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朱雀还心 > 第十章

朱雀还心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全怪我识人不清引狼入室,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娃儿居然心这么狠。”

    惊魂未定的王琪喝着参茶数落贝卡的不是,不敢相信纤纤柔柔的女孩有着深沉心机,哄得她以为天下没有再好的媳妇儿,坚持要儿子娶进门。

    真是人心隔肚皮,世风日下,昧着良心耍陰谋,当老天不开眼地胡搅瞎混。

    好在儿子福大命大,蒙贵人相助,有惊无险地逃过一劫。

    她现在是越看朱雀越顺眼,枪不离身多威风,扳机一扣就打偏了子弹救她儿子一命,潇洒得好像古代的女侠。

    “唉!振天这孩子就是太孤僻,我不该对他不闻不问,不然他也不会偏执得连心都迷失了。”

    “你还说呢!要你果决点带他出去亮相,你偏怕人家议长道短地不肯坦诚。”她都不在意了。

    “是我的错,太重面子了,所以才毁了他的童年。”想想是他太迂腐,美国历年来的元首哪个不偷腥。

    林肯都有情妇,甘乃迪总统也是一堆风流韵事,克林顿的性丑闻还不是闹得满城风雨,人家还不是照样流芳百世。

    “还好笑天没事,否则你的罪过可大了。”她一定和他离婚。

    “别尽彼着责怪我,该好好谢谢人家。”人老了,不该贪名恋权。

    “是呀!我说朱小姐,若非你多次舍身相救,我家那挥小子哪能活到现在。”她是感激至极。

    “妈。”浑小子不满地一唤。

    “别叫我,有事居然不知会我一声,害我误会好心的朱小姐是狐狸精。朱小姐你别介意呐!”

    猪小姐?!“你叫我朱雀就好。”她表情扭曲得很难看,不好向和颜悦色的长辈发难。

    霍笑天抿着唇偷笑,一看到她古怪的神色就知犯了她忌讳。“妈,雀儿就怕人家太多礼。”

    “啊!江湖儿女较不拘小节,我了解、我了解。”王琪一副傻大妈模样地直点头。

    霍振天过度偏激的个性是一种病,目前正在“有力人士”的掌控下进行治疗,暂时无能力伤人。

    霍才亨自觉有愧于他,把名下大半产业过继给他算是弥补,希望他能早日解开心结回到原来的生活,父子间该好好培养一下感情。

    至于怀了孕的贝卡不见容于家族中,因其行为不检被逐出美国,目前投靠在台湾的舅舅,听说日子不是很好过,常受表姐妹的欺陵。

    “对了,那个被卖到泰北的女孩救回来了吗?”霍才亨问的是朱雀而不是儿子,她比较能干。

    “根据我们龙门属下传回来的消息,雪莉在被卖的那天碰上个日本私枭,已跟着他回日本了。”

    她没说雪莉还成了他的情妇,在被一船的水手轮暴后。

    “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早知她是龙门一员就不会轻信贝卡的拨弄。

    鲜少有华人不知道龙门,虽是在黑道中讨生活,但声誉极佳。

    王琪亲切地握起朱雀的手。“瞧这双手多适合持家,几时要当我霍家的媳妇?”

    吓!土匪呀!“呃,我还年轻,婚姻之事不急嘛!”一开口就想抢人。

    “你不急我急,宝贝,我可不小了,再等上几年就抱不动儿子了。”笑得很贼的霍笑天在她颊上温柔一啄。

    这年头儿子不值钱,有时做做梦是很好,太过就伤神了。”土匪婆的儿子叫小土匪。

    “对对对,女儿贴心,你们小俩口努力点,明年生个孙女来添点笑声。”像母亲最漂亮。

    朱雀尴尬地笑笑,一手拧向霍笑天的腿,她都说不来接受一对自责父母的感谢大会了,他却非要拖着她来受罪,肯定有预谋。

    人家说蛇鼠一窝,的确不假。

    “小雀儿,你可不能让妈失望,听说龙门是最重轮理,百善孝为先呀!”他抓着杆子就往上爬。

    “传闻大都有误,听说向来不真,令堂就留给你孝顺,朱雀堂的事务得忙到西元二O七O年我都没空。”刚好寿终正寝。

    “那就怞个空公证好了,我不相信你连喝咖啡的十分钟都没有。”霍笑天的眼神中充满挑衅的霸气。

    喝!这人听不懂拒绝呀!“婚姻是件神圣的事,岂可草率。”

    两人前后认识不到两个月,有更进一步的亲密关系也不过才半个月,她实在想不出有进礼堂的理由。

    说爱嘛!多少欠缺一些安全感,他的风流史太丰富,每个想认真的女人都会有所犹豫,即使她是统领十万兄弟的朱雀。

    在考量上必须比常人多一份心思,她的生活内不只有他而已,还有令黑白两道敬畏的龙门。

    贤妻良母她做不来,舞刀弄枪倒是水里来、火里去,驾轻就熟得很。

    要说不爱便是自欺欺人,他霸道的体贴让她窝心,令人好笑又好气的温柔专制,眼中总是布满掠夺性的深情,威胁的口中老吐着爱意。

    说他懂爱,行为上的表现充满着强烈的占有欲。

    说他不懂爱,一些不经心的小动作又叫她动容。

    爱与不爱看似矛盾,其实简单。

    全在一念之间。

    “朱小…我叫你雀儿吧!你是不是嫌弃我儿子以前太花心,所以怕嫁了以后依旧不安份?”

    王琪的一席忧语惹来儿子的危险一瞥。

    朱雀局促地说:“是我还……定不下心,和他的滥情无关。”

    “小雀儿,你还想飞到哪去?”以为他听不出她抗拒的嘲讽语气吗?

    先前一副浓情蜜意的眷宠样,一翻脸就是穷凶极恶的低吼声,毛躁的霍笑天两眼冒火地盯着她。

    “除了天空和你的怀抱,我好像没有别的家。”她的软语顿时柔和了他的戾气。

    “我爱你,小雀儿,嫁给我吧!”执起她的手,他的眼神好柔心。

    柔得她心不成心,似酸似甜又似多情。

    “我也爱你,可是……”她还不想嫁。

    在三双期盼的目光下,她真没勇气说出口。

    “可是什么?”

    朱雀狡猾地一笑,“除非青龙、白虎、玄武都找到自己的幸福,否则我没借口逃避堂务。”

    “你是说要结婚必须先帮他们配种。”哼!他们糟到乏人问津的地步吗?

    真难听。“四堂并进是门规。”

    去他的门规,门主往往是带头挑战门规极限的人。

    “开出他们的条件,我想办法把三个没人要的男人给终结掉。”忿忿的霍笑天狠厉地道。

    好熟悉的蔑语,他和火焰女宝儿小姐一定合得来,开口闭口都是没人要。

    朱雀暗吁口气,低空险掠逼婚的困谷。

    但——

    “我们先订婚吧!吾爱。”

    嗄?!怎么这样,他好贼。

    欲哭无泪的朱雀怔傻了眼,在张口无语的情况下被认定是默许。

    于是,她指上多了一枚贵重的订婚戒指。

    真的好沉重。

    在心。

    ☆☆☆

    “我说死朱雀,你把我的‘红色火焰’号弄到哪去了?”

    爆炸的吼叫声由巨型荧幕传来,跷脚的朱雀不尊重地轻拍耳朵,表示她太吵了。

    “你要藏也好歹留下‘银色天使’号,你忍心见我断手断足?”可恶的女人,她是副门主呐!

    船就是她的脚,无足难游天下。

    “宝二小姐,有空回去‘探望’丈夫、孩子,别把心玩野了。”席斯亲王有这种不安于室的妻子真不幸。

    “你在说什么鬼话,到底是你大还是我大,快把船还给我——”火爆的龙宝妮几乎要扬拳打破荧幕。

    “不晓得,席斯亲王满意你的尺寸就好,不干我事吧!”她一副闲懒的姿态。

    “朱雀,你在报复我欣赏你的完美演出。”她不过是“陪’看,算从犯而已。

    她皮笑肉不笑地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大概忘了自个结婚那日的春宫录影带。”

    龙宝妮多年前结婚时,被坏心的龙青妮下村药,宴客中途被迫回房温存,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龙门中人跟着退席,观赏由新房传来的激情画面。

    为怕她事后算账,特别录制起来当筹码,差点气死她了。

    “我说好朱雀,记恨的女人最容易憔悴,小心吓死半夜从你身边醒来的男人。”

    “谢谢,我会好好保养。”朱雀二话不说地切换画面,讯号转为另一场景。

    可想而知火爆女会有多跳脚,在她把船由地中海移至太平洋水域后。

    “嗨!朱雀,幸福吗?”

    “很幸福,公主殿下真悠闲。”瞧!这女人多享受,趴在按摩台和她打招呼。

    人家是用美女服侍,她找来三大猛男,不知杰斯看了会不会抓狂。

    又是一个可怜的丈夫,和席斯亲王一样不幸,娶了无法掌控的龙家女儿。

    龙青妮笑得十分惬意地摇摇指头。“辞职不准,上吊清早。”

    “你就料定我脱不了你的算计是吧!”朱雀的脸色倏变,略带不快。

    “朱雀,我是门主耶!多少比你聪明一点点。”不然怎么制得住这一群滑溜的手下。

    “是狡诈陰险吧!门主大人。”谁比得上她善算计,标准天煞星转世。

    “好伤心哦!朱小姐,你怎么这么了解我。”要不要一死以酬知己?

    朱雀冷笑着扳响指关节。“太做作了,很恶心。”

    “小雀子,你当妈了?!”可真快,不是才几天而已嘛!猛。

    “你……找决定了,我要放长假。”

    “多长?”

    “直到我不想亲手掐死你为止。”

    龙青妮才想劝她冷静,画面骤地一黑。

    “唉,小蝴蝶,我的为人很失败吗?”

    “不会呀!你除了心胸狭小了些,心机深沉得有点叫人恨以外,整体来说就是邪恶的化身。”坏到没人敢嫌。

    “谢了,真顺耳。”这算是一种赞美。

    “四大金钗的事如何了?”多个人来陪死也不错。

    龙青妮扬眉浅笑。“朱雀的妹妹有前途。”

    “喔?”

    “巧巧是个将才。”而且今天刚从大学毕业。

    ☆☆☆

    一只手由后揽向朱雀的腰,她眼一闭地偎入温暖的怀抱中。

    “还是你对我最好。”她轻抚着他的手臂。

    霍笑天宠溺地在她耳后一吻。“真想放长假?”

    “有何不可。”她也该试着不负责任一回。

    “想去哪里?”

    “只要不是南极就好。”她笑得好得意。

    此时,在南极圈有一位东方男子躺在冰地上。

    一只企鹅好奇地一啄——

    “啊!谁敢咬……Oh!MyGod,这是哪里?”一片白茫茫。

    冻得发抖的风向天直呼气,回想是怎么回事?

    蓦地——

    “该死的朱雀,你居然给我下药。”

    一阵震天的咆哮声穿透冰层,发出冰裂的回音。

    远处传来优雅的笑声。

    一个人类,在南极的冰地上,和企鹅共舞。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朱雀还心最新章节 | 朱雀还心全文阅读 | 朱雀还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