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亲亲!吾爱 > 第十章

亲亲!吾爱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天哪!太夸张了,你这个霍华家族最下流、无耻、卑劣、低能,甚至短路的社会败类,你怎么白痴到人神唾弃,都什么时候了还没告诉她家具的秘密……”

    流利的咒骂一气呵成,似有天不绝语不休的豪气,连续念了大半天都不见停止,而羞愧万分的挨骂者哑口无语。

    神情冷然的刘易斯可说是哭笑不得,怎么会有人迟顿到这种地步,坚持会走路的家具是鬼魅作祟,冷不防的白眼一翻晕倒在地。

    西莉亚的惊呼声一起,只见四道旋风式的身影早他一步的跃身而起,惊惶失措地围在安家小鲍主四周不容人介入,忽视小橱柜的“走来走去”。

    一直以来他是明了什么叫恋物狂、恋童癖,直到亲眼目睹才知道有一种病很难痊愈,比恋物、恋童更可怕,那叫恋妹症候群,也叫骑士意识过度膨胀症。

    他的恩恩轮流在四个大男人怀中被抱着,四尊凶神恶煞当他是世纪大病毒排除在外,怎么也不肯他接近半步。

    虽然忧心也是无可奈何,人家比他更名正言顺,一句话就堵得他心虚不已,半晌不吭气地看安家人上演大团结,而他只能望门兴叹,等着人家“施舍”一时半刻的探狱时间。

    什么叫保护不了女人的男人叫孬种,他根本尚未让人离开他的视线之内,哪来的乌龙绑架事件,那群迷糊的绑匪绑错他未来的凶悍大嫂,其下场可想而知,这会儿还躺在医院里哀哟喂呀,全身上石膏。

    幕后主使的那两位可怜贵族更是不需要他出手整治,一个遭女王取消约克女伯爵的头衔,一个请辞上议院议长,闭门思过。

    听说九九表兄弟之一的兼差是情报人员,挖了一堆连狗闻了都嫌臭的政治黑幕上网广为传阅,令皇室的颜面为之扫地,因此下令撤查违法犯纪的上议院议员有无舞弊事件,搞得人人自危地忙撇清。

    民主政治,政治民主,贵族真的要没落了。

    “未来大嫂口渴了没,要不要请人泡壶茶?”口水干枯可是有人会抱怨。

    他的大哥正舒服地听河东狮吼,好像自己挨骂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早该有人发出正义之声的频频点头。

    “你少给我嘻皮笑脸,看到你那张伪君子的脸,我就好想拿苹果丢过去,真怀疑乔舒亚为什么有你这种兄弟,改天上医院验验血,也许你是抱错的那一个。”扁他一定很快乐。

    “有吗?我很严肃地看待这件事,瞧我脸上正写着忏悔两字。”他真不知该先同情谁。

    自己,大哥,或是道格顿公爵父女。

    蓝巧晶拿起葡萄就往他脸砸去。“你见鬼的有半丝悔意,你看你一肚子馊水快发了。”

    “手下留情呀!小心动了胎气。”他见大哥眼-了一下,心理战术奏效。

    “你有病还是神智不清,我几时怀孕了?”手一-腰,蓝巧晶怒不可抑的大吼。

    “噢!原来是我看错了,-一早反胃、恶心,拚命吃酸的是因为肠胃不好。”他笑得十分可耻,毫无愧疚心。

    这小人又在搞什么把戏?“我哪有反胃、恶心,你诅咒我是不是?”

    “还是去检查、检查比较好,孕妇情绪太激烈总是不好。”有好戏看了。

    “去你的乌鸦嘴,我没那么倒霉中奖……啊!乔舒亚你干什么?”忽然双脚腾空会吓死人的。

    “怀我的孩子叫倒霉?”他二话不说地要管家备车。

    “你要抱我到哪去?”奇怪,她的第六感又来了,好像遇上很衰的事。

    “医院。”

    医院?“拜托,你不会真信那个大骗子的话,他一向爱兴风作浪。”

    “无风不起浪。”宁可信其有,去一趟医院便知分晓。

    “我咧!你家的风可真强,小心压好屋顶别让风吹了。”蓝巧晶恶狠狠的瞪向挥手送行的贼议员。

    走了一趟台湾,她学了不少时下年轻人的口头禅,动不动就你机车哩!哇靠之类地挂在嘴边,让人非常头大她又丰富了不少词汇。

    “-才给我小心点,真动了胎气,我让-在床上躺十个月,直到小孩出生为止。”他说到做到,不能太宠她了。

    “乔舒亚你是猪呀!小人的话能信吗?我要真让你摆布我就不叫蓝巧……唔……”

    发出大笑声的刘易斯拍额叫绝!丙然一山还有一山高,用吻封缄封住了唠唠叨叨,这一招用在母老虎身上万无一失,瞧她变得多温驯。

    姻缘天定这句话说得一点都不错,一雌一雄两头山老王的相衬,一人咆山、一人哮海,相得益彰。

    反观他人单影孤多落寞,总不能老让那四个九九表太张狂,在大城堡中他们好歹“知书达理”一点,霸占了他的小女人也该还了吧!

    一起身,他走向紧闭的门刚举起手欲敲,门意外地由内拉开,四张东方男性的大脸映入金眸中,他顿时感到一股杀气。

    尚未进入就被人推了出来,两肩搭上厚实的重量看似友好,实则不怀好意,每个人脸上都挂着陰恻恻的冷笑,令人不难察觉其中的暗潮汹涌。

    “咱们聊聊如何,有些体己话到外面比较好讲开,这里空间狭小。”

    一听此言还有什么疑问,他能不挽起袖子吗?“大家都是文明人不崇尚暴力,相信你们都是明理之人。”

    “我们非常文明,所以先兵后礼。”一拳往他腹上送,下手不留情。

    “对呀!不好意思,听说英国人很重礼教,不介意我们疼你一下吧!”又是一拳。

    “来来来,天涯若比邻,四海皆兄弟,来个见面礼吧!”于是某人下巴多了个红印。

    最后一个上场的是安家老大安承揖。“我家妹子劳你照顾了,诸多感谢。”

    这一拳挥得又狠又重,将刘易斯整个人挥得向后倒,可见他使了多大的劲,该是全身的力量齐集在挥出的右拳,奋力的发泄怒气。

    承受了一人一拳之后,抹去唇角血渍的刘易斯笑着起身,金眸闪了闪笑意,收了礼不回礼好像说不过去。

    “来者是客,我该好好招待才是。”他不经意的一弯身像在拍草屑,猛地出拳向上扬。

    “噢!你……你真贼。”牙齿上下一挪,扶着左脸的安承嗣咒了一句脏话。

    “哎呀!打到了你,我只是甩手而已。”他做出转动臂膀的举止,忽地脚下一移肘向后顶。

    闷哼一声,按住肚子的安承迩眉似酸菜,皱得分不清是叶是络。“你好样的。”

    “真是抱歉了,手肘没长眼碰到了你,我太不小心了。”同样的伎俩他打算再用。

    但是看出他陰险手段的安家兄弟早有防备,在他惬意走动前先下手为强,不管是否胜之不武,总之一场混战由此展开。

    不用说五个人都挂彩了,大大小小的淤青满布肉眼可及的地方,而且几乎都破相了,惨不忍睹的五官吓得家具拔腿就跑,以为见鬼了。

    “别以为我们会放心把恩恩交给你,你下辈子再来排队吧!”安承揖不吝啬地再踹了一脚。

    扶着墙的刘易斯动动快脱臼的下巴咧嘴一笑,“你太客气了,连下辈子都先替我预约好。”

    “多赏他几拳打软他的骨头,也许他会了解安家的公主等待的是王子,而不是他。”那张小人脸叫人越看越不顺眼。

    “最好让他缺条腿少只胳臂,说不定他才会学习什么叫谦卑。”不自量力,敢碰他们捧在手心上的宝贝。

    “对,给他死。”免得染指他们心爱的妹妹。

    听着你一句、我一句的狠话,刘易斯反而笑了,非常张狂地露出邪恶神采,将沾了血的银发往后甩,说了句自找死路的话挑衅。

    “可惜她已经是我的女人。”

    ※※※

    纯真的公主被取走了贞躁是一件多么不得了的大事,至少对安家兄弟而言,简直是青天霹雳、痛彻心扉地想宰了投机政客。

    可想而知,安晓恩的尖叫是值得原谅,她被吓得神经衰弱,不堪负荷的捂着胸口,不敢相信眼前的……“东西”是个人。

    应该说她正在忍受某种程度压抑的情绪,与恐惧感无关。

    “别告诉我-不认识我,-的尖叫让我头痛。”往她身侧一躺,刘易斯没力气再爬起来。

    “是无一不痛吧!你看起来和死人无异。”只差他有起伏的呼吸。

    “这是一种赞美,如果-和四头不要命的牛干过一架的话。”他全身的骨头都快散了。

    轻笑声由她喉咙溢出。“你的际遇比我想象中惨烈,我是该多点同情心。”

    “哼!-还笑得出来……”咦!不对,她刚说了什么?“-早知道我会非常惨?”

    “呃!这个……你晓得嘛!知兄莫若妹,毕竟我认识他们十几年。”她笑得有点谨慎。

    “而-却没提醒我防备他们的毒手,-对我可真是……体贴呀!”他痛得没法咬牙切齿。

    “牛嘛!哪拉得动,有个人任其践踏就好,何必要找人垫背。”他一定说了不得体的话惹毛四个哥哥,因此遭到报应。

    不忍心见他一脸血,安晓恩拉起棉被一角轻拭着,既是好笑又是心疼,瞧他不设防的轻呼哀叫,心里也跟着不好受。

    自从三哥出现后,她就有预感其它三个哥哥绝对会不落人后的赶来,她绝口不提是想让他受点教训,别老是存心戏弄她。

    不过他的状况出乎她意料之外,除非他说出两人的关系,否则他会有一口气留着装伪君子。

    可惜他天生爱无事起风浪,不把人家的火气挑到最高点不罢休,自大的以为能全身而退,偏偏碰上了因她而理智全失的哥哥,他能活着真是捡回一条命。

    做个备受宠爱的么妹可是一门学问,不然三尺以内的男人都要遭殃,尤其是她所爱的男人不符合白马王子的条件,下场当然用不着列表描述,眼前软成一摊泥的刘易斯便是唯一的见证人。

    “姓安的果然都不是好东西,兄恶妹狠一家毒。”这种话她居然说得出口,小自私鬼。

    她淘气地轻点他泛紫的鼻子,“活该,谁叫你瞎了眼爱上姓安的。”

    “还好-不像其它安家人有暴力倾向,我勉强忍受。”以后要他们永远隔离开,老死不许他们见面。

    痛到麻木的刘易斯连手都快举不起来,感觉骨头移了位似发出卡嗒卡嗒声,这是他被打得最惨的一次,而一向善待兄弟的大哥居然变成了妻奴,听话的袖手旁观,见危不救。

    死了一半换个老婆也算值得,这场架打得痛快,他有四个身手不错的姻亲,哪天或许借来用一用,反正别人的哥哥死不完,死了一个算一个,此乃上天美意。

    该死的,他们下手真重,简直像亡命之徒的拚命法,当他是沙包猛练拳。

    哼!他们最好别犯在他手上,有仇不报非君子,何况他还是个小人,早晚要他们付出代价。

    “勉强忍受……”嗯!他真是不怕死。

    “喔!别再戳我伤处了,过几天再数数安家人的残忍,他们可真狠。”他一把攫住她造反的手,放在胸口贴近心的位置。

    “我爱-,爱得心发疼,他们休想从我身边抢走。”她是他的,没有安家兄弟的份。

    “刘易斯……”这男人叫人又爱又气,伤得没力气睁开眼,还能紧抓着她的手说爱。

    他温柔地微瞠开一条眼缝笑她。“别感动得眼泛泪水,爱-是有目的,因为我要-的爱。”

    “我爱-,伪君子。”本来她想笑却无端地冒出泪珠,滴落在他伤口。

    “别怕,吾爱,相信我会一直欺负-,直到我们都两鬓飞白为止。”爱她,是他有生以来最大的成就。

    “你……你好讨厌。”她笑着抹掉泪,俯在他耳边低喃,“爱上你是我的幸福。”

    金眸深情的刘易斯轻抚她的唇,“吻我,吾爱。”

    低下身,她轻轻覆上发肿的唇,淡淡的血腥入了她的口,她想,爱上这个男人也不错,不管他是真小人还是伪君子,都是她爱的人。

    “喔!懊死。”

    安晓恩大笑地看着他挫败神情,无法忍耐地边笑边为他上药,他伤得最重的地方应该是自尊吧!因为他痛得难以享受她的吻。

    “女人,-的名字叫没良心。”她甜美的唇,他将有好几天品尝不到。

    该死的安家兄弟,他发誓总有一天要“血债血还”,看他们还笑不笑得出来。

    此时,一群家具正包围着四个怒气高张的男人,他们一声声的咒骂不堪入耳,简直可编本脏话大王,雷恩拿着小-子在一旁服务。

    “请问各位先生要咖啡还是茶?”他一边问一边-着灰尘。

    回答他的是一连串的低吼声。

    “小瓷杯,记得别学习,他们可不是好榜样,快回骨瓷奶奶身边。”人类的教养真是越来越差了,不如家具。

    小瓷杯笑嘻嘻的滑着离开,他要告诉碗儿姊姊好多关于人类的趣事,他们好好玩哦!

    一阵咆哮声穿透了城堡的屋顶,他发出微微的颤抖在“苦笑”,也许他需要整修了。

    “刘易斯-霍华,我要杀了你。”

    家具们都笑了,轻盈的笑声带着神秘。

    这是一个关于魔法城堡内的一则爱情故事。

    现在落幕了。

    *欲知地下教父乔舒亚与导游小姐的激恋,请看寄秋花园系列097魔法城堡之一《晚安!我的爱》

    *欲知商业巨子安德烈与紫眸女巫的烈恋,请看寄秋花园系列099魔法城堡之三《久远了!爱人》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亲亲!吾爱最新章节 | 亲亲!吾爱全文阅读 | 亲亲!吾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