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心机大师~老四是鬼才 > 第十章

心机大师~老四是鬼才 第十章 作者 : 金萱

    “未央。”

    听见来自身后的呼唤,凌未央停下脚步回头,只见周美芽正向她小跑步过来。

    她愣了一下,有些微讶。

    自从上回到她家去探病饼后,她们的关系不知是因为尴尬还是怎的,已渐行渐远,除了公事外,几乎没了其他交集。不知道她这回突然找她,是为了什么事?

    “你要回家了吗?”周美芽停在她面前问道。

    “对。”她点头道。

    “晚上没有要和男朋友约会吗?”

    “没有。他晚上有事。”虽然不懂她怎么突然这样问,凌未央还是老实的回答她。

    “太好了,这样你就可以和我一起去吃饭了。”周美芽笑逐颜开的对她说。

    凌未央眨了眨眼,不确定的看着她。“吃饭?”

    “其实我一直想找机会请你吃饭。”周美芽说。

    “为什么?”她不懂的问。

    “就是上回的事呀,我一直想找机会好好的跟你道个歉。”周美芽带着些许窘态,对她微笑道。

    “上回什么事?”她愈讲,凌未央愈感茫然。

    “就是上回到你家去探病时,我对你和你男朋友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真的觉得很抱歉。”

    原来是这件事呀。凌未央恍然大悟的对她摇头道:“我都已经忘记了,你也别想那么多。”

    “可是我还是觉得很抱歉,所以晚上就让我请你吃顿饭,做为赔礼好不好?”

    “不需要这样,美芽。”她摇头道。

    “拜托。这阵子我尴尬到快要没脸面对你了,你不让我请这顿饭,挽回我们的友情,我会一直介意到死的。和我一起吃顿饭好不好,未央?拜托。”周美芽双手合十的求道。

    凌未央犹豫不决的看着她,忽然想起了贺子跃要她离周美芽远一点的交代。

    伤脑筋,怎么会在这时候想起来呢?

    虽然她从来都不觉得周美芽会有什么危险性,但贺子跃也不是一个会无中生有、闲来就无事生非的人,尤其事后,他还不只一次向她询问过这件事,感觉真的很诡异。

    “改天好不好?”她又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晚上我有其他事了。”

    “你不是说今晚没约会吗?还有什么事?”

    “家里有些乱,我想趁今晚有空打扫一下。”她临时只能想得到这个借口。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要打扫随时都可以,明天、后天、大后天都行呀,并不是非今天不可。”说完,周美芽一把勾住她手臂,直接拉着她就是往前走。

    “美芽,我……”

    “不准说不。”周美芽打断她,拉着她走的脚步没停,嘴巴也继续说:“我知道一间很棒的餐厅,包管你吃了之后会赞不绝口,觉得不虚此行。以后你也可以带你男朋友一起去吃,真的很赞,所以不要拒绝我啦。”

    “那……先让我打通电话好不好?”知道拒绝不了,凌未央只好妥协的说。

    “打给你男朋友吗?上车再打啦。”

    因为周美芽直接将她拉到路边去,所以凌未央以为她所谓的车是计程车,没料到停在她们面前的,却是柳大权的车。

    “柳大权?”她当下震惊,不由自主的脱口惊呼。

    “他和我一样都想向你道歉。来吧,上车。”周美芽为她拉开后座的车门。

    凌未央突然有种忐忑不安的感觉,觉得自己此去有可能会凶多吉少,不禁有些退怯。

    “美芽,我……”她想往后退,手肘却突然被周美芽抓住,紧接着,腰背上便传来一股推她弯腰往前坐进车内的力道。

    她因太过惊愕而来不及反应,等回神时,人已被随后坐进车里的周美芽挤进车内。

    车门“砰”地一声关上,油门一加速,车子上路,她就这样被“挟持”了。

    现在怎么办?凌未央问着自己,同时努力不动声色,不露出任何惊慌失措或害怕恐惧的表情。

    天啊,这两个人到底想干么?他们不会是想绑架她,然后再向贺子跃勒索吧?

    可是,他们不是不知道贺子跃是有钱人吗?所以他们到底想干么?毒打她一顿?逼良为娼?先奸后逼婚?

    最后一个想法,令她浑身猛然一僵,差点没惊喘出声,还好及时忍住。

    不!不会的,她迅速地告诉自己。他们应该清楚她的个性,即使用手段得到了她的身体,她也绝不会就此认命屈就的。

    车内异常的安静,三个人都各怀心事,直到餐厅到了,周美芽将她拉下车,让柳大权开车去找停车位。

    看着眼前的餐厅,因意外而呆若木鸡的凌未央已经不知道该有何想法了。

    然后,他们真的进入了餐厅点菜吃饭,气氛虽然有一点不自然和尴尬,倒也无伤大雅。

    所以,他们真的没有恶意,完全是贺子跃想太多了?

    凌未央才这么想而已,坐在她旁边的周美芽,便突然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把她吓了一大跳。

    “未央,求求你!”

    什么什么什么?这是怎么一回事?

    “美芽,你这是干什么?你要求我什么?”她一脸吃惊的问道。

    “求你原谅我们,放过我们吧!”周美芽激动的紧抓着她的手说。

    凌未央感到莫名其妙,完全搞不懂她在说什么。

    她抬头看向同桌,坐在美芽对面的柳大权,希望他能指点明灯,怎知他一见她抬头看他,立刻也将双手平贴在桌面,头整个低垂下来,“叩”的一声撞上桌面。

    “对不起,求求你。”他恳切的求道。

    凌未央张口结舌的看着这两人,真的是丈二金钢完全摸不着头绪。

    “你们先别这样,把话说清楚,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呀?”她皱眉道,脸上有着茫然的表情。

    “你不知道?”周美芽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好似想看清楚她说的是实话还是谎话。

    “不知道。”凌未央不闪不避的回视着她说。

    似乎确定了她没有说谎,周美芽反倒有些不知所措,转头去看柳大权,好像在问他现在该怎么办?

    柳大权眉头紧蹙的犹豫了一会儿,这才低下头歉声说:“这件事贺子跃先生完全知情,请他告诉你好吗?因为我们实在是羞愧到难以启齿。对不起,请你原谅我们,我们以后再也不会动这种歪脑筋了,对不起。”

    “对不起。”周美芽也一起低头道歉。

    凌未央来回看着他们俩,真的是满脸问号。

    贺子跃完全知情,而她却完全不知不觉的事?

    到底是什么事呀?

    大概是不小心等到睡着了,凌未央在贺子跃热情的抚触下声吟着醒来,随即就被卷入他的激情狂爱之中,好久以后才有办法开口说话。

    “你回来了。”这是她开口的第一句话,总是这句话。

    自由业的贺子跃和朝九晚五的她不一样,上下班时间总是没有一定,尤其在遇到灵感涌现时,忘了回家睡觉也是常有的事——这是卓越丰说的。

    但她搬来与他同住之后,这情形倒是还没碰过,只遇过几次像今天这样,有人跑来找他开会,徵询原创者的想法与意见,他才不得不让她自个儿上楼回家来。

    而面对比她晚踏进家门的他,她总习惯对他说上这么一句“你回来了”,接着他便会眉开眼笑的回她“我回来了”,然后吻上她,她也跟着开心地笑。

    “我回来了。”说完他低头吻她,她果真满足的微笑了。

    “几点了?”她柔声问他。

    “一点。”他答道,然后又吻她一下。“抱歉,吵醒你了。”

    “你才一点都不觉得抱歉呢。”她似笑非笑的斜睨着他说。

    “对。”他立刻咧嘴承认。

    她翻了翻白眼,觉得好气又好笑。

    “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他再吻了她一下,伸手准备将床头灯熄灭,却被她阻止。

    “等一下,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她坐起身来。

    “什么问题?”他随她坐起身来,将她拥到胸前,环抱着她问。

    “你对柳大权和周美芽做了什么,让他们跑来求我原谅?”她转头问他,好让自己能看见他脸上的表情。

    “他们跑去求你?”他嘴角轻扬,神情仿佛有些讽刺。

    “对。”

    “还真是能届能伸呀。”这回,就是明明白白的讽刺了。

    “你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她真的好奇死了,愈想愈觉得一定是他做了什么,才会让柳、周两人有此反应。

    这个男人绝不会在明知有人可能会危及到她时,却只是出声警告,要她自己小心一点而已,她早该想到的才对。

    “还有,为什么他们要求我原谅他们?他们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吗?”她再问,还是想不出自己到底遗漏了什么该知道却不知道的事。

    “你呀,看起来精明,其实笨笨的。”他伸手轻抚着她柔细的脸颊,有些叹息的说。

    她无法否认。

    “在我回答你问题之前,先告诉我,你有没有想过要辞掉现在的工作,专心做我的闲妻良母?”他柔声问她。

    “你希望我结婚后,在家做专职的家庭主妇吗?”她认真的看着他,不答反问。

    “我对这件事没有所谓的希望,只要你觉得快乐、高兴就好,我不会干涉你的决定。”他轻轻地摇了下头,告诉她。

    “既然如此,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她不解。

    “因为倘若你还想继续现在这份工作,我认为不知道对你而言比较好,毕竟你每天都还得面对那两个人。”他语重心长,诚恳的对她说。

    “你这样说,要我怎么止住好奇心?”

    “很简单,因为你不会探入隐私。而这事虽和你有关,但与那两个人不可告人的隐私也息息相关。”他嘴角轻扬的微笑道。

    “既然是他们不可告人的隐私,你怎么会知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他继续微笑,样子看来有些坏坏的,又有些嘲讽。

    凌未央再度无言以对。

    不过他是真的了解她,知道她对于别人的隐私,总是抱着非礼勿听、非礼勿言的态度,即使有人说了,她都不见得会去听,又怎么好奇的去挖掘呢?

    既是不可告人,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也有过不可告人的秘密,自然能将心比心。

    “既然如此,那就别说了吧。”她颓然的放弃道。

    “你只要知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就好,其他的事,都交给我就行了,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伤害你。”他吻了吻她,柔声保证道。

    凌未央看着他脸上的深情与温柔,心里一阵柔软,感觉一股暖意自心里流泄出来,逐渐蔓延至全身。

    情不自禁的,她蓦然在他怀里翻身与他面对面,双手绕过他腋下,将他整个人抱得结结实实的,脸蛋也平贴在他的胸前,在他心上。

    “干么?”他对她突如其来像个孩子般的举动感到有些不解,又有些好笑。

    “我好高兴。”她哑声说。

    “高兴什么?”

    “能和你再续前缘。”

    “只是高兴而已吗?”他嘴角高高扬起。

    “高兴、开心、庆幸。能爱上你,并为你所爱,我真的不知道该感谢上苍,还是该感谢你。”

    “当然是感谢我。”他大言不惭的接声道,令她遏制不住的低笑出声。

    “谢谢你爱我。”她说。

    “不客气。”

    “也谢谢你无所不用其极的拿我弟来威胁我,令我束手无策,只能傻傻中计,让你瓮中捉鳖。”她以带笑的嗓音说道,原是想让他尴尬一下,没料到他竟也能接口——

    “不客气。”理所当然的语气。

    她又闷笑了起来,这个男人实在有够厚脸皮。

    但也因如此,他才能活得这么我行我素、自由自在,不是吗?重点是,他也有这个本事。

    “别笑了,该睡了,你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说着,他轻轻地拉开她,伸手关掉床头灯?躺平之后才又将她搂回怀里。“睡吧。”

    “嗯。”抱着他,她满足的闭上眼睛,慢慢地沉入梦乡。

    “来央,亲爱的……”

    “嗯?”

    睡梦中,凌未央她似乎听见有人在呼唤她,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感觉那声音好像还说了什么,她却听不仔细。浓浓的睡意铺天盖地的笼罩着她,让她又迅速沉入睡眠中。

    再度醒来时,她感觉有疲累,不像刚睡饱,反倒像是睡没多久就突然被人吵醒一样。但放眼看去,四周却是一片宁静。

    没人吵她呀,为什么她会觉得还睡不够?觉得累累的?

    懒懒地躺在床上,她闭着眼睛想这个问题,突然想到昨晚和贺子跃聊到三更半夜……一定是这个原因啦,才会让她觉得疲累,像是睡不饱。

    以后她可得要记住,不能再这样了。

    好想继续睡呀,可惜不行,她得起床准备上班了。

    现在几点了?没听到闹钟响,应该还早吧?换句话说,她只睡了四、五个小时而已,当然会累呀。

    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她强迫自己睁开眼睛,从床铺坐了起来,然后,她忽然发现应该要在她身边睡觉的枕边人不见了。

    他起床了?怎么会?他睡得明明比她还少,怎么会这么早就起床呢?会是为了什么事?

    带着疑惑与不解,她侧身下床,视线自然而然的瞥向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在看见上头显示的数字时,瞬间瞠目结舌,一整个被吓呆。

    她动作迅速地伸手将闹钟抓到眼前看个仔细,只见那上头。真真切切的显示着12:03。

    是贺子跃在跟她开玩笑吗?还是现在真的是中午十二点零三分了?她不可能睡到中午十二点,还觉得累呀?

    她急忙将闹钟放回床头,将衣服穿上,跑到客厅去看外头的时钟。

    十二点零五分,她没看错,即使她真的看错了,窗外日正当中的明亮阳光也证明了现在真的是中午时分。

    怎么会这样呢?她怎么可能这么会睡,又不是被猪附身了?

    在她欲哭无泪之际,大门发出“喀”的一声,被打开了。她转头看去,只见贺子跃提着一个纸袋走进屋里,看见她,对她微微一笑。

    “你起来啦。”他说。

    “是不是你把我的闹钟关掉的?”她忍不住的皱眉问他。

    “是我关掉的,因为它把我吵醒了,却吵不醒你。”他将大门关上,走到她面前,伸手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一脸忧心的凝望着她,柔声问道:“你觉得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为什么这么问?”凌未央眨了眨眼,不解的看着他。

    “因为你看起来很累,还有早上不仅是闹钟叫不醒你,我也叫不醒。”他眉头紧蹙的说。“待会儿午餐后,我们去趟医院。”

    “干么去医院?我又没事。”她怔了一下,急忙开口说。

    “没事会昏睡叫不醒?”他一脸严肃的眯眼道。

    凌未央无言以对,因为她也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怪怪的,但却又说不上来是哪里怪。

    可是这样莫名其妙就跑去看医生,要挂什么科呀?而且,医生若问她怎么了,她也回答不出来,这样真的很糗。

    “让我休息一天,明天早上若还觉得怪怪的再去好不好?”她勾着他的手臂,贴到他身侧撒娇道。

    “不行。”他严正的拒绝。

    “可是我连自己哪里不舒服都不知道,去医院你要我挂哪一科?”她嘟嘴说。

    “先挂家医科,确定问题出在哪后再去挂其他科。”他毫不犹豫的答道。

    凌未央呆了一呆,一脸惊奇的看着他。“你平常不是连医院都不去,怎么会知道这些?”

    “为了你,还有什么事难得倒我的?我会为你变成一个无敌情人。”他深情款款的对她说。

    她不由自主的脸红了,娇柔地瞠他一眼。他不害臊,她都不好意思了。

    “吃饭吧。楼下好心多叫了两个便当给我们,你看看菜色,不想吃就别吃,我们待会儿到外头吃。”他将手上的提袋放到客厅桌上,将便当从袋子里拿出来,打开给她看。

    凌未央靠上前,一股来自便当的饭菜味倏然扑鼻而来,她突感一阵反胃,当场吧呕了起来。

    “呕!”

    “怎么了?怎么了?”贺子跃被吓了一跳,急忙扶住她。

    凌未央想摇头,但另一股更深沉的反胃感又直冲喉头,使她反射性的捂住嘴巴,将他推开,转身就往厕所的方向奔了过去。

    “呕!呕!”她抱着马桶狂吐,将胃里残存的东西全吐了出来,才感觉好像好一点,虽依旧全身虚脱无力。

    “亲爱的?”

    听见他的声音,她转头看去,本想对他扯个微笑让他知道自己还好的,怎知却反倒被他面色苍白的模样给吓了一大跳。

    “你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虽然有些没力气,她还是以最快速度赶到他身边,扶住他着急的问道。

    他瞪着她,看起来有点被吓呆了。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的,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吐?哪里不舒服?”他倏然回神,紧张的扶握住她的腰身与手臂,面无血色的紧盯着她问道,音调不自觉颤抖。

    “我没事。”她虚弱地笑道。

    “没事会吐成这样?”他恼怒的说,接着猛然弯腰,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啊!”她惊叫一声,发现他正笔直的将她往大门方向抱去,她急忙开口叫道:“你要干么,子跃?我身上穿着睡衣,连内衣都没穿呀。”她不得不提醒他。

    他僵住,猛然停下脚步。

    “你要送我去医院,好歹也先让我换件衣服吧。”她叹息的说,莫名其妙的突然有股想笑的欲望。“你先放我下来,我真的没事,而且……”她顿了顿,有丝不确定的说:“我好像知道我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了。”

    “什么问题?”他转身,将她拖往卧室换外出服。

    “我可能怀孕了。”她犹豫的说。

    他再度猛地停下脚步,迅速的低下头来,双眼因震惊而瞠大,因惊喜而闪闪发光,和他苍白的脸成为明显的对比。

    “你说什么?”他目不转睛的紧盯着她,沙哑的问道,怕自己听错了。

    “这只是我猜的,你先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我怕你会失望。”她看着他,有些羞赧的柔声说。

    莫名其妙的觉得疲惫、闻到食物的味道就反胃、再加上那日期……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大概八九不离十了。

    “你永远不会令我失望。”他专注的看着她说。

    “即使没怀孕也一样?”她问他。

    “即使没怀孕也一样。”他坚定不移的点头。

    她蓦然微笑了,娇声道:“那你还愣着干么?快抱我回房间换衣服,我们不是要去医院吗?”

    “遵命,亲爱的。”他咧嘴道,脚步突然变得轻快了起来,抱着她走进卧室。

    看样子,这下他们不用烦恼要挂哪一科了,找妇产科就对了!

    呵呵呵呵呵……

    【本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心机大师~老四是鬼才最新章节 | 心机大师~老四是鬼才全文阅读 | 心机大师~老四是鬼才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