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动凡心 > 第十章

动凡心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你晒够太阳了吧!该回过神瞧瞧我们这些担心得捡蛇皮的朋友,你未免也消沉得太久了。”

    暖暖的阳光照在回春的大地上,一片油绿的春色让人懒洋洋的不想动,只想瘫在百花盛放的花床上.让自己呈现死态不问世事,专心当泥土里的一条虫,不用翻身也能享受那份惬意。

    桃红李白的景致宛如仙境一般叫人沉迷,蝶舞翩翩带来悠闲的好心情,谁管他人世间的情情爱爱有多复杂,在这里所有的浮躁都会沉淀,只剩下单纯的一日复一日。

    人烟罕至的“紫蝶幽谷”正展开一年一度的大飨宴,成群的蝴蝶在花丛中穿梭采蜜,美丽的衣裳在光的折射下更为光彩耀目,无数的彩衣蔚为虹海,妆点着这令人感动的生命。

    冬尽了,幸福的铃兰花送来花信,告诉大家春来了,莫要辜负了大好时光,春天是恋爱的季节。

    不过……

    “谁消沉了,没事走这些别挡住我的太阳,我的身体才暖和了一些。”慵懒无力的蛇颈略抬了一下,随即倦怠的垂下。

    她才不会为了个目光如豆的死男人伤春悲秋,他一辈子没胆也不关她的事,人和蛇注定没有结局,她又何必牵牵挂挂的记怀在心,说不定人家早把她忘得一干二净了。

    说不想的雪子自我厌恶的趴伏着,满脑子尽是一张她发誓要忘掉的男人脸孔,心中有怨的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好像她不说就没人知道她的心事。假装无恙的继续过她的日子。

    思念总在分手后,她以为她可以控制自己不去爱,谁知强烈的思念却在分开之后涌上,心口懒懒地不想出门找乐子,让她不禁恨起令她动心的家伙。

    屏幕中从高楼跃下的男人连死都不怕了,居然会害怕一条蛇,让她想见他的欲望当场冷却,担心再一次吓晕他。

    唉!她几时变得这么善体人意了,竟然会为一个人类着想。;;

    “太阳可不是你专有的,它属于需要它的任何生物,而且除了它之外,生命中还有其他重要的东西,例如爱情。”难得看她这样安静,真是怪不习惯。

    “少在一旁洗脑,你和你的蝶痴情人给我滚到天涯海角恩爱去,省得我耳边老是出现奇怪的噪音。”不是每个精怪都像她那么幸运,拥有一个真正爱她如命的情人。

    心又躁了,她就不能让她平静的装死吗?非要一再撩拨她心底的痛处,让她想痊愈也痊愈不了。

    “逃避解决不了事情,今天你搁着不管,明天可能成为你心中的疙瘩,永生永世的跟着你。”她不是危言耸听,凡事最怕留有遗憾。

    雪子懒散没精神的嗤之以鼻。“蝴蝶,你打算开堂授课当心灵大师呀!麻烦别来找我,我不是会尊师重道的好学生。”

    “但起码你肯学,有些事说出来会比较轻松。”就怕她闷在心里当没这回事,一个劲地钻牛角尖走不出来。

    瞧她此刻的落寞神采还真应了那句——报应。

    平时不把爱情放在眼里,当是游戏一般的轻贱,从不肯用心体会别人的感受,任意妄为的将真心付出的感情踩在脚底,回过头反怪罪对方虚情假意。

    也许她的身份的确令人惊恐,但是她若不愿把心交出来,又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虚伪,她不一样先抱着玩玩的态度欺瞒对方。

    爱情没有对与错,用心的人自然得到回报,一心只索不给哪能明白爱情的真谛。

    “喂!你能不能别来烦我,我晒个太阳没碍着你。吧!瞧你——嗦嗦像个老太婆,你酿个百花酒要酿到什么时候,等花都谢了吗?”咕!她脸上写着我有烦恼不成。

    谁都有不开心的一刻,总不能要她整天笑脸迎人像那个白痴韩青森,装疯卖傻地出卖皮相,那她宁可继续冬眠一千年。

    手提着花篮,紫蝶轻笑的举起纤指让一只蝴蝶停歇。“你忘了紫蝶幽谷四季如春,随时随地盛开各种花卉,花谢了还会再开,一年比一年茂盛,永远也采撷不完。”

    因为这里是蝴蝶繁衍后代的殿堂,取之不尽的花蜜正为它们所需,自然凋谢不得。

    “但爱情错过了就不会再来,骄傲任性的蛇妖难道要就此认输,甘愿败在爱情的手上?”矢志认命可不是妖的宿命。

    雪子愤懑的扬眉一瞪,似要一口吞了她。“该死的蝶精,你就非要激怒我是不是?!不看我暴跳如雷就觉得日子难过。”

    谁说她要认输来着,她只是懒得花时间和爱情周旋,又不是少了爱就活不下去,休息一下会怎样,她不能偶尔偷懒的让对方主动呀!老是由她出击多没意思。

    她棋原雪子可是日本皇室的后裔耶,拥有高贵的皇家血统,岂会被只只谈过两次恋爱的蝴蝶取笑,

    她勾引男人的本事无人能及。’;;“瞧!这样不是有生气了些,不再死气沉沉让大伙以为你真是条死蛇,打算吃了你好增加修行。”她在心里多加了一句——她是修练有成的蝶仙而非精。

    “吃了我?”眉毛一挑,轻媚的艳容出现桃色。

    他们敢?!

    “看你脸上恢复了神采我也放心了不少,瞧大家都笑了呢!”终于激发出她的好胜心,不再咳声叹气了。;;.

    “大家?”;;

    视线一转,她看到一张张带笑的脸正朝她点头,有美有丑有滑稽的,可却都用最真诚的一面付出关心,不因她平时的张狂表现而予以讥笑,心无芥蒂的仍为她的失意感到忧心。

    心底一阵波纹摇晃,感动不已的雪子微露一抹微笑,故意装泼辣的扬扬尾拍打他们四周的花草,口气凶恶又刁蛮的横眉怒视。;;

    “你们这群丑家伙可别想使什么坏心眼,想看我哭可没那么容易,全围在这里干什么,有热闹看呀!”哼!她可是精明又恶毒的雪子,休想占她便宜。

    “哎呀,看她又开始开骂,我的骨头都松了。”龟仙伸了伸腰拿龟壳揭风,一副憋了很久没挨骂的贱样。

    “是呀!真怀念她夹枪带棒的讽刺,没听见她媚得酥魂的声音还更是寝食难安。”幸好她的本性又回来了,他可以安心的睡个好觉了。

    “雪子的尖酸刻薄可是咱们谷里的经典,少了她冷血无情的讪骂真寂寞。”一脸满足的山猪搔了搔猪耳朵,感激的朝天一拜。

    “对呀、对呀!她的蚤样一直是我们学不来的,好想看她发浪喔!”花精羡慕的直抛媚眼,可是怎么看都像眼睛怞筋。

    “我也是、我也是……”

    一群蟾蛉、蜜蜂也在一旁鼓噪,大家抢着要开口,仿佛过了今天就没有机会闲话家常,不赶紧把对蛇妖的“爱戴”说出来会不舒服,她的丰功伟业值得推崇和学习。

    这种近乎污蔑的言论不算赞誉吧!表情一阵陰郁的雪子越听越气闷,嘴角扬起的笑意也越高,像要收集到第一百句“赞美”才要颁奖,个个有份绝少不了,她会非常亲切热情的给他们一个蛇吻!

    见她开始累积怒气的紫蝶仙子好笑的扬扬手让他们离开,她可不想她的紫蝶幽谷沦为杀戮战场,血流成河的如人间炼狱。

    “雪子,我有一份礼物要送你,你不能拒绝。”这件礼物挺重的,花了不少力气。

    “不能拒绝的礼物?”她在玩什么把戏?她以为整人的把戏只有跳蚤上身的翩翩才会玩。

    满脸狐疑的雪子充满戒心的盯着她瞧,猜不透这只爱搞神秘的蝴蝶葫芦里在卖什么药,捉弄的笑容让她十分不安。

    “小翠,把礼物带出来。”

    带?

    她不会送她一头牛或类似的东西吧!

    “是的,小姐。”礼物就来了。

    掩唇轻笑,穿着一身古装的青鸟精轻推了诧异不已的“礼物”一下,他才大梦初醒似的移动脚步,由陰影处走到阳光下。

    风,轻颤的拂过树梢。

    ☆☆☆

    “怎么会是你?!”

    质疑、不解、困惑,被骗的恼意和受伤的怨怼排山倒侮而来,像滔滔不绝的怒涛,足有千丈高的浪一阵又一阵的叠叠层层,好像要淹没所有的高山和陆地,叫生人绝迹。

    怀着愧疚而来的身影缓缓走来,脸上带着求恕的腼腆笑容显得不太自在,先是同手同脚的差点踩到走得慢的兔子精,而后又因太过专注的努力控制呼吸,绊到地面上龟仙忘了带走的壳。

    踉跄的绊了一跤,他的举止有些笨手笨脚,看得出来十分紧张,手心冒着汗不敢直接擦拭,悄悄地看于身后松开又握紧,握紧又松开,反覆的做着相同的动作。

    屏幕上受人拥戴的硬汉明星莱尔-坎培斯英勇无比,信心满满地打击犯罪与恶势力周旋,严肃不苟、冷厉凌人,是个无所不能的真英雄。

    但是此刻的他却是为爱谦卑的普通男子余追欢,心里有着慌乱和畏惧,担心心爱女子不肯轻易饶恕他,战战兢兢地带着赎罪的心情一步步靠近,神情紧绷的令人同情。

    心之所系,惟有她一人,即使她是巨大的白蛇。

    “给我站在原地别再过来了,你不怕又晕倒了。”冷喝声突地一起,带着愤怒的挣扎和一丝丝夹杂着期待的关心。

    笑得有点虚弱,他仍用力的吸了口气说道:“我只是一个没见过蛇会变人的寻常男子,你不能问都不问的宣判我死刑,总要给我时间调适我将来的孩子可能是一条条在地上爬行的蛇。”

    想到一窝子蛇,他的精神就无法放松,满脑子是群蛇乱窜的景象,而且蛇口一张齐喊着爹地。

    “用了三、四个月够了吧!你别告诉我你已经不怕蛇了。”至少进步了许多,看见她的原形还能挺直站立,没砰地一声汇给她看。

    “我……”他吞了口口水,老实的说:“怕。”

    一听他坦白得令蛇抓狂的回答,蛇信嘶嘶的雪子气得鼓起两困,怒不可遏的认为被他戏弄。怕还来干什么,存心看她为情所伤的狼狈样吗?

    “可是我更怕你不理我,我不是个零缺点的完美情人,也有懦弱的一面,我知道自己的行为很差劲不配请求你的原谅……”他顿了一下才鼓起勇气的大声宣告,“我爱你,爱得不能自拔,虽然你是一条骄纵又任性的蛇,我的心意始终不变,爱你没有理由。”

    “即使你的未来非常悲惨,一堆蛇子蛇孙满屋子爬?”她微带讥诮的述说他俩若在一起的日后情景,看他还敢不敢大言不惭。

    肩膀缩了缩的莱尔露出苦笑。“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我爱上心高气傲的蛇妖,我不认命行吗?”

    他说得有点无奈,僵硬的神经不曾放松。

    “何必委屈自己来迁就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没人规定你一定要爱上我。”她说得一脸恨意,一点也不像话里的无所谓。;;

    “心要是有把钥匙可以随意控制的话,这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遗憾,我想你,雪子,想得心都痛了。”无心工作几乎搞砸了饭碗。

    “实在看不出你有多想……”态度趋缓,语气怨怼,她眼中浮现对他难以克制的情感。

    绝不会有她想念,男人都是无情无义的讨厌鬼,只会用甜言蜜语哄女人开心。她哀怨的想着。

    “麻烦你下次要失踪前先留个地址好吗?你要知道在几亿物种找一条蛇有多难,尤其是变来变去的蛇。”他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寻蛇,总不能直截了当要征信社找百年蛇妖。

    要不是一只青色的鸟飞到他窗前开口说人话.他真以为自己做了一场荒诞无稽的怪梦,梦醒后什么也没有,只剩下一堆惆怅。

    雪子的嘴角扬起一抹淡笑,口气仍不驯的说:“干吗?想来寻仇不成,你那个胆大包天的经纪人还说要找道士收我呢!”

    凭她也配威胁她?!不知到时候是谁收谁,她可有一队死忠的爱慕者等着为她劈荆斩棘、肝脑涂地,蛇妖的魅力并非浪得虚名。

    “波莉请辞了,听说惊吓过度犯了感官功能失调症,目前正在接受心理治疗中。”他的脸上流露一丝对她纵容的宠溺笑意。

    因为少了个人管理他的日常所需,所以他的生活乱成一团的理不出头绪,该办的事没办,该做的事他搞得一塌糊涂。连衣服都忘了送洗,穿着发酸的休闲服坐在空无一人的豪宅发呆。

    这几个月他想了很多,什么工作也不接的沉淀心情,他想起未发现父亲出轨前一家甜蜜相处的情景,还有母亲笑得满足的快乐表情,原来幸福曾经光临过他们家。

    很多事在时间的流逝中淡忘,他在寂寞中顿悟自己的行为有多幼稚,再怎么不是也是给了他生命的人,他有什么资格恨他,他不过顺心而走罢了,不算犯了什么大错。

    离家十几年第一次踏进家门,景物依旧人事已非,当年以为不败的巨人已成耆老,两腿不良于行必须依赖轮椅代步,一次脑溢血瘫痪了左半身,连拿个东西都需要看护帮忙。

    那时他才明白自私的继母为何急着找回他,并企图以婚姻控制他的未来,老迈的父亲虽中风多时但神智清明,早已对外宣告他才是惟一继承人,发妻外戚无权干预。

    “要我送副挽联去致哀吗?”她一点也不认为是自己的过错,理所当然的姿态让人联想到得政之后的慈禧太后,看谁不顺眼都可以拖出去砍了。

    “那倒不必,你只要原谅她老板的无知与蠢纯。给他一次重新学习爱你的机会。”脸上仍有些苍白的莱尔认错的说,眼中的深情并不假。

    爱没有选择权,爱就是爱了。

    “嗯哼!我看起来是那么随便的蛇吗?任何人在我面前丢根回头草就能叫我点头。”未免太便宜了,想都别想。

    隐身一旁的观众吃吃地偷笑,蛇本来就是没什么节躁的冷血动物,她居然拿乔?

    仰着颈一望十分庞大的白蛇,他苦笑的伸出微颤的手抚摸她冰冷的长躯,“我已经努力克服对蛇的恐惧,我保证不会再令你失望。”

    “人类许承诺跟拉泡屎一样容易,一转身就忘个精光,谁会记得曾誓言旦旦地允诺什么,除非……”蛇目露出捉弄的光彩,诡谲得让人不安。

    “除非什么?”急迫的上前一步,可是一见到粗壮的蛇身,马上一僵的莱尔真的笑不出来。

    他还是怕蛇。

    故意考验他真心的雪子压低蛇颈俯视他。“吻过蛇吗?给我一个值得回头的吻吧!我会考虑捡回你这根草尝尝。”

    “一定要吗?能不能用其他方式代替。”肩一垮一脸惊惧,他的腿已经完全麻掉。

    “呵呵……不勉强哟!怕死就别来,想爱我的人满山满谷都是,不缺你一人。”她高傲的扬眉一讥,摆明了要刁难他。

    这……他迟疑了一下才无奈的说:“不勉强、不勉强,我非常乐意,谁叫我爱上一条蛇。”

    整个紫蝶幽谷的老老幼幼都睁大双眼等着见证这场世纪大爆笑……呃,口误,是超惟美异种族结合的世纪恋曲,虽非空前绝对绝后,人与蛇的拥吻举世难逢。

    只见一只黄蜂衔来一张矮凳,高度不够的男主角头一回要踮高脚跟亲吻他的爱人,脸色青白交加地猛吸气,像是抱着誓死如归的精神将下巴往上挺,抖动的唇碰触凉透心的冰温。

    没……没什么难嘛!不过是一个吻而已。

    可……可是分岔的舌会不会太长了,感觉像两根舌头在口腔内翻搅,舌长得深入喉间挑拨。

    天呀!请赐予他正常的爱情吧!他想他快受不了。

    倏地,沉重的压迫感消失,令人畏惧的白蛇幻化成冷艳的娇媚女子,轻搂着他的颈项嫣然一笑,尖挺的鼻头蹭着他,多少情意尽在盈盈笑眼里,诉说着离别后的相思。

    “我可以晕倒了吗?”一说完,他两眼一翻的软脚。

    嗄?怎么这么没用说倒就倒,准会被蛇妖吃得死死的。非常热心的“观众”们如此想道。

    “唉!算你没耳福,我本来想说一句我爱你的。这下可省点口水了。”她这辈子就只说这一次。

    “没关系、没关系,我听见也一样,这下你赖不掉了吧?”哈、哈!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终于让他逮到机会了。

    “什么,又是你?”简直陰魂不散。

    手持录音笔,手舞足蹈的小男孩神气的扬头一视。“咱们把账算一算,有录音存证你再也不能要赖了。”

    蛇妖的爱情是否保得住呢?

    一个小时后,气得跳脚的当铺老板怒冲冲的瞪视全体叛变的伙计,吼声如雷的发出狂兽般的咆哮,不敢相信他们居然联合起来举行什么和平公投,让一群精怪进行表决。

    “主人,下次别再将我变成老鼠,我有恐鼠症。”佝偻的老者一脸正经的提出抗议,毫无表情的面容闪过一丝微乎其微的笑波。

    故事和平的落幕了,棋原雪子以三百年的修行赎回心爱男子的爱情。

    虽然她已经不能算是一条蛇,但妖魅的本性仍在,依然烟行媚视的作乱人间,在未来的五十年里翻云覆雨,把原本糟得不能再糟的世界搞得乌烟瘴气,怨声四起。

    而她的爱人嘛!

    呵呵……正在练习如何不晕倒,听说他的小孩喜欢用爬的。;;

    一全书完一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动凡心最新章节 | 动凡心全文阅读 | 动凡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