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染火玫瑰 > 第十章

染火玫瑰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嘿咻、嘿咻!努力往前划,想要命就赶快拨水,不然就等著死神点召。

    划呀、划呀!努力的划,海里的鱼儿全来作伴,口吐著气泡喊著:人类加油。

    还是划吧!目标太显著了,不可能划不远,想死就留下来看热闹,保证非常壮观,媲美铁达尼号的凄美,鬼哭神号现场收看。

    别人的哀嚎声是我精力的来源,尽避哭喊吧!让天来劈我。

    “小表,你没吃饭呀!这一点力是不满意我带你离开喽!”她不介意一脚踢他下海。

    东方取巧好怕死的连忙摇头。“我划得很用力,真的。”

    “嗯哼!我看你的表情像是在埋怨,怀念当肉票的生活吗?”人小也挺占空间的。

    “不不不,我想念家的温暖,我想回家。”呜!妈咪呀!你的女儿又在摧残民族幼苗。

    “是吗?我越看你越不顺眼。”这小表长得太帅,将来肯定是祸害。

    心惊胆战的东方取巧讨好的说:“我是一团屎,我会自行毁容。”

    “嗯,孺子可教。”东方沙沙满意地点点头。

    一艘救生艇在海上飘游,陰陰的天气像是快下雨的样子,午後的阳光逐渐减弱,似乎在帮助他们“逃亡”海象十分平静。

    远远地游轮在变小之中,小救生艇起起伏伏地远离,归功於划水的舵手。

    没人想死於非命,虽然可能性极小。

    “三妹,我们就这样离开好吗?萧……呃,其他人不管了呀!”她好担心他的安危。

    啃著苹果的东方沙沙跷起脚,以眼神暗示她口动手也要动。“以你的美色不用怕没人要,死了一个还有无数男人等你垂青。”

    “可是他是好人,对我很照顾……”东方婉婉嗫嚅地划著水,脸红得像落日。

    “天下的好人何其多,收起你的小天真,少滥施同情心。”她最讨厌好人了,没主见。

    “三妹……”

    东方沙沙啪地泼了下水。“别再烦我,你要想生死与共就给我游回去。”

    天生怯懦的东方婉婉一瞧海里的大鱼就腿软,她只是说说而已,不敢爱萧逢月太多,大难来时还是各自飞比较安全,免得死成一堆。

    不过,海水好蓝,泡在里面应该不难受,饿了抓现成的鱼做生鱼片填饱肚子。

    东方柔柔看不过的说:“啧!你干麽这麽凶,姓单的没喂饱你呀!”一脸怨妇相。

    “别当我是你,拿性当三餐进食,你用力的给我划。”因为她必须和三个笨蛋同行,所以她火气大。

    东方柔柔一甩卷发地握浆一划。“说实在的,我倒是很喜欢千秋在床上的技巧,简直是叫人欲仙欲死。”

    “千秋?”叫得倒挺亲热的。“小艇上有未成年儿童,A级的笑话就甭提了。”

    “我无所谓,老爸锁在地下室的**都很下流……”他看了以後好想长大。

    一拳一脚分别由东方老二和老三送上,小小年纪敢偷看**,欠扁。

    “你们不要老是欺负小弟,他会长不大。”身为老大,东方婉婉要声援一身是伤的么弟。

    不敢感动的东方取巧吸吸鼻子,他和大姊是东方家的弱势族群,要是显出软弱会挨揍。

    “长不大才好,我坐收门票展览他。”

    啊!好残酷的三姊,要他一辈子受欺凌,他不要啦。

    “我负责招揽客源,收入分我两成就好。”

    好……好不贪心的二姊,真是太坏心肠了。

    谁说东方家姊弟的感情不好,要走一起走,团结一条心,连心上人和老公都不带,全部舍弃。

    “尽避作梦吧!我要准备重演铁达尼号的实况。”多叫人兴奋的一刻。

    伟大的历史将由她创下。

    “什麽?!”

    “你真要动手?”

    “不要吧!”

    三道不同的声音入不了东方沙沙的耳,她打开略微受潮却还能用的电脑,输入一连串的指令,破坏游轮的怞水系统和主电脑。

    谁说杀人需要刀,沉没一艘船也用不著炸药,科技挂帅的今日显现出人类的愚蠢,创造出毁灭自己的仪器。

    “三妹,你别忘了是谁在你落海时与你共生死、拚命救你。”爱情的力量叫人动容。

    “大恩不言谢,我已经以身相许过了。”一报还一报,两相扯平。

    “三丫头,想想那艘游轮的造价,更别提每月的营收惊人。”叫她老死在船上都行,前提是寿终正寝而非死於非命。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反正有保险可以再买。”重新上漆改称玫瑰号。

    “三姊,你真要害死三姊夫呀!”好可怜哦!爱上蛇蝎女魔。

    “去!”死小孩。“你活腻了是不是,小心我踹你下海喂鲨鱼。”

    讯号一送,强烈的爆炸声震动四周海域,波及到小艇差点被大浪一盖,三个东方家人用力一划避开,穿著救生衣的东方沙沙则指挥若定。

    不一会儿,有艘快艇驶近,接他们上不远处的新颖游艇,一起观赏迎风号的葬礼。

    “三小姐,你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一位中年男子恭敬的立於一旁。

    东方沙沙取饼望远镜一看游轮的进水量及船上慌乱的人潮。“丑王,你认为我是不是很坏?”

    “不,小姐只是爱玩。”她是他看著长大,她的心性他最清楚。

    “拿人命来玩?”好好笑,姓葛的居然滑倒,他还前後左右的一瞧,看有没有人瞧见他的糗态。

    蠢毙了,每个人都忙於逃命,谁会注意他。

    “如果小姐有心要置他们於死地,不会事先通知海防队和救难小组有海难发生。”顽皮呀!

    一旁紧张得要命的三人一听,差点没上前掐死她,原来她早准备了救兵不怕人跟著船一起下沉,那他们何必划得手酸腰痛,在船上等待救援就成了。

    但是他们克制杀人的冲动,丑王是她的人,也只听她一个人的命令,为了不成为海中一缕孤魂,他们决定放她一条生路。

    其实说穿了是没胆。

    “死丫头,海防队来得及救水吗?”她看电影上的船都沉得很快。

    “我算过进水量的速度,迎风号会在三小时後沉没,而救援小组会在两小时内赶到。”她没那麽狠心想害死心爱的男人。

    只是给他一个教训,凡事别太笃定,她就是变数。

    在他百般纠缠下,不爱他变成是为难自己,所以她向爱举白旗,但是她不会告诉他,她爱他,免得他太得意笑破了肚皮。

    “你……你真的很贼,我们都被你骗过去了。”吓死人了,她太任性妄为。

    “有趣吧!惊险的海上历险记,等你们老了好写一本回忆录。”她要让他们记住,别惹烈火玫瑰。

    “去你的惊险之旅,回去以後要收惊!”东方柔柔拿起另一只望远镜看得哈哈大笑。

    朱玉娟和李珞儿被人……不用说是谁了,大家心里有数,两人扣在一起,左手扣右手在前头,另一手互扣置於後,以至於没法子动作俐落。

    船体吃水倾了一下,两人跌跌撞撞的跟著歪来倒去,一人没站稳两人都遭殃,偏偏又不和地互持己见,导致一跌倒就很难爬得起来,像两只花猫在打架。

    “三丫头你快看,你的男人在吼什麽?”好像在咆哮吧!

    东方沙沙看了一下微笑。“他在骂:该死的,你居然敢把船弄沉。”

    透过望远镜,她明白地感受到他强烈的肢体语言。

    “是吗?”她怎麽看不出来。“天哪!他是不是疯了,笑得好狂。”

    东方沙沙放下望远镜,闭上眼睛聆听海浪之外的声音。“他在笑说:可恶的女人,真有你的。”

    她的心也在笑,他是懂她的。

    人的一生中总在寻觅一半的圆,可是往往自大的认为自己不需要,一再任由机会由指缝中流失,等要回头去拾时,岁月已压扁原来的圆,只剩下扭曲的无奈。

    爱上一个纵容她胡作非为的男人算是她的幸运,不管前世或今生,爱情的本质永远不变,存在於人心。

    前世,她忘了。

    今生,她正要开始。

    就爱他吧!

    一个执著所爱的男人,她的未来。

    “你们喔!是注定在一起,只有你听得见他的鬼吼鬼叫。”

    烈火般灿烂的笑颜盛开,一朵绝艳的玫瑰在风中说著,“我爱你。”

    我爱你——

    风传送到他耳畔,勾起的嘴角欣喜若狂,她终於回应了他的爱。

    隔著无边的海洋,两颗相融的心不分离,他们都在说著爱你。

    爱你,爱你,爱你……

    ***

    五十年後。

    “老婆,说你爱我。”

    “滚远点,死老头,你占了我五十年的便宜还不够呀!谁要爱你?”臭美。

    “老婆,我好爱你喔!我们下辈子再结成夫妻好不好?”他要追到来生。

    年过花甲依然美丽的老妇跳了起来。“你别又来了,我不要再嫁你一次。”

    同一张脸看了五十年都腻了,换个人尝尝鲜不好呀!吧麽老爱玩前世今生的游戏,一大把年纪还以为自己很年轻,做什麽无聊事。

    “老婆,小心你的腰……”唉,她还是学不会照顾自己,没他在一旁看著怎成。

    “我的腰很好,再跑个五千公尺都不成问题。”她是烈火,张狂无休。

    满脸皱纹的他一脸暧昧的凑近。“是吗?我们很久没**了。”

    “去!老年痴呆症又发作了,三天前你才嚷著一次不够。”也不瞧瞧自己的体力硬是逞强。

    “一日不做如隔三秋,三天就等於九年,想当年……”日夜躁劳,拚出一堆成绩。

    “你够了没?从年轻无赖到老……你有没有看到隔壁刚搬过来的小表?”害她蠢蠢欲动。

    “老婆,你想吃嫩芽呀!”单无我一口酸地搂著她有些下垂赘肉的腰。

    “神经,你不觉得他很好欺负的样子?”像她家的东方取巧。

    他笑得很陰森,像变态老头。“别太过份了,人家还在发育。”

    夕阳西下,一对老夫老妻扶持著走在林荫大道,忽地传出狗挨拐杖的凄嚎声,以及变声期男孩的呜咽,老人家的笑声相当开怀。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句话的意思是人活到老还是要欺负人,不管你是年少还是年老,有义务来让他们玩。

    “妈,你看阿公阿妈又要欺凌小动物。”正义之声及时出现。

    但是,正义往往会迟到。

    “哇!大哥哥好可怜,怎麽有两个不一样大小的脚印在脸上?”好奇怪喔!

    “这……”小女孩的母亲踩过男孩的肚子。“他不乖。”

    如此颠倒是非的话绝对是东方家的遗传基因,排行老八的少妇牵著小女儿不敢蚤扰前头恶作剧的双亲,妖邪的紫瞳泛著笑意。

    她想:多美好的画面,好感人哦!

    老来为伴——

    作恶。

    *欲知贞女新定义,浪漫求爱,请看宋语桐花园系列039贞女之前世篇《冲喜小家妇》

    *欲知烈女新典范,热力求爱,请看寄秋花园系列040烈女之前世篇《烈火之女》

    *欲知豪放女新楷模,放肆求爱,请看倌-花园系列041豪放女之前世篇《浪情公主》

    *欲知多情郎新枝爱不完,请看宋语桐花园系列060贞女之今生篇《暧昧情火》

    *欲知缠情郎新招爱不完,请看倌-花园系列062豪放女之今生篇《千面钻石女》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染火玫瑰最新章节 | 染火玫瑰全文阅读 | 染火玫瑰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