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拾爱恶女 > 第十章

拾爱恶女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排队排队,七楼的往左边移,九楼的请向下边挪一下,不要挤不要挤,人人有份。”

    今天是个大日子,对于整个傲扬企业的员工而言,比发薪日还要热闹。

    楼下警卫室的守卫放下公司铁门,锁上玻璃门并挂上:公司有喜,暂不见客的牌子,一致往二十七楼的会议室前进。

    今天是世纪大赌秀开赛日,每个人手拿赌券等待着主角上场。

    “让让,各位,请鼓掌欢迎本公司的旷男怨女……金童玉女驾到。”

    在如雷的掌声中,一身淡雅的风天亚恢复原貌,去掉眼镜换上柔和的秋装,美丽的云丝披落在颈背,伴随着一脸喜悦的任行傲出现在众人面前。

    今日的“纠察队”由杜易霖和小馨负责,维持一室的安静。

    徐震宇与何绍纬分立在两位主角身后,会议室内的桌椅摆饰一律搬光,只留下靠窗的一张方桌,以及一部电脑,好容纳三千多名员工。

    “现在猜会的请站左边,不会的请站右边。”小馨持着麦克风指挥。

    她是纠察队兼工读生,待会要负责收钱,风天亚允诺赌金她可以怞一成,算算大概的人数,她可以分到几百万,难怪她喊得特别带劲,直呼风姊待她真厚道。

    两边已经壁垒分明,个个有自信没把握。

    接着,风天亚开了口。“今天……应该说这次的赌注,我想你们都很用心,但是有赢必有输,大家不要丧气,下次再来。”

    下次再来?任行傲挑挑眉,一副瞧外星人的模样。

    这种赌注还有下次再来,又不是买东西附赠品,还能有再来一包的机会。

    不过,他不予置评。

    “你们赌的是,总裁会不会上了风秘书的床,现在我宣布答案……”

    众人凝神专注,连呼吸都屏住。

    “不会……的人请到小馨面前付钱,现金不够的可以用支票抵,没有支票就从以后的薪资扣。”

    “哗——”

    全场哄然。

    本来她说不会两字时,一半喜来一半忧,但是接下去还是一半喜来一半忧,只是立场互换。

    输的员工很不甘心,他们不相信总裁和风秘书之间没“关系”,可是当事人都开口了,只好愿赌愿输,乖乖地掏出血汗钱。

    输的一方在电脑的佐证下不敢短报,一一付出代价,然后垂头丧气的离开,会议室顿然开朗了许多。

    另一批自以为赢的员工喜滋滋地准备去“领钱”’谁知续集令人傻眼。

    “至于‘会’的赌客,请到小馨面前付帐,因为任总裁从未上过我的‘床’。”

    “啊!怎么这样?”

    “不会吧?”

    “这是诈欺。”杜易霖小声地说道。

    众人众说纷纭,提出疑问和抗议。

    “稍安勿躁。各位赌的是总裁会不会上风秘书的床,听清楚喔!是风、秘、书、的、床。”她说道。

    杜易霖带头声讨,“你敢说你们没上过床做过爱。”

    “是啊!是啊!”底下一片鼓噪。

    风天亚笑得有点贼的说道:“我们当然做过爱。”

    众人又是一阵乱,她看看情形把未竟的话说完。

    “但是杜副总应该很清楚,我们**用的床可不是我的,风天亚的床仍放在恶人公寓,总裁始终没上过。”

    “哇——”

    这下子不只是杜易霖哑然,所有人都不得不说她好老奸,狡狯到全公司员工都骗。

    “好了,各位,钱赶快清一清好上班,不然旷职要扣全勤奖金。”

    风天亚一说完,大家生怕输钱又被扣奖金,争相向小馨靠近,让她忙得两手快不够用,不一会儿,会议室剩下四男两女。

    “呢!可不可以请问一下,既然全公司员工都是输家,那这笔高额赌金该归谁?”总有个赢家。杜易霖想。

    “当然是庄家,也就是敝人在下我。”

    “你?!”四个大男人讶异地看向风天亚。

    她故作惋惜地叹道:“人家说十赌九输呀!怎么有那么多人不懂这道理哩!真教人想不远。”

    “少说风凉话,你为何是庄家?”他的老婆本呀!小馨,对不起咯!杜易霖在心里哀叫着。

    “地下总裁可不是干假的,既然你们有心,我这个当事人怎能无意,陪各位一起玩两把。”

    公司内部的事岂瞒得了她,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她会第一个知晓。

    与其任人摆弄,不如独揽大权,由她去摆弄众人,玩法自然由庄家设定,一个稳赢的机率。

    任行傲佩服地说道:“你这小脑袋瓜子喔!到底藏了多少资产。”这样也玩得众人心甘情愿的掏钱。

    “市侩的商人,这叫智慧不是资产。”她笑着偎入他的怀中。

    突然——

    “风姊,怎么我算来算去还是少了一笔,你在电脑上备载的杜冤头是谁,公司好像没有这个人。”

    闻言,有个人正悄悄地移动脚步,往会议室的侧门挪去,准备赖掉这笔赌金。

    “杜副总,要走可以,把钱留下。”

    这下,每个人都知道杜冤头是谁。

    “嘿!嘿!我是内急想去泄一下洪,你们的眼光不要……好好,开支票是吧!”

    杜易霖讪讪然地在支票上签下赌输的金额,他知道藉口编得太虚伪,会议室内有专属的洗手间,根本不必往外溜。

    小馨接过支票,一看到上面的数字,仔仔细细地算了数字后面有几个零,她瞪大了眼瞪视杜易霖,酸味十足的嘲讽。

    “是谁说全省金融风暴经济萎缩,财经货币短缺,一切要开源节流千万不要浪费呢!”

    风天亚感兴趣地问道:“他做了什么?”

    “哼!他什么也没做,只是把一束香槟玫瑰‘浓缩’成一朵康乃馨,而已。”

    她还真被他给骗了,有钱下注没钱买花,一出手就是五百万,好大的手笔。

    “康乃馨?!”不只风天亚要大笑,任行傲、何绍纬、徐震宇早就笑得挺不直腰,又不是母亲节,送什么康乃馨,而且还……一朵。

    笑了一会,风天亚看了一下总收入。“徐总,你的一千万要汇入你的户口还是拿支票抵。”她指指桌上一堆支票。

    “随便。”

    杜易霖张着不服气的大眼。“为什么要给他一千万?”不是双输的局面吗?

    “因为他有第三种选择,他赌庄家双赢,赌金一百万,一赔十,所以我给他一千万有何不对。”

    “哇!哇!哇!震宇,你几时也这么好。”太不够意思了,算什么兄弟,居然藏私。杜易霖觉得自己的损失太大了。

    徐震宇但笑不语。

    风天亚不用问也知道是谁传授秘招,除了她的爱将,猫女会客居的VIVI,谁会鸡婆地替人拐她老板的“辛苦”钱。

    结算后金额高达一亿零五十七万九千两百二十元。

    扣掉小馨一成的工读费,剩下九千多万,风天亚打算拿来成立一个基金会。

    不要以为她善心大发,只要看看会规就知道仁慈和她是仇敌。

    入会规章:

    一、凡整人者,奖金十万。

    二、整人却不伤人,令受整者哭笑不得,奖金二十万。

    三、整人整到受整人不知被整,奖金五十万。

    四、整人员高段,整到受整人向整人者道谢,奖金一百万。

    五、能一次整到全公司员工而不受怨怼,此乃圣人之精华,奖金一千万。

    没错,此乃整人基金会。

    基金会的会址设在傲扬企业,入会资格以傲扬企业所属名下公司之员工,基金会职员的薪资由傲扬企业支付,审核是否达到整人规章由企业员工轮流担任。

    因此人人有机会,个个要戒备,小心下一个被整之人就是你。

    ※※※

    这是一个艳阳天。

    换言之,是一个热得叫人想吐血的日子。

    这是一个教堂。

    坦言之,是一个恨得叫人想扁新人的好机会。

    “真他妈的死瘸子,她有病呀!跋着去赴死。”

    “哼!大叛徒,下次我要在她的茶水里下蛊,让她变成任人摆布的人蛊。”

    “两位,报复是一件损人不利己之事,千万勿为,我是多么善良呀!‘只’送他们一床癞虾蟆。”

    教堂里的左边坐着恶人公寓的恶女们,而他们的男人正在右边讨论着“未来”。

    “你瞧瞧人家多拽呀!明明比我们慢到却先上车,天理何在呀!”

    “不用埋怨了,至少你的女人还没有怀孕,像我的猫儿都快生了还不肯嫁给我,真难为豹呀!”

    “我看咱们也用不着自怨自艾,找个好日子,我派手下把她们全绑上礼堂结婚,大的小的全跑不掉。”

    斐冷鹰的提议立刻被奉为圣言,大家有志一同,誓死抱得娇妻归。

    教堂内的新娘休息室——

    “没想到我会成为你的伴娘,陷你走过红毯嫁给我以前的男人。”唐道薇帮新娘子弄弄头花。

    “以前就是过去,过去已经不存在,人生就是一种缘,缘起缘灭,缘灭缘起,生生不息。”

    “你是我见过最美的新娘子,美得像一只火色的蝴蝶。”她从没见过新娘子比她更适合穿火红色的新娘礼服。

    “谢谢。”

    风琴奏出结婚进行曲,几乎所有任家的亲友都来观礼,占满整个教堂,而傲扬企业的三千多名员工硬要来凑热闹,在教室外搭起篷子,办起茶点聚会。

    房东石奇就站在门边,眼眶红通通的和身边空无一物的虚渺说话。

    “老伴,这些娃儿都像咱们的女儿,今日天亚要结婚了,我还真是舍不得呀!”

    一道若有似无的白影飘飘然浮现上半身,感动地拭着泪,嘴角隐隐有抹喜悦的笑。

    “任行傲,你愿娶风天亚为妻,一生一世爱她、护她、照顾她、不离不弃?”

    “我愿意。”

    “风天亚,你愿意嫁任行傲为妻,一生一世爱他,护他,照顾他、不离不弃。”

    照……照顾?“好吧!”反正多说一次谎罢了。

    “什么好吧!说得这么委屈。”任行傲埋怨地看她。

    “本来嘛!除了爱和不离不弃,其他的我根本做不到。”爱计较,不都是一样的意思。

    “没人硬要你做到,反正你骗了那么多人,不在乎骗上帝一次。”神啊!请原谅我。他在心里画十字架。

    “我又不是他的信徒。”

    新人的对话差点让牧师抓狂,想用圣经丢他们。

    “呃!如果没有人反对他们的婚礼,我在此宣布这一对新人结成夫妻……”

    “等一下。”

    一道宏伟威严赂带粗哑的声音打断牧师的话,众人视线一转,顿时瞠目结舌,半刻说不出话来。

    教堂的阶梯上走下一位七旬老者,身后跟着十二位高大俊逸、气质迥异的男子,分成两列靠近新人。

    风天亚眼泪夺眶而出,她拎起火红色的礼服奔了起来,留下一头雾水的新郎,直到……

    “爷爷——哥哥——”

    黑暗帝国的圣帝风行人搂着狂奔而来的孙女,冷冽的脸浮上笑意。

    “我的好蝶儿,你终于走出陰霾,找到真正的幸福,爷爷很欣慰。”

    “爷爷,我好想你,对不起,我太不孝了,要你老为我担心。”

    “乖,不哭,今天你是新娘子不可以哭,不然你的哥哥们可要笑话你喽!”

    风天亚泪眼模糊地看向十二位发色、肤色皆不同的异性兄长。“哥,谢谢你们这五年来的纵容。”

    “小老幺,说什么傻话。”

    “你是我们最爱的妹妹,不宠你宠谁呢?十三幺。”

    “你是我们的宝贝呀!小幺儿。”

    “祝你幸福,小幺妹……”

    短暂地互诉久别重逢后的喜悦,风行人挽起孙女的手,重新走了一次红毯,将钟爱孙女的手交给任行傲。

    “她是我的宝贝,现在我将她交给你,希望你好好地爱她,给她幸福。”

    “是的,我会。因为她是我的宝贝。”

    ※※※

    故事在欢笑中落幕。

    你知道恶人公寓吗?

    它就在你家附近那条巷子底,有幢看似平凡又诡异的四层楼透天厝,楼顶还有一座可供烤肉、赏月、乘凉的小花园。

    有空不忘来恶人公寓坐坐,我们会好好的“招待”你。

    忘了补充一点,雨宫雄夫受了女儿的刺激,一时间醒悟,将名下一切资产全捐了出去,独自一个人到日本深山的寺庙修行。

    雨宫恋子并未遭到逮捕,她在警方进入环亚百货展览区前失踪,从此下落不明。

    多年后,黑暗帝国不再有蝶影堂,取而代之的是青鹰堂,而堂主的贴身影子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罗刹,她的名字叫宫恋雨。

    *想见识恶人公寓美女白紫若与斐冷鹰的酷爱恋情吗?请看恶人公寓之一《嗜血小护士》

    *想了解恶人公寓中的魔法美女唐弥弥,与亦人亦豹的陰申霸擦出哪些趣事与爱情火花吗?请翻阅恶人公寓之二《难驯神算女》

    *欲知楚天狂和蓝中妮的恋情,请翻阅恶人公寓之三《蛇女打虎》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拾爱恶女最新章节 | 拾爱恶女全文阅读 | 拾爱恶女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