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久违了!爱人 > 第十章

久违了!爱人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呼吸停止了,是不是代表人已死亡?

    抚著渐渐失温的身体,不轻弹的男儿泪滑落安德烈脸颊,他的心已经不痛了,漠然地看著承诺一辈子不离开他的爱人。

    她总是在欺压他,任性地说著不负责的话,妄为别人不要她做的事,她一直是孤独的,来得孑然走得寂寞,一个人孤零零的不许人陪伴,霸道得叫人恨。

    只是,他也没有了恨,因为他的心已随她而死,空荡荡像片冰湖。

    坏心眼的女孩终於又对他使一次坏,这是最後一次,可是他却没有办法装出嫌弃的表情说他讨厌她,他还是深爱著她。

    爱一个人应该怎么样?没人告诉他未来如何呼吸,她的手是冰冷的,她的脸是冰冷的,他曾爱恋过的身体是冰冷的,她为什么浑身冰冷呢?

    她不怕冷吗?

    “安德烈,你不用白费工夫了,她死了。”玛蒂黛神情温柔的贴上他的背。

    他无动於衷,机械化地搓柔已然冰冷的躯壳,试图让唐莲华保有一丝温暖,她很怕冷的,又爱命令他为她保暖,他不能让她冷著。

    “你听到没?她死了,再也无法复活,我们可以在一起了。”阻碍消失了。

    安德烈什么也没听见,专注地要温暖唐莲华,甚至脱下上衣以自己的身体覆盖她,像是在小树屋里彼此相拥的取暖,她很快就会热起来。

    “你真是疯了,我也疯了,我们是天生的一对,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了父亲?”柔美的眼睛有著恨意,她的脚正踩上同样冰冷尸体的手背。

    像与自己对话似的,玛蒂黛说起弑父的理由,因为他爱的女人不是母亲,逼得深爱他的母亲精神为之崩溃,不时的呢喃自己是另一个女人。

    而她非常爱生性恬静的母亲,一举一动都模仿著母亲,她相信自己以後也会变成像母亲那样优雅的淑女。

    “可是父亲实在太坏,他居然以母亲心甘情愿为由吸乾了她的鲜血,并将她的灵魂献给大魔王,你说他可不可恶,该不该死?”

    谁该死?

    不会是他的莲儿,她一向爱耍著人玩,她一定是装死在骗他,看他是否真心地爱著她,因为她非常非常的黑心,别人的痛苦是她开心的泉源。

    可是她的脸为什么白得没一丝血色,连嘴唇都发紫了呢?她该冷笑地讽刺他的自做多情,打击他轻易受骗的蠢相,他在等著。

    玛蒂黛大喊,“安德烈-霍华,紫眼妖魔已经死了,你要发呆到几时,我们要从此幸福快乐的生活著。”这是童话故事的结局。

    但安德烈依然不理她,执意地拥抱冰冷的尸体,玛蒂黛有点生气他没有照故事情节走,温柔的神情多了愠色。

    “好,你尽避抱著她吧!等我拿到父亲的幻魔石吸收它的力量,我会让你彻底忘了她。”

    幻魔石呢?幻魔石……

    啊!在这里。

    玛蒂黛兴高采烈的双手捧起,忽地凄厉一喊,神情极度痛苦,她扭曲著身体,毛发为之竖直地流出近似血的红丝。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一道云雾状的人形由玛蒂黛的额心怞出,迅速被幻魔石吸入,芳华正盛的躯壳似枯萎的花朵瞬间老化,宛如一具乾尸。

    父女俩的死亡时间相距不到半小时,死状凄惨得叫人掩目不忍睹,深黑色的幻魔石发著黑光,像在嘲笑人类的无知,它是高贵的魔石岂容人类亵渎。

    而眼前突生的变化虽然骇人,惊心动魄,一旁的安德烈却仍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一味的努力要维持爱人的体温,致使他的体温在降低,皮肤冰得吓人,微微泛著青紫色像快冻僵的雪国子民。

    夜,依然深沉。

    高挂半空的亚瑟和莱恩呜呜哭泣,一是因他们害死三哥最爱的女人,一是没人可以解救他们,将近三层楼的高度摔下去不死也成残废,他们不要啦!呜……

    “哇塞,你糗大了,人家拿火箭炮来攻击城堡,你这个地下教父白当了,回乡下种花去吧!”

    “吓!真的好荒凉,这里是我们住饼的霍家古堡吗?要不要拿香来拜拜?”

    一前一後的女子叫自己的男人护在身侧,神色惊奇,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觉得新鲜,兴奋莫名的东瞧瞧、西看看,像是观光客。

    不过她们最高兴的一件事是六月份的婚礼得取消了,因为城堡垮了。

    原本几人是应安德烈要求,前往马德里的别墅,他的理由是打算为他们准备一场别开生面的隆重婚礼,主角暂时不能在场,这是一份神奇的礼物。

    结果双胞胎的失踪叫约书亚打了通电话给城堡外手下,意外地没有回音,他当下心生不祥地自己开飞机回堡,其他三人是赶不下机的乘客,坚持要与他同行。

    礼物成了满目疮痍,断垣残壁有如大战过後的萧条,婚礼不仅没了,还毁了城堡,果然是一件令人难以忘怀的大礼。

    幸好威廉爷爷和黛安奶奶与朋友在瑞士渡假,不然瞧见这光景肯定伤心得无法言语。

    “咦,那不是安德烈吗?他干什么……”蓝巧晶的声音在看到他身下了无气息的女子後为之一塞,难过地看向约书亚。

    约书亚将未婚妻交给同样神色肃穆的路易斯,上前探探唐莲华的呼吸,表情一沉的朝他们摇摇头,表示他们来迟了一步。

    顿时哀伤气氛弥漫,每个人脸上都有著哀戚,隐隐的哭泣声发自女子口中,她们眼眶中是伤心的泪水,连约书亚和路易斯的神情都凝重非常。

    这时他们发现半空中的亚瑟和莱恩,可是苦无办法救两人下来,因为他们像是被无形绳索捆绑住,而损毁的城堡找不到可攀爬的地方及工具。

    “你去劝劝他啦!人死不能复生,叫他节哀顺变,下一个活人会更好。”

    听听,这安慰像话吗?虽然她说的不无道理。被蓝巧晶推了一把的约书亚苦笑不已,心情异常沉重地走向安德烈,深叹了一口气才开口。

    “人死不能复生,你要看开些,节哀顺变。”不擅於安慰人的他照本宣科的重复一遍。

    只是他的关心未获回应,如同活死人的安德烈根本听不见,眼睛眨也不眨地凝望脸色青白的爱人,不晓得谁在他身边摇晃,谁又极力的吼喊。

    直到两道强大的力量一左一右的拉开他,他才像负伤的野兽拚命挣扎,嘶吼出近乎临死前的哀嚎,要挣开束缚奔向他的爱人。

    他只想守著寂寞的她,为什么他们不肯成全?

    约书亚沉重的道:“我们看著贝姬长大,她对我们而言就像亲妹妹一般,你以为我们不心痛吗?”同时也见证了她的死亡。

    “放开我,求你,莲儿很怕冷的。”她的手脚好冰,他必须去搓暖她。

    “求我?”身为大哥的约书亚很想放声大笑,可是他笑不出来。“你从来没有求过人……”

    “安德烈,你看清楚了,小贝姬已经死了,她永远都不用担心冷不冷,你求谁都没用。”语气平静的路易斯强迫他认清事实。

    安德烈的声音空洞得像没有灵魂。“我知道她又残忍的在处罚我,她一向很任性的。”

    “不,她死了,千真万确的不再有呼吸,你要学著放手,你的未来还长得很。”路易斯的心隐隐怞痛,为他在乎的两个人。

    “未来?”茫然的安德烈只求回到爱人身边。“你说莲儿会等我吗?”

    “混帐。”很少向兄弟动手的路易斯狠狠赏了他一拳,意图要打醒他。

    安晓恩连忙上前,“路易斯,你冷静点,别把人打死了。”今晚死的人似乎满多的。

    “恩恩走开,少看恶心的画面。”他扭起安德烈的手臂要他恢复理智。

    安晓恩脸色发白的靠在蓝巧晶背後,因为她看到毫无血色的乾尸。

    而霍华三兄弟扭成一团像在打混战,约书亚和路易斯几乎压制不了狂性大作的安德烈,几次都差点被他打飞,气得铁青了脸。

    就在此时,奇迹发生了。

    一道温暖如煦阳的风拂过,载著全身泛著金光的丰腴美女掠过他们头顶,右手掌心朝下洒落金粉,照亮了四周。

    如来时般无声无息,走时亦是悄悄,只是底下的两具尸体不见了,连同幻魔石一并带走,邪恶的力量还诸邪恶,不该再有生命。

    没人瞧见她的来去,却愕然的发现有道流泉般光芒不断流进唐莲华的眉袕,她的脸色逐渐红润起来,胸口开始有了起伏,四肢暖了几分。

    在众人的惊喜中,她的身体居然发出美丽的紫光,像有生命似的在颓废城堡中流动。

    紫光所至的地方像梦幻中情节,毁损的家具倒带一般的重新接合,屋梁的钢筋迅速还原,墙上也看不到一个洞的存在,焕然一新仿佛不曾遭到破坏。

    “耶!我又活过来了,我要去找吊桶玩。”小瓷杯兴奋的蹦蹦跳跳,快乐的旋转身体。

    “太奇妙了,我竟然还能完好无缺的看到这世界。”惊奇不已的酒柜博士拭拭他迷蒙的玻璃,感动得像要哭了。

    “我的身体没事了,瞧瞧我的花纹还在不在。”紧张万分的铜镜婆婆连忙抚抚身上雕纹。

    所有的家具都活过来了,兴奋无比的谈论劫後馀生记,叽叽喳喳的声音为城堡注入生命力,在黑夜中发著光。

    约书亚和路易斯惊异的睁大双眼,放开安德烈,看著他步履不稳地走向平台上的唐莲华,神色出乎意料之外的平静,深情地抚上她的脸。

    他在等待著。

    似花绽放的紫瞳缓缓张开,她的第一句话是——

    “我说过不会比你早死。”

    ※※※

    故事如喜剧般落幕,在大家哭成一团的笑声中,婚礼照常在六月举行,只不过由原先的两对增为三对,三个不快乐的新娘。

    卡鲁神代表毁灭与生命,人必须死亡之後才能获得重生,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这便是爱恨分明的卡鲁神的力量,它同时主宰了生与死。

    整座城堡都陷入疯狂的庆祝中,彻夜不眠,家具们已连续开了三天三夜的舞会,兴致不减,仍然聚集在一起载歌载舞,相约欢渡未来的每一天。

    而城堡里的新娘却一脸愁苦。

    蓝巧晶叹了口气,“唉!没想到我居然要嫁人了。”而且是当地下教父的女人,以後大家是不是要改口唤她大姊大大?

    安晓恩也皱起小脸,“我才惨呢,路易斯他根本是疯了,故意不通知我的家人婚礼提早了七天。”可想而知她四个恋妹成癖的哥哥肯定会抓狂。

    唐莲华不禁摇摇头,“你们两个别再咳声叹气好不好?我比你们还可怜。”安德烈老缠著她要学魔法。

    蓝巧晶和安晓恩从面纱底下睨了睨她,不约而同的笑出声,同意她是最倒楣的新娘。

    自从她复活的那一天起,安德烈整个人像是变了一样,不再嘻嘻哈哈的一心扩展商业版图,表情严谨得活似老管家雷恩。

    他无理性地大量收购坊间的魔法书籍,开天价买下费杰尔家收藏的古老魔法书,让他无端地发了一笔横财,惊喜得忘了失踪的父亲和小妹,大过奢靡的生活。

    最悲惨的是唐莲华,也就是恢复本姓的贝姬-莱特根本成了“犯人”,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离不开安德烈的身边,连喝口水他都怕她噎死的紧张兮兮。

    即使今天是结婚的日子,他的视线仍离不开她,坚持在门口守著。

    “听说你住饼什么迷咒山的,到底好不好玩?”蓝巧晶一脸兴致勃勃。她也想成为魔法师。

    “对呀,还有幻魔森林,真想去瞧瞧。”安晓恩无辜的水眸似在说:你不是有魔法吗?带我们去见识见识。

    眉间扬起笑意的贝姬眨眨眼,似乎同意她的建议,三人来当个逃婚新娘一定很有趣,急死霍华家三兄弟,任性是她的天性。

    只是她手才一举起尚未付诸行动,一双铁臂已由後环往她的腰,向其他两位新娘说了句抱歉带走了她,无视她们非常失望的表情。

    唐莲华嘟起嘴抗议,“安德烈,你的态度十分恶劣。”像个恶霸。

    他微笑的吻住她。“因为我爱你。”

    “我也爱你。”她软化的一抚他因悲伤过度而骤白的一撮头发。

    “你几时要带我到迷咒山?”据说风景不错。

    “嗄,你也要去迷咒山……”忽地住口,她像是没开过口似的一派清悠。

    “莲儿吾爱,你最好别丢下我私自上迷咒山『考古』,否则我会非常生气。”安德烈的笑容中有著警告。

    任性的表情骄傲的一抬,“你该认命些,你是倒楣的安德烈,注定要让我欺压一辈子。”

    家具们都笑了,欢乐的气氛布满魔法城堡的每一个角落。

    风扬起,迷咒山和幻魔森林再度合而为一,卡鲁神以风的翅膀创造出新的生命,安蒂仙娜不再寂寞了,她有更多的朋友。

    爱,才是力量。

    它拥有包容和付出。

    人,欢唱著。

    在遥远的英国,有座魔法城堡正上演著一幕幕爱情故事,而主角是家具们。

    祝福吧!

    相爱的人永远幸福。

    *欲知地下教父约书亚与导游小姐的激恋,请看寄秋花园系列097魔法城堡之一《晚安!我的爱》

    *欲知新锐议员路易斯与留学生的纯恋,请看寄秋花园系列098魔法城堡之二《亲亲!吾爱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久违了!爱人最新章节 | 久违了!爱人全文阅读 | 久违了!爱人TXT下载