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皮蛋二少 > 第十章

皮蛋二少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距离婚礼只剩下三天光景,一行人风尘仆仆的从湖南赶回杭州,只为参加冷玉邪的成亲大典。

    一踏入庄院,他们很明显的察觉到每个人都神色紧张,不时的四下张望,仿佛有什么灾难要降临。

    “贝儿,是不是你大姊又来了。”冷天寒无奈的叹息着,对这位大嫂子是又敬又怕。小小的个子就妄想撑起一片天,偏偏又让她办到了。

    这个问题吗?大家心知肚明。“烟、霞,先带沉沉到换花阁,小魔女大概在那欺压良善。”龙贝妮嘱咐道。向景天的儿子真可怜,注定要给两个小女娃当玩具。

    “是。”龙烟。龙霞抱着快睡着的小娃儿往挽花阁去。

    风千屈讪讪然的开口道:“庄主、夫人,我想带纤云回江陵省亲。”

    “我负责保护他们一路上的安危。”冷刚很有义气的拍拍胸脯。

    “两位还是男人吧?有福同享,有难一起当才是,怎么可以弃兄弟子不顾。”冷天寒怎会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算盘。早知道就不用这么赶,在外逍遥一番再归。

    “庄主,此言不可用于此处,这个难是你自招来的,和我们无关。”风千屈可撇得一千二净。只要能远离灾神,兄弟情谊算什么。

    “是呀!我冷刚都一把年纪了,实在难以负荷年轻人的游戏。”他是被吓白了发。

    龙贝妮好笑的摇摇头。“冷刚、千屈,我大姊是凡身肉体,不是吃人妖怪。”

    都三年了,这些人还怕她如妖魁,能避则避、能逃则逃,逃不了避不去才缩着脖子当乌龟,没点到他的名就尽量窝着不探头,等暴风雨过去才敢呼吸。

    “夫人言轻了,令姊比吃人妖怪还恐怖,明明错的人是她,到头来赔罪磕头的是我。”冷刚可不敢领教她的个性。

    “刚刚我好像听到吃人妖怪四个字,是哪个不怕死的可爱宝宝说的呀?”龙青妮像背后灵一样冒出来。

    冷刚僵着笑脸猛打衣摆。“龙大小姐,好,你几时来的?玩得还愉快吧?”倒霉,他忘了烧香拜佛了。

    “原来是‘刚刚’呀!你老实憨厚,应该没向天借胆在背后数落找吧?你知道我这个人一向脾气很‘和善’。”

    “是……是……大小姐是天下最善良的人。”善于欺压忠良。他只得唯唯诺诺的奉承。

    “是吗?那你一定非常乐于帮我把梁子上的燕巢摘下来喽?”龙青妮眨着无邪的眸光“恳求”他。

    “啊——我……我非常……乐意。”冷刚苦哈哈的垂着肩膀,爬着楼梯摘令他起疹子的燕巢。

    “对了,千屈,你好像要带纤云妹妹回娘家哦?”这帮死小子,见着她就想跑。

    哇——她是不是派了大内密探窃听。“你听错了,我是说大家有空到江陵坐坐。”风千屈连忙澄清。

    坐?!坐你的头啦!“原来是我耳背听错了,我还想陪你们回娘家省亲呢?”

    “大小姐若想到江陵玩,我和拙荆一定以上礼待之。啊——我得先把礼物带进去,失陪了。”又一个人蛇藉机脱逃了。

    “大姊,你就收收小孩子玩性,不要吓着了他们。”冷天寒轨道。心想幸好她不常来,不然斜剑山庄会真成了她口中的破剑山庄。

    “哎哟,贝儿,瞧瞧你老公说的,好像我百般凌辱他们似的。”她是在锻练他们的临场反应耶!

    龙贝妮无聊的弹弹指甲,拨弄落在衣领上的落叶。“姊夫呢?”

    “嗄?!”死小孩,总是天外飞来一笔,教她应接不暇。“他……有事。”龙青妮含糊的说。

    “有什么事?”

    “办公事。”

    “天下的公事再大,怎么也比不上亲亲老婆的‘逃家’。”可怜的男人。龙贝妮替姊夫叹息。

    哇!太神了,她用哪只眼睛猜到的。“可爱的小贝儿,姊姊我怎么可能会逃家呢?你多心了。”

    “心多不多我不知情,但有一件事我很确定。”二十几年的姊妹,自己还会不了解她?

    “确定什么事?”龙青妮问道。听听比较不伤身。

    “姊夫很生气。”被丢下的人,火气一定不小。

    大姊自从结婚后,就和老公寸步不离,当然也是她丈夫看得紧,不然以她爱玩的天性,只怕姊夫得一天到晚找老婆,生怕她玩出个意外。

    龙贝妮就是被她大姊意外的给玩到唐朝。

    “嘿嘿……这个嘛!你也知道他那个人脾气不好,生生气有助于血液循环。”龙青妮皮皮的说道。

    “脾气不好?!大姊的说法还真含蓄,小妹佩服。”龙贝妮想到冰人被她激成火山,姊夫脾气想不大都难。

    冷天寒忍不住的替“同袍”打抱不平。“如果我是你丈夫,一定会好好打你一顿。”

    龙青妮手叉腰,怒目直视。“你太目无尊长了吧?好歹我是你大姊耶!”没分没寸的男人。

    “大——姊——你还真德高望重呀!”少点玩兴才有大姊的样子。他暗忖着。

    “冷天寒,别以为有贝儿当你的靠山,我就不敢动你。如果逃家的是贝儿,我看你哭都来不及,哪舍得动手打她。”

    向景天很有自信的一笑。“贝儿不会,她没你那么幼稚。姊夫娶了你,日子一定过得很辛苦。”

    “他辛苦得很快乐,你有意见吗?”死小子,吃贝儿的口水太多,变得和她一样讨人厌。龙青妮气得牙痒痒的。

    “不敢。我只是庆幸自己娶了个好妻子。”

    眼看大姊怒气上冲,龙贝妮怕丈夫被当成棋子玩,无可奈何的劝他先回房,自己陪大姊兜圈子。

    ※※※

    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是看见搞出大场面,她还是为之咋舌。

    “可以请问一下吗?你打算来个古今中外大合并?”龙贝妮的眼睛都快看花了。

    龙青妮一副没什么的招招手。“怎么样,不错吧?看我对你的雾多好。”不要太感激,她的脸上是这么写的。

    好,好得惊世骇俗,这些古人的心脏不知捺不捺得住,龙贝妮着实为他们担忧。

    “你该知道我们所处的年代是唐朝吧!不是二十世纪的化装舞会。”她开始为某些人祈祷。

    “人不痴狂枉少年,我这是机会教育,千百年的智慧结晶而成,他们这辈子大概也只能享受一次。”

    龙贝妮心想,一次就够他们“终身难忘”。“他们是有点白痴,才会任由你狂妄的躁控局面。”除了自己,庄内还没人敢挡大姊的路。

    “好说好说,我人缘好嘛!大家都非常的热心,生怕怠慢了我这个贵客。”

    龙青妮一声令下,向景天立刻调来百来位江南有名的绣工,连夜赶工缝制新嫁衣。风千屈则奔走于各大布行绸缎庄,找出她要的料子款式,用十数辆马车装运回庄。

    冷刚的工作是负责搜寻各种她指定的首饰配件,有时找不到她草图所要的饰品,还得请求帅傅照图打造,既耗时又费力,可他们不敢有怨言。

    “大姊,你人缘好不好,大家心里都有数,不要自我吹捧,听得妹妹我怪难为情的。”龙青妮忍不住戳破她编织的梦幻。

    “你这个死小孩,老是要扯我后腿,偶尔称赞一下你劳苦功高的姊姊,会害你嘴巴烂掉吗?”

    宝儿不可爱,她也不可爱,两个妹妹都不可爱的嫁了个讨人厌的丈夫,真是太不可爱了。

    “你劳苦功高?!大姊的笑话讲得真好笑,我看劳苦功高是四大堂主和四大护法吧!”

    龙贝妮心想,少了她和烟、霞、云、雾掌控亚洲局势,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的责任必定加重,而二姊又慵懒成性,连带着风、雨、雷、电也难逃恶运。这两位姊姊的骨血里压根没有安分两字。

    这个妹妹就会拆她的台阶,让她下不了台。“烟、霞、云、雾,你们来了,快来试试礼服。”还好她们来了。龙青妮藉机转移目标。

    “烟、霞、云,那三套酒红色的旗袍是你们的,我特别仿时下流行的改良式旗袍,特别为你们量身缝制的。”

    三人拿起旗袍看了一眼,下摆的高叉几乎开到大腿根部,背部全luo到婰线,的确是“改良式”的旗袍。

    还好她们来自开放的二十世纪,这类型衣服早已司空见惯,没什么需要腼腆,而且更能衬托她们凹凸有致的丰盈身段。

    “雾,你的白纱礼服最典雅,保证你二十世纪的家人看到,也会感动得涕零泪下。”

    龙雾抚着纯白婚纱,想象她处在二十世纪的教堂里,周围是亲朋好友的祝福。不过她很难想象家人会因她看婚纱而感动,顶多说点体己话而已,西式礼服是比凤冠霞被轻松多了。

    她用条件交换,如果不穿上露小腿的伴娘礼服,就只好换上改良式旗袍,两相比较下,她们立刻作了最“明智”的选择。

    “访问庄里还有谁你没设计到?”一干女誉全让她给……包了。

    龙青妮想了一下,很懊恼的拉拉耳垂。“就那个死性子的雪儿,我怎么煽风就是煽不动她。”失败,一大失败。

    看起来才十来岁的女孩,个性倔得打死不肯换上有点露的削肩泰式服饰,才露一点点而已,何必固执呢?

    “你……”唉!大姊才是说不通呢!

    烟、霞、云、雾认命的随大小姐摆布,反正也只在唐朝做二十世纪的装扮,对她们而言不算什么,而且至少服从可以少受点罪。

    ※※※

    大日子终于到来了,喜气洋烊漫满斜剑山庄,大伙儿个个脸上都带着笑——非常虚弱的笑。

    穿着露大腿luo后背的三名姝丽,正穿梭在人群中当招待,惹得男人们心猿意马,见几控制不住欲念,而女宾客羞红脸低垂头,又忍不住好奇心的用手绢掩饰,偷瞧一分。

    “为什么我得穿这怪模怪样的衣服去拜堂?”冷玉邪扯着绷紧的布料,非常的不舒服。

    “因为你想娶妻迎亲。”好在只有他受害,冷天寒庆幸逃过一灾。

    根据她们的说法,这套怪模怪样的衣服是她们那个时代的结婚礼服,叫做什么西装的。

    “讨个老婆需要当丑角吗?穿成这样去拜堂,会笑掉全杭州城人的大门牙。”冷玉邪不解这种穿法算什么?

    冷天寒颇为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放心,他们的注意力不会在你身上,过了今天之后,咱们斜剑山庄会出名。”而且是因为一群娇媚千姿的女红妆而闻名江湖。

    “说得也是,那群女人还真敢穿。”他是没亲眼目睹,但由下人们口中得知,多少有个底。

    时辰差不多了,向景天进来提醒他们勿耽误。“大哥,二……哈……你……你怎么……穿得这么……好笑。”

    冷玉邪一身的白,脚下是尼龙锦鞋,未戴帽将发束手后背,不中不西、不古不今的逗人发噱。

    “你住口,再笑我就割了你的舌头泡酒。”冷玉邪恼怒的猛捉头发,恨不得把一身束缚除掉。

    “好好,不……不笑就……不笑。”向景天隐忍着笑声。“该拜、拜堂了。”

    “说吧!那个大魔女又想怎么整我?”她比天还可恨,专来折磨他。

    “你想她会告诉我,让你多了层防备?”就算她有意透露,向景天也不敢多言。

    “走吧!玉邪。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掉。”冷天寒安慰着推他出门“见客”。

    ※※※

    没有叩拜天地。夫妻交拜就直接走上一条长长的红布,“根据”龙青妮的说法叫做共步红毯的另一端,婚姻才会长长久久。

    看他们这一对新人走完红毯,观礼者喷鼻血的不在少数,因为有某些人穿得太清凉,致使失血过多的人被抬了出去,不久又在鼻内塞了两管布来观礼,不想错过这场“异”礼。

    而且斜剑山庄的美女、四冰美人加上前江南四大美女之二的冷琉璃和柳纤云,还有美若天仙的庄主夫人,及她的两位娇妍多姿的姊妹,现在又多了似水柔情的雪儿姑娘。

    “……得赦免其过,遮盖其罪的,这人是有……有福的……犯法的人,必一同灭绝,恶人终必剪除……”

    众人猛打哈欠,提起精神,注视着几不蔽身的娇媚女子。

    龙贝妮算算时间,等大姊把她手上的新约圣经给念完,恐怕天也黑了。

    她走上前把龙青妮的圣经给扔在一旁,对着新人说:“冷玉邪,你愿意娶龙雾为妻,一生爱护她不二心?

    “我愿意。”老天终于睁开眼了。冷王邪坚定的答道。

    “龙雾,你愿意嫁冷玉邪为妻,一生陪他终老?”

    “我……勉强同意。”一生很长,龙雾可不敢保证无灾无难。

    不顾众人的爆哄声,龙贝妮为婚礼划下一个句点。“新郎,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冷玉邪是个随性的人,龙雾更是不在乎世俗的眼光,两人在众人面前吻得如痴如醉、吻得没有日月星辰、吻得众人受不住,纷纷远离如火的喜堂。

    “贝儿,你不公平,我还没……”龙青妮不服气的发出抗议声。

    “闭嘴,大姊。我好像看到姊夫铁着一张青脸在人群中看你。”

    “真的吗?”她果真看到丈夫两道冒火的目光,非常惭愧的想畏罪潜逃,不料却立刻被拨开人潮的丈夫逮到,消失在众人眼前。

    当一对新人回房后,冷玉邪二话不说的忙打包,准备逃难去。

    “想逃?!”

    “不,是度蜜月。”蜜月他不懂,只知别人嘱咐他小心,千万别待在庄内受整。

    龙雾知情的随他离开,至城外的别院。

    “娘子,你今天好美哦!美得我想掐死那个大灾神。”害他娘子雪白的肌肤全教外人给瞧了去。

    “只要你有本事,我绝对不阻止。”

    酡红的烛火、大红的纱幕。粉红的鸳鸯被和难耐着宵的寂寞,使他涌上一波波的欲潮。

    “雾儿,你终于成为我名副其实的妻子。我爱你,好爱好爱你。”冷玉邪低头细啄那张粉雕的玉容。

    “我也爱你。”

    两具渴求已久的身躯重叠的倒向身后的鸳鸯被上,互相温柔**彼此的身体,一件件衣衫飘落在床底。

    冷玉邪气息不紊的急着想扯下她身上惟一的衣,准备和她共赴巫山之颠时,门上传来敲门声,他还来不及起身,门便被拿风击碎。

    “是谁这么大胆?冷五邪连忙拉起锦被,盖住两人赤luo的身子。“烟——霞——你们太过分了。”

    龙烟面无表情的递给他一叠书册,无惧他脸上杀人的目光。

    “奉大小姐之命,送春富图十卷以为贺礼,增进夫妻闺房情趣。我想,以冷二少的功力是用不着,不过可以参观比较一番。”

    接着龙霞冷脸一迎。“奉大小姐之命,此后三天我俩必寸步不离的跟随。所以,你们请继续,不用顾忌我和烟。”

    不用顾忌?!她在说哪话,要他在她们面前行房?“给我滚出去。”冷玉邪大吼道。

    “办不到。”两人冷冷的说道。

    “你们……”衣服全搁在地,他无法起身赤luo的赶人。

    龙雾浅笑的在他耳旁说了些话,他怒气全消的放下帐幕,继续度他们的春宵夜,不受任何人影响。

    轻柔的声吟声和粗嘎的喘息声在房内混杂着。龙霞神情自若的在房内的花厅里,玩着自制的扑克牌。

    而夜,是甜蜜的。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皮蛋二少最新章节 | 皮蛋二少全文阅读 | 皮蛋二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