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二娶西帝 下 > 第二十章

二娶西帝 下 第二十章 作者 : 寄秋

    “放开她吧!西帝,没瞧见她脸色发紫,一口气就快要没了吗?”

    娇软嗓音一出,除了南宫狂带来的人外,在场的人一听这极其熟悉的声调,不约而同的露出讶异与难以置信的神情,齐齐朝声源望去。

    只见刚才扶了周太后一把的小太监脱下呢帽,一张清妍出尘的小脸露出,正是他们所想的那个人。

    但这太不可思议了,毕竟西帝在前,以他狂妄无状的性格岂会容忍他人放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清雪?!”她……她回来了,她朝思暮想的皇儿终于回来了。

    “母后,孩儿让你受委屈了。”言笑晏晏的北越清雪扶着高她一个头的周太后,面容平静。

    眼泪夺眶而出,周太后失态地抱住失而复得的娇儿,怕是作梦。“不委屈,母后不委屈,只要你平安无事,母后……哎呀!哀家都哭了,真难为情。”

    “母后,那叫喜极而泣,是好事呀,表示孩儿又能承欢膝下,讨你欢心。”好久了,母后的怀抱令人特别怀念。

    北越清雪红了眼眶,鼻酸地轻拥一下。

    “你说的没错,你能够平安归来就是天大的好事,雪娘她也想念着你。”两个娘亲思念同一个孩子。

    提到生母云夫人,她螓首一点,示意明了了。“母后,孩儿待会再与你闲话家常,我先处理眼前的这件事。”

    “嗯!母后先回熙宁宫跟雪娘分享这个好消息,你好生处置,别又心软了。”虽然名为姊妹,却无姊妹情份,春吟这回闹得太过份了。

    周太后一说完便先行离开,一脸欢喜的笑得嘴都阖不拢,有别于先前的愁容不展。

    而这一边,北越清雪也有她的仗要打,面对曾经喊她皇姊的北越春吟,她内心百感交集,既感慨又心酸,区区帝位让两人彻底撕破脸。

    “春吟……”

    “朕才是北越女皇,皇位是朕的,你回来也没用,朕不会把帝位让给你。”北越春吟激动的一喊,双手紧巴着龙椅不放。

    可悲又可怜的行径,大势已去仍不放手,死抓着最后一丝希冀。

    “干么跟她客气,直接抓下来扔到地牢里,让她跟蛇鼠同室,看她还敢不敢叫嚣。”换成是他早给她一顿排头,死不悔改的人不值得同情。

    “西帝。”少说一句。

    北越清雪轻睐一眼,狂似猛虎的南宫狂肩一耸,暂时消了声音。

    “春吟,你再恋栈权势也是徒劳无功,皇城外已经被西临军队团团围住,你退无可退了。”她不想伤她,只希望她能真心悔改。

    不肯认输的北越春吟冲着她破口大骂,“北越清雪你无耻,竟然率领邻国的军队攻打自己的国家,你眼中还有北越吗?”

    皇位是她的,她不让,谁也不让。

    “我知道你会愤怒、心有不甘,可是百姓的心若不向着你,你的强求等于是迫害,他们不会承认心里只有自己的帝王。”她的私心太重,无法苦民所苦。

    “你胡说,百姓害怕的人是你,你是来毁灭北越的祸水,他们唾弃你、鄙夷你,巴不得将你这个祸水赶得远远的,不再出现!”谁不怕死,谁不想远离祸端,纯正血统的继承人能护佑北越。

    坐在宫中的北越春吟完全不知道宫外的情形,还当自己是百姓尊崇的帝王,忠心谏言的臣子她驱之,逢迎奉承的佞臣她近之,报喜不报忧的将她捧得如天人一般高,因此令他短浅无知。

    她这帝位是虚幻的,即使她自认为天命所归,但识人不清的短处却让她难登高峰。

    “你错了。”

    “朕错了,错在哪里?”她不信她能指出她的错误。

    北越春吟自傲得无可救药。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能无声无息的逼近皇宫吗?原因无他,是皇城守卫开城门让我通行,百姓们让出一条路欢迎我回国,他们要的北越国君是我而不是你。”她的国家,她的北越,她善良的北越子民。

    想起夹道的热烈欢呼声,她不禁热泪盈眶,一时的被蒙蔽内心受到动摇,并非丧尽天良,人人都有一双雪亮的眼睛,足以看清是非、辨别真相,找回迷失的良善。

    虽然使了手段让百姓们受点磨难,但何尝不也是一种警惕,盲目的轻信流言,终究受害的是自己,天灾人祸难以控制,只能事先预防。

    “朕不相信,你骗朕,朕的将士怎会背叛朕,你休要挑拨离间,朕的一统江山是千秋万世。”她说的全是假的,不可能发生。

    “春吟。”她喝斥。“你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我人在这里就是最好的证明,否则你早就接获前方的传报,掀起战争。”

    “朕……朕……不会的,全是假的……”她顿然无措,脸色惨白。

    “朕的印玺藏在御书房的青花瓷底部,没有传国印玺为凭,如何调得动全国兵马。”北越清雪轻仰首,昂然走上前。

    “原来被你藏起来了,难怪我找不到……不,不对,我才是朕,朕是我,你休想抢朕的帝位。”她死也不放手。

    她眼露怜悯,无奈的轻叹,“莫要执迷不悟,朕看在先皇份上饶你不死,逆心不可再起。”

    姊妹一场,她会留给她一条生路走。

    母后要她别心饮,该办就办,可她终究不忍心,皇妹并非大奸大恶之徒,她只是错在太骄傲,不甘心臣服于人下。

    “哼!可笑,自以为是的施舍,该求饶的人是你,朕还有整座皇宫的禁卫军,一声令下就足以令你命丧黄泉。”她威恫不了她。

    “是吗?”她口气平淡。

    “由得你来,由不得你走,既然你自个儿送上门休怪我无情。”北越春吟犹未发觉异状,还以为是老天送来的大礼。“禁畏卫军听令,把北越清雪捉起来,传朕旨意,押入大牢。”

    数十名持剑而立的禁卫军目光直视,动也下动的待在原位。

    “你们全都聋了吗?没听到朕的吩咐,快把冒犯天烕的逆贼给朕逮捕入狱!”她扬声一斥,怒不可遏。

    禁卫军依然文风不动,站得直挺。

    “要朕再说一遍吗?再不行动,朕让你们满门抄斩……”一个也别想活。

    “公主,他们是不会听令的,你气数已尽,勿再挣札。”禁卫军只认一个君王。

    禁卫军走出一名清俊男子,神色凛冽的与之对视。

    “你是……元寄阳?!”

    元寄阳将剑一抽,指向她眉心。“请让位。”

    “不,我不要,不……”她蓦地睁大双眼,颓然的跌坐龙椅上。

    不只元寄阳,他身后的禁卫军们也与他动作一致,拔剑指着她。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安排的明明是自己的人马,为何全都变了……”她失神的喃喃自语。

    “因为我方早已和元将军联络上,由他的副将斐骞将你的人悄悄换下,他们是忠于朕的英勇将士,不会任你差遣。”她放胆一赌,果然未令她失望。

    失势的北越春吟神色慌乱,她越想越不甘心,短暂的帝王梦会让人丧失理智。“是你,都是你,你这个来路不明的杂种坏了我的大事,我要杀了你!”

    “杂种?!”她竟用这么重的字眼。

    倒抽一口气的北越清雪被“杂种”两字伤了心,她惊愕皇妹会如此看待她,整个人怔住不能动,无法理解她的恨意从何而来。

    一道顽长身影掠过她,一掌拍向扑过来的北越春吟,将她击飞十尺远,撞到石柱而重重落下,一口鲜血喷出。

    “发什么呆,人家要杀你还不懂得避开。”要不是他出手,她得在床上多躺半年。

    “西帝……”她轻嘀。

    “西帝是给外人喊的,你敢眼我见外。”南宫狂狠厉的一瞪。

    “皇妹她……”好像伤得不轻。

    他狂性不改的一瞟。“你管她死活,反正一时半刻死不了。”

    “烈云,你老是这般狂放不羁,总要留点事让我收尾。”他对她太好会把她宠坏的。

    下巴一努,嗤哼一声,“她还没死,交给你捅她最后一剑。”

    既然要死了,谁下手都一样。

    北越清雪好笑的看看她所爱的男子,再低头一看执迷不悔的皇妹,喟然。“元将军,将春吟公主幽禁皇郊行宫五里处,无朕命令不得走出行宫。”

    “臣遵旨。元寄阳恭敬的一行礼,随即命令手下将公主带走,择日送往城郊。

    “众将士听令,今日我北越清雪复归北越国君之位,贴榜昭示全国,以示正听。”

    她缓缓走向久违的龙位,落坐。

    “吾皇万岁万万岁。”将士齐声,单膝下跪宣誓忠诚。

    她,北越清雪,接受臣子们的朝拜,重返被剥夺三个月的帝位。

    ★★★★★★

    “呵呵,清雪娘子,办完你的事之后,接下来就是我们的婚事,你可别太迫不及待,我很快就来迎娶,你等着。”

    旧王复辟,扰乱朝纲的北越春吟遭逐出皇室族谱,与她连成一气的丹夏、秋湛两位公主在同月出阁,远嫁玉歧小柄,终生不得回北越。

    助其气焰的刘国舅和一子大臣则一律降职,贬至荒僻州县,修城筑堤助民安乐,未经宣召不得回宫。

    蔓延成灾的瘟疫已经受到控制,其实它并非真的瘟疫,而是西临特有的菌种石蕈,它是药,能治痛风,同时也是毒,一经发作,症状与瘟疫类似。

    南宫狂命人将此菌种磨成粉倒入饮用水中,由边境慢慢往皇城扩散,饮入者,毒性立刻发作。

    不过此菌种的存活期只有一个月,一旦超过期限便会逐渐死去,失去毒性,中毒的人自然痊癒,北越人不知原由才慌乱不已,视为天灾。

    北越清雪一回国重登帝位,瘟疫也跟着消弭,百姓们敬为神蹟,直呼她才是北越的真龙天子,是福星降世,对她的尊祟更胜以往。

    当一切事情都了结后,该是帝君的终身大事,狂妄的西帝霸道的撂话要迎娶,叫北君等着嫁人。

    代表喜庆的红灯笼又挂满西临皇宫,宫女、太监们面带微笑,张罗着娶亲的事宜,从红蟒袍到喜房的布置,备妥红枣、花生、桂圆、莲子等“早生贵子”四果,热热闹闹的插上一对大红的龙凤烛。

    一切都就绪了,就只剩下将人娶过来,西临与北越签有条约,在边境交界建一座行宫,让西帝、北君夫妻不分离也能各自治理国事。

    同时,北越提供牛羊及种子给西临,以解决粮荒,而西临则将铁器供给北越,以养牲蓄,用联姻方式缔结盟约。

    只是,能如意料中顺利吗?

    “什么,你和南烈国大臣签订合约,要派兵攻打南烈?!”在他的大婚前夕?

    “是的,陛下,对方允诺将每年免费提供我国一百万石米粮,纾解西临缺粮之苦。这么好的条件,傻子才会拒绝。

    “一百万石呀!”嗯,值得考虑。

    南宫狂搓着下巴,有点心动。

    “以我军的战力很快便可以攻下南烈国,到时候陛下还能及时迎娶北君,也没有损失,何乐而不为。”快点头呀!陛下,这是大好机会。

    “听起来像是不错……”

    丰足米粮,顺便打一仗何妨,反正军士的筋骨也松散了,动一动也好。

    欧阳空趁着西帝不在国内时,私下与南烈乱臣贼于接触,共谋夺位大计,他因未能将女儿嫁予西帝而怪罪北君,故意将攻打日期定在迎娶当天,想让西帝错过吉时,无法娶得美娇娘。

    看在有利可图,南宫狂果然被说服,他自信能两面兼顾,先取南烈再赴北越迎亲。

    可是他聚集军队准备南攻的消息传至北越,穿妥凤冠霞帔的北越清雪震怒不已,她气他违背诺言,又为粮食问题大动干戈,无视战争所造成的伤亡。

    一气之下,她扯下嫁衣,纵身一跃跨上大马,率领红雁、黄樱等陪嫁女子组成一支娘子军,飞快的赶往西临,挡下开拔到中途的西临军。

    “南宫狂何在!!”一群女子大喝,杀气腾腾的举剑相向。

    “谁那么大胆敢直呼朕的名讳,不想活了吗?”谁敢挡道,见一人,杀一人。

    “喊不得吗?夫君。”一道素白身影策马而出,语气娇软如絮。

    “啊!清……清雪娘子,你怎么来了?!”南宫狂的头皮一阵发麻。

    “不想娶我了是吧!那我们好聚好散,婚事作罢……”她开明的道,绝不勉强。

    “等一下,娘子,我哪有不娶,我急着想娶你为妻。”但是得等他先攻下南烈国。

    北越清雪把眉一横,悍气十足的一喝,“还不上马来,咱们回去拜堂成亲。”

    “这……”他回头看了眼蓄势待发的大军。

    “还犹豫?”她喝斥。

    脸一抹,南宫狂讪笑的上了她的马,与她共骑。“不就来了嘛!清雪真心急。”

    “哼!”她轻哼。

    在西临将士错愕的目光中,北越清雪等人堂而皇之地掳走西临狂帝。

    但更敦西临人面上无光的是,以红雁带头的娘子军忽然扬高声调,沿路高喊着,“北君亲自来迎娶西帝喽!北君亲自来迎娶西帝喽!北君亲自来迎娶西帝……”

    闻言,南宫狂的脸全黑了,愤愤然瞪着前行的女人。他居然又“嫁”给同一人。

    北君二娶西帝。

    ——全书完——

    想知道相关精彩故事,别错过!!

    *花园系列1478、1479——女皇三嫁——上、下,看东濬国太子不惜入赘也要追回所爱。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二娶西帝 下最新章节 | 二娶西帝 下全文阅读 | 二娶西帝 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