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约会十二点整 > 第十章

约会十二点整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你是德烈嘉斯的兄弟吗?”湛薇薇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两人的神似度达七成。

    “不,我是他叔叔。”

    真相终于大白了。

    原来德克米罗是德烈嘉斯祖父的私生子,他五十七岁那年玷辱了一位前往修道院修行的见习修女,见她年轻貌美便强迫她成为他的情妇,从此背离神的怀抱。

    一年后她生下一个白胖儿子,可是此时的老西弗林却迷上另一个脱衣舞娘,不承认这个儿子将他抱给修士抚养,致使失去孩子的年轻修女含悲轻生,在修道院外以绝食方式了断一生。

    原本德克米罗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蕾贝丝,并对她的美貌惊为天人,他在她的勾引下有了第一次美妙的性经验。

    他以为自己恋爱了,为了她打算放弃神职与她厮守一生,没想到他兴匆匆的提起此事反遭她嘲笑,说她之所以和他在一起是因为他神似她所爱的男人,她不过拿他当代替品填补空虚而已。

    为此他大受打击,并积极的察访自己的身世,因此他遇到了罗德,并借由他的关系正式进入瑟米夏家族的圈子里,也终于知道自己是谁的儿子。

    尽避如此他还是没想过要憎恨和他有血源关系的亲人,他只想老西弗林承认他的身份,让他血有一个父亲,就算仍背负着私生子的不名誉包袱也没关系。

    没想到他不仅一口回绝,还说他是他母亲与人滢乱后的杂种,要他想也别想和瑟米夏家族扯上一点关系。

    于是,他的心态开始扭曲了,过起双面人的生活,他和女人上床,也跟男人**,只要能让他更靠近瑟米夏家族,他的身体是最有力的工具。

    到最后,他甚至有了个疯狂的念头一一他想杀了德烈嘉斯,以他俩相似的程度,他只要改变发型和装扮,声音再压低些,相信没几人能认出两人的差异点,他便能堂而皇之的取代他的地位,报复遗弃他的父亲。

    而他挑中丝蒂娜是因为她和蕾贝丝的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红发绿眸,同样的自私和骄纵,他要她代替她姐姐付出玩弄他的代价。

    “你那张脸到底要臭多久?我不是一再保证会平安归来,你看我身上可有什么伤。”小气的男人,还真跟她冷战。

    “你下药。”德烈嘉斯冷冷的说道。

    “谁叫你那么难沟通,不让你小睡一下根本办不了事。”湛薇薇一点愧色也没有,振振有词指称是他自找的。

    “我难沟通?”气得不轻的他将她按回沙发,狠狠地瞪着她。

    “本来就是嘛!你瞧,把你摆平了,我们其他的“小事”也进行得十分顺利。”

    他是最大的阻碍。

    其实现在想起来她还有点害怕,余悸犹存地常睡不好觉,她从没想到面对的竟是那么恐怖的敌人,心思缜密到几乎无破绽,甚至进一步掌握他们的行踪,监控他们的一举一动。

    她无法想像她要是没联络史密斯先生来帮忙,光凭他们几个的小计策,恐怕她这条小命也留不住,得往阎王殿报到了。

    “把我摆平了……”德烈嘉斯冷笑地抚着她的脸,用力地按着她双肩。“你一定不知道当我完全收不到你的声音,追踪器的汛号毫无反应时,我的心情有多糟。”

    “呃,这个……呵!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哪晓得他会在房里装干扰器。”湛薇薇装傻地下看他的眼,左顾右盼瞧着重新装潢好的海厨房餐坊。

    “所以你也不晓得里奥和克里斯被我揍得多惨,对着白色的墙壁反省他们的前半生。”经过这次教训,他们应该明白谁才是老大。

    对喔!他不提她倒忘了有些时日没见到他们。“还活着吧?”

    “没死。”

    “喔!那还好。”至少她的愧疚不会那么深。

    他狞笑地贴紧她的脸。“一点也不好,我和你之间的帐还没算。”

    “帐?”她笑笑地想从他腋下开溜,不让他有掐死她的机会。

    可惜她未能如愿,反而钻进他的怀抱里。

    “史密斯先生是谁?”那个光头佬。

    唉!就知道他会问。“就是史密斯先生。”

    “我指的是他的身份。”她休想搪塞。

    “你看过“史密斯任务”吗?”她满喜欢史密斯先生、史密斯太太,他们在剧中互相算计对方的“恩爱”很有趣。

    眉头微皱的德烈嘉斯撩开她微乱的发,困惑地看着她。“你和杀手有关联?”

    他没看过那部电影,但他知晓大概的剧情,描写的是互为敌对组织工作的杀手夫妻,奉命杀了对方。

    “不,史密斯他们不是杀手,但他们的工作内容和电影中的史密斯先生差不多,有点类似美国的中情局。”他们是其中一支分队,隶属国防部管辖。

    “中情局?厂她怎么会认识那些人?

    “史密斯先生是个代号,就像“蓝豹特攻队气“海鹰特遗队”之类,他们的任务和战备国防有关。”再多她就不便透露了,事关国防机密。

    “那你在里面扮演仕么角色?”希望不是跟着去扛火箭筒,出生人死的浴血丛林。

    迟疑了一下,湛薇薇在他利眸的逼视下娓娓道出,“我是信差。”

    “信差?”

    “还兼做送货员。”反正两者都差不多,只是送件物品的大小差异而已。

    “送药、送食物?”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他尚能接受。

    她同情地看了他一眼。“送军事信件、送情报密函、送枪弹武器,更甚者还送过人。”

    几年前有个投奔自由的知名舞者便是由她送出铁幕,交给华盛顿当局。

    “没出过事?”他的拳头是握紧的,似在强抑心中的恐惧。

    “他们叫我“幸运女郎”,意思是我送过的货件从没出过纰漏。”她颇为得意的道。

    “为什么我从不知道这件事?”他是她最亲近的人,可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因为我没让你知道。她在心里回答。“我从认识你之前便开始这工作,不然你以为我的留学费用哪来的?”

    “那是你不肯用我的钱。”如果他早些时日知晓这些事,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继续接触那群危险份子。

    我有骨气嘛!不想被包养。

    湛薇薇在父母还在世时就被吸收了,虽然他们死后留下不少钱给她和丝苏,但她始终没动过那笔钱,全凭一己之力完成学业。

    留学是一项昂贵的梦想,刚好美国政府有意寻找一个负责联系工作的中国人,身份最好不要太特殊,能游走在各国而不被怀疑,还是学生的她正好符合他们的要求,因此地成了领美国政府薪水的外国人。

    没让他知情是因为不想节外生枝,当时她以为他只是个颇有才学的讲师,没必要卷入国际间谍战中,越平凡的人越幸福。

    久而久之她也忘了自己没告诉他这件事,每回接到任务他大多有事,非常凑巧的错开了,所以她也不再提起。

    “我们要一直讨论此事吗?你不觉得我们有些事该做却还没做。”她故意转移话题,将身子往前一偎。

    “什么事?”还在气头上的德烈嘉斯没意会她的暗示,脑子里尽想着她冒险替人送货的画面。

    唉!这只呆头鹅该改名叫梁兄。“上回你想做却被我推开的那件事。”

    “你几时推开我……是那件事。”刚开始他还没想起是哪件事,但随即记起了沉下脸。

    他的确不该忘了那件事,一个男人在“性”头上却突然被打断,不由分说地让高涨的欲望无处宣泄,她居然让他自己解决。

    湛薇薇娇媚地勾着他脖子送上一吻,“房里被装了窃听器,你不想我的声吟让其他男人听见吧!”

    “谁敢偷听我先杀了他……等等,你几时知道房里有窃听器?”而他这位黑帮领袖却毫无所察。

    啊!真糟,弄巧成拙。“呃,这个……”不重要啦!你不要我吗?”

    赶快抱住我缠绵,别再问东问西,她快答不出来了。

    “薇薇,我的爱,你不会希望我会去找史密斯先生聊聊吧!”光头佬一定知晓内情。

    “我……唉!我怎么会爱上你这么难缠的男人。”叹了一口气,她小声的说出日期。

    “咦,说什么?我没听见。”她什么时候变成蚊子?讲话嗡嗡如蚊鸣。

    这家伙故意摆谱吗?算了,不跟他计较,再说一遍。

    结果一一

    “亲爱的薇,别用唇语考我,我知道你想做那件事,请不要一直对我的耳朵吹气,我的敏感带在下面一点。”吹耳朵只会发痒,不会发情。

    “你……”好,他嫌她的声音不够亮是吧!那他就得小心接招“你强吻我的那一天。”

    咦?那一天不是她刚来的第一天,为什么她能察觉房中有异?

    耳朵隆隆作响还有回音,来不及问出心巾疑惑的德烈嘉斯被一阵八部合音给打断。

    “喔!我们也听见了。”

    “原来你那么逊……”上一句。

    “还要强吻人家才能得手。”下一句.

    “我们感到非常羞愧。”上文。

    “有这样的老大。”下文。

    上下句出自连成一气的新情侣湛丝丝和裴向晴,他们做了非常夸张的表情表示震惊。

    而上下文则是比较不怕死的里奥和克里斯,两人的语气特别沉重,好像领导他们的首领太差强人意了,连追个女朋友也需要强迫。

    另外那几人则是门开心和她的夫婿任意爱,以及跟着来看热闹的东方白,还有刚升上主治医生的端木康。

    “你们……”全都活得不耐烦,敢来打扰他们。

    正要大声斥责的德烈嘉斯忽地一怔,清脆的笑声如银铃般响起,他看到他以为高雅贞静的情人正趴在椅子上大笑。

    她……她见鬼了吗?

    “天呀!怎么有两颗猪头?”

    众人会意地回头一看,苦笑的里奥和面无表情的克里斯同时在心里埋怨着:这还不是你害的,你出主意,我们遭殃。

    呜!他们也不想变猪头,老大的拳头真的很硬。

    wwwnetwwwnetwwwnet

    “这……这是什么?”

    红红绿绿一坨,却看不出它们生前的模样。

    “A餐。”

    “A餐?!”

    嘴角怞搐,眼泛可疑的泪光,有三个非常帅的外国人趴在桌上声吟,脸色发青地抚着胃,顺便把一整瓶胃药摆上。

    原来只有一个人受苦,可是在这人强势压迫下,其他两人只好含泪地帮他“分享”这惊人口味的“A餐”。

    “怎么。你们嫌我的手艺不好?”没那么难吞吧!只不过是实验失败的新菜色。’

    “不……不难吃,非常有……味道。”想吐的味道。

    “那就尽量多吃点,毕竟我的手是因为你们的疏忽才受伤,而且还下计前嫌地替你们亲自料理,你们要记得感恩。”大厨师扬扬快好的手,连疤都淡去了。

    “是。”她的手明明没问题,为什么会煮出这么有……特色的食物。

    两个不愿再受摧残的大男人看向他们的头头,求他把原因问个明白,否则他们宁可自杀也不陪他一起被谋杀。

    没用的家伙。德烈嘉斯用惨绿的眼神瞪向手下。

    “宝贝,吾爱,我们还要吃多久的A餐?”死刑犯有权知道他得受刑多久。

    ‘等我忘了你曾经想娶别人的事,女人很容易记恨。”意思是:慢慢等吧!

    “嗄?!”

    四道含怨的目光射向百口莫辩的男人,女人的怨慰比贞子和古井还可怕,笑不出来的德烈嘉斯微带恼意的闷头苦吃,不敢有一句怨言。

    谁叫他有错在先,后又失忆地忘了心爱的女人,虽然查出是艾柏格父女所为,收买德林-耐克医生消除部份记忆,但是铸下的错无法挽回,只好现在努力弥补。

    就算是被将军嘲笑活该,他也得忍下火烤小鸟的冲动,即使它吃得比他好。

    “挖到了、挖到了,有一个小铁盒耶!看起来好破旧喔!”哈!准备多时的铲子和十字镐终于派上用场了。

    望着紫荆树下挖得满身汗的土人,唇畔漾笑的湛薇薇脸上多了一丝幸福的光彩,手调酸酸甜甜的果汁,有如爱情的滋味在摇晃中冒出七彩泡泡。

    传说中的许愿石被移开了,它还是女孩们的希望吗?

    爱没有期待,当它来的时候不会等人,想要别人真心对待,那么许愿的人得先付出,爱情才会开出美丽的花朵,醉人胸怀。

    “姐,这铁盒好旧,你在哪捡的?”咦?很轻耶!

    “薇薇姐,里面装了什么?怎么都打不开。”锁得好紧。

    灰头上脸的湛苏苏和颜艾儿一身草屑和土壤,如愿以偿的挖开石碑下的泥上,喜孜孜地当是挖宝似的不停手,任由阳光晒伤她们的肌肤。

    只是她们怎么也没想到那地下的土硬如石块,原本估计半小时能完成的工作足足拖上四个小时。

    “婴尸。”

    “吓?!”婴……婴尸?

    “真好骗。”两个笨蛋。

    湛薇薇顺着她们先前的臆测说道,果真吓得两张红润的粉脸顿时雪白,连忙抛出手中之物,生怕沾上晦气。

    笑着接手的她按下铁盒上云状的凸起物,打不开的生锈铁盒顿时往上一弹,一条纯银的十字架项链躺在里头,闪耀着炫目的银白色光芒。

    “我的确不知道什么叫“西西里之光”,而这是我们初识时,你送了我镶上蓝宝石的“北极星气你说那代表你对我的爱。”

    早就从传真的相片中认出他要找之物,故意隐瞒不说是地还怨着他,不想让他太如意。她才会觉得舒坦些。

    “吾爱,我的北极星,它永远属于你,只因你是我灵魂的一半。”德烈嘉斯将十字架拿起,亲手为她戴上。

    蓝眸中有着深切的爱意,他低头吻住那两片鲜艳的红唇,全场响起一片热烈的欢呼声,以及不绝于耳的狼嚎声,为两人的爱情送上祝福。

    没人发觉到有两道鬼鬼祟祟的人影趁众人正在高兴之际,将餐桌上的A餐全数喂人馊水桶,并合力捂住鸟嘴,抢夺鹦鹉叨来的美食。

    人与鸟争食,真是悲哀呀!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约会十二点整最新章节 | 约会十二点整全文阅读 | 约会十二点整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