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水晶露珠 > 第十章

水晶露珠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我不是要你好好的跟著她,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不成?!”

    砰地一声,一道暗灰色的身影飞向一尘不染的白色墙壁,狠狠的摔落於排满花景的角落。

    嘴角流血的朗五可不敢抱怨这拳下手太重,罪有应得的他满脸愧疚,鼻青脸肿不当一回事的蹒跚起身,他猜测自己少说断了几根肋骨,浑身疼得几乎无法站直。

    他没想到一时的疏忽会酿成巨灾,原以为大小姐就快离境了,应该不致惹出什么祸事才是,就算让她逛逛街、买点台湾名产回英国也无可厚非,反正瘟神一送走他就轻松了。

    谁知她说要上一趟化妆间整理仪容就不见了,留下换下的衣服和刚撕下的假发标签,在他察觉不对时已经来不及,早先她打扮得像飞女走过他面前时,还当是神似的女孩而惊讶。

    原来她早就有预谋在离台那一天行动,这几天装得乖巧又好相处的模样只为瓦解他的防心,让他不疑有他的给予方便。

    相信不少兄弟也和他有同感的以为她真变了,不再像从前那么难伺候又刁蛮,言行举止表现出浓厚的英国贵族气质,优雅得令人很难拒绝她的要求。

    他早该了解裹著糖衣的毒药本质还是毒得死人,可是他为了想偷懒一下忘了老大的吩咐,让她从容离开视线远去,还未发觉有异的吹了个口哨加以调戏,他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老大,都是我的错,我没料到她心眼那么多,你再揍我几拳吧!我心里会好过些。”不然他会良心不安,老想著里头的人儿会不会香消玉殡。

    他有很深的罪恶感。

    表情显得疲惫的铁汉生已没力气责备他了,真要有错也是由他引起。“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看著就好,你也帮不上什么忙。”

    望著手术中的灯号,他内心的悲痛无法以言语形容,明知道义妹的偏激思想如一枚活炸药,他还放任她在街上四处游走而不加以制止,轻忽她的病况有多严重。

    他甚至忘了提醒她要吃药,一接到南部保全人员遇刺重伤的电话传来,没多做安排的就立刻起程南下,一心在兄弟的生死存亡上。

    是他太轻心了,没做好万全的准备才会害得心爱女子受此一劫,吉凶难断的与死神搏斗,叫他如何不自责,如果他能更谨慎些,或是直将蒋诗柔强送出国,也许现在她就不用受苦了。

    难怪他这几天总是心神不宁,老觉得有股气压在心头化解下了,一再徘徊胸口不肯散。

    或许他直觉会有事发生才会产生胸闷,可惜他自信过度疏於防范,让她有机可趁的铸成大错。

    “可是我不放心呀!小可爱……呃,我是说方小姐的情况没稳定我走不开,若老大突然有事要办我也好即时帮忙。”人多总没错,需要帮手的时候就不用急得团团转。

    眼睛盯著紧闭的门,铁汉生苦笑的低慨,“还能有什么事呢!她已经没办法开口要求我别吓她。”

    想到这里他心口一阵紧缩,要是她能平安无事的度过此劫,他保证不再逗弄得她惊吓得脸发白,即使她胆怯得连家门也走不出去也成。

    “老大,你别难过了,方小姐是好人不会有事的,人家不是说吉人自有天相。”其实他真正想说的是傻人有傻福,笨蛋没那么容易出事。

    不过他怕再挨拳头,所以圆滑的省略不言,免得真要在医院待个一年半载,无行动能力。

    朗五的脸色不比铁汉生好到哪儿去,两人的表情从一接到通知就未放晴过,眉头深锁仿佛有承受不了的重量,漠然的沉寂罩向来冷清的手术房外,周遭安静得连蚂蚁爬过的声响都一清二楚。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黄昏的霞云一朵朵飘过寂寞的天空,染红了眼中的景象,好像鲜艳的血色在哭诉不公的对待,一步一步朝西方落下,无言的控诉遭遇的无妄之灾。

    几乎过了一辈子般痛苦的等待,其实前後还不到五个钟头,穿著手术服的医生才推门而出,神情凝重的看向在外守候的家属。

    “你们要有心理准备,伤患的情况不太稳定,三天内伤势若无好转,我怕会有其他并发症。”他尽力了。

    “她伤得真那么严重吗?通知我们前来的是她公司的负责人,听她的口气似乎不怎么著急。”问话的是心急的朗五,他不太敢相信好好的人会伤得连医生都束手无策。

    “她不是被普通的盐酸泼到,而是浓缩了将近一百倍的强酸,整个脸部肌肉都见骨了。”医生顿了一下挪挪滑落鼻梁的眼镜,让人紧张得不敢呼吸。“你们要担心的是,她一旦渡过危险期後能不能接受自己的状况。”

    “什么意思?”铁汉生语气轻得令人害怕,双目陰沉得似要噬人。

    叹了一口气,他接过护士手中的病历表一翻。“因为强酸正面冲击颜面,腐蚀得连毛发都难以再生,就算再精良的移植手术也没办法再造一张脸,她曾有的美丽将被凹凸不平的焦肉所取代。”

    “天呀!那她不是全毁了。”不论死活都非常难熬。朗五的脸色一白,他怎么对得起老大的托付,这样的结果可是毁掉两个人的一生。

    重情的老大不会弃她而不顾,不管她能不能好起来,他都会陪著她走到最後。

    “更叫人难过的还在後头,浓酸腐蚀到眼睛,所以她现在已经是个瞎子了,永远没有复明的机会。”这不是换眼角膜就能复元的问题,而是眼球灼伤得不堪使用。

    从医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狠绝的手段,不仅毁了对方的容貌,还让她一辈子活在无法面对自我的恐惧当中,实在叫人暗惊社会的病态,女人的凶残不下於男人。

    “你是说方小姐这辈子再也看不到东西?”那真比死还痛苦。

    方小姐?医生狐疑的翻翻病历表,有点困惑的看向悲痛不已的家属,好像有什么地方搞错了。“你们误会了,病人姓……”

    没让他有机会更正错误,一道如火车头似的身影飞奔而至,咆哮的迎面给“家属”之一一记重拳,悲愤的程度让他不免退了几步,生怕那穿著短裤、拖鞋的男人也把他算计在内。

    还是先换下这身衣服再说,待会再吩咐护士解说一番,也许等一下他们就会发现自己弄错了,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他只是医生而已。

    “该死的混蛋你还我的女儿来,我的小痹那么善良又惹人怜惜,你怎么可以让她受到伤害,我打死你,打死你……为我的心肝报仇。”女儿呀!是爸爸没照顾好你,是爸爸的错,我不该相信坏东西也有改邪归正的一天。

    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方大同顾不得好不好看,向来最注重仪表打扮的他破天荒一身迈遢的出现众人面前,头没梳、脸没洗还黏上些面粉,好不伤心的拚命的打著不还手的男人。

    他哭自己为什么总是迟到,十几年前妻子车祸伤亡没来得及见最後一面,等他知晓意外的时候她已葬在黄土里,孤零零的没人送终走完人生的旅程,连让他立碑的机会都没有。

    好不容易找到失散多年的女儿以为可以稍做弥补,谁知她的命运如此坎坷,生活才稍微如意些竟遇到这种祸事,老天真是不长眼呀!坏事做尽的人却没有报应,反而连累他天性善良的女儿。

    不公呀!上苍,祢何其忍心残害无辜的人儿,我以後再也不拜祢了,让祢少受人间烟火而饿死。

    “呃,别打了,人死不能复生……呸呸呸——瞧我这张烂嘴在胡说些什么,小可爱一定会平安无事的渡过危险期。”大吉大利、大吉大利,他可不想被两个疯了的男人围殴。

    “不打他我气难消,你给我滚开别拦著,不然我连你一块打。”现在他看谁都不顺眼,除非他家囡囡没事,否则他们一个个都要替她偿命。

    全身痛得骨头都快散了的朗五仍不肯放手,全力阻止他毫无节制的愤怒,人肉又不是沙包能任凭捶打,打多了也会要命,一个不小心真打出问题他怎么向其他兄弟交代。

    不管了,死也要护著,不枉兄弟一场。

    “小五,你让开,我的确该死。”他的身体已经没任何感觉了,如同死去一般。

    “不行啦!老大,万一你被打死怎么办,兄弟们还要依赖你。”他朗五比较没用死不足惜,要打就打他好了。

    “你……”真傻呵!

    打到手软的方大同也累了,愤恨不休的怒视著铁汉生。“你们两个别给我装出一副重情重义的模样,快把害人精给我交出来,不然我绝不善罢甘休。”

    他要捉花她的脸,用盐水浸泡个二天三夜,再用炭烤的烘乾她,把她烘成四不像的人乾。

    经他一提起,眼神冷厉的铁汉生赫然发觉始作俩者不见了,去向不明没人知道她的行踪。

    “我会把她找出来,用最严厉的方式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死的活著受苦,用她的余生来忏悔。”他不会轻易让她死,那太便宜她了。

    “呃,没必要这么狠吧!我什么事也没做。”拜托,别再吓她了,她胆子真的很小。

    “这样哪叫狠,应该剥她的皮晾乾做成皮鞋天天践踏,再把骨头拆下来浸泡屎尿里,叫她永远投不了贻。”敢动他乖巧的女儿,死上千次也不足惜。

    哇靠!心狠手辣耶!她没那么不孝吧?“爸,我只是忘了没买生日礼物给你而已,不需要让我死得这么悲惨吧。”

    吓死人了,以後初一、十五她会记得上香……啊!不是啦!是晨昏定省的问安,免得他老人痴呆症提早到来。

    “乖囡,老爸不是怪你迟送礼物,我是……囡囡?!”

    说来还真是巧合,巧得令人觉得不可思议,正当蒋诗柔企图毁她容时,一辆逆向行驶的高级房车忽然撞到路旁成排的机车,一阵哗啦啦的声响後机车全倒,撞上手扬高的倒楣鬼,整瓶蓝色的液体就这样倒在自个脸上,一滴也不剩。

    当时她都吓傻了,被吴姊拉到一旁惊魂未定,整个人无法反应的呆立著,还是路人一见出事才赶紧报警叫救护车。

    因为她的衣服不小心溅到一滴盐酸,担心她有事的吴姊逼著她也要上医院瞧瞧,这才发现盐酸的浓度连布料都烧出一个洞,在她的皮肤表面烙出个铜板大小的焦痕,所以她也成为警方纪录上的受害者。

    原本她不想通知任何人这点小事,不过是个小伤口嘛!何必惊动太多人知晓,又不是庙会拜拜需要大宴客。

    可是吴姊像手机通话费不必付的四处传简讯、打电话,让所有她认识的人都知道此事,害她得一一答谢人家的关爱,还一再重申她没有事,只是虚惊一场。

    不过反应最大的不是她哭得非常悲壮的大同爸爸,而是向来如山一般稳固的阿生,他像是历劫归来的生死情人紧抱著她,一刻也不肯松手怕她消失,沉重的呼吸声中仿佛听见细微的哽咽,可是他从不承认。

    “喂!你们到底笑够了没,我没那么好笑好不好。”真是够了,他们就不能稍微掩饰一下吗?

    满脸柔情的铁汉生轻抚方良善的发,眼底的深情往大笑的众人一扫,瞬间化为冷厉的箭矢,让一室的笑声降为冰温时期。

    “我们也很想克制,可是你不觉得太为难我们了吗?你的头发真的有烫过?”让人怀疑。

    气呼呼的方良善吹著比以前更蓬松的毛发,恨不得一刀削了它。“你们以为我愿意呀!都是那个可恶的理发师想赚我的钱,说什么我的发质十分特殊,至少要比别人烫一次才烫得直,结果……”

    她现在可是後悔得要命,还得听一群朋友揶揄和取笑的风凉话,真是得不偿失。

    “我看你是想省钱贪小便宜,随便找一间家庭美容院就想了事,反正在你看来手艺都差不多,何必让人多赚几千块,高级发廊只贵在门面好看。”自找苦吃。

    “你怎么知道……”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憨笑,不敢乱生气让人多看笑话。

    没好气的Hermit斜睨她身边的男人,十分同情的道:“我以为你的黑心钱多到快爆了,没想到当你的老婆会可怜到这种地步。”

    “是未婚妻……”小小的声音在一旁冒出,但被选择性的忽略。

    他们是来送喜饼和喜帖的,让维也纳森林也增添些喜气,毕竟他们的爱情是由这里开始。

    “欢迎几位来观礼。”突地,铁汉生扬起不怀好意的笑容。“老板,我们想借一下你们店里的女酒保。”

    Hermit寒毛忽然竖了起来,眼神防备的盯著眼前的男人。

    “调酒吗?我连钢琴师和侍者都可以外借。”扬起无害的笑容,Kin将全体员工一并出卖。

    “我也需要他们,不过……”他满脸笑意的看向他心爱的小女人。“小毛球想找她当我们婚礼的傧相。”

    他故意省略一个字没说。

    “婚礼的傧相?!”在旁边喳呼的James似乎感到什么地方怪怪的,可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只是我一直在考虑让她穿蕾丝礼服呢,还是黑色的燕尾服?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该当她是男人还是女人。”

    铁汉生的声音一落,全场一片默然,无一丝声响传出。

    大约过了三分钟,一阵哄然的笑声差点掀了蓝色酒馆的屋顶,振动墙上那张三○年代的相片。孤寂的相思亭似乎也发出会心的微笑,轻染上温暖的色彩。

    一杯香槟色的水晶露珠在欢笑声中微微散发迷人的色调。

    故事在女酒保的咆哮声中落幕,相爱的人儿手心交握相互凝视著,爱意在炽热的吻里蔓延。

    直到世界不再有爱为止。

    一个一身粉红的女子气喘吁吁的在巷口放慢脚步,好奇的打量起周遭。

    晚风轻轻抚过她的双颊,带著淡淡的酒甜香气。

    “叮叮叮……”风铃的声音随著香气飘送到她的面前,攫取了她所有的注意力。

    她努力在黑夜中搜寻风铃声的来源,举起脚步慢慢的朝前走去。

    她伫立在酒馆前,一种不知所以然的莫名吸引力让她无法移开视线。

    周遭的黑暗衬得酒馆内的黄昏灯光格外明亮,好像一盏指引迷失灵魂的灯塔,静静的守候著都会中寂寞-徨的心灵。

    悠扬的蓝调爵士音乐随著门扉的开启而飘出酒馆外,轻轻触动她的心弦。

    这充满魔力的空间让她无法遏制渴望的踏上两级阶梯,她黑眸迷蒙的眯起,白皙修长的手缓缓扬起,推开厚重的木门,走入一个故事的开始……

    【全书完】

    蓝色酒馆还见证其他精采情事——

    *请看寄秋花园春天系列001蓝色酒馆之一《自由银币》

    *请看慕枫花园春天系列002蓝色酒馆之二《教父》

    *请看有容花园春天系列003蓝色酒馆之三《冷面》

    *请看阳光睛子花园春天系列004蓝色酒馆之四《金色面纱》

    *请看寄秋花园春天系列005蓝色酒馆之五《蓝色月亮》

    *请看香弥花园春天系列007蓝色酒馆之六《女王蜂》

    *请看艾佟花园春天系列008蓝色酒馆之七《堕落的天使》

    *请看有容花园春天系列014蓝色酒馆之八《灰姑娘》

    *请看方蝶心花园春天系列017蓝色酒馆之九《极光》

    *请看佐思花园春天系列020蓝色酒馆之十一《红粉佳人》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水晶露珠最新章节 | 水晶露珠全文阅读 | 水晶露珠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