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穿梭的爱 > 第十章

穿梭的爱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哎呀!你在干什么,那么用力掐她会疼的,我们家红儿最怕疼了。”

    这是什么医生呀!怎么缺德得这么过分,人都已经昏迷不醒好些时日了,他不想办法医治她也就算了,居然反过来折腾她。

    瞧她女儿多可怜,不能动也不能回手,任由他下足功夫进行“脚底按摩”,一下重过一下好像要顶出她一身骨头似,丝毫不听人劝告。

    做父母的看了好心疼,红儿明明伤的是胸口又不是脑袋瓜子,怎会一睡不起仿佛童话故事中的睡美人。

    断层扫描没问题,心电图正常,呼吸好得没话说,除了身上多了一条玫瑰谈疤,几乎诊断不出任何异常健康得足以上街和歹徒赛跑。

    可是还是醒不来,急得她叫道士来超渡……呃!是叫道士来作法趋吉避凶,结果她仍然不甩人,继续睡她的大头觉。

    看看这女儿多不孝顺,连累老妈为她躁心得头发白了三根,再这么持续下去,她很快会成为史上最年轻的银发婆婆。

    “住手啦!你想掐死她呀!瞧这脚底红通通的,你到底有没有医德。”在门缝瞧了半天后,冯日云提起勇气冲入病房。她光在一旁看就疼得心发揪。

    好好的人让他招来招去的,不死也去了半条命。

    “滚开,别碍事。”冷眸一睨,寒栗之气随即而起。

    “我……我为什么要滚开,走远一点不行吗?”说真的,她还挺怕他的,陰阳怪气不像医生。

    她觉得他比较像杀人凶手,一脸狠像。

    “嘻……嘻……”

    “呵……呵……”

    笑声呀!好可恼。

    “倪蓝、倪青,再让我听见一丝丝声响,我不保证不会‘改邪归正’当起贤妻良母,天天为你们送便当。”竟敢耻笑她恶人无胆,以为她听不出来吗?

    “不要呀!妈,求你行行好,别荼毒我的胃。”倪蓝一脸哀戚。他的胃溃疡还没好。

    “求求你,二婶,医生说我的肠壁很脆弱,吃不得脏东西。”上回的惨痛经验,倪青永难忘怀。只吃一次,他住院十五天。

    “脏什么,嗯——”有勇气,不见棺材不掉泪。

    倪蓝、倪青赶紧求饶,他们真怕了这位大厨的厨艺,简直无与轮比,还应验了一首古诗——

    三日下厨房,洗手做羹汤,未识翁婆性,先毒死小泵。

    够可怕了吧!有知觉的人都不敢尝试冯日云的顶级招待,包括她自己。

    “妈,你是大老婆俱乐部的会长,还怕一个小医生吗?拿出你帮人捉奸的精神和他拼。”他会为她祷告。

    “对呀!全台湾的警察都是你的后援部队,看你要几排枪、几组霹雳成员,我马上替你调到。”他们倪家在警界还有一股小小的势力。

    有句广告词曾说,男人过了四十岁只剩一张嘴,而他们三十不到依然只有一张嘴好用,动动两张嘴皮就想送至亲上战场当炮灰。

    无怪乎两人额头多了高跟鞋的印子,而拥有大女人心态的冯日云正弯腰穿鞋。

    “尽避给我说风凉话好了,相信你们非常乐意将‘现行犯’逮捕归案。”她准备控告那个蓝眼睛的外国医生行医疗迫害。

    凌虐她死人似的女儿。

    “呃!这个……有点困难。”倪蓝一脸为难。原则上人家是专业,他们不好干扰医治过程。

    反正小红妹也没吭一声,就当当事人同意此事,所以不方便插手医生与病人间的“良好”互动关系。

    “该不会当警察的反倒怕起土匪吧!”两个没用的混小子,尽会说大话。

    是怕呀!那两只恶鬼似的眼一瞪就让人背脊发凉。

    “人家是医生,小心你乱说话会被告公然侮辱罪和毁谤。”

    是鬼就离远一点,人不与无形物打交道以保万年身。此乃倪家家训。

    “少罗嗦,全都滚进去,不把他揪出来我就跟你们姓。”够严重吧!

    喝!事情大条了,绝不冠夫姓的女人连盟会荣誉理事长夸口要冠夫姓,那表示姓倪的老老少少都要遭殃了,他们会成为倪家的大罪人。

    为了顾全大局只好牺牲小我了,牙根咬紧给他们壮烈成仁,二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待投胎的汉子,他们习惯了,警察是高危险的行业嘛!

    顶着发麻的皮,两人像七爷八爷边走边晃,以期能走慢一些,他们不想太早送死。

    “对不起,打扰一下,可否……”借一步说话。

    “滚。”

    好吧!我滚。倪蓝鼻子摸摸要倪青上场。

    我?这么快?“咳!非常抱歉,我是倪红的家人……”

    天哪!他怎么知道我怕针头,快跑。

    壮志未酬身先死,他们差点应了这一句。

    “没个警察样,我为台湾的未来担忧。”一个个胆小如鼠。

    越挫越勇的冯日云干脆自己上场,她就不信他那蓝眼医生真敢给她一拳,顶多送她两道冻死人的白眼而已,没什么好畏惧的。

    只是中国人怕鬼,她也怕鬼,民族遗传性,他要是脸上带一点点笑容就……

    咦!是她眼花了不成,他好像在笑耶!

    奇迹呀!奇迹,桃枝长在樱桃树上。

    不过有点不对,他看什么看得一脸傻呼呼,似笑非笑的好不吓人,莫非树上真结黄金果,所以他目不转睛的盯着,以防别人摘了去。

    顺着他视线一瞧,她看见两条面线在笑……噫,和她女儿的眯眯眼好像,醒时和睡着时没一样,不仔细瞧还看不清她睫毛一掀一掀。

    等等,她在掀开眼皮,那不表示……

    “红儿呀!我是妈,你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麻烦你知会一声。”她看是要敲锣打鼓,还是准备丧事。

    “好……”

    干干的喉音才一透出,沾了蜂蜜的棉花棒马上深入喉间润滑,那个“吵”字自动消音。

    接着一看有外国血统的蓝眼医生以拎小狈的方式将冯日云拎出病房,不管她拳击脚踢,或是大声咆哮,总之她是坐在走廊上供人欣赏。

    所以——

    “哈……”

    旁人没笑,笑得最大声的是她儿子,捧着肚子扶墙狂笑的是她侄子,因此更该死了。

    三秒钟后,冯日云的脚丫子是光着见人,少了一双高约三寸的高跟鞋。

    而急诊室正忙着抢救两位被不明物砸中脑袋的警察,暴力显然是会遗传,她女儿亦是如此。

    唉!可怜的歹徒。

    不论罪大罪小,先揍了再说。倪家保命守则新编。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白色的墙,白色的天花板,好像连衣服也是白的,难道她死了?

    眼前有个异动的人影也是一身白衣,也许他是她的引路天使,所以她要对他和善可亲一点,说不定她能分到一间云屋好当窝。

    她要笑开心些,不然天使会看不到她眯起的眼正在对他笑。

    不过好奇怪呐!耳边好像传来老妈聒噪的声音,好吵哦!

    幸好天使把她赶走了,又喂她甜甜的天堂食物,她大概很快的也会变成天使,毕竟她的资质不差,不难成为最优秀的天使。

    但是她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天使的侧面很而熟,很像一个人。

    “司徒,你也死了吗?”

    一醒来就说了句诅咒人的话,难怪原本脸色陰沉的男子更加沉郁,巴不得打昏她让她再睡上一段时日,以免气死自己。

    “喔!我认错人了,你长得真好看,比司徒好看一百倍。”司徒的五官没那么深邃,像混血儿。

    男子的表情仿佛要杀人,可是极力的忍住。“那你当我是谁来着。”

    “天使。”呃!真可怜的天使,居然没有翅膀。

    “天使?!”他的嘴角微微怞动。“你给我看仔细,否则我扭断你的脖子。”

    “哇!你好厉害哦!天使,把司徒的口气模仿得惟妙惟肖,我以为他也来了。”好神呐!不愧是神。

    “是司徒青冥,没人会把姓氏挂在嘴上喊。”他警告着要她精明些,认出他是谁。

    只是倪红是个不爱用脑筋的人。“反正他没反对过,他那人脑袋怪怪的。”

    不愧是天使,什么都瞒不了他,连司徒的名字都查得出来。

    他的手高高举起,却只朝她鼻头拧了一下。“清醒点,你还没死。”

    依她迷糊的性子可能一辈子也搞不清楚自己死了没,和她计较太多会气死自己。男子气恼的神情有些无可奈何,怨她糊涂又狠不下心责备,因为她是“病人”。

    “没死?!”啊!会痛呐!难道她真的还活着,那他是谁?

    似心有灵犀,他主动告知身份。“我是医生。”

    “嗄?!”医生,她回到二十一世纪?

    像是突然由云层回到地面,有种不切实际的感觉,少了脚踏实地的真实感,白色的墙上挂着月历,冷气空调呼飕飕的转动着。

    侞白色的喷沙天花板映人眼中,一种慢慢活过来的心跳声逐渐加强,手脚的灵活度有了苏醒迹象。

    倪红眯起的狭小风眼注人生命力,一股追求生存的热情让她全身沸腾,只差没跳起来欢呼,原来最怕死的她居然没死!

    但是她的兴奋只维持五秒,随即欣喜的嘴角往下掉,眼泪莫名其妙地滑下脸颊,吓坏了一旁冷眼旁观的冷峻医生。

    “怎么了?”

    “我……我……”她怞噎了老牛天才说出。“我想司徒。”

    分离才一会儿却已是隔世,想到再也不能依偎着他的体温,痛的感觉直接冲向心窝,她难过得身子都缩了起来,快要难以呼吸。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爱他这么深,爱到失去他会无法重新生活,好像心头一块肉被硬生生地刨去,留下空洞无以填补。

    这心痛将会跟随她一生,她相信自己永远也忘不了他,终其余生怀想着他。

    “傻瓜,你看看我是谁?”真叫人不放心的丫头,一点小事便哭成泪人儿似。

    泪眼一脯,她看到一双心疼又爱怜的蓝眸,一时忘情的脱口而出。“司徒……”

    “嗯哼!看来你还没睡傻,咱们有笔账好算。”他绝对饶不了她。

    眼睛眨呀眨,倪红失神的恍然神情让他好笑又好气。

    “哼,蒙古来的倪红,你好大的兴致绕了一圈呀!你知道我找你找得多辛苦。”超乎她想象之外。

    当水丹虹的躯体了无生息的躺在他手臂中时,他悲痛欲绝得想追随她而去,天上人间两两纠缠。

    后来想起她曾提过的借尸还魂一事,于是他将水丹虹冰封千层峰顶以防万一,独身前往荒沙漠漠的塞北寻找她的前身,期盼她能再度复生。

    一年、两年过去了,五年、十年也在黄沙中消失,他不断的走遍蒙古人的土地,寸草寸土也不放弃的继续往前走,直到华发成霜,两眼茫然。

    突然有个拄着蛇形拐杖的老头子出现眼前,说他今生杀孽造得太多,因此恶果报应在他最爱的女子身上,此乃他的原罪。

    若是想再见她必须行医十世积善并戒杀生以补己过,历经轮回转世不曾忘却挚爱方可达成。

    第一世他揍了孟婆一拳没喝下忘川水,第二次她虽有防备仍是挨了一拳,第三世牛头马面在一侧护驾,所以他多赏了两拳。

    第四世、第五世、第六世之后,盂婆一见他就赶紧躲得远远的,一杯忘川水洒成半杯,导致某也准备前往投胎的幽魂仍保有少许前生记忆。

    今生是第十世了,他终于如愿见到她……

    “你可真会跑呀!由蒙古跑到台湾,害我差点错过你。”她呀!真是磨人精。

    要不是他刚好来台湾开学术会议,临走前忘了带走前往外蒙古的转机机票又折了回去,怎会听见几名紧张的警察低喃。“倪红出事了!”

    为了一解心里的疑惑,他迫不及待的接下这间医院原欲聘他圭掌的医疗工作,冥冥之中仿佛有神助一般,他看到胸口出血的她躺在担架上被送进急诊室。

    “司……司徒,真的是你吗?”她露出难以置信的激动抚上他脸颊,担心是一场美丽的幻觉。

    “不,请叫我蓝斯-赫蒙医生,我是英国皇家的御用医生,头衔是赫蒙爵士。”今生他投胎的人家是英国人。

    “司徒……”倪红眼眶一红瞅着他瞧,一副可怜兮兮的小怨妇样。

    蓝斯眼神一柔的抚抚她额际。“早说你是傻瓜还不信,除了我还能有谁,我爱玩借尸游戏的小红儿。”

    她当场眼泪夺眶投向他怀抱。“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说过你欠我一笔账,不管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一定找你索债,你休想逃开我。”霸道中的温柔流露在他深情不悔的眸中。

    追寻千年,历经十世,对她的爱永不枯竭,宜到时间不复存。

    “我爱你,司徒,我好爱你。”她紧紧的搂住他,生怕一放手他会消失如泡影。

    “我也爱你,红儿。”他轻轻地啄了一下她的唇。“不过以后请叫我蓝斯。”

    “哼!温吞的英国人,一点也不浪漫。”小儿科的吻就想敷衍她。

    倪红大胆的拉下他的头,一场破世界纪录的长吻就此展开,看得闻风而来的倪氏宗亲们目瞪口呆,脸红心跳的直说儿童不宜。

    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

    “哈……我赢了耶!我居然会赢了时间,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相信自己会赢的记忆之神一下子怞高百来丈,笑不阉嘴的宣示它的胜利,轻挪拐杖搬弄缩成蚁鼠的时间之神好不得意。

    神可没作弊哦!只是小小的提醒凡人之子而已,所以它赢得正大光明。

    “吱!神气个什么劲,没有小老儿我追上千年送上红线,神赢得了吗?”

    捻捻一把白胡须,一脸笑呵呵的月老俯视云层底下热闹非凡的婚礼,他正盘算着下一个是谁。

    人间男女的情爱呀!真叫神仙也神往,忍不住思凡。

    小红娘,快把人偶准备好,咱们送桃花仙子下凡了结宿缘吧!

    一本姻缘簿,两个小泥偶。

    红线牵成一世情。

    成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穿梭的爱最新章节 | 穿梭的爱全文阅读 | 穿梭的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