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楣后 > 第十五章

楣后 第十五章 作者 : 寄秋

    “你们呀!要让朕怎么说才好,既是伤感,又是欢喜,大悲之后竟是错愕连连,不知是该喜还是烦忧,朕大起大落的情绪皆由你们两人而起。”

    靶慨不已的安庆帝似喜似悲的望着站在面前的两名男子,一个斜披黄色袈裟,胸前挂了一串大佛珠,头顶光秃秃不留寸丝,烙下六道戒疤。

    一个本是父母不辨的傻子,如今昂然而生、眼神清澈,不凡气度隐隐散发,玉容光洁,神态闲适,恍若正要前往湖畔垂钓。

    两个都是他失而复得的皇儿,一度他以为今世无望了,少年子嗣不旺,中年断嗣,大好江山竟无人可继承,曜阳王朝断送在他手中。

    谁知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已死的太子竟然死而复活,而奄奄一息,随时有可能断气的乐王却突然好了,没来由的由傻王爷恢复之前的聪明才智。

    赵太医说是以毒攻毒,误食有毒植物正好误打误撞解了乐王宿病多年的怪症,因此他康复了,不会再犯傻。

    至于魏太医倒是一言不发,没多说什么便匆忙告退,还上书一封告老还乡,请辞太医之首。

    “是欢喜呀!皇上,贫僧已皈依佛祖门下,早晚修佛为皇上祈福,愿王朝国运昌隆,皇上龙体安康。”法号清风的僧人深深的向圣恩一揖。

    “太子,你真不后悔吗?朕的江山就在眼前,你真能舍弃不取?”换成其他人恐怕争得头破血流,唯恐脚步一慢就落入他人手中。

    “贫僧无悔。”一言蔽之。

    “好一句无悔,倒是朕枉为人父了,竟看不出你一心向佛,不惜一死也要遁入空门。”让他愁白了双鬓,以为子已死而伤痛不已。

    死,是唯一的途径。

    太子诈死求得两全,一是成全修行之念,二是断了皇后野心,保全乐王。

    那一夜他因皇弟一席话而骤生念头,两人商谈了大半夜,才想出这天衣无缝的计谋,以诈死方式为解决之道,解燃眉之急。

    其实不只皇后派了密探在王爷身边,乐王也早已安插了眼线在昭阳殿,得知皇后已起谋害之心,假借送礼为由将他毒杀,他便将计就计地假装中毒,好配合赵太医的说词,回复皇子时的聪慧。

    而太子的游湖也是假的,事先安排了泅夫在湖底接应,太子一落湖便立即送上“水肺”供其呼吸自如,等宫中侍卫一接近再佯装溺水。

    太子事前服了龟息散,看起来恍若已死去的模样,加上在湖水里泡了好一会儿,难免身子僵冷、脸色发白,让一切看上去更像是真的。

    于是太子的死讯立即传到皇上、皇后耳中,刻不容缓。

    “皇上国事繁忙,自是无法分心惦念日常琐事,贫僧特来告别,是不想皇上为贫僧挂心,贫僧已偿所愿,再无遗憾。”这是他想走的路,义无反顾。

    “什么?你要走了,这么快,不留些时日吗?”他的皇儿呀!怎能舍得。

    “不走也是走,人生终究会重聚,皇上不妨看开些,日后终将在佛祖面前相聚。”僧人清风容貌平和的开解迷思。

    皇上不舍地说道:“你就要离开了,要不要和皇后见上一面,让她知道你未死……”如今的皇后常待在太子曾待过的佛堂,睹物思人。

    “万万不可,皇上,娘娘执念过深,若是知晓贫僧尚在人世,肯定不让贫僧走想走的路。”他连忙阻止。

    不只他一脸慌忙,一旁的乐王也冷汗直冒,吓出一身湿。他们两人合谋演出一场好戏就是为了骗过皇后,若将诈死一事告知,之前的用心岂不是白费了,一切又会回到原点。

    “那朕的天下怎么办?太子在给朕出难题呀!”他说时的眼神瞟向另一人,话中带深意。

    清风一句阿弥陀佛,笑看身侧的乐王。“不是还有一子为皇上分忧吗?皇上何必忧心江山无以为继。”

    子嗣虽少,一人足矣!

    “乐王,你皇兄的话听清楚了吧!朕的王朝就指望你了。”虽然少了太子长嗣,但乐王的才智是有目共睹。

    一脸无奈的南宫夜色出言抱怨,“你们也太瞧得起我了,一个个将重责大任强压我肩上,我这背呀!不出三年就驼了。”

    他这一说,皇上和清风都笑了。

    “嗟!推托之词,朕的背怎么就不驼了?还扛了大半辈子,你呀!在世间钝了好些年,是该为社稷百姓做些事了。”他言下之意有传位意味,要他做好准备。

    “等等,父皇,儿臣有一事相求。”身后一只小手扯着他后面的衣服,他好笑地扬求。

    “什么事,说来朕听听。”别一子想出家,另一子要求当个游散王爷,那他这皇上不就当到死也没得轻松。

    “王妃嫁给儿臣前生活并不顺遂,心想着四下游历,走访各山川美景,请父皇给儿臣三年时间带她出外游玩,让她偿其心愿。”乐王宠妃,愿以她的开心为先。

    “嗯哼!朕在高位做牛做马,不得喘息,你们一个个离朕远去,一个入佛门,一个只想游山玩水、悠闲度日,真有把朕放在眼里吗?”他佯怒,数落皇儿们。

    其实他是羡慕的,人生在世能有几件事得偿所愿,他二十岁即登基为王,到今时今日发也染霜了,一生精力全耗在皇宫里,不曾有一件事未依礼法而行。

    除了嫔妃众多外,他还真是乏善可陈、困穷得很,连天城以外的地界也没跨出一步,形同尊贵的囚鸟。

    察觉纤柔身子微颤着,乐王没好气地语出怨言,“父皇,你别摆出皇上老儿的派头,关起门来大家都是一家人,你吓到我家王妃了。”

    啧!在王府里还胆大着呢!追打着他不放,恼他又欺瞒她中毒一事,害她哭得死去活来,差点当真地陪他同赴黄泉,她扬言要休夫。

    这会儿的凶悍劲到了皇上的御书房,反倒成了胆怯的老鼠!大气不敢吭地躲藏着,以他为遮蔽。

    莫怪民间有言:宠妻宠上天,夫字少一撇,天字不出头,妻子直接爬到你头顶。

    “朕也敢编排,不要命了吗?”皇上假意生气,怒斥乐王,可是语气随即一转,温和如慈父,“皇媳,父皇并非有意惊吓你,父皇怪的是不肖太子和顽劣乐王,与你无关,你别放在心上。”

    “臣媳惶恐,皇上厚爱了,臣媳羞受圣恩。”听见皇上并无责怪之意,单无眠这才大起胆子,从乐王身后走出,行君臣礼。

    “就跟这死小子说的,关起门来是一家人,你就跟他一样喊我父皇,用不着拘礼。”这媳妇倒是乖巧,温顺有礼。

    “是的,父皇。”她姿态优雅地福了福身。

    “把头抬高,让朕瞧瞧,是什么样的花容月貌能拴住野马似的皇儿。”他以为乐王看重美色。

    “臣媳并无花样容貌,姿色尚可。”单无眠缓缓抬起头,目光澄澈地直视当朝天子。

    “嗯!丙然是……”不够娇美,无艳色可言。

    “国色天香,貌比嫦娥,天仙下凡都不及她千分之一。”南宫夜色噙笑地接话。

    “嗄?”皇上顿然一愕,不敢相信乐王竟然公然“欺君”。

    “父皇,你不觉得儿臣这王妃是美人儿吗?瞧她眼若星辰,鼻若瑶柱,小嘴儿红得像胭脂,简直无一不美,儿臣就爱她的艳如桃李呀!”唯有良善之人,心美人也美。

    “呃,太子,是朕眼花了,还是耳朵出了岔,怎么双眼看的和乐王形容的大有出入。”难道年纪大了,看人不准了?

    清风笑道:“人看一尊佛,佛看人是佛,心中有佛,处处是佛,人看无佛,佛亦是人。皇上,乐王是真心喜爱王妃,因为深爱一个人,自是眼中无他,只觉她入眼。”

    “啐!直言嘛!不就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心头爱着呢!当然觉得美不可方。

    “父皇,你说儿臣是王八,那王八的父亲是什么?”被贬成小畜的南宫夜色忍不住顶嘴。

    “也是王八……喝!你这浑小子连朕也敢不敬。”皇上不假思索地一应,但想了一下才发现不对,他骂到自个儿了。

    乐王嘻笑地装傻,握着王妃一小撮青丝在指间把玩,惹得她微恼地捶打他手臂,柳眉一竖瞪着她该以夫为天的王爷相公,说了几句气恼言语。

    看到乐王不以为意,反而哈哈大笑地逗弄王妃,这一幕让安庆帝一震,同时也深深领悟到他那句“无一不美”,真正的夫妻相处之道不就如此,举眉案头,画眉为乐,平凡中见真喜。

    “皇上,贫僧该走了,今日一别,望君保重。”他为人子的孝道到此为止,从今而后,他是佛祖弟子。

    “你要走了……”他伸手欲留,却黯然苦笑,将手放下。

    “父皇,御书房的墨气重,儿臣也该回乐王府了,不然王妃的娇贵身子会受不住。”再不走,就让人察觉太子未死,又要掀起风波。

    闻言,安庆帝吹胡子瞪眼,“你走、你走,赶快走,眼中只有妻子,没有天子的妻奴,朕瞧了也碍眼。”

    “是,那儿臣走了,父皇也赶紧到后宫去消消火,别把青筋给气爆了。”南宫夜色挤眉弄眼地取笑。

    “你……你这不孝子,朕还宁愿你是傻子王爷。”至少不会气得他气血翻腾。

    “父皇,你真为难儿臣,既要儿臣傻,又要儿臣替你掌管天下——”一阵干呕声打断南宫夜色的揶揄,他神色一变地扶住猛吐酸水的王妃。“眠儿,你怎么了?别吓本王呀!”

    “我……我想吐……”好难受,整个胃袋快翻出似的。

    南宫夜色心急地大喊:“是不是吃坏肚子?快传太医,马上叫赵太医为王妃诊脉……”

    在赵太医和一干太监、宫女闯入前,已非太子的僧人清风已由另一道侧门离去,一身黄色袈裟消失在皇宫内院。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王妃有喜了。”是皇长嗣呀!曜阳王朝后继有人了。

    “什么,有喜了?”他先是呆住,继而狂喜地盯着爱妃的肚皮。

    “有喜了,很好很好,那就在皇宫养胎吧!由太医亲自照料着。”安庆帝高兴得嘴巴都阖不拢,还故作帝王威仪,频频点头称许。

    “父皇……”老婆是他的,父皇怎能可以自作主张!

    “就住在朕寝宫旁的流云殿,太监总管派些人去整理整理,该用的、该备的全都准备齐全,朕的皇孙不得有一丝闪失。”哈!朕还是皇上,不是你,皇儿你就认命吧。

    “……”南宫夜色恼怒地瞪着皇上,扬起的嘴角却止不住将为人父的喜悦。

    “娘娘,娘娘,你走慢些,你现在身子不同以往,走慢点啦!你走得这么急要去哪里?”哎!呀呀呀!小心小心,别碰着了。

    “找皇上算帐。”他说话不算话,一再食言,她实在忍不下去了。

    “要找皇上算帐,也得缓着点走,你不顾着自个儿,好歹顾及肚子里的那一个啊。”要是动了胎气,她十颗脑袋也不够皇上砍。

    “孩子都生好几个了,还怕他摔着吗?本宫今天不跟皇上说清楚,他真当我没脾气了。”再温驯的猫儿也有爪子。

    “娘娘,娘娘……”厚!娘娘怎么越活越回去了,真像个孩子欸,皇上太宠她了。

    在身后拼命追赶,还赶不上一个孕妇的冬雨已是禁卫军统领夫人,她在三年前嫁给尚是贴身侍卫,如今高官晋身的夏侯莱阳,夫妻俩生有一子便不再生。

    谤据夏侯莱阳的说法,有子承递香火便已足矣,无须劳累妻子受苦。

    但事实上妻子冬雨不论在婚前或是为人妇后,直来直往的直性子依然没变,生的儿子跟她个性如出一辙,顾得了大的,小的就哭,小的哄停了,大的又不见了。

    疲于奔命的禁卫军统领决定不生了,免得累死自己。

    而两人尽忠的对象仍是原来的主子,只不过一个贵为天子,一个成了皇后,他们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跟着富贵加身,尊荣一身。

    “南宫夜色,你这个大骗子,你到底要骗我几回?是不是等到我老得走不动了还继续骗我?”

    听到熟悉的咆哮声,正在教三岁长子认字的南宫夜色轻拍儿子手臂,要他自个儿玩去,别让皇后的怒气吓到,然后他起身相迎,露齿一笑。

    “朕的好皇后又在恼什么?是不是太监、宫女们没伺候好,回头朕罚他们面壁思过,水桶装水顶在头上。”啧,简直是妖精,孩子一个生过一个,每生一个就更加娇美,美得教人不敢睁目逼视。

    “少跟我嘻皮笑脸、油腔滑调,你答应我的事呢?几时才能兑现?”她等过一年又一年,等到他由王爷登基为皇上,还是未能如愿。

    朝云皇后自从太子死后便郁郁寡欢,人生顿时失去任何意义,她一朝算计却落得全盘皆空,在安庆帝宣布退位那年悬梁自尽,她成不了太后,也无法独霸后宫。

    皇后一死,宰相一派的势力也悉数瓦解,新皇即位另立左右两相辅佐,互相牵制又相辅相成,曜阳王朝不再有人营私结党、暗谋算计。

    而宰相之子江大朋更在多年前被人挑断手筋、脚筋,形同废人的要人照顾,父势一倒他也沦为人球,被人踢来踢去,亲族间无人肯接纳。

    女儿成了当朝皇后的单上南捞不到半点油水,他还是升不了官的小县官,还被皇上限制不得踏入天城一步,常长吁短叹押错了宝。

    “快了、快了,等朕忙完锦江水患,再处理好佟西境内的大旱,把东山煤矿塌崩的工人救出来后,朕就陪你到处游玩一番。”

    很快地,差不多半年。

    “那时我孩子都快生了还玩什么玩,你要我生在半路上吗?”挺着这颗大肚子,她哪里也去不了。

    “那好,正好坐完月子再去,朕这次绝对不会再敷衍你。”这圆滚滚的肚皮里有他的小皇儿呢!

    “你这句话说过几次了?我孩子都生了三个,这个是第四个,一年一个一点也不浪费时间,你究竟想让我生几个才够?”她怀疑他是故意的,好让她不能一人独自出远门。

    南宫夜色在心里贼笑,“后宫空虚,朕只有皇后你一人而已,若不充盈子嗣,那些老而不死的贼秃子又要逼朕纳妃迎嫔,皇后可愿朕与其他女子共眠?”

    “你……你这个……”她气到说不出话来,到头来只好认命。

    “我为什么这么倒霉?什么人不去嫁,偏嫁个日理万机的皇上。”

    倒霉?

    斌为一国皇后还自觉不幸,那黎民百姓又当如何自处?

    南宫夜色笑着拥着他深爱的女人,一吻落在她抱怨不休的唇上。

    “朕的爱,唯你而已。”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楣后最新章节 | 楣后全文阅读 | 楣后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