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风流债主 > 第八章

风流债主 第八章 作者 : 朱映徽

    “双喜,这是……”

    看着双喜捧到眼前的两小盆药草,棠秋羽的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小姐,这是吕大夫说要送给小姐的。”

    果然是这样!

    棠秋羽蹙起眉头,在心里叹了口气。

    过去这十天以来,吕大夫几乎每日都会差人送来一封信息,表明要跟她购买一些药草。

    对此,棠秋羽已暗暗下定决心,倘若吕大夫要的只是寻常可见的药草,她便要婉拒。

    无奈,吕大夫每次所需的药草,都不是在附近山林间可以轻易采得的,而那让她找不出理由可以拒绝。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请双喜代为跑腿,但是这几天下来,她发现这样下去实在不是办法。

    每回双喜将药草送去医庐后,吕大夫总会询问一些与药草有关的问题,双喜自然答不出来,只能回来问了她之后再去传话。

    这样的情况不仅苦了双喜,也让她感到头疼极了。

    即便再怎么迟钝,她也能察觉出吕大夫近日来的举动是刻意的,为的是想借此让她非得亲自到医庐送药草不可。

    为了不让呈睿哥不开心,也为了避开让自己尴尬的场面,棠秋羽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祷吕大夫能快点死心放弃。

    然而,看着此刻出现在眼前的两株药草,她知道自己的期望落空了。

    吕大夫不仅没有放弃,反而采取了更进一步的行动。莫非她消极的躲避,反而激起了吕大夫更强烈的意念?

    棠秋羽满脸无奈,甚至叹了口气。

    她一眼就能辨识出这两株是什么药草,事实上,在她的药圃里面也有栽种着,那时很久以前呈睿哥就帮她取来的药草,虽称不上极度珍贵,但也不算太常见。

    “吕大夫为什么要送它们给我?他明明自己也能照顾它们的。”

    “吕大夫说他知道小姐很喜爱栽种药草,他便透过许多关系,为小姐取得了这两株药草,希望小姐能够喜欢,并且好好地照顾它们。”双喜据实地转达了吕大夫的话,脸上也有着满满的无奈。

    她很清楚小姐根本不想见吕大夫,而吕大夫连日来的举动,只是给小姐带来更多的困扰而已。

    棠秋羽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烦恼地盯着那两盆药草。

    相对于每一次呈睿哥送她药草时,她总忍不住发出由衷的欢呼,此刻看着眼前来自于吕大夫的礼物,她只觉得心情沉重。

    “小姐,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双喜问道。

    她捧着那两小盆药草,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因为她看得出来小姐压根儿不想接收它们。

    棠秋羽想了想,在心中作出了决定。

    “双喜,带上这两盆药草,咱们去一趟医庐吧!”

    光是想到可能将面对吕大夫那过分热切的目光,她就感到尴尬不自在,然而尽避她的心里再怎么不想走这一趟,为了避免再这样下去,她知道自己必须当面和吕大夫把话说清楚。

    看到棠秋羽前来,吕永宸的眼底立刻迸射出热切的光芒。

    过去这些天来,他每日都期盼着能够见到她。为了达成心愿,他总是故意向双喜提出一些药草的问题。

    原本以为这样做,可以让棠秋羽直接前来,但每天的期待都落了空。

    即使如此,吕永宸却没有死心,反而激起更强的渴望。

    他已经按捺太久了,原本他已经因她突然的成亲而死了心,却在妹妹揭穿原来他们只是一对有名无实、并不相爱的夫妻后,再度燃气追求之心。

    压抑的心情爆发开来,再加上妹妹在一旁煽动与鼓舞,那份想扥到棠秋羽的渴望更是难以抑止了。

    他知道妹妹会如此积极怂恿,也是基于想要得到魏呈睿的缘故,但这其实何尝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尽避坏人姻缘是一件缺德的事情,但反正他们只是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又有什么好顾忌的?

    “棠姑娘。”吕永宸扬起笑容,殷切的语气透着讨好。

    棠秋羽避开那令她不太自在的注视,语气平静地开口提醒。“吕大夫,或许现在称我为‘魏夫人’会好一些。”

    听见“魏夫人”三个字,吕永宸的表情一僵,而当他看见双喜捧在手中的那两小盆药草时,眉头更是皱了起来。

    “这两株药草是要送给棠姑娘的,怎么又带回来了?”吕永宸问,还是故意称她为“棠姑娘”。

    “吕大夫,这两株药草我不能要,还请你收回去。”

    “为什么?”吕永宸困惑地问。

    照他的了解,她不是最爱药草的吗?他原本以为她收到它们之后一定会满心感动和欢喜,怎么却拿回来退还?

    “无功不受禄,况且它们并不是寻常可见的药草,我怎么能随便收下呢?”棠秋羽开口解释。

    “它们的确不常见,我可是为了你,特地请人费尽千辛万苦才取得的,光是这两株药草,就花了至少半个月的时间才弄到手!”吕永宸的语气带着明显的邀功意味,伸手指着其中一盆。“像是这一株,得要穿越好几条湍急的山涧,才能抵达它们的生长之地。”

    “啊?”

    听见这番话,棠秋羽一怔,眼底浮现疑惑。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当初呈睿哥带给她那株药草时,是说他在山林间不小心走错路,正在寻找出路的时候,无意间见到它的。

    “还有这一株,它可就更困难了。”吕永宸又指了指另外一盆药草。“它长在险峻的高山上,数量又相当少,我请托的人足足在高山上寻觅了三天三夜,还差一点被冻死呢!”

    棠秋羽闻言,脸上的神情更惊讶了。

    当初呈睿哥在带来那株药草时,确切说了些什么,她已经记不清楚了,但不论哪一次他带给她多么罕见的药草,他总是说得仿佛只是他随手在路边采来的一样轻松容易。

    由于她从来就没有想过呈睿哥会骗她,所以也只是一直惊叹呈睿哥的好运气,对他的说词没有怀疑过,可是现在……

    看着那两盆药草,想着呈睿哥对她的一番心意、对她的呵护与宠爱,会不会……会不会其实只是怕让她感到愧疚,所以呈睿哥才故意说得那么轻描淡写?

    吕永宸眼看她的表情有些激动,还以为她是被自己的诚意给打动了,情绪立刻大为振奋。

    他更进一步地说:“本来,我还想帮你弄一株‘飞龙草’的,只可惜听说长着那药草的山林里有凶猛的豹子出没,我请托的人没敢靠近,要不然这会儿我说不定还能再送上一株‘飞龙草’呢!”

    棠秋羽一惊,不由得瞪大了双眼。

    “有豹子出没?是真的吗?”她的嗓音颤抖,一颗心狠狠揪紧。

    “当然是真的,据说那豹子可是凶猛得很,倘若有人接近,就会突然窜出来把人咬得尸骨无存呢!”

    天啊!这么说来,先前呈睿哥身上的伤根本不是他所说的从树上摔跌下来,而是真被豹子抓伤的?!

    怎么会这样?他为什么不告诉她真相?为什么不让她知道他曾经为了她,承受了这么大的风险?

    尽避她还没有亲口向呈睿哥证实,但这一刻她几乎可以肯定,过去呈睿哥带给她的每一株药草,必定都是他费劲了苦心才取得的,而她却浑然不觉、理所当然似的一直接受着呈睿哥的好意。

    沮丧与懊恼蓦地涌上心头,棠秋羽不禁暗暗责骂自己的迟钝,同时也深深觉得对不起呈睿哥。

    她的心底突地升起一股迫切想见到呈睿哥的渴望,倘若他此刻就出现在她的眼前,她可能会顾不得旁人的眼光,直接扑进他的怀抱里。

    吕永宸见她满脸激动,还以为自己的心意打动了她。

    他欣喜地趋近一步,压低嗓音轻声对她说:“棠姑娘,只要你来到我的身边,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无论你要什么,我都会努力为你取来的。”

    棠秋羽原本沉浸在满心的感动中,一听见这番话,她错愕地愣了愣,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

    “不!吕大夫,请别再说这种话了!”她蹙起眉头,语气带着谴责。

    “不?为什么?”吕永宸微诧,她此刻的反应和他预期的截然不同。

    “吕大夫,我已经成亲了。”棠秋羽正色地提醒道,同时退了一步,和吕大夫拉开距离。

    双喜虽然没听见刚才吕大夫的话,但见了小姐此刻的态度,立刻机灵地察觉不对劲。

    她很快地靠了过来,保护地站在小姐身侧。

    吕永宸对棠秋羽出乎意料的态度相当懊恼,情绪激动下顾不得控制嗓音,反正这会儿医庐里也没有外人在。

    “你们只不过是有名无实的夫妻,又不相爱!”吕永宸嚷道。

    “胡说!我和呈睿哥时真心相爱的!”棠秋羽气愤地反驳。

    “但盈雪明明说你们根本不相爱!”

    “那时,我还没意识到自己对呈睿哥的感情,但是无论如何,此刻我可以万分肯定我和呈睿哥时一对相爱的夫妻,我们永远也不会离开彼此的。”棠秋羽语气坚定地说。

    从她认真的神情,吕永宸可以看出她对魏呈睿坚定的情意,那让他脸色瞬变,仿佛受了严重的刺激。

    先前她突然成亲,已经狠狠打击了他的心,好不容易又燃起希望,刚才他甚至一度相信她会选择投入自己的怀抱,想不到这会儿,她竟然又再度将他推入失望的深渊中!

    不!她怎么可以如此对待他?一会儿给他希望,一会儿又让他绝望,这是在耍着他吗?

    “今日我特地来退还那两盆药草的,还有,往后也请吕大夫别在跟我订任何的药草了,告辞,”

    吕永宸的情绪正激动,这会儿又见她要走,原本就动摇的理智和冷静彻底消失,他要做些什么来留住她才行!

    “等等!”

    他伸手要去拉棠秋羽,双喜立刻机灵地挡在主子面前。

    “吕大夫,请自重。”双喜提醒道。

    “你给我滚开!”

    吕永宸气得狠狠推开双喜,出手抓住了棠秋羽的手腕。

    “吕大夫?请放手!”棠秋羽挣扎着,却挣脱不开。

    “不!我不放手!你应该是我的,我是大夫,而你栽种药草,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吕永宸失态地抓着棠秋羽的手不放,甚至还忽然凑上前去,要亲吻她的红唇。

    就在棠秋羽骇然大惊,拼命想逃开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一盆药草狠狠砸在吕永宸的头上。

    “哇啊——”

    吕永宸痛呼一声,抚着受伤的脑袋,愤怒地回头瞪着胆敢拿其中一盆药草砸他的双喜。

    他怒吼一声,本来想挥拳揍床戏,但他什么都还来不及做,就忽然被一股力道往后扯,而下一瞬间,一个拳头迎面而来,打得他重重撞在一旁的墙上,颓然摔倒在地。

    棠秋羽被这一连串粗暴的混乱给吓坏了,她先是瞪大了眼看着瞬间倒地的吕永宸,才回头一看,惊讶地看见了魏呈睿。

    “呈睿哥?!”

    魏呈睿将受惊的人儿护在身后,怒瞪着吕永宸。

    这几天,他知道吕永宸一直不断地以需要药草为理由来骚扰他心爱的人儿,尽避她总是差双喜代为跑腿,但吕永宸显然没有放弃的打算。

    尽避一名大夫寻求药草的举动合情合理,但他已经受够了!

    他心知肚明这家伙对棠秋羽还没有断念,而那不仅造成她的困扰,也让他觉得万分恼火。

    他必须跟吕永宸好好地把话说清楚,让这混账彻底断了念头,于是今日忙完了铺子里的事情之后,他便前来这里。

    在踏进医庐之前,他本来还提醒自己要耐着性子,心平气和一些,想不到才一踏进大门,就瞧见他畜生想对他心爱的人儿动手动脚。

    绝不能原谅!

    魏呈睿怒不可遏地揪住吕永宸的领子,恶狠狠地将他从地上揪起。

    “谁准你碰我的娘子?”他愤怒的叱问自齿缝间迸出,即便只是抓着她的手腕,也是罪无可赦。

    俊脸上笼罩着怒气,那狂怒得像是想当场将他大卸八块的神情,吓得吕永宸脸色发青,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魏呈睿仍揪着吕永宸的衣襟,回头关心地望向心爱的人儿。

    “秋羽,你没事吧?这家伙有没有对你做了什么?”

    “他刚才要我到他的身边,我拒绝了,正想离开,结果他却强拉住我,还想要亲吻我,幸好双喜拿药草狠狠砸在他的脑袋上……”棠秋羽脸色苍白地说,还没说完全从惊慌中回过神来。

    听见她的话,杀人般的怒焰在魏呈睿的眼底燃烧。

    “你这混账,胆敢做出这些事?”他悉心呵护的人儿受到了惊吓,还差点遭受轻薄,简直不可饶恕!

    “我……我……”

    吕永宸吓得想讨饶,却还没有机会说出口,就又狠狠地挨了一拳。

    眼前他怒气未消,没打算停手,棠秋羽连忙上前拦阻。

    “好了,呈睿哥。别打了,他不值得你这么生气的。”她也不是在为吕大夫求情,而是担心万一闹出人命,那怎么办?

    魏呈睿望着眼前心爱人儿的容颜,胸腔中的怒火才逐渐平息。

    “我没事的,咱们回去吧!”棠秋羽轻声说道。

    她一点都不希望再待在这个地方,她渴望快点回到他们的家中。

    魏呈睿看出她的心思,便点了点头。

    离开前,他又狠狠地瞪了吕永宸一眼。

    “我警告你,你要是再对秋羽有任何非分之想,或者再来纠缠,我绝对不会饶过你的!”

    撂下警告之后,他揽着心爱的人儿离开,双喜也立即跟了上去。

    返回魏家之后,魏呈睿揽着心爱的人儿进寝房。

    棠秋羽依偎在他的怀抱中,甚至主动伸出双臂抱着他。

    她闭上了眼,感觉自己被一股令人放松的暖意包围起来。

    刚才在面对失控的吕永宸时,她真是害怕极了,但现在她什么也不怕了,因为这温暖的怀抱和厚实的胸膛,总能带给她难以言喻的安全感。

    “我真应该多派几个人,随时保护你的安全才对。”魏呈睿说道。

    “不用了,呈睿哥,我平时又不爱上街,不需要浪费人手。”棠秋羽在他怀里说道:“这次是我的错,对不起。”

    “傻瓜,怎么能说是你的错呢?”

    “我答应不再去吕大夫的医庐,结果却还是去了,要是我今日不过去一趟,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你会去一定有你的原因,不是吗?”

    棠秋羽点了点头,解释道:“他今儿个送来两盆药草,我特地拿去退还,并且告诉他往后别再跟我订任何药草了。”

    “嗯,你做得很对,该死的人是他。”魏呈睿收拢手臂,将她抱得更紧一些。

    棠秋羽觉得窝心极了,她相信这世上绝对找不到更宠爱她的人了。

    她静静地偎在他的怀抱里,直到突然想到一件事,让她蹙起了眉心。

    “怎么了?”魏呈睿察觉了她的反应。

    “呈睿哥……你……”棠秋羽仰起头,眼神流露出一丝埋怨。“你一直都在欺骗我……”

    魏呈睿怔住,疑惑地问:“我骗了你什么?”

    “药圃里的那些珍贵药草,从来就不是那么轻松能取得的吧?”

    “呃……”

    一丝心虚闪过俊脸,让棠秋羽更确定了答案。

    “上次你的伤,真的是不小心在睡觉时从树上摔下来造成的吗?还是真的是被豹子抓伤的?”

    魏呈睿的俊脸上难得浮现了尴尬的神情,他苦笑了下,坦诚道:“好吧,确实是豹子,我骗了你,对不起。”

    “究竟是什么情况?快点告诉我,可不许再骗我。”

    “那时候,我正专心地挖去那株‘飞龙草’,那头豹子突然从一旁的树丛窜出,扑了过来。”

    棠秋羽倒抽一口凉气,脸色微微发白。

    光是听见他的描述,就让她的一颗心惊惧地揪了起来,她简直不敢想象当时的情况有多么危急。

    “然后呢?”

    “我就和它打斗起来,虽然被它的爪子抓了几道伤口,但它也被我的短刀刺中,负伤逃跑了。”魏呈睿尽可能轻描淡写地带过。

    “为什么那个时候不坦白跟我说呢?”

    “对不起,我只是怕你担心,也怕你会愧疚。”

    “我当然会愧疚呀!”棠秋羽的语气有点激动。

    光是想到呈睿哥为了替自己找来药草,曾经遭受性命的威胁,她的泪水就控制不住地在眼眶中打转。

    “别这样,秋羽,其实情况没有那么严重,我这会儿不是好端端的,伤也早已复原了呀!”魏呈睿赶紧安慰,努力试着让她释怀。

    “答应我,永远不要再这样了。我不要什么珍贵的药草,我只要呈睿哥平安无事地在我身边。”棠秋羽哽咽地说。

    她虽然喜爱药草,但是对她来说,即便是世上最珍贵稀有的药草,在她的心里也远比不上呈睿哥重要啊!

    “放心,我一定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

    他认真的承诺,让棠秋羽再度泪水盈眶。

    “呈睿哥,你怎么能这么宠我?”

    他总是对她一再的付出,却从来不给她半点压力,她上辈子肯定是做了什么好事,这辈子才能得到如此幸福的回报。

    “我怎么能不宠你?”魏呈睿微笑地反问。他是那么的爱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让她开心、如何让她绽放笑颜。

    从他深情专注的眼眸,棠秋羽能完全感受到他的情意,感动的泪水不由得滑落两腮。

    “我该怎么回报呈睿哥才好?”

    “傻瓜,你什么都不必做,因为我从来就不是为了得到回报才去宠溺的。”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为她拭去泪水。

    棠秋羽的心情激动,情不自禁地仰起颈子,轻轻地吻着他的下巴。这亲昵温存的举动,让魏呈睿的胸口立刻掀起一阵骚动。

    “……我错了。”他突然说道。

    棠秋羽一怔,不明白他的意思。

    “什么错了?”

    “我为你做的所有事情,的确从来就不是为了得到你的回报,但……如果是这样的回报,我很乐于接受。”

    他的话让棠秋羽一阵脸红,虽然有点害羞,但是想要为他做些什么的念头,远比心中的羞怯还要强烈。

    “那……我就来好好回报呈睿哥吧!”

    棠秋羽伸手环住他的颈项,再度凑上前去,先轻吻他的下巴,然后再仰起头,贴上他的唇片。

    当那柔软唇瓣贴上了他的,魏呈睿按捺着反被动为主动的冲动,静静地任由她采取行动。

    她的唇先是温柔地覆上,然后轻轻地刷过。

    温软的触感,让棠秋羽为之着迷。她温存地吮吻了一会儿,然后想起了先前他亲吻她的方式,便鼓起勇气,缓缓将丁香舌探入他的唇间。

    魏呈睿非常合作地迎入她的舌,而她甜蜜的气息随着她舌瓣的缠绕,充满了他的唇间。

    他再也按捺不住冲动,加深了这个吻,同时也渴望更多的触碰。

    他拉起了她的小手,搁到他的衣襟。

    棠秋羽明白他的暗示,开始动手为他褪去衣衫。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动手为他宽衣,那时单纯为了上药而那么做,就已让她脸红心跳不已,这会儿在“回报”的意图下这么做,更是让她心跳如擂鼓。

    好不容易褪去了他的衣衫,她的俏脸早已布满红霞。

    尽避害羞极了,但是想到现在可是她在“回报”他的时候,便鼓起了勇气,继续采取行动。

    她依照记忆中他的方式凑上前去,先是轻轻地吻着他的颈子,然后再缓缓地往下游移。

    ……

    寝房里,霎时回荡着诱人的娇喘。

    棠秋羽原本还像个认真的学生,很努力地试图记下他是怎么做的,可是她很快就发现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

    在他的吮吻与**之下,她根本没办法保持清醒。

    他的每一个触碰、每一个亲吻,都让她愈来愈意乱情迷,别说是想要记住什么了,她根本什么都没法儿去想。

    不过,没关系,反正就如同他所说的,她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好好学,而她……也很欣然乐意接受他的教导……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风流债主最新章节 | 风流债主全文阅读 | 风流债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