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魅眼惑龙 > 第十章

魅眼惑龙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胡闹、胡闹,真是太胡闹了,你们当我是济世华佗还是扁鹊再世?大罗金仙也需要喘口气。”

    乔逐一张嘴从一大早就开始念念不休,受不了的众人也只有努力忍受,反正从半个月前他就没停过,开口闭口都是一堆训人的话。

    在他神乎其技的医术漏夜抢救下,用尽了大半生收集的珍贵药材,七天七夜不敢阖上眼地予以渡血,终于把伤重的威武大将军从鬼门关拉回来。

    唉!伏龙尊者暗暗叹息,他没想到红龙和南天女谈起情来,竟是如此奋不顾身,连命也不要了。

    若不是怕他们起疑,他早就施法将他医好,但毕竟身在凡间,仍得用凡间的作法。

    因此,累死十匹马由皇城运来大批稀世疗伤圣品,小火慢慢地熬成汁,七个时辰才熬成一小碗,一天得喝五回。

    好在军中的士兵众多,派十来个心细的小兵轮流守着,时辰一到就自动自发地把药汁端进房。

    如此折腾个七、八天,咱们可敬的大将军才悠悠醒来,而他第一个问候的不是辛劳照料他的众兄弟,而是他心上人的伤势。

    “霓儿呢?她不要紧吧?”

    陈威赶紧压他躺下,“褚姑娘没事,她在隔壁房休息。”

    “喔,那就好。”松了一口气的单破邪浑身乏力的安下心。

    “好什么好,人都只剩一丝气息还叫好,一秋给我弄三个洞,要不要我直接在你身上挖个洞,好方便别人穿剑射箭。”乔逐不满地在他伤口一点。

    单破邪吃痛地一呼,“轻点,乔老,你是舍不得我还魂是吗?”

    “死了倒轻松,偏偏死不了还要劳累我这一身老骨头奔波,缝缝补补救回你这条讨人厌的命。”他说得气愤极了。

    “有劳你了,乔老。”单破邪发自真心的感谢。

    乔逐不领情的口气泛酸,“救个将军不如救条狗,咱们尽心尽力去和阎王抢人才,他一开眼就是找女人。”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乔老就别吃味了。”他还不是一看到佳人就手足无措。

    “陈副将,你很久没受伤了哦!”乔逐眯起小眼一睨,警告他最好别挂彩,否则他会予以“厚爱”。

    聪明人一点即通,陈威讪然的一笑。

    “偷袭的人是谁?”

    “是塞拉族的奴奴娃公主,她不满我们将她的族人逐出圣地,所以暗中施放冷箭。”最毒女人心。

    “镇国公主无恙吧?”若有意外,他很难向镇国公和凤羽姑姑交代。

    王大海嗤笑的说:“那是她活该啦!笨得受番女利用害人中毒,褚姑娘刺她一剑算是扯平了。”

    “霓儿中毒了,她有没有事?毒解了没?我要过去看看她。”单破邪挣扎的要下床,心里慌乱无章。

    “将军保重呀!七步索魂草虽然陰毒,但在巫山神尼的慧心巧手下,毒已清了。”真是的,要不要命呀!

    “巫山神尼?”他没听过这佛号。

    “是褚姑娘的师父,人挺慈善的。”由现在的面相看来,年轻时肯定是个大美人。

    “她不会是来带霓儿离开的吧?”紧张万分的单破邪又急着要去挽留。

    “你……”乔逐正要好好臭骂他一顿,一见到门口的人儿就结巴得说不出话来。

    虽然他是神,然而看到美女还是会心跳加速,何况是举世难见的柔媚佳人。

    “想死只要说一声,我的碧血剑还在。”口中轻嗔着,粉衫女子快步的走向他一扶。

    “霓儿,你没走。”单破邪紧握着她的手,疲累的眼盯着她不放。

    褚-霓把手往他胸口轻轻一覆,“心都在这儿了,我还能走到哪去。”

    小俩口情话绵绵,其他人兴致勃勃地等着看戏,乔逐的眼一瞪,大夥儿只好乖乖的走了出去,颇为遗憾没能目睹铁汉柔情的一面。

    门,悄悄地半掩着。

    “你的毒清乾净了吗?有没有不舒服?千万别硬撑,你一向最爱逞强。”他关心地抚抚她瘦了一大圈的脸。

    眼泛柔光的褚-霓在他唇上一吻,“少说教了,大将军,你别让我当寡妇就好。”

    “你是说……”他满心欢喜的抱住她。

    “小心伤口,你想让人用轿抬你拜堂吗?”真是的,也不瞧瞧自个儿是差点死过一回的人。

    “霓儿,我有几天没说爱你了?”单破邪头靠在她肩上,声音轻柔地细喃。

    “十五天。”

    “你都不爱我。”他“哀怨”地玩弄着她胸前浮有战龙二字的凤。

    “别撒娇,这招对我没用。”

    他失望中藏有一丝笑意,“我在昏迷中直说我爱你,可是你没听见。”

    “少来,你等着和阎王爷下棋,哪来的工夫惦记人间俗事。”她不是傻子。

    “女人家不是爱听甜言蜜语吗?你干么老泼我冷水。”她哦!千年寒冰——难化。

    褚-霓取笑地扭扭他耳朵,“我是杀人不眨眼的红线女,你以为我是没见过世面的小泵娘吗?”

    “以前我那些女人不需要我哄……呃,我是说……我的意思……”单破邪突然找不出好词来搪塞。

    “我没那么小心眼,计较过往不是我的行事风格,不过……”人都有过去,谁是一片纯白呢?

    “不过什么?”他可兜着心。

    褚-霓抚弄着他咽喉上的小结,“碧血剑还锋利得很,不要让我有阉了你的理由。”

    单破邪愣了一下,接着会意地哈哈大笑。

    “哎哟!疼。”

    “活该,谁教你笑得没有分寸。”她不会同情他,自作自受。

    欺负他是伤患。“我不敢贪心,红线女的剑又快又狠,乔老肯定不愿救我第四回。”

    “他会叫你直接去死。”她已摸清乔大夫的性子。

    “对呀!他跟你一样,大小两个没良心的家伙。”冷血。

    “你说谁没良心?下回我在你胸口缝一朵牡丹花,看你见不见得人。”门外传来乔逐忿忿不平的抱怨声。

    褚-霓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轻轻移开单破邪,拉开虚掩的们,黑压压的一堆人由外往内跌成一堆。

    “要奉茶吗?各位,屋内刚好躺着一具人形血茶,欢迎自行取用。”她比比动不了只能乾瞪眼的单破邪。

    陈威勉强挤出一抹笑,“咳咳!不……不用了,我们都是粗人,护城河的水就很好喝。”开玩笑,谁敢饮将军的血。

    褚-霓柔柔的道:“要我送各位一程吗?听说阎王殿离我的碧血剑很近。”想死不怕没鬼当。

    “嗄?!”

    大家吓得拔腿就跑,只留下被推向一边的乔逐。

    “人老了,走得慢!”乔逐边走边咒骂。这些死小子,以後想看到他伏龙尊者也不容易了,因为他此次下凡的任务已达成,该是功成身退的时候了。

    “娘子,你比为夫的有威严哦!”不用刀和剑,三、两句话就教他们落荒而逃。

    娘子?!她微怔了一下,粉腮泛桃色。“公主的事还没解决呢!你喊得太早了。”

    “她没事吧?我好像看见她一身是血倒卧在地。”应该满严重的。

    “怎么,心疼了?”褚-霓口气泛酸,不准他伸手一拥。

    “你也会嫉妒呀!太好了。”他乐得快飞上天。

    “太好了?”她表情不悦的沉下脸。

    单破邪眉眼含笑的凝望她,“以前我常吃小青子的醋,你对他比对我还好,让我看了想掐死他。”

    “他是我义弟。”两人的出生日相差十一天,他是个窝心的手足。

    “唉!那他不成了我的小舅子。”平白便宜了他。

    “你不问问你亲舅爷的下场?”每个士兵都在袒护她,她有种说不上来的感动。

    单破邪表情冷淡的说:“正义总有伸张的一天,只能怪他作恶多端,自找死路。”

    “我爱你。”

    “嗄?你刚说什么?”他喜不自胜的追问着。

    “你的爱我看见了,我无法用同样的方法告诉你,只能说给你听。”她俯在他耳边低声地说了句我爱你。

    “我也爱你,霓儿。”

    ***************

    褚家朱门重新油漆了,荒芜的杂草在一队士兵整顿下焕然一新,颓垣破瓦和残梁已然换新,一片新木的味道教人神清气爽。

    昔日的老街坊一听见褚善人的女儿不但没死,还为一家人报了仇回家接掌一切,全呼朋引伴地前来道贺,鞭炮声响个不停。

    话起当年黄毛丫头一个,如今都出落得教人不敢逼视,直说美得宛如出尘仙子,比她姑姑更胜十分。

    一阵寒暄後,众人不胜唏吁的哭了起来,欢乐气氛顿成哀伤,在场不少人曾受过褚家恩惠,在新盖的百人祠祭拜,怀念着来不及告别的褚家上下。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爹生前行善无数,结果死後萧条。”谁说积善修福呢?墙角那块陰乾血渍便是明证。

    “别难过了,令尊有你这般孝顺的女儿,九泉之下也会含笑瞑目。”褚家产业确实不少,难怪引人眼红。

    当年惨案上呈圣上定夺,圣上爱民地将吴东权搜刮而来的财物全数归还,并下召建百人祠供百姓凭吊,以慰枉死之陰灵。

    如今褚家又是富甲一方的积善之家,齐黄河大水为患,一捐就是十万两,比朝廷还大方的送出白米万担、衣千车,为先人求个来生福分。

    “可惜师父不愿留下,她就像我亲生娘一般的爱护我。”一想到巫山神尼,褚-霓眼瞳就涩涩的。

    “巫山神尼确实是慈悲的出家人,你是她在尘世间唯一的挂念,她不会就此断了联系。”单破邪轻拥她入怀。

    她感伤的一笑,“十年来她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可是我总是让她担心。”

    下雪了,冬天的第一场雪来得比往常晚,院子里的梅花都冒出芽苞了。

    “傻霓儿,天下父母心不都是如此,我们一起孝顺她,有空时上上巫山去听些佛偈。”他想起皇城里的娘亲。

    是该回去看看的时候。

    “你对我真好。”她动容地偎紧他,眼中含着欢喜的泪。

    “又说傻话了,你是我心爱的女人,不对你好对谁好。”傻里傻气的,偏他爱得紧。

    她拿出胸前凤-端在手心,“战龙。”

    “在野。”他也拿出龙-与之结合。

    “龙凤合环,战龙在野,先人的巧妙教人赞叹。”能说不是缘分吗?

    “就算没有龙凤玉-的因缘牵合,我也会找到你,因为我爱你。”他说得深情不移。

    “破邪,我爱……”

    正当两人浓情蜜意话恩爱时,何青杀风景地冲了进来。

    “霓姊、将军,皇城有信来。”哦喔!未来的姊夫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他又打扰了什么?

    “为什么你先叫霓儿才唤将军,我的个儿比较不显眼是不是?”单破邪是鸡蛋里挑骨头,故意找碴。

    何青理直气壮的说:“霓姊是我义姊耶!你不过是霓姊身边的附属品,况且我已经自军中除役了。”将军算什么。

    “附属品?!”这小表欠揍,“霓儿,少了一边脸的义弟你不会嫌弃吧!”

    “原则上你们两个的死活我管不着,先看信。”她冷淡的伸出手。

    “冷血。”

    “无情。”

    两个男人同声同气地念了一句,然後以仇视的眼神互瞪对方,意思是你怎么可以骂我最重要的人。

    “小青子——”褚-霓不轻不重的一喊,何青赶紧把信送上。

    拆开一阅,她面无表情的看完第一张。

    “霓儿,信上写什么?”应该不重要吧?圣上也太闲了,没事写信干么?

    “镇国公主每日入宫『命令』圣上要办了你和我,圣上在不堪其扰的情况下,送她与野木合和亲。”

    好见解,果然明智。“一个野人、一个蛮人的确相配,圣上英明。”

    “你高兴得太早了。”褚-霓嘴角一勾的嘲笑着,乐极易生悲。

    “有下文?”

    不知为何,她笑得越开心他心里越不安,对她有好处的事他不见得是受惠者,往往适得其反。

    “皇上说你要拜堂成亲可以,先把镇国公及凤羽公主失落的幼女飞羽公主寻回,以求得你悔婚的原谅。”

    “他……他太过分了,我讨不讨娘子关他屁事!”

    谁晓得十六年前被人偷抱走的女婴长啥样,根本要他讨不到娘子嘛!

    “因为他是九五之尊的皇上呀!”她放肆的开怀一笑。

    单破邪气恼地拉着她的手往外走。“走,咱们上皇城找他理论去。”

    “喂喂喂!你们要去哪里?”何青在後面追着问。

    “你闭嘴,本将军心情不好,你给我乖乖看家。”他回头一吼。

    好凶哦!“霓姊——”

    “学好生意经,要是我回家生意一落千丈,你的头就拿来镇石狮吧!”

    嗄?!怎么会这样?他们都欺负人。

    何青一看到门口两旁龇牙咧嘴的石狮子,打了个冷颤摸摸後脑,嘶!还在。

    呜……他的命好苦,算盘呢?帐本呢?还有面线拿来,他要上吊。

    《本书完》

    *欲知东天女罗语妍如何降伏青龙单佐靖?请看简璎花园系列018龙凤决之一《红妆折龙》

    *欲知中天女华凤妤如何降伏黄龙单御天?请看子纹花园系列019龙凤决之二《游凤戏龙》

    *欲知西天女易云天如何降伏白龙单知过?请看叶双花园系列020龙凤决之三《天女撩龙》

    *欲知北天女沈紫娘如何降伏玄龙单驭玄?请看阳光睛子花园系列021龙凤决续之一《悍妹斗龙》

    *欲知飞羽公主与风悲云的恋曲如何魅人心弦?请看寄秋花园系列023龙凤决续之三——番外篇《巧乞网龙》

    ;;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魅眼惑龙最新章节 | 魅眼惑龙全文阅读 | 魅眼惑龙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