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传爱幸运草 > 第十章

传爱幸运草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请停止比赛,不然你的女人和未婚妻会变成一堆灰烬,你希望先死哪一个?

    乍见这封恐吓信件,手握高尔夫球杆的望月葵还能冷静的当是一场恶作剧,平静的挥完最后一杆入洞,准备前往第十八洞完成比赛,赢得此届的亚洲杯冠军。

    可是当他看到脚底流血的圣伯纳犬朝他直奔,汪声低沉的不同平时爱玩的声音,他当下就有不妙的感觉。

    连拨了好几通电话找人,不是手机未开机就是无人接听,要不便是进入语音信箱,完全没有半点令他安心的讯息,使得他的第一击造成严重的失误,飞向境界外。

    心急使人慌,他根本没法继续打完最后一洞,在狗儿的频频催促下他放弃争霸的机会,球杆一丢宣布弃权,引起全场一阵哗然。

    但他顾不了其他,一想到心爱女子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他哪能静得下心来为个人荣誉努力,失去她他再也找不回完整的自己。

    危难中见真情,在有了失去的恐慌之下,他才明白自己对她用情有多深,不愿她受一丝损伤的只想用生命保护她,让她安全无虞的好好活着。

    不过他怎么也没料到他必须靠一条狗带路,-还会用爪子碰仪表板指出正确的路线,顺便秀了转方向盘的特技表示狗也会开车。

    要不是中华民国宪法限制狗不能考驾照,也许-会成为全世界第一只合法拥有开车权利的狗。

    “你来得真快,我以为你会不顾死活继续比赛,薄情寡义的弃她们而去,没想到你的良心居然还在,瞧你飞也似的赶来。”不在他的预料之内。

    一个男人斜倚在小牛皮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红酒朝望月葵一敬,笑意盈面的带着残酷的冷然,两眼低垂似在研究地毯的颜色.

    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在嘲笑一人一犬的不自量力,他身后有七、八把枪对着来者,望月葵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斗不过致命的子弹。

    “你有权有势,什么都有了,到底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这点最叫他不解。

    男子哈哈大笑,红酒都溅出酒杯湿了手。“我是什么都有了,可是我却没有你所有的,让大家笑话我是你身后任人践踏的影子。”

    “我从来都没想过要跟你比,你也有我所没有的,我们何必撕破脸呢?”他一直容忍的原因就是为了避免今日的事发生。

    他已经病了,一种名为偏执狂的病症,不得到所要的绝不甘心,不管他是不是真心想得到。

    他要的只有一个字——赢。

    “那是因为你始终都瞧不起我,觉得没有必要跟我比,反正我注定就是输家,你比了也没用。”这就是他恨他的地方,从不肯正视他想赢的渴望。

    “地川……”

    “不要叫我,你不配喊我的名字,现在你是个输家了,感觉怎么样?”他说过他一定会让他尝尝从云端坠下的滋味。

    “好,我认输,你把玫瑰和京子都放了,你想要我怎么样都随你。”他可以把命给他,交换两人的平安。

    没人注意的当头,望月葵带来的大狗似体力不支的躺下,眼神呆滞的像一条又笨又蠢的肥狗,气喘如牛快挂了的模样。

    可是一会儿之后,-如同口渴似的拚命爬到室内特意装潢的一个小水池边,用舌头恬了两下,看来不具威胁,大家也就不再在意-的走动,任由-东嗅西嗅的消失在沙发后。

    “哈哈……葵呀葵,我们相交多年你还会不了解我的个性吗?没有好处的事我是不会做的。”凡事都得付出代价。

    望月葵神情沉静的望着他,“那么你有什么条件尽避提出来吧!只要我能力范围内你都能如愿。”

    “啧!这么爽快倒叫我害怕了,不管我要什么都没问题吗?”终于能整到他一回了,叫他如何能不开心。

    “是。”

    地川岩假装仁慈的开口了,“先跪给我瞧瞧吧!我总要看到你的诚意。”

    “你……”怒气一吞,他当真单膝下跪的冷视着他,脸上毫无表情。

    “很好,你真乖,像一条狗。”地川岩笑着朝他丢花生壳,一副很享受凌辱他的块感。“我第一个要求,你接掌望月集团后要将手中一半的股权让渡给我。”钱没有人嫌少,越多越好。

    “好。”

    “第二个要求我要你放弃音羽京子,对外发布正式解除婚约的消息。”这个男人只配啃草,配不上圣洁的女神。

    “可以。”

    “第三个要求我要你娶亚里沙为妻,不得再另筑香巢羞辱她。”这点应该不难办到吧!

    “不可能。”望月葵果断的回答。

    咦,他听错了吧?!他会这么不识相?“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说我不可能娶亚里沙为妻,这个条件我拒绝。”他不会任他予取予求。

    “娶我有什么不好?我对你未来的事业大有助益,你要什么就有什么,你别不知足的给我摆架子。”川姬亚里沙捺不住的从隐身的柱子后走出,忿忿的质问他。她是认定他了,绝不让他离开。

    “稍安勿躁,表妹,让我来替-效劳。”冷然的笑容一起,地川岩主掌了她的发言权,不再唯唯诺诺的听她使唤。

    “你……”他竟敢命令她?!

    他冷峻一笑,挥开她欲拍向他的手。“若不想让姨丈知道-的所做所为而取消继承权,-最好安份点别出声。”

    被拍红手背的川姬亚里沙震惊万分,不敢相信他竟然反客为主的喝斥她,眼神凌厉得似会割伤她,完全像一个陌生人般冷漠无情。

    此时她气焰全消,微露惊恐的闭上嘴,担心他真会因为她出言不逊而到她父亲面前告她一状。

    “葵,你的合作态度让我非常不满意,是不是要我先宰一个你才肯听话呢?”选择权在他。

    望月葵的表情仍是冷静得吓人,他声音很低的饱含冷意。“先让我见见她们,否则一切条件都不能成立。”

    “你……你好样的,到了这节骨眼你还能聪明的还我一招,我就让你瞧瞧她们。”一挥手,地川岩命人将人带上来。

    一般人是不会建地窖刑房什么的,通常是欧美人士才会多盖地下室当储藏室或车库,而心机深沉的川姬亚里沙准备了一座以备不时之需。

    没想到真有派上用场的时候,用来当囚室正适合,门板一拴没人逃得出。

    当阮玫瑰和音羽京子被押出昏暗又腐臭的地下室时,除了发丝有些凌乱外倒无任何外伤,眼睛因为不能适应乍亮的光线而-了-,白茫茫的人影分散成好几个。

    “葵?!”他怎么来了?比赛不是正在进行中。

    “玫瑰,-有没有事?”望月葵着急的只问所爱的女子,无法分神关心另一个人。

    “你这个笨蛋白痴、死日本人,你不是在比赛当中还来干什么?你以为我会因为你伟大的高贵情躁而感动得痛哭流涕吗?”他想都别想。

    看阮玫瑰精气十足还能骂人,他吊着的一颗心才稍稍放下。“-没事就好,我还担心-拆了人家的房子呢!”

    “你说什么鬼话!我是想一把火把这房子给烧了,省得它成为犯罪温床。”野草若不烧个一乾二净,春风一吹它又满地绿了。

    “不能烧,别忘了-在里面,没了-我会很寂寞的,孤老一生。”不离不弃,这是他的承诺。

    “哇!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肉麻话,你不觉得-心吗?”害她鸡皮疙瘩全站起来了。

    望月葵笑着凝望她,眼中布满柔情的说道:“有时候爱不说出口是不行的,-根本迟顿得看不出我爱-,爱。”

    “你……”他太可恶了,在这种地方示爱想害她丢人现眼的哭出来吗?

    “-可以回答一句——我也爱你。”别再叫他死日本鬼子了。

    “我……我……”阮玫瑰我了半天还是说不出一句我爱你,难为情的羞红脸。

    真是的,肉票还能当着绑匪面前打情骂俏,看得人着实眼红,不等嫉妒心重的川姬亚里沙开口,脸色一沉的地川岩狠厉的对空鸣枪,警告的提醒他们的死活还握在他手中。

    “葵,我让你作一个选择,这个女人和音羽京子有一个必须死,你要留下哪一个?”这是个有趣的游戏,有关人性的考验。

    他没有迟疑的说道:“我选京子。”

    这个答案一出,所有人都怔住了,大家都以为他会选择最爱的女人,没想到到最后她还是被牺牲了。

    “因为玫瑰一死我也会跟着死,我的占有欲强又爱吃醋,不可能放她一人在地下和其他男鬼你侬我侬,我死也要带着她。”

    这句话不仅感动了阮玫瑰,也让所有人为之动容。

    “葵,我爱你、我爱你、我最爱你,不管你是不是臭日本人,我这辈子死活都要跟着你,你要娶我。”

    望着飞奔至怀中的快乐鸟,望月葵有些傻眼的接住她。“-不是被绑住了?”

    “对呀!到底是谁替她松绑放走我的人质?”地川岩也愤怒的拍桌子怒吼。

    阮玫瑰笑得很得意的比出胜利的手势。“嘻嘻!我家弟弟是神犬,-什么都会。”

    这时气质优雅的音羽京子也甩甩松开的手,脚步轻盈的走向另一边。

    “反了、反了,你们还不给我把他们全抓起来,剩下一半的佣金你们不要了吗?”地川岩气急败坏的大吼,但没人理会他。

    在他请来的手下里,有一人站了出来。

    “联邦调查局郭逸风,你被捕了,请你跟我上国际法庭受审……”

    当一切都恢复平静时,真正的下平静才正要开始。

    地川岩虽是遭美国联邦调查局当场逮获的现行犯,但他们事先未知会当局,又擅自越国调查抓人,在日本政府严重的抗议下只得无罪释回。

    可是他一回到日本即被发现有强烈的偏执妄想症,常常自言自语不知所云,一会儿笑、一会儿愤怒的击拍墙壁,行为失控的必须接受入院治疗,暂无出院的可能性。

    原因是他想赢,什么都想争第一,而他的父亲说他若想继承地川家的家业就得娶到音羽京子,否则他会把另一半财产留给外面的私生子。

    地川岩一听急了,连忙上音羽家求亲,并像疯子似的大肆追求,逼得音羽雄夫一个火大撂下话来,只要他能在高尔夫球场上胜过他的未来女婿望月葵,他会考虑将女儿嫁给他。

    为了这件事他拚命找望月葵比赛,本来就有心结的他一输再输没有进展,父亲那方面又逼得紧,所以他动起川姬亚里沙的脑筋。

    一方面他继续逼望月葵比个高下,一方面怂恿川姬亚里沙争取所爱,利用她性格中的蛮横任性来达到目的。

    他想只要他们两人发生关系,他就有办法要川姬亚里沙佯装怀孕,逼望月葵负起责任娶她为妻,那么他与音羽京子的婚约便会作罢。

    但他没想到两人已有悔婚的打算,如果他肯等一等并向好友说明原由请他放水,也许所有事都不会发生了。

    不过最叫人跌破眼镜的是保守传统、不论走到哪里始终穿著高雅和服的大和美女,为了追爱而来的她摇身一变成为只着三点式泳装的游泳教练,赖在爱人家为他们开设的游泳池工作。

    想当然她的反抗自然激怒了音羽家,一怒之下切断家族金援,她若不自力更生就会饿死台北街头。

    但是他们的故事还不如阮家现在来得精彩,我们把镜头拉近点好看他们的笑话……呃,说错了、说错了,是看他们有趣的一面。

    “你是日本人?”

    “是。”

    “你知不知道我们家都讨厌日本人?”

    “我知道。”

    “那你还敢喜欢我们家老三?!”

    只见表情严肃的望月葵如此说道:“不,我不喜欢玫瑰。”

    “什么?!不喜欢她还敢玩弄她!我宰了你祭祖。”半百老人发起狠的想拿起菜刀砍他一十八截。

    “岳父大人息怒呀!小心砍人是有罪的。”

    “是呀!爸!别太冲动,有话好好说。”

    “爸,你息息怒,别和日本鬼子一般见识。”

    “岳父,好好跟他沟通,要是他敢负我们家玫瑰,我叫弟弟撕烂他。”

    四个女婿奋力捉住濒临抓狂的老丈人,眼神同样不悦的瞪向胆敢向天借胆的男人,巴不得一人一刀了结他,省得他危害世人。

    “我现在知道玫瑰的个性像谁了,她的冲动和爸你一模一样。”嗯!这老人茶泡得真香醇,看不出粗枝大叶的冲撞女也有女性细腻的一面。

    “谁是你爸?!不喜欢我女儿还敢半路乱认亲,你这死日本鬼子给我滚出去,不要让我拿起扫把追。”他非打断他的腿不可。

    “爸,我是不喜欢玫瑰,因为我是用生命爱着她,除了她我谁也不要,请你成全。”

    茶杯一放,望月葵以日本人的礼法双膝下跪,身体前屈趴地的请求未来的岳父大人接纳他,并允许他以日本人身份与他女儿交往。

    他这一跪的重礼吓坏阮家一家老小,大家都不知如何是好,答应他嘛!心有不甘,不答应他又好象不通情理,故意刁难人家似的。

    因为郭逸风的同事在受托前往阮家安装安全系统时,赫然发现阮家的大门没关,有被盗贼侵入的迹象,一切值钱的电器全被搬个精光,所以赶紧联络他此事。

    结果阮牡丹一听哭得浙沥哗啦,不管自己还在坐月子,连忙通知散居在世界各地的姊妹,以及正在旅行的父母,一家十几口人包括丈夫、小孩连夜赶回台湾。

    这会儿是男人一国,女人一国,男人负责拷问恶名昭彰的小日本,女人则是忙着和久别重逢的弟弟叙旧,你一言我一语的摸着-身上软绵绵的毛,乐得-晕陶陶的直流口水。

    “爸,你敢让他跪你?!”

    啪地一声,一只夹脚凉鞋往桌上一拍,五个伟岸的大男人立刻缩成一团,噤如寒蝉的不敢大声呼吸。

    “我……我没叫他跪,是他突然发神经的往地上一扑。”吓……吓死人了,女儿的气势还是那么慑人。

    “你还敢说,要不是你们一群人围着他进行审判,他干么下跪认错?”阮玫瑰的表情很蛮横,盛气凌人的指责每一个有愧于她的家人。

    “我……我……”

    “玫瑰,-弄错了,我是请求岳父大人将-嫁给我,-不要误会。”望月葵轻拉她的手,深情款款的说道。

    “你休想,我才不会把女儿嫁给日本人……”通敌叛国。

    阮父的话还没说完,阮玫瑰已尖叫的扑进望月葵怀中,捧着他的脸又亲又吻,眼泪和鼻涕喷了他一身。

    “你要娶我?你真的要娶我?没有骗我?!”她是爱情卒仔,为了爱可以不顾一叨。

    “瞧-哭得像个孩子,不娶-还能娶谁,谁叫我爱惨-了,一颗心像我热爱的小白球飞进-的心洞里。”完成得分。

    她一抹眼泪,得意非凡的仰起下巴。“谅你也不敢不娶我,你的家传信物心之琥珀在我身上,不娶我你就得不到它。”

    “-喔!”望月葵笑了,笑得非常无奈,他想说的是她才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宝物。

    女人家在玩狗,小孩子在骑狗,四个大男人手忙脚乱的安抚痛哭流涕的老丈人,唯独一对爱情鸟旁若无人的热情拥吻。

    春风来了,吹绿菜圃里的小白菜,桃树上的花开红枝哑,发情的季节终于到了。

    阮玫瑰房间的窗台上,一抹着希腊式白色长袍的影子正慢慢变淡,紫罗兰色的眸子里满是笑意,留声机又自动传出“如果没有你……”的歌声了,荷米丝轻轻的跟着哼唱起来。

    啊,真好,要是雷米尔也在这里,看到那对热恋中的人儿,一定会跟她一样高兴吧!

    噢,别蘑菇了,新的恋情还在另一个国度等她去酝酿呢!

    没人发现留声机在什么时候不见的,大家都幸福得忘了去盘查失窃了什么,反正有个“投诚”的日本人会买齐新家电,他们乐得汰旧迎新。

    老宅子的春天正在蔓延,笑声与牛似的嚎啕声并起,阮家多了名日本女婿。

    【全书完】

    荷米丝守候的爱情还有——

    *方蝶心花园春天系列056荷米丝的留声机之二《相思城堡》

    *佐思花园春天系列057荷米丝的留声机之三《寻到美人宝》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传爱幸运草最新章节 | 传爱幸运草全文阅读 | 传爱幸运草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