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除灵师 > 第十章

除灵师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你疯了,我干么娶只鬼?”他的意思是神经错乱的疯女人跟鬼没两样,谁会和她扯上关系,又不是疯了。

    怎知我欧阳命的话一说完,章家舫娇艳的容貌忽然变得狰狞,脸上浮动着一条一条青筋,她凶恶无比地扑向他,两手有力地插住他颈项,非常惊人的臂力,欧阳命怎么扳也扳不开,她仿佛是要置他于死地。

    一旁的老夫人看傻了眼,惊愕得说不出话,眼前的变化令她又惊又惧,腿软地不知是该上前救孙,还是跑出病房喊救命。

    眼看着宝宝贝金孙眼睛翻白,脸色由白渐成黑紫色,一副快断气的模样,她却只能全身颤抖,揪着胸口泪流满面。

    就在此时,来对欧阳命“落井下石”的徐若春和卓巧伦推门而入,一见眼前的情景便知晓发生什么,神情一肃地大喝出声。

    “住手——”

    “咯咯……我为什么要住手,他活的这么辛苦,他的亲人照顾他也这么累,我了结他,不是皆大欢喜,大家都该感谢我。”她捉弄似的手一松,先让人喘口气,倏地又掐紧,将人命当成玩具。

    “你是谁?快从这个身体出来!”徐若春怒喝。

    她一听,仰头大笑。“有本事你来把我赶走啊,周月娥让我痛苦一生,我也要她的儿子不得好死,这是她欠我的,她欠我的!”

    “周月娥……月娥……阿娥?!”她指的是老施的初恋情人?徐若春错愕万分,他几乎可以确定附身的鬼是谁。

    但是他的惊讶程度不及僵在一旁的卓巧伦,回想起后来自己从养父口中听到的一切过往,她的指尖轻颤着,手心微微发凉,心情复杂得像被打乱的千丝万缕,理不出头绪。

    “很可笑吧!她居然比我早死,在她得到两个男人的心后,她以胜利者的姿态辞世,那我呢?被留下的人依然是失败者。”

    “你先放过他,有话好好说,不要逼我令你魂飞魄散。”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只能痛下杀手。

    “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死得孤零零的,没人为我送终,而我曾爱过的两个男人却活得好好的,我恨我怨,我要他们跟我一样痛苦!”她尖喊,咆哮出无边怨恨。

    “是你自己的选择,怨不得人。”她的恨在于看不开,以致怨气冲天。望着发出声音的女子,原本狰狞可怕的面容变得柔和。“娟儿,我的小娟儿……”

    “我是卓巧伦,卓家的大女儿,不是你的娟儿。”仿佛是在说服自己,卓巧伦冷淡说道。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没有。

    “不,你是我的女儿,我怀胎十月生下的亲生女儿,你刚出生时哭得好大声……”一直哭,一直哭,她好心疼。

    卓巧伦却面无表情。“从你丢弃我的那一刻起,你就不是我的母亲,养大我的妈妈是林美玉。”

    “不是的,不是这样,那时我连自己都养不活,怎么能拖累你?我是再三考虑后才丢在卓家门口,卓长文是你父亲的好朋友,他一定会照顾你。”卓长文养得起,不像她只能忍痛离去。

    “我的父亲是谁?”卓巧伦心里浮起两个人名,希望是他们之一,又不希望是他们。

    “你的父亲……呵……重要吗?”她眼神凄迷的笑了。

    “是不重要,不过你若当我是你女儿,我希望你立刻放了欧阳命,别再为难他。”她造的孽够多了,不该多添一桩。

    “……放了他?”章家舫,不,是附在她身上的朱秀雯,诡笑着看了一眼脸色发青的男人。“乖女儿,你若知道他父亲对我做了什么,一定跟我一样认为他该死。”

    “那是你们上一代的事,与我们这一代无关。”她不管因果,只管此刻对错。

    “欧阳卓越爱上周月娥那贱人,抛弃当时已和他订下婚约的未婚妻,也就是我,他本来要娶的人是我。”可是他反悔了,拿着婚戒来退婚,跟她说对不起,他另有所爱。

    他伤了她的心!

    “咦,你说的不是小雯的事?怎么是你?”老夫人惊恐的脸色中多了些讶然。

    “是呀!无缘的婆婆,亏你还记得我,我的一生毁在你儿子媳妇手上,我来讨债不为过吧?他们该把欠我的还给我!”她要一命还一命。

    “可是……”她真的小雯吗?怎么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事。

    “女儿,过来妈身边,我让你替我杀了他,是他的父母害我们一家不能团圆。”朱秀雯顶着章家舫的脸笑的慈祥,宛若慈母,空出一手将水果刀递给卓巧伦。

    “好,我动手。”卓巧伦毫不迟疑的走上前。

    此时的欧阳命已双脚离地,被朱秀雯捉着,颈子后仰十分难受,随时有呼吸停止的可能。

    但是拿着刀得卓巧伦却不是刺向他,而是刀身反转,挥向身侧的朱秀雯,瞬间,她的手臂涌出大量鲜血。

    “你……你背叛我?竟然连你也背叛我,就算你是我的女儿,我也饶不了你!”这些人都该死,一起下地狱吧!

    亡故多年的朱秀雯已丧失人性,她是一只魔化的恶鬼,在受到亲生女儿的伤害后,连最后一丝亲情也被心中恶念吞噬了。

    她毫不犹豫的扑向卓巧伦,十指如钩直抓她喉间,颈部白皙肌肤下流着鲜红血液,甘甜得令人垂涎。

    眼看鬼母食子的人伦悲剧即将发生,一道刺目金光霍地打入章家舫的胸口,她体内的朱秀雯惨叫地冲出肉体,一抹冒着烟的幽魂缩在天花板一角,刚好清楚看见病房里的一切。

    好几次她都冲动地想直接将女鬼打得魂飞魄散,救下情况危急的男友,可她总是在最后一秒停下脚步,希望情势有所扭转,不留下遗憾。

    但是她失望了,恶鬼就是恶鬼,两指早已泯灭,朱秀雯连亲生女儿都下得了手,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敢伤我,可恶!你明知道这世上有多少可恨的人,怎么不去找他们……”只会欺凌无助有可怜的鬼,算什么正义。

    想起死在卓巧灵手上的鬼朋友,朱秀雯愤怒地红了双眼,身上阴气更甚。

    “我只管鬼不管人,他们做了伤天害理的事自有人间法律去制裁,而你,却踩在我的底线上。”她徐徐走着,一边以平静的神情与朱秀雯对话,一边不着痕迹的走向刚无力摔落的欧阳命,吃力地将他搀起。

    “哼,你凭什么自以为是的主持正义,当我陪着同命相连的施正扬时,你为什么不跳出来阻止他酒后乱性,荒唐了一夜竟死不认账,硬称他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而她因那一夜有了身孕,可孩子的爸却走了,任凭她怎么找也找不到人。

    “他当了父亲却不知情,之后我被人强暴,从高楼坠死他也不知情,只会一个人躲在乡下疗情伤,哀悼他已逝的初恋。”从来不是她,她所爱的男人爱的永远不是她。

    “你的遭遇固然令人同情,但那真是他们的错吗?感情由不得人掌控,他们也是情非得已。”

    “我不管是谁的错,总之要有人为我所受的苦付出代价,他的命我是要定了。”朱秀雯执念太深,原本的善良已被怨怼取代。

    “你……”执迷不悟。

    卓巧灵不想再劝她,已成恶魔的朱秀雯只有怨恨,再也不懂爱与包容。“我来付出代价吧!不要再为难孩子们,我们这一代的恩怨纠葛就由我们自己来解决。”一道陌生女声响起。

    一抹白雾般的影子隐约浮现,慢慢聚成形体,一名美得飘逸清雅的女子立于窗边,微光透过她落于地面。

    咦?她不是……那日在男友居所看到的哭泣幽魂。

    卓巧灵在心里猜测女鬼究竟是谁,忿恨难平的朱秀雯说出她的身份。“周月娥,你终于肯现身了,你害我一生得不到所爱,你还我的青春,还我的幸福来!”她张牙舞爪。

    举止温雅的周月娥低声轻叹。“伤害到你我很抱歉,但当初我与卓越相恋时并不知道你的存在,等到我知道时,我已经深深爱上他,不可自拔。”

    “借口,借口,全是你夺我所爱的狡辩之词,要是你没有出现,卓越的妻子会是我。”她发狂的大叫,神色忽的阴暗。

    “我只问你一句,你后悔爱上正扬吗?”周月娥话语轻柔,恍若春风。“我……我……”她说不出口。

    即使施正扬不爱她,她仍为他的艺术家气质着迷,情不自禁地陷入痴恋。

    她爱过欧阳卓越,但那份爱没有强烈到非他不可,况且她本来就清楚欧阳卓越是个喜新厌旧的人,所以他退婚时,她纵使心伤,但并不意外,甚至有余力安慰同病相怜的施正扬。

    也许是施正扬那份痴情感动了她,她突然很羡慕也很嫉妒被他所爱的周月娥,所以当施正扬酒醉将她当成周月娥时,她并没有抵抗,而是半推半就的依了他,他以为就算得不到他的心,至少他的人属于她。

    谁知两人有了肌肤之亲,她还是什么也得不到,在她要求他负责的隔日他便收拾行囊离去,让她错愕地面对人去楼空的景象。

    一直到死后,魂魄无所依归时,她才从其他鬼口中得知他回到花莲。于是她便跟了去,日夜守候,生不能所依,死至少也相伴。

    “他是个好人,是我对不起他,若没有认识卓越,我也许会嫁给他,但是……”周月娥露出无奈的微笑。“世上并无也许,凡事早已注定,我们无法选择爱情,是爱情选择了我们。”

    “周月娥……”所以她注定情路崎岖吗?

    她朝朱秀雯伸出柔白手心。“来吧!我们走吧,这个世界已经不属于我们,你我都哭过一世了,还要继续受苦,和自己为难吗?放下了,你才能拥有全新的自己……”

    看到昔日的情敌,朱秀雯本来就怨恨的只想撕裂她,让她秀美的面貌变得丑陋,纯净的灵魂染上最污秽的颜色,没有男人肯多看她一眼。

    可是她接着一句,“我们都死了,还争什么,争得到就能拥有吗?”这话彻底打醒她。

    是呀!她已经死了,还争什么,难道要她爱的男人陪她一起死才满意?不,她一点也不想正扬死,那个男人这一辈子够苦的,她希望他也能放下一起,好好过日子,好好弥补他们的女儿,她就满足了。

    依依不舍的看了眼女儿,朱秀雯好庆幸刚才有人阻止了她。她已经对不起娟儿了,刚才竟然还想杀了她?

    接收到她愧疚的目光,卓巧伦捂着受伤的脖子上前眼泛泪光的送她最后一程。

    曾经她埋怨过父母生她却不养她,如今她已经能够释怀,她的父母苦了一生全由于他们放不下,她不想重蹈覆辙,唯有放下才能解脱。

    周月娥在仅剩的时间内透过卓巧灵和儿子道别,她说着自己有多爱她,多么舍不得他,但是时候到了,她不得不走,只好抛下年幼的她。

    她说的不多,却句句动容,让人感受到母爱。

    同时她也感谢卓巧灵肯爱她的儿子,让他从孤寂的世界走出来,重新认识爱,学习去爱一个人,她了无遗憾。

    至于欧阳夫人……她已经吓傻了,也就不必多说了。

    ★☆★

    “快快快!快要迟到了,这边的墙比较低,赶快翻过去……”

    “不许翻墙,你们活得不耐烦呀,敢怂恿我老婆做这么危险的事,全都给我规规矩矩的走正门,而且是慢,慢,走。”

    这些小女生太不像话了,出门忘了把眼睛带出来,他老婆身体现在是什么情况她们没看到吗?哪能由着她们胡来。

    “呿!她还不是你老婆啦!别喊得这么亲热,你家的死老太婆还没承认我们巧灵,你慢慢等奇迹吧!”除非天下红雨,天下出现两颗太阳。

    “姓和的小丫头,你再乌鸦嘴,明年的招待券你一张也别想拿到。”治恶人他自有妙招,还愁不能把她踩在脚底。

    一听免费的SPA招待券没了,见钱眼开的和清马上见风使舵地陪着笑脸。“欧阳大金主,小的有口无心,老婆还给你,请小心搀扶。”

    “哼!”这还差不多。

    欧阳命仍摆着一张“你们最好都别来惹我”的臭脸,可是眼底有着意气风发的神色,不时荡漾暖和笑意。

    看得出他处于人生的得意时,满面春风。

    大老爷的派头的她脚步却异常小心翼翼,偶尔还流露出快要被吓死的紧张神色,她十分慎重地扶着老佛爷……不,已小有妩媚的卓巧灵,脚步不敢迈大地小步走着。

    再往下看,平整的高中制服下有颗隆起的小球,不大不小罢好六个月。

    在满十八岁生日前的两个月,忍到极限的欧阳命就把小女友给吃了,而且一举中大奖,尚未成人夫先跃升为人父。

    其实他不是不想结婚,而是碍于老人家的阻碍。

    虽然欧阳家的老佛爷已得知卓巧灵出身不凡,当年她宝贝金孙的命还是卓父保下来的,不再瞧不起她,可是一想到她若不时带几只鬼回家,她老人家岂不是吓个半死,遂仍是嘴硬反对。

    不过卓家这边的态度令人非常意外,卓长文夫妇一点儿也不介意女儿未婚生子,甚至已经把族谱搬出来,将她未出世孩子的名字填上去,成为第二十八代子孙。

    这情况似乎早在卓家众人意料中,卓长文还奸笑的对自家女儿说他功不可没,为卓家留后了。

    只是老夫人若知晓自己当曾祖母了,还会坚持不认孙媳妇吗?只怕爬也爬到卓家,请他们把球……不,把曾孙子还给她。

    这也是卓家人的小小恶作剧,故意不告知老夫人,让她为了欧阳家的香火急得跳脚,拼命介绍名门闺秀给孙子,却又惨遭拒绝。

    “欧阳,你不要太担心嘛!离预产期还有好几个月,我不会现在就生了。”瞧他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害她也跟着神经紧绷。

    欧阳命两眉一横,瞪人。“是谁说她还要考大学,当大学生?你下个月就毕业了这两个小表若跟他们老爸一样麻烦,提早出世,你能同时应付考试,照顾小孩吗?”

    耙嫌他大惊小敝,也不瞧瞧她的肚子像吹气球一样越来越大,达到连要自己翻身都有困难,非要他在背后帮忙才起得了身。

    卓巧灵俏皮地踮起脚尖,在他颊边一啄。“我爱你,老公。”

    “你……你……你不要以为说两句好听话我就会原谅你,你给我安安分分地走路。”他脸颊不自在的涨红,以吼声掩饰害臊。

    “说爱我,欧阳。”她仰着头,笑得仿佛夏日阳光。

    “我……我……”他ㄍ一ㄥ了一下仍然破功,俯下身吻住殷红樱唇。“我爱你,小灵儿。”

    “我也爱你,非常非常爱你,我用双倍的力量爱你。”她指着肚子里两个孩子。

    卓巧灵只告诉他自己怀的是双胞胎,却没说是两个女儿,她们是重新投胎的周月娥和朱秀雯,一个是来报恩,一个是讨债的,日后他有得头痛。

    上课钟声响了。

    当——当——当——

    她笑着和男人一同走入,手牵得牢牢的。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除灵师最新章节 | 除灵师全文阅读 | 除灵师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