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酷郎掳秋 > 尾声

酷郎掳秋 尾声 作者 : 寄秋

    “秋儿娘子、秋儿娘子。”大老远便听见白震天呼天抢地的声音。

    这种戏码三不五时便会发生,赌场的众人早已经见怪不怪,有人甚至还会调侃他,叫他乾脆拿条绳子将他和他娘子绑在一起,也省得三天两头的找人。

    这时,白震天会很正经的日答,“这个办法我早就想过了,要不是怕娘子生气,何止绳子,我巴不得用手铐将我俩铐在一起,形影相随。”

    闻言,众人只有五体投地的份,谁能想到外号“冷面商首”的白震天,对於自己的妻子可以“疯”到无可救药的情形,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果真是至理名言。

    瞄了二楼一眼,见辛秋橙仍如往常般未被他刻意扰乱的举动所影响,白震天叹了口气,认命的抬起脚爬上二楼。

    他一把楼住辛秋橙,“秋儿娘子,你真不乖,又趁我在哄儿子的时候偷偷溜走。我不管,这次说什麽我也要请四个奶娘来照顾儿子,免得他老是占用他老子的时间。”边说,他的手也开始不规矩的袭上她的胸前。

    忙著拨算盘的辛秋橙拍开他的手,不解的问:“为什麽要请四个奶娘?”照理一个就够了。

    “唉!秋儿娘子,你更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那些个守卫当差都是一个时辰轮班一次,我折衷一点只轮个四班早、中、晚、午夜,这样我就可以独享秋儿娘子你了。”远景多美好。

    这个大醋桶。“他是你儿子不是敌人。”

    “不管、不管,和我抢你的人都不是好东西。”白震天又乘机欺上她的颈项。“你真香,我想一口把你吞到肚子里。”

    闪开他的狼吻,“别闹了,我的帐还没算完。”

    他贼贼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函,“娘子,你瞧,是冬儿寄来的。”

    冬儿?“快拿给我看。”

    “你先让我亲一下,我才有力气拿给你。”他涎著口水,一脸色样。

    这是什麽怪理论?有力气亲她,却没力气拿信给她?她好笑的想。

    她赶紧捣住他的那张“狼嘴”,“天,晚上我想跟儿子睡。”儿子四肢大张,他只能睡地板。

    吓!“好娘子,我拿给你便是。”每次都来这招。

    辛秋橙摊开信,读了一会儿,便将信放置一旁,继续她刚才被打断的工作,然而尽避拨著算盘,她的思绪已远扬……

    好快呀!又到了王爷的寿辰,上回王爷的寿辰才恍如昨日,怎麽一年又过去了,而这段时间发生了好多事,不仅她已嫁为人妇,就连一向令她们四个丫鬟头疼的四位小姐,也个个有了好归宿,情同姊妹的春、夏、冬儿同样各自拥有疼爱她们的夫婿。

    後悔吗?她幸福的想,面对一个疼惜她、宠爱她的夫君,她怎能不爱他?

    以前她从未想过自己会爱上人,像一般人一样结婚生子,她以为她会终老在八王爷府,谁知小姐的一时“失误”,会为她换来幸福。

    “六十大寿?”看完信的白震天惊叫道。

    “没错。”回答的人是古珩。

    白震天睨了他一眼,“你怎麽来了?舍得离开床?”

    古珩撇撇嘴,“我是不想来,但是缨儿直嚷著要来。”乘机赌一把。

    “王爷的寿辰你们有什麽好点子吗?是否仍如往常般那样?”只不过今年多了八个人,辛秋橙暗忖著。

    “嗟,那多没创意,梁无痕提议,我们先假装忘记,然後再出其不意的出现为‘献礼’。”赵缨插上一脚说。

    真不过瘾。不知哪个兔患子眼尖的认出她的“乔装”,大喊一声“赌后”後,原本正赌在兴头上的一夥人纷纷像看到鬼般逃之夭夭,令她只能扼腕的上楼。

    古珩见爱妻出现,立刻又是煽风又是擦汗的,还边谄媚的说:“娘子,你辛苦了。”

    不枉他花钱买通人,这才能叫娘子从“赌”中回神,好霸著她。

    辛秋橙抬头看了赵缨一眼,又转而瞧著古珩,摇摇头,“没救了。”

    “秋儿娘子,你也累了一天,我为你捶捶背吧!”岂能让好友“专美於前”。

    果真是好友,秋儿无力的想。

    终於到了八王爷寿辰的这天,四位千金偕同夫婿,春、夏儿也带著另一半,於前一天晚上陆续抵达白家堡。

    一大清早便不时听见熟悉的吆喝声,辛秋橙眉头一皱,这好像……

    她连忙起身,对上白震天也一脸疑惑的眼,两人同时往摇篮上的儿子望去,见儿子仍幸福的熟睡著,不禁松了口气。

    辛秋橙穿妥衣服,“我出去看看,你留在房里照顾儿子。”

    敢在白家堡聚赌?小姐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秋儿娘子,等等我。”正要追出去的白震天,此时却听见他最痛恨的声音响起。

    “可恶,你一天不整你老子你不甘愿是吧!”话虽然如此说,可他还是抱起儿子哄著。

    咦?不对呀,他可以抱著儿子一起出去找秋儿娘子,干麽傻不隆咚的乖乖待在房里。

    念头一转,他急忙抱著儿子踏出门,边还大声嚷著,“秋儿娘子——”

    “来来来,下好离手,春儿,还愣著干麽,赶快下注呀。”赵缨兴致高昂的高喊著。

    她真是太开心了,找到了这麽多的赌友,老爹的寿辰太好用了,真希望他每天都过寿辰。

    春儿一脸犹豫,一下子想将铜板往小的方向放,想想又觉不妥,乾脆和苏季风放同样的位置。

    “三姐,下次改进些,字写得这麽小,害我找起来好困难。”赵络眯起眼,努力找大、小的位置。

    闻言,众人纷纷不可思议的看著她。小?她的花眼到底有多严重呀?

    只有韩仲谋不以为意的摸摸她的头,耐心的为她解说。

    辛秋橙看到的便是这种情形,不禁哭笑不得。

    如果是小姐吆喝著仆人聚赌,她可以拿出女主人的身分斥责一番,可偏偏小姐找的人正好是所有小姐及姑爷,连一向乖乖的春儿也偕同她的夫君一起凑热闹,甚至……等等,她有没有看错,皇上也玩得不亦乐乎?

    眼尖的赵绮一看见辛秋橙,高喊道:“秋儿,你来得正好,还来得及下注。”

    辛秋橙正待开口,紧追而来的白震天看了也不禁傻眼,“赫!这麽热闹呀。”

    为免又被搅局,赵缨手脚快速的掀起银盅,顿时,一阵惨叫声响起——

    “贪财、贪财。”赵缨边收钱边开心的说。

    “‘赌后’果真名不虚传,在下总算开了眼界。”梁无痕潇洒的说,仿佛刚才输的钱只是石头罢了。

    “那还用说,我的娘子当然是最棒的。”古珩立即拍马屁道。

    “这娃娃长得真像你。”夏儿伸手抱过白震天的儿子,仔细打量後,做下结论。

    样貌好,将来必大有作为,到时说不定可揽为己用。赵祯也看了一眼,心中有了计算。

    “秋儿,你请了奶娘吗?照顾宝宝很累人呢,不过季风挺有一套的,女儿一哭闹,他三两下便哄得她笑了。”春儿一睑甜蜜的看著相公。

    赵绮作了个鬼脸,“当然,他常常要哄你这个大宝宝,自然驾轻就熟。”

    闻言,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你、你们,人家不来了。”春儿娇羞的躲在苏季风的怀中。

    冷晔拥著赵绫,笑看著这温馨的一幕。他的生活除了打战外,镇守边疆的日子一向是无趣、严谨的,认识绫儿後,他才发现,原来生活可以是如此精采可期的。

    “咦?冬儿和耶律齐还没来吗?”赵绫四下张望道。

    “怪不得我一直没听见冬儿的声音。”赵络眯起眼,试图想看清周遭的一切。

    韩仲谋笑著回答众人的疑惑,“别急,我想他们总会出现的。”他明白耶律齐的“心结”,正如自己一样,只不过他抵挡不了络儿的撒娇攻势,想必他视为好友的耶律齐最後也会投降。

    他的话刚说完,冬儿和耶律齐的身影远远的朝大厅步近。

    “冬儿,你终於来了!”春儿兴奋的迎上前。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冬儿一脸歉意的说,身後拉著不甚甘愿的耶律齐。

    梁无痕看看天色,对著大夥说:“各位,时间差不多,准备准备好前去给丈人特大的‘贺礼’。”

    结果,八王爷收到这份“厚礼”会如何呢?众人前往八王爷府中都不禁在心中猜测著。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酷郎掳秋最新章节 | 酷郎掳秋全文阅读 | 酷郎掳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