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心碎罗马地 > 第十章

心碎罗马地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骗人!没有恶意干嘛把她绑成这个样子?宾沁良不悦的嘟着嘴,目光朝四下转了转。这个“囚牢”她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她是在这里认识容玉麒,这里是她的幸运之地,不过现在……

    她困惑的皱起眉头,奇怪,克雷斯干嘛抓她?她非常肯定自己没有得罪过他……等等,那幅假字画的事情例外。不过严格说起来,找他麻烦的人应该是麒,不是她啊!

    突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宾沁良打了一个冷颤。这件事越想越令人觉得诡异,克雷斯的举动太难以理解了!

    书房的门这时打了开来,索那欧走进来,他在宾沁良对面的沙发坐下。

    “宾小姐,把你请来实在很不得已,我必须暂时委屈你一下。”

    “克雷斯先生,你的待客之道还真是特别!”虽然双手双脚被绑,她的气势依然凌人,她最讨厌这种举止不光明磊落的小人。

    索那欧一脸无奈的摊开手,“很抱歉,为了防止你逃走,我只好出此下策。

    不过相信我,绝对不会太久。“

    宾沁良天生不是个有耐性的人,这会儿也懒得拐弯抹角,“你把我抓来这里想干什么?”

    “我有这么惹人讨厌吗?”

    “你这个问题实在大奇怪了!”她一副很可笑的道,“基本上,我对你这个人谈不上任何喜恶,我们只有见过两次面,说起来还称不上认识。可是,现在你把我绑成这个样子,你说,我应该对你有什么样的感觉?别说是喜欢,就是顺眼恐怕都很困难吧!”

    “我还是第一次那么喜欢一个女人,第一眼见到你,你就掳走我的心。我向自己发下重誓,我一定会得到你!”

    如果不是手脚无法自由使用,宾沁良这会儿一定会给他一顿拳打脚踢,这个男人简直是个神经病。

    “因为你对自己发下重誓,我就得饱受这种待遇,你会不会太过偏激了?”

    “为了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会不择手段。”

    “所以,你不惜费心请人伪造字画。”

    “没错,那幅字画的确是我花费巨资请人伪造,它说不定比宾叔叔手上的真迹还要值钱。不过那点钱我根本没放在眼里。”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道商场上对他的评语那么差,不但没品味,而且满身铜臭味。总而言之,他真是个讨人厌的家伙!

    “如果你愿意接纳我,你要什么,我就会给你什么,你讨厌谁,我就帮你对付谁。”索那欧相信没有女人可以拒绝这么好的条件。

    “真是谢谢哦!”皮笑肉不笑的赏了他一记白眼,宾沁良酷酷的接着说:“不必了,我天生命薄,没那么大的福分!”

    脸色微微一变,索那欧的口气变得焦躁了起来。“你很喜欢那个叫容玉麒的男人是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家伙怎么会那么清楚她的感情动向?

    “如果没有他,你会接受我吗?”

    “我接不接受你,跟他没有关系。”宾沁良真想向老天爷喊救命,这个家伙不是普通的死脑筋!

    “如果你肯给我机会,我什么事都不会计较,就算你让他碰过你,我也可以包容。”

    实在是受不了,宾沁良大咧咧的翻了翻白眼,很不耐烦的瞪着索那欧,“你这个人很无聊,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不愿意给我机会,就别怪我拿你当诱饵。”

    “什么诱饵?”她微微眯起眼睛。

    “你开始感到害怕了是吗?”

    “把话说清楚,你是什么意思?”

    “我现在开始很期待,容玉麒到底有多在乎你。如果他知道你在我的手上,他会不会迫不及待的赶过来?”

    不祥的感觉袭上心头,宾沁良慌张的问:“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你不要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我说了,你只是一个诱饵。”

    “你想对容玉麒怎么样?”

    “你很紧张他?”

    “你说啊!”

    “再过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了。”说完,索那欧起身走出书房。

    怎么办?她得想想法子……宾沁良努力的想挣脱身上的绳索,可是她连站起身都有麻烦。

    “可恶!”低咒了一声,她认命的把头往沙发的手把一靠,现在除了等,她恐怕也不能怎么样。

    宾沁良受困的同时,索那欧打了一通电话把容玉麒约出来,谢彬则一如往常紧跟在主子的身边,保护他的安危。

    “不知道克雷斯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容玉麒表面上一如平日的冷静,可是已经敏锐的察觉出索那欧的不怀好意。

    点了一根烟,索那欧状似温文儒雅的道:“我是想跟容先生商量一件事。”

    “请说。”

    “我很喜欢宾沁良,我自信比你更能够给她好日子过,所以我希望你能够识相一点,自动退出。”

    容玉麒回以淡淡的一笑,“我想克雷斯先生一定不明白爱一个人的心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你真心爱一个人,你会想跟她一起白头偕老。”

    “你的意思是你不愿意退出?”

    “我很爱她,我不能失去她,希望你能够明白我的心情。”

    “看样子,你还搞不清状况。你以为我会这么随随便便来找你吗?”

    微微扬起眉,容玉麒有礼的反问:“可以请克雷斯先生把话说得更明白吗?”

    “好,我说得更白一点,如果你不放弃她,你和你的伙伴就别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对不起,我还不明白你的意思。”

    “也就是说,如果你能够放弃坚持,牺牲一点,把宾沁良让给我,我就不会把你们交给警察。”

    “请你说重点。”

    “我已经知道你们是偷渡入境,你们现在一旦落到警察的手上,后果会怎么样,我想不用我说你们也应该清楚吧!”

    不疾不徐的站起身,容玉麒优雅的轻声一笑,“那也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把我们交给警察。”

    捻熄手上的烟,索那欧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说:“宾沁良现在在我的手上。”

    坐了下来,容玉麒努力压制住内心的浮躁,冷静的反问:“你想如何?”

    “原本,我是很想给你一次机会,怎么说我们之间也没有深仇大恨,不过既然你不听劝,那我只好请你们两个跟我走一趟。”

    “我要先见她。”

    “你放心,我会让你们见面。我还是希望你能够考虑一下,见到她的时候,最好顺便劝劝她,不要这么倔强,跟我唱反调对她一点帮助也没有。”

    “请带路。”

    看到索那欧的保镖推着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的容玉麒和谢彬走进来,宾沁良心急的跳下沙发,却忘了自己手脚被绑,结果整个人滚下沙发。

    “沁良!”容玉麒担心的冲了过去,“你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她挣扎的坐起身,“你怎么也来了?”

    “我不会丢下你不管。”

    “傻瓜,你比我更危险。”

    “我不在乎!”

    “你们真恩爱。”索那欧紧跟着走进来,他嫉炉的看着眼前的璧人。即使那么狼狈的时候,他们依然耀眼得让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克雷斯,你到底想干嘛?”

    “我不想做什么,只是想把你的情人和他的助理驱逐出境而已。”

    “你凭什么这么做?”

    “就凭他们两个是偷渡客。”

    “你!”

    “我怎么会知道是不是?”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宾沁良打死都不会承认,可是事与愿违。

    “你和你老爹的谈话,米兰娜阿姨可是听得一清二楚,你就用不着再费心的掩饰。”

    “米兰娜妈咪?”宾沁良气得咬紧牙关。

    “米兰娜阿姨对你真的很好,她一直想要把你嫁给我,可是你不领情,所以你也别怪她对你无情。”

    原来,她的麻烦全是米兰娜妈咪帮她制造出来的!没想到,米兰娜妈咪对她的厌恶已经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如果早一点让米兰娜妈咪知道,也许有那么一天她会随着麒一起回到过去,米兰娜妈咪会不会比较快乐一点?

    其实,她知道米兰娜妈咪并不是那么坏,至少她对老爹是真心的。她知道她真的很爱老爹,或者正因为如此,米兰娜妈咪才一直不能坦然接受她。

    米兰娜妈咪的爱充满了占有,她怕她夺走老爹的注意。她曾听老爹提过,她长得很像妈妈,也难怪米兰娜妈咪对她的抗拒会如此强烈。

    冷冷一笑,宾沁良恶意讽刺道:“原来你们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你……难怪米兰娜阿姨要我小心你,你这张嘴巴实在一点修养也没有。”

    索那欧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

    “哼!”宾沁良嗤之以鼻的挑了挑眉,“你这种人配跟别人讲修养吗?得不到就想破坏,我看,真正没修养的人是你吧!”

    “你……算了!我懒得跟你废话那么多。虽然你对我不好,可是我也不是那么没良心的人。既然你们就快分开了,我就让你们单独相处一下。”说完,索那欧带着保镖们离开,把房门锁上。

    看着容玉麒,宾沁良好愧疚的说:“对不起,这都是我害的。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落入他的手上……”

    “不准你说这种傻话,你忘了我说过的吗?我不会放开你的手,我要一辈子牵着你。”

    笨拙的把坐姿改成跪姿,宾沁良深情的在容玉麒的唇上落下一吻,“我一直没告诉你,我好爱你。其实我已经准备好了,不管你到什么地方,就算是回到过去,我都要跟着你,因为我知道你会守护着我。”

    “再说一遇。”

    “说什么?”

    “你知道。”

    “我爱你!我好爱你!”

    “我也好爱你,今生今世,我都要牵着你的手直到白发苍苍,齿牙动摇。”

    “我好喜欢这个主意,不过,我们很先想法子脱身,否则这个愿望恐怕很难实现了。”

    “我来想想法子。”站起身,容玉麒的目光迅速察看书房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利用。当他看到书桌上的拆信刀,马上有了主意。

    “谢彬,你去守门。”

    “是!”谢彬立刻走到门边,用背抵着门,阻止别人进入。

    走过去,容玉麒背靠着书桌,慢慢的用手推倒笔筒,拆信刀滑了出来,他的手靠过去拿起。

    “谢彬,你转过去,我帮你把绳子割开。”

    谢彬立刻转身正对门,把反绑在身后的手伸直。容玉麒背对着他,小心翼翼的用拆信刀割着绳子。好像过了一世纪那么久,绳子终于割断了。

    “成功了!”宾沁良高兴的叫出声。

    “小心一点,别惊动外面的人。”容玉麒警觉的提醒。

    她马上闭上嘴巴,安静的点点头。

    很快的,三个人都获得自由。

    “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容玉麒拉着宾沁良的手往落地窗走去,谢彬紧紧的跟在后头。

    在这同时,书房的门打了开来。他们毫不迟疑的冲向阳台,然后纵身一跳,跌坐在草丛上。

    “他们逃了,追!”走进书房的索那欧见状,紧跟着追了过去。

    不敢稍作停留,他们三个继续往前跑。不知不觉来到容玉麒和谢彬当初掉落在这里的地方。

    “他们在那里!”索那欧扯着嗓门大喊,想招来其他的人。可是在这同时,容玉麒他们像被卷入一道黑暗的旋涡里,一个转眼间,消失了……

    看到这种情形,索那欧吓傻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说经过这件事,他后来变得神经兮兮,经常吓得全身直发抖。看遍所有心理医生,结果一点帮助也没有,可悲啊!

    神情沉重的望着前方,宾席安无助的叹着气。人怎么可能突然消失不见?没道理,这实在说不通,可是,索那欧现在变得疯疯癫癫,克雷斯家的仆人更是亲口证实他的女儿、未来女婿和他的助理,确实被“邀请”到克雷斯家。他们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可人真的是不见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达令,晚餐准备好了,我们该去吃饭了。”宾沁良失踪之后,最高兴的人莫过于米兰娜,再也没有人可以抢走她老公的注意力,而且这个人还跟她丈夫的前妻长得几乎一个样。不过现实似乎与想象的结果有所差距……

    “我现在没胃口,你自己去吃吧!”

    “我知道沁良消失不见,你心里着急,可是你也不能折磨自己的身体,你再这样子下去迟早会病倒!”

    “女儿不是你的,你当然可以说得这么轻松。”

    “我……”她想反驳,却说不出口。宾沁良实在碍她的眼,谁叫那丫头长得那么像他的前妻。

    “你让我耳根清静一下,别再烦我了!”宾席安不耐烦的挥手赶人。

    即使百般不愿,米兰娜还是识相的走人。这件事总会过去,她又何必逞一时之气闹不愉快?

    安静不到五分钟,书房的门传来一阵敲打声。

    “你们就不能不要吵我吗?”宾席安恼怒的冲过去打开门。

    “爹地,对不起,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你。”瑟缩的往后一退,宾莹欣小心翼翼的看看他。

    “什么事?”

    “你还记得姐姐的好朋友吉欧吗?”宾莹欣侧过身子让身后的吉欧走向前。

    “当然。”他一向很关心女儿在外面的交友情况。所以虽然彼此只是匆匆的见过两三次面,他的印象还是很深刻。

    “伯父你好!”吉欧有礼的一鞠躬。

    “爹地,吉欧听我提到姐姐不见的事,他说他很可能知道姐姐在哪里。”

    “这是真的吗?”宾席安激动得手脚发抖。

    “伯父,我能够单独跟你说几句吗?”

    “莹欣,你先出去。”宾席安迫不及待的清场。

    虽然很想知道宾沁良的下落,宾莹欣还是顺从的点头退出书房。

    “沁良现在在哪里?”

    “伯父,这件事说起来相当稀奇古怪。原本我不该说,因为说了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不但没有人会相信,而且还会被当成疯子看。可是,我听说伯父为了沁良消失不见的事,担心得头发都白了。我想就算你很难接受,基于道义我还是应该让你知道。”

    “有什么事你直接说了,我受得了!”

    “其实,容玉麒和他的助理不是什么偷渡客,而是……搭着一座发生故障的时光机,从两百多年前中国古代清朝来到现代的人。”

    张着嘴,宾席安显然很难消化他这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虽然离谱了点,可是我相信沁良说的话。你也知道她那个人最没有幻想力了,不可能编出这样的故事。”

    半晌,宾席安终于回过神问:“你说,这是沁良亲口告诉你的。”

    吉欧点了点头,“她甚至打算穿清朝的新娘服结婚。”

    “那你的意思是,她是跟着玉麒一起回到两百多年前的中国清朝?”

    “我猜,可能是那座时光机来接容玉麒和他的助理。当时沁良也在场,所以跟着容玉麒一起离开。如果不是当时的情况不允许,她一定会亲口向你道别。”

    显然在思考此事的可信度,宾席安久久不语。终于,紧蹙的眉缓缓舒展开来,虽然还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可是心情明显转为轻松,“我的女儿真的平平安安的待在另外一个时空吗?”

    “伯父,沁良是你的女儿,你们父女连心,你应该感觉得到她平安无事。”

    不可否认,这几天他虽然担心得茶不思、饭不想,可是心情却相当平静,仿佛女儿还平安无事。

    “我相信伯父的心情跟我一样,沁良的幸福比什么都来得重要,不是吗?”

    “没错,虽然女儿没办法天天陪在左右,心里免不了会牵挂。不过,不管她在什么地方,只要她能够拥有幸福,我也就没有遗憾了。”

    “伯父能够这么想,沁良在另一个时空感觉到你的心意,也就能放宽心。”

    神情一震,宾席安充满朝气的说:“吉欧,谢谢你特地跑来告诉我这件事,我不会再为了失去女儿而成天闷闷不乐。否则沁良知道了,也会很难过。”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心碎罗马地最新章节 | 心碎罗马地全文阅读 | 心碎罗马地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