堂的镖师们全都大喜过望,以为自己护主不力,把额头跟膝盖都跪出茧来的徐厚,更是在看到罗岳的瞬间,扑身上前去,熊抱着堂主又哭又笑。

    “唉啊,徐厚,难为你啦!”罗岳说着,心里还真觉得抱歉。

    “呜呜呜,堂主……堂王……你、死……活……”徐厚大脸湿透,哭得口齿不清,也笑得口齿不清,就连泪还一滴滴滚落。

    “别哭、别哭,乖啊,男儿有泪不轻弹。”罗岳的手,摸着猛汉的大脑袋,再三安慰着。

    等到徐厚稍微恢复情绪,大伙儿全都围过来,七嘴八舌的发问,罗岳对于自己死而复生之事,全按照写好的剧本,推说是误会一场,就把话题扯到,沈飞鹰今日就要娶罗梦上头。

    这下子,所有人心照不宣,相互递了递眼色,聪明的都不再追究,迟钝点的则是一张口,还没出个声,就被扯去筹备婚事了。

    那些从东南西北、四面八方赶来,要参加公祭的各方江湖豪侠,到大风堂里一看,发现丧事变喜事,当然更是不加介意。

    喜事嘛,总比罗岳真的死了好啊!

    况且,天下第一美人真要出嫁了,这杯喜酒怎能不喝?

    于是情势丕变,一大堆穿着白衣黑裤,前来京城吊丧的人们,全都由愁眉苦脸,改为喜上眉梢,乐呵呵的等着,喝喜酒,将奠仪改为红包,更纷纷冲去卖衣裳的商家,抢劫似的买着喜气的新衣。

    想想啊,这机会多难得!

    吃这顿喜宴,非但能一睹罗梦风采,更因为与罗梦情同姊妹的,就是当今的护国公主、当朝相爷的夫人,更是龙门客栈的店主,以贪吃好食,非美绝不入口的闻名的龙无双啊!

    罗梦的喜酒,肯定是龙无双筹办,一次能大饱眼福,同时又能大饱口福,这机会可是千载难逢。

    同样是车水马龙、川流不歇,罗家宅邸的景况,可是清清楚楚两回事。

    有人送来好酒、有人送来水果、有人排队送礼,更有龙门客栈的人手,前来打理布置晚上的喜宴。

    大风堂前头,镖师们热热闹闹,赶着布置礼堂与待客。大风堂后头,龙无双更直闯罗梦房里,忙着为准新娘妆扮。

    一边忙着,她还不忘嘴上说着。

    “罗梦,你这计用得真险,竟然连我也瞒了,害我为罗叔难过好几天。”她往床榻上一坐,交迭着双手,挽着好姊妹。

    “我是逼不得己的。”罗梦好言好语,柔声道歉。“我再不做些什么,他就要走了。”那可怜无辜的模样,连恶鬼罗刹也要心软。

    “算了算了,不跟你计较。”龙无双挥了挥手,早知道密友的厉害,连沈飞鹰也会中计,代表被瞒骗的她,可也不是笨的。

    “多谢护国公主心胸宽大,小女子铭记在心。”

    “别来这套。”龙无双凑过来,好奇的追问。“快说,昨晚你是不是得手了?怎么样?他厉害不厉害?技术如何?有弄疼你吗?”

    “你小声点,哪有人像你这样,问得这么直接?”罗梦小脸羞红。

    龙无双美目一挑,半点也不给好友面子。“我大喜之日后,你见我的第一句,不也就问这个?”

    “我可是在四下无人时问的。”她抗议着。

    话还没说完,龙无双已经开口赶人了。“都下去吧,过一会儿,我叫你们时再进来。”

    丫鬓们掩着嘴,不敢久留,都退出房外去了。

    “怎么样?舒服吗?”无论如何,她非要问出答案不可。“值得你等那么多年吗?”

    罗梦小脸通红,咬着嫩红软唇,这才含羞带怯的点头,昨夜的种种欢爱滋味,再度涌上心头,甜得她犹如浸在蜜里头。

    龙无双伸出食指,撇了那羞红的脸蛋一下。

    “瞧你,活像只偷吃的猫儿似的,再过几个时辰,你等着肌肉酸疼吧,别到了喜宴时,挺不起腰、站不直腿,让人人都知道,沈飞鹰那大鹏已经先了洞房……”

    “无双!”罗梦娇嗔一声。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玩闹过后,她掏出一个白瓷小盒。“喏,这个拿去。”

    “这是什么?”

    “宫里珍藏,化瘀退血的药,你把它搽了,几个时辰后,吻痕就会淡去许多了。”

    接下白瓷小盒后,罗梦粉脸更红,知道自个儿身上,满是他留下的吻痕,即使穿上衣裳了,却还是有多处藏不住。

    “话说回来,他憋那么久,难怪无法太怜香惜玉,一罐子够不够你搽啊?不够的话,我还能进宫再去多拿几罐子来。”龙无双调侃着,乐得很呢!

    还没能搽上药,丫鬃们不敢进来,大风堂的女人们,由徐星星领军,径自踏了进来,嚷着要帮忙。

    娇娇被yin贼杜峰“掳获”,不能够回府,但是徐星星倒茶,秋霜为罗梦穿上嫁裳,喜儿为她戴上首饰,无双更亲自为她画眉点唇,女人们吱吱喳喳,分工合作的进行,还是忙了许久。

    等到妆点完毕,几个女人瞧着罗梦,突然都沈默下来。

    “怎么,不好看吗?”她急忙问着,在这大喜之日,竟在意起自个儿,被传颂为天下第一的容貌。

    “不是不好看,是太好看了。”喜儿冲口就说。

    秋霜摸着脸,叹了口气,频频点头同意。“是啊,怎么有人能美得,像您这般赏心悦目呢?”

    徐星星走上前来,严肃认真的说道:“大小姐,幸好你是嫁给了沈总管,明儿个我还是能瞧着你的,要换做别的男人,别说是堂主不肯了,我也舍不得让你出嫁。”

    就连倚坐在美人榻上,说话向来毒辣的龙无双,手里端着一杯茶,也是眼弯唇翘。“放心,你啊,又美又娇,不过穿这么好看,有没有办法完整保留到明儿个早晨啊?”

    就算再度被调侃,罗梦也不在意,只觉得万分开心,想到终于能嫁给心爱的男人,她的心就定不下来。

    她知道,这是赶鸭子上架。

    原本,细密筹谋中的变数,是沈飞鹰发现真相后,会反悔不肯娶。但是,她忐忑的等了一上午,都没有等到,他要取消婚事的消息。

    到了午时之后,星星去打探消息回来,说他正帮着处理待客的事宜,她悬宕的心才落了地。

    虽然,说是出嫁,也只是从这个院落,搬到隔壁院落而己,什么惊世骇俗、难以置信的事,都有胆做出来的罗梦,却还是紧张不己。

    幸好,有她们陪着她,在屋子里待着,不然她肯定会忍不住,不顾礼俗的跑出去偷瞧他。

    想着想着,幸福的喜色,染满眼底眉梢。

    然后,吉时到了。

    龙无双身为主客,先到前头去了,秋霜则替她盖上了红喜怕,喜儿与星星,一左一右,小心的牵着她走出闺房。

    终于啊终于,今日,她就要成为沈飞鹰的妻子了。

    这一夜,在许多许多年之后,仍被人们津津乐道,亲眼见着的宾客们,更是没有一个忘怀,提起来就觉得骄傲,庆幸当年在场。

    喜宴席开上百桌,从堂里大院,一路摆到了大街上。

    参加喜宴的人们,半数以上都是豪情万千、热血侠义的江湖人士,情况更加热闹非凡,还没等开席,就己经举杯喝了起来。

    当然,大风堂行走江湖,黑白两道全都有交情,除了江湖豪侠之外,京城里的官商更是冠盖云集。

    鲍孙明德来了,龙无双当然早坐定位,首富严耀玉更是呵护着,差不多一样有钱的爱妻钱金金到场。

    来访的众客之中,位阶最高的,当数向来爱吃爱热闹的八王爷。

    钱金金抛绣球招亲、龙无双办餐饕餮宴,当夜就与宰相奉旨成亲,接连两次盛会,他都没有错过。如今,天下第一美人的喜宴,他当然不能不来。

    理所当然的,人王爷一到,就被罗岳请到主桌,公孙明德见到他,自然起身、恭敬相迎,八王爷瞧见堂妹无双公主,又是一番谈天说笑,很快就聊起今儿个晚上的吃食来了。

    然后,当日落西山,黑夜降临,灯火教人一一点亮,司仪很快站上台边,请罗岳坐上了主位,拉开了嗓门,扬声喊着。

    “吉时已到,新人入场——”

    长长的尾音回荡四周,人们纷纷抬起头来,一颗颗脑袋全对着同一个方向,直朝门里张望,就是想快快看新人一眼。

    可是,众人瞧了半天,却没瞧见人。

    司仪急了,也回头瞧了瞧,还以为喊得不够大声,不禁大大吸了口气,张口再喊:“新人入场——”

    这话,声扬青天,余音绕梁。

    人们等了又等,这一回,终于看见有人出来了。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沈飞鹰。

    这是新郎,人人都认得他,可是他才一现身,就让众人先是一楞,跟着就是一阵交头接耳的低语。

    瞧着沈飞鹰,罗岳老脸刷白,一时之间,脑子里空茫茫的,嘴巴半天闭不起来,不知该说些什么。

    就连公孙明德都没料到,他竟会这么做。

    冲动的龙无双俏脸一寒,率先就要发难,可是她左右两个男人,一个是夫君公孙明德,一个是师傅严耀玉,都知道她的性情,瞬间便同时出手点了她穴道,教她只能坐在原位上,维持着正欲拍桌的姿势,眼睁睁看着事情发生。

    等候在门后头的徐星星,见到沈总管出现了,少根筋的她还没注意到不对,立刻领着身穿大红喜衣、头戴满翠花冠、盖着喜帕的罗梦走出来。

    才刚走出门,星星便看清楚沈总管的模样,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虽然立刻停下脚步,但是,一切都己来不及了,她已经带着大小姐入了厅、进了堂,落得进退不得。

    满室的宾客,全被吓傻了。

    扒着大红喜帕的罗梦,感觉星星突然停下,又听得一室骚动低语,不由得心头一跳,连忙低声问着。

    “星星,怎么回事?”

    “呃……这个……那个……”

    听着那支支吾吾的声音,罗梦心生不祥,没耐心也不愿意等待,干脆自个儿掀起头上的喜帕,要亲眼看个清楚。

    这个举动,更是让在场众人,全都齐声倒抽一口气。

    一来,是这天下第一美人,果真艳冠群芳;二来,唉啊,这都还没拜堂,喜帕就先掀开了,可是万万的不吉利啊。

    但是,更让人心惊胆颤的,还是沈飞鹰的态度与模样。

    一掀起喜帕,罗梦就看见了。

    沈飞鹰站在堂前,背后是大红双喜字,如过去数年那般英挺高大,不动如山的站在她眼前。

    可是,他身上穿的,却不是新郎的喜服,而是像平日一样的白色劲装。

    即便是聪明如罗梦,这时也傻了。

    就瞧见沈飞鹰,当着众人的面,徐步上前,来到她眼前,眼不眨、眉不挑,冷漠的俊脸上波润不兴,恭恭敬敬的垂手道——

    “大小姐,今日大喜吗?”他问着,问得客客气气、礼数周到。

    她全身发冷,原本盈满心头的幸福,这时全化为毒药,从她的心口开始腐蚀、弥漫到她的发梢、她的脚底,让她疼痛难当,就听见他,还在好声好气的说着,比毒药更歹毒的话。

    “恕属下驽钝,至今尚不知道,新郎倌是哪一位,还望大小姐,能够好心告知。”

    罗梦睁着水漾美目,无法置信的看着沈飞鹰,唇儿轻颤,渐渐没了血色。

    她作梦也想不到,他竟然会用这种方式对待她。

    “大小姐?”事到如今,他还改回称呼。

    “对我来说,您就是大小姐。”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望着眼前的男人,气若游丝的问。

    沈飞鹰抬起了眼,一双黑瞳黑得吓人,跳燃着阎黑的火气,冷冷的反问道:“大小姐,你说呢?”

    她说?她能说什么?

    他不肯娶。

    明明,沈飞鹰有一整日的时间,可以告诉她。

    可是他没有,偏要拖到了这时候、故意要等到了这时辰,等到人来了、客满了,等到这良辰吉时、等到爹爹都坐上主位,等到她都穿着嫁衣,满心期待的出来了,才要说——

    不!

    他甚至不是用说的,而是直接做给她看、做给所有的人看。

    他不娶她。

    即使是与她共度春宵、即使是高朋满坐、即使是他总记挂着,当年一家被盗匪围剿,惨遭灭门后,爹爹领着他离开山野,还为他全家报仇的恩重如山。

    即便如此,他依然不要她、不娶她。

    他就是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前,拒绝她,给她难看!

    热泪,瞬间盈满眼眶。

    “沈飞鹰,你为什么非要这样羞辱我?”她恼极、羞极,花冠轻颤,身子颤得更厉害,低声质问着。

    “羞辱你的不是我,”他冷瞧着,娇靥泛白的她。“是你自己。”

    这话,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场半数以上的宾客,皆是会家子,练过武的,听力都是一等一的好,听清楚的,立刻变了脸色,马上跟听不清楚的人说,转眼全场蚌个都脸色偢变。

    全数的宾客,竖直了耳朵、瞪大了眼睛,不敢吭一声,就怕错听了、错看了任何的细节。

    而那句话,就如一把钝刀,狠狠砍在她心上,再割着、锯着,比凌迟更苦。

    罗梦的泪悬在眼上,手抖着、唇颤着。

    “你就这么憎厌我?”

    这一句话,教人听得心都拧了。

    可是,沈飞鹰却依然郎心如铁,寒着脸回道:“大小姐明知属下不愿意,却还要挺而走险,这个结果您早该料到。”

    “属下?”她含着泪水,讽刺的说着,恼怒不己。“你是属下吗?我爹爹从没当你是属下,我也从没当你是属下,就是你自己,非要将自己贬低……”

    “你既然如此逼我,还不当我是属下?!”

    一声低咆,如炸药似的爆了出来,传遍全场每一只耳朵里,教所有人更加噤若寒蝉。

    沈飞鹰低头,怒瞪着眼前这个,被宠得无法无天的小女人,额上青筋爆起,压了整天的火气,此时才冒出了口,怒声吼道——

    “你这妻子,我能娶吗?我要是娶了,还不一辈子抬不起头来?我今天要是娶了你,这一生都只能是仆、就只会是属下!”

    所以,他就是在意这个,依然在意这个。

    “我不这么做,你会娶我吗?”罗梦恼羞成怒,早己气得忘了身在何处,含泪娇叱:“我今年都二十三了,你还要我等多久?你的自尊是自尊,我的自尊就不是吗?你有雄心要去闯天下,那我呢?我怎么办?十几年了,你连一句话都没有给我!”

    “属下对大小姐,没有话要说!”

    大、小、姐!

    又是这三个字,听着她更恼恨。

    “大小姐、大小姐、大小姐!十几年了,你就只会叫我大小姐!在我昨夜拐你上床之前,你唤过一次我的名字没有?”她咄咄逼人,全都豁出去了。老早之前,她为了他都能欺瞒世人,谎称清白己毁,如今还有什么是不能让人知道的?

    昨夜?!

    她竟还敢提起昨夜!

    沈飞鹰更怒,表面却更平静。

    对,是她厉害,昨夜才让他主动,要了她的身子。

    美人在怀,楚楚可怜。

    红颜陷阱,天下第一!

    就因为如此,他眯起双眸,回答得极快。

    “回大小姐,是没有。”还是那个称呼。

    “够了!”她怒声喊着。“你想去闯天下,现在我是你的人了,罗家的天下,不也全都是你的?”

    终于终于,沈飞鹰改口,不再以大小姐三字称呼,但说出来的话语,却最是伤人,更是伤心。

    “那是你罗家的天下。”他冷看着她,清清楚楚的,吐出如寒冰一般的字句,慎重说道:“不、是、我、的。”

    狠心绝情的话,有如一巴掌,狠狠甩到罗梦脸上。

    那是你罗家的天下。

    不、是、我、的。

    他非要分得那么清楚不可。

    所以,他就是不娶。

    抵死不娶她!

    罗梦看着,眼前这个深爱多年的男人,只觉得自己根本傻透了。

    她这么爱他、这么喜欢他,费尽了一切心思,就只是想要能走入他怀中,想要光明正大站在他的身边,而不是他的身前。

    她是有错,是逼得太过头,可是要不是他这么计较,也不会逼得她出此计,非得一环扣着一环,让爹爹诈死,令他严谨的冷静,出现一点点的缝隙。变得较为脆弱、较为忙碌,趁此才能成功。

    这么精密的筹谋、机关算尽,还不全都为了他。

    可是,他却那么狠、这么狠……好狠、狠呐……

    龙无双总说,她私下行事,无所不用其极,事实上苍天弄人,她爱上的这只鹰,原本就是猛禽,她再怎么行事决绝,哪里比得过他的狠?

    再难忍耐那椎心刺骨的痛,罗梦的热泪夺眶而出,泪洒堂前,更气得摘下了头上的金银花冠,朝沈飞鹰的脸上扔过去。

    “好!你不想娶就算了,我罗梦也不稀罕嫁!”

    她气恼干瞪着,一直最最深爱,如今也最最恼恨的男人,满脸是泪的撂下这句话,说完就转过身,当众哭着一路飞奔回房。

    沈飞鹰没有接挡,迎面而来的花冠,任凭精致的黄金凤鸟,刮伤严峻的冷脸,再落地后滚了几圈,然后才停下不动。

    自从两人开始争吵,就静默无言的大厅,这会儿更是万般死寂,静得像连掉根针到地上都能听见。

    听清楚内情的众人,全都睁着眼看着,孤身站在喜宴前的男人,没有人敢开口,更无人胆敢多说一句话,就连那向来疼宠女儿,以女儿奴自居的罗岳都自知理亏,一声也不敢吭。

    然后,沈飞鹰抬起了头,原本暴怒的脸色,已经迅疾恢复以往的平静,面无表情的环顾一室众人,仿佛方才那场闹剧,从来没有发生过,还客客气气的说道——

    “今日开春,谢谢诸位前来赏光,水酒不多,还请慢用。”

    开春?

    什么开春?

    沈总管啊沈总管,您过的到底是哪国的日子啊?这会儿明明就快入夏了啊!

    众人在心中呐喊,却没勇气点破,都乖乖的听着。

    就看见沈飞鹰转身走向一旁,抬手示意,还无法回神的上官清云,徐声说道:“上宫,上菜。”

    上官清云猛的回神,连忙匆匆回身,教那些全看傻的丫鬟仆人们,快快送上酒菜。满堂的宾客,全都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可是酒菜都上桌啦,大伙儿也就举筷就食了。

    那一餐饭,己经不能称做喜宴,所有人吃得都是匆匆忙忙,吃进嘴里的也不知是什么味道,就是一直的吞吞吞、灌灌灌,连咀嚼都来不及,白白浪费佳肴美酒。

    因为,沈飞鹰就在一旁,垂手静静站着,满脸冷峻,比腊月寒风更冻人。

    没过多久,除了几个贪吃的、胆子大的,其他人全都各自找借口;走的走、溜的溜,不一会儿就作鸟兽散了。

    大风堂前头,人潮己经散尽。

    月儿,缓缓爬上了枝头,一只喜鹊叫也不叫,孤独站在枝头上。

    总管的书房内,当朝宰相倒是还没有离开。

    “再怎么样,她也是个姑娘家,你何苦那样待她?”公孙明德问道。

    沈飞鹰闻言,气得一拍桌案,手劲之重,差点没将那桌给拍成了两半,脸色无比铁青。

    “你明明知道,是她在搞鬼,却还帮着她逼我,到底是何居心?”

    鲍孙明德神色不变,眉头皱也没皱,更是半点都不恼,说得是面不改色,推得是一乾二净。

    “那火药的确跟无忧王所用的同样材料,尸骨也是你跟她一起认的。你这么熟悉罗姑娘跟罗爷,都没想到她能玩这一手,我又如何能猜得到?”

    这些话都是事实,让沈飞鹰噤了声,脸色却还是难看到极点。

    他是栽了。

    栽在她手上。

    可是,这事只让他更火大。

    鲍孙明德看着好友,不禁再劝道:“飞鹰,罗姑娘的芳心早属意于你,她貌美如花,又如此聪慧,总在人前在给你做足面子,她既然都将身段放得如此低了,你又何必拒她于干里之外?”

    “你有你的布局、我有我的打算!”他火冒三丈的说。

    “她也说了,从不当你是仆,不是吗?”公孙明德看着那多年挚友,再度又说。“罗姑娘心思聪慧,一定会是你的贤内助……”

    此话一出,沈飞鹰瞬间醒觉过来,知道这男人在打什么主意。

    他脸色一沈,瞪着那狼心狗肺、为国为民,虽是挚友,却也是个不能轻忽的官!

    “不行!鲍孙明德,你想都别想。就算你去要皇上下旨也一样,我不会娶她的!你给我打消那个主意,你敢这么做,就休怪我无情!”“可是,罗姑娘……”

    “我就是不要她!”他双目一瞪,暴出一声大喝。

    窗门之外,藏在墙角的身影听闻这句话,浑身又是一颤。

    饼去两个时辰,罗梦哭过、恨过、骂过,可是也反省饼了,她知道自己有错,原以为过来求他原谅,事情或许还会有转圜的余地——说到底,她是爱他的。

    所以,她拉下脸,压下自尊,逼着自己来找沈飞鹰。

    谁知道,公孙明德迟迟没走,让她在外头苦等,却等到了这段话,听到他的真心话。

    我就是不要她!

    她心头一寒。

    原来,他是真的不要她。

    沈飞鹰是宁愿抗旨,被当众砍头,也不愿意娶她,对她的呵护、昨夜的缠绵,都是为了恩情,不是为了爱情。

    泪水,潸然而下。

    她心极冷,好寒。

    原来,这一切,都是她想得太多,是她自作多情。

    心,如死灰一般。

    是她用错了情,爱错了人。

    罗梦在月下,茫茫然掉转过身去,终于死了心,一步步远离那狠心绝情的男人,再也不曾回首看上一眼。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美人恋飞鹰 上最新章节 | 美人恋飞鹰 上全文阅读 | 美人恋飞鹰 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