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顽奴戏主 > 第一章

顽奴戏主 第一章 作者 : 朱映徽

    【第一章】

    八年后

    阵阵悦耳的鸟啼声,为美好的一日揭开序幕。

    柳杏儿在被窝里翻了个身,缓缓地睁开眼眸。

    逐渐苏醒过来之后,她从床上坐了起来,和煦的晨光映照在她那张仍带着几分娇慵的脸蛋上。

    两个月后将满十八岁的她,出落得亭亭玉立,有着一张五官精致的容颜,眉如远山,眸横秋水,肌肤白皙似雪,是个清灵娇美的俏人儿。

    然而此刻,她那对细致的柳眉因为想起了刚刚的梦而轻轻蹙起,甚至就连红唇也微微噘起。

    虽然对于梦中的情景已经有些模糊,但她却很清楚自己梦中那个俊俏的身影是什么人。

    “真是的,怎么会梦见那个家伙呢?”她自言自语地咕哝了声,随即摇头轻笑了起来。

    想起当年那个老是爱逗弄、戏耍她的人,她已不像孩童时心里总是又气又呕,反而有股淡淡的怀念涌上心头。毕竟,她已经很久没见到延子律了。

    “算算,都已经过了八年了呢……”

    小时候,她的想法很单纯,一心认为他们两家会一直比邻而居下去,永远也不会改变,但事实上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八年前,延伯父一家搬迁到苏州去经商,做起了布疋买卖,而他们柳家则继续留在贵州经营古书铺。

    漫长的八年之中,延家起了不小的变化,其中最重大的事件,就是延伯母在三年前染病去世。

    除去这件不幸的变故,听爹说,延家在苏州发展得很好,这几年已成为当地赫赫有名的富商。

    至于他们柳家,这八年来仍过着一如往常的日子,生活没有什么太大改变,仍然只是不愁吃穿却也称不上富裕的小商贾。

    对于两家如今悬殊的家境,他们倒是一点儿也不嫉妒,一来因为天性知足,二来因为彼此之间有着深厚真诚的情谊,眼看至交好友有这么好的发展,爹娘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

    其实过去延伯父曾经不止一次邀请爹爹前去一块儿合作生意,只是因为爹娘的个性较为保守,没有太大的野心,再加上对于老家有着舍不下的情感,所以便婉拒了延伯父的好意,继续留在贵州。

    “苏州不知道是个怎么样的地方?”柳杏儿偏着脑袋想象了下,美眸闪动着期待的光芒。

    半个月后,就是延伯父的五十大寿了。一个多月前延伯父捎来请帖,邀请他们一家前去参加生辰寿宴。

    既然是这么一个值得庆贺的大日子,再加上延伯父热忱的邀约,他们当然不能缺席。

    为此,爹不但承诺届时必定会举家前往祝贺,还已精心备妥了一份礼物,打算到时和老友好好一聚。

    “听说江南的景致美如诗画,真想快一点去见识见识!”柳杏儿难掩兴奋地低语,迫不及待地想立即动身。

    除了对于江南的湖光山色充满期待之外,她也很想要见见多年不见的延伯父一家人。

    八年不见,延伯父肯定变了不少吧!还有延子律……不知道他现在变成什么模样?

    一个模糊的身影,逐渐浮上脑海。

    坦白说,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当时她又只是个十岁大的女孩儿,延子律的脸孔早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他是个人人都说俊俏出色的大哥哥,个头比她高出许多。

    算一算,他今年也已二十三岁了,身形应该更加高大挺拔吧?就不知道他的性情有没有改变?

    回想起自己小时候总是被他耍着玩儿,柳杏儿的俏脸上就流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虽然她知道延子律从来不会恶意欺负、伤害她,但应该没有人喜欢被人耍得团团转、惹得哇哇叫吧!

    “希望他别再动不动就欺负人了。”柳杏儿由衷地期盼着。

    早膳过后,柳杏儿一边帮忙收拾碗盘,一边问道:“爹、娘,咱们是等会儿就启程前往苏州吧?我包袱都收拾好了呢!”

    柳天佑闻言皱起眉头,神情有些烦恼。

    “唉,关于这件事,爹正要跟你说呢!”

    柳杏儿一愣,疑惑地问:“怎么了?”

    “铺子里出了点状况,昨晚爹在察看藏书的时候,发现许多古书遭到虫蛀,情况不太妙啊!”

    柳杏儿发出一声惊呼,甚至还忍不住倒抽一口气。

    “天啊!怎么会这样?”

    古书若是遭到虫蛀,那可就没了价值,这对经营古书铺的他们来说,可是相当严重的损害,绝对不能置之不理。

    “我和你娘得花点时间好好地整理、清点,若是放置不管,情况肯定会愈来愈糟糕的。”柳天佑和妻子吕翠凤互望一眼,都不禁叹了口气。

    由于柳家的古书铺是小本经营,所以并没有雇用伙计,平时都是柳氏夫妇亲自打理的。

    “那……得要多久时间?”

    柳天佑耸了耸肩,满脸无奈。

    “目前还不确定情况到底有多严重,所以究竟要花多久时间来清点、搬移、整理,爹的心里也没个准儿,但恐怕不是两、三天就能解决的事,就怕会耽误了你延伯父的生辰啊!”

    “那该怎么办才好?”柳杏儿担忧地蹙起眉头。

    虫蛀的问题非得要彻底解决不可,否则铺子里的古书全要遭殃,但他们已答应了延伯父会前去祝寿,倘若没办法在延伯父五十大寿的生辰宴之前赶到苏州,除了失约之外,也会扫了延伯父的兴呀!

    “我一早跟你娘商量过,看来,也只能让你先动身前往苏州了。”

    “我自己先去?!”柳杏儿惊讶极了。

    “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吕翠凤说道:”就让小桃陪着你一块儿去吧,路上也有个照应。”

    吕翠凤口中的小桃,是这几年在家中帮忙的丫头,年纪跟柳杏儿相当,做事十分勤快机伶。

    “你和小桃就带着贺礼先启程吧!”柳天佑说道:“就算爹娘赶不及在延伯父的生辰之日抵达,至少你能先送上贺礼,也不算失礼。”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柳杏儿轻叹口气,心里有一些失望。

    本来她还满心期待一家人一块儿开开心心地饱览沿路风光呢!现在少了爹娘同行,游兴顿时减少许多。

    “咱们会尽快把事情处理好,赶去跟你会合的。”柳天佑开口保证。

    “我知道了,那杏儿就和小桃先行动身,若是见到了延伯父,杏儿也会帮爹娘捎上问候的。”

    “还有你子律哥,别忘了也要问候他啊!”吕翠凤提醒。

    “说到子律,经过这些年,他肯定已经成了个俊挺不凡的公子了。”柳天佑笑道,对于至交好友之子很是欣赏。

    “呵,是呀!子律和杏儿从小是青梅竹马,八年不见,肯定有很多话能聊……欸,子律不是听说还没有成亲吗?杏儿也到了芳华正盛的年纪,说不定这趟除了祝寿之外,还能促成一段良缘哪!”吕翠凤笑呵呵地说。

    柳杏儿一听立刻蹙起眉心,露出一脸受不了的表情。

    “娘,您就饶了我吧!”

    开什么玩笑,谁要跟一个总是戏耍自己的人在一起?又不是脑子坏了!

    她才不想跟延子律缔结什么良缘呢!只希望经过几年,他别再像当初一样老是爱逗弄她,那就谢天谢地了!

    苏州

    柳杏儿在小桃的陪伴下,一路来到苏州。

    进了城之后,她立刻向人打听延家的位置,依照一名热心小贩的指示,来到城东一幢偌大的府邸外。

    “就是这儿了吧?哇,真是壮观呢!”柳杏儿发出赞叹的轻呼。

    当年,比邻而居的两家人,住屋的规模大小差不多,然而如今的延家已不可同日而语,住的府邸瞧起来真是气派极了。

    虽然她早就从爹口中得知延家已是苏州知名的富商,但是直到此刻站在这么一幢宏伟华丽的府邸外,才终于有了真实感呢!

    “小桃,咱们过去吧!”

    柳杏儿扬着一抹轻笑,打算上前时,正好看见开敞的大门内,有一名头发灰白的老人正对一名奴仆吩咐些什么,那奴仆领命后立刻转身离开。

    望着那名年约五十多岁的老人家,一股熟悉的感觉蓦地涌上心头。

    柳杏儿盯着他瞧,不一会儿就认出了对方的身分。这个面容和善的老人家,就是延家的总管祥伯!

    记忆中,祥伯有着一头黑发,如今发色却已转为灰白,不过那慈祥和善的面容还是一点儿也没有改变。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顽奴戏主最新章节 | 顽奴戏主全文阅读 | 顽奴戏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