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顽奴戏主 > 第一章

顽奴戏主 第一章 作者 : 朱映徽

    八年後

    阵阵悦耳的鸟啼声,为美好的一日揭开序幕。

    柳杏儿在被窝里翻了个身,缓缓地睁开眼眸。

    逐渐苏醒过来之後,她从床上坐了起来,和煦的晨光映照在她那张仍带着几分娇慵的脸蛋上。

    两个月後将满十八岁的她,出落得亭亭玉立,有着一张五官精致的容颜,眉如远山,眸横秋水,肌肤白皙似雪,是个清灵娇美的俏人儿。

    然而此刻,她那对细致的柳眉因为想起了刚刚的梦而轻轻蹙起,甚至就连红唇也微微噘起。

    虽然对於梦中的情景已经有些模糊,但她却很清楚自己梦中那个俊俏的身影是什麽人。

    “真是的,怎麽会梦见那个家伙呢?”她自言自语地咕哝了声,随即摇头轻笑了起来。

    想起当年那个老是爱逗弄、戏耍她的人,她已不像孩童时心里总是又气又呕,反而有股淡淡的怀念涌上心头。毕竟,她已经很久没见到延子律了。

    “算算,都已经过了八年了呢……”

    小时候,她的想法很单纯,一心认为他们两家会一直比邻而居下去,永远也不会改变,但事实上并不是那麽一回事。

    八年前,延伯父一家搬迁到苏州去经商,做起了布疋买卖,而他们柳家则继续留在贵州经营古书铺。

    漫长的八年之中,延家起了不小的变化,其中最重大的事件,就是延伯母在三年前染病去世。

    除去这件不幸的变故,听爹说,延家在苏州发展得很好,这几年已成为当地赫赫有名的富商。

    至於他们柳家,这八年来仍过着一如往常的日子,生活没有什麽太大改变,仍然只是不愁吃穿却也称不上富裕的小商贾。

    对於两家如今悬殊的家境,他们倒是一点儿也不嫉妒,一来因为天性知足,二来因为彼此之间有着深厚真诚的情谊,眼看至交好友有这麽好的发展,爹娘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

    其实过去延伯父曾经不止一次邀请爹爹前去一块儿合作生意,只是因为爹娘的个性较为保守,没有太大的野心,再加上对於老家有着舍不下的情感,所以便婉拒了延伯父的好意,继续留在贵州。

    “苏州不知道是个怎麽样的地方?”柳杏儿偏着脑袋想像了下,美眸闪动着期待的光芒。

    半个月後,就是延伯父的五十大寿了。一个多月前延伯父捎来请帖,邀请他们一家前去参加生辰寿宴。

    既然是这麽一个值得庆贺的大日子,再加上延伯父热忱的邀约,他们当然不能缺席。

    为此,爹不但承诺届时必定会举家前往祝贺,还已精心备妥了一份礼物,打算到时和老友好好一聚。

    “听说江南的景致美如诗画,真想快一点去见识见识!”柳杏儿难掩兴奋地低语,迫不及待地想立即动身。

    除了对於江南的湖光山色充满期待之外,她也很想要见见多年不见的延伯父一家人。

    八年不见,延伯父肯定变了不少吧!还有延子律……不知道他现在变成什麽模样?

    一个模糊的身影,逐渐浮上脑海。

    坦白说,都已经过了这麽多年,当时她又只是个十岁大的女孩儿,延子律的脸孔早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他是个人人都说俊俏出色的大哥哥,个头比她高出许多。

    算一算,他今年也已二十三岁了,身形应该更加高大挺拔吧?就不知道他的性情有没有改变?

    回想起自己小时候总是被他耍着玩儿,柳杏儿的俏脸上就流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虽然她知道延子律从来不会恶意欺负、伤害她,但应该没有人喜欢被人耍得团团转、惹得哇哇叫吧!

    “希望他别再动不动就欺负人了。”柳杏儿由衷地期盼着。

    早膳过後,柳杏儿一边帮忙收拾碗盘,一边问道:“爹、娘,咱们是等会儿就启程前往苏州吧?我包袱都收拾好了呢!”

    柳天佑闻言皱起眉头,神情有些烦恼。

    “唉,关於这件事,爹正要跟你说呢!”

    柳杏儿一愣,疑惑地问:“怎麽了?”

    “铺子里出了点状况,昨晚爹在察看藏书的时候,发现许多古书遭到虫蛀,情况不太妙啊!”

    柳杏儿发出一声惊呼,甚至还忍不住倒抽一口气。

    “天啊!怎麽会这样?”

    迸书若是遭到虫蛀,那可就没了价值,这对经营古书铺的他们来说,可是相当严重的损害,绝对不能置之不理。

    “我和你娘得花点时间好好地整理、清点,若是放置不管,情况肯定会愈来愈糟糕的。”柳天佑和妻子吕翠凤互望一眼,都不禁叹了口气。

    由於柳家的古书铺是小本经营,所以并没有雇用夥计,平时都是柳氏夫妇亲自打理的。

    “那……得要多久时间?”

    柳天佑耸了耸肩,满脸无奈。

    “目前还不确定情况到底有多严重,所以究竟要花多久时间来清点、搬移、整理,爹的心里也没个准儿,但恐怕不是两、三天就能解决的事,就怕会耽误了你延伯父的生辰啊!”

    “那该怎麽办才好?”柳杏儿担忧地蹙起眉头。

    虫蛀的问题非得要彻底解决不可,否则铺子里的古书全要遭殃,但他们已答应了延伯父会前去祝寿,倘若没办法在延伯父五十大寿的生辰宴之前赶到苏州,除了失约之外,也会扫了延伯父的兴呀!

    “我一早跟你娘商量过,看来,也只能让你先动身前往苏州了。”

    “我自己先去?!”柳杏儿惊讶极了。

    “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吕翠凤说道:“就让小桃陪着你一块儿去吧,路上也有个照应。”

    吕翠凤口中的小桃,是这几年在家中帮忙的丫头,年纪跟柳杏儿相当,做事十分勤快机伶。

    “你和小桃就带着贺礼先启程吧!”柳天佑说道:“就算爹娘赶不及在延伯父的生辰之日抵达,至少你能先送上贺礼,也不算失礼。”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柳杏儿轻叹口气,心里有一些失望。

    本来她还满心期待一家人一块儿开开心心地饱览沿路风光呢!现在少了爹娘同行,游兴顿时减少许多。

    “咱们会尽快把事情处理好,赶去跟你会合的。”柳天佑开口保证。

    “我知道了,那杏儿就和小桃先行动身,若是见到了延伯父,杏儿也会帮爹娘捎上问候的。”

    “还有你子律哥,别忘了也要问候他啊!”吕翠凤提醒。

    “说到子律,经过这些年,他肯定已经成了个俊挺不凡的公子了。”柳天佑笑道,对於至交好友之子很是欣赏。

    “呵,是呀!子律和杏儿从小是青梅竹马,八年不见,肯定有很多话能聊……欸,子律不是听说还没有成亲吗?杏儿也到了芳华正盛的年纪,说不定这趟除了祝寿之外,还能促成一段良缘哪!”吕翠凤笑呵呵地说。

    柳杏儿一听立刻蹙起眉心,露出一脸受不了的表情。

    “娘,您就饶了我吧!”

    开什麽玩笑,谁要跟一个总是戏耍自己的人在一起?又不是脑子坏了!

    她才不想跟延子律缔结什麽良缘呢!只希望经过几年,他别再像当初一样老是爱逗弄她,那就谢天谢地了!

    苏州

    柳杏儿在小桃的陪伴下,一路来到苏州。

    进了城之後,她立刻向人打听延家的位置,依照一名热心小贩的指示,来到城东一幢偌大的府邸外。

    “就是这儿了吧?哇,真是壮观呢!”柳杏儿发出赞叹的轻呼。

    当年,比邻而居的两家人,住屋的规模大小差不多,然而如今的延家已不可同日而语,住的府邸瞧起来真是气派极了。

    虽然她早就从爹口中得知延家已是苏州知名的富商,但是直到此刻站在这麽一幢宏伟华丽的府邸外,才终於有了真实感呢!

    “小桃,咱们过去吧!”

    柳杏儿扬着一抹轻笑,打算上前时,正好看见开敞的大门内,有一名头发灰白的老人正对一名奴仆吩咐些什麽,那奴仆领命後立刻转身离开。

    望着那名年约五十多岁的老人家,一股熟悉的感觉蓦地涌上心头。

    柳杏儿盯着他瞧,不一会儿就认出了对方的身分。这个面容和善的老人家,就是延家的总管祥伯!

    记忆中,祥伯有着一头黑发,如今发色却已转为灰白,不过那慈祥和善的面容还是一点儿也没有改变。

    柳杏儿绽开一抹欣喜的笑容,快步走过去,小桃见状也立刻跟上。

    “祥伯!”

    听见这声娇脆的叫喊,祥伯转过身来。

    一看见眼前这两个年轻姑娘,他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疑惑。

    “两位姑娘是?”祥伯客气地开口询问,只觉得其中这名冲着他灿笑的橘衣姑娘让他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但另一个绿衣姑娘则是完全陌生。

    柳杏儿闻言鼓着腮帮子,佯装不依地埋怨道:“祥伯怎麽把我给忘了?我是杏儿呀!”

    “杏儿小姐?啊!是了,是杏儿小姐!”祥伯立刻露出满脸惊喜的笑容。“几年不见,杏儿小姐已经成了个标致的俏姑娘了!”

    “祥伯过奖了。对了,祥伯,这是小桃,这几年来,小桃不但是家里的好帮手,也是我的好姊妹呢!”

    “小桃见过祥伯。”

    祥伯朝小桃点了点头,接着又问柳杏儿。“怎麽没瞧见柳老爷和夫人呢?”

    罢才他就是只瞧见这两个姑娘,没看见柳氏夫妇,才会没有第一时间想到她就是柳杏儿。

    “因为古书铺出了点状况,爹娘得留下来处理,怕会耽误了延伯父的生辰,所以才让我先过来。只要一处理好,爹娘就会立刻赶过来的。”

    “原来如此,那还真巧哪!咱们老爷也因为生意上的事,临时出了趟门,估计要到生辰後才能赶回来。”

    “啊?真的吗?”柳杏儿有些讶异。

    “是啊,不过老爷出门前有交代过了,一定要好生招待你们一家人,几间厢房都已经帮你们打理好了呢!”

    “那子律哥呢?他也跟着伯父一块儿出门去了吗?”

    “不,少爷并没有同行,事实上,近三年来,老爷逐渐将家中生意交给少爷管理,这会儿老爷出门,店铺的生意更是全靠少爷打理。”祥伯笑了笑,忍不住赞道:“说起少爷,他可真是好本事哪!”

    “喔?怎麽说?”柳杏儿好奇地问。

    “刚才不是说了近三年来,少爷逐步接手店铺的生意吗?自少爷接手後,布庄的生意是蒸蒸日上哪!若不是有咱们少爷的好本事,今日的延家恐怕也不会有如此的局面了。”一提起样样出色的少爷,祥伯的神情和语气就充满了骄傲。

    “原来如此。”柳杏儿点了点头,心里升起一丝钦佩之情。

    还记得当年才十多岁的他,就已经彷佛什麽事都难不倒似的,像是他光凭一己之力,就能搭盖出一间有模有样的小树屋,真是让她佩服极了。

    正因为他这麽好本事,才让她明明总是被他逗弄得哇哇叫,却还是禁不住诱惑,一次次地跟在他的後头,因为她的心里很清楚,只要跟着子律哥,就会有许多有趣好玩儿的事情。

    “今儿个一早少爷去布行巡视,估计过一会儿就会回来了吧!”祥伯说道。

    “听起来子律哥挺忙的,这样的话,他应该没法儿还像以前那样,总是欺负我了吧!”柳杏儿轻笑道。

    “呵,少爷是见杏儿小姐太可爱了,才会忍不住去逗弄杏儿小姐的。”

    听见祥伯的话,柳杏儿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她自己也知道延子律不会刻意伤害她,所以也从没有真的打从心底憎恶过他,事实上,这麽久没见面了,她还挺期待再看到他呢!

    “这趟见面,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反整回来,替自己报仇。”她半开玩笑地说,还故意装出一副龇牙咧嘴的模样,只是那神情一点儿也不可怕,反而增添了几许古灵精怪的俏皮味儿。

    祥伯被她生动的表情给逗笑了,笑吟吟地道:“呵呵,倘若有那个机会的话,祥伯也会暗中帮助你的。”

    “真的吗?”

    “当然了,呵呵。”祥伯笑得更开怀了。

    虽然这样摆明了就是胳膊往外弯,但是谁让这个可爱的娃儿从小就让人打从心底喜爱呢?

    况且,若只是开点无伤大雅的小玩笑,相信少爷也不会真的生气的。

    就在祥伯打算领着柳杏儿和小桃进屋时,正好越过她们的肩头,瞧见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说人人到哪!少爷回来了!”

    柳杏儿闻言转过身去,一抹颀长的白色身影立刻映入眼帘。

    她的脑中才刚想着他变得更加高大挺拔了,一抬起头,就瞧见一张令她不自觉看得失神的脸孔。

    八年的时间,他已从一个俊俏的少年,成为一名高大挺拔的男子,不但更加俊朗出众,眉宇之间更是透露出神采飞扬的自信与魅力。

    上天可真是厚待他哪!拥有这麽出色的外貌,恐怕任何一个姑娘瞧了,都要忍不住芳心怦动……

    咦?等等!她现在心跳得这麽快是怎麽回事?

    柳杏儿一察觉自己胸口的鼓动,不禁惊愕极了。

    不不不,她怎麽可能会对延子律怦然心动?这是不可能的事!

    她现在之所以会心跳加快,肯定只是……只是因为怕他会突然出手,像以前那样将她的脸蛋当面团似的乱揉一气,绝对只是这样!

    就在柳杏儿的心情因为乍见延子律而陷入混乱的时候,延子律瞥了总管身旁的两个陌生姑娘一眼。

    她们并非家中的奴仆,而从衣着打扮来看也不像是前来拜访的千金小姐,虽然那名身穿橘衣的姑娘瞧起来有些眼熟,但或许只是曾在路上擦肩而过吧!

    “少爷,这两位是——”

    “是新来的丫鬟吧?”延子律说道。

    几日前,家中有一对姊妹丫鬟回老家去奔丧,祥伯曾提过这几天会再找两个丫鬟进府来做事,应该就是她们了吧!

    “呃?她们——”

    祥伯正要否认,柳杏儿却忽然抢着答道:“是啊!少爷,奴婢是新来的,我叫小杏,她叫小桃。”她语气恭敬,还状似谦卑地垂着头。

    小桃虽然不明白她为什麽要这麽说,但也只能跟着她一块儿恭敬地行了个礼。

    延子律点了点头,说道:“你们该做的事情,祥伯会好好教导你们的。”

    因为还有一些帐册要看,延子律没有再多说什麽,也没再多看她们一眼,便迈开步伐往书房走去。

    祥伯才刚从柳杏儿那番令他错愕的话回过神来,就见延子律已经走远了。

    “杏儿小姐,这……”

    “只是跟子律哥开个玩笑嘛!谁叫他没认出我来。”柳杏儿噘起了唇儿,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什麽嘛!就算没有祥伯事先告知他回来了,她肯定也能一眼就认出他,但是他却以为她是新来的丫鬟?真是太无情无义了!

    难道说,经过了八年,他早已将她忘得一乾二净了?

    尽避她也不是成天惦记着他,但从没忘记过他这个人,但他却似乎对她半点印象也没有,这笔“新仇”加上“旧恨”,他欠她的可多了呢!

    既然他没认出她,她索性顺着他的误会假扮成丫鬟,找机会戏弄戏弄他,好让他知道她已经长大,不再是当年那个任他随意逗弄而无法反抗的女娃儿了。

    当延子律得知真相,发现原来他被她给耍骗了的时候,俊脸上的表情肯定会精彩万分。

    柳杏儿弯起嘴角,愈想就愈觉得这真是个好主意。

    “祥伯,您刚不是说了,若有机会的话,会帮我的吗?那就别向子律哥说出我的真实身分,好吗?”

    “这……可是……”祥伯一脸为难。

    “好嘛~~祥伯,您不也知道小时候我被他戏弄得有多惨吗?只是暂时保密而已,等子律哥最後发现真相时,我会说是我缠着请您保密,不会连累您的。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拜托嘛!”

    被她那双盈满恳求的美丽眼眸注视着,再加上这样带点撒娇语气的娇言软语,有谁能够抗拒得了?

    祥伯无奈地摇头笑道:“好、好,祥伯答应你就是了。”

    他相信天性善良的杏儿小姐不会做得太过分,也相信少爷不会只因为一点无伤大雅的玩笑就大发雷霆,便也暂时由得她去了。

    “那真是太好了!”

    柳杏儿开心极了,只要一想着自己终於能够乘机“报复”延子律,她就充满了期待!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顽奴戏主最新章节 | 顽奴戏主全文阅读 | 顽奴戏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