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约定花嫁 上 > 第十九章

约定花嫁 上 第十九章 作者 : 艾佟

    今天,他就可以宣告过去的一切都结束了,不管凌华娟说了什么,都不会影响他的决心,可是,老天爷为什么跟他开了那么大的玩笑?

    “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震惊、愤怒,当我看到日记上面写的秘密,我也无法接受这件事,心情很混乱,一直在考虑是否应该将真相告诉你?不说,只怕我的良心一辈子没办法安宁,而且对你也不公平。”凌华娟对齐孟石充满愧疚,情愿自己没有打开藏宝箱,秘密可以永远石沉大海,并且保住妹妹在齐孟石心里那仅有的尊严。

    紧闭双唇,齐孟石试图教自己平静面对已经发生的事,可是波涛汹涌的心情实在无法沉淀下来。是啊,这就好像一个大家都以为死掉的人竟然还活在这世上,怎么有办法保持心平气和呢?他只要一想到誓言守护的小平安还在世上,很可能一直在等他,心就慌了、乱了,这个玩笑实在开得太大了!

    “我不敢求你原谅我妹妹,可是她已经付出代价了。”

    如今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她临死之前会叮咛他,不要觉得对不起她,这是她应得的惩罚……这根本是她对他的惩罚,怎么可以在临死之前还不愿意向他坦白?

    深呼吸了一口,他努力解开这一团混乱。“我给小平安的信物为什么会在她身上?”

    “她在日记里面不曾提及‘信物’,只是说,她做了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事——她假冒小平安得到了一直渴望的男人。”

    “所以,日记里面也没有特别提及小平安的事吗?”

    “虽然没有特别提及小平安的事,可是,却留下一篇向小平安忏悔的书信。”

    凌华娟从皮包里取出一张折叠成长方形的纸张递给他。“我没办法将她的日记交给你,只能将这篇忏悔的书信影印傍你,将来有一天你见到小平安,请你将这封书信转交给她。”

    顺了一口气,齐孟石打开那张影印纸——

    小平安:

    早在育幼院的时候,我就一直有个遗憾——为什么我不是你?

    我喜欢你,可是更讨厌你,你让我变得好卑微好渺小,为什么我不是你呢?即使在育幼院那么简陋的环境当中,依然无法掩饰你闪烁动人的光芒,为什么你如此耀眼,而我如此灰暗?

    父亲将我从育幼院带回家时,我以为自己从此赢过你了,没想到不到一个礼拜,你也被领养走了,虽然不是亲生父母,但是你享有的爱却比我还多更多,终究,我还是不如你。

    我一直很努力模仿你,不管是说话的方式、对事情的看法、穿衣服的品味、对食物的喜好、兴趣嗜好……想尽办法让自己变成你,过去现在都是如此,可是当我在齐孟石眼中看不见自己的身影,我终于认清楚了——我和你永远不可能成为相同的人,因为我们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自私、我的贪心,我也不想成为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可是早在育幼院的时候,我就好喜欢你的石头哥哥了,我没办法阻止自己不择手段得到他,即使我能够拥有他,全是因为你们当初的约定,而我在他心里永远只是你的影子,我也认了。

    你会原谅我对不对?因为你总是那么善良,而我,就是利用你的善良偷得你的幸福……我幸福吗?我不知道,如果我是幸福的,那份幸福实在是很寒酸。所以,就请你原谅我吧。

    过去的点点滴滴一幕幕掠过眼前,为何她不爱提起育幼院的事、为何说奶奶很想见他挂在嘴边的小平安,她总是找借口避免跟他回家、为何他们之间不再有过去那种“忘年之交”的感觉、为何她非要他在“约定”和“她”之间做出选择……是他太糊涂了,种种迹象早就对他发出警告,可是因为那个信物,他漠视存在他们之间的距离感。

    “你还好吗?”虽然问一个大男人这种问题很别扭,可是凌华娟真的很担心他,他看起来脸色很苍白。

    “可以请你再帮我找找看,她有没有在什么东西上面透露小平安的线索?”

    “得知我妹妹犯下错误,我也一直尝试到处寻找小平安的线索,可是翻遍我妹妹所有的东西,什么讯息都没有。我有一种感觉,她刻意抹去小平安这号人物,以便逃避内心的罪恶感。”

    没错,这是正常反应,否则哪天他突然去她家拜访,教他发现了,她的谎言不就拆穿了吗?

    “你刚刚说,我妹妹手上持有你给小平安的信物,是吗?”

    他点了点头。“当初,就是因为她认出我戴在脖子上的信物,后来又带着信物来找我,我们两个才相认。可是差不多过了一年,我发现她不再戴项链了,因为那阵子她皮肤过敏,我想不戴项链是很正常的事,直到有一天,她又开始戴项链,可是各种项链都戴了,就是唯独不戴那条项链,我就忍不住问她,她说项链弄不见了,我们就因为这件事闹了不愉快。”

    略一思忖,凌华娟提出自己的想法。“她可以拿到你给小平安的信物,这就表示她跟小平安一直保持往来。”

    “现在想找出当初她跟哪些人有往来,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当初,他并没有花心思去认识她的朋友,一直都是她绕着他打转。

    “我代替我妹妹向你说声对不起,虽然错误已经造成,很难补救了,可是我会试着向她的大学同学打听小平安的事,有消息,我会通知你。”

    “谢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不过我想,就算你找到小平安,你也没办法做什么。”

    没错,他是一个已婚的男人,即使找到小平安,他也不可能遵守当初的承诺。

    此时,他们完全没留意到隔着一道镂空木雕墙,有个人一直注意他们的一举一动。

    姚以乐听不见他们之间的对话,但是那位女子的面孔已经将她从云端打进黑不见底的深渊,真的被好友猜中了吗?凌华月跟老公吵架,决定回到齐孟石的身边?果真如此,她该怎么办?

    姚以乐不知道自己如何离开饭店,总之,走着想着,不知不觉中,她竟然来到果果——彭凯玲的“果子复合式面包坊”。

    彭凯玲一看到好友,便劈哩啪啦的开骂,“你这个女人总算出现了,重色轻友也应该有个限度,有了老公,就把朋友丢到九霄云外,这像话吗?现在这家店没有你的股份,你就放着不管了吗?我都不知道你这么现实,分得这么清楚!”

    “果果……”

    她很想叫好友暂停一下,让她喘一口气,可是刚刚开口,整个人就软趴趴的往前面一倒,还好果果反应机灵,伸手一接,同时开口大喊——

    “张均遥!”

    咻一声,一道高壮的身影从厨房冲出来,看到眼前的情况,立刻反应过来,伸手抱起老婆怀里的姚以乐,然后在老婆的指挥下,转身绕到后面的楼梯,来到二楼的住家,将姚以乐放在沙发上。

    彭凯玲在沙发旁边蹲下来,担心的看着好友,同时轻声询问一旁男人的意见。“老公,要不要送以乐去医院?”

    姚以乐伸手抓住好友。“我没事,只是很累很累,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真的没事吗?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我真的没事,只是需要一杯温开水。”

    张均遥闻言立刻跑进厨房倒来一杯温开水,彭凯玲赶紧扶好友坐起身。

    她接过温开水,咕噜咕噜两三下就见底了,才知道自己有多渴。

    “还要再来一杯吗?”

    “不用了。”

    彭凯玲轻轻推了一下张均遥。“你去忙吧,我在这里陪她就好了。”

    “肚子饿了,再打电话到楼下,我会帮你们准备吃的送上来。”他亲昵的在老婆唇上亲了一下,转身离开。

    “大胖,谢谢你。”姚以乐连忙对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他举起右手挥了挥,表示不客气,便走下楼去。

    “每次看到你和大胖总是觉得很不可思议,以前的你沉默胆怯,而大胖聒噪粗鲁,可是现在,你比麻雀还吵闹,遇到事情总是冲到前头,大胖变得沉稳内敛,总是温柔的守护在你后面。你们两个真的是互补,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她真的好羡慕,虽然一路走来很辛苦,但是两人携手互相扶持,在困苦之中看见守护对方的真心。

    “你不要转移注意力,发生什么事?”

    “我不是转移注意力,而是突然有感而发,人生的变化实在难以预料。”见好友的眼神越来越犀利,不容她闪躲,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将整件事情从头道来,说她偷听到齐孟石跟某人订下约会,虽然不愿意干涉他的私事,可是抗拒不了好奇心,忍不住苞去华园饭店探个究竟,结果撞见了旧情人相见的情形。

    “你说什么?”彭凯玲激动的跳起来。“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女人?她的良心被狗叼走了吗?既然劈腿嫁给别人,成全你们两个了,她就好人做到底,干么又回过头抢人?”

    “大概是嫁人之后才发现,原来那个比较好吧。”

    “狗屎,她嫉妒你,不希望你开心。我早就警告你要小心她,不要跟她往来,在育幼院的时候,成天躲在背后偷窥你的一举一动,像只胆小的小白兔,可是父亲来接她的时候,立刻变成高高在上的公主。一个人怎么可以变化这么大?她根本就是一个擅于见风转舵的心机鬼。”

    想起自己曾经称凌华月为小白兔,她不由得自嘲的一笑。

    “不行,我再也没办法容忍她了,我一定要狠狠修理她一顿!”

    彭凯玲随即转身准备冲向楼梯,姚以乐赶紧伸手抓住她。“你冷静一下,她只是跑来找齐孟石,又没有说要抢走他。”

    “难道等她动手抢人再采取行动吗?”

    “也许,她只是有事请齐盂石帮忙。”

    “结了婚的女人去找前任男朋友,你认为她的动机有可能单纯吗?”

    “不单纯,我又能怎么样?”

    “你不要再退让了,直接找那个女人摊牌!”

    “不是我退让,而是人心由不得我。”

    “这是什么意思?如果齐孟石要回到她的身边,你就成全他们吗?”

    “如果这是齐孟石的选择,我还能说什么?”

    “你怎么可以这么软弱?你要起来扞卫自己的婚姻、自己的爱情啊!”彭凯玲气呼呼的直跺脚。

    “没错,我应该起来扞卫自己的婚姻、自己的爱情,可是,守着一个不爱我的男人,对我真的比较好吗?”

    彭凯玲一**坐在茶几上,一脸严肃的看着好友。“还记得你结婚之前,我说过的话吗?守着一个已经遗忘你的男人,值得吗?当时你说,虽然他遗忘了小平安,但是你要以姚以乐的身份赢回他的心,你的雄心壮志跑去哪里了?”

    “我并没有放弃,只是不得不面对很现实的事——人心由不得我。这个社会充满诱惑,若是齐孟石的心不在我身上,只要随时出现一个女人,我的婚姻就会面临威胁,而我不就永远无法安宁吗?”凌华月的出现不过是教她看清楚事实,如果他的心在她身上,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她都有勇气面对。

    “好吧,我同意你的说法,最重要的是齐孟石的态度,那你是不是应该问一下齐孟石的想法?”

    “他早就说清楚了,对我,他会是一个尽责的丈夫,可是仅止于此。”

    “现在他的心意也是如此吗?”

    “我不知道,可是他若在意我,就不会背着我去见旧情人。”

    “如果你有事必须见旧情人一面,你会告诉老公吗?”

    “我没有旧情人。”

    “这只是举例,说不定他隐瞒你,是担心你胡思乱想。”

    “是吗?”

    见她失去斗志的样子,彭凯玲真是急死了。“你不是教我凡事往正面想吗?”

    “你放心,我不会轻易让我的婚姻走上终点。”

    “不会轻易退让?”彭凯玲实在不放心,这个女人总是委屈自己,成全别人。

    “我唯一在乎的是齐孟石,除非他连一丁点的希望也不给我,否则我绝对不会轻言退让。”即使凌华月在齐孟石心里还是占了很重要的位置,只要齐孟石让她怀抱着希望,她一定会坚持到底。

    这倒是,终于嫁给心爱的男人,怎么可能轻言退让呢?不过……彭凯玲好奇的将**从茶几上移到沙发上。“结婚有两个多月了,你们之间进展得如何?”

    她的肚子突然挑在这个时候咕噜咕噜的响了,这才发现她饿了。

    “对不起,在用过早餐之后,从出门到现在,我都没有吃东西,我们可以去楼下边吃边聊吗?”

    彭凯玲不敢相信的两眼圆瞪,赶紧跳下沙发,扶起她。

    “真是的,你不知道打仗需要体力吗?饿死自己,你就真的拱手将心爱的男人让给人家了!”

    “太夸张了,我只是少吃一顿饭,不会饿死。”

    撇了撇嘴,彭凯玲一边扶着她走下楼,一边喃喃自语的唠叨,“真是奇怪,小时候明明很会照顾人,为什么长大之后变成了生活白痴,老是让人放心不下……”

    听着好友关心的嘀咕声,她感觉心情完全平静下来了,不管未来如何,至少有一件事可以肯定——爱她的人都会陪在她身边。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约定花嫁 上最新章节 | 约定花嫁 上全文阅读 | 约定花嫁 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