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杠上坏妹子 > 第十章

杠上坏妹子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完成了、完成了,终于完成了。”

    一个女人兴奋的大叫着,引来众多的医生和护士的则目,大家都当她产后不平衡才拿著一堆画不成画、图不成图的草稿在挥舞。

    “青儿,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吗?有哪个产妇像你这么活跃?”杰斯无奈的苦笑。

    “老公,你看!我终于完成了。”

    杰斯接过青儿手中杂乱不堪的草纸,弯曲扭八的斜角教他汗颜,青儿的绘图能力还真不是普通的烂。

    “可以请问一下,亲爱的老婆大人,你画的是什么?拙夫天分不高,尚请见谅。”

    青妮把杰斯手中的草纸抢回来,拉著他坐在床沿边,指著其中一张说:“这是时空转换器的草图。”

    “时空转换器?青儿,你还没睡醒呀?”

    小孩子都比她有绘图天分,这看不出前后正反的玩意叫时空转换器,该不会是生宝宝的时候伤到脑神了吧?杰斯心疼的想著。

    “老公?你怎么不相信自己的老婆能力?想想这东西完成之后,我就可以任意到想去的朝代。”

    “你?那老公我呢?”

    “你就留在家里带小孩子好了。”

    “你哦!当我是家庭主夫啊!现在宝宝可忙著,奶奶和小妹、马特抢著抱呢!”

    “真是太佩服我自己的聪明才智、不到七天时间,就可以完成时空转换器的草图。”

    杰斯不敢苟同。“你确定这玩意有人看得懂吗?”

    “当然!”

    “是吗?”

    不是杰斯不相信她,所有不知道她全部底细的人也以为她在说笑话。谁会相信一个看起来慵懒爱捉弄人的小女人,有那种心思去研究伤脑筋的苦闷工作。

    青妮睨著杰斯,“等我作品完成之后,你可别吓掉下巴。”

    “是哦!好怕,你现在给我安分的坐月子,脑袋别净想这些天方夜谭。”

    青妮不服气的嘟著嘴,早知道生个孩子这么辛苦,还跟不上到唐朝的列车,她就很火大。不过,山不转水转,办法是人想出来的,瞧!成果已呈现出来了。

    青妮好想贝儿哦!不知道她在唐朝过得好不好?最重要的是这一堆龙门事务要叫谁做,嘿……嘿……贝儿,大姐一定会亏待你的。

    “帮我拨电话。”

    “你要打给谁?”

    产妇必须懒到这种程度吗?电话就在离自己不到半臂之远的床头上,她还好意思开口要人拜她拨电话,是她太幸福了,还是他注定要当妻奴?

    “先帮我拨到德国,然后西班牙,再来英国,还有……”

    青妮一连说了十数个国家电话号码,杰斯在拨通后就把话筒传给她,只是她又是大吼又是低求的,数十种语言一一说得顺畅流利,也许自己真的低估她了。

    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杰斯以自己语文能力范围内,听到几个熟知的单字,例如英国科技馆、德国科研院、法国科技会、多轮多研科基金会。

    这下子杰斯真是傻眼了,听青妮的口气似乎和对方交情都不错,可是作科学研究的人都很刻板无趣,怎么会和磨人爱闹小魔女扯上关系?

    数日后,杰斯在郊区的别野墅里住满了一群奇怪不修边幅的怪物。彼此言语虽然不通。可是却有一套沟通的方式,用眼神传达心意。

    当他们看到青妮的草图时,眼睛为之一亮,兴奋的围在一起讨论,一反先前无神颓废的慵懒,眼神中精光锐现,这才是科学家的本色。

    杰斯不敢置信的看著这一个转变,现在他才知道不是青妮的草图在乱,而是自己智商太低,看不懂天才的杰作,至少这十数个顶尖的科学家一见就能明了画上意思。这应该叫做物以类聚吧!

    半个多月后,在一群怪人衣衫不解、废寝忘食的努力下,成果终于完美的展现出来。

    青妮抱了一堆给贝妮的“礼物”跨过横倒在地上的尸体,不,是科学家们累倒的身体,后面跟著坚持妇唱夫随的老公,一脸奸婪的朝向她的目标走去。

    ※※※

    唐朝

    “贝儿,我愈来愈佩服你了,心思如此缜密,把杜海棠的原形打出来。”钟神秀佩服的说。

    “哪里!哪里!钟祖宗你客气了,这都是你们血统好,才明我们这些优秀的子孙。”

    “啊!快听不下去了,你们这对祖、孙互捧完了没?我都快吐了。”向景天翻跟无奈的取笑著。

    “庄主,你就这么放过他们,不是太便宜他们了。”风千屈不平的说著,一想到自己识人不清就呕,亏他还曾经同情过杜海棠呢!没想到她心如蛇蝎,想把斜剑山庄上下的人一并除掉。

    “冤家易解不宜结,何况逝著已逝,贝儿那毒也够他们折磨大半生的。”

    “对了,夫人,你怎么知道社海棠下的是什么毒?”向景天好奇的问。

    “景天兄呀!你忘了我们那四个‘美丽非凡’的助手吗?她们可个个学有专精。云擅长用毒,所以我才要她去监视杜海棠,而雾擅长解毒,身上有种解毒圣药。”

    向景天一想那四个冷若冰霜的女子,颈后的寒毛就立了起来,她们简直是老天生来摧残男人的自尊心,不但能文也能武,更重要的是她们比男人更能干。

    现在她们正在重整斜剑山庄的事务,还一手包办婚礼的事宜,对内对外的明快果决,令他们这些男人觉得自己像废物,所以才有空闲在这里闲嗑呀。

    “你在他们身上到底下了什么毒?怎么他们一个个花了脸还拚命的抓痒?”

    “只不过在五彩水仙的解药延命菊粉里再加上一点猫儿脸而已。谁教杜海棠自恃美貌,想用美来蛊惑人心,这下子看她还敢不敢拿那张脸去见人。”

    猫儿脸顾名思义就是像猫一样的脸,脸上布满红斑,每隔半个月发作一次,每次都奇痒无比,所以发作后脸上净是血内模糊的抓痕,等冶疗好了,半月之期又到了。

    “人家说最毒妇人心,说得一点也没错,你这比杀了她还令她痛苦。”

    “钟祖宗,别羡慕,三年以后你也会娶一名毒妇入门,那时你可得小心点。”

    钟神秀脑海里浮起龙雅秀丽的容貌,虽说她是好动不训了一点,可是看久还满可爱的。有妻如此,人生才会有乐趣,活得才更多彩多姿。

    “容貌一向是女人的生命,尤其是以美貌自居的杜海棠,可尝到苦果了。”向景天幸灾乐祸的说著,他一向不喜欢艳丽的牡丹,像杜海棠那种放荡滢移的女子是该受点教训。

    “景天,你也会落井下石呀!”

    “哈哈哈!”在厅中响起来的众人豪爽快意的笑声

    龙烟正巧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原来冷漠俏脸扬起一道淡淡弧度,男人们蔚为奇观,冰山敢会有融化的一天,只有贝儿被她脸上的笑容吓得心口毛毛的。

    “不会吧?烟,那个变态的老女人不会也会来了吧?”

    能让烟露出那种笑容的人,全天下没有几人,而且还在另一个时空里。

    “你这个死小孩,敢在背后骂我是变态的老女人,老娘不掐死你才怪。”

    冷天寒一听到这威协声,立刻握紧手中的剑,将贝妮揽在怀里,可是一见来人竟是一对穿著怪异的男女,男的眼珠子还是绿色的外邦人。

    他低头看捂着脸的贝妮,感觉她不是害怕,而是地力声吟。

    “小表,你没脸见人了吗?干么低头拜土地公?”

    青妮讽道。

    “放肆!不准你侮辱我们的人。”风千屈喝道。

    “啪!”龙烟身手快速的赏了风千屈一个巴掌。

    “不准你对你们大小姐无礼。”

    形势急转直下,风千屈平白的挨了一巴掌,贝妮这才认命的抬起头,接受这个可怕的事实。“那个气焰高涨的女人是我大姐,旁边的那个可怜的大男人是他的相公。”

    “喂!小表,少污蔑我,看你过得挺好的。”

    向景天原本偷笑著风千屈也惨遭魔掌,可是迎向青妮似笑非笑的表情,赶紧一敛神色,听说她比夫人更难缠,只要看见她此刻的神情即可知。

    “我该怎么说呢?欢迎继续奴役我。”贝妮没好气的回道。

    “哎呀!言重了,大姐爱护你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奴役你?人家久别重逢一定是抱头痛哭,你怎么这么冷漠?”

    “你、我都不是庸俗之辈,不用假装客套。”

    青妮的目光直视著贝儿身旁的男人,冷天寒接到她打量的眼光,不自主的想打哆嗦。怎么会这样呢?对方只不过是个女人而已。

    “好俊的的脸哦!”

    龙家怪异的审美观又在另一个女人身上印证,大家感到不可思义。

    “不会吧?你们姓龙的女人说辞还真一致。”

    “怎么?我们姓龙的女人得罪过你吗?丑男人。”

    他已经被姓龙的女人骂过一次,现在又来一次,钟神秀开始质疑自己的长相。

    “大姐,你骂到自己的祖先了。”

    青妮用著狐疑的眼神看著钟神秀,努力的在族谱的画册中找到相同的面貌。

    “呀!你是钟君山。”

    又有一个未来的人证明自己将成为龙门的乘龙快婿,看来他是在劫难逃,此生将受龙雅的荼毒了。

    “哎呀!钟祖宗真抱歉,骂到自己人了。”

    青妮扬起假笑,刻意的露出不知者无罪的无辜表情,令贝妮叹了一口气,大姐还不长进,老是想用这一招走遍天下,偏偏上当者不在少数。

    “你们还真是姐妹,变脸的速度一样快,开口的就是钟祖宗,也不怕认错人。”

    向景天还没见识过青妮舌剑的厉害,不怕死的嘲笑,立刻引来乱石齐发的后果。

    “这位大叔,看你眼似粪石、鼻若扫帚、嘴大无唇、舌长三尺、耳薄招风,想认错都很难。”

    向景天张口哑语,四周传来在小不一样的笑声,青妮的形容简直不是人,倒有点像七月了出来觅食的好兄弟。

    “说得好,说得妙,我钟神秀的子孙还真有点本事,连我这个‘先人’都与有荣焉。”

    在贝妮大致的为两个未来人介绍后,青妮这才贼兮兮的忆起她还有一份“礼物”还没送人呢!

    “贝儿,大姊怕你深闺寂寞,特备一份厚礼前来,望你笑纳。”

    贝妮看着青妮嘴角扬起的甜笑,心中开始哀嚎悲叹,大姊绝不会好心的送她礼物,一定有陰谋。

    果不其然,她看见姊夫用着同情的眼光,把大姊交代的礼物悉数搁在大厅中央,一看,她差点昏倒,居然是一部小型电脑和龙门近三个月来的档案纪录——尚未归档的那种。

    “你看大姊对你多好,知道这个时代没电也没消遣的,特别为你准备太阳能的小型电脑。”

    “那这些呢?当柴烧吗?”贝妮恨恨的说。

    “当柴烧也无妨,只要记得把它们存档,下次我才好带回去嘛!”

    “下次?请问一下这一次打算停留多久呀?”

    希望不会很久,贝妮已经开始为斜剑山庄上下的人担心,不知等大姊回去之后,还有多少人幸存。

    “不多不多,七天而已。”

    七天足以把斜剑山庄瓦解,毕竟上帝也只花六天的时间就造了一个世界。

    “二姊呢?她怎么可能没来?”贝妮肯定的问。

    “她骂我。”青妮委屈的说。

    以二姊的火爆脾气,不骂才怪。“好好的一个妹妹,居然被你玩丢了,你这个大姊怎么做的,你怎么不一起丢掉算了。”贝妮模拟宝妮的声调说道,看得杰斯是忍俊不住的大笑,青妮则是惭傀的低头。

    “你怎么知道宝儿骂我的话?”

    贝妮回了她一个还能怎样的眼神,不齿她现在故作忏悔的伪善面容。

    “大姊,你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法来阻止她?”

    说到这点青妮可就神气了,羞惭的表情立刻被灿如阳光的笑容取代,令这些“古人”叹为观止,直道厅内一下子明亮了许多。

    “我把她打晕,用金色公主号送她回海盗窝。”

    “可是‘听说’她怀孕了,她那一半没找你拼命?”

    青妮不好意思的搔搔耳朵不敢说出那件糗事,身为她“阿娜达”的杰斯只好略加修饰的替她回答。

    “她忘了宝儿怀孕一事,结果被那个人追杀,所以逃出到唐朝避难。”

    “原来天才的隔壁真的住了个白痴呀!”贝妮暗讽大姐的少根筋,做出连白痴都不如的行为。

    “仙人打鼓都会有错的一天,更何况我是个小小凡女而已,岂不有失手之理?烟说你要在三天之后成亲,那我这个大姐算不算高堂?”

    贝妮一听这话,就知道麻烦来了,正想一口回绝时,一向冷言少语的冷天寒,居然为了体谅贝妮在唐朝无亲,抢在前头说:“算!”

    “好妹婿,还是你比较可爱。”青妮讨好的说。

    大男人被冠上可爱二字,这成何体统?冷天寒蓦然脸色潮红,杰斯了解的拍拍他的肩,希望他多见谅。

    贝妮轻声对冷天寒说了四个字。“你会后悔。”

    ※※※

    今天斜剑山庄办喜事,一早宾客去集,鞭炮声此起彼落好不热闹,三个待嫁新娘都集聚在挽花阁里上妆著衣,等候良辰音时。

    “大嫂,为什么我们要提防你大姐?”柳织云不解。

    “是呀!大嫂,青姐姐人好好哦!”琉璃拨弄著红巾说。青姐姐和善好相处,对她也很好,为什么今天大嫂会说这种话呢?她满腹疑问。

    “总而言之一句话,千万虽吃也别喝我大姐盛情以待的任何膳食。拜完堂之后也别让你们的相公回到前厅,直接有多远走多远,就是不能待在斜剑山庄里。”

    “大嫂……这不合礼教,恐遭人取笑。”柳织云一想起诸位大哥的调侃,恐怕难以全尸而返。

    “放心,到时候他们也无力取笑你们。”

    琉璃和柳织云都无法理解她的话的含意,此时阁外响起媒人喜气洋洋的声音。

    “吉时到。”

    新娘子才走到中庭,就被龙烟、龙霞给拦住子,而龙云则奉命主新郎官来认老婆。只见三人身著霞披、头带凤冠、红巾盖头,无法分辨谁是谁。

    这点贝妮早就料到了,她可不怀疑天寒会错认,果然他没有迟疑的牵起她的手,而其他两人也做了正确的判断,青妮在一旁直呼无趣。

    在进大厅前,这三对又被拦下了。

    “在我们那儿的礼俗,新郎官必须抱新娘子入门,表示所嫁良人是可依靠的终身的。”龙雾传达著青妮的话。

    冷天寒二话不说的把佳人抱起,向景天和风干屈也跟著做,厅中宾客传来笑闹声,羞红了琉璃和柳织云的脸,幸好有红巾遮盖著。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

    “等一下。”这“高堂”开口了。“侣字两口大,口口不相连,侣字难成侣。”青妮意思很清楚,你们倘若是不亲吻,就很难结成伴侣。

    此时大厅中又是一片哄然声。

    平常在自个人面前亲热是一回事,可是在宾客面前又是另一回事,这下三个男人尴尬的杵在那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春宵一刻值千金,红尘帐里两缱绻,两人若是不恩爱,莫怪高堂不放行。”青妮硬是逼著人家亲热。

    贝妮知道大姐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为免她使出更多的怪招。贝妮主动的掀开红巾,将唇送上。大厅立即响起一阵吸气然后是大声的叫好。

    在众人的嬉闹下,向景天和风千屈也涨红了脸,在新娘子的唇上轻吻了一下。

    “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这洞房一送,贝妮和冷天寒前脚先溜了,而经过这一番摆弄,另两对新人也接受贝妮善意的劝说,后脚也跟著开溜,只留下一个“等无人”和“高堂。”

    ※※※

    数日之后,冷天寒和贝妮甜甜蜜蜜的回来,和风千屈及时向景天他们在山庄门口前相遇。“琉璃妹妹。织云妹妹,幸福吗?”贝妮取笑著两个新娘,忘了自己也是个新嫁娘。

    “大嫂,看得出来你也很幸福。”向景天搂著琉璃,抛给贝妮一个洒脱的笑容。

    “你们不会想站在天街上聊谁比较幸福吧?”另一个幸福的男人掩不住欣喜听说著。

    “咱们这一次进去,会不会被人取笑?”琉璃担优的眉头一皱。

    “放心,人都活著的话,八成也动不了,嗯!至少斜剑山庄的匾额还在。”贝妮不及想看大姐把斜剑山庄玩成什么样。

    六人一走进山庄不由得叫了声。“啊!”

    一进门入目的的是经瓦的屋顶被漆成绿色,这是不是叫绿云罩顶?然后地里的锦鲤不见了,变成小……小金鱼,荷花一下子矮了半截变成了睡莲!而且回来了好一会了,居然没见到半个人。好不容易终于可看到一个鬼鬼崇崇的人影子。

    “蝉儿!这是怎么回事?人都到哪儿去了?”冷天寒拦人问道。

    “庄主,你可回来了,所有的人都告假回家休息。”

    “为什么?”

    “因为夫人的大姐呀!?

    此时众人面面相觑,幸好及时逃出魔掌。

    此后斜剑山庄是否平静了呢?那可不一定,因为他们三不五时准备逃难,而且大魔女还带火爆浪女来,看来斜剑山庄这不下热闹都不成了。

    *想知道龙宝妮和黑鹰之间曲折的恋情吗?请看龙门三姝之《沙猪王子》

    *想知道龙青妮和杰斯之间的浪漫情事吗?请看龙门三姝之《贼美人》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杠上坏妹子最新章节 | 杠上坏妹子全文阅读 | 杠上坏妹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