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蝶恋 > 第十章

蝶恋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什么?要收取报酬,你开的是当铺还是黑店,人都当给你了,还想怎样?要不要洒泡尿以兹纪念?”

    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哪有老板勒索员工的道理,签了一张卖身契还不够,狮子大开口本金加利息一块还,让他欠当铺一**债。

    放高利贷的都没他狠,长得一副可爱、讨喜的模样,但一张小嘴说的尽不是人话,刻薄、无耻又下流地藉机敲竹杠,实在该吊起来毒打一顿。

    鲜少发火的韩青森怒拍桌子,一不小心把花形桌面拍出一条裂缝,被老板罚用强力胶将它黏回原样,否则加罚劳役。

    一场天雷轰出前世因果,原来他和蓝清轩曾是一对无缘夫妻,一为将军,一为公主,他奉圣旨娶她为妻,却在新婚之夜因一场莫名的大火双双死於非命。

    蓝清轩死不瞑目的挟著无比的怨恨转世投胎,记忆不灭地记著被错待的上辈子,因此愤恨难消地想扭转命运,却再一次为得不到的爱情心伤。

    虽然他机关算尽仍敌不过天意,雷声轰隆,击出他的元神,如今痴呆得只会傻笑,口水滴满身的需要人全天候照顾,完全没有自理能力。

    或许是强求的下场吧!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逆天而行遭受报应,两人本就无姻缘。

    “我警告你不要太小人,得寸进尺地踩著人家的头顶往上攀,不顾道义地海削我一顿,小心摔得你粉身碎骨,我会在一旁大声鼓掌叫好。”

    哼!他生气了,绝对不要让小人太得意,他休想如愿地抢自己的爱人,他誓死捍卫主权。

    “你的声音挺大的,不如到外面吆喝两声招徕客人,以你的俊脸肯定能引来一大笔生意。”很久没挖耳屎了,今天有空来掏掏。

    浮在半空中的小男孩两脚交叠地盘坐著,打了个哈欠又挖挖耳朵,一脸悠哉的吃著鸡腿,丝毫不受影响地忍受韩青森的聒噪。

    反正喋喋不休是他的天性,自己早练就充耳不闻的本领,管他狗吠还是狼-,天塌下来都不关自己的事,他只是个十二岁大的小男孩。

    “你当我是什么,大声公吗?”他才不要出去抛头露面,当铺倒了,他最高兴。

    谁规定员工一定要对老板尽心尽力,他偏要反其道而行,让天下有情人都得到爱情,以报他的“知遇之恩”。

    “嗯,可造之才、可造之才。”小男孩笑眯咪地点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

    气得快跳脚的韩青森拿他没辙,用力拖地来发泄怒气。“总有一天我要将你拉下来痛打一番。”

    什么应徵园丁,根本是请他来当杂工的,既要整理堆积如山的帐簿,还要核对每一位客人的要求是否已经实行,否则他就得日夜赶工完成“份内”的事。

    当初说有需要时才来报到,平常的时间是自己的,不用担心事情会做不完,他的工作是份闲差,只要有空来逛两圈就好。

    结果呢,他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不够用,光是当铺的事就忙得他焦头烂额、不可开交,连睡觉的时间也没有,他快被涓姊骂到臭头,因为他已经连续三天没去录音室录音,导致新专辑迟迟无法推出。

    更悲惨的是,他明明已赎回心上人的爱情,为什么他这万人迷的天王巨星却连恋爱的边也碰不著,天天盼妻早归。

    早该知道这小表……呃,老板不安好心,大发慈悲的在火场救出奄奄一息的她,结果马上恢复本性的趁她意识不清之际,拐骗她签下另一张卖身契。

    哼!这笔交易他未免赚太多了,一份爱情换来两位“奴”工,他一定会噎死、梗死、胀死、虚脱死,只剩下乾躯壳。

    “嗯,宏伟的志向,我等你喔!”小男孩故意学○二○四的热线女郎抛出个媚眼,然後自己笑得乐不可支,险些从上头翻下来。

    “别太嚣张,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咬牙切齿的韩青森恨恨地诅咒著。

    其实地板根本不用扫,桌椅柜台也不必每天擦拭,老板刻意“磨练”他的定性,简称整人。

    当时被天雷地火阵包围的紫蝶确实难逃一死,她的气数已尽,本该受天雷轰顶,千年一大劫是成仙的必经之路,若能化解危机便可成仙。

    但她太眷恋人间了,明知有危险仍旧奋不顾身地冲入阵法中救人,不思自身安危地将活命机会给了她爱的男人,错过上天的美意。

    天雷落下,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突然窜出的黑影将雷电扫偏几寸,未正中她的要害只伤著肩胛,但仍导致蝶身因承受不住巨大的雷击而现出原形。

    只要一息尚存就不怕救不了,当铺老板和夥计从火场把他们带出,但是事後再向他们索取报酬当作治疗费,摆明不做亏本的生意。

    所以不情不愿的韩天王怨声连连,直道老板是没人性的吸血鬼,员工“眷属”应该得享公司福利,而不是趁机敛财,打著行善的旗帜收回扣。

    “阿森,你又在和老板比耐性吗?”真是长不大的大孩子。

    熟悉的轻柔嗓音一扬起,韩青森感动地红了眼眶,把抹布丢向一旁,三步并两步,快快地把他的爱人搂入怀中。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们起码有八个小时没抱抱喽,所以他们算起来有“一年”没见面了,真是想念呀!

    “紫蝶,我好想你喔!你以後不可以离开我这么久,不然我会想你想得胃怞筋,鼻毛发痒,脚指头外翻,浑身上下有如虫咬一样难受,每一根神经呐喊著想要你要你要你……”

    他的肉麻话像是说不腻,鲜少重复的天天说,从不觉得难为情,像个被爱敲破脑袋的傻瓜,天天都笑得非常恶心。

    当初向主子建言的童梓则十分後悔挑错夥伴,表情怞搐地忍受韩青森一发不可收拾的大嘴巴,心中怀念以前清静的生活。

    “好,乖,别顽皮了,在旁边等我一下。”美眸含笑,紫蝶安抚的拍拍他肩膀。

    韩青森眸子闪了闪,在她耳边轻道:“别当我是孩子敷衍,我绝不离开你。”

    紫蝶因他眼神中的坚毅顿了顿,这才发现原来他还有这一面的性格。“看来你瞒了我很多事喔!”

    他装傻的眨了眨眼,趁势吻了她。“哪有,我在你面前是没有秘密的,透明得像水母般一目了然。”

    紫蝶笑了笑,“我看比较像河豚,美味却有毒,处理不慎会中毒。”而且他老是气鼓鼓的。

    “嗯哼!别转移话题,你今天还没说爱我,你一共欠了我两万四千三百零九次,快点还来,快还来……”他又开始孩子气的耍赖。

    她但笑不语。

    真要算起帐,她一辈子也还不完,就让她慢慢欠著生利息吧!反正爱情银行倒下了。

    “少在我眼前打情骂俏了,你们想害我长不大吗?”小男孩飘到两人头顶,将吃剩的骨头往韩青森的头上一放,把他当作现成的活动式垃圾桶。

    “你……做人别太超过,当心我罢工。”欺、人、太、甚。

    “呵……你认为我是人吗?”小男孩笑得好诡异。

    人做不到的事,他全做得到,他怎会屈就自己当人呢?

    可恶,又被他将了一军。“紫蝶,老板欺负我,我们罢工不要做了,让他累死算了。”

    “任性。”这份工作可不能说不做就不做,他们是签有合约的。

    “管他任不任性,咱们不要替他做牛做马了啦。”根本不把人当人看嘛!他要罢工抗议。

    话一说完,他就拉起紫蝶的手就想往外走。

    “要走请便,但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你的寿命最多不过百年,而你心上人却再活个千年都不成问题,要是哪天你老到牵不动她的手,可别回来找我,我可是会大声嘲笑你老牛吃嫩草。”白发配红颜,不信他不低头。

    小男孩惬意的笑著,改坐为躺地浮在半空中看童话故事书。

    “你……够狠。”脸一沉,韩青森又讪讪然的回身恶瞪躺得非常舒服的老板。

    “好说、好说,这是我能力范围内的本份。”不狠怎么开当铺。

    “死小孩……”

    韩青森气得脸红脖子粗的想捞他下来踹几下,正要举高的手被一只柔情似水的柔荑给拦下,他的怒意当场软化成一摊水。

    “我们斗不过老板,他的道行比我高。”他身上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但肯定不是来自神界。

    噘著嘴,韩青森一脸委屈的说:“难道我们活该被他奴役?”

    紫蝶笑了笑,语带深意地凝视他。“想想我们从中得到的好处,改天我们帮他数数花,就算真的少个十朵、八朵,他应该也不会有意见。”

    “喔!数花呀!”大嘴一咧,两排白牙特别刺眼地闪著亮光。

    眉头一皱的小男孩不安地看向两人,第一次有心慌的感觉,下意识将目光投向和他合作关系良好的童梓。

    也许他做了亏本的生意,找错了夥计。他开始担心养鼠为患。

    数月後。

    “紫蝶仙子,请跟我来……”

    一阵缥缈云雾迎面而来,四周霞光四射,仙乐飘飘,笙箫同乐,喜雀满天飞舞,仙鹤低空掠过,好一片西天净土的景色。

    手持拐杖的长须老者立於云端,满脸笑容让人心情为之平静,一股扑鼻的檀香味使她脑子清净,身子一轻地往上飘浮。

    虽是初次见面,但紫蝶对老者一点也不陌生,态度恭敬的行礼。

    “紫蝶见过太白金星。”

    捻了捻胡,仙风道骨的太白金星呵呵一笑。“不用多礼,你该明白本座今日到此的用意吧!”

    “是的,紫蝶明白。”今天是她满一千岁的寿辰。

    “那你的意思呢,可愿意随本座回灵山潜修?”王母娘娘的蟠桃园也需要人手。

    她笑了笑,摇摇头婉拒。“人说神仙万般好,不愁吃与穿,但是仙境不如人间有趣,人生百态变化万千,叫紫蝶百看不厌。”

    “是因为他吗?”

    手一扬,云雾向两旁散开,居高临下的俯视一位正在室外开演唱会的男子,那儿灯光明亮恍如白昼。

    “尊者贤明,紫蝶在人间待太久了,早已沾染世间俗气,恐无纯净灵心。”他又在装酷了,真可怜那些在舞台下被他骗了的人们。

    “不再考虑吗?人间情爱有如昙花一现,此时浓情,他日未必深情,你要想清楚。”机会稍纵即逝。

    “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人。不论这份情能持续多久,至少我曾深爱过,定不负今生。”演唱会快结束了吧!瞧他热舞得满头汗。

    看得认真的紫蝶浑然忘我,差点疏忽身边的尊者。

    她抱歉地一笑,眼前的画面又恢复原先的景致,烟雾弥漫只剩若有所思的太白金星。

    “唉!你们这些小仙总是贪恋人间的一切,放我一个老头孤单寂寞,你们於心何忍。”

    人人都想成仙,可这些仙人却老爱往人间跑,乐不思蜀得忘了天条,叫他苦恼不已。

    “尊者,你老人家无七情六欲哪来的伤悲,小蝶心意已决,你用不著再劝我了。”让她留恋的人实在太多了,她真的走不开。

    “呵……被你这小丫头看穿了,拐不了你。”有点可惜,她有不错的资质可为仙界效力。

    此时——

    韩青森公寓的门被大力踹开,一道气冲冲的身影以雷霆万钧之姿冲向紫蝶的卧室,大肆抨击某个没良心的家伙。

    “蝶姨、蝶姨,你一定休了那个大混蛋,他居然不肯收留我耶!还命令我限期搬家,你说他可不可恶,我哪里像电灯泡,有我这么可爱的食客,他该偷笑,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赶我……”

    沉睡的女子并无反应,但被雾气包围的紫蝶见状不免莞尔,太白金星则是感慨万千,知道留不下她了。

    她太重情了,挂念难除。

    “罢了、罢了,你回去吧!本座不强人所难,哪天想通了就来找本座,仙册上已记载你的名字。”她已是仙而非精。

    “谢尊者成全,紫蝶告退。”

    雾突然散了。

    紫蝶一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胡翩翩那张气愤不平的怒颜。

    眼神一柔地流露出对人世间的迷恋,很庆幸身边的人和物都对她带著一份包容,开启她对人性的信任。

    唇畔漾散一弯笑波,慢慢地扩散。

    有爱真好,她不会再傻得把生命中最重要的爱情给典当掉。

    【全书完】-

    欲知翩翩的奇诡情事,请看寄秋花园春天系列012《翩翩》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蝶恋最新章节 | 蝶恋全文阅读 | 蝶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