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玄武问心 > 第十章

玄武问心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喂!我们为什么要穿一身黑,是要参加谁的葬礼吗?”

    “不会吧!谁的面子这么大够出动我们,你们不觉得很诡异吗?”

    “除非是门主死了,否则我们干嘛全部列席,又不是吃拜拜。”

    某人的一句“门主死了”引来数道白眼。

    “你们龙门的事与我无关,没必要碚你们瞎搅和,我的小雀儿呢?”

    “谁理你,朱雀肯定是助纣为虐的一份子,我唾弃她。”

    白虎语毕,霍笑天的拳头已然问候他,黑色的一轮马上浮现在眼眶四周,引起其他人没良心的讪笑。

    “你……你太过份了。”

    喔!他还真打,痛死了。

    “最好不要拿雀儿开玩笑,我的度量狭小。”

    没人可以唾弃她。

    “行行行,你狠,恋爱中的男人没理性,我自认倒霉。”

    遇上疯子。

    “你就非常理智?装病赖上小护士。”

    不屑的语气出自一旁观看的痞子方羽。

    白虎陰陰一笑,“朱雀的银枪我惹不起,不过揍扁个痞子绰绰有余。”

    “我也很久没杀人了,鸿鸿老是忙着救人。”摩拳擦掌的他跃跃欲试。

    爱上个医师真辛苦,忙得没时间结婚,他快成怨夫了,天天喊着:我要结婚。

    “算我一份,手工做久了手都麻了。”

    慵懒的男子一伸腰,精厉的双眸中透露出嗜血。

    既然宰不了某人就和自己人过过招,打死一个算一个,省得为害世人。

    “风,你的小蝶儿大概也是策划人之一,你要检讨检讨了。”

    懒人屎尿多,脑动人不动。

    “龙翼,你怎么不说说你的小伪善家,我看她最会使陰招了。”

    一看就像未成年少女……不,是女童。

    “风向天——”

    “怎样,要请我喝茶吗?”他奉陪。

    几个刚由船上放下来的男人脾气都不好,尤其被迫折了七天的纸花,手起水泡不说,还见不着心爱的女子,简直是非人的折磨,不找人出出气怎成。

    不是彼此有怨隙,而是交情够,一个眼神使过,你一举来我一脚,打得天地无光、日月垂泪,根本是一场混架,分不清谁是谁多打一拳。

    未参一脚的是青龙和雷刚,他们这一阵子非常“性”福,所以少了火气多了柔软,凉凉地在一边看戏。

    唯一坐立不安的当属玄武沈敬之,到目前为止他是八人之中没被整过的一位,不晓得公主会出什么怪招整他,而且其中还多了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薇薇。

    除了朱雀,四大堂主、护法全都到齐,众人心中焦虑随着时间经过越发严重,肯定有事要发生,却没人猜得透会发生什么事,所以每个人火气都很大。

    “玄武,听说你开荤了?”

    玄武脸上一臊地怔愕问:“你……你怎么……”

    青龙微笑,“很惊讶我有轻松的一面是吧?”爱上一个小自己年岁一大截的小女孩,他能严肃得起来也很难。

    “青龙被朱雀的妹子驯服了,姐妹俩都一样难缠。”

    难得一笑的雷刚大爆内情。

    “雷,这句话别让朱家姐妹听见,不然你有吃不完的苦头。”

    一个枪法奇准,一个擅于控火,实在危险。

    “她们不在。”

    他倒是想念同意嫁他为妻的东方味。

    “可是我在。”

    突然冒出的女音吓了他们一大跳,以为当事人寻仇来了。

    “宝……宝儿?!”

    “干嘛,当我是鬼呀!没见过我吗?”真是的,太久没出场就忘了伟大的火焰,龙家二小姐宝妮。

    不等他们回答,一看到打成一堆的自家人,她的火气开始蒸腾而上,袖子一卷走向战场,先往方羽的后脑敲去,再一脚踢中风向天的后背。

    遭到攻击,他们反射性地防卫,握紧的拳头往来者一送——

    “你们连我都敢打,活腻了是不是?”鼻前停了两只黑苍蝇,龙宝妮冷笑地一人赏去一巴掌。

    无妄之灾就是这么来的。

    “宝儿,你也太狠了。”

    “是嘛!是你自己凑上前讨打……”熔浆一喷谁也跑不掉。

    “好呀!你们继续打,反正少了新郎的婚礼厢样举行,龙门的男人最多,随便挑一个陪你们老婆上床。”

    “什么?”多可怕的宣言,所有人都停下动作的瞪大眼,像是听到恐龙大举入侵一样,脸上的表情只有惊恐投有喜悦,个个呆若木鸡。

    许久之后才有人发出声音。

    “我结过婚了,真的,不用来凑热闹吧!”脚底抹油的白虎无情无义的打算弃伙伴而走。

    龙宝妮吐了口口水在手上。

    “大姐说过,你们想走可以,先受我三记龙形拳。”

    吐……吐血呀!谁活得太烦了,光接她一拳就得在床上躺半个月,何况是三拳。

    个个脸色发白冒冷汗的堂主、护法们暗自叫苦,一遇到龙家女儿就注定要大难临头,天敌呀!

    硬着头皮理理参加葬礼似的黑色西装,一身狼狈地拖着不情愿的脚步跟随生命的黑暗之星,一步一步往龙门位于台湾总部的闲风居走去。

    但是,他们无法不傻眼。

    当年龙大小姐结婚时席开一千多桌,而眼前至少有两千桌一万多名宾客,光是敬完一圈酒就瘫了,哪来力气逃离现场。

    回想起当年盛况已脚软,凯文、凯琪和其他被他们“关爱”过的弟子全都在场,一副要来报仇似的诡笑不已,抬着一桶一桶的冰洋酒和高梁放置在宾客好取的位置。

    稍微瞄了一眼,是酒精醇度高达百分之七十的威土忌和陈年白兰地,想害他们酒精中毒吗?

    “走呀!你们的脚生根了是不是?想想你们的老婆还在大姐手中。”

    嘿!嘿!你们当年怎么玩我,今日都可讨回了。

    龙宝妮一说,八个气宇轩昂的男子以断腕的决心走进布置好的礼堂,第一眼教他们终身难忘。

    新娘很美,真的,仙子一般的出尘绝丽,粲笑如艳地站一排等着他们来挽起她们的手走过红……呃!是白毯,脸上的促狭和作弄神情表示她们心情非常愉快。

    可是,新郎们却想哭。

    有谁的新娘子是穿着孝女白琴的素服出阁,脚上踩的还是麻草编的草鞋,头发插着死了丈夫才用的白花。

    现在他们也知道莲花其他的用途,除了白毯两侧排满了一朵朵白莲花,礼堂四周同样垂挂着大大小小的莲花,更夸张的是每朵莲花中还插着一跟自蜡烛。

    天呀!他们是来娶老婆不是参加自己的葬礼,这排场分明是诅咒。

    “哟哟哟!怎么一个个鼻青脸肿的,不高兴娶老婆就说一声,我又不会勉强你们一定要结婚。”

    八个男人的眼中同时进射出杀人视线,直逼笑呵呵的“主婚人”。

    “来来来,一个配一个就定位站好,不想娶老婆的人大可扭头而去,龙王令在此不要客气呀!”意思是谁敢走就等于叛门。

    霍笑天并非龙门人,可是他仍然走不开,因为他瞧见礼堂左侧坐了八个仪表非凡的男子,胸前都别上“新郎”的牌子,意味着只要有人立刻离开就有一人递补,八个新娘子八对新人,缺一不可,统统有奖。

    于是乎,铁青着面的新郎们走到心爱女子的身侧,人家是笑他们只有一种表情。

    愤怒。

    然后主婚人致词了。

    “婚姻是恋爱的坟墓,今天在此见证八对新人一同步入死亡实感欣慰,将来的日子充满腥风血雨,做丈夫的要好好守护妻子,而妻子们大可不用同甘共苦,拼命的事由男人去做,你们坐享其成就好……”冗长的致言伴随着不断的磨牙声,生怕新郎们成了无“齿”之徒,主婚人决定长话短说,在一个小时后。

    “……最后呢!祝福各位男土们活得长长久久,就算早死也没关系,我已为你们找好照顾‘未亡人’的有为青年。”

    手一比,八位候补新郎像家属答礼似地起身弯腰道:“前辈好走,我们会照顾嫂子们。”

    “龙青妮,我要宰了你。”

    八人齐声一喝。

    她凉凉地拿起“龙王令”播搔耳朵,“谁要先来,我刚好有空。”

    气恼的众人握紧双拳猛咬两排牙齿,凸出的双眼快瞪掉了却不敢轻举妄动,反正这是最后一回了。

    过了一会儿没人开口,龙大小姐才喊了礼成,众人迫不及待地想带老婆回家,打死不留下继续这一出闹剧。

    “等一下,差点忘了一件事。”

    记性真差。

    “又有什么事?”大伙吼声如雷。

    “把鞋脱了,别让我说第二遍,最近天气热容易上火。”

    她暗指不要有让她发火的机会。

    无奈何,新郎新娘们全光着脚丫子,一旁的花童拉开白毯,底下竟是一条长长的石子路。

    说是石头就太失礼了,不过是未干的水泥板上插满了各色宝石、玛瑙、珍珠和钻石,要他们脚踩财富走向未来,一辈子富富康康。

    “走好呀!镑位,待会记得一人搬一块回去,难得你们都是第一次结婚,我的厚礼别忘了收。”

    难道要他们多结几次婚吗?在咯咯咯的笑声中,不时听见男人不雅的低咒声,但是大家高兴就好,谁理他们的臭脸,少数服从多数嘛!不是吗?

    @@@

    一起被整是大家都有份,憋着一口气的沈敬之庆幸他少挨整一次地大吐口气,眼底含着淡淡喜气的握住心爱老婆的手,情意脉脉地吻吻她。

    “薇薇……”食指一伸点住他的唇。

    “沈敬之,你千万不要怪我,我真的真的很爱你,可是我是身不由己。”

    一副“委屈”表情的常若薇暗笑着。

    他冷怞口气的问:“到底是什么事?”

    “我调职了。”

    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松了一口气,“调到哪个部门?”

    “国际刑警。”

    “喔!柄际刑警……什么?!你怎么会调任为国际刑警?”那不代表她会跑遍全世界,而他有老婆等于没老婆。

    “还有……”真可怜的老公,她应该先去候补新郎中挑一个幼齿的补身。

    他有不好的预感。

    “好的才说,坏的不用提了。”

    “是这样的,警界的同事舍不得我离开,所以打算送你一个离别礼物。”

    有福她享,有难他担。

    “为什么只有我,你呢?”该不会一人揍他一拳吧?她眨了眨眼推他去送死。

    “是你们门主说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我自己飞,千万别等你。”

    “薇……”他伸手一抓却让她滑溜一闪。

    沈敬之追着老婆而去,突然一队……不,后面还有,是数不清的警察排成好几列挡住前路,而他亲爱的老婆则站在一群警察中间大笑。

    “预备。”

    口令一喊,前列的警察将置放身后的手移至前方,赫然是人手一把弓箭,箭矢上是一粒苹果。

    “瞄准。”

    开……开什么玩笑,苹果打到人也是很痛的,他又不是牛顿。

    “老婆,你用不着这么狠吧?”

    “本来他们决定一人一颗子弹试试你的运气,是我好说歹说才换成水果一颗。”

    还好不是椰子或榴榷。

    “薇……”他往前站一步想拥抱妻子,其实是找挡箭牌。

    “抱歉,我真的是被逼的,射击。”

    一声令下,苹果雨下得轰轰烈烈,砸得无处可躲的沈敬一身大包小包,差点成了释迦牟尼佛,大喊着要掐死他老婆。

    因此,无限量的苹果再度落下。

    但,请看这边——另外那七对新人也不见得好过,正在享受拉炮大餐。

    一般的拉炮是包着纸花,而龙门特制的拉炮是灌满糖浆,一人十只拉炮也不过十几二十万个而已,全送给新人去甜甜蜜蜜。

    人家是你依我侬永不分离,他们是你黏我黏黏到死。

    听吧!多悦耳的笑声。

    噪音就自动省略,包括儿童不宜的问候词。

    “我就说会让他们幸福得终身难忘,瞧新人们多恩爱。”

    抱得不肯分开耶!呵……龙青妮想起了老公和女儿,一回头他们就在身后笑望着她,一家和乐相拥。

    多幸福,不是吗?

    至于四大金钗的人选嘛!你猜。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玄武问心最新章节 | 玄武问心全文阅读 | 玄武问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