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憨心格格 > 第十章

憨心格格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荒唐!朕的金技玉叶怎能匹配一位平民百姓,你的建议简直可笑至极。”

    十分震怒的康熙重拍白玉棋桌,十几只黑白玉棋弹了弹又落回原地,似乎未受威胁般的闲适安乐,和另一位棋手同等潇洒。

    然后,一只黑棋落下,白棋全盘皆输。

    “你输了,皇上。”郑可男气定神闲的道。

    他看了一眼,又气又佩服。“不行,不行,再来一盘,联在气头上没注意,分心了。”

    “皇上是天,既然输不起就再来一盘,何必贬泥为地,溅了一身黑呢?”她径自收拾起黑子。

    “你很不怕朕哦!”敢当面嘲笑他的棋品不佳?

    “世人都怕天,怕她刮风下雨毁了农作,但也怕她不刮风下雨枯了农作。”敬天、畏天,皆是人之心。

    “你是在指责朕专横?”

    “不,是夸皇上英明。”郑可男恭敬的说道。

    康熙轻哼一声,落下第一子棋。“用不着奉承,朕不至于听不出你的隐喻,横竖你是要朕成全,好做个年年丰收的天,使人尊敬。”

    “皇上圣明,何苦拆散一对人间鸳鸯,成全也是仁慈。”她随意下一黑子。

    “嗯哼!朕把右宰相的职给撤了,你来当。”满人汉人都无妨,有才者当居要位。

    “惶恐呀!皇上,女子无才便是德,大清律法可无女子当官一例。”

    “朕说端仪郡主,你现在拿着御赐金牌到处招摇撞骗,不是官人是什么?”

    郑可男微微一笑。“是代圣上体恤民情,保大清江山万万年。”

    “你……唉!朕说不过你,那利舌刁钻得很,炜烈贝勒怎么受得了你?”可惜她是女儿身,不然前途无限。

    “我们在床上热和热和,他可爱得紧,还舍不得下床呢!”她调皮地眨眨眼皮。

    康熙开心地一笑,轻摇着龙首。“说说看,那个家伙有什么优点?”

    “皇上,那个家伙有个名字叫冷傲,实在没什么优点。”早说他会求她,还不信?她想着不禁扬起一抹笑。

    看在冷傲很诚心诚意地弯下腰磕头,郑可男才顶着端仪郡主和恪抱郡王府少福晋的双重头衔进宫面圣,一早就和皇上对奕了好几盘棋。

    而离宫多月的端敏格格在索额济斯将军的精兵护送下,终于“平安”的回官。

    “可男,你在耍弄朕吗?”当龙颜一怒时就会叫出她的汉名。

    “可男只有一个脑袋,禁不起皇上的一个‘斩’字。”她依然不畏惧地道。

    “你觉要朕将公主下嫁给一个一无是处的男人,那岂不是存心要毁了端敏一生?”那可是他最疼宠的小女儿呵!

    “爱呀!皇上,世间男女总是离不开这字,总痴傻的甘愿为它粉身碎骨。”多可怕的杀伤力。

    “你是在暗示朕,端敏会为爱做出傻事,不顾皇家威仪?”这局棋该怎么下?康熙举棋不定。

    “端敏再尊贵,终归是个女人,二阿哥不也是为了爱,甘做‘疯子’,无视向他招手的帝王之位?”她再落下一黑子。

    “那个孩子是朕最得意的阿哥,可他却宁可‘疯了’。”他说得颇有咬牙之意。

    再过个几年他老了,皇位还不是由胤-来坐,可这孩子偏不驯地爱上一名汉人女子,为了她放弃太子位,自此“疯”了下去。

    三官六院七十二位嫔妃,加上无数的贵人、才子、常在、答应,环肥燕瘦的美女任其选择,而他偏挑上只娇憨的小云雀?

    或许是身在帝王之家不自由,才会让自己所宠爱的龙子凤女一一往外飞去。

    思及至此,康熙不禁轻摇了下头。

    “你又输了,皇上。”黑子一放,郑可男细心地观察龙颜变化。

    康熙轻叹了口气。“我输了。”

    郑可男随即轻笑地扬声。“你们还不进来叩谢皇上的赐婚?”

    太液宫外走进一对笑容满面的俪人,两人双腿一跪,低下头。

    “谢皇阿玛成全。”

    “谢皇上成全。”

    “你们……端仪郡主,朕让你给算计了。”真叫他气也不是,不气又无奈。

    “是皇上心疼格格,与小郡主无关。”郑可男极力的推诿责任,免得日后遭秋算。

    康熙只好龙手一扬。“起身吧!”

    “谢皇阿玛。”

    “谢皇上。”

    好动的端敏一起身就钻到康熙身侧撒娇。“皇阿玛,端敏好爱你。”

    “比那个家伙还爱?”他取笑地捏捏她的鼻,不舍她晒黑了白嫩肌肤。

    “皇阿玛,那个家伙名字叫冷傲,你不要欺负他嘛!”她为心上人出气。

    “女大不中留,朕的小榜格心全偏了,叫朕好伤心哦!”昔日爱哭的奶娃儿都大得快出阁了。

    唉!舍不得也终将要舍得,这是她所选择的未来。

    “有吗?太医不是说过心房是偏向左边,皇阿玛要扳正端敏的心吗?”端敏做出一个好痛的表情。

    “你喔!最叫阿玛放不下心。”康熙瞧瞧一旁倨傲的男子。“你叫冷傲?”

    “是的,皇上。”

    在他面前的是爱人的父亲,而不是一心要诛的敌人了。“反清复明”这四个字似乎已离得他好远。

    “朕的皇儿交给你,得好好珍惜,否则朕诛你九族,听到了没有?”康熙龙颜一正,说得极认真。

    “我爱端敏,绝不会让她有落泪的机会。”冷傲用深感情的黑瞳,凝望着巧笑的端敏。

    闻言,有些坏心的郑可男从中打岔,“喜极而泣算不算?在闺房中的事料不准的……”

    “闭嘴,郑可男。”冷傲脸微红地朝她低吼,而这一吼可得罪了她。

    “皇上,我好像忘了知会你一声。”

    她的笑容让冷傲心惊胆战起来。

    “喔!什么事?”他倒有兴趣一听。

    “他是我以前的同党。”

    轰地——

    康熙的脸霎时一阵青一阵白地十分难看。“朕想后悔了成不成?”

    “君无戏言呀!皇上。”郑可男乐得哈哈大笑,终于一口气整到两个人。

    “冷傲,以后你再反清,朕诛你九族。”

    冷傲一愕,来不及回言,郑可男即啧啧两声。“不好吧!皇上,动不动就诛人九族,你要端敏陪葬呀?”

    “朕……”康熙哑口无言,因妻子亦在九族之内。

    ☆☆☆

    凤钿、满钿、双喜字钿、毂桥钱钿各十份;红宝石、蓝宝石、红碧玺、蓝碧玺、绿玉坠角、红珊瑚珠百斗、珍珠万斛和各式金约玉珥、东珠,光芒四射的凤钗比美皇后大婚。

    簪、钗、胜、步摇、金钿、珠子、栉、勒子等十大陪嫁车队先行,万名禁军随行护送。

    百名官女、数十太监、二队精良的私人侍卫,皆是康熙皇帝的赏赐,前后呼应着和孝公主的凤銮,浩浩荡荡出阁去。

    行了礼,送入洞房!

    文武百官盈门祝贺,冷家堡的大门都快挤破了,连好奇的亲友及城里百姓都争相围观一睹难得的盛况。

    大厅上位处特以屏风隔开几张特别桌,来的尽是端敏格格亲近的姐妹和诸位贝勒、福晋。

    还有新郎倌冷傲昔日的“同党”——前日月神教的“余孽”。

    “端仪郡主,我好像看到你的晚风师妹。”日魂仇恨淡淡的说道,表情高深莫测。

    “呵呵呵,我说仇哥哥,风旋儿不能来讨杯喜酒喝吗?”人家可是送了大礼来。

    一对血珀虎玉,价值连城。

    “是吗?她身边气度宏伟的男子似曾相识,你说呢!”仅有一面却记忆犹新。

    “物有相同,人有相似,多喝两杯酒就熟了。”郑可男浅笑地为他敬了一杯酒。

    “阿弥,你相信她的话吗?”仇恨征询妻子的意见。

    阿弥眯着眼一瞥。“既然小姐说他不是二阿哥,咱们何必强加冠。”

    “知我心,阿弥也。疯子哪会表现得像深情男子一般呢?你们都看错了。”

    睁眼说瞎话。这是仇恨夫妻俩的心声,那人明明是大清阿哥胤-,可他们仍不点破,静看两人和炜烈众贝勒穿浑打趣。

    “噢噢!我娘来了,你们帮我挡着视线。”一溜烟,郑可男乘隙一遁。

    仇恨和阿弥无奈的摇头一笑,她们母女俩倒像是日与月,一出一没。

    “阿弥呀!我好像看到男儿。”郑夫人韦芙蓉眺目一望。

    可惜阿弥身材太高大,她一起身便遮住了视线,叫人瞧不分明。

    “义母,你是思念过度产生幻影,小姐……呃!男妹怎么会出现呢?”她一表正经地扶持着。

    郑夫人叹了口气。“也对,都死了两年了,我这个当娘的连最后一面也没见着。”

    “义母别再伤心了,她是为了尽忠国家而壮烈牺牲,‘死得其所’。”仇恨意有所指的说道。

    她是“死”在爱人怀里,乐不思蜀。

    “傲儿也真是的,什么人家的闺女不好娶,偏偏大张旗鼓地迎了位满人格格。”简直是一脚踏进敌人阵营。郑夫人转而怨起冷傲。

    “是他的本事好,抢了康熙的女儿为大明报仇。”他故意取巧讨好,免得又得听一套满汉势不两立的大道理。

    郑夫人轻喟地眄了他一眼。“你们这些孩子心眼真多,连我这老太婆都哄。”

    “义母——”

    “吃菜吃菜,尽量的吃,把大清格格的嫁妆一口气全吃垮。”她忍着思女的心酸,强颜欢笑。

    一想到早亡的女儿,她这一生中休想有嫁女的喜悦。

    “嗯!”两夫妻想安慰却无从安慰起,只是相顾无语。

    ☆☆☆

    新房内,红烛高照。

    几名侍女打点好一切便退出喜房,大红的馆字贴于各处,洋溢着多少旖旎喜气。

    开门声提早到来,一只玉秤掀开了红盖头,手腕一旋便挑起新娘子艳丽的风华。

    “你好美,我的小人儿。”这是他天真动人的小妻子呵!终于如了愿。

    “傲哥哥。”端敏羞答答地使霞腮更加妩媚。

    冷傲点点她的鼻,取下凤冠。“要叫我夫君,娘子。”

    “傲……夫君。”好奇怪,怎么叫不都是他吗?

    “来,喝杯合欢酒,咱们就是夫妻了。”他温柔地倒了酒和她并坐在床沿一饮。

    “甜甜的,我可不可以再喝一杯?”味道很不错,类似宫中的桂花酿。

    “不行,喝太多就醉了。”他可不想与一位醉新娘洞房。

    “噢。”端敏失望的恬恬唇。“夫君,为什么有两个爹呢?”

    冷傲欲火一升的吻着她。“你喝醉了!”

    绫帐一放,属于新婚夫妻的乐趣正要展开,春风在新房上空索绕……

    新房外——

    “梅儿,咱们也成亲吧!”

    秦观梅不理会地甩头就走,将一室春意留给新人,苦得冷展情在后追着。关于他们的爱情,在风起时,飘舞在时间的洪流中,绵绵久久……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憨心格格最新章节 | 憨心格格全文阅读 | 憨心格格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