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冷雨烈情 > 第九章

冷雨烈情 第九章 作者 : 寄秋

    “羽,我忘了带手术刀。”

    朱鸿鸿一句话浇熄了他的杀意,方羽神色复杂地凝睇著她,听懂她话中的含意。

    “你还想救他?”

    她苦笑的露出无奈表情。“谁叫我是医生,管不住医生本能。”

    “他运气好,阎王多留他活几年。”难怪她要学自由搏击和飞刀术。

    坏人没打著,全用在他身上。

    本来以为她是开玩笑,漫不经心地和她对上两招,结果下腹挨了一肘,肿了个小包,差点不能人道。

    还好一张俊帅的脸闪得快,不然就毁容了,只因她的刀够狠。

    “我没事,你别恼火了。”一扯上她的事,痞子个性就变成火爆浪子。

    才这麽想,事情就发生了。

    “贱女人配贱种真是相得益彰,早知道本少爷先玩烂你……”

    砰!

    好大的声响。

    一个黑影以抛物线向後飞出去,整座香槟搭起的尖塔顿时毁於一旦。

    “畜生就是听不懂人话。”方羽甩甩手,阻止心上人救人。

    “羽”

    他故意用手挡住朱鸿鸿视线。“你八字轻,不要乱看脏东西。”

    真受不了你的古怪。朱鸿鸿忍住笑斜睨他。

    “是谁好大的狗胆,敢打我杨昭薇的弟弟。”不关手足之情,而是气愤精心布置的宴会被破坏。

    “我……”

    方羽正要开口,杨昭薇一见多年宿敌来到,新仇旧恨全涌上心头,完全无视大家闺秀的修养,尖酸刻薄到极点,反正形象早已被蓝家两兄弟给毁了。

    “好个蚤蹄子生的小杂种,你可真有本事呀!一来就招峰引蝶,滢贱放荡,想学你老妈敞开大腿任人压呀!贼胚子。”;;听到熟悉的叫骂声,昔日的陰影又拢上眉头,朱鸿鸿下意识把自己缩回薄薄的膜中,以疏离来阻隔伤害。

    “鸿鸿,你有没有听到一只猫叫春?它一定缺乏爱的滋润,我们可怜可怜她吧!”

    说完,方羽用热情的法式深吻唤回她的本我,彻底撕去她的保护色,让她知道他就在身边。

    “羽。”她用怯弱的嗓音一呼。

    他小声地在她耳旁低喃,“别怕,我陪你一起对抗恶梦,我可是领有执照的杀手。”

    “杀人执照?!”她怔了一下,随即恢复往日的自信。“你喔!坏痞子。”

    “而你就是爱上这样的我。”男人不坏也会被女人宠坏。

    朱鸿鸿不否认的笑笑。“别捣蛋。”

    “是,女王陛下。”方羽俏皮地行了个皇宫礼。

    闹了这麽大的事,面子挂不住的杨昭桦一再抱歉地请走与会的宾客,关起门讨论起家务事,他没注意柱子後有两个看戏的男人。

    而再三遭男人羞辱的杨昭薇气不过,上了彩妆的脸转向开口的男子。

    只一眼,她的心莫名的震动。

    一见锺情是件多麽可笑的事,而她最不屑的事居然在这一刻发生,她说不出是何种感受。

    但是一见他温柔地拥著朱鸿鸿,满脸爱意地贴近那张令人厌恶的笑颜,累积二十多年的怨恨一夕爆发,她恨透了四处掠夺的小妖女。

    “婊子生的女儿就是婊子,你从哪勾搭这头牛?该不会和你妈一样,从别人妻子的身上硬生生扒下来的?”

    楼上三个长者全倒吸了口气。

    “他不是。”朱鸿鸿清冷的说道。

    杨昭薇最恨她淡漠的表情。“你从小到大都是这副死样子,为什麽男生都为你疯狂?只要是我喜欢的男生都一定会爱上你,你简直是狐妖再世。”

    “我不知道。”

    方羽相信她的话,以行动支持地捏捏她的腰当然是私底下。

    “推卸得真高明,你老是摆出一副冰山美人的蚤样勾得男人心痒难耐,不管我们怎麽打骂就是不回手,你当自己清高吗?不过是专抢人家丈夫的贱妇生的小贱种。

    “谁晓得你母亲床上睡过多少男人,你们母女一样擅玩诡计,随便弄个杂种想栽在我父亲头上,你……”

    “够了,昭薇,不要把上一代的过错全抛给她承受。”沉痛的杨远天再也听不下去。

    原来他的儿女都是如此看待他和媚心,难怪鸿鸿从小就不开心,老是避著他们。

    是他疏忽了,以为小孩子比大人单纯,所以刻意安排所有孩子上同一所学校好互相照顾,连络连络兄弟姊妹之间的感情。

    没想到他错得太离谱,反而将最宠爱的女儿推入蛇袕里,任由她自生自灭地遭吞食。

    光是短短的十几分钟就听到如此不堪的言语,他不敢想像鸿鸿是怎麽忍过那段难捱的岁月,她一定很恨他们这对父母不负责任的感情。

    他们爱得自私,受害的是五个孩子。

    此刻,他能理解她为何拒绝上贵族学校,宁可搬出去租屋、自行打工赚取学费和日常所需,连一毛也不用“污秽”的钱。

    早该把事实说清楚,免得孩子们是非不分。

    “爸,做人要有良心,妈为了你还住在疗养院,而你却带著她公然出现,你可曾想过我们的感受。”

    望著长子责备的眼神,杨远天有愧在心。“你们不懂,我和媚心早该在一起,要不是你妈……”

    “别说,远天,算了。”朱媚心眼眶有泪,阻止情人坦白。

    “能不说吗?你想让鸿鸿恨我们一辈子是不是?”她最无辜受累。

    “可是你的孩子……”她不想呀!

    一直埋怨女儿的不贴心,到头来她才是始作俑者。

    给她一切最好的是不想她有自卑感,认为自己及不上别人家的小孩,没想到反而害她遭人欺侮,从小就没快乐过。

    “拜托,不要演戏了,奸夫滢妇的戏码还要上演多久,你们不累我都累。”杨昭薇好想尖叫。

    “昭薇,这是你对父亲说话的口气吗?”杨远天怒斥女儿。

    她怆然地一笑。“你当过我父亲吗?从我出生开始你就没抱过我、亲过我,甚至抚抚我的头。”

    “呃!这个……”他无言地看-眼朱媚心,她出生不久,媚心也怀了孕,所以无暇顾及其他。

    “有一回我兴高采烈拿了张奖状回来,你不耐的瞄瞄说了句叫我恨你的话。”

    “我说了什麽?”他都忘了她是否曾拿过奖状回家,因为他几乎不回那个家。

    “你说平均才考九十二分呀!鸿鸿随便用脚写都能得满分。你知道这句话对我的伤害有多大?好像她才是令你骄傲的女儿,而我是路边不要的弃儿。”

    杨远天无法反驳女儿的话,他的确较看重鸿鸿,因为从小到大,她从不需要人担心,每回考试都拿满分,奖状多到两面墙都贴不下。

    “还有我二十岁生日那年,你答应陪我,可是你食言了,因为你的女人摔坏她最爱的花,你必须留下来安慰她。”杨昭薇无情的瞪著朱媚心。“难道一个活生生的人比不上一朵花?”

    朱媚心支吾的说道:“我……我是故意不让他去,小……小女孩的生日嘛!”

    不自私的爱情叫爱情吗?

    杨昭桦的内心起伏汹涌,但仍维持谦和假相。“爸,周旋在两个女人之间,你不觉辛苦吗?”

    杨远天心有戚戚焉的说道:“要是你母亲肯离婚,大家都会少受一点罪。”

    “你怎麽不反过来说,如果当初没有第三者介入这个家庭,我们会有个幸福、完整的家?”

    “她不是第三者。”他极力声明。

    可是没人相信,朱媚心就是他婚姻的杀手。

    此时,一个苍老却有劲的粗哑声音响起——

    “远天,告诉孩子们吧!你背负太久的包袱,该卸下了。”

    “爸,可以吗?”

    “说吧!你妈都过世快二十年了。”

    ※※※

    一段故事的开端。

    三十年前,有对相爱至深的情侣意外发生车祸,当男孩醒来後焦急地询问小女友的情况,无情的母亲回了一句,死了。

    当时犹如青天霹雳般,男孩一心要殉情——在多次抢救後放弃自残,行尸走肉地任人摆布,以致一个不慎被人设计,和一个富家千金有了关系。

    之後富家干金有了身孕,男孩的母亲非常高兴的将富家千金迎进门,成为男孩的妻子。

    如此过了两年多,男孩在无意间听见母亲和妻子设计他的经过,一怒之下四处寻花问柳,包养舞女,让母亲和妻子颜面无光。

    放浪的生活过了近一年,他和厂商去中下游公司寻求合作时,竟在一群小职员中发现他以为已死的爱人,才知道这是一场多麽恶劣的玩笑。

    “我们是如此柑爱,重逢後自然不愿冉分开,我提过离婚的事,可是你们母亲歇斯底里的大吵大闹,以及奶奶以死相胁……”

    生下女儿後,他们忍住一年的相思,逼元配妻子同意离婚,不然接纳媚心入主杨家,两女共一夫。

    但是妻子不同意,协议两人分居一段日子,等各自冷却後再说,这一拖就是二十年。

    “你从来没有爱过妈?”怯生生略带泣音的杨昭容低声问道。

    “没有。”杨远天深情地凝视朱媚心。“这一生中,我只爱过媚心一人。”

    “没有别人?”

    “是的。自从再相遇後,我就没有碰过第二个女人。”他怎麽能违背至爱。

    有语病。

    擅於分析事理的朱鸿鸿冷静的问道:“你在说谎吗?”她仍有一些介怀。

    “为什麽这麽问?”她一向聪明过人。

    “如果你的话属实,试问小容是谁的孩子?”

    一时间空气凝住了,一室鸦雀无声。

    杨远天尴尬的轻咳几声,想将此事淡化。

    “她当然是远天的孩子,我自己生的孩子岂会不知。”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妇被推了进来。

    她真的很老,看起来像杨远天的妈而不是元配妻子。

    “妈。”

    “芊云。”

    沈芊云怨恨地望著朱媚心,“你和她分开过一年,小容便是那年有的。”

    “不……呃!我是误……这个……”他看见心爱的人脸色微变。

    他曾允诺过绝不会碰她以外的女人,一定为她“守身如玉”,可是事实能说吗?

    “你的欲望有多强她不会不知道,要一个正值颠峰期的男人禁欲是天方夜谭,他在我身上可是很卖力的制造小容。”

    “芊云,你别胡说。”杨远天急得满头汗。

    报复是爱极的表现。“难不成要我描述我们夫妻恩爱的情形给她听?”

    “我没……”

    妒心大发的朱媚心媚眼一横,“好呀!杨远天,你骗了我二十几年,你是不是还背著我养女人?”

    “冤枉呀!媚心,小容真的不是我的小孩,我没有欺骗你。”无妄之灾。

    “孩子都那麽大了,你还睁眼说瞎话。”朱媚心气得根本不想理他。

    被逼急的杨远天没顾及到杨昭容的感受,脱口道:“她是芊云和园丁小徐的孩子。”

    “你……你胡说。”刷白脸色的沈芊云颤著音。“你太无情了,为……为了她编出……如此荒谬的事。”

    她不会连自己丈夫都认错。

    “有一回我到天亮才回来,忽然看见小徐衣衫不整的从你房间出来,我好奇推门一看,你正一脸满足的沉睡,身上有欢爱过的痕迹。”

    “你……你太可怕了,我是设计了你娶我,可是你有必要羞辱我至此吗?我爱你呀!”沈芊云哭喊出三十年的悲。

    杨爷爷轻喟,“芊云,远天说的是实情。”

    “爸!你也相信我是水性杨花的女人,背著丈夫和园丁偷情?”她绝不允许有污蔑她的清白。

    她和杨昭薇一样倨傲,母女都不认输。

    “那时你因远天老是不回家而得了妄想症,小徐的侧面和远天有几分相似,你就把他误当成是……”

    他没再说下去,意思已经很明显,其实在她病发作之初,差点连他这个公公也硬上,後来碰巧小徐的出现,两人如乾柴烈火有了满长时期的男女关系。

    因为她通常在夜晚发病,白天恍如正常人,所以小徐一定在天亮前离开。

    有一回被他碰个正著,小徐自觉惭愧地离了职,她因找不到慰藉而病情加重,最後只好送往疗养院安心静养。

    “啊……”

    发出恐怖尖吼声的不是受了刺激的沈芊云,而是一直乖巧为二哥上药的杨昭容。

    “快追她回来,她的情绪不稳易发生危险。”朱鸿鸿以医生的专业一喊。

    杨昭桦和杨昭薇受到的冲击不小,骂了二十几年的第三者原来是他们母亲,而小杂种却是……妹妹小容?

    为了避开这纷乱、难堪的一切,两人随之走了出去,至於有没有去找杨昭容,真是只有天晓得。

    ※※※

    “鸿鸿,这些年委屈你了,是妈妈没顾及你的心情,妈妈对不起你。”

    迟了二十几年的抱歉对朱鸿鸿而言,不过是修辞学上一道微不足道的环扣,根深蒂固的想法早已植入大脑,很难剔除。

    听了父亲的解释,顶多释怀他们年轻时代对爱情的执著,没有同情或感动。

    不管再怎麽说,母亲都无权介入别人的家庭,就算是欺瞒得来的婚姻也该控制任性的爱潮,毕竟孩子是婚姻中最无辜的牺牲者。

    她从不生气杨家兄妹对她的欺陵,因为她要代替母亲赎罪,将母亲加诸在他们身上的痛苦一一偿还。

    所以她没有眼泪,冷漠的承受。

    爱情虽无价,但以爱为名来破坏神圣的婚姻制度是一种亵渎,人神都无法原谅。

    “母亲,只要你认为过得无愧於心,一点小挫折还难不倒我。”

    逆境中成长的孩子懂得自我保护。

    “你还在怪我。”朱媚心哭倒在情人怀中。

    “无所谓怪不怪,你该请求饶恕的对象是杨夫人,她被你们自私的爱逼得无处可退,她是个可怜人。”

    朱媚心不平的低喊,“难道我就不可怜?她抢走了我的爱人四年有馀,让我无法正名当个地下夫人,她最可恶。”

    “可怜之人必有可恶之处,你可曾扪心自问,你抢了别人丈夫二十馀年,这笔帐该怎麽算。”

    “这……我……我只是拿……拿回我所要……”她含糊的声音渐虚弱。

    “拿?!”朱鸿鸿为之失笑。“你凭什麽去拿,你不是父亲已过门的妻子,顶多是他爱过的女人,你有什麽资格去拿回原本不属於你的一切?”

    “如果不是她从中作梗,我和远天就是一对人人称羡的神仙佳侣,而你也不会冠上私生子的污名。”

    冥顽不灵。“记得吧!你和父亲之所以分开,起因在於已过世的奶奶,就算没有杨夫人的出现,奶奶也会安排其他『配』得上的名门闺秀。

    “你们现在不就惬意得像对神仙佳侣,我们所有人的痛苦全由你偏颇的爱所造成,你敢理直气壮说自己没有错吗?”

    看到杨夫人提早衰老的面孔,她感慨人的无情真的很伤人,原本该是雍容华贵的企业家夫人,如今却落得老态横生,郁郁寡欢,被爱折磨得失去光彩。

    她有错吗?只不过想挽回丈夫的心。

    一样付出所有的爱,为何有两种迥异的结局,公平两字该向谁讨。

    反观自己的母亲,同样是为了爱,她虽然没有正式的名份,可是却独揽了爱人的专宠和偏爱,活得自在又快乐,时时扬起少女般的笑容。

    粉嫩的肌肤不见老色,举手投足充满被爱的幸福,和苍老憔悴的杨夫人一比,她就像一朵正在绽放的芙蓉花,无情地嘲弄遭风雨摧折的残破玫瑰。

    女人的快乐不该取决於男人,那是天真。

    “现在你还有眼泪可流,但是你曾看杨夫人和杨家兄妹哭泣吗?他们早已因为你而哭乾了眼泪。”

    “别再说了,鸿鸿,你没瞧见你母亲已哭成泪人儿。”心疼不已的杨远天连忙制止。

    “你只看到她的眼泪,试问一句爱情至上的你,不曾半夜被妻儿的哭声惊醒过来吗?那是断肠声。”

    “我……”杨远天羞愧地抱著朱媚心。

    她不想当道德家,现实使然。“你是我父亲,生命是你给予,照理说我该偏袒自己的父母,但是良心不许。”

    朱鸿鸿脸上浮起疲惫的无力感,爱情真是盲目而不需要理智吗?

    她无法爱得如此卑微而渺小,希望无限大,医者的仁心吧!

    众生皆平等。

    “咳!鸿鸿呀,你想不想接掌爷爷的事业?”杨老爷子抱著希冀问道。

    她想都不想的回了一句,“我当不成奸商。”

    一句话,骂透全商界的生意人。

    “嗄?!”杨爷爷顿时傻住。

    朱媚心哭归哭,丝毫没有愧疚的为自我利益著想,怞噎地提醒杨老爷子不要忘了约定,等了二十几年就为了一个见得了人的名份。

    “你们拿我的一生当赌注?!”有些事真的不能纵容,闻言的朱鸿鸿不由得冷沉下音。

    “反正……人全走光了,胜负得下一次宴会……你不想当一辈子私生子吧?”她说得小心翼翼。

    “还有下一次?!”她的胸口微微一挺。

    嗫嚅的朱媚心垮著脸。“我也是为了你好,谁不想嫁个体面的丈夫。”

    “别拿我和你相提并论,金龟婿对一位立志行医的女人而言是阻力而非助力。”她甘於平凡。

    平凡的幸福才能持久。

    “那你就不要当医生,每天不是见血就是割肉,人生哪有什麽乐趣。”她从来不赞成女儿行医。

    朱鸿鸿淡淡的凝眉。“人各有志,贵夫人你来当,平民老百姓的角色由我扮演。”

    “可是你不赢了赌注,我一辈子也当不了贵夫人。”能不能翻身就看女儿的表现。

    这份赌约很简单,以朱鸿鸿和杨昭薇来较高下,谁先掳获杨老爷子指定的人选为婿,即赢得赌注。

    若是杨昭薇本领大,日後朱媚心不得再要求正名,以情妇之名隐於人後,不得以杨远天的女人涉及社交界,安份地当她的小女人,等候男人宠幸。

    如果朱鸿鸿魅力过人,沈芊云则得同意签定离婚协议书成全两人,不得再以杨夫人自居,每个月一百万赡养费,无权出入杨家。

    “对不起,打个岔,我可以问一声老爷子心目中最佳人选是何人?”

    杨老爷子精明的目光一扫,“你是谁?”

    “在下方羽,是鸿鸿的男朋友、室友兼亲密爱人,就是包含睡觉那一种,她身上哪个地方最敏感……”

    “方羽,拍成AV片不是更精采。”朱鸿鸿恼怒地斜瞟一眼。

    方羽嘻皮笑脸的捏捏她颊上肉。“那可不行,你的**只有我能看,你是我专属的女人。”

    “痞子。”拿他的无赖没辙。

    “谢谢赞美。”他像小丑一般行了个九十度礼。

    由於他的表现太过轻浮,商界的老将看不透他的伪装,真当他是不学无术的浪荡子,表情不自觉的沉重。

    虽然孙女不姓杨,却是孙字辈唯一有出息的大将,他想把这辈子打拚下来的江山交给她发扬光大,只是担心她挑男人太轻率,误了未来。

    “呃!小夥子,你在哪高就?”

    “问我呀!”方羽装笨地指指自己。

    “嗯!”

    “我的事业可大可小,可有可无,想做就去,不想做就休息,老板美国人嘛!”意思是慷慨、大方。

    不过也没错,他的主子嫁了个英籍移民的美国佬。

    “你是……无业游民?”他问得很轻。

    方羽计着眉用力想,三百六十五行的确没“黑帮”这一行。“算是吧!”

    “那请恕老头子我无礼,希望你离开我孙女。”不能让一个滑头小子拖垮孙女。

    “为什麽?因为我没有正当职业?”几时身为龙门人会被人嫌,他该上书投诉给谁?

    “你有钱吗?”这口气是指他养不起妻儿。

    朱鸿鸿真想叹息,她从没见过不把钱当钱用的男人,光他一身“装配”就花了七、八百万,居然有人问他有钱没,这实在是讽刺。

    爱戏弄人的方羽掏出世人罕见的龙门卡。“这张算数吗?”

    “年轻人少拿游戏卡来唬人,做人要脚踏实地。”杨老爷子当是时下小孩的电玩磁卡。

    天呀!不识货。“至少给我一个学习目标,我会努力熬出头。”

    “蓝氏企业总裁蓝凯威。”

    一语才出,突然角落柱子旁有人惊呼,众人这才发觉尚有宾客未离席。

    定眼一瞧,不就是蓝家两兄弟。

    方羽笑里藏刀地打著招呼,“好闲呀!两位,不在家里抱老婆跑出来鬼混,小心会踩到地雷。”

    “死痞子,你嘴巴缝紧点,要是雯雯误听『羽』言,我会知道帮谁刻墓碑。”

    蓝凯文紧张地先来记下马威,他是怕老婆俱乐部的创始人之一。

    而蓝凯威只是冷冷地瞪他,用眼神杀人。

    方羽先捶了蓝凯文一拳,再好哥儿们似地搭上蓝大少肩膀,一副“我们都是一家人”的模样,让朱鸿鸿以外的人全意外的瞠大眼。

    “你们认识?”杨老爷子疑惑地问道。

    “不只认识,简直熟得穿同一条**。”

    “谁跟你穿同一条**,你记错人了。”混蛋,卯足劲的揍我。

    “我不认识你,滚远些。”蓝凯威很酷的甩开方羽。

    “好现实喔!两位,亏我的主子是你们的可怕妹子。”总该可怜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吧!

    “去你的,你的龙门卡怎麽不借我?”好嫉妒。

    “好呀!”方羽虚晃一招。“去找你堂妹要,凯文兄。”

    “方羽,你这个痞子。”

    龙门卡全球拥有者不超过二十个,手中有龙门卡者可任意支配龙门资产及人力,有空调来玩玩也不错,想要“不劳而获”都好。

    “他是龙门的人?”

    老人家一开口,知情的人全用嫌弃的眼神拧鼻。

    比较正常的朱鸿鸿掀眉一瞅,不认为龙门有何了不起,顶多钱很多,人很怪罢了。

    不过,光是一个肯定就让方羽翻了天,荣升最佳女婿代表。

    稍微有点见识的华人都晓得龙门非寻常组织,谁会傻得放过这条肥鱼,自然收网自用。

    於是,朱鸿鸿在盛怒的情况下有了个未婚夫。

    天地为之同情——

    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冷雨烈情最新章节 | 冷雨烈情全文阅读 | 冷雨烈情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